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7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9-25 08:05

散文丨刘江安:秋润花果山



lh0420 发表在 无线湖南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82-1.html



秋润花果山



文丨刘江安






临近中秋,一个雨后初霁的周末傍晚,我们四五友人在望江楼小聚。推开三面环江的玻璃窗,混杂着水甘味和山林果香的空气随即灌进来,灌进如初尝蜜糖般贪婪的肺里。望江楼傍山枕水,是一处由水泵机房改建的休闲处所,下游有明代徐霞客笔下“种种绝异”的千年古刹观音岩,那沐浴过唐宋烟雨的功果暮钟,曾是便江水域最美妙的声音。



江面渔舟点点。在渔网的起合收放之间,落日与喧嚣渐渐地被渔翁装进了背篓,一丝丝清凉从江面漾开。不久,最后一点晚霞也被对岸那座山头完全吞噬。顺着落日的轨迹望去,山上一行行排列整齐的果树,在厚重的暮霭里低垂着头,似在寻觅沉甸甸的关于丰收的话题,好在月出东山时,拿出来与秋虫倾诉只属于子夜里的悄悄话。不用猜,那无疑是冰糖橙果树。



暮色四合,便江两岸华灯初上。服务员已端来几道菜,我收起瞭望的姿势,从雨后便江的大写意场景中回到餐桌上。辣香、蒜香、酒香活络了包厢里的氛围,一场关于花果的话题就在推杯换盏中展开。



诗人阿泉:花香果香中的诗意耕耘



阿泉端起一杯酒,向在座的挨个一揖,仰起脖子,喉结一耸,一杯酒倏地下肚。他是涌水罐人,地名满含水分,名字又非常湿润,微胖的身体对酒精有很强的稀释力,自信的脸庞总给人春风无限的感觉。“我家有三百亩冰糖橙果园!”这是他逢人必讲的一句话。只要说起冰糖橙,阿泉就会打开滔滔不绝的话匣子,洋洋自得眉飞色舞的谈吐,经酒精带来的幻觉一渲染,我们就被引入了一个花与果的世界。



涌水罐在郴州永兴县。阿泉家的三百亩冰糖橙果园是县里规划的三万亩冰糖橙主题公园的一部分。阿泉有两段时间必住在果林里那间简易的生产房内。



第一次是花开时节。从四月中旬开始,三万亩橙花大量萌发,那气势绝对不输柳永笔下“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钱塘胜景。阿泉是位诗人,岂肯错过这般景致,那玲珑的诗心必定唆使他住进来。白天,阿泉在花间穿行,施肥割草,疏花除虫,活脱脱一位护花使者,用一厢情愿的柔情侍候着国色天香的精灵。休息时,他会默念西边盐坦老和尚的出盐咒,希望眼前这片花海在佛咒的庇佑下换来秋后的累累金果,也会对着东边龙头岭上的鹅公井行注目礼,祷告先人的那一眼灵穴能护卫一方平安。



第二次住进简易生产房,是每年10月中旬。经过天地山川的酝酿,四季更迭的催化,三万亩橙林挂满金灿灿的果实。与花海只属于自然的繁华不同,果山的盛景与热闹多少赋予了人为的因素。这时的橙子色黄味正,南来北往的客商陆陆续续来涌水罐踩山试味,择需而沽,更有组团来的观光客,稍不留意就会挤满一个小山包,令果园主人应接不暇。阿泉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他先前诗意般的耕耘,终于换来了能滋润人生的现实收获,他的身份也从文绉绉的酸秀才变成一个满身铜臭(注:臭,香也)味的冰糖橙批发商。白天和雇工一起采果、选果、洗果、装箱、送货,还要抽出时间接待客户和观光客;晚上,处理网上订单,登记每一笔进账。这种连天转的日子要持续到春节前夕。这段时间,他和妻子同吃同住,在橙皮油挥发出的果香里享受果园的馈赠,在人民币的墨香里享受丰收的喜悦。



“去年,我家果园收入在30万元以上!”阿泉加重了音量,好像望江楼里被惊雷炸出了一句惊天的诗眼。在场的人齐齐地盯着阿泉被酒精醺红了的脸,惊讶的表情在短暂凝固之后,不约而同地发出一连串“啧啧”声。



扶贫工作队长老袁:擦亮盘王遗落的明珠



大家都知道老袁是扶贫工作队队长,驻足泉洞瑶族村,满桌的人把脸齐刷刷地转向了老袁。



老袁说,过了渺渺茫茫十八都,再折向东行,经初沙坪、花坪,就到了足泉洞。这里山高泉多,貌似不开化的原始风光恍若盘王遗落的一颗明珠,老袁一到这里就被迷住了。



青青翠竹散发出的“汗青”味有意无意地指向斫竹为简的远古时代,把人们潜意识里的崇古情结拘束在这片风清月白的山光水色里。山脚下泉水叮咚,在蜿蜒的丘壑间奏响一曲曲如乐府清韵般的田园之歌,飘忽的流云在山间漫不经心地翻开一页页古老的历史,超越时空维度将三楚烟雨、盘瓠气象汇聚在这块不大的山间盆地。老袁大部分时间住在村里,虽然每日走村串户察民情拟对策免不了辛苦,但这里一年四季总有不知名的山花次第开放,老袁在路边随手一摘,就能采到一朵赏心的山花,踏月而归时,可以掬月泉边,润泽一下疲累的身心。这里的一草一木让老袁寻回了曾经青春勃发的少年心,少不了如在花间词集中寻章摘句的乐趣。



老袁驻村三年,先前那铺着青石板,长满青苔的羊肠小道变成了宽敞的水泥公路,林下的菌子、山中的野果、青翠的箬叶、鲜嫩的竹笋、可口的腊味,再也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贱价山货,只要轻点鼠标,便会通过电商流向大江南北,走上万家餐桌。这一方净土生长出来的天然有机食品成了城里的宠儿。人们只要随便动动手,各种各样的农作物及山珍野味都能换来一叠又一叠的钞票,再也不会回到捧着金饭碗讨米的日子了。



老袁有一个设想。他要还原瑶族风情,发挥瑶族文化优势,并用物化的形式固定下来,让更多的人走进足泉洞,走进瑶寨,体验盘王开派的山花一样灿烂的传统。



外地回乡者阿喜:建群取名“花果山”



阿喜也是足泉洞人,目前在深圳发展,在当地工商界和文学界小有名气,算来有十余年没回家乡了,这次因为中秋节和筹办老爸的八十寿诞才回来。母亲早在40多年前便去世了,那时阿喜才五岁。据老爸说,那时食不果腹,病不能医,阿喜的母亲是被贫穷夺走的。在小有成就后,阿喜把全部的孝心倾注在老爸身上,也算是对已故母亲的一点慰藉。刚才阿泉、老袁的一番描述,让她平添思念母亲的感慨,不自禁地流露出了真性情。



大家在一阵唏嘘声中停下了杯箸,之后,纷纷向阿喜道出了祝福,祝福老寿星健康长寿,祝福她在外地事业有成。阿喜破涕为笑后拿出手机,开始面对面建群,取群名为“花果山”。



说来也巧,聚餐后返回时经过县农业局,发现旁边一个休闲农庄名字也叫“花果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09:33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1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