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8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11 14:52

神秘女郎行动——张苇村被刺案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案寻踪》
民国春秋 编辑部


神秘女郎行动——张苇村被刺案

  公元1935年春节,“山东王”韩复榘声称要“与民同乐”和大家一起欢
度春节,便下令济南市地方上组织各种民间文艺活动,放假三天,组织提灯
会。一时,高跷、龙灯、狮舞、旱船等各种民间歌舞及杂耍沿着繁华的街道
上一路耍来,街两旁都挤满了观看的人群,各种小贩也到处叫卖,好不热闹。

  这天是年初二的晚上,韩复榘正在小纬二路的一幢小楼里和几个省府委
员和高级参谋在叉麻将。他正和了一副筒子“清一色”,拍着一张刚刚摸进
的嵌八筒在哈哈大笑。突然,门帘一掀,闯进一个人来。此人瘦长个子,穿
着一件灰布长袍,上身罩了件青布坎肩,一顶黑色西瓜小帽顶在头上,打扮
是个二爷。他神色慌张,快步走到韩复榘身边,结结巴巴地报告道:“主席,
不好了!”
  
  韩复榘定睛一看,是自己的亲随张富贵,将手里八筒一甩,忙问:“什
么不好了!”

  “张委员,他,他被人杀了!”张富贵道。

  “哪个张委员?”韩复榘将面前的牌一推,“嚯”地站了起来问。

  原来,当时山东省政府里,有两个姓张的委员,一个是省党部书记长张
苇村,一个是张鸿烈。
  

  “是张书记长!”张富贵道。

  韩复榘双眉一竖,继续问道:“在哪里?”

  “在进德会。”张富贵道。

  进德会是当时济南最大的一个游乐场所,又是高官们进行政治活动的地
方。
  
  韩复榘两眼一瞪:“凶手抓住了吗?”

  “没,没有,”张富贵说,“不过,有人看见是两个穿灰布衫的人!”

  韩复榘左手托着尖下巴,在房内踱了几步,猛然在桌上击了一拳,命令
道:“立即把进德会大门关闭,所有人不得再出入;马上派省府卫队去进行
严密搜查;同时把当时的情况弄清楚,及时向我报告!”说完穿上大衣,带
了随从副官和卫士们回省府去了。

  自然,一场牌战也只好停下,那些委员、高参怀着种种疑虑各自回府。

  再说进德会,这里有电影院、京剧院、地方剧院、杂耍场、花园、茶室,
游人如云,热闹非凡。韩复榘一声令下,身背大刀,手持快枪的省府卫队如
虎似狼地冲了进来把守了各道关口,整个欢腾的进德会,顿时成了鬼哭狼嚎
的活狱。各个戏院停演,杂技焰火收场,几万游人拥在大门口听从卫队的搜
查。
  
  先是把一些妇女小孩放出去;再是把穿制服有徽章的公务员放行;再放
一般的居民和商人。扰攘到了下半夜,抓了几个穿灰布大褂的倒霉蛋,才算
结束了这场搜索。可第二天一审问,这几个人都是有名有姓,有确切职业的
店铺伙计,那几家店东也都纷纷来保,又无任何凭据,也只得取保释放。

  韩复榘见抓不到凶手,大发雷霆。一个堂堂的省党部书记长,在省府所
在地被杀,怎么向南京交待?更何况,他还有自己说不出来的隐痛。

  第二天下午,张苇村被杀经过的调查报告送上来了,材料主要是同时被
伤但未丧命的张苇村的卫兵提供的。韩复榘看着看着脸上有了笑容,一个破
案的方案在他腹中形成了。

  原来,这一天,省府公务员的提灯会轮到张苇村带队。集合地点在城内
皇亭。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都有些应酬,公务员们吃过晚饭,提着灯赶到皇
亭比较晚了。张苇村去得较早,见队伍总集合不起来,很是恼火,当场对迟
到的人大发脾气,指责他们不守纪律。兴匆匆赶来提灯的人被骂得个个垂头
丧气。7点钟提灯会出发,沿着西大街、普利门大街、筐市大街、二大马路、
纬二路走了一圈。因为开始触了霉头,大家情绪不高,走得很快,都想尽早
结束这场无趣的把戏,所以8点钟就到了进德会。提灯会的队伍在电影院门
口就解散了。大家各自去看电影、看戏、看杂耍去了。

  张苇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想回家去叉麻将。这时,他突然眼睛一亮,
只见一位身穿豹皮大衣,烫了长波浪秀发,足登高跟皮鞋的妙龄女郎从他身
边闪过,还向他回眸一笑,两个深深的酒窝和一副洁白的皓齿,使他浑身都
酥了。张苇村是个有名的贪财好色之徒,遇此良机如何肯轻易放过?豹皮女
郎向他一笑之后,就径自向东南方向走去。张苇村就紧紧地跟在她
后面,他的卫兵只好自认倒霉跟在他的后面。

  那豹皮女郎象条鱼似地在人群中游来游去,张苇村也紧跟不放,在人群
中挤来挤去。女郎慢慢地离开了人多喧闹的地方,进入了柏墙甬道,由北而
南,往东南角的古玩店走去。跟在后面的张苇村这时四顾无人,只有自己的
卫兵跟在后面,就没有顾忌了,加快了步伐,想上去和那女郎攀谈。他刚刚
靠近女郎身旁,在柏墙东面突然跳出来两个身穿灰布大褂的人,都拿着左轮
枪向他逼来。跟在后面的卫兵刚想拔枪,“砰!”一个高个子的长衫客举手
一枪就将卫兵打倒了。另一个稍矮一点的人举枪就向张苇村射击。张苇村见
势不妙,纵身想跨过柏树墙向西边人多的地方逃命。但是,说时迟,那时快,
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早已命中,张苇村倒在孔雀亭的西南附近的墙脚下。那
两人还赶过来又补了一枪,走到他身旁验明张苇村确已死去,然后才从容地
向进德会大门方向扬长而去。那位身穿豹皮大衣的女郎也神秘地不知去向
了。

  当时,鞭炮放得震天呐,三声枪声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不过,张的卫
兵并未被打死,他目睹了这幕活剧,咬咬牙,在上衣上撕下了一块布,包扎
了自己的伤口,在地上爬了半个多小时,才爬到了进德会军警分驻所,报告
了这场事故的经过。

  那么,刺张的凶手究竟是谁呢?一时,社会上议论纷纷。但韩复榘心里
有一本帐,他决定亲自来抓这个案件的审理。

  他先找了那卫兵详细地审问了一次。又秘密地找省党部行动队副队长和
几个队员询问了几次。在张被刺的第3天,突然下令,逮捕国民党山东省党
部行动队队长谌俊臣。前去逮捕的省府执法队,几乎没有遭到反抗,就把这
个中统骨干分子抓了起来。

  当晚,韩复案就坐堂审问。 12个彪形大汉站立两旁,各种刑具都摆在
大堂上。平日里作威作福的谌俊臣如今蜷缩地跪在地上。

  “你们是怎么杀张书记长的?谁主使你干的?”韩复榘瞪大了虎目,威
严地问道。

  “冤枉呀!主席!”谌俊臣哭丧着脸,大声叫屈,“他是党部书记长,
我们怎么会杀他呢!”

  “你们为什么杀他,你自己心里明白!”韩复榘冷冷一笑,“我只问你
怎样杀的,主使人是谁?”

  谌俊臣还是大叫冤枉。
 
  韩复榘用眼向张富贵一瞟,张富贵拿出一个包裹来,扔下堂去。韩复榘
大喝一声:“你自己看!”

  谌俊臣抖抖索索地去解开那包裹,只见里面是一件豹皮大衣。他一见这
大衣眼直愣愣地瞪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件豹皮大衣,怎么会到了韩复榘的手里呢?

  原来第2天对进德会进行了一次全面搜查。在柏墙的西南角发现了这件
大衣。可见是引诱张苇村的那个女郎已“金蝉脱壳”弃衣脱身了。传说中,
往往把韩复榘说得是个鲁莽的草包,其实,他是很有心计的。他立即派人在
全济南的皮货店作了调查,查到了这件豹皮大衣是“乾泰恒”卖出来的。他
立即密审了“乾泰恒”的老板,那老板起初还不敢说实话。后来,韩复榘恩
威并施,桌上放了100块大洋和1支枪,说道:“你说实话,拿了100大洋
走路,我一定替你保密;你要不说实话,就一枪崩了你!”那老板只得据实
报告,那件豹皮大衣是省党部行动队一个兄弟来买的。……

  “你还有什么说的!”韩复榘一拍桌子,怒火冲天地问道。

  谌俊臣起初是吓呆了,但他毕竟是阅历根深的,心想那个去买豹皮大衣
的队员,在当天,就命他到南京去了。更何况天下豹皮大衣何止一件,他就
一口咬定“不知道!”

  “上刑!”韩复榘怒不可遏地喊。

  上老虎凳,灌辣子水,插竹签……谌俊臣实在有点受不住。他想招,但
一个严厉的声音在耳边吼叫着:“你若说了出来,也是没命!”他又咬住了
牙关,幻想着:他的上级知道了一定会来救他的。

  3个月过去了,刺张一案还未了结。

  确实的,中央党部曾过问过此事,要保谌俊臣出来。但是,韩复榘就是
不放,而且他的理由十分堂皇:堂堂一个国民党省党部书记长被刺身亡怎么
可以马虎了事;嫌疑犯如何可轻易放出。何况,人在韩的执法队手里,谁敢
怎么样?!

  有一天,又开审了,照例又是僵局。

  韩复榘实在气得忍无可忍了。“唰”的一下,他从腰间拔出手枪来,将
子弹推上了膛,走下公案,将枪口对准谌俊臣胸口吼叫道:“你到底说不
说!?”谌俊臣眼里闪过了一丝恐惧的目光,头微微地低了下去。但他很快
地清醒过来,如果说了,也难免被“组织”制裁,倒不如硬到底,也许还有
一丝希望。他又把头一摇:“不知道!”

  韩复榘象头暴怒的狮子似的,对着站在两旁的执法队大吼一声:“拉下
去打!打死他!”

  谌俊臣就在执法队的军棍下,被活活地打死了。

  不久,刺张内幕披露:张苇村确实是被谌俊臣策划组织人暗杀的。
  
  一个国民党省党部的行动队长,为什么要去暗杀一个国
民党省党部的书记长呢?

  原先张苇村是CC系统的一员干将。1933年,CC系为了将势力扩充到山
东,陈果夫就将张苇村推荐给韩复榘,当上了省党部执行委员。这时韩表面
上虽服从中央,但骨子里却事事闹独立,尤其怕中央势力渗入山东。这次张
苇村到山东,临行前陈果夫曾找他密谈:要他此行表面上是协调中央与地方
的关系,实际上是监视韩复榘,并要将韩的一举一动及时汇报。而韩复榘对
CC头子的用心并不是一无所知。他事先已对张的为人作了一番调查,知道张
只是个爱财喜色之徒,并不难对付。

  于是,张苇村一到济南,韩复榘就盛宴款待,而且还委任为省府委员的
重任。以后,他又按月送上巨额津贴,一味在“财”与“色”上,逞其所欲。
从此,张苇村就投入了韩复榘的怀抱。他非但不将韩复榘的真实情况向CC
汇报,反而把CC及蒋介石对韩的种种意图,统统告诉韩。张为韩用,他不但
不再是“中央”派往山东的耳目,反而成了山东韩复榘在“中央”的耳目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陈果夫已得密报,张苇村确已投韩。他把张苇村
召回南京,大加痛斥,但又为了韩的面子,不至使山东分裂出去,仍叫张苇
村返回山东。但在临行时,他把张叫到小书房,阴沉地对张说:“你的事,
是叛党行为,中央本来有权随时处置你的!这次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你回山东后,好自为之吧!”

  张苇村战战兢兢地擦着汗,退出了小书房。

  不久,另一个人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小书房,他就是山东省党部行动队队
长谌俊臣。他是受了陈果夫密电召来的。

  “今后,你要注意张书记长的行动!”陈果夫吩咐道。

  “是!”谌俊臣头点得象鸡啄米。他俩之间本来就有矛盾,如今见主子
这样吩咐,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意。
  
  “要将他的一举一动用密电报来!”陈果夫将象牙烟嘴上的三炮台香烟
烟灰弹了一弹。

  “是!”谌俊臣又忙点头道。

  陈果夫抹了一下眼镜镜框,从牙缝里又挤出了一句话:“到了必要的时
候,你可以对他严加处置!到时,你会有好处的!”

  “谢谢部长的栽培!”谌俊臣感恩戴德地道。

  张苇村一回济南,立即将这次南京之行的情况向韩复榘作了汇报。韩复
榘听了,发出了会心的笑,他拍拍张苇村的肩膀,大大咧咧地道:“我为你
作主,你不要怕他们!”

  “谢谢主席!”张苇村恭敬地鞠了个躬。

  而这一切,马上被谌俊臣知道了。立即用密电向陈果夫报告。陈指示他
 “密切观察,及时报告”。
 
  张苇村回济南得到了韩复榘的保证后,更加死心塌地的投靠韩了。对于
 “中央”的指示阳奉阴违;对韩复榘的指示,奉若圣明。谌俊臣一次又一次
地密报。他极希望早日除掉这个死对头,以便自己好取而代之。
  
  不久,陈果夫的密电来了,命令谌俊臣除掉张苇村。但电文中又命令:
要暗除,不能使韩知道,如果事泄也不能暴露,否则将以“组织制裁”!

  谌俊臣通过了半年多的调查研究,一个谋杀张苇村的行动计划策划好
了。他抓住了春节提灯会这个良好时机,又选在一个万人游览的进德会。他
又从广东重金聘来了两个枪法高明的刺客,再由南京选派了一位美貌女郎来
作诱饵。定名为:“神秘女郎的行动”。果然,张苇村这个色鬼入港成了黄
泉之鬼;而制定这计划的谌俊臣非但没有得利,而且也成了棍下之鬼。

  
   李炎锠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64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