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58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9-14 15:30

西安事变前张学良与阎锡山秘密会谈的台前幕后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西安事变前张学良与阎锡山秘密会谈的台前幕后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的当天,张学良、杨虎城连发密电,
请阎锡山全力支持。14日,张学良、杨虎城派苗浡然飞抵太原,“请阎来领
导”。同日,南京代理行政院院长孔祥熙电请阎锡山“密加运用”,先将蒋
介石从西安移居太原。15日,孔电告阎说:“弟即邀中央负责同人前往”太
原,与阎晤商。16日,毛泽东致电阎锡山,谓“先生一言九鼎,敢乞周旋于
宁、陕之间,先停军事行动,再议时局善后”。一时间,阎锡山似乎成了扭
转时局的关键人物,为各方所瞩目。阎锡山也自感身价倍增,遂踌躇满志地
施展其居间斡旋的计谋。可是,素重情义的张学良,却不领阎锡山的这份情,
他对部属们说:“我们是“好汉做事好汉当’,自己的事自己了。我们不请
客,更不请阎锡山那样的客。”还说:“我决不让老阎作(成)这一票买卖。”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西安事变之前,张学良曾潜赴太原,与阎举行过秘
密会谈,阎对张早已有所许诺。  

   张学良为何要争取阎锡山

  1936年8月初,张学良对身边的中共代表刘鼎说:“从今以后,我要想
尽一切办法劝说蒋委员长”联共抗日,即便因此“坐牢、杀头,也在所不惜”!
9月中旬,他试图通过从前的部下、当时正在陈诚手下任职的冯庸,去说服
既是蒋的心腹又有抗日热诚的陈诚,能与自己一道劝蒋,没想到陈诚向蒋告
了他一状,张学良遭到了蒋的电报申斥。他没有灰心,转而去争取阎锡山。
  张学良与阎锡山打过多年的交道。早在1927年秋,张学良正率领奉军主
力在河北与北伐军对峙,阎却背弃诺言,突派晋军东出娘子关,差点把奉军
拦腰截断。1930年,中原大战时,张出兵助蒋,把阎赶下了台。但张认为那
都是自家兄弟打架,“事过境迁,恩仇俱了”,在国难时期,则应一致对外。
况且,1936年8月,日本已指使伪蒙军侵犯绥东,阎锡山已经增派晋军李服
膺等师开赴绥东,协助傅作义抗战。因为阎很清楚,如果绥远沦陷,下一个,
就要轮到他的老家山西了。面对日军的凶焰,阎锡山在暗中已经开始调整自
己的对策。他原先是“防共”第一,红军东征,蒋派陈诚率10万中央军进入
山西之后,阎锡山说,他是在三个鸡蛋(指日本、红军和蒋系)之间跳舞,
踩破哪个也不行。日军侵犯绥东之后,他则说:“中国今日第一个问题就是
何以图存的问题”。1936年8月下旬,阎密派他所最信赖的梁化之(政训处
处长,阎的外甥,阎把梁视为自己的接班人)去北平草岚子监狱,密晤晋籍
中**员薄一波,请他回省“共策保晋大业”。张学良对阎已开始暗中“容
共”的  
  内幕并不知晓,但对阎担心日军侵犯山西以及他以“实力困难”为借口,
不愿增派晋军去陕北“剿共”之内情则是了解的。再者,张学良认为,阎锡
山虽非蒋之嫡系,但有地盘,有实力,又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军事委员
会副委员长,如果阎锡山肯在蒋面前为自己帮腔,阎的话还是有份量的。但
张学良刚刚有了陈诚告状的教训,在不明底细之前,他不敢冒然行事。这时,
张学良已不在乎自己获罪,但怕再露破绽,坏了大事。

     张先派秘书去试探

  当时,西北“剿匪”总司令部(张为副司令,总司令名义上是蒋介石)
有个秘书叫李金洲,1932年曾在太原任省会公安局秘书长,颇得阎锡山及其
军政亲信们的信赖。1936年9月末,张学良单独召见李金洲,令其纯以“私
人身份”(既不以“剿总”秘书身份,也不以张学良代表的身份),前往太
原一游,“顺便”拜谒阎氏,试探一下阎氏对“剿共”的真实看法到底如何。
  李金洲到太原后,先去探望阎锡山素来倚重的智囊人物晋省主席赵戴
文,“闲聊”中,好像完全无意地谈到了绥东抗战,进而“漫不经心”地谈
及“剿共”与抗日的关系。没想到,赵戴文非常明快地告诉李金洲:由于“对
内”则无以“对外”,“阎主任(阎时任太原绥靖公署主任)时以剿匪非计
为念”。这就是说,阎认为打内战就无法抗日,继续“剿共”并不是好政策。
随后,在赵氏的陪同下,李金洲又去拜谒了阎锡山,阎氏之所谈果真与赵之
所述完全相同,阎并要李金洲转告张学良,“有机会”将与汉卿“联合向委
座进言”。阎锡山和赵戴文显然明白,李金洲来晋并非是私人旅游,完全是
奉张学良之命而来。因      
  此,在李金洲离晋时,阎锡山还写了封信,托李带给张学良。李金洲返
回西安,即到王曲军官训练团向张学良报告。张以阎与自己“英雄所见略同,
颇有喜色”。

     再派参谋长去打前站

  为了能与阎锡山联袂劝蒋,张学良必须先亲自与阎深谈一次。可是,李
金洲带回来的信息是否完全可靠?李并非东北籍(山西人),在东北军任职
时间也不长,地位又不高,又是一个人去的太原,若是晋方否认了,就没有
第二个人可以作证。更让张学良放心不下的,就是阎锡山的老谋深算。但考
虑到山西已临抗日前线,事关其自身存亡,这一次,老阎似乎不会有诈。那
么,老阎会不会变卦呢?张学良决定改派戢翼翘再去一趟太原。
  戢翼翘,字劲成,曾在张学良手下任军长多年,后升为张的参谋长。阎
锡山的智囊赵戴文和参谋长朱绶光,都是戢翼翘在日本士官学校留学时的同
学。中原大战后,戢奉张学良之命到山西缩编晋军时,对晋军又相当宽容,
颇得晋系上层人物的好感。“九·一八”事变后,戢即辞职,此时正在北平
闲居。张学良的骑兵军军长何柱国曾受到过地的栽培,张即让何给戢拍电报,
说张戢敢速来西安,有事奉托。    
  1936年10月初,张学良在西安王曲镇太师洞单独接见了戢翼翘。张说,
东北军己不像从前那样了,现在官兵都要求打回东北去,“你告诉阎先生,
希望将来在蒋先生面前要支持我们”。戢说,山西大同已吃紧,东北军要帮
忙,阎定会同意。张说,东北军抗日,要借道山西,“从陕西入山西,乘同
浦路经过  
  太原到前线去,也请他答应”。张最后说:“我要亲赴太原见他,请他
不要宣布,不要接我,保守秘密。”  
  戢同意去见阎,但担心去太原再回西安报告,然后再返回北平,会走露
消息。认为不如让他带一个随从,待见阎后,他把交涉结果写成文字,密封
好,让随从带回西安,他可径回北平。张考虑了一下,即让李金洲陪戢前去。
临走前,张给阎写了一封亲笔信,让戢带交阎。原文如下:  
  百公赐鉴:      
     李金洲返,述尊意并手教,拜聆之下,不胜雀跃。国事急矣!有我    
   公一呼,抗敌之士必皆追随而起,可促成政府抗战决心。事可为矣,国    
   有济也,岂限于华北秦晋乎?兹嘱戢劲成兄进谒,俯乞进而教之。专肃,    
   并颂
  勋祺
   张学良顿首
     (一九三六年十月)三日
  戢到太原的当天,就去见老同学赵戴文和朱绶光。深夜12点,阎即接见      
了戢。阎爽快地表示,在蒋先生面前支持汉卿,没问题,有什么要他说的话      
他都肯说;借道也没问题,还答应预先把道路修好;汉卿要秘密来太原,很      
欢迎,保证绝不透露出去。阎还对春天红军“东征”山西时,与红军激战,      
表示后悔。
  戢离开太原之前,阎还给张学良写了封复信,全文如下:
  汉卿仁兄勋鉴:    
     劲成兄莅并,并贲到手翰,并共洽谈,敬悉一一。(日本)对绥远,    
   势在必得,得兄慨允协助,弟胆壮多矣!抗战而胜,国家之幸,抗战而    
   败,我辈亦可了矣。此后情形,弟随时奉闻。目下状况,统乞劲成兄代    
   达。专此奉复。敬颂  
  勋绥
   愚弟阎锡山上
     (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三日
  戢之使命顺利完成,即直返北平。李金洲则把戢的密信带回西安,报呈      
张学良。

     解开张、阎密谈之谜

  这时,蒋介石一方面让曾养甫做出邀请周恩来去广州谈判的姿态,另一      
方面,又令胡宗南等部在甘肃东部堵“剿”红军,阻止红军三大主力会师。      
张学良为减少中国国防力量的损失,一方面将堵“剿”红军的军事部署密告      
正在西安帮助他整训东北军的红军参谋长叶剑英,另一方面,又致电蒋介石,      
表示有要事相商。10月20日,张学良得到通知,蒋介石明后天即来西安。      
当天下午,张即秘密乘机飞抵太原。当晚,阎退去左右,与张学良彻夜密谈。      
翌日,张学良飞高太原。22日,张学良即在西安迎接蒋介石一行。
  1936年10月20日夜,张学良和阎锡山两人究竟密谈了些什么?由于没      
有其他人参加,他们两人又都一直讳莫如深,所以,长期以来,会谈内容就      
成为一个历史之谜。现在,让我们根据原始档案来解开这个谜。原来,阎锡      
山虽赞同张学良提出的劝说蒋介石联共联苏的抗日主张,但对中共和共产国      
际不无疑虑,故提出了三个问题要中共答复,因此,张学良回到西安,即将      
与阎秘谈的内容向中共驻东北军的代表叶剑英、刘鼎做了通报。10月22日,      
叶、刘用密电向中共中央做了简要报
  告。从这份电文看,张、阎会议的主要内容可分为如下几点:
  一、既然蒋介石即将莅陕,阎锡山向张学良明确表示,他决心赴西安晋      
谒蒋委员长,请求蒋领导全国军民,联合红军,一致抗日。
  二、请中央拨款,加强绥远国防工事,并调10个师来加强绥远、宁夏、
山西的国防力量。  
  三、倘若蒋介石不同意,阎锡山表示,他已下定决心,不顾一切牺牲,
让晋军与红军、东北军联合起来,全力抗日。
  四、阎锡山准备把绥远的固阳、包头、五原、安北和临河五个县让给红
军。      
  五、但阎锡山问张学良:
  1.共产国际能否批准红军开赴绥远抗日前线?
  2.共产国际能否接济联合抗日的红军、东北军和晋军?
  3.联合作战,红军能否服从指挥?
  从目前已知的上述内容看,张、阎的这次密谈,不仅十分融洽,而且异
常深入。可以肯定,在联共联苏以求增大抗日力量这一重大决策问题上,阎
曾信誓旦旦地保证与张采取完全一致的立场;张已把阎当作自己抗日救国的
可靠盟友,因而已将东北军秘密联共联苏的大致情况向阎作了如实介绍。这
样,在国民党所有的地方实力派中,阎锡山就成为了解张学良联共内幕最多
的一位。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阎已向张许诺,倘若蒋介石不听劝谏,不同意
联共联苏抗日,阎决心不顾一切牺牲,与张一道,联共抗日(显然,这就是
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后对阎锡山寄以厚望的主要原因)。不过,阎锡山对共
产国际实际主要是苏联对抗日能否提供援助,较为担心。其实,这恐怕也是
张学良的忧虑。中共中央在收到叶剑英、刘鼎10月22日
  的电报后,即于26日致电共产国际说:“许多方面经常向我们提出苏联
是否援助他们的问题,近来问的更多了。打通国际路线,成了张学良、杨虎
城、阎锡山、傅作义一班人的口头语。”

       阎对张有所推动张助阎与中共建立“热线”

  10月30日,阎锡山飞抵西安,与张学良等作竟日长谈,商讨借为蒋庆
贺50大寿之机如何劝蒋联共之事。当晚,张、阎等人同乘陇海路特备专车一
道去洛阳。31日,寿典结束后,张阎联袂劝蒋。恰在这时,蒋已得到了他最
为高兴的“寿礼”:胡宗甫、关麟征等部,依照蒋之命令,在甘肃东部靖远
一带将正欲西渡黄河的红军拦腰截断,于是红军打通“国际路线”、背靠苏
联以求抗日和发展的计划归于失败。无论是河西的2万红军(后称西路军)
还是河东的3万红军,在国民党军队的“围剿”之中,处境维艰。蒋介石自
认为红军已成“强弩之末”,可于短期内彻底“剿灭”。当时,中共已把自
存和抗日放到了首位,苏联更是要求中共拥蒋抗日,并已决定向宁夏的定远
营运送援助中共的物资。蒋介石此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无论张学良、
阎锡山如何婉劝,他还是怒斥道:“你们只答复我一句话:是我该服从你们
呢?还是你们该服从我?”张、阎二人只好唯唯而退。
  晚饭后,张、阎二人在洛阳军分校操场里散步,边走边谈,谈了很久,
内容无从得知。不过,后来有来自二人亲信的传言,说阎对张说:“你要恢
复你的家乡,我要保护我的家乡,一切得全靠我们自己,我认为蒋先生永远
不会采纳我们的抗战主张。今后,我们要结成血肉相连的关系,要干就得靠
我们自己干了。”张表示势单力孤,阎说:“你干了天大的事,我也能帮助
你!”目前,已有史料证明,正是在此前后,张学良产生了“苦迭打”(法
语:政变)的想法。(当然并没有史料表明张学良会把这惊人的机密告诉了
阎锡山)显然,阎的鼓励也是推动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的因素之一。  
  张学良和阎锡山在密谈中还商量了晋方与中共建立直接联系的问题。11        
月初,阎把亲信大员们召集到一起,对他们说:“日伪要攻绥,红军要出绥
抗日,如果成为事实,我们守中立呢,还是帮助日本反共呢?或者联合红军
抗日呢?”数日后秘密开会表决,“到会38人,以31票对7票形成决议,
赞成联合红军抗日”。同时,在张学良的协助下,阎秘密派人到陕北保安与
中共中央联系,中共遂派当时在红军大学学习的红一军团第四师政委彭雪
峰,作为中共驻晋代表。11月12日,彭抵达太原,化名彭雨峰,以上海一
个“公司”的“副经理”身份,与阎的亲信梁化之谈判。彭的办事处对外称
“彭公馆”。经过谈判,红军答应在抗日作战中服从阎的指挥,阎则答应补
助红军给养和弹药。   
     
     张的失望与阎的失算  

  不久,西安事变爆发。张学良原以为只要他登高一呼,就会应者云集,        
不料,斥骂他的函电如雪片般地飞向西安。苏联竟把他与汪精卫扯到一起。
当时,张学良虽也希望中共全力支持他,但怕舆论会更加责难他“赤化”,
因而急需阎锡山公开站出来说话。可是,阎不仅不这样做,反而隐瞒了他暗
中曾支持过张学良的事实,还把拍发给张、杨的“五乎”密电(电文中有
  5个斥责张、杨的“乎”字)抄发给南京,使之公开发表,传诵一时。
张学良曾过于激动地对李金洲说:“此事他不要想摆脱干净,必要时我将调
华北军队,会师太原。”这自然是一时的气话,但也如实地反映了张对阎的
大失所望。  
  12月25日,张学良毅然陪侍蒋介石自西安飞抵洛阳,阎锡山得讯,尚
“疑信参半”。翌日,张、蒋飞抵南京,阎锡山收阅电报,当即呆坐在中和
斋(太原绥靖公署主任办公厅)的皮沙发上,默然无语。不过,早在张学良
派戢翼翘到达太原的前夕,即10月10日,阎就曾令其亲信徐永昌向蒋介石
报告,他既不“引共以抗日”,也不“藉日以防共”,并要“使张学良不因
日本而亲共”。西安事变一爆发,阎即对身边的人说:“现在的事比天大了,        
我不能帮助”张学良。      
     毕万闻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0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