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110个阅读者,1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22 12:52

爱着你,你却送我进狱,而我还怀着你的孩子!!



龙都情缘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一章 逃不出的包围
  
  长岛市的夜幕下,富丽堂皇的皇宫大酒店被冲天而起的火舌吞没,巨大的轰鸣和尖锐的嘶喊声,将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
  “砰!呯呯!”
  接二连三的枪响,有凌厉的风声从耳边直穿而过,过强的气压让陌柒柒耳膜刺痛,再也听不到周围的任何声音。
  脚下的高跟鞋不知什么时候跑丢,她赤裸着脚丫被自己的哥哥拽着,一路向着前面昏暗的小路逃窜。
  事情发生的迅速而突然,即使到了现在她也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场订婚礼,为何会出现数不清的警察,最后变成了一场血腥的乱斗。
  “嫌疑人正往西北的方向逃窜!”呲呲电流声在黑夜中阴冷的徘徊,仿若致命的黑洞,让他们无处逃生。
  陌柒柒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苦头,几公里跑下来,已经喘的不成样子。她感觉口唇颊边都有热液缓缓流下,乱哄哄的大脑绷成了一条濒临破碎的琴弦,再也经不起刺激。
  猛然间,树林中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
  陌柒柒吓得身子一软,立刻被身边人抱进了怀中。两个人跌坐进茂盛的草丛,四面八方有明亮的灯束快速的从他们头顶扫射而过。
  摸到她脸上的泪水,一向沉稳的男子眼中晃过浓浓的歉意,“柒柒,对不起……今天本该是你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是我们搞砸了……”
  她摇头,不想从向来温柔的人口中,听到这般悲伤的语气。
  “柒柒,一会儿哥哥去引开他们。你记住,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陌柒柒固执的伸出手去,死死扯住了他的衣角,“哥哥,爸爸已经不在了,我不想连你也离开柒柒的身边……”
  她害怕现在发生的一切,枪声、鲜血、尸体都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敢去面对的残酷。然而月光之下,她一眼在搜捕的人群中,看到了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今晚订婚宴的另一个男主角——裴祁洛。
  “哥哥,是祁洛!他来救我们了!”越来越小的包围圈里,有明晃晃的灯停在了他们的身前。
  男子唇角染过冰霜,手掌紧紧攥住了她的手掌,“柒柒,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哥哥拖住他们,你快跑!要记住,永远不要接近裴祁洛,他是叛徒!”
  今夜发生的所有一切,瞬间化作狰狞的猛兽,将陌柒柒的理智吞没。她盯着面前的人,心底一阵阵发寒,“哥哥,我不走!我也相信祁洛是来救我们的!”
  呼啸的晚风中,刺目的黄色灯光似要将眼睛彻底曝光失明。她苦笑着扬起唇,第一次勇敢地站了起来,将哥哥护在了身后。
  “祁洛,裴祁洛!”双手紧紧攥着夺来的枪支,她的眼中写满绝望,“我不管他们怎么说你,我都不信!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柒柒……”
  身后男子的眼眶涌上泪水,被他呵护掌心二十三年的小公主,终究是长大了。只是成长的代价太痛,太过惨痛又布满了悲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2 12:53
第二章 锒铛入狱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举起手来立刻投降,否则我们就要开火了。”
  毫无波澜的声线下,裴祁洛冷漠的脸庞就像地狱来的使者,陌生地让人可怕。
  “是你,真的是你……”陌柒柒凄厉地嘶喊声,就像一个人独奏的悲鸣,并没有在他的眼里闪过哪怕一丝的感情。
  “裴祁洛,我恨你!”
  枪声如同爆裂的雷鸣,炸裂拔剑弩张的天空。电光火石之间,裴祁洛的拔枪出鞘毫不留情地打在了陌柒柒的手上。
  冰冷的枪械应声落地,将她一颗心彻底碾成了粉末。
  陌柒柒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被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即使听到法庭上一锤定音的敲击声,她也依旧不能接受面前的事实。
  曾经耳鬓厮磨的裴祁洛,摇身一变成了污点证人。而她身边所有的人,被冠上了贩毒集团成员的名头。整个闻名遐迩的陌氏企业,几乎就在一夜间臭名昭著分崩离析,彻底化成一团湮灭的泡影。
  望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被判刑带走,陌柒柒红着眼睛却再也落不下泪来。早在那天夜里,她的泪就已经流干了。宠她爱她的爸爸已经不在了,哥哥又被判了无期徒刑,她的前途变得一片昏暗,再也没有未来。
  被上前的狱警带下去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腰杆笔直的裴祁洛。至始至终她就像一只令人生厌的苍蝇,换不来对方哪怕一个厌恶的眼神。
  “哈哈哈哈,”她失心疯似的笑了起来,抬手遥遥直指他的侧影,“裴祁洛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悔不当初!我恨不得杀了你,啃你的血,吃你的肉!”
  嘶喊声回荡空阔的法庭,裴祁洛终于有了反应。扭头见她被人七手八脚压制的狼狈模样,嘴角的笑残忍冷酷,“我等着你在监狱中腐烂,陌柒柒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混蛋!”娇弱的身躯不等扑出去,就被狠狠踹翻在地。被粗鲁的捂住口鼻,她以最狼狈不堪的姿态拖下了法庭,离开了他讥讽的视线。
  恨!蚀骨般的仇恨将她的理智卷入深渊。
  “进去,给我老实点!”
  散发阴冷潮湿的牢房,是她从未踏足过的地方。被人狠狠推进,陌柒柒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在地。
  “呦,这细皮嫩肉的模样怎么还能进这种地方?!”
  “老娘最讨厌这种如花似玉的脸,一看就是个祸害!”
  目光扫过屋中已经在这里关了几年牢狱的罪犯,陌柒柒绷紧嘴唇,刚别开目光,就被人狠狠拽住了头发。
  “臭娘们,不知道规矩是不是!见了我们还不跪下求饶?!”
  膝盖被人踹了两脚,陌柒柒跌倒在地,头颅直接被其中一个人踩在了脚下,“这幅倔强的模样给谁看!该不会是以为我们也会怜香惜玉吧?!还真是个贱骨头!”
  原本就酸痛的身子,被大力的折磨抓拧下,瞬间青紫红肿一片。她痛苦地张大嘴巴,粗喘的呼吸声从肺叶中传来,如同破锣一般沙沙作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4 16:39
第三章 会勇敢的保护你
  
  夜很深,施加在身上的折磨却乐此不疲。她就像闯入鸟笼的金丝雀,被禁锢了自由折断了羽翼。这里不是天堂,是她永远无法挣脱出去的地狱。
  咸咸的泪水滴落地板,陌柒柒蜷缩起身子,哭泣地声音哽在了喉咙里,发不出半分声响。
  监牢里的日子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独独只有清晨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让她有片刻的自由。行尸走肉般拖着疲惫的身子,数不清的伤口藏匿在衣衫下,都是别人施暴留下的印记。
  没有亲人探望,更没有钱财疏通关系,几乎没过多久的日子,她就成了整个监牢里面任人宰割的肉鸡。
  “赶紧干活,还想不想吃饭了!”
  条件反射性地抖了身子,陌柒柒这才发现身边做手工的筐子,不知何时又多了三个。她认命地低下头,手里的针线分毫不敢停滞半分。
  她想要活下去,她不能死在这里!裴祁洛成了她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一片真心付出,落得如此下场。
  被针尖刺透的手指上,留下了数不清的针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日子,彻底一去不复返,让她差点适应不了现在碾入尘土的哀凉。
  被巡视人员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昏倒在地上。连日疲惫不堪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繁重的劳动。
  “求求你们,别再打了……我肚子里怀了孩子……”
  从医务室回到牢房,她第一次放低姿态跪了下来。
  “孩子的父亲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想活着回去,我想出去复仇……”头死死拱在地上,沙哑悲泣的嗓音,充斥满整个空间。
  难得一夜相安无事,她睡在地上紧紧捂着肚子,里面尚未成形的生命,让她想到了过往的一切。
  “不要怕,妈妈会保护你,会像你老爷他们那样勇敢!”她低低诉说着坚持,只盼着时间能够快些溜走。
  其他人并没有因为她突如其来的怀孕,而对她有特殊的优待。残羹剩饭,凉水果脯,她的身体越来越瘦弱,仿佛稍用力气就能掰断她的骨头。养尊处优惯了的身子,经不起岁月的蹉跎。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如同苍老了十岁的妇人。眼中的光彩被黑夜夺走,只剩下死气沉沉的空洞。
  “623号,有人找。”
  广播里陌生的音调,第一次念到她的编号。陌柒柒缓了半晌,才惊觉是有人找她。可是这个时候,还有谁肯来……
  带着冰冷的手铐,她被安排坐进了审讯房间。对面的凳子上空无一人,她凄厉地笑了一声,默默垂下头去。
  还要审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陌氏企业所有的东西,她从未参与过。她被捧在手心,只学会了索取……张开枯槁的手掌,许久未曾落下的泪一滴两滴地溅在干瘪的肌肤上,现在的她已经快要不认识自己了。
  低低哽咽的哭声,顺着墙角的设备传入隔壁的监听室。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带了复杂的神色盯在了她的身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4 16:39
第四章 一念之间
  
  “祁洛,我听公安局的人说,今天你去探监了?”市中心裴氏企业,百层高楼大厦俯览整个长岛夜景。
  宽敞的落地窗户前,倒映出一个身材玲珑有致的女子。对方穿了一袭艳红色的高领旗袍,上挑的丹凤眼魅色无边。
  正在翻看资料的裴祁洛,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开口声音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稳,“去取些材料,毕竟从特警队辞职,手续有些麻烦。”
  “没去看她吗?”女子回头,长长的睫毛遮掩住眼中的情绪。
  “没有,”合上手里的东西,裴祁洛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参与的证据,倒是便宜了她一条贱命。时候不早了,我开车送你回去。”
  白可卿跟在裴祁洛身边多年,知道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就是断了她往下继续追问的意思。识趣儿的闭上嘴巴,白可卿优雅地走到裴祁洛的身边,熟稔地圈上了他的胳膊。
  “我只是有些担心她,毕竟监牢那种地方,可不是人呆的。尤其她从小被家里人宠得一身娇气,保不齐吃不了苦头乱发脾气。”
  “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配不上你的担心。”
  白可卿轻舒了口气,叹息道:“说到底落得今日的下场,也是她咎由自取。”高跟鞋踩过光滑的石板,她温柔的偎依过对方的臂膀,满脸柔情。
  裴祁洛感受着身边传来的温暖,一颗心却乱成一团。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原本以为看到陌柒柒罪有应得,会让他有报复的快感。可是当看到那个人瘦脱了人形,满身苍老的时候,胸膛里的心跳不受控的传来阵阵绞痛。
  她从小被宠,在他这里又何尝不是捧在手心。即使是做戏,五年的感情也不是说没就没的。
  再次看到陌柒柒的时候,她蹲坐在仓场的边缘,佝偻的身子全然没了曾经傲气欢快的神采。
  他从档案室外的走廊路过,眼眸神使鬼差地就盯在了她的身上,再也挪动不了分毫。
  “说到底就算没有爱情,也总该有点感情吧,”身边的警员扶了扶帽檐,“毕竟这次大案里,她算是无辜的一个。”
  “伤天害理的黑道买卖,陌氏集团上上下下有几个人手是干净的。她作为陌氏的继承人,身上流淌的血也是肮脏腐烂的,”裴祁洛嗤声冷笑,“你放心好了,公私我分的清楚。”
  “真的分得清?”多年的好友探究似地调侃了一句。
  “分得清,”他冷硬回答,终究头也不回地离开。
  陌柒柒感觉有一道带了愧疚的目光盯在身上,抬头去寻的时候,只看到了空荡荡的走廊。她凄凉的笑了起来,手掌紧紧捂在了腹部。
  起码现在她不再是一个人,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陪着她……
  “623号,有人找。”
  一模一样的冰冷语调,在半个月后再度从广播中传了出来。她机械似地拖着脚步,不知道是不是审讯的继续。
  然而身边的狱警拐了歪,将她带到了从未去过的探视室。
  隔着厚实的玻璃,她抬头看到了那双带了百般柔情的眼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6 18:5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五章 陌生的探视
  
  “白、白……”
  陌柒柒颤抖双唇,声音哽在嗓子里,再也无法流畅地说出她的名字。监狱里的折磨,搅碎了她的神智,明明近在咫尺的记忆,却模糊的可怕。
  呆滞的模样,让玻璃对面女子的眼中,糅杂过复杂的神色,“白可卿,柒柒是我……”
  “我知道你,我知道……”她的眼泪蓦地滚了下来,张开的手指艰难的一点点攀上起雾的玻璃。
  白可卿,她怎么会将这个人的名字都忘了。白可卿是盛放在陌氏集团里的黑色玫瑰,耀眼夺目又勾人心魄。她们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她听到最多的传闻,便是白可卿的聪明能干,临危不乱。
  如今她被碾入尘埃,而面前的人依旧绽放着昔日致命的魅力。美丽这种东西,她曾经也拥有过,如今却只剩下不堪的嫉妒。
  陌氏集团的下属员工们入狱的入狱,散的散,她不明白为何白可卿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看看你,毕竟当初你哥哥很照顾我,”白可卿适时地开口,上勾的唇角纯洁无害。
  陌柒柒就像漂泊在巨浪中的一叶扁舟,突地抓住了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希望。
  “可卿!你能救我!”空洞的眼眸陡然燃烧起刺眼的光芒,陌柒柒咧开双唇,声音近乎尖锐刺耳,“我怀孕了,能够取保候审!你有办法带我出去对不对!”
  白可卿骤然听到这个消息,眉宇间微不可见的变冷,“你怀孕了?”
  “可卿,如果你能救我出去,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报答你。”
  她强忍着打颤的双腿,跪在了冰冷的石板上,“求求你,我没有任何人能够依靠了,我只想平安生下这个孩子!”
  白可卿的脸上闪过慌乱,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你快起来。”
  “求求你……”时至今日,所有的尊严早就被残酷的现实践踏无形,额头剧烈碰撞在地面,磕出一道道可见的红痕。
  被狱警强拉起来的时候,她在白可卿的眼中看到了不忍与怜惜。
  “我会想办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8 19:23
“求求你……”时至今日,所有的尊严早就被残酷的现实践踏无形,额头剧烈碰撞在地面,磕出一道道可见的红痕。
  被狱警强拉起来的时候,她在白可卿的眼中看到了不忍与怜惜。
  “我会想办法。”
  不确定的语气,却足以让她重展笑颜,“可卿,谢谢你谢谢你!”
  回牢房时,陌柒柒还如坠梦中。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感觉像升起的七彩泡泡,炫目迷幻。
  迎来的好消息,并没有带给她好运。
  第二天清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天空。
  尖叫声刚冲破喉咙,嘴巴就被塞进乌黑的抹布。眼泪红了眼眶,疼的陌柒柒几度晕厥。
  燃着红光的烟头,一个接一个烙在她的胳膊上,烂了一片皮肤。
  “真是小看你了,既然还会告状,嗯?”
  身材彪悍的女子,翘腿坐在她的面前,满脸的横肉写满狠戾。
  见她拼命地摇头否认,女子站起身来,突地一脚狠狠踹过她的下颚。
  “咔嚓!”
  牙齿在口腔里断裂,狠狠扎入肉中。大口大口的血,被喷了出来,落得满地狼藉。
  “给我往死里打!”
  周围摩肩擦踵的人,瞬间如同饿狼,对着地上的陌柒柒狠狠扑了过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9 21:29
第六章 我会让你离开
  
  监狱恶性事件,彻底惊动了警区。
  白可卿再度出现的时候,陌柒柒躺在隔离的病床上,苍白的脸庞,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绝望,就好像街边摆放的破旧瓷娃娃,眼睛黑亮却没有半分生机。
  “医生,她怎么样了?”
  “肋骨断了四根,脾脏破裂……”
  “那、孩子呢?!”不等对方说完,白可卿焦急地问道。
  医生意外她的反应,低头看了一眼报告单上的数据,如实答道:“以现在的医疗水平,完全可以做到手术中不伤及胚胎。并且她保护的很好,所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白可卿紧张地手都在发颤,医生的回答成功刺激到她的神经,“也就是说,孩子保住了?”
  “是,”合上文件夹,医生言语清晰,“那个孩子福大命大,如今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后续治疗我们会密切跟上。后面会采取单人间监禁,你可以放心。”
  没有温度的手术台上,头顶的无影灯照的陌柒柒脸色愈发苍白。
  “柒柒,我来看你了。”
  她茫然地转过头,看到白可卿的一刻,所有的委屈才从胸腔中爆发出来。身体疼的仿佛要死掉,压抑的哭声一阵阵涌过喉咙,露出她一口破碎的牙齿。
  白可卿见到她这幅样子,心中划过不忍,“柒柒,抱歉,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31 21:22
 她茫然地转过头,看到白可卿的一刻,所有的委屈才从胸腔中爆发出来。身体疼的仿佛要死掉,压抑的哭声一阵阵涌过喉咙,露出她一口破碎的牙齿。
  白可卿见到她这幅样子,心中划过不忍,“柒柒,抱歉,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我没事,孩子起码保住了,”沙哑的声音中,她艰难的抬手抚过肚子,“谢谢你来看我。”
  温暖人心的动作,刺痛白可卿的眼睛。她危险地眯了眯眸子,灿烂的笑容重新爬上脸庞。优雅地坐到旁边,她伸手握在了陌柒柒的手上,“来之前我已经问过警察局的人了,你不过是被牵连在这件案件中,本身是无辜的。只要找点人付笔保释费,就能放你自由。”
  “真的吗?!”陌柒柒激动地想要爬起来,全身扯痛的伤口,让她无力地重新跌了回去。
  “不过柒柒,陌氏集团被挖出丑闻,如今早就成了众矢之的。你出狱的消息会很快被有心人知道,到时候会惹来杀身之祸。”
  “那该怎么办?”身边的白可卿,就如同从天而降的天使,让陌柒柒眼里涌起无尽的感激。
  “答应我,为了自己也为了孩子,出狱之后就立刻去国外,永远不要回来!”郑重地声音下,握紧她的手掌蓦地用了力道:“你从小到大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国外的生活对你来说并不是难事。只有陌生没有牵扯的世界,你才能够浴火重生,重新开始!你先想好去哪儿,我会给你办好一切手续,医院也会给你联系最好的。至于钱的事情,你不必操心,我在陌氏集团工作这么多年有不少积蓄。”
  “可卿,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傻姑娘,又不是以后都没有机会见面了,哭成这样,可对伤口不好。”
  白可卿宽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耐心等我的好消息,这些罪孽本不该由你承受。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陌氏集团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公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 22:04
第七章 重生亦是毁灭
  
  夜色微凉,相较冷清的监狱,繁华都市进入了一天之中最妖娆的狂欢。
  “我今天去过监狱了。”
  碰触到唇瓣的水晶杯,蓦地顿了一下。
  “是惹麻烦了吗?”平稳的声线,从裴祁洛的口中溢出,带了几分世态凉薄的冷漠。
  “她私底下告状惹恼狱霸,这才让公安局的电话打到我们公司这边,”白可卿转身坐到裴祁洛的旁边,“不过你放心,事情我已经处理妥当。经此一事吃点苦头,她也能消停些。”
  “麻烦你了,”裴祁洛疲惫地闭上眼睛,将身体陷入松软的沙发中。
  “有什么可麻烦的,”白可卿放下手中的杯子,纤纤玉手柔软地搭在他的肩头,“你去又不方便,这样的场合由我出面再合适不过。”
  细软的话语,仅仅换来身边人沉闷敷衍的叹息声。
  “祁洛,当初你不该当她的委托监护人。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会给我们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明白……”带了倦意的尾音,悄悄散入空气中。
  “裴祁洛!”
  陌柒柒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冷汗浸湿全身。她喘着粗气,只能平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分毫。
  她颤抖地抬起手腕,被枪支贯穿的肌肤,留下一道恐怖的痕迹。所有剧痛的神经,都在提醒着她曾经的过往。
  “叛徒,叛徒!”嘶哑的嗓音在空旷的房间传荡,可是如今的她连愤怒的攥紧拳头,都成了奢望。[img]http://image.hnol.net/c/2018-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5 20:56
陌柒柒尖叫着从噩梦中醒来,冷汗浸湿全身。她喘着粗气,只能平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分毫。
  她颤抖地抬起手腕,被枪支贯穿的肌肤,留下一道恐怖的痕迹。所有剧痛的神经,都在提醒着她曾经的过往。
  “叛徒,叛徒!”嘶哑的嗓音在空旷的房间传荡,可是如今的她连愤怒的攥紧拳头,都成了奢望。
  再度看到阳光的时候,时节入了深秋。萧瑟的秋风卷过地上的落叶,一片凄凉。
  她在狱警的搀扶下,艰难地走过长长的回廊。不带暖意的阳光照在脸上,她如同虔诚的信徒抬起头来,追逐着遥不可及的光明。
  “小姐,上车吧。”
  颤抖的手掌紧紧抓在车门上,她哽咽着点了点头,颇为艰难的钻进车厢。
  “可卿呢,她今日怎么没来?”
  “小姐放心,可卿办事向来妥帖,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全都放在了后备箱,”司机透过后视镜,笑眯眯地点头,“离到机场还有些距离,小姐昨夜一定没有休息好,不如先睡一会儿。等到了,我再叫你起来了。”
  “麻烦你了,”陌柒柒感激地说了一句,得知能够离开禁锢自由的监狱时,她几乎兴奋地一夜没睡。双手捂在肚子上,她笑眯眯的闭上了眼睛。
  慷慨激昂的德意志之歌响彻耳边,她梦到自己站在凯旋门下,周身沐浴在耀眼的光芒中。
  她开心地笑着,原地转着圈,仿佛所有的伤痛都没有侵蚀过身体。她穿着最喜欢的白色连衣裙,裙角缀满的紫色藤花,随着她翩翩起舞,像翩跹的蝴蝶,谱写着重生的乐歌。
  钻心般的疼痛,夹杂着冰冷的液体窜入体内,将她的美梦彻底打碎。
  手术专用的无影灯,打在她霍得睁开的眼睛里。白茫茫的光芒,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她的呼吸急促地喘了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惊恐地声音从口中传出,却变成无声的呐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5 18:3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中有你喜欢的信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11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