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14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7 21:07

失音之谜 散文118[原创]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失音之谜 散文118
  顺 延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尽管它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每每回想起,这一幕幕鲜活的场景又在我眼前晃动,挥之不去。
  那是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个晚上,初秋的北陲,已略有凉意,秋风紧一阵慢一阵地扫过原野,窗外不知名的虫蝉仍在无力地嘶鸣,四周万籁寂静,此时劳累了一天的老乡早已进入梦乡,那个年月,边境地区还没有什么电视,连有个收音机都是一种奢望。走出院外,我收紧了宽大的白大褂,已经感受到了阵阵凉意,北方的秋天完全不同南方,立秋以后,就逐渐凉了。抬头遥望,一轮弯月倒悬天际,满地散落着清辉,繁星似锦的苍穹显得是那样遥远飘渺。
  过了晚上九点多,我一个人仍然还在医院的医生值班室看业务书。作为一名刚刚从学校毕业来到祖国北部边陲的一家小医院从事医生工作,还是非常紧张的,因为医院条件的关系,医生晚上值班必须一个人独当一面,应付各种疾病和不测事件发生。那个时候老少边穷地区的医疗条件匮乏,缺医少药现象严重,我所在那个地方与苏联仅仅一江之隔,老百姓去县城看病要走100多里路,相当不方便。所以,有了急病,老百姓会不顾三七二十一跑去苏联求治,险些酿成外交方面事件。后来中央政府知道了这个迫在眉睫的情况,于是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干预下,沿着黑龙江中国一侧的边境地区建立起了10家乡级医院,从某种程度上多多少少缓解了边境地区的缺医少药状况。
  对于年轻的医生来说,最怕的就是一个人值班,因为专业知识有限,临床经验不足。可边境地区的医生数量很少,根本不可能安排2个人去值班,所以,对于一个新手来说,每逢遇到值班总是心里打怵,紧张的不得了,生怕自己应付不了,耽误了老乡的病情。
  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只听得走廊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的心顿时悬到了喉咙口。“大夫,快帮帮我!”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乡里中学教物理的刘老师,他二十六、七岁,身体很壮实,表情紧张,满头大汗。他也是从黑河师范分配来这里不长时间的教师,前些日子听说他回河北老家结婚了,媳妇是河北乐亭一带的人。看到他紧张万分的样子,我心里也一沉:“怎么了?刘老师,坐下慢慢说。”我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刘老师瞧了我一下道:“我媳妇今天突然不会说话了,我怎么和她说话,她也开不了口,一个人在宿舍里哭呢,我怎么劝也没有用,把我急死了!真要是成了哑巴,这个日子可怎么过呀?!”看到他欲哭无泪的样子,我也受到了极大震撼。我想了一下,毅然决定去他家去看看,好在他家离开医院并不远,走了快10分钟,终于来到了刘老师的集体宿舍,打开门,发现刘老师媳妇一个人缩在炕上一角,暗自抽泣。我带去了手电筒和压舌板,作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发现没有异常,问她也不说话,再问她,“吃过什么食物或者药物吗?”她摇摇头,仍然没有回答我,我见问不出什么,心里也紧张起来:“这是怎么了?究竟是什么病?”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只见刘老师媳妇抓起桌子上的一张纸,飞快地写上了这样几个字:“早上我还好好的,下午就不能够说话了,我也是个小学老师,以后怎么办?”她用一双期待的眼光望着我。我这个时候突然一激灵,想起了前几天看过的耳鼻喉科教课书里的一个病症来。于是我就问了身旁的刘老师,“你应该真实地、详细地告诉我,你们今天也没有过发生什么不愉快?”刘老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我们今天吵架了,吵得很厉害。”“为什么?”我问。刘老师说:“媳妇刚来到这里,生活和环境都很不习惯,吵着要马上回河北去。我不同意,两个人大吵了一顿。我们俩的脾气都挺大的,谁也不让谁,连中饭都没有吃,她一个人躲在一旁干生闷气,谁知,到了下午竟然说不出话来了,我和她交流只能够用手势和笔写。开始我以为休息一下会好的,不料,根本不管用,这才着急忙慌来找大夫。”听了刘老师的介绍,我有些明白了,于是对他们说,“这里不是医院,不具备条件,还是随我去医院吧。”
  到了医院,我先给她做了间接喉镜检查,也没有发现异常。此时,我心中已经酿就好了下一步的治疗计划。于是对刘老师媳妇说,“这个病能不能治疗好,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看你能不能配合好我的治疗,能够配合好的,就有希望恢复说话,否则就相反。”我话还没有说完,刘老师就在旁边频频点头:“能够,能够。”我扫了刘老师一眼道:“我是问她,不是问你。”这个时候,坐在诊椅上的刘老师媳妇赶紧也点了点头。我又说了,“下面我就要用一种特效药了,但这个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效,而是有感觉的人才有效。就是说,当你感觉到喉咙发热的时候,要抓紧和我说话,那就能够治疗好你的毛病。如果始终没有感觉到喉咙发热,就是说明这个特效药对你无效,就麻烦了。你能够配合我吗?”我用期待的眼光看着她。她开始有些惊恐,可瞬间又坚毅地点了点头。
  我的治疗开始了,我从药柜里取出一支大的玻璃瓶注射液,背转身,敲断瓶颈,将注射液迅速抽入针管内,然后又仔细地给刘老师媳妇的胳膊消毒,缓缓地将药液推入了她的静脉内。此时,我问了刘老师媳妇一下:“怎么样?有感觉吗?”刘老师媳妇轻轻地摇了摇头。而一旁的刘老师是既焦急又紧张,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他媳妇。我看了他们俩一眼,继续极其缓慢地推注药液,并询问刘老师媳妇:“现在有热的感觉了吗?”刘老师媳妇还是缄默不语。刘老师见此情景,显得有些沮丧和失望。
  此时的我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说:“别着急,别着急。”这个时候,我仍然还在继续将注射液往静脉里推送。我又问:“热了吗?”刘老师媳妇竟然嗫嚅道:“热……热……。”我急促地对刘老师媳妇说:“快告诉我,你的手表现在几点钟了?”
  刘老师媳妇赶紧低下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对我说:“九点三刻了。”这个时候刘老师欣喜若狂:“说话了!说话了!媳妇啊,快谢谢大夫!”
  此刻,我也停止了静推,抽出针头后对刘老师媳妇说:“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刘老师媳妇梨花带泪道:“没有,一点也没有,都很好,谢谢您,大夫。”
  看着这夫妻俩,我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望着这两夫妻离去的背影,我如释重负。
  第二天,一大早,刘老师赶到医院来交费用,并向我打听他媳妇得的究竟是个什么病?刘老师说:“大夫,我媳妇究竟是得的什么病?怎么会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呢?”我告诉他:“你媳妇得的这个病叫做‘癔病性失音’,这是癔病的一种表现。‘癔病性失音’多见于青年妇女,常在精神因素影响下致病。这种病人大多属贫血、神经质、体弱类型,易激动或情绪抑郁感情用事者。此外,妇女月经期、妊娠期、消化失常、寄生虫病,或闻到特殊气味,以及遇到恐惧、发怒、悲痛之事时,均可诱发本病。你媳妇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非常不习惯和不适应,而在这个时候,你不是很好地关心她,积极为她疏导,而是和她大吵了一顿,使她无法排遣自己的紧张情绪,郁结甚重,于是就发病了。”
  听完我的话,刘老师是一脸懊悔,非常自责。我继续对他说,“对于你媳妇这样的病人,应当满腔热情地加以关心和帮助。并有的放矢地解决她的思想情绪问题,以免再发。暗示疗法在治疗中尤为重要。‘癔病性失音’一般经过治疗都能够痊愈。”
  听我说到这里,刘老师乐了。他又向我提出了他心中的一个疑问:“大夫,昨天你给俺媳妇静脉里推的是什么药啊?怎么这么有效!”我莞尔一笑道:“这种药叫葡萄糖酸钙注射液,不是什么特效药。实际上这是一种十分普通的药物,这种药只要静脉推注速度稍微快一些,即使是平常人来说,都会感到发热的。由于我对你媳妇事先作了暗示,只要喉咙一热就能够说话了,错过了就不行。所以产生了很好的心理效应,达到了预期效果。”刘老师枉然大悟道:“噢!原来是这么回事。”
  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也早早调回了家乡上海,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上海电视台有关健康卫生栏目的黄导知道了这个故事,希望我能够把它完整地写出来,经过一番努力,这个电视小品撰写我终于完成。黄导坚持让我继续充当医生一角,并让资深的老演员吴媚媚出马,联袂了演员毛猛达、沈荣海、陶德兴、叶苞蓓等人,拍摄了电视小品《失音》,通过电视小品来更好地宣传健康卫生知识和推动科普。令人颇感意外的是:电视小品播出之后,好几个分别了几十年的老同学竟然看到后,并找到了我。要知道从1969年下乡当知识青年之后,天各一方快30年,杳无音信,不知道大家都分别去了哪里。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个意外竟然使得老同学再次相见。大家都有些悲喜交加和意外,更多的则是欣喜,一个始料未及的结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5 09:28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94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