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怀念丈人
482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9 11:55

[原创]怀念丈人



梦的时光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一个好人的无辜之死:怀念:丈人

我一直不相信命运.可是去年丈人的意外事件让我觉得或许有也说不定.要不,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丈人无灾无病,年轻时是个船员,身体非常的好.不象现在的人,大病小病慢性病什么的一大堆,他什么病都没有.如果不是这个意外,我想他是会活到老死的.因为他不但人好,能干,善良,忠厚,为人还比较的幽默风趣,这是长寿的一个比较好的基础.丈人的父亲活了近八十岁,可以说有健康的基因.并且,现在的社会祥和,医疗条件也好.没有什么意料不到的事情,我觉得他最少还活个二十年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好人不长寿,让人吹嘘.
中国人对于子女都是用尽心力的,唯恐出的力少了.即使年纪大了,也还是宁愿自己辛苦也不愿意儿女辛苦,受累.每每看到这些我就心里暖暖的,热血翻滚,为我们敬爱的父辈们.很多时候我都想对他们说,你们辛苦了这些事都是我们晚辈自己的事,我们可以处理好的,不用担心了.可是看到他们慈祥的面孔,奔忙的身影,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话总是无法说出来.
二0一七年的六月二十号早上八点,在送孙女上学回家的途中,丈人被一辆桑塔纳撞上了.听人说,直接撞飞了.这点我相信,因为第二天我所看到的丈人全身都是肿的,有些地方皮没有了,身上大多地方是淤滞的.在一个星期转到重症室的时候,看到他胸部有点拢起,医生说肋骨断了好几根.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处理,只能让他慢慢的自己长好.反正他现在这个样子,自己是无法行动了.如果只是自己无法行动,那该多好啊,至少,他还有意识,还能够轻微活动和表达,事实上是从八点钟开始,丈人就被这个意外杀死了.
下午二点我接到小姨子的电话,说是丈人被车撞了,在六医院,让下班后过去.当时听的人一蒙,以为听错了.这怎么可能..前二天还在丈人家吃过饭呀.当时,他还谈笑风生,说了许多好笑好玩的话.
五点半下班,随便搞了点吃的赶了过去.没有看到丈人,只见到一屋的亲人.这时候,才知道丈人八点就被车子撞了,然而,直到上午十一点半,家里人才知道消息.这之间,丈人在哪里?是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医院还是哪里?肇事者做什么去了?交警又在做什么?可恨.
看到一个视频说,如果碰到车祸,在现场,如果有人认识晕迷的受伤的人,握着他的手,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就可以将有可能离散的魂灵留住,将那个人从迈向远方的路上拽回来.如果当时随便有一个熟识的人在旁边,也许丈人就不会走了.如果不认识,也可以尽量的找到他的证件什么的,尽可能的在第一时间把他的意识留住.刻不容缓.可是,在喧嚣热闹的学校附近,来来往往的人车那么多,人们只是看着热闹.漠不关心.如果当时交警负一点责任,我想事情也不会这样吧.
当天晚上七点钟,医院的医生才决定动开颅手术.问为什么不早点处理,医生说早了,不行,随后还说了一堆什么理由.对于这个我们不懂.医生自有他的道理,可是一个人在这种状态被与世隔离,我可不可以说有的人该负点责任?至于真正该负责任的人,我们却找不到.好象一个人就该被这样.
晚上九点多钟,医生才出来.告诉我们在大脑里取出了一些组织,拿出了一些碎骨碎片,并且清理了颅内.以后,就要看他的运气了.医生说的轻松,我们听的沉重.望着那从头颅里拿出的血肉和一小块破碎的头骨,转身看着站在过道里的肇事者的老婆和姐姐,真想揍她们一顿.好好的鲜活的一个人,被他搞成这样.
生与死有时是仅仅隔着一张纸的.我们一直盼望丈人能够早点醒过来,可是,这只是希望,梦想.从被撞的那一刻起,我想他的魂灵就被撞离了原身了.它吓着了,又没有人呼唤指引和挽留,它找不到他.
之后,小姨夫和舅子去交警队问询,说是丈人没有走在斑马线上.负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责任.真他妈的不是人说的话.从学校出来,那个地方往这头的红绿灯,一里多的路吧,总共才一个斑马线.并且,早上是送小孩子的高峰斯,怎么可能所有的人都从斑马线上走.如果真的都就近从斑马线走而不是避开车流人流,只怕天天要出交通事故了.在双峰分校那里,只要过了学校那一块,往职大这边的路,路宽车少.交警说的这种屁话,还真应了同事的猜测,王八蛋被花钱收买或者被熟人打点了.
查监控,说是太远了.看不清.而那附近刚好没有.连着二天,我到附近问了一下,没有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被问的人不是刚好在那里,没有目睹不便乱说.当然,现在的社会大多的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认识的人,即使真的就在那里亲眼目睹,别人也不可能做证什么的,何必惹出一些意外的事情来呢.哎,一个功利的时代一个只知有钱没有爱心互不救助的社会,一切都是冷漠的.
我也仔细的看了那个路口周边的情况,很宽的马路,差不多可以走六辆车了,听肇事者的老婆说,当时他老公带着外甥刚从路上出来不久,看到前面有车然后赶紧往右打,结果就把人撞了.还说他开车的老公是有二十年驾龄的.六辆车可以跑的马路,一辆车经过,然后就把人撞了,这要怎样的技术和机缘巧合才能够做到啊.除非是学驾车,新手.或者是喝洒了,或者精神跑马了.如果可以,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如果能够问询的到当时那个所谓急速行驶过来的人,我想应该可以还原一个现场吧.
重症室呆了半个月左右,人被移到普通的重伤病房.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以为那是好转的迹象.既然手术做了,并且能够从重症室出来,没有理由不康复起来.所有的晚辈亲人都被排班安排照看.最辛苦的是丈母娘,从出事以来一直都是顶梁柱一天都没有休息过.她象一个木桩牢牢的订在了医院.刚开始大家都是信心满满的,希望丈人早点醒过来,有所好转.刚开始也确实能够听的了一点点声音,比如熟悉的人来了,大声叫着丈人的名字,他有哭的表象,能够抓着握住的手不放.可是也就是这样,没有更进一步的好转.我怎么想都觉得是当时被撞的那一刻没有挽留住魂灵是一个主因.而且拖了那么久才手术也是错过了最好的治疗的机会.由于每个人还要生活,只能另外再请一个人照顾.人好请,钱却贵的吓人,二百块一天,加上医院的费用,小百姓实在承受不起.而那个肇事的象个水里的油瓢,抓按费力.她拼命的躲着藏着避着,死的人影都不见,七找八找才找到人最后以三十万买了丈人的一条命,真想不要这钱,我撞他还原.
请来的人贵不说,家人不在也不是那么尽心的.二三个月下来一算所有的开支,二三十万了,吃不消,还是自己的家人轮班照顾吧.重担在肩,辛苦就辛苦一点吧.怎么办,总要尽自己的力量.在这之间最辛苦的是丈母娘,眼看着她瘦下来,感觉那么疲惫那么让人担心,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庆幸的是一年多下来,丈母娘象一座坚守在阵地上的碉堡,安然无恙丈人提前走了,真心希望他阳世没有过完的寿命能够让丈母娘加在一起接着过下去,不活个一百不算是老天有眼..辛苦了小姨子,日日夜夜,有空就跑去值班.从来没有的白发竟然悄悄的钻了出来.瘦的像个猴.老婆也是明显的瘦了,皱纹增加了不少,嘴上不会表达,可是头发在一绺绺的往下掉.都说十个黄花女不抵一个赖痢头,可是现实的生活中儿子真的只是一个外套,穿着给人看的.很多媳妇也是很好的,象对自己的父母一样照顾公婆.可是那种完全把公婆当做自己父母的人还是少数的.对于人的一生来说,年轻时的事都不是事,老来的事才是事,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就象货到地头一样,身不由已.随你年轻时怎样英雄,暮年的时光总是凄凉.当一个人生不由已身不由己那样的日子如果自己有知我想,也是感觉很痛苦的吧.巴金在九十岁的时候一直想拔掉输液管而不能.生命虽然得到了延长,对于他来说,其实更多的是折磨.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从这点来说,丈人还是幸运和幸福的.一大家的人自始至终都围绕在他身边.从这个角度来说,儿女算是没有白养,没有辜负父母的一片心.随着医疗费用的增加,也随着丈人治疗情况的定型,医院和医生一再催促回家照顾.终于丈人回家了.按医生说的再怎么说,在家都比在医院好,因为他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只要照顾的好,不会继续恶化.如果在医院,也还是这种情况,不会更好.也就是说,从开颅之后,丈人实际上一直就是植物人了.出院后丈人又在家坚持了好几个月,从头到尾将近十三个月.虽然不舍,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充满悲欢离合的人间.
对于丈人,我们这些晚辈都是有感情的.因为他人实在太好了.虽然我们之中有的人会表达,有的只是沉默在心.可是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份不舍.丈人是个少有的好人,一生勤劳却没有过一天安逸的日子.有一点的空也还是想着儿女.本以为小孙女到了初中,他们俩老就可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可是天不遂人,还差那么几年,他提前离开了.让人感到深深的遗憾.这让我想到史铁生怀念她母亲的那篇文章,秋天的怀念.是的,也许是老天看他实在太辛苦了?可是老天若有眼,就不该让他受这么多额外的痛和苦啊.

对于医学我不懂,不过在九江这个小地方,开颅取过东西的头要想复原我觉得不容易.虽然满心期望,最后医院还是证实了我的想法.如果有一天医学发达了,我们是不是就不再为疾病所困?
时间很快,还有一天,就是丈人离开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里,想着丈人在世时的点点滴滴,总觉得该写些什么.可是能够写什么呢,也只是回忆他住院这一年来围绕他前前后后的一些琐事,其它的事真要说,没有三天二夜没有几万字怕是说不完吧.归根结底,好人总是让人怀念,不舍,长在心间.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5 17:17
很喜欢楼主朋友的文字,感情浓厚,叙事实在!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87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