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172个阅读者,2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20 20:13

[原创]世间繁华:我只愿守护你!



龙都情缘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1)
暗影岛的冬日,雪穿透冷灰色的云层,纷纷扬扬,扫过茫茫的冷杉树,铺天盖地而来。
  广袤苍凉的天地间,苍白一片,只有点缀的血色,平添上了惊艳的色彩。
  岛屿前方,五个大小不一的孩童跪在地上,红色的血顺着他们手中的利器,一点点滑落,染进白雪,散出浓郁的血腥味。
  他们已经跪了很久,只为了等待今日上岛的主人,能够带他们其中一个离开。
  从踏入暗影岛的那天起,他们没有了名字没有了过往,只为修炼成一把最锋利最听话的刀。三百六十个素不相识的孩童,经历的五年的筛选磨砺,到了今日的决斗,三十个精英互相残杀,最后独独剩下了他们五个人,占据了仅剩的名额。
  “哗……”
  岛屿前方的海岸,传来船只靠岸的声音。五个人低着头,身体因为刚才的杀伐喘的厉害,身体却不敢移动分毫。
  雪影半跪在地上,立于地面的剑刃,撑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五个人中,她身形最为弱小,更有一道恐怖的伤痕,从胸膛剥开,刺透了肺腑。她小心地喘息着,感觉胸膛里扩张的肺叶,被寒风一阵阵灌入,疼得她几乎要是去知觉昏死过去。敏锐的耳力,因为被鲜血浸泡,让她失去了往常的判断,直到一双金线的祥云黑色长靴烙进白雪,停在了她的面前,她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
  目光上移,才看到那个人的衣袍,“嘭!”长靴猝不及防的踹了过来,直接踢得她倒飞出去。
  疼痛使得她天旋地转,倒地的瞬间,纯洁无瑕的白色便被她的血迹染成了血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0 20:14
(2)
“这样的废物还能支撑到现在,倒是命大,”冷笑声中,动手的人扭头,扫了眼身后不发一言的少年,“三弟,今日可是给你挑选贴身暗卫的大日子,不过在为兄看来,似乎只有这只半死不活的蝼蚁,更衬你的身份。”
  少年抬头,看着那双眼中毫不掩饰的戏谑,木讷地点了点头,“父皇让二哥替小弟把关,二哥选的自然是最好的。”
  歪歪斜斜的踩过厚重的白雪,他往前踏了几步,伸出手,停在了雪影的跟前,“你愿意跟我走吗?”
  风雪越来越大,几乎将这抹稚气未脱的声音散在空气中。
  肺在燃烧,疼的雪影每一次呼吸都仿佛灼烧般刺痛,眼前的一切更加模糊起来,一片片旋转的雪花都仿佛变成了活物。她感觉自己已经活不过今日,耳边开始浮动起嘻嘻哈哈鬼魅般的狞笑声。
  她艰难的再度抬头,模糊间就看到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那只伸出来的手掌,精雕玉琢般无瑕,仿若泛着白色的微光,与天地交融在了一起。
  她突然就好像看到了救世的神灵,被血液模糊的眼睛,闪过晶亮的光芒。她大力的撑起身子,想要伸手去抓住那只手掌。然而支撑身体的胳膊,疼得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只一转眼,重新跌回了厚重的白雪之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2 12:49
第二章 从此只是你的缄默无声
  
  雪影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墙面上悬挂的一副墨色山水。白峰山顶,画中的世界都被白雪覆盖,然而酷寒之中,那条穿山而过的河流,却依旧奔腾不息。
  她隐隐感觉这幅画有什么不同,想要细看的时候,一抹温润的声音,仿若冬日春水,滴进了心田。
  “你醒了?”
  她想要转头,可是脖子痛的仿佛折断了一般。卯足了力气撇过眼睛,入目的便是一张粉雕玉琢的面容。肌肤若白玉隐隐透明,眉眼舒朗,就像暗影岛的黑暗中,天空悬挂的月光,清幽皎洁,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喂,你不会是哑巴吧?”
  我不是……雪影动了动嘴,然而喉咙里只能发出枯涩难听的单音。她这时才反应过来,受伤太重似伤了嗓子。
  见她不回话,少年伸出食指,圆润的甲盖学着刀剑的弧度,威胁似地割过她的脖颈,“不会说话似乎更不错,以后你就叫缄默了,是我的贴身暗卫。”
  雪影从他的举止穿着,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她慢慢眨了下眼睛,从此她就是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缄默。
  皇宫高墙深院,并不是所有人都羡慕的荣华富贵。
  “缄默!”
  乌黑的房间,只有窗外的月光淡淡撒入。
  她从屋外掠入房间,半跪下身子,衣衫在地上摩挲的声音,昭示了她的到来。
  “把那个脏东西给我处理了!别让我再看到她一眼!”近乎疯狂的声音下,教习嬷嬷从他的嘴里,嫌恶到用脏东西来形容。
  缄默略抬起头,就看到月光下,少年的面色苍白近乎病态,黑暗投来的阴影,将他周身笼上了一层惊人的阴郁。
  缄默没有问白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点头抱拳,离开,轻功被她驾驭的出神入化,仿若天边飘过的一片白雪。
  第二天,三皇子的教习嬷嬷死了,鲜血染了大半的墙壁,惊恐的表情似见了厉鬼,吓得周围的人噤若寒蝉,以为真的是恶鬼前来复仇。
  剑出鞘,不见血,不回鞘。
  少年是阳光下的光明,她就是黑暗中蛰伏的厉鬼,一明一暗彼此依偎着内心的执着。
  三皇子成靖远,从小不受宠,明明是先皇后的孩子,却因为生母去世的早,被后来居上的贵妃夺了帝王之爱,从此将所有怨恨,发泄在了这个没人眷顾的孩子身上。
  二皇子带人来兴师问罪,但凡宫里死了猫狗少了人,所有的罪责都栽赃在成靖远的身上,更何况如今死了的,可是三皇子的教习嬷嬷。
  缄默被送回来的时候,气若游丝,浑身上下皮开肉绽,已然丢了半条性命。
  成靖远心疼的帮她解开衣衫,小心地涂抹着金疮药,“缄默,这次我们能够离开皇宫了。”
  缄默静静看着他,心里知道,那个嬷嬷是贵妃的亲眷,总沾了点血缘关系。这次对方死相凄惨,不论凶手究竟是谁,都会折辱在成靖远的身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2 12:50
第三章 两两相宜相得益彰
  
  塞外的狂沙,乱了方向,如同劈天盖地砸下来的冰雹,疯了一般撞击在帐篷上。
  昏暗的煤油灯下,成靖远手里捧着厚厚的竹简。即使被劣质的烛烟熏的眼睛疼,也没有挪动半分的意思。
  缄默守在他的身边,永远像一个沉默的影子,安静又令人心安。
  他们二人被驱逐出了皇城,扔在了战乱频繁的塞外。因为当朝皇帝沉迷酒色,听信宦官,曾经国运昌隆的大城王朝,早已不似从前安稳。
  脱离了皇城,成靖远几乎疯了一般不分昼夜的研读书简,就好像要将曾经所有荒废的时间全都重新抓回来。
  夜深人静,一双手轻轻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成靖远顿住动作,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已经很晚了吗?”
  身后人轻轻点头,手掌未等落下,便被成靖远攥在了手里,“缄默,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去!我要让当初欺辱我们的人,付出代价!”
  缄默转身站到桌前,烛光里的光芒点亮她的眼眸,像升起的希翼。成靖远看着她的模样,只觉那一眼透进心里,让他忍不住起身将其搂进了怀中。
  外面的风很急,两个人的身躯紧紧偎依,成了 荒漠之中,最暖人的陪伴。
  在缄默的心里,成靖远是她的主人,更是生命垂危之中,救她于水火中的神灵。她是一只无声的飞蛾,紧紧贴在给予温暖的灯火上,烫了身躯,暖了心底,从此再也挣脱不开。
  春去冬来,恶劣的塞外,让那张曾经粉雕玉器的面容,磨砺上了岁月的坚忍与沉稳。
  “第一千二百零一次暗杀,缄默,他们慌了,”成靖远看着眼前身首异处的尸体,一双冰泉似的眼眸,褪去青涩,取而代之的是凌冽干脆的杀戮。
  在缄默的眼中,他们二人相依为命,早已融成了一条劈不开的魂魄。她以为他们一样,冷了情断了心,这一世都会彼此互相取暖。
  可是那一天,她第一次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一展笑颜。那一笑,鸳衾漫展,浪翻红绉,说不出的绝代风华。瞬间烫进她的心底,在里面烙印下了磨不去的痕迹。
  “缄默,她竟然还记得我!”手中的信件上,写了满满四页的字。娟秀的字体,勾勒着独有的魅力。
  缄默看着举在眼前的纸张,眉头微微拧在一起。
  注意到她的表情,成靖远宠溺地笑了起来,“没关系的缄默,看不懂我可以念给你听。你是我手中永世的利刃,我是你便是你的百科全书。一文一武,相得益彰。”
  缄默笑了起来,只是她不知道,她的文没有可以取代,而他的武却并非她不可。
  “主子,京城那边已经按捺不住,要不要属下先将近处的危险……”扮成信使的杀手,手刃抹过脖子,做了一个杀戮的动作。
  成靖远站在高处,看着远处升起的黄烟,冷声笑了起来,“这些年她扮好了一条狗,等到回了京城,再收拾也不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4 16:37
第四章 注定的纠缠
  
  缄默巡视回来的时候,遥遥看到就成靖远顶着烈日,站在山隘的高岩。金光镀在他的身上,写满威严的肃穆。
  几步轻功跃来,就看到不远处绝尘而去的快马,她知道,是京城那边来信了。
  “想知道消息?”见她目光久久不曾回来,成靖远随意问了一句。只是眼底,却凝结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冰霜。
  缄默重重点了点头,京城风声越来越紧,这些年他们在西北蛰伏,她应对暗杀,而成靖远则拉拢势力,终究在塞外撑起了独有的天地。
  “快了,我们快回去了,”成靖远细眯起眼睛,“三日后,我要去西北榕城。你随我一起吧。”
  缄默并不知道,这一次看似简单的旅途,终究将他们二人的关系,推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
  荒原雪夜,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血液在地面汇成了溪流。
  手中的剑刃,出现一道道细碎的痕迹。缄默拼了命地挡在成靖远的身前,她杀的人越多,体内的血液越沸腾。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不容许身后的人有事!
  成靖远站在她的身后,幽深的眸子里却没有丝毫慌乱。他就像这场闹剧的旁观者,至始至终没有半分反应。
  “嗞啦……”
  体力不支的情况下,缄默身上的血口越来越多。她边退边护着成靖远,可是一人之力终究抵不过面前的豺狼虎豹。
  突然身后传来冷冷的嘲笑声,“这不就是你愿意看到的吗?缄默,永别了……”
  身后一道厉风,缄默惊愕地回头,才发现他们不知何时已经退到一处悬崖边上。成靖远就那么静静地望着她,身影坠入了山崖。
  不。
  根本没有留意对方先前所说的话,缄默几乎条件反射性地跳了下去。
  狂风如同刀刃,切在她的脸上。破裂的伤口上,鲜血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顺着风向上飘着。
  悬崖之上,追击的人并不想轻易放弃。夹杂了劲风的弩箭,突破空气,锋刃般向下卷来。
  成靖远胸口一痛,眼前的景色瞬间模糊了下来。
  缄默费力挥着手中的剑刃,肩胛背脊皆被乱箭穿透。身体很疼,却及不得当年在暗影岛的疼。
  成靖远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身处在一处山洞之中。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人处理,隐隐约约间有淡淡的草药味充斥鼻腔。
  身侧传来温暖的气息,成靖远扭头,就看到不着寸缕的缄默,躺在身侧。那只常年持剑的手,正搭在他的胯间。
  成靖远苦笑,眼眸中写满痛楚,“缄默,今日的行程,我只告诉了你一人。缄默,我恨你!”
  湿热温暖的气息,疯了一般汲取着口中的温暖。缄默痛苦的闷哼一声,一道柔软的暖流趁机窜入口中。那种感觉很舒服,搅的她大脑浑浑噩噩的发昏,眼前的景色重叠清晰,最后凝聚成了成靖远的模样。
  她来不及惊讶,对方的唇轻舔舐过她的耳垂,“若不是投怀送抱,我都忘了,缄默也是个大姑娘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4 16:38
第五章 心扉滋生欲念
  
  炙热的温度烫过脖颈,缄默微缩了脖子,就听到身边人漾起的笑声。
  成靖远俯身,唇瓣再度吮住她的娇红。游走的双手,仿若在她的身上点燃了烈火,让她顿时不知道该逃向何处。
  慌乱之中,她抬眸就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睛。深不见底的眸光,似隐藏着某种东西。她察觉到一丝丝,却又如何都看不透彻。
  成靖远并不给她继续深究的机会,大掌触及她的腿间,惹得她禁不住张开了唇,理智顷刻间被搅成了一团。
  她的身体,随着他热烫的动作,肆意翻腾,渐渐开始回应起对方的渴望。心底升起了古怪的感觉,就好像她才是主动的那个人,恨不得将所有的温暖据为己有。
  下一秒,她倏地瞪大了眼睛,感觉身体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彻底击碎。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哭了起来,那颗冰封的心,跟着被撞破,散了一地芳华。
  “不疼,乖……”
  成靖远染了情欲的声音,如同惑人的妖精,让她的欲望跟着浮浮沉沉,最后彻底融在了一起。
  两人碰触的火花,就好像无止境燃烧的燎原,不知道过了多久,缄默疲惫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昏迷过去的时候,朦胧中她看到成靖远凑到跟前,一双眉眼中压抑着痛楚。
  “缄默,永远陪着我好不好……”
  她张了张嘴,常年不说话的嗓子,彻底失了声。眼角挂着泪痕,重重点了点头。
  深夜风起,崖底旋起的狂风吹乱了成靖远的长发。他静默地看着天空中悬挂的明月,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便将藏匿在袖中的竹管拿了出来。
  黄烟升起,星火点亮了夜空的一角。
  缄默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已经在颠簸的马车上。
  撑起酸痛的身子,她注意到身上留下的道道青紫痕迹。一颗心似被下了蛊,开始有了生机的跳动,原来昨夜发生的所有,并不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缄默不是娇生惯养的闺阁小姐,利索穿了衣衫,撩开车帘入目的是棵棵高耸入云的榕树,冠幅广展的碧绿,挡了天空刺目的阳光。
  看着前方骑马而行的成靖远,缄默心中划过温热的暖流。她没有多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们又是怎么出的崖底,在她的心里,只要有成靖远在,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百里之外,一只通体雪白的鹞鹰滑翔天际,带着塞外来的消息飞向了西北榕城。
  朝廷无声的战火,还未燎烧到这片由镇国将军驻守的城池。
  数日的急奔后,道路两边的树林越来越密集,榕树硕大紧实的叶片,层层堆叠,在向他们无声诉说着目的地将要到达的消息。
  天亮的很慢,夜晚的黑仿佛长的没有尽头。
  车队行进中,缄默在茫茫夜色,撩开车帘盯着外面的树影婆娑。
  呼……
  凉风吹拂,眼角余光忽地撇到树林之中不正常的黑影。
  凝神看去,“咔嚓!”清脆的声响蓦地从车厢底部传来,一道骇长的寒光劈裂车底,直接将车厢拦腰截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6 18:55
第六章 生死之间魂归何处
  
  寂静的长夜顷刻间被刀光剑影所搅乱,行刺的杀手显然想要至车厢内的人于死地。不过转瞬的功夫,四柄长刀横劈过缄默的面容。
  电光火石的瞬间,她一跃而起,箭一般飞掠了出去,与他们缠斗在了一起。
  混战之中,马匹声声嘶鸣,刺破夜空,两方的人马虽人数悬殊,却一时间没有出现压倒性的局面。
  缄默用最快的速度了结了身边纠缠的四人,然而不等她前去增援被围困的成靖远,已有杀手补足空缺,硬生生困住了她的脚步。
  刀光剑影,血气弥漫,恍若人间地狱。
  焦急窥探成靖远那边的情况,心浮气躁中,缄默暴露的身法越来越多,血口也疯了一般向上蔓延。
  情况急转直下,眼前的景色突地恍惚。缄默心中骤然一惊,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刀刃上都涂了毒素。
  剑尖如灵蛇般探出,划开杀手的喉管之后,身后空门大开,一道厉光穿透肉体,灌进冰凉的寒风。
  全身上下的伤口一起剧痛起来,几乎站不住身子。
  然而在不远的前方,成靖远在八面围攻之下,浑身浴血,已是受了重伤。
  一道强烈的劲风猛地从上空跃下,对着成靖远天灵盖的方向砍去。
  “不!”
  喉管中发出模糊不清的音调,缄默不顾身上贯穿的剑刃,扭身砍断身后人的手腕。
  然,转瞬间的功夫,寒光已逼近成靖远的身前。
  “靖远哥哥!”
  千钧一发之际,一抹艳丽的身影忽地随风而来,竟如同坠入人间的神灵,直接推开了成靖远的身子。
  “噗!”
  血花绽放,那一刀狠狠砍在了来人的肩头,大半刀刃嵌入了骨头。
  缄默来不及多想,剑法急速刺去,将动手的杀手一剑贯穿心口。
  鲜血流淌额头,染红了她的眼眶。缄默仿若成了杀人机器,不顾身上流淌的血口,疯了一般绞杀着周围的杀手。
  场面的局势顷刻间发生了扭转,前来增援的榕城军队,将这一场混战彻底了结。
  持剑的手已经僵硬,缄默全然靠着惊人的精神力,在支撑着肉体的动作。
  剧烈的喘息着,她一步一步极为艰难的在人群中寻找成靖远的身影。随着目光终于聚焦在一起,她第一次在成靖远的身上看到了慌乱这种情绪。
  “滚开!都给我滚开!”
  怀中抱着昏迷的女子,成靖远怒吼着,向着远处的方向飞奔。
  血液汇成珠子,飘散在空气中。
  缄默看着失魂落魄的成靖远,怔愣间,对方与她擦肩而过。狠狠撞过的肩膀,将支撑身体的信念彻底轰塌。
  踉跄了脚步,她的身躯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混入血液的胸腔,疼得她几乎快要死掉。
  心中不停嘶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可是虚无的空气中,她再也听不到那个人温润如水的声音……
  这样的伤势,已经许久不曾有过。她竭力支撑着神智,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只要闭上了这双眼,她就再也不会苏醒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8 19:24
第七章 脱离牢狱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茫茫夜色固执地守着天空不肯离去。
  直到天边微微泛了鱼肚白,缄默才被清理现场的人发现。
  “这里有活的!”
  赶来的人七手八脚地将她从地上拖起,因为失血过多,缄默颤抖着腿脚,已经无法撑起身子。
  “看她的样子不像刺客,不过谨慎起见,还是先带回去吧。”
  她惨白着一张脸,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
  榕城的地牢阴冷潮湿,对于身负重伤的缄默来说,是种残酷的折磨。
  身上被随意抹了金疮药,可是冰冷的石床,寒气如同跗骨之蛆,疼得她死去活来。
  不知不觉间,身体的温度开始蔓延上升,全身都仿佛灼烧起来,将她眼前的一切更加模糊。滚烫的温暖里,她忽地听到了成靖远的声音。
  意外地转头看去,牢房的门口,成靖远衣衫半敞,眉眼间浸着独属于她的温柔。
  时光回溯,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天上天下独有他们二人。
  衙役注意到缄默情况危急的时候,她已经烧的迷迷糊糊,全身的肌肉不停的抖动抽搐,仿若厉鬼上身。
  一日、两日、三日、数日……
  太阳东升西落,在牢房仅剩的窗口传递着时辰的流动。
  “缄默,我来接你回去了。”
  睡梦中才有的声线,骤然在空间中回荡。缄默不抱希望的转过头,心脏蓦地停止了跳动。
  成靖远一身银丝织锦华服,除了脸上带了些许病态的苍白,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受伤的迹象。
  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她撑着墙壁缓缓站起了身子。
  一路无话,只有车轮滚动的声音,吱吱呀呀响在耳边。
  缄默看着车帘外明媚的阳光,心中没有丝毫兴奋。目光静静地扫着来往的人群,肩膀蓦地被人抓痛。
  五指的指甲掐在血肉,痛得她不得已回头,双眉拧在了一起。
  “觉得内心有愧,所以不敢见我?”
  缄默不知话从何来,来不及摇头,成靖远的手猛的抓住了她的后颈。
  粗暴的动作下,唇瓣掠夺般啃在了她泛白的唇上。湿滑的津液混合交替,搅乱了缄默的神智。直到对方进入她的身体,仅剩的理智终于绷断,化作了一片柔情。
  直观的身体反应,极大的抚平了成靖远心中的狂躁。可是手上的力道并没有因此减轻,反而故意似的在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可见的痕迹。
  车厢外人来人往的喧嚣,将里面滋长的欲望彻底掩盖。
  整齐的贝齿摩过唇瓣,在上面狠狠咬下,流下两滴殷红的血液,“缄默,你逃不掉的。”
  马车行进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成靖远起身整理了衣衫,正襟危坐。
  缄默看着他的侧颜,丝毫猜不透身边人的心思,或许从那天夜里开始她就错的离谱。
  于彼此来说,他们或许曾是塞外相依为命的同伴。可是更多的时候,她扮演的角色都是服从命令,舍生取义的仆从,是她将自己摆错了位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8 19: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9 21: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八章 双“喜”临门
  
  镇国将军府。
  连绵百里的巍峨府邸,充斥满浓郁的花香。堆簇华贵的牡丹,盛开硕大的花盘。枝叶摇动中,各色花瓣如绸如蝶,美不胜收。
  红绸艳丽,薄纱随风而舞,将整个府邸笼罩在了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之中。
  在塞外的蛮荒之地待久了,眼前华丽的情景,让缄默不由多看了两眼。
  迈着虚浮的步子进了一处别院,房屋里的装饰颇为精致。香檀雕花大床,坠了流苏的烟罗绫帐,同质地的镶白玉梳妆台,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典雅别致。
  “姑娘受苦了,这是我家小姐特意张罗的房间,希望你能够在这里好好养伤。”
  缄默点头示意听到,目光却扫向外面随风舞动的大红灯笼。这般艳丽火热的颜色,在阳光下刺痛人眼。
  “今儿是我家小姐的大喜日子,”看出她眼中的茫然,丫鬟不禁扬唇笑了起来,“我听我家小姐说,你是我家未来姑爷的贴身暗卫,那是不是说,你的武艺特别高强?”
  未来姑爷?!
  丫鬟的话如同当头一棒,震得缄默瞬间怔住。眼中倒映的火红,似化成了噬人的烈火。
  “噗……”
  一口浓郁的黑血,猛地从肺腑中涌了出来,将她的衣襟染成了血红,血腥味顷刻间沾染空气。
  “姑娘!”
  丫鬟吓得尖叫一声,慌忙将她扶上了床榻,“是奴婢疏忽了,这就去找大夫过来!”
  跌跌撞撞的步伐声中,缄默唇角自嘲地勾了勾。
  丝竹管乐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她蓦地睁开疲惫地双眼,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脚下一晃,透支的身体跌在地面,蹭破了肌肤。
  缄默狼狈地抬头,一眼看到了隔间悬挂的字画。用金丝织就的卷轴,裱了一副山水墨画。左上角娟秀挺拔的题字,深深地烙进了脑海之中。
  缄默,她竟然还记得我……
  那日成靖远的话悄无声息地入了耳中,她虽不识字,却也看的出来,那封信上的字体,跟画上的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房中点了令人深思倦怠的安神香,可是她的思绪却根本没有办法平静。
  “姑娘,让你久等了……”
  丫鬟带着大夫进来时,就看到缄默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双眸子失神的盯着上方的虚无,染了死气。
  直到针灸刺穿肌肤,引得经脉抽痛,缄默才回神转头。
  “姑娘气血两亏,身上寒疾未愈又添新伤……”大夫踌躇了会儿,才硬着头皮道:“夫妻间的房事最好停一停,一来是姑娘的身体承受不住,二来则是姑娘刚有身孕,需好好调理。”
  身孕?!
  缄默本能的伸出手去,一把擒住了大夫的肩膀。指结发出的声响,疼的大夫忍不住倒吸几口凉气。
  “姑娘,你别激动……”
  挣扎中,却见缄默抬起另一只手指,指了指腹部压在了唇上。
  大夫见惯人情冷暖,扭头看了眼门口候着的丫鬟,当即明白了她所指的意思。张了张唇,还是将想要劝解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31 21:23
第九章 江山易主束手被擒
  
  将军府的欢声笑语,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整个府邸沉浸在狂欢之中,独有这边的别院,仿佛被人遗忘寂寥无声。
  苦涩的中药,一连灌了数日。虚浮的腿脚,才总算有了知觉。
  成靖远是新婚第十天后,来到的别院。
  他看到她的时候,剑如游龙飒飒作响,只是腿脚的动作,明显迟钝了不少。
  “三日后,随我离开。”
  他缓声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疏离。仿佛他们二人的关系,从来没有过任何改变。
  宝剑收势,缄默回头看到成靖远时,眸子里的神色浅浅的,看不出丝毫情绪。半膝跪地行礼,这套动作熟稔地可怕。偏偏这次,却让她心里划过一道锋利的血刃。疼得她,差点绷不住面上的表情。
  她以为……他是来看她一眼,担心她的伤势……
  缄默未曾料到,三日后的阵仗会如此之大。浩浩荡荡的兵马,如同掀起的黑潮,将整个皇城吞没。
  塞外多年的苦心经营,在一夕之间绽开世间最美的血红之花。
  江山易主,百官朝贺声中,缄默站在下方,抬头就看到了那张稚气未脱的面容。
  大红宫装长及曳地,纤纤细腰云带而束。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艳丽无比。
  这一刻,她多年守护的人是天下之主,而站在他身边的,却是一个只能让她仰望的瑰丽宝石。
  对方柔美的眼眸,嘴角温和的弧度,足以将她碾入尘埃。
  手掌不经意摸过腹部,缄默沉默地低下头去。这个孩子,终究来的不是时候。
  夜晚的皇宫,就如同多日前的镇国将军府一般热闹非凡。
  她趴在宫檐蛰伏,与黑夜为伍。而在她的下方,新帝怀拢新后,舒朗的笑声如同一根根锐利的银针,刺在胸口,痛得她麻木。
  宴席守卫的兵将,比在塞外的时候,还要多得多。然而本该顺利的夜晚,却突兀的升起了事端。
  事情发生的毫无征兆,缄默飞下屋檐时,场中已是一片混乱。
  横剑挡在成靖远身前,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守护的动作。
  “刺啦……”
  血花陡然绽放在腰间,缄默惊愕地扭头,就看到皇后身边的宫女,颤颤微微地举着一柄削铁如泥的匕首。
  厉光切过,宫女的头颅瞬间被砍飞了出去。溅起的血珠,喷洒在皇后的脸上。
  “靖远哥哥!”
  皇后到底是个未曾笈礼的小姑娘,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呜呜哭了起来。
  “缄默叛变!给朕抓住她!”
  成靖远的话响在耳边,却又仿佛离得很远。怔愣间,侍卫趁机打落她手中的佩剑,双臂被扭断一般,折到了身后。
  “跪下!”
  侍卫的脚尖猛地踹在了膝盖,将缄默死死按在了地上。脸颊蹭在冰冷的石板,让她看不到此刻成靖远的模样。
  一场刺杀,悄无声息的落下了帷幕。缄默被拖下宴席,丝竹乐声既再度响起。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5 20:5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5:1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08:2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09:29
呵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10:21
感谢大家的关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22:0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07:3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11:13
吃饭饭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17:5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04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