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14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12 12:22

念人:《红军姨母》第七章



王之之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九四一年六月,苏明所属医院医务人员与琼崖特委机关、总队部一起转移到琼文根据地后,刚好二十一岁的苏明和护士周兰英、陈雪霞等七人,抽调到司令部参加中医药培训班。由负责后勤卫生工作的科长林明汉授课。没有教室,学员就在露天地上上课;没有纸笔,学员就用脑子记住,甚至死背硬记。中医药培训班主要是学习阵地救护、中草药运用治疗等医疗知识。
  在培训班实习课时,苏明跟着中草药医生吴志光经常到深山采草药,由有经验的中草药医生现场辅导,如何识别中草药?如何采集中草药?培训学习两个月结束后,苏明基本上掌握了外科一些基本治疗技术,当上了医官,被指派到前线司令部工作。
  一次,苏明陪着李振亚副司令员到定安一带接第五支队、以及特委领导林李明返回特委开会。在路上,正好遇上日本鬼子扫荡,一颗炮弹打过来,正好落在李振亚右边不远的地方,咱们一位连长不幸中弹身亡。接着,一颗子弹从苏明身边掠过没有打中。过后,李振亚副司令员对苏明开玩笑地说:“苏明你命真大,连子弹都躲开了你!”
  苏明陪李振亚接回第五支队后,不久,由于医院人员缺乏,一九四一年七月,苏明再次从前线司令部医院分配到琼崖独立总队后方医院当医官。
  后方医院座落在苏寻三乡石云村。该村有二三十户人家。绝大多数群众都是拥护共产党,支持抗日救国。一九四0年秋,由于该村群众掩护了一位地下共产党员,被汉奸出卖。一天傍晚,一队日本鬼子气势汹汹地开进石云村,把全村男女老少集中起来,用机关枪横扫射,仅有七人一早就外出做工而幸免不死外,全村一百多名男女老少全部遇难。
  石云村大屠杀血案事件,震惊了全琼崖军民,大家都义愤填膺,血债要用血来还。石云村事件发生后,周围村庄的群众看到了日本鬼子的凶恶面目,看到我琼崖独立队归来、高兴得奔走相告。尽管生活相当困难,但是,人民群众还是千方百计想方法支援部队,许多群众还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抗战独立队,要求参军,打日本鬼子。
  石云村群众基础好,思想觉悟高,因此,我后方医院就设立在这里。我们利用破旧的祖庙当作门诊部,老百姓家作为住院部。为了治疗方便,重病伤员就集中在祖庙,轻伤员就分散到老百姓家中去治疗。这所医院名义上是琼崖独立总队医院,但是,医院没有固定地点、没有房屋,仅有几名医生、看护的松散医院,医务人员凭着一颗无限忠诚的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救治一个又一个病重伤员,让他们重返前线杀敌立功。
  自从参加总队部举办的中医药培训班后,尽管苏明名义上人们都称她为医官,但是,干的都是看护工作。
  看护,实际上是对病人的护理。天不亮就要起床担水,把水缸挑满水后,给伤员漱口、洗脸、洗脚;医院离水井较远,路又高又崎岖不平,我们这些瘦小的丫头经常担水跌倒,伤脚、损手、损腰;接着,又要为重伤员倒水倒屎、喂饭、换药、换衣服、擦身子;然后,分散去洗衣服、洗纱布;回来后,又要煮开水过滤,还要去山上拾烧火柴。
  有些重伤员,站立不起来大便小便不方便,我们就采取把石头架设在两边,中间空出一个小洞,让他们坐在石头上大便。然后,再用树叶给他们擦屁股干净,扶他们回原地躺下。
  在洗纱布时,为防止日本鬼子发现,都是利用夜晚洗刷,晚上,睡觉有时不足三个小时。没有肥皂,我们就找到一种树,名叫苦肚(楝)子,这种树我们把它的皮切破,刷在纱布上,擦一擦就起泡沫,像肥皂一样,洗东西也干净。我们就这样采取土法上马,解决面临的实际困难问题。
  一天夜晚,苏明正在给重伤员换药,突然,一个战士肩背着一位重伤员走了过来,他向苏明交代了几句话后,就匆忙走了。
  这位战士名叫王锐,琼山县大坡乡人,是在参加阻击战时被敌人炸伤了右手。敌人的炸弹含带致人体腐烂的毒药剂,因此,其右手一被炸伤,不久,皮肤就渐渐腐烂,特别是那五手指已烂得露出骨头,伤口上发出一阵阵的臭味。
  由于没有止痛药,王锐的伤口疼痛得很厉害,使这位坚强战士不断地发出呻吟。苏明看到这情景,心里十分难过。于是,她给那重伤员换好药后,立即转过身来为王锐包扎伤口。
  医院没有制药厂,也不懂加工配制,所以,止痛药等一类的药品根本就没有。医院用的药都是依靠华侨从南洋赠送回来的。
  面对王锐严重的伤势,苏明急急端来开水为其消毒后,再为王锐贴上南洋送回来的药膏。
  王锐失血过多,加上感染,皮肤腐烂,王锐的伤口一直都不能融合。为了减少感染,苏明就为其切去烂皮,贴上药膏。这样,对王锐的伤口,苏明连续护理了三个多月。由于药品短缺,无法及时制止伤口毒液扩散,至使王锐的右手烂至中间折骨。为了保住生命,最后,苏明忍住心中的痛苦,为王锐割去上节烂透的手。然后,再为他贴上药,伤口才渐渐好起来。在苏明的一片热心的照顾与料理下,终于把王锐从死亡线上挽回来。
  王锐伤愈出院后,尽管右手失去一大节,但是,他仍然坚决要求上前线打日本鬼子。组织上考虑到他已失去了右手,行动不方便,于是,决定派他回到家乡担任乡长,继续从事革命工作,组织与发动群众支持抗日救国。解放后,他担任中共临高县委组织部长。一九八六年春,苏明从广州返回海南时,在临高县见到了王锐,老战友意外相遇格外亲,王锐用左手紧紧地握住苏明的右手开玩笑地说:“苏明医官,你真坏,你把我的右手割掉了,迫我用左手写字,用左手与你握手。”苏明也笑了笑地说:“因为,你的手烂透了,治不好,如果不割掉,咱们今天就没有机会见面了。”说完,这对相隔三十多年不见面的老战友,这时,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过后,王锐把苏明大姐带到县委招待所,好好地招待了一顿。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回忆在那二十三年红旗不倒的艰苦岁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4 10:3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73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