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思念如约而至
1909个阅读者,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9-27 17:47

思念如约而至



勇士ABCABC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错位替身
  十二月的南城很冷很冷。

  鹅毛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让这个寒冷的夜晚更加的寂静冷清。

  然而,七星级的酒店总统套房里,此时却热火朝天。

  “疼……”女孩的声音带着让人怜惜的颤抖,身子弓起,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溢出。

  “乖,忍一忍,很快就好了,呃?”男人性感的薄唇贴着她的耳畔,温热的呼吸,蛊惑的声音,逐渐让她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了……

  “别怕……”

  女孩咬唇,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痕,紧攥的拳头,逐渐松开了……

  “娜娜……”

  察觉到她的放松,男人便深情呼喊她的名字……

  随即,酒香的吻,密密麻麻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上……

  女孩慢慢的抬眸,从那微弱的床头灯光中,看着男人的眼睛。

  “别怕,我在,嗯?”男人微微勾唇,一双幽暗无边吸引人的眼眸正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

  女孩迷茫的大眼望着他,逐渐那星辰的眼眸里升起一丝丝醉人的媚态,随后,又被男人深深的吻淹没……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而属于他们的夜,才刚刚开始……

  ——————

  凌晨三点半。

  女孩手机亮了一下,显示短信是10086,内容是空。

  她忙快速的起身,轻手轻脚的穿好了衣服,接着颤抖的从床上慢慢的下来了。

  回眸,看向睡在大床上的男人。

  那完美的俊颜在灯光下是那么的帅气,就算是睡着了,也像是一幅完美到极致的雕刻。

  女孩咬唇,深吸一口气,不在留恋。

  转身,干脆的走到客厅,接着打开了门……

  “OK了吗?”门口站着一个带着帽子和墨镜的女孩。

  她鬼鬼祟祟的趴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

  “嗯!”

  “真的?”戴墨镜的女孩咧嘴一笑,突然站直了身子。

  “嗯,他还睡觉。”

  “好,你走吧!”女孩忙要进去。

  然而,她却站在门口没有动弹“钱呢?”

  闻言,带墨镜的女孩皱眉,随即,将帽子和墨镜拿了下来。

  她和开门的她,长得一模一样……

  若是非要区别的话,门口的女孩身上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以及莫名的优越感。

  “我还会骗你不成,钱在爸那,你去拿,快点让开,坏了我的好事,你就死定了!”这个女孩恶狠狠的对她说道。

  “好!”闻言,她让开了。

  “戴好赶紧走!”那个女孩将墨镜和帽子塞到她手上,接着,快速闪了进去,关上了门……

  女孩嘴角微微一笑,笑意有些苦涩,但她没有任何留恋和不舍,戴上帽子和墨镜,背部挺直的离开了。

  出租车上,女孩看向外面的鹅毛大雪,拿着手机拨打着电话。

  “王医生,你们不要给妈妈断药,钱我马上就送过去,对,我保证!”女孩再三确定医院不会给停药,这才挂断了电话。

  她叫云念,二十岁。

  刚刚那个女孩叫云娜,二十岁。

  她和她,同卵双胞胎。

  云娜比她早出生十秒,是姐姐。

  只不过,她和她在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异。

  她判给了妈妈,云娜判给爸爸。

  从此,她们之间就没有了交集。
2
不同的对待
  出租车很快就将她送到了南城的富豪区。

  这里的别墅价值都是几千万一栋,门口的安保做的相当的严实。

  不过,她提起打了电话,出租车顺利的开了进去。

  “师傅,麻烦你等我几分钟,我很快就出来”

  这里打车很难。

  她拿到钱,必须快速赶到医院。

  “好的!”

  女孩忙下了车,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很快,就有佣人来开门了。

  “小姐你回……”佣人的笑脸在看清楚她的穿着后,笑容就凝结了“找老爷?”

  “恩!”

  “你等一下,我要和老爷说一下”佣人的嘴脸有些冷漠。

  “我已经和他打过电话了”

  佣人蹙眉,语气有些不悦“进来吧!”

  她忙快速的走了进去,这个别墅很大很辉煌,装修都是纯欧式,一看就是很昂贵的那种。

  云老爷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看到她进来了,缓慢的放下报纸。

  “事情办好了?”坐在云志洪旁边的一个女人倒是心急火燎的快速询问。

  “嗯,她进去了。”

  “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

  “太好了老爷!”那女人长得很漂亮,化着精致的妆容,皮肤保养的愣是一点皱纹都没有。

  云志洪放下报纸,嘴角也出现了笑容“这下霍少肯定会娶咱们娜娜的!”

  “就是,只要我们的娜娜嫁入霍家,我们云家必然会上几个台阶,我们儿子以后也会有更好的发展!”

  “嗯!”云志洪也笑了“霍家,我们势在必得!”

  “我的钱准备好了吗?”女孩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这就是云志洪离婚的原因。

  在她妈妈哺乳期的时候,有了新欢,很快,新欢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而云娜从小就和这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早已经将她当做亲妈。

  对她和自己的亲妈,比对待要饭的都不如。

  云志洪蹙眉看向这个和娜娜长得一样的女儿皱眉“你看看你的样子?一股穷酸样!”

  云念搁在两侧的手不由的攥紧,身子绷得很直。

  “老爷别生气,她就是那个女人带出来的,你以为能和我们娜娜比啊,呵,农村人带的就是穷酸样!”

  “农村人?”她轻喃这三个字,嘴角讽刺一笑“昨天是谁求农村人办事的?”

  她的拳头逐渐松开,她知道,和这种人生气完全没必要。

  “你妈就是这样教育你的吗?和长辈顶嘴?你当我是你爸吗?”云志洪突然瞪大眼睛,声音提高好几个度。

  爸爸?

  呵!

  他有尽过当爸爸的责任吗?

  “你那眼神什么意思?”云志洪站了起来,他走到她面前抬起手。

  “打吧,反正你也从没将我当做你的女儿!”她倔强的看向他,那目光冷的像是在看一个外人。

  云志洪被这个目光给盯得有些不太自在,那举着的手落下不是,甩下也不是。

  “行了行了,拿去!”顾梁岑忙将兜里的支票递给她“走走走,赶紧走!”

  云念看了看支票上的数额,二十万。

  她从小到大,这个所谓的父亲从未给过她一分钱。

  如今,却要她假装早已破处的姐姐,给了二十万。

  呵,一个膜真是值钱啊!

  云念勾唇一笑,这个笑意冷彻心扉。

  她将支票装进了包里,转身,就朝着外面走。

  “站住!”突兀的,云志洪开口了。

  她的脚步一顿,并未回头。

  “拿着钱滚回你的农村,不要出现在南城!”云志洪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

  顾梁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快速附和“没错,永远不要出现南城,南城只需要一个娜娜!”

  云念抓着包的手,加大了力度。

  他们是害怕吗?

  怕她来破坏吗?

  真是中国好父亲。

  中国好继母啊!
3
宣布订婚日期
  云念拿到钱,快速的赶到了医院,将费用给续上了。

  回到病房,床上的女人看到她。

  立刻坐了起来,轻唤“念念……”

  “妈”云念忙跑了过去,一脸担忧“妈,你怎么还没睡,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小糊涂,你不是让人给妈送饭的吗,妈不饿。”白琴抓住了她的手,很是心疼“你爸没留你住宿吗,听说外面下雪了,冷吗?”

  说着,白琴就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被窝里。

  云念顿时心里暖暖的,摇摇头“我不冷。”

  白琴的眼神很是心疼,接着拉着她坐下,却一下子撇到她的秀发“你的头发……”

  云念一愣,看向自己的头发。

  原本,她一头乌黑的秀发,因要冒充姐姐,被染上了咖色。

  “是……是姐姐,我去问爸借钱,碰到姐姐了,她刚好在做头发,非要我也做了一下”云念拽了拽自己的头发“妈,是不是不好看啊?”

  “好看,好看……”白琴笑着说着,接着有些小心翼翼的询问“你姐姐……有说什么吗?”

  “她……她说等这段时间忙完,就来看你!”云念的目光有些闪躲。

  白琴的目光也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她没在说话。

  但她的目光是失望的,是落寞的。

  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云娜根本就不愿意认她们……

  “对了妈,爸让你好好养病。”云念快速的转移了话题。

  白琴看向她,嘴角苦涩一笑“念念,以后别问你爸爸借钱了,他……有自己的家了,老去不好,妈这病……治不好了……”

  “妈,你说什么呢,爸说了,没钱就跟他说,怎么着,我也是他女儿,他怎么忍心我没妈妈呢!”

  白琴眼眶一红,拉着她的手,云念顺势靠在了她的腿上,眼睛逐渐红了起来……

  ————

  第二天

  中午时分,云念去食堂打了饭菜。

  正和白琴坐在病房里简单的吃着。

  “哎,快看,这小伙子真帅啊!”突兀的,住在旁边的王阿姨发出了惊叹声。

  云念和白琴闻声,朝着电视看去。

  电视屏幕上,赫然被一对俊男美女给占据。

  云念眉头一拧,有些担忧的看向了白琴。

  果然,白琴捧着碗的手,一下子微颤了起来。

  只因,电视里依偎在那个男人身旁的少女……

  正是,她另外一个女儿,云娜!

  随即,是无数的记者,一拥而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7 17:48
“霍总,您真的要和云家千金订婚了吗?”

  无数的话筒,恨不得全都塞过来。

  电视上的男人,没说话,笔直的站在那里,一身无法掩盖的矜贵气质,让记者都屏住了呼吸。

  云娜咬唇,有些忐忑的看向身旁的男人。

  就在这时,原本冷漠的男人突然勾唇,一把搂过了身旁的少女轻笑“我霍霆琛,于下周六和云志洪女儿,云娜订婚!”

  一瞬间,无数的闪光灯不断的亮起。

  而站在男人一旁的女人,惊愕的捂住了嘴,瞬间泪流满面。

  下一秒,电视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弹幕。

  【让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男人,身价上亿的GEG总裁。】

  【霍霆琛,与云家千金宣布订婚日期!】

  “原来他是南城首富啊,乖乖,他们真是郎才女貌啊!”王阿姨一边吃着饭,一边笑呵呵点评。

  “妈……”云念轻呼了她一声。

  白琴的手颤抖的厉害,最终将碗慢慢的放了下来。

  “妈……”

  “念念,我想睡一会……”

  云念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轻叹一口气,她将一旁的口罩带起,随即,拿着碗筷走了出去。
4
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晚上七点。

  GEG总裁办公室。

  “霆琛……”云娜在他的办公室内,含羞待放的看向他。

  霍霆琛拉着她的手,将她揽入怀中“今天累了吧?”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说不出的迷人,好听到让人失神。

  云娜忙快速的摇摇头,声音掩盖不住的雀跃“不,不累……”

  今天,他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两家订婚的日期。

  她怎会疲惫呢,她有的就是满满的幸福感。

  这个男人,从她六岁第一次见到他,就深深的爱上了。

  霍霆琛微微一笑,覆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她的脸颊,嗓音低低的“下周订婚的事情交给我,你好好上学便好,呃?”

  云娜忙娇羞的点点头,接着,有些羞涩的抬起了眼睛看向了他。

  这个男人至少有一米九的身高,即使他现在是半坐在办公桌上,他还是显得特别的高……

  并且,他还长得特别的帅。

  帅到所有的描绘词语都暗淡神色。

  只因,他的帅气,他的成熟,他的魅力,他的一切,都让人为之疯狂……

  没有人知道,为了得到他,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没有人知道,她在暗地里排挤了多少豪门千金。

  好在上天是公平的,看到她的努力,终于要实现她的梦想了……

  外面的雪又轻飘飘的飘起,整个城市都很冷。

  但屋内,暧昧的气息却逐渐开始火热……

  云娜相当的紧张,她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她在期待某一件事的发生。

  虽然昨晚他的第一次,不是给的她。

  但……只要以后的每一次,都是她就行了!

  更何况,这里是办公室,在这里做……

  想想就让她脸红心跳,又觉得刺激不已。

  而就在这时,男人开腔低声轻唤“娜娜……”

  这一声充满磁性的呼喊,简直要酥掉云娜整个骨头。

  “霆……霆琛……”

  霍霆琛勾起迷人的唇角,慢慢的抬起她的下颚,接着,俯身前倾靠近了她的唇……

  云娜忙紧张的闭上了眼睛,顿时觉得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然而……

  半响,男人的吻却迟迟没有落下……

  “呃?”云娜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男人微蹙眉头。

  “霆琛……怎么了?”

  “你身上喷什么了?”

  “啊?”云娜一愣,忙抬起自己的手臂嗅了嗅,接着说道:“这是克莱夫基斯汀香水,怎……怎么了?”

  这个香水可是全国最贵的限量版,难道味道有问题吗?

  霍霆琛微微的垂首,大半的身体隐在半边的黑暗中,看不到脸也看不到表情,云娜揣测不到他在想什么。

  “时间不早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他站直了身子,往落地窗旁走去。

  云娜有些不解,忙走了过去,拽着他的袖子“霆琛……怎么了?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没有”霍霆琛依旧是淡淡的笑意,接着扯了扯领口,看向她“你明天还要读书,早点回去休息,呃?”

  云娜咬唇,心中很是不满,但又不敢发作,只能乖巧的点头“好”

  话落,她一步三回首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怎么回事?

  云娜蹙眉不解。

  早上在他怀里醒来,她抱着他,露出想要他的讯号。

  他却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异常宠溺的说【还疼吗,放心,早上不折腾你了,别怕,嗯?】

  那时候尽管她想立刻扑倒他,对他说,在来十次都不疼。

  可她不敢,只能装作第一次后,含羞待放,欲羞欢迎的样子。

  可现在,已经过了一天了,他就不想要她吗?

  菲菲不是说,霍霆琛从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吗?

  既然这样,尝了腥味,为何要控制自己?

  这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
5
等一下
  云娜的离开,让霍霆琛有些烦躁的将领口的扣子给扯开了。

  随即,他点燃了一根烟。

  外面的雪,又一次停了。

  他缓缓地眯起眼睛,猛地吸了一口,再将薄唇微微张开,吐出一个虚渺的烟圈。

  怎么回事?

  明明昨夜,他对她的索求,怎么都要不够。

  就刚刚那一瞬间,那股刺鼻的香水味,却让他的兴趣一下子就索然无味……

  香水味……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昨晚的那一幕。

  【娜娜,你身上好甜,好香……】

  【香?】

  【怎么,你闻不到吗?】

  她摇摇头,一脸茫然。

  【很清甜的奶香味,特别的好闻呢……】

  男人烦躁的拧了拧眉心,大概是今天太累了吧!

  掐灭了香烟,他便不在去想,按了座机键给予吩咐。

  “准备一下,去一趟医院。”

  “好的霍总!”

  ————

  云念将碗筷都洗干净,白琴也已经吃了药睡着了。

  “云念啊,你怎么一直戴着口罩啊?”突兀的,旁边床的王阿姨好奇的询问。

  她们住到这个病房都有一周了,这个丫头怎么一直戴着口罩呢?

  云念眼神一闪,忙看向王阿姨“王阿姨,我从小体质就不好,来医院细菌太多,我就会生病,还会哮喘,所以,医生建议我来这种地方一定要尽量戴口罩。”

  王阿姨点点头“哦,原来如此”

  云念尴尬的笑了笑,转身,开始叠衣服。

  云家人不希望她们出现在南城。

  可她们早就在一周前来到了南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7 17:48
 白琴的病情恶化,南城是她最后的希望。

  所以,她必须要隐藏自己,除了吃饭的时候,其他时间,她一律都戴着口罩。

  “呃……纸巾没有了吗?牙膏也快没了……洗发水什么时候用完的?”

  刚叠完衣服,她才发现,生活用品居然没有了?

  云念微蹙眉头,深吸一口气,她决定到一楼的超市去一趟。

  “王阿姨,我去一下楼下超市,一会就回来。”旁边的王阿姨还没有睡,正在看着电视剧。

  “好的”王阿姨忙笑着点头,接着目光又看向了电视上的画面。

  云念道谢后,来到白琴面前,将她被子给掖好,这才离开。

  ————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齐柏林,悄然无息的开进了医院。

  一个头发刷的光亮的男人,忙小跑着往豪车那边奔去。

  车子停稳。

  秘书郭阳率先下了车,走到了后面,拉开了车门。

  “霍总,您不必亲自来啊,您放心,他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生给他治疗,必然不会有事的”这个男人忙蹿了过去,笑眯眯的说道。

  而让他如此奉承的男人,便正是南城的传奇人物,霍霆琛。

  男人从豪车上下来,带着黑色的口罩。

  即使如此,浑身上下依旧掩盖不住强大的气场。

  “霍……霍总……”一瞬间,王经理有些结巴“那个,那个……我,我已经安排了……”

  “王经理,你话是不是太多了?”郭阳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

  闻言,王经理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不敢在废话一句。

  “带路”男人面无表情,眸中冰冷,始终不曾给王经理一个正眼。

  “好,好的!”王经理打了一个哆嗦,忙快速的往前面走去。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大城市,白天都很忙。

  这个点,大部分人都下班了,来看人的,看孩子的,比较多。

  霍霆琛没有让郭阳给院长打电话,是不想惊动旁人。

  他一米九的个子,站在这里,显得很是突兀。

  而他身上那股强大的冷漠气息,却让拥挤的人群,不自觉的就离他远了一点点。

  很快电梯就来了,大家莫名惧怕他。

  但又觉得等电梯实在太累,于是,低着头匆匆而上。

  郭阳眼神一撇,王经理忙先进去了,接着郭阳便也快速进去。

  两人就是给他当一个人肉墙,不让别人触碰他。

  “等,等一下……”戴着口罩的云念一只手抓着盆,一只手拎着不少东西,快速跑了过来……

  “让一让,让一让!”

  电梯即将关闭的那一刻,云念用闪电般的速度,快速的挤了进去。

  瞬间,电梯‘叮’的一声。

  合上了!
6
幸运还是厄运
  “呼,幸好赶上了。”云念忙松了一口气。

  这大医院简直就是人满为患,电梯虽然有七八部。

  但,在怎么多,都多不过来往的人群。

  就说刚刚下楼吧,她足足等了十几分钟,还是硬着头皮挤进来才得以到达一楼。

  不过现在她挤上来了,真是走运。

  然而,谁都没料到的是,上来的人,越来越多。

  云念只能往后面倒退,却一下子就碰到了一个坚硬的身躯。

  莫名,她就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起。

  她蹙眉,想着转头看一下。

  可谁知道,‘咔’的一声,电梯停住了。

  瞬间,里面黑暗一片。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电梯里传出了尖叫声。

  “电梯卡主了啊”

  “啊啊啊,我好害怕啊”

  “吵死了,闭嘴”

  “别嚷嚷,打电话,按铃声啊!”

  有人反映了过来,立刻拿出手机照亮了电梯里,按下了那个铃铛键。

  瞬间,里面就传出了声音。

  “大家不要着急,马上安排人维修,大家冷静一下,马上就好。”电梯里的喇叭里传出了安抚的声音。

  众人这才闭嘴,但不满的嘟囔声,还是不绝于耳的冒出。

  “霍总……”郭阳蹙眉,声音压制的很低,他有些担心。

  “无碍”男人的声音淡然的响起。

  云念蹙眉站在前面,刚刚还以为走运,怎么这么倒霉……

  然而,倒霉的是,前面有个人推了推她“往里面去一点,我都要贴上去了。”

  “啊……”这个人力度很大,猛地一推,云念一下子就往后面一推,撞在了某个人的身上。

  “大叔,你慢点啊!”云念声音很是不悦。

  这电梯本来就小,他还推搡,这干嘛呢!

  “你踩我脚了。”一声冷漠的声音突然在她头顶响起。

  云念一愣,忙低头,可里面黑乎乎也看不见,吓了一跳,缩回了脚。

  难怪,难怪,刚刚怎么觉得有些搁脚呢……

  “对,对,对不起啊”云念想俯身道歉,可是这里面拥挤的很,根本就弯腰不了。

  不过,这个男人的声音,好熟悉啊!

  她在什么地方听过呢?

  “小心。”突然间,男人像是有透视眼一样,伸出右手,一把搂住她的肩膀。

  电梯‘哐’的一声,晃了一下。

  “啊————”各种尖叫立刻此起彼伏叫起。

  “大家别害怕,电梯正在维修,马上就好。”喇叭里就传出了安抚人心的声音。

  “谢,谢谢……”云念的确吓了一跳。

  男人面无表情,刚准备松开她,突然眉头微蹙了一下。

  “那个,你,你可以松开我了……”

  云念虽然很感激刚才他的相助,但突然被一个陌生男人搂着肩膀,这种感觉还是不舒服。

  “别动!”

  “啊?”云念一愣,别动,电梯又要出问题了吗?

  然而,下一秒,她的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阵温热的呼吸。

  “你身上的味道好熟悉……”

  “呃,你说什……”

  “很清甜的奶香味,味道,很特别……”

  【很清甜的奶香味,特别的好闻呢……】

  一瞬间,她僵硬如石。

  这个声音……

  这句话……

  莫非……

  是……

  是他?!
7
我身上有味道吗?
  电梯卡了。

  电梯黑暗了。

  甚至电梯晃动了。

  她都觉得没有现在这一刻恐怖。

  这个男人,是她梦魇,是她的心结。

  仿佛,只要一想到他,那不堪的肮脏交易就冲击她的脑海。

  【永远不要出现在南城】

  【南城只要一个娜娜】

  一瞬间,脑子嗡嗡的响着,乱的不行。

  她甚至可以想象出,若云志洪知道她在南城,那后果……

  “你,是谁?”

  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又一次在她头顶响起。

  他的声音不高,但足够让站在他前面的她,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刻,她抓着东西的手,不由的溢出了冷汗。

  明明今天很冷,可她后背也不知不觉的出汗了……

  “哎呦,电梯什么时候好啊,累死了。”电梯里传来了不满的声音。

  “就是啊,什么时候好啊!”

  众人不满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回答我!”

  男人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呼吸更靠近了她的耳畔。

  甚至,带着一种不回答随时要撕碎她的错觉。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叮铃铃’突兀的,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云念手一抖,忙拿起手机一看,那是一串熟悉的号码。

  想都没想,她拿起接听放在了耳边。

  “喂,老公啊,啊,你到了啊,电梯卡了,我马上就出来了。”

  “什么?念念你在说什么啊?”电话里的人一脸懵逼。

  “老公你别着急,我马上就来”云念迅速挂了电话,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汗珠。

  ‘叮’的一声,电梯突然就打开了。

  突然的亮光,让刚刚在黑暗中的人群,有些不太习惯。

  每个人都习惯性的用手遮挡了一下眼睛。

  然而,云念想都没想,快速的冲了出去。

  下一秒,电梯的灯亮了起来。

  这个电梯里的人都走了出来。

  霍霆琛戴着口罩,不知道在人群中搜索什么。

  “霍总,您还好吗?”郭阳忙担忧询问。

  一旁的王经理早就吓呆了,哆嗦道:“霍……霍总,我,我不知道电梯会……会……”

  “几楼?”霍霆琛收回了目光,不在搜索。

  “啊?”

  “问你患者在几楼?”郭阳白了一眼这个猪一样的王经理。

  “十五楼。”王经理哆嗦道。

  电梯口,密密麻麻又围绕了很多人。

  “走楼梯!”男人话落,率先朝着楼梯走去。

  王经理一愣,走,走楼梯?

  这,这可是五楼啊,还要爬十层呢?

  ————

  云念跑出电梯,直接从楼梯快速的跑了上去。

  等她气喘吁吁跑到十四楼的时候,只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7 17:49
“念念”

  “啊……”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云念手中的东西差点都丢了。

  “你干嘛啊,做贼了呢?”

  来者,是一个短发的女孩子,她圆圆的脸,特别的可爱。

  而她,正是云念最好的朋友,方小葵。

  “你吓死我了!”云念忙站了起来,带着她往病房走去。

  方小葵跟着她后面,很是好奇“你刚刚在电话里叫我老公,是什么意思啊?”

  刚要推门的云念愣了一下,脑海中想起了那个男人的话【很清甜的奶香味,味道,很特别……】

  “哎念念你怎么了?”

  云念侧首看向她,询问“小葵,我身上有味道吗?”

  方小葵愣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

  “你闻闻,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云念蹙眉询问。

  方小葵俯身在她身上嗅了嗅,接着站了起来,托腮,一脸认真“的确有味道!”

  瞬间,云念就紧张了起来,忙快速追问:“什么味道?”

  方小葵看向她,没说话,一脸严肃,莫名就让人有些紧张。

  云念的手不由的攥紧。

  这时候,方小葵突然靠近她的耳边,嬉皮笑脸“嘿嘿嘿,当然是处女的味道啦!”
8
她不明白
  “哎呦,好痛!”

  方小葵的胡言乱语,使得云念很不怜惜的敲了敲她的头。

  “知道痛,以后别胡言乱语了!”云念瞪了她一眼,这才将病房的门推开。

  白琴还在睡着,桌子旁边全部都是水果。

  “你怎么又拿了这么多水果,你上次拿的还没吃完呢!”云念将购买的东西放好,接着来收拾水果。

  方小葵拿个凳子坐下,大大咧咧道:“我家是开水果店的,反正不要钱,你们尽管吃便是。”

  “那也是爸爸妈妈辛苦赚的钱,不能浪费,等下我给你钱。”

  方小葵忙站了起来不满“云念你什么意思啊,你瞧不起我啊?”

  云念忙走上前,捂住她嘴巴“小点声,没看到我妈在睡觉啊?”

  方小葵撇撇嘴,不开心。

  云念忙安抚她“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赚钱不易,更何况,这些年一直都是你在帮我……”

  “打住,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方小葵翻了一个大大的死鱼眼,制止了她煽情的话。

  云念无奈,算了,等过两天,她抽空买点东西去看她爸妈便是。

  “哎,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方小葵看向屋内有人,说话不方便。

  云念看向她,露出了一个问号。

  “哎,你出来就是。”

  话落,她便拉着她的手,打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了?”

  方小葵拉着她来到了窗户旁,询问“她订婚了,你知道吗?”

  “嗯”

  “你知道?”

  云念见她如此吃惊的模样,不禁一笑“南城首富订婚,不想知道也难吧?”

  “也是……”方小葵皱眉,突然询问“他们会邀请你吗?”

  云念耸肩反问“你觉得呢?”

  方小葵撇嘴,嘟囔“凭什么她过的锦衣玉食,你就过的……”

  “小葵!”云念制止了她的话“你不用为我打抱不平,我并不觉得自己过的不好!”

  方小葵咬咬唇,她知道对于云念而言,只要白琴阿姨好好的,便是她最大的幸福。

  “哦对了,我刚去交费处,那边说你已经将费用补齐了,你哪来的钱?”

  云念微微一愣,声音淡淡的开口“我昨天问他借钱了。”

  “啊,你不是说,他不让你去的吗?”小葵立刻就担忧了“他有没有为难你啊?”

  云念的心猛地抽了一下。

  【不要在来了,我不想看到你!】

  【既然离婚了,她的死活与我何干?】

  【听说你妈情况不太好,钱也要用完了?二十万,帮你姐一次!】

  【拿着钱,滚回桐城!】

  云念的手,不由的握紧。

  她始终想不明白,这个所谓的父亲,为什么,对她就有那么大的敌意?

  “念念……念念……”方小葵看着她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不由呼喊了起来。

  云念忙回过神来,她看向了小葵,“怎么了?”

  “你没事吧?”小葵蹙眉轻声询问。

  “没事”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让其不要担心。

  “嗯,你有什么困难和我说,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哦,对了,阿姨下周就要做手术了吧?”

  云念点点头“嗯,我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小葵忙拉住她的手安抚“阿姨吉人天相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放心,阿姨做手术那天,我过来陪你!”

  “好!”云念忙一把抱住了她,将脸埋在了她的肩膀上。

  她,真的好累啊!
9
是他!
  两天后

  圣哲学院

  “菲菲,菲菲……”远远的,云娜就一直盯着,总算是看到了人。

  于是,她忙小跑着过去了。

  这个女孩正是霍家万千宠爱的千金,霍凌菲。

  两人就读于同一所学校,班级不同。

  “娜娜姐……”霍凌菲微挑眉头,略显诧异“找我有事?”

  云娜轻笑一声,将手中的东西递给她“这是LV才出的新款包包,我觉得适合你,就买了。”

  霍凌菲眼神一撇,伸出手指打开了包装袋眯了一眼。

  “菲菲啊,这两天你哥在做什么啊?”

  霍凌菲微微勾起唇角,带着一丝轻嗤“你们都快要订婚了,他做什么,你不知道吗?”

  云娜有些尴尬,她讪笑着解释“这两天你哥好像很忙,我也不敢打扰……”

  “那是当然,我哥每天都要谈上亿的合同,娜娜姐,我要奉劝你一句,就算你们以后结婚了,你也不能打扰我哥,毕竟GEG那么大的集团全靠我哥一个人,他很累的,你要是在不懂事听话的话,那……霍家太太这个称谓,可就不一定能长久咯!”霍凌菲得意洋洋的看向她。

  “那,那是当然,对了菲菲,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卡尔设计的衣服吗,喏,这是他的名片,我已经和他约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过去,他给你设计一套衣服。”

  霍凌菲微微一怔,很是吃惊“卡尔你都能搞的定?他每年可只设计八套衣服,并且都是给巨星的哎!”

  “你这话说的,你在我眼里,可是比那些巨星还要耀眼,卡尔给你设计衣服,是他的荣幸!”

  闻言,霍凌菲轻笑一声“那就谢谢娜娜姐了”说着,将名片收起道:“对了,我哥这两天好像都去了第一医院。”

  “他去医院?他哪里不舒服吗?”云娜立刻紧张了起来。

  “那倒没有,我妈说,好像有个元老级的人物住院了,他过去探望。”

  云娜没说话了,她怎么没听说呢?

  “娜娜姐,我约了人,我要先走了”霍凌菲将名片小心翼翼的收好。

  “哦,好的”说着,云娜立刻将手中的LV递给她。

  霍凌菲拿着东西便往前走,可没走两步突然停了下来“哦,对了……”

  “怎么了?”云娜忙走了过来紧张的询问。

  “娜娜姐,以后你要送我东西,不要送新款,我只喜欢限量的,毕竟,撞衫这种事情,还是会让人不舒服,你说对吧!”话落,轻笑一声,高傲的离开了。

  见此,云娜双手紧紧的攥起。

  第一豪门千金又如何,还不是爱占便宜。

  霍凌菲,等我进入霍家,成了你嫂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

  第一医院,重要人物?

  看来,她有必要去一趟了!

  ————

  医院

  “妈,我们回去吧,外面很冷呢!”云念搀扶着白琴在楼下转悠。

  这次化疗效果很好,白琴的气色看上去要好的多。

  这两天,下来走动的时间也长了一些。

  “好!”白琴轻轻一笑,便与她往回走去。

  这个点,人流量还好,不是太拥挤,电梯口也没有多少人等待。

  “哦对了,念念你去买箱红豆奶。”白琴嘱咐。

  “妈,你要喝吗?”

  “买给小葵的,她喜欢喝,她又拿了这么多水果,你去买箱奶,等她下次来给她带回去。”

  “我送你回去,在下来买”说话间,电梯来了。

  “你去,我自己回去,我在过道里走走等你”白琴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见此,云念也没坚持,这两天白琴没事的时候,一个人也喜欢在过道里走走活动筋骨。

  “我马上就来,你累了,就先回病房。”云念嘱咐着。

  “好的!”白琴说着,便慢慢的走进了电梯。

  云念看着电梯合上,这才放心的转身往超市走去。

  而她刚走进超市,外面就有两个高大的身影过来了。

  “霍总我已经联系好了,孟老的子女明天就到了,他们会全程照顾他。”郭阳说道。

  霍霆琛没说话,他依旧带着口罩,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其实,孟老对他而言,只是一个以前的老员工而已。

  他来看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连续来第三天。

  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男人的眉头微拧,整个气场更冷了。

  “霍总,我去买箱奶”郭阳看着来往的人都提着东西,便不由说道。

  男人点点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

  郭阳见此,不敢怠慢,迅速朝着超市跑去。

  片刻后

  从超市出来了两个身影。

  “谢谢你啊,平时我都是用手机支付,身上很少装现金,手机刚又丢车上了,等下转给你啊!”郭阳提着奶,一边微笑道。

  云念戴着口罩看向他轻笑“不用客气,没事的!”

  “嗯,这是我名片,电话就是我微信,你加一下,我等下给你转。”郭阳拿出名片递给了她。

  “好”云念没有看,将名片装了起来。

  “哎,电梯来了,快点丫头。”郭阳眼尖,一下子就看到电梯到了一楼。

  云念也快速的跑了起来。

  他们都知道,电梯难等。

  然而,当她快要靠近的那一刻。

  那个站在电梯旁,修长矜贵的身影突然转了头……

  墨色如渊的眼眸……

  是他!

  瞬间,她的腿,宛如千斤重,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了……
10
谁要你碰我的?
  人可以无限的变化。

  但眼睛却无法变化。

  更何况,那一晚,这个男人的眼眸,已经深深的映入她的脑海里。

  因此,即使他现在戴着口罩,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丫头,快点啊!”说话间,郭阳按着电梯忙对她说道。

  而那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已经率先走了进去。

  他高大的身影,冷漠的气场,让一般人不敢靠近他。

  所以,电梯里看看起来还是很空旷。

  云念迅速回过神来,接着忙咳嗽了一声,掩盖自己慌乱的声音“那个,我还有事,你先……”

  “快点快点,电梯要关了”袁江没听到她说话,看她发呆,快速跑了过来,一把拉着她的手腕就将她拖了进去。

  电梯,瞬间就要合上。

  云念一下子仿佛连呼吸就要停止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她会在电梯里?

  她,她刚刚是要借口离开的啊?!

  可不管如何埋怨,电梯的门就在她惊愕懵逼的状况下,关上了……

  电梯里的人,并不多。

  但,莫名的,她就觉得压抑的不行,甚至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男人依旧冷漠的站在一旁,从始至终都不曾动弹一下。

  而她好巧不巧,被郭阳拉来的位置,恰好就是他的旁边……

  她眼神微微扫了过去,顿时猛吸一口气,她的棉袄居然和他衣服有了触碰……

  莫名,她就打了一个寒颤,脚步微微动了起来……

  云念,别怕,他认不出你……

  她咬咬唇,目光看向了电梯门。

  怎么还没人上下呢?

  不管了,等会电梯不论在几层停下,她都冲出去!

  ‘叮’电梯在五层开了,她想都没想,就想出去。

  然而,不曾料到一下子涌入好多人。

  将原本要出去的她,给挤了进去。

  “哎,我还没……”

  话,还未说完,电梯就合上了……

  云念无奈的咬咬唇,真是……

  “哇……”突兀的,电梯里传出一声嚎啕大哭。

  众人都愣了一下。

  云念这才发现,她的身后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在一个女人的怀里大哭,甚至伸出手拉扯女人的头发。

  “豆豆别闹”女人皱眉,制止他。

  “哇呜呜呜,我不要打针,哇唔————”男孩哭的很刺耳。

  “谁让你生病呢!”女人显然也有些生气,拽着他的手,不要他闹。

  可谁知道,这个男孩突然往后面一仰,就大叫起来。

  云念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出手接住了男孩的头。

  “谢谢啊”男孩的妈妈立刻和她道谢。

  “没关系。”

  “谁要你碰我的?”男孩突然看向她吼道:“丑女人,谁要你碰我的?”

  “豆豆,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女人也生气了。

  “戴口罩的都是丑八怪”豆豆话落,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口罩“要你碰我,要你碰我!”

  云念一愣,还未反应过来,口罩就到了男孩的手中。

  下意识的,她忙捂住了脸,要去拿口罩。

  可谁知道,这个熊孩子将口罩举高就是不给。

  “快还给姐姐”熊孩子的妈妈也开始去拿。

  “就不给”熊孩子一生气,将口罩直接塞入自己的怀里。

  云念不想在和他争,忙低头,恨不得将自己弯成了90°。

  快开啊,电梯快开啊……

  ‘叮’电梯开了。

  前面的人一个个下,云念站好身子,捂着脸也忙往前面挤。

  然而,谁都不曾料到,这个熊孩子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马尾,用力一拉……

  “啊……”

  云念还未反应过来,身体的本能反应,她直接仰面朝着地面倒去……

  众人都忙闭上眼睛,这一摔,肯定不轻啊!

  然而,等了几微信搜索“流沙书苑”回复“思念如约而至”继续阅读秒却并未听到她的惨叫。

  云念闭着眼睛,预料的疼痛并未出现。

  呃?

  怎么回事?

  杏眸慢慢睁开。

  地面,黑色的裤子,深咖的呢子大衣……

  这颜色怎么那么熟悉……

  视线上移,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双深邃的眼,这双眼灼灼地盯着她。

  瞬间,她的双眼惊愕瞪大,心肝随之一颤一颤,整个人都抑制不住抖了起来……

  “娜娜?!”

  低沉魅惑的声音带着一丝疑虑,在她耳边悄然响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8 09:1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 23:19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36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