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36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9-26 00:04

蔡英:孔夫子吃过的猪草



深水 发表在 无线湖南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82-1.html



孔夫子吃过的猪草



作者丨蔡英



花盆里长出一株藜,粗壮,野性,大模大样地立在风里。



其貌不扬的藜,生在南北各地,随处可得,多被当作猪草。可早在千年前,藜就在历史里叱咤风云,大起亦大落。



在龙山时代,中原地区的人们开始利用藜的茎叶和未成熟的花序作为蔬菜和禽畜饲料。进入夏商时代以后,人们通过人工种植的方法,获取藜的种子作为食物。古人将其幼苗作蔬菜食用,直接炒食,或用来煮粥,还可以晒成干菜,吃时取水浸泡并焯过,切碎后凉调或炒食。其种子呢,可以炒食蒸食,也可以磨成各种面食。



不过,从夏商以后的文献可以看出,藜虽然作为一种广泛栽培的农作物,但是一直处在较低的层次上。《韩非子·五蠹》:“尧之王天下也。粝粢之食,藜藿之羹。”所谓“藜藿之羹”,就是藜籽与大豆混煮的食物,乃是平常百姓的食物,帝王也吃这东西,自然就显得高尚了。古人困厄的时候,主食只有糟糠;而下糟糠的菜,就只有用藜了。一同吃过糠藜的妻子便是糟糠之妻,共过患难的配偶自然不能轻易抛弃。



尧吃藜,那是他节俭爱民的体现,而其他人吃藜则是无奈之举了,孔夫子就吃过很多藜。《庄子·让王》曰:“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颜色甚惫,而弦歌于室。”“藜羹不糁”,就是只有藜籽藜叶,没有粟米,没有豆子,当然是很不堪的食物。孔子被困于陈蔡之地时,实在贫得没啥吃了,等到开饭时想用藜煮点菜泡饭,但碗里连米都见不着,只有藜叶浮在清汤寡水上。藜汤自然苦涩,难以下咽。吃藜饿得面黄肌瘦的孔子,依然坐在房间里抚琴高歌。他的两个弟子子路和子贡则很不平,挡住去采藜讨米的颜回:“老师已经两次被鲁国驱逐,又从卫国逃跑;宋人把他休憩于下的树都给砍了;商周一行简直是穷途末路,现在又在陈蔡之间被围困得断粮。不论谁把他杀了都不会获罪,不论谁把他囚禁都不会受罚。现在他还坐着弹琴唱歌,乐声不断,这是怎么回事?”孔子听到后叹了口气,将他们叫进了房间:“我怀抱着仁义之道而遭受各种患难,并不是‘穷’。反省自身,不愧疚于自己所选择的道;面临患难的时候,不丢失自己所信仰的德,这就足够了。”最后,孔子说了一句掷地有声、响彻千年的话:“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吃过数不清藜饭的孔子很遥远,他生活在春秋时代的历史深处。穿过二千多年的历史云烟,他的思想依然滋润着现代人们的心灵。而藜,大概是在秦汉之际,就作为一种粮食作物退出历史舞台。首先,大概成型于这一时期的“五谷”——稻(水稻)、黍(黄米)、稷(谷子)、麦(麦子)、菽(豆子),并没有藜的地位;其次,东汉人许慎所著《说文解字》中,对“藜”的解释为:“草也”;第三,《汉书·郊祀志》云:“嘉禾不生,而蓬蒿藜莠茂。”藜与蓬蒿、杂莠相提并论,显然已彻底沦为一种野草了。这是历史的选择,是情理之中的事。毕竟藜有小毒,不宜多食。多食后加之长时间日晒,会出现皮肤红肿、周身刺痛、刺痒等症状。



不过,藜作为一种野菜,与菽与苋与蕨相依相偎,在中国此后几千年的历史里,依然源源不断地为平民百姓长久地果腹,尤其是饥荒之年。《梁书·处士传·诸葛璩》曾曰:“事亲有啜菽之窭,就养寡藜蒸之给。”孝顺父母连豆桨都吃不起,侍奉祖父祖母连藜这样的杂粮粗食都供应不上,极言其穷也。清朝唐孙华的《蔬食》亦曰:“生平藜苋肠,雅不饕肉食。”



吃着猪食般野菜的孔子,他没有气馁没有不平,他心里扎根生长的,不是权力名声,不是美食华衣,而是无惧霜雪、挺拔直立的松柏。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亦成为古人安身立命的精神归宿。在现今这个被成功学层层浸染的时代,物欲横流,世风日下,身为普通人的我们亦不能免俗,为五斗米而日夜奔波,为名利等身外物所扰。闲暇时,翻开泛黄的史书,我闻到了古时藜糠的苦涩味道,领略到了古人松柏般的风姿。某个瞬间,我远远地听见夫子悠扬的琴声和高吭的歌声,久久萦绕在耳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09:03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0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