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37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24 19:19

“勒马回缰作旧诗”[灌水]



zhvo2013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五四新文化革命,“打倒旧文学、提倡新文学”,可是,值得注意的是,那些赫赫有名的革命的发动者和参与者,在“五四”以后时时返顾旧诗写作的,实在为数不少。这种现象,正如对古典诗词的研究成绩卓著的吴小如教授所言是“值得玩味”的。但原因并不像常人揣摩的那样简单。
因为我们看到,“五四”以来的诗歌创作,既有一个白话新诗的“明流”,也有一个传统旧诗的“暗流” 。这个时期从来的旧诗写作不是一个个别现象,而是具有普遍性的现象。这股“暗流”,时大时小,但不曾断绝,甚至在某些特殊时期(比如1934年很多作家对周作人五十自寿诗的唱合,抗日战争期间大量旧诗集、旧诗社的出现)还蔚然成风。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我们不能笼统地用黑暗现实的逼迫、复古心理的作崇、对民族形式的重视等解释它,因为,这些其实都是外在的因素。
旧体诗在五四文学革命之后长期存在的真正原因,乃在于几千年来,五、七言的中国古诗这种艺术形式,及其抒发的感情、营造的意境与描摹的意象,已深深地烙刻在整个民族的情感记忆中,这对于已经接受旧诗词教育和熏陶而成长起来的一代文人来说,尤其更为如此。
我们今人每登临山水,或离家伪别,体验的感情依然来自前辈诗人的“遗传” 。这种“遗传”,概而言之,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其一是古典诗歌中的情感、意境内涵;其二是铿锵悦耳的艺术形式。
很多新文学作家,在内心深处,对他们的前辈所创造的艺术成就和人生境界的崇敬,可能超越对他们所从事的新文学的信仰。闻一多1923年1月曾这样袒露心迹:“我的唯一的光明的希望是退居到唐宋时代,西窗剪烛,杯酒论文”。他写了六年白话诗后,却曾写下了这样一首古体诗,直抒心臆:“六载观摩傍九夷,吟成鴃舌总猜疑。唐贤读破三千纸,勒马回缰作旧诗”。对新诗的质疑与对旧诗的返钦,跃然纸上。
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尽管当别人说鲁迅的白话功底来源于其文言的深厚修养时,他极力予以反驳,但他在范爱农、“左联”五烈士、杨杏佛等至交罹难后,均以旧诗抒发其悲愤欲绝的真切情感。他将这种情况无奈地戏称为“积习”的抬头。
同样是新文学的作者,郁达夫不仅在他短促的一生创作了大量的旧诗,而且也从不掩饰他对旧诗的迷恋:“像我这样懒惰无聊,又常想发牢骚的无能力者,性情最适宜的,还是旧诗,你弄到五个字,或者七个字,就可以把牢骚发尽,多少简便啊!”他在《论诗》一文里,对旧诗更是作了精辟独到的分析:“中国的旧诗,限制虽然繁多,规则虽则谨严,历史是不会中断的。……原因是因为音乐的分子,在旧诗里为独尊。”“旧诗的韵律,惟其规则严了,所以排列得特别好。不识字的工人,也会说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来的道理,就在这里。王渔洋(清初著名诗人)的声调神韵,可以风靡一代;民歌民谣,能够不胫而走的原因,一大半也在这里。”
中国文学的这种“遗传” ,它的存在与否,并不取决于后世作家的主观愿望,主观的拒绝是一个方面,客观的存在是另一个方面。何况,诗歌语言形式与民族情感之间关系,千丝万缕,连绵不断。一个中国人,即使是所谓新诗人,在深层心理上与旧诗词之间,也必有着那么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结关系。近几年,即使国内诗刊媒体杂志上,充斥着漫天遍野的白话新诗,文言旧诗词被弃置冷落,可是民间旧体诗词、诗社依然传诵载道,翘首而立,层出不穷,就是这个道理。
周作人曾说道:“我不是传统主义的信徒,但相信传统之力是不可轻悔的。坏的传统思想,自然很多,我们应当想法除去他。超越善恶而又无可排除的传统,却也未必少,如因了汉字而生的种种修辞方法,在我们用了汉字写东西的时候总是摆脱不掉的。”说的就是在汉字修辞上“超越善恶,无可排除”的传统诗歌。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6 09:4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77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