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43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7 15:12

上海阔佬魏廷荣被绑案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案寻踪》
民国春秋 编辑部

   上海阔佬魏廷荣被绑案

  上海青帮“大亨”势力遮天,以至操纵司法诉讼。这类事件比较著名的
有:30年代《锡报》记者宋痴萍在《杂谈》一文中,涉及到杜月笙的私生活,
该报主要负责人吴观蠡被杜抓去毒打,经人调解,罚吴请了20桌酒筵,宋痴
萍被杜指使手下流氓打得遍体鳞伤,此后卧床不起,不久丧命,年仅30多岁。
吴与宋的家属、亲友都知道杜操纵司法诉讼,无处申诉。20年代未上海国货
银行总经理朱成璋,被青帮大流氓张啸林绑票时受枪伤,因未得到及时抢救
而丧生。朱氏家属明知是张啸林所为,但始终未敢起诉。上海布业巨头曹启
明于30年代为了供老父颐养天年,在漕河泾附近建造一座曹家花园(今漕溪
公园),只因该园在布局雅致和气派宏伟等方面都超过了黄金荣的黄家花园,
引起黄金荣的忌妒。黄指使门徒王文奎将曹绑票,虽侥幸逃出魔窟,却仍被
黄的门徒勒索了20根金条。事后曹迫于黄的黑社会势力,不敢向司法当局起
诉。由于上海帮会流氓“大亨”的势力在很大程度上操纵了司法诉讼,所以
不管是工商巨富,还是银行巨头,一旦遭到帮会势力欺压,大都忍气吞声,
即使财破人亡,也不敢诉诸法庭。

  一、魏廷荣遭绑票巧脱险魏廷荣在上海法租界的权势和财力非同一般,
他是唯一能与青帮“大亨”杜月笙抗衡的人物。魏是位天主教徒,精通法语,
曾留学法国,与法租界当局关系密切。早年经营地产,在徐家汇一带拥有大
量地产,上海人传说徐家汇2/3的土地属于魏廷荣所有。他的岳父朱葆三,
曾任上海总商会会长,法租界第一条以中国人命名的马路就是朱葆三路。魏
廷荣靠着精通法语,到过法国,又靠着岳父的牌头,成为特别受宠于法租界
当局的人物。黄金荣曾和魏廷荣争夺美女吕美玉,结果迫于魏的权势,向魏
让步。魏廷荣不仅担任中法银公司经理,兼营地产、古董业,还担任法租界
公董局的华董兼法租界华人商团司令(又称法租界义勇队总司令),并与驻
沪法国领事及其所属各机构上层人物关系密切,是个“兜得转”的头面人物。

  1929年7月24日上午10时50分左右,魏廷荣携同三个幼年子女乘自
备汽车从设在朱葆三路(今溪口路)、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口的中法银
公司向西行驶。突然遭遇到持枪绑匪拦截。绑匪将司机和两个孩子赶下车去,
然后跳进车内,把车向南开去。车到民国路(今人民路)口时,绑匪又将第
三个孩子赶下车,只押着魏廷荣急驰而去。

  途中,绑匪用浸了蒙汗药的手帕蒙倒了魏廷荣,剥去魏的衣裤。车到南
码头,绑匪们将魏抬上小船。经二、三小时行程,来
到南汇县六灶村樊庭玉家中。六灶村位于浦东远郊,河流纵横形成水网,除
小船之外,无任何交通工具与外界相通。樊庭玉是地保,没有人敢来寻他的
麻烦。魏廷荣在樊家被藏匿50天,居然没有一点风声透到上海。偶尔有邻人
到樊家串门看到魏时,樊庭玉说是自家亲戚在此养病,邻居们也就信以为真。
樊庭玉是位农民,秉性善良,对魏廷荣十分友好。

  魏廷荣被绑架的消息使全上海受到震动,法、英两租界巡捕房及华界的
警察局十分紧张地部署侦破任务。各车站、码头、关口、要隘都被封锁,严
密检查,同时又利用流氓帮会从黑社会内部突破。但都未获结果。

  魏廷荣被绑3天后,魏的原配夫人即朱葆三的长女朱二小姐收到绑匪一
信,约定她夜间去杭州碰头并警告其不许向警方报案”。绑匪向其面交了魏
廷荣亲笔写的纸条,说明魏活着,要家中人准备赎票款项,并出示了魏随身
佩带的金壳怀表作为信物。还向朱敲诈了“见面礼”1000元,却未宣告勒赎
金额。

  魏廷荣被绑票后,新闻界大肆渲染,更加引起各方注意。朱二小姐和魏
的爱妾吕美玉不断收到各种来信和报告,巡捕房疲于奔命,但毫无进展。8
月24日,一封署名“大侦探密告”的信邮寄到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天祥花
园魏宅,信中说:“廷荣被绑去至今无信,侦探捉强盗只捉外人,所以自己
人做绑匪,侦探天大本领也捉不住。何况这个人是拜山人作者头子,而又是
商团教操官,是自己人,只是手里没有钱,所以他就横了良心做绑匪,绑自
己连襟。”

  吕美玉接信后,大为吃惊,连忙找朱二小姐商量,决定将此信交给巡捕
房。

  “大侦探密告”中所说的那位魏廷荣的连襟是赵慰先。赵早年留学法国,
经赵的母舅朱竹坪介绍认识了魏廷荣,魏将其安排在中法银公司当职员,以
后又请他在法租界义勇团当教操官。因住在魏家,认识了朱葆三的小女儿“朱
九小姐”,最终和朱九小姐恋爱、成婚。

  赵慰先住在魏家时,伪装得非常老实、正派,不仅穿着打扮很朴素,而
且说自己不会抽烟、喝酒、赌博。可是当他和朱九小姐结婚后,真面目便暴
露出来了,不仅吸烟、喝酒,而且经常到杜月笙在甡吉里所开设的赌场里赌
博。不到二、三年,就把朱九小姐陪奁的数万元家产输得精光,于是就在魏
廷荣头上打主意了。

  9月15日上午,康脑脱路(今康定路)304号发生凶杀案,巡捕们在现
场捉到凶犯一名。该犯恰巧也是魏廷荣被绑案中的一名绑匪,他交代出魏被
藏在六灶村樊庭玉家中。公共租界捕房急忙把这一信息报告法租界捕房。法
捕房当即派出西捕头目鲍尔第和华捕探长金九龄等人赶往六灶村。

  当中西探警突然闯入樊庭玉家中时,樊家却空无一人。巡捕们唤醒村民
询问,将魏廷荣的照片拿给村民辨认,村民说曾在樊家看到过此人,但谁也
说不出现在到哪里去了。

  原来,9月15日傍晚,樊庭玉的叔父、绑匪樊仁根突然来到樊庭玉家,
说是康脑脱路有人被捕,巡捕房已经得知魏廷荣藏在这里,最迟明天就会赶
来,樊仁根对樊庭玉说准备“撕票”灭迹。但秉性善良的樊庭玉执意不肯“撕
票”,两人争吵得几乎打起来。魏廷荣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樊庭玉救他一命。
樊说,如他救了魏,同伙们不会放过他。魏廷荣恳切保证,如能得到搭救,
将负责养活樊庭玉终生。樊庭玉动了恻隐之心,终于决定救魏廷荣出险。两
人商定,先一起赴苏州,到魏廷荣娘舅家避避风头,后来魏经其母舅王晋康
联系,在上海法租界义勇团的保护下,回到上海家中住了3天,又启程赴北
京避风头。魏实践诺言,报答了樊庭玉的救命之恩。

  二、诉讼案曲折变幻黑手慕后隐藏黑手有关魏廷荣遭绑架案的侦缉事
宜,上海法租界捕房先后查获有关人犯朱竟成、陈仲衡、唐士良三人。1929
年10月4日,法捕房将朱、陈、唐三犯解往会审公廨受审,审讯结果,宣布
该三犯各押西牢五年,期满后驱逐出境送内地官厅按律究办,另赔偿被害人
纹银一两,由三犯共同负担(属于规定的象征性赔偿)。在案件审理的第一
阶段中,除了魏家接到的具名“大侦探密告”的信件外,未发现赵慰先与魏
案有关系的证据。赵仍逍遥法外。

  1931年6月,公共租界在处理别的案件中,案犯蔡维才供出曾参与绑架
魏廷荣。法捕房闻讯,于6月6日要求公共租界法院把蔡移提到法租界,就
魏案重行侦讯。蔡供认魏案的教唆者是徐忠清、吕若望、樊仁根及一刘姓等
人,真正教唆者是赵慰先。会审公廨对赵慰先、吕若望等发出缉捕文票。吕
若望被押沪后于7月2日受审,据供,赵慰先要绑架魏是由在逃的邹惧恩透
露给他的,绑魏案是邹托徐忠清帮忙邀人进行的。

  这期间,会审公廨正在撤销,直到8月7日吕若望、蔡维才被解到新成
立的法院开审。蔡维才却翻了口供,说在捕房的口供被外国翻译译错了。这
显然在幕后另有原因。同时,由魏廷荣委托为代理人的徐延年律师向法庭请
求对被指为主谋犯的赵慰先拘案法办。但是赵在1931年以前已离开上海,就
任财政部税警独立第六营营长,驻在苏州。法捕房请魏廷荣状请法院补办到
内地捕人的手续,并要魏派其长子魏元生伴同捕房探目,携公文赴苏州。于
8月21日投请吴县公安局侦缉队协助,在赵慰先乘坐自用包车驶过三多桥附
近时,由魏元生拦车指认,逮捕了赵慰先,次日押赴上海,于24日解到法庭
归案审讯。当天,由捕头鲍尔弟及译员王均把吕若望及已判刑的陈仲衡押到
法庭与赵对质。吕若望、陈仲衡均供认此人为赵慰先,并说听到赵慰先谈过
魏廷荣为富不仁故要将其绑架。但是赵慰先坚不承认指怔他的人与他相识。
法院又两次开庭,提讯陈、吕,口供都没有变化。可是同案犯朱竟成,不仅
没有说赵参与此案,反而说魏廷荣曾指使180号巡捕和魏自己先后到押所三
次,唆使他要报出赵慰先来,被他拒绝。魏和主持追诉的法捕房都驳斥了朱
的供述是反诬。

  赵慰先通过他的辩护律师,提出了财政部税警总团的公文,辩称不论赵
是否犯了罪,因为他有现任军官身份,都不应受通常法院审判。 1931年11
月28日上海第二特区地方法院宣告判决,对吕、蔡两犯以共同掳人勒赎罪,
分别判无期徒刑及20年有期徒刑。而对赵慰先彼诉却宣告不予受理,认定赵
被捕时系军人身份。1933年5月30日,设在法租界内的江苏高等法院第三
分院把一直在押的赵慰先提庭,宣布移送淞沪警备司令部归军法审判。

  不料,这时法捕房却突然撤回了对赵的控诉。这一幕后的背景也十分复
杂。

  赵慰先被捕后,朱藻三家的兄弟都气愤万分,主张严办,唯有朱九小姐、
赵班斧(赵慰先之胞弟)等不断地向魏廷荣求情,朱九小姐多次跪在魏妻朱
二小姐面前哀求,当时任上海社会局长的赵班斧更是“断指写血书”,促使
魏廷荣“做了感情的俘虏”,“请求捕房把对赵的控诉撤回”。法捕房宣告
撤回控诉后却仍把赵移解到淞沪警备司令部。赵慰先很顺利地通过了军法会
审,于1933年6月15日由淞沪警备司令部和军法处当局判决宣布赵慰先无
罪,显然赵慰先背后有得力靠山帮助他打通了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部门的关
节。

  赵慰先获释后,不顾赵班斧在法捕房所具的书面声明中提出的“保证慰
先决不对于魏君有所误会”的诺言,在上海各报上以大字标题,登载启事,
说他被逮捕幽禁是由于魏廷荣唆使已判刑的罪犯诬扳他赵慰先“及上海名人
某公”所致。这里的名人某公,系指上海青帮首领,被称为“海上闻人”的
社月笙。其实在上述案件过程中谁也没有提到过杜月笙,赵却主动把后台人
物暴露出来了。

  之后,赵慰先向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反诉魏廷荣教唆诬告,请治以应得之
罪。魏廷荣不是军人,赵慰先不应向军法部门反诉魏,而军法部门也不应当
受理赵的控告,奇怪的是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却徇从赵的要求,连续两次签发
传票,甚至直接派出便衣士兵进入法租界魏的寓所传唤魏。不料法捕房自魏
遭绑架后,常派探捕在魏宅周围警卫。军法处第二次派人到魏宅传131
唤魏时,被巡逻的探捕扭进了捕房。军法处随即以魏“托庇租界妨碍公务”
的口实,对魏下达了通缉令。但华界军方不得进入租界捕人,赵只得请警备
司令部把他提出的反诉移送到法租界的上海第二特区地方法院核办。同时,
他又向该法院提了自诉状,控告魏和魏子元生分别犯有诬告等罪行,要求法
院从严惩处。但法租界当局派出顾问律师到法庭上要求参加诉讼,其出发点
在于保护魏氏父子。

  当时有位上海帮会界首领徐朗西,出面劝魏廷荣“烧点锡箔灰退鬼了
祸”,劝魏拿出3万元交给赵慰先去安排警备司令部里的人,另一方面他又
请朱竹坪去劝赵慰先。在双方同意后,徐朗西出面请客,魏廷荣、王晋康、
朱竹坪、赵慰先一齐到场。魏当场打开一只装着3万元现钞的箱子,由王晋
康点交朱竹坪,朱竹坪转交赵慰先。从此,泄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就不再对
魏通缉了。赵慰先也避不到案,至此这一案件永远“延期审理”了事。赵慰
先终于从魏廷荣手中获取了一定的赌博本钱。

  这一案件经过曲折变幻的过程,最后不了了之。在案件变幻过程中,很
显然有人幕后操纵。从被绑架者魏廷荣提供的材料和其他多方面的迹象来
看,幕后的操纵者是杜月签。杜在青帮辈分虽不高,但和法租界当局关系密
切,和魏廷荣在法租界的势力不相上下,但他所掌握的帮会势力却远超过魏
的义勇团的势力,他在租界之外和国民党当局军警各界都有关系,金融、工
商界也有他的势力。魏廷荣的经济力量虽然不在杜以下,而其政治势力,尤
其是社会势力远不如杜。

  绑匪朱竟成在法庭上受审时,曾供述绑架魏廷荣的动机:这次绑魏“并
非完全为金钱问题,实缘原告魏廷荣,身为教友,卫腮不应娶伶人吕美玉为
妾,又将吕之照相刊印于美丽牌香烟上卖钱,又将义勇团名义在法国公园内
捐募所得之款,匿不报销,又开中法银公司及交易所,紊乱金融等种种不良
行为,故此起意绑架,惟民人等实际上确有强暴行为,违反法权,而对于主
义上,并不为罪,实寓有警惕原告之意思。”朱竟成的这番话,暴露出绑魏
主要为了两点:一是魏娶吕美玉为妾;二是魏在法租界金融等方面势力大而
狂妄。绑魏不仅是为了勒索赎金,也是为了打击魏的势力。说明绑魏案不是
一般绑匪为金钱目的策划的,而是有与魏争雄的“大亨”在幕后操纵。被绑
者魏廷荣自己也意识到这个幕后人物非同一般。他在事后写的材料中称:“我
和杜月笙之间向有矛盾,古话说‘两雄不并立’,那时在法租界我和杜月笙
各有一部分势力,而法国领事比较信任我,在杜月笙看来,我不能成为他的
心腹,就必然会成为他的敌人。事实上我是不肯和他同流合污的,在某些方
面还和他对立。”杜月笙在经营烟土方面、赌场方面,组织“自卫团”武装
方面,都遭到过魂的反对,双方矛盾很尖锐。“四·一二”事变前,杜等组
织“中华共进会”拉魏入伙,遭拒绝。杜对黄金荣、张啸林说魏“自以为是
上等人”,看不起他们帮会界。杜曾向魏表示要换帖,结为异姓兄弟,受到
魏的冷落。当杜氏家祠落成典礼时,英、法租界当局、国民党一些党国要人
都前去祝贺,蒋介石送了亲手题写的匾额和亲笔道贺信,而魏廷荣却仅随份
送礼,没有前去道贺。这些情况,正如魏廷荣所说:杜月笙“势必要拿点颜
色给我看看”,“适逢赵慰先有绑架我的企图,经过一些绑匪的串连,于是
杜月笙就成为这一案件的幕后人物了”。

  魏廷荣对于自己当时在法租界的地位有着较切实的估量,在他亲自写的
“杜月笙与绑案的关系”的材料中指出:“凭着我当时在法租界的地位,一
般的匪徒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人撑腰,怎敢动我的手。”“赵慰先和杜月笙原
非素识,但是赵从淞沪警备司令部释放出来后,就和他的妻子朱九小姐经常
在杜家出入,杜还介绍他在淞沪警备司令部当副官长。”“赵慰先被释后,
登报指责我要绑匪朱竟成诬扳赵慰先和‘名人某公’。朱竟成在法庭上只说
我要他扳举赵慰先,并没有说我要他扳举‘名人某公’。在声明中,赵慰先
却把杜月笙扯上,若果没有杜的授意,赵敢这样做吗?”

  显然,赵慰先在报纸上的声明有杜的授意,在案件变幻过程中赵班斧断
指写血书使魏撤回起诉、然后赵再来个反诉,而警备司令部军法处随便插手
军法之外的诉讼而又明显地偏向赵。这一系列问题,都暴露了杜在幕后的操
纵。早在魏廷荣脱险后,赵慰先被捕之前,杜月笙曾登报声明他与此绑案无
关,这是由于杜对魏脱险的背景,特别是魏与警方对这一绑案的内幕所掌握
的情况心中还没有底。这确实是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声明。

  赵慰先及其胞弟赵班斧都是杜的门徒,赵被捕后为其辩护的是秦联奎和
章士钊两位大律师。这是当时已赌得倾家荡产的赵慰先请也请不动的,而这
两位大律师都与杜有密切的关系。“很可能是杜月笙为赵请出来的”。

  其实,魏廷荣被绑案幕后不仅有杜月笙的背景,还有黄金荣的背景。自
从魏廷荣从黄金荣手中夺去美女伶人吕美玉之后,黄金荣一直耿耿于怀,伺
机报复。黄金荣曾与杜月笙、张啸林等策划过绑架魏廷荣,杜月笙也曾布置
过对魏的绑架行动,但由于魏周围有义勇团保嫖,又受到法租界巡捕房保护,
绑票未成。1929年赵慰先对魏绑票是前一次未遂行动的继续。杜月笙利用魏
的连襟赵慰先绑架魏,实现了他打击魏的威风、削弱以至打垮魏的势力的目
的;又通过在诉讼方面的幕后活动,不仅使魏对赵慰先的诉讼夭折,反而通
过赵对魏的反诉迫使魏拿出3万元。

  通过这一曲折的案件,魏廷荣从此屈服于杜月笙的势力,“才39岁就辞
去一切职务,蛰伏在家里,深居简出,偶然出门,总是提心吊胆,瞻前顾后”。

郭绪印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66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