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2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15 15:08

暗杀大汉奸陈箓的前前后后(下)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案寻踪》
民国春秋 编辑部



暗杀大汉奸陈箓的前前后后(下)

  叛徒出卖


  陈箓一死,上海大小汉奸吓得魂不附体。日本特务机关和敌伪
特工总部象发了疯似的到处捉拿凶手,把上海一个叫中国铁血青年团的帮会
成员抓去不少。但刘戈青等早已到香港领赏去了。谁知,事隔不久,王天木
突然给刘戈青来了封急信:“兄于15日被赵理君暗杀未中,查系老板命令。
此乃太无天理是非,遂于翌日开始自由行动。弟见信速返。”

  刘戈青见信,知道事情不妙。信中所谓“自由行动”就是指投靠敌伪特
工总部76号的敌伪特务头子李士群。刘戈青立即向戴笠作了汇报。戴笠非常
焦急,他知道若王天木一投敌,那上海区的军统潜伏人员都将暴露,上海的
工作将陷于瘫痪状态。他立即派人带着他的亲笔信赶往上海去见王天木。信
中这样写道:……余遇君素厚,因念多年患难相从,凡事皆曲予优容。人或
为之不平,余则未尝改易颜色,有负于君。乃竟背余事逆,天理何在?良心
何在?……

  王天木见信后,仍一口咬定说戴笠曾命赵理君暗杀于他,他在陈明楚处
看到过那封电令,故不肯回头。

  刘戈青见王天木未被说服,就再一次要求前往上海,亲自去劝说王天木。
他认为凭着自己与王天木的交情,说服王天木将计就计,利用他现在投敌后
的身份去设法接近汪精卫,趁机将其暗杀,阻止南京敌伪汉好政府的建立。

  戴笠听说,觉得刘戈青的话很有道理。他曾派人去河内暗杀汪精卫未遂。
如今汪精卫已到南京,并正在积极筹建汉好政府,势必防范更严,要想暗杀
他,必须利用打入内部的人。王天木若能回心转意,自然是一个最合适的人
选。于是,戴笠终于答应了刘戈青的要求,并又写一亲笔信给王天木,交刘
戈青带去。信中这样写道:“汝一人投敌,或为一时失足,尚有可谅解处。
今复函诱戈青附逆,是汝甘心作贼,自绝于国人矣!本应按团体纪律制裁,
但念你我多年情谊,还望戴罪图功,此其时也,望勿负余意……”

  刘戈青见到王天木之后,亦好言相劝道:“戴先生说,你们打进敌伪组
织正合乎他的要求,所以让我回来,让你协助我制裁汪逆,好阻止他的伪政
府成立。对你们投敌之事,绝不追究。”

  “我现在走这一步,完全是赵理君逼出来的。你老弟既然回来了,一切
问题慢慢商量吧。”王天木嘴里说得好听,但实际上并不想按戴笠的话行事。
一见面,二话不说,就向他发了顿牢骚:“我是戴先生的学生,怎么会背叛
他?我们是被赵理君逼得走投无路,才行此下策。我们也并不是真想投敌。
可是重庆方面不调查真相,听了一面之词就把我在老家的父母姐妹都关了起
来,我当汉奸我负责,关他们什么事?”

  “我不与你争辩,我只想用事实来证明你所说的不是事实。”刘戈青以
为王天木、陈明楚都是听信了谣言才动摇投敌的,所以想用事实来说服他们。

  不久,刘戈青电请戴笠,将陈明楚之妹陈燕飞送到了上海。刘戈青安排
其兄妹在沧州饭店相见。陈燕飞双膝跪在其兄面前,哭求其不要再当汉奸,
同时把老父劝其改邪归正的亲笔信交给他,兄昧俩抱头痛哭。陈明楚当时发
誓不再当汉奸了。

  他领着妹妹走后,刘戈青以为他真的会改过自新,非常高兴,一直等着
他提供刺汪的线索。孰知等了很长时间陈明楚那里却音讯全无。他到处打听
他的住所,亦无结果。他哪里知道,陈明楚已是死心塌地地当了汉奸。当初
就是他利用赵理君和王天木的矛盾,伪造了一份戴笠电令,并导演了一场刺
王未遂的假戏。其目的就是要拉着王天木一同投敌。如今,王天木已将英、
法两个租界的军统潜伏组和成员出卖给了李士群,戴笠无论如何也不会轻饶
他的,所以,他索性一臭到底,总是躲着,不肯与刘戈青见面。

  有一天,曾与刘戈青、朱山猿同住一室的特务尤品三被巡捕房拘捕。严
刑逼供之下,他供出了他们在沪西大旅店的房间号。巡捕得知刘戈青即是半
年前杀死陈箓的主犯后,立即带人前去拘捕。幸亏巡捕赶到时,刘戈青刚好
下楼打电话,被拦在楼口询问。刘戈青当时身着工人服,巡捕们没想到他就
是凶犯,被他两句话就哄骗过去了。

  这次刘戈青虽然没有被捕,但把王天木、陈明楚吓了一大跳。他们担心
的是,万一刘戈青被捕后,反咬他们一口,说是戴笠派他来协助他们刺杀汪
精卫的,那他们不仅前功尽弃,而且还会招来杀身之祸。他们想劝刘戈青离
沪去港,又明知很难办到。刘戈青这个人办事总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既然
戴笠让他来杀汪精卫,他就会一直干到底。所以刘戈青的存在对他们来说,
是个极大的威胁。何况,刘戈青一旦发现他们是死心塌地地投向敌伪,将来
势必成为他们的煞星,为自身安全计,王天木决定让陈明楚带人干掉刘戈青。
他们商定了一个暗杀刘戈青的方案,即打电话约他到兆丰公园附近的凡尔登
舞厅见面。

  乍一接到陈明楚约其见面的通知后,刘戈青觉得很突然。他的好友及同
学力劝他不要去赴约,兔遭不测。但刘戈青仍对陈、王抱一线希望,他担心
这次不去,以后无法接头,就坚持要去。正相持不下之际,他的女友陆缔来
看他,听说他要去舞厅,就主动要求同去。朱山猿觉得这样可能会安全一些,
就不再坚持己见,而让他们走了。

  不久,陈明楚自己驾着汽车,带着他的妹妹来了。一进门,刘戈青就发
现陈明楚已喝了不少酒。他不仅满嘴的酒臭,而且神色反常,好象心事重重,
很痛苦的样子。刘戈青把他们兄妹让到桌边,刚把其妹介绍给女友,就见一
个中年男子向他们桌边走来,而且边走边伸手到裤兜去掏什么。刘戈青以为
是陈派来暗杀自己的。他不由瞪了陈明楚一眼。可是他发现陈明楚正双眼恐
惧地盯着来人,身子不由自主地直往座位下缩。刘戈青见状,即毫不思索地
扑过去,一把将来人摔倒在地,并迅速地去掏他的裤兜。结果,他掏出一看,
发现裤兜里装的根本不是什么武器,而是一盒香烟。刘戈青知道误会了,连
忙向他道歉,并帮他点着香烟。

  这时,陈明楚的酒劲亦消除了一大半。他想到自己是来诱杀刘戈青的。
而刘戈青反而挺身来保护他。他觉得十分羞愧。但事情已走到了这一步,他
已是骑虎难下。杀手们已在门外等候,只要他陈明楚一离去,他们就随时会
向刘戈青下毒手。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不由伏案痛哭起来。其妹陈燕飞
还以为他仍是喝醉了,就劝他回去,别再喝了。陈明楚索性装得醉醺醺的样
子,让刘戈青架着他走出舞厅,并一同上了他的汽车。埋伏在舞厅外的特务
一见他俩一同出来,怕误伤陈明楚,不敢开枪。刘戈青因此而躲过了一场杀
身之祸。但陈明楚上车之后,又有些茫然了。他拿刘戈青怎么办呢?让他死
于自己之手。又有些不忍,但不除掉他,自己和王天木的安全均受到威胁。
陈明楚接过刘戈青手中的方向盘,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来转去,一直转到
深夜,突然莫明其妙地把车开到了敌伪特工总部76号会客室门前,让刘戈青
及女友进会客室稍候,说他马上就回来。结果,他带着其妹一去就未再露面,
76号的警卫队长又不让他们离去。刘戈青就这样被莫明其妙地关进了虎口。

  虎口冒险

    第二天一早,敌伪特工头子李士群方得到警卫队长的报告,说
陈明楚把暗杀陈箓的主犯刘戈青送来了。他觉得这事太离奇了。自己花了九
牛二虎之力没抓到的凶犯,竟然送上门来了,而且王天木和陈明楚事先根本
未向他谈过此事。这到底是为什么?李士群百思不得其解,他打电话找王天
木,王天木家根本无人接电话。他更加觉得奇怪,他哪里知道,陈明楚把送
刘戈青到76号的事告诉王天木后,王天木吓得连夜躲了起来。他怕的就是刘
戈青落在李士群手中,反咬他们一口,才要除掉他的。孰知陈明楚竟把他送
上门去。这真是让他啼笑皆非,为谨慎起见,他先躲了起来。

  李士群找不到王天木,就决定亲自审问刘戈青。可是,他一见刘戈青立
即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刘戈青看似文弱书生,但眉宇间却有股刚毅英武
之气。在李士群这个人人谈虎色变的敌伪特务头子面前,他依然镇静自若,
毫无惧色。当李士群问到陈箓被刺之事时,他亦毫不隐讳,而且理直气壮地
历数陈箓种种该杀之理由。他越是这样镇定、从容,李士群越是觉得他是个
难得的人才,越是想将其拉过来为己所用。因此,他在刘戈青面前显出了从
未有过的耐心和热情。他特意为刘戈青准备了一桌佳肴美酒,并极耐心地用
他自己那一套汉奸理论来开导他。他说:“我知道你是个爱国的热血青年。
其实,我们又何尝不爱国?只不过,我们爱国的方式不同罢了。如今重庆政
府把上海和大部分国土都丢掉了,我们只不过是在这片被他们丢掉的土地上
为中国人讨回一部分权益罢了……”

  他边吃边说边劝酒,目的就是想说服刘戈青,让他投靠在他的门下。刘
戈青听后,不慌不忙地说:“李先生待我这样好,我心里明白。如果李先生
你去做土匪强盗,我刘戈青一定跟你干,但给日本人工作,我不能。你不知
道,我父亲以前被日本人刺过6刀,险些送命。我虽不能去杀日本人为父报
仇,但我也不能去帮助有杀父之仇的日本人吧?”

  “你不用去帮日本人,帮我总行吧?你只要告诉我戴雨农派你回上海的
目的就行啦。”李士群依然耐心地诱导。

  刘戈青不加思索地答道:“这次返沪不是戴先生派我来的。是王天木写
信让我回来的,他要骗戴先生的钱。钱骗到了,却叫陈明楚把我送到了这里。
他们鬼鬼祟祟的,真不够朋友。”到了这个时候,他仍不准备反咬王天木、
陈明楚。

  李士群见他回答得滴水不漏,仍不肯就此罢休。他把刘戈青关在76号院
内,每天让人好酒好饭招待,想慢慢软化他。后来,日本特务机关知道杀陈
箓的主犯已被李士群拘捕,几次派人来要提走他。李士群总是设法搪塞过去。
不久,南京汪伪政府成立,李士群即把刘戈青转到了南京宁海路25号敌伪特
务监狱。本想关他一段时间,再观后效。就在这段时期,陈明楚及与他一同
投敌的林之江等两名特务被军统其他潜伏人员所杀,只有王天木侥幸活命。
李士群以为这是刘戈青的同伙为刘报仇,所以想把刘戈青送到日本去,一方
面可以造谣说刘戈青已投靠了日本人,另一方面刘戈青在日本参观受训后,
或许他能投身到自己怀抱。他正准备去监狱说服刘戈青赴日参观之际,突然
传来刘戈青在监狱险些被打死、已经奄奄一息的消息。他立即驱车前往监狱
了解情况。
  
  原来,敌伪监狱的看守待犯人如凶神一般,平时开口就骂,动手就打。
一次放风时,刘戈青随着犯人们往外走,因为人多门窄,走得很慢,正巧看
守所长想急着出去,就狠狠地推了一把走在前面的刘戈青,并催着说:“快
走,怎么慢得象死猪似的。”

  “前面走不快,我怎么走快?”刘戈青不服地顶了一句。孰知这句话竟
惹恼了看守所长。“嗬!你小子还敢顶嘴?来!把他带到办公室去。”所长
气恼地让其他两名看守把他拉下去。

  一进办公室,看守所长就怒不可遏地抡胳膊、挽袖子地骂着走了过来:
“你这个重庆政府的走狗!老子让你知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刘戈青当然清楚他要干什么,等他一走近,还未来得及出手,他就照准
所长的鼻子猛地一拳打去,并破口大骂:“你这个汉奸王八蛋!”

  那所长冷不防被他打得登登往后退出老远,顿时鼻血直流。这还了得,
他气得跺脚大叫,其他的看守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把刘戈青打得遍体鳞伤,
奄奄一息……

  李士群听后,大发雷霆,责骂所长不懂得配合他做感化工作,并命令所
长把刘戈青送进优待监房,请医生为其治伤。待刘戈青伤势稍有好转,李士
群即亲往探视,并对他说:“我实在是喜欢你。不过这样下去怎么行?我想
送你去日本着看,这对你也许有好处,就看你愿不愿意。”

  刘戈青一想,这正是个逃走的好机会,于是他欣然允诺。李士群亦很高
兴,一方面叮嘱看守好好待他,另一方面积极为他去日本办理申请。

  刘戈青要去日本“镀金”的消息在监狱中不胫而走。看守所里那帮势利
小人们认为刘戈青如此得到李士群的赏识,去日本“镀金”回来后,一定会
成为李士群的红人。所以,看守们一反过去的凶神佯,竭尽奉承之能事。他
们把刘戈青从牢房转到福利社,并常常邀他一起外出洗澡、下馆子,上舞厅。
每次外出刘戈青都主动掏钱付账,看守们更是乐得沾光。后来看守们玩上了
瘾,索性把刘戈青邀出去后,就各玩各的,最后约定一个地方会集,对刘戈
青已无丝毫防范。更有意思的是,他们担心刘戈青在外面玩耍时,遇见宪兵、
军警查身份证,会惹出麻烦,就主动为其弄了张身份证,只不过叮嘱一句说:
“这身份证只能在城里有效,出了城就不管用了。”
  

  这张身份证对刘戈青来说,正是如虎添翼,如蛟得水。他利用外出机会
把火车时刻表和关卡检查情况全部摸清了,遂于1940年6月20日借外出之
机,登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

  待看守发现刘戈青外出未归,开始追查时,他已经到了上海,并登上了
去香港的客轮……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48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