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31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10 11:53

对于吴九龙关于【孙武兵法】的某些探析   



鬼谷神圣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对于吴九龙关于【孙武兵法】的某些探析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与先秦著作体例不合。
抄本称孙武所撰兵法第八十二篇为《预示》,其文云:修成兵法八十有一篇,图九卷,以名定简,定名孙武兵法”先秦古籍无著作者自题书名的例子《史记。孙吴列传》中《孙子兵法》只被称为“十三篇”三字。银雀山汉简、大通孙家寨汉简亦只称“十三篇印证了《史记》。晚到汉代司马迁所著《史记》也非自题书名《汉书。艺文志》著录为“太史公百三十篇”说是其证。王国维《太史公行年考》曰:史公所著百三十篇,后世谓之《史记》《史记》非史公所自名也。又曰:史公原书,本有小题而无大题。史公者,司马迁;小题,篇章名;大题,即今之书名。近年出土简册也证——先秦汉代著作无书名。《孙子兵法》书名是后人拟定的,非自题书名。故所谓作者自题简名《孙武兵法》,明显作伪!
戴文点评:吴九龙《史记。孙吴列传》中《孙子兵法》只被称为“十三篇”不不是只有十三篇,记住【史记】原书名就是【太史公书】,只能说明吴九龙你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关于【孙武兵法】的书名,汉楚王韩信序次语记载,景林简篇题为【吴孙】九卷八十一篇,韩信依据景林简、齐安城简、郿邬简,最后确定为八十二篇、图九卷,定名【孙武兵法】。据张公联甲先生的书理说明中指出,引用刘歆【七略】韩信序次之【孙武兵法】,定名为【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汉书·艺文志》:汉 兴, 张良 韩信 序次兵法。韩信序次是不争的事实!吴九龙记住一点,毛主席曾指出,不深入科学的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再说我国先秦的古籍的篇次,所依据的无疑不是【汉书、艺文志】【史记】尚未有“艺文志”
真正的【孙子兵法】十五篇、他是孙武长子孙驰依据其父孙武【兵法】八十一篇的基础上缩节而成的,正文为十三篇,前加立言、后加殿语,这就是‘孙子兵法’十三篇的祖本,这个本子保留了孙驰当年缩节的原始面貌,其内容要比传世本【孙子兵法】丰富得多,次序井然,而今天的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则是陈平、张良 人为再一次删节次序错乱的本子,关于篇次可以从银雀山汉墓竹简同时能够得以验证。【孙武兵法】又称“兵法、吴孙子、吴孙子兵法”为吴大司马孙武所著,初为八十一篇,留有九元真人等十三家的批注韩信序次时将武与吴王问对及成书过程加入定为八十二篇图九卷,楚王韩信在序次时位列第八家。吴九龙,几天乳臭未干的娃娃,竟敢自称专家,难道都不怕把下巴闪了。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与史实不符;
戴文点评:吴九龙,你应该清楚,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是楚强、吴弱,训练女兵、骚扰楚国、蚕食楚国、三国联军,进绕绕楚、疲楚,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使联军,他们也不可能直捣楚都破郢,这是战争,不是儿戏“四面吴歌、八方赣曲、佯围不攻、八面伏击”这是具体的科学战术,不讲求战术的科学性,破楚入郢,是不可能的。记住司马迁只是历史学家、文学家,并非战略家和军事家。史记所载,也只是个该矿而已,具体的战术,司马迁就未必晓得。以弱极强,不讲求联军,不讲求战略战术的科学性,可能吗?吴九龙你不过就是个挖墓的,根本就不懂军事。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你认为与孙子的治军思想不符;
戴文点评;韩信序次兵书时【君臣篗兵】有名【十国君臣问对】共八百七十五篇,次家第二十三,初为十国左史记录而成,后尽入秦宫之郿邬“盖庐其民”问对,分三部分,盖庐既阖闾,齐民即孙武,该书第一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一次接见孙武时之君臣问对,共十三个问题,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盖庐提出;何为计?何为谋、何为形?何为势?何为争、何为战、何为变、何为实虚?何为处军?何为地形?何为九地?何为火攻?何为用间?十三个问题,孙武一一简明扼要的作答,这十三个问题既是孙武之子孙驰缩立【孙子兵法】十五篇中之十三曰,但孙武回答的简明扼要,全文只有三千余字,看来这才是【孙子兵法】母本之雏形,也是见吴王之十三篇;【君臣篗兵】之“盖庐齐民问对”之二,该部分是吴王盖庐第二次接见孙武是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如何得天之道?得地之利、得民之情、如何才能固城?如何才能九变得当?以及在九地作战之原则和变化使用等十三个问题,这些内容在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中有所反映;【君臣篗兵】之“盖庐齐民问对”之三十二篇,书题吴王左史夫元录;该部分吴王盖庐第三次接见孙武是之君臣问对,盖庐提出;何为君、臣、民和同之道?何为谋攻、谋战之道?何为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一战而定?如何百战不殆?以及伐楚前之作为之策等十二个问题,孙武一一作答,这些内容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中有所反映。应该清楚,吴王盖庐与孙武先后三次谈兵论治。再说,一次谈论,吴王怎么可能委以将军?岂不成笑话!吴九龙,说实话,在学术问题上,你还尚处于幼儿园阶段。即使传世本【孙子兵法】也有阴阳之说,有啥稀奇的,并非迷信,真是少见多怪,不过是粤犬吠雪罢了。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与简册制度不符;
戴文点评;你所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考中指出,据报道张氏所存27根竹简,每简上有“上、中、下”三孔,用绳子串联。迄今出土的所有竹简,都是用细绳编连的,绝无穿孔,串连的。吴九龙,你根本没有做过任何科学史记调查,据报道,怎么解释,能成为事实将依据吗?这与道听途说还有什么区别?事实上竹简上并没有孔,你怎么解释?必须解释?再说,没有发现,不等于它不存在,你这不是千篇一律、前面一孔,又是什么?这只能说明你是何等的物质?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与汉简保存状况不符:
戴文点评;关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竹简的保存和传承,这本与学术争鸣无关,至于如何传承保存,你吴九龙无权过问,你没有这个资格。贫道无需回答。要想让贫道回答,只有中常委才有这个资格。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字体及文字与时代不符;
戴文点评:无论是条幅、还是十册本,只不过是张公联甲先生依据汉简之篆体字重新隶化整理出来的,整理着难道都不能隶化了吗?再说,篆体字,你也未必能够认识?张公联甲先生的书法功底,不说是你小子,即使当今的任何书法,都难以企及!这是不争的的事实!竹简大部虽然被焚毁,幸运的是竹简的影照基本保留完好,字体为篆体字,只要能把你吴九龙送进大狱,公布一部分,不是不可能的。
吴九龙你不是认为关于张瑞玑的概况:
戴文点评;你吴九龙所依据的无非是王作霖编著的【张瑞玑诗文集】,王作霖他自己都不敢保证,他所编著的【张瑞玑诗文集】为张瑞玑的所有手稿,贫道与张敬轩只不过是朋友关系,近一段时期,关系比较紧张,但贫道只相信事实,据贫道所亲眼目睹了【孙武兵法】、【秘本兵法】等手稿和书理说明,多次出现“符、古、生僻之字、之辩认,由家父张公瑞玑定之”在四十年前,张公联甲先生,不可能晓得,还会出现真与伪的较量!岂不成咄咄怪事!张瑞玑先生所然没有亲自整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具体工作,但是符古生僻之字还是有他来确定的,他留有【三十五家古兵书考】,他王作霖、包括你吴九龙闻所未闻吧!再说,这是收藏者得家世,属于隐私,吴九龙,你不觉得手伸的太长了?这一严重的超越了学术争鸣的范畴!是由负责任的!吴九龙,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天是老大、你是老二,简直是不晓得天高地厚!无耻至极!【孙武兵法】第八十一篇、齐安城简名为‘三十六策’、秦宫郿曰;战策,景林简简名为‘兵策’是孙武详细论述谋略的三十六种战策,与所谓的传世本三十六计,疯牛马不相及,有本质的不同,兵圣孙武所论述的兵策分为三十六种策略,他和计的概念有本质的不同,如孙武孙论述的三十六种策略为‘富国之策、强兵之策、知道之策、备道之策天道之策、地道之策、人道之策、功道之策、兵发之策、速速战之策、谋攻之策、墨践之策、计策、算策、诡策、胜败文字 文字 之策、五利之策、四治之策、致人之策、攻守之策、主道之策、客道之策奇正之策、实虚之策、伐谋之策、伐交之策、伐兵之策、攻城之策、形策、势策、明暗之策、左右次之策、处军之策、火攻之策、水攻之策、心攻之策、共三十六策,具体内容,吴九龙,试一试,有这个能力和水平吗?记住,银雀山汉墓竹简,不是你家的,不要以为不沾沾自喜,你有能耐把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填补完整,理顺齐先后次序、矫正其谬误,打死你小子,也不可能完成。
事实将证明,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一家注,包括伪军事科学院、伪孙子兵法研究会的99%藏书、论文、著作只能归属低劣的文化垃圾范畴。不难看出,尽管我们没坚持认为【孙武兵法】八十一篇的主体,应该完成于兵圣孙武,但我们并不完全排除,有其后学弟子或历代整理者的某些补充,或长足发展,这丝毫不影响其学术价值,即便有补充,那也是对与兵圣孙武军事战略思想的进一步发挥,我们要敢于肯定其价值,必定社会需要前进、历史要不断发展,【孙子兵法】也是也不例外,但就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我们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的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更不允许被人为肆意的抹煞,这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所有的质疑都显得非常的荒唐和幼稚,【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这一我中华民族弥足珍贵的文献、乃至于全人类优秀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已在我国著名史学家、文学家班固所著的【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推‘吴孙子’八十二篇图九卷有明确的记载,不是任何别有用心的个人和组织所能随意抹杀的;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孙膑兵法】的部分内容重新科学归正,这一基本事实依据不是不学无术、不思进取某些民族败类所能恶意压制的;无论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膑兵法】,还是【孙子兵法】其中大量今天历史条件下所无法填补的大量残缺,竟被张藏本【孙武兵法】填补的恰如其分、如暮鸟归巢,这一大量的事实科学依据,也不是任何个人和组织所能肆意掩盖的;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的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这一也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也决不允许某些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历史跳梁小丑肆意攻击、破坏和阻挠的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手启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6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