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856个阅读者,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9-30 09:32

《石头记》作者是明江西建昌延宁郡王朱由梿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见“石楼博客”有详细考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09:35
“木杨城战”招致清初最大文史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20:16
吴敬梓原籍江西省南城县乃曹雪芹之孙(2013-08-20 23:02:44)

《儒林外史》的作者吴敬梓,字敏轩,号粒民。史学界对于吴敬梓的身世并没有明确说法,但是,对其出生原籍地却通常没有任何疑问的认为是安徽全椒县。这其实是一种错误认识。吴敬梓原籍实际是江西省南城县,乃《石头记》编审者曹雪芹之孙,唯有知道这个,才能够理解其诗文著述,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不能读懂《移家赋》一文,而把此文喻为天书的原因。

首先,吴敬梓父亲是谁,在自己的文集中没有明确记载,在吴的朋友文集中也没有提及。现在认为的“吴敬梓安徽全椒人,其父吴霖起或吴雯延”是后人根据其《移家赋》中内容来推定的。如民国的胡适,及之后的陈美林,刘世德先生均著文推考吴敬梓其身世。他们虽然不怀疑吴敬梓的出生原籍地,却在吴敬梓父亲到底是吴雯延还是吴霖起?这二人中的哪一个是吴敬梓的父亲推断中,观点相左,三个观点也都无法确证。究其原因,就在于,公认的研究吴敬梓身世的重要文章《移家赋》以及他的其他一些作品,全都是使用隐语写作,也就是《石头记》中的“假语”。

吴敬梓使用假语写作叙述自己,这是清末后的研究者所不知的,乃至在研究时会发现,矛盾重重。而研究吴敬梓身世来源凭藉的程廷祚和朱绪曾两位清代学者,他们对吴敬梓的真实身世一定是了解的,他们深知吴敬梓是用隐语写作和介绍自己身世,因此,在他们的介绍吴敬梓著述里也是使用了假语,其目的就是故意制造迷误,互相矛盾,从而引起后人注意。

那么吴敬梓的身世到底怎样?为什么要用假语写作呢?因为,他父亲是朱和塨,又名李塨;祖父是朱慈烛,又名颜元,笔名曹雪芹,洪门帮主万云龙;曾祖父是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又名朱舜水,洪门始祖洪英。原籍江西建昌(今南城县)。因此,他必须要用隐语写作。这也是为什么一篇气势宏伟,词章华丽,旁征博引介绍自家的《移家赋》,却使后人读起来艰涩难懂,不解其意的原因所以在。因为《移家赋》,这篇文章是在用隐语主要凭吊哀思其曾祖延宁王朱由梿在江西建昌所发生的“木杨城”之战,在此战中致使清朝第一位皇帝顺治重伤,而一年多后离世。这样的身世,导致其根本不可能明确说出自己经历。

要读懂《移家赋》就必须先了解吴敬梓基本身世,而后人因为不了解其基本身世,却试图先从《移家赋》中来理解,自然的矛盾困难重重。



看吴敬梓至友程廷祚给吴敬梓姐所作的《金孺人墓志铭》的部分原文:节妇金孺人,姓吴氏,全椒人也。自幼以文学雯延之女,子于从父赣榆县教谕霖起。曾祖国对。官至翰林院侍读。祖旦,文学。其本身祖以上不具书。......嗣子为鼐,以某月某日葬孺人于某山。弟敬梓,持所为传诣余,泣而言曰:“吾鲜兄弟,姊又无子,后虽得旌,尚未有日,子其志焉!”。

这段短短文字,叙述得并不明确,且恰恰出现在介绍其父处,故意留下矛盾多重解释可能。

“自幼以文学雯延之女,子于从父赣榆县教谕霖起”,“从父”源于“从母”可作“叔伯”解,“子”可作“她”或“弟”解。父名“吴雯延”全椒县查无此人,意为“文学无闻言”,即“文字上的闻所未闻”。

“其本身祖以上不具书”,“嗣子为鼐”。即意在提醒“金孺人”非嗣女,而这里明明书了其‘祖,曾祖’却又说不具书,意在告诉所谓吴敬梓姐“金孺人”乃虚构之人,其实根本不存在。



再看朱绪曾《国朝金陵诗徵》的吴敬梓小传全文:

敬梓,字敏轩,上元人。全椒廪生。有《文林山房集》。

始祖转,自六合迁全椒。曾祖国对,顺治戊戌第三人及第,官侍读。祖旦,以文名。父雯延,诸生,始居金陵。

乾隆初,诏举博学鸿词,上江督学郑某以敏轩应,会病不克举。

江宁黄河云:“吴聘君诗如出水芙蓉,娟秀欲滴。词亦白石,玉田之流亚。”



刘世德先生《吴敬梓的父亲是谁》一文,据此提出朱绪曾《吴敬梓小传》一文存在三个舛误。一是“文木山房集”误为“文林山房集”。二是根据《移家赋》“始祖转弟让”简述为“始祖转”。三是“始居金陵”。朱绪曾作为通经史训诂一代学者,也是知名藏书家,应该是具备基本的严谨学风。断不至于出现如此明显错误,那么他之所以如此作述吴敬梓小传,实乃故意为之,意为隐语相互印证。因为吴敬梓诗文本就使用隐语,在其始祖朱由梿隐语系统中“木”即可隐语“林”,“始祖转”意为明皇室以灭,亡明王室转为隐蔽反清,其始祖是朱由梿。“始居金陵”指各地明藩王室始祖源于金陵朱元璋。而‘顺治戊戌第三人及第’指清顺治皇帝,南明永历皇帝,及隐蔽的洪门组织朱由梿,结果朱由梿将清皇帝顺治重伤。



从以上我们可以知道,民国迄今研究吴敬梓身世的三种代表性观点,也即胡适,陈美林,刘世德三位先生对于吴敬梓父亲到底是吴雯延还是吴霖起,他们之间观点之所以会互相排斥,根本就在于,三位先生没能知道吴敬梓的著述使用了假语,且三人推断依据的程廷祚及朱绪曾文也同是使用了隐语。如果确定了吴敬梓的著述使用了假语,且能理解其假语系统,其诗文著述解析就不再困难和矛盾重重了。那么,我们从哪里能够看出其可能使用了假语呢?请看下面分析。

一,吴敬梓的一位“交称密契”之人宁楷(1712-1801年),乃世居江西南城县。吴敬梓为宁楷《修洁堂全集》作序。宁楷与吴敬梓交友,除开此序吴自述“仆与宁君,交称密契”外,并不为世人所熟知,“密契”近有“金兰之交”之意,可谓关系不一般。而且是吴敬梓吴烺父子二人的挚友。宁楷随父亲辗转流亡江宁,回家乡南城后写的一篇游记《毕姑山记》,被县志收入。此意乃使后人易于将吴敬梓与南城联想。

二,吴敬梓的另一挚友程廷祚乃“颜李学派”亲传弟子,而前面推论知道颜元,李塨父子二人即南城人氏。

三,《儒林外史》开篇第一回“说楔子敷陈大义借名流隐括全文”,非常明确地告知世人,写作《儒林外史》的楔子也即因由是开篇第一回,这就说明开篇一回在全文中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但是我们却在第一篇中看到作者叙述王冕经历时,明显的与历史传记《王冕传》不符。一是将王冕与元末名臣危素写为同乡,王冕是浙江诸暨人,而危素正是建昌(今南城)邻县金溪人,同属明益王势力抚州范围。二是在最重要的首篇的最末一句,“可笑近来文人学士,说著王冕,都称他做王参军,究竟王冕何曾做过一日官?所以表白一番。”。明显与历史传记《王冕传》不相符,因为《王冕传》里王冕确实是做了咨议参军的,而吴敬梓也是以且仅能以历史《王冕传》为叙述王冕经历之来源的。在通常认定为即是吴敬梓亲作的《闲斋老人序》里,指出《儒林外史》“是极其严肃的写实之作”,而后人们也确实将此篇王冕的经历当作了真史叙述。显见此开篇因由里,并无什么讽刺之必要。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写呢?因为,此王冕非真诸暨王冕也,吴敬梓是将王冕隐喻江西建昌明延宁王朱由梿,也就是他的曾祖父。所以他将文中“王冕”与危素写作同乡,最后的一句实是全篇乃至全文的点睛之笔,此“王冕”实指明延宁王朱由梿,自是不曾做过一日的官了。

在《儒林外史》首篇说:“王冕画了二十四副花卉题了诗在上面”,说明朱由梿有二十四副花卉画以‘王冕’之名所作。存留于世,很明显现今王冕之名的《墨梅》画就是朱由梿所画,画中题诗完全符合朱由梿隐语。这点其实很容易通过笔迹鉴定将之与朱舜水朱云阳笔迹相比较就可以确定,前提是笔迹鉴定科学的话。其实从王冕众多的印章名中也能看出其隐意。



除了以上几点推知吴敬梓将可能使用隐语外,直接将吴敬梓众多诗文隐语解析,就更加明显地与朱由梿‘木杨城’之战完全契合,其诸多的诗句都明显表达凭吊哀思朱由梿的‘木杨城’之战。吴敬梓名就是敬仰‘朱木立’意思,字敏轩,意为《石头记》‘美文轩’同‘悼红轩’。号粒民,意为‘木立斗世’之人。《移家赋》中写的‘美人之赋’即是《金陵十二钗》,敬梓并无写作什么美人之文。又人称吴聘君吴徵君与朱舜水朱徵君相联。其自述全椒人,乃取‘椒房’之意,《石头记》林黛玉吟“香沾壁上椒”。以椒和泥涂墙壁得名。而南城县有‘竹篱笆和泥抹墙的独特传统。赣榆县教谕,在《儒林外史》开篇即将榆树和桑树合写,意在提醒‘赣榆’也可作‘赣桑’,实指非特写哪个县,而是指‘赣家乡’。教谕指训导教师,也可作为一地君王自有职资。总之,将被喻为天书的吴敬梓《移家赋》文,按隐语解析,则完全通晓,无有困难矛盾之处。

其实在《移家赋》文中,作者已经把自己家乡大致说明了,只是后人研究者不知其“全椒人”是使用隐语,而无法理解罢。《移家赋》写到“余乃身辞乡关”,“绍绝学于关闽”,“余家世于淮南,乃流播于江关”。全文三个‘关’字,一个是指家乡之‘关’,另两个‘关闽’和‘江关’在无法确知的情况下,至少也是可以推论存在‘赣闽边关’这么一种情况的。若理解了作者隐语系统写作,就完全能够确认‘赣闽边关’才是作者‘乡关’了。

综合以上隐语推理,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确定原籍为江西南城县,出生地约同其父河北李塨,祖父为朱慈烛(曹雪芹),曾祖明延宁王朱由梿。其写作著述同《石头记》必得使用假语,而记叙家族史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20:17
蒲松龄出生原籍地江西南城县(2013-08-22 18:00:54)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史学界研究蒲松龄身世,也一般都根据蒲氏《族谱引》来研究,此《族谱引》手稿本是日本人平井雅尾从蒲松龄嫡系子孙处得到的,这钞本是在蒲松龄殁后十六年即(1731)年,由蒲松龄儿孙辈之中某一人钞写。上有蒲松龄亲笔书写“般阳土著”。而淄川蒲氏,自元代迁来,原籍何处,文献无征。其远祖蒲鲁浑、蒲居仁曾并任般阳府路总管,名载邑乘,但无任职年代。墓在城西北店子村附近,旧有华表翁仲,俗称“石人坡”。

由于蒲松龄的父祖家世在史志中缺乏佐证资料,因此史学界对其身世存在争议。其实这是很自然的事。因为,蒲松龄自述的《族谱引》是在使用隐语来记叙其家世。他的真实身份迫使他必须隐意记述。蒲松龄真实身份是明建昌(今南城县)延宁王朱由梿之子,曹雪芹之弟。现在能证明他这真实身份,撇开其著作诗文所隐语不说,有两个明显证据能够将蒲松龄与明建昌延宁王紧密联系起来。

一是记传的“新婚后的蒲松龄初应童试,即以县、府、道三第一补博士弟子员,文名藉藉诸生间。其制艺《蚤起》、《一勺之多》,大为山东学使施闰章称赏”。‘《蚤起》、《一勺之多》’虽然出自古文中,一为孟子语,一为《中庸》。然此作为文题,则显为极其冷僻。而恰巧的是在江西建昌麻姑山有一眼“神功泉”,“神功泉”系明代石刻。此泉又名“一勺之多”,据周春林先生《品读南城》文,“一勺之多”为明代御史邵梅墩手题而镌刻于泉上石岩,至今仍清晰可见。由于“一勺之多”不论用于题文或泉眼名,都实为冷僻,而使用者却都郑重其事地表达,这两者联系起来是巧合还是特意为之联系?总之,是将二者紧紧地联系起来了。若加有其他能使二者联系之处,则此联系意义之指向意图就确乎的明显了。《蚤起》是隐意‘清王被包围’就不展开解析了。

二,如果说“一勺之多”冷僻词句尚有二者联系偶合成分话,蒲松龄的《试后示篪,笏,筠》诗句就确乎将蒲松龄与曹雪芹《金陵十二钗》联系的铁证了。

看《试后示篪,笏,筠》诗说:“昔日学中士,获荣在稽古,今日泮中芹,论价如市贾,额虽十五人,其实仅四五。益之幕中人,心盲或目瞽,文字即擅场,半犹听天数。矧在两可间,如何希进取?悠悠岁月迈,稚齿为衰姥”。

此诗句中,明确与曹雪芹《金陵十二钗》联系的是‘三四五六’句。‘芹’字;‘贾’字;‘额虽十五人’,《金陵十二钗》中有判词的正是只有十五个人;‘其实仅四五’是铁证中的铁证,因为只有读懂知晓了《金陵十二钗》的主要意涵,才会知晓判词中的十五人实际写的真实人物‘其实仅四五’。

看过本人先前写的《‘石头记’故事人物原型之逻辑框架》就知道,《石头记》实际人物原型正是只有‘作者朱由梿,李自成(秦可卿),清顺治皇帝(王熙凤),明永历皇帝(巧姐),作者儿子朱慈烛(香菱)五人。而‘香菱’这个人物的很多思想情感确实是表达的是作者朱由梿的情感。比较明显的就是‘香菱’四首自叹诗,此诗先前已经解析是隐写作者自己朱由梿的逃亡真事,而后‘香菱’又改名叫‘秋菱’。因此,蒲松龄说‘其实仅四五’,正是完全符合故事脉络的。

由于蒲松龄此诗句中明确隐意曹雪芹《金陵十二钗》。而在此之前,世人一般认为《石头记》创作晚于蒲松龄,也就是蒲松龄应该是没有读过《石头记》的,而蒲松龄此诗句则完全否定了此种认识。并且是说明蒲松龄隐蔽地阅读了《石头记》,他为什么要隐蔽阅读《石头记》?此《试后示篪,笏,筠》诗句已经隐语说明。因此,这也可以佐证本人之前推论,就是写《石头记》这书非常重要,不可能一下流传开。这本书首先只是在家族内部成员通读熟记,而后家族成员在《石头记》未对外传播的情况下接续著文传颂《石头记》记载的‘木杨城’故事。这样,既能够传记益王家族史,又能够安全地隐存下来。蒲松龄正是《石头记》作者朱由梿之子,曹雪芹之弟,因此,才能够准确知晓判词中十五人真实人物‘其实仅四五’。

在确定此四句与《石头记》之联系后,再看《试后示篪,笏,筠》诗全诗,不仅点明《石头记》“益之幕中人,心盲或目瞽,文字即擅场,半犹听天数。矧在两可间,如何希进取?”是隐语,且直接隐意‘明建昌益王’‘益之幕’是故事发生地。‘获荣在稽古’是隐意将朱由梿喻为‘反叛盘古’,也即洪门始祖。所以,蒲松龄述其父名‘盘’,又有作‘盘’。‘篪,笏,筠’分别表示朱家‘洪门,清卧底,平民’。蒲松龄就属‘筠’。

根据上两条信息,很明确能够将蒲松龄与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石头记》联系起来,再看其《族谱引》及生平所记载主要信息隐语,取‘蒲’姓乃取自‘蒲公英’,倒读‘英公蒲’,朱由梿自比‘女英’。出生“果符墨志”即“由符墨志”。字‘留仙’即汉留仙人,在其侄孙吴敬梓《移家赋》中即有“布衣公,世人言传仙去”。又字‘剑臣’,此将清廷比作明臣。号‘柳泉’意即‘灭清’。‘墓在城西北店子村附近,旧有华表翁仲,俗称“石人坡”’即意华东江西老表朱家。2000年在墓地处发现深埋一‘八棱石柱’,此是‘朱心被八旗’之意。2004年,墓前因冲刷露出‘石鼓’,此意为‘朱明王室之人’。这两件实物出现于平民葬墓应该说属于罕见。因此,自是有此深意。

除开以上之联系,蒲松龄的诸多诗文著述也都是采用隐语影射来记叙朱由梿及其事,《聊斋志异》中《口技》一文即是隐语影射表达木杨城之战,清顺治皇帝被围攻时情节。

而传为蒲松龄亲自记述的《蒲氏族谱》记载,“相传蒲姓为元世勋,宁,顺间曾遭“夷族之祸”。刑戮之余,只余“藐孤”,时方六,七岁,匿于外祖杨家,改随母姓,元亡后,始复姓蒲,始祖名璋”。这段文字清楚地隐意记叙了历史,与明建昌益王府1645年被清廷占取,蒲松龄恰六岁。‘元世勋’意为南明世勋,取意《石头记》将崇祯之后南明历史喻为‘元春’,‘宁,顺’间指南明留都南京宏光政权和清顺治间。在洪门组织于1659年木杨城围攻清顺治皇帝前,清廷统治区并不稳固,洪门组织无有明显行动,较隐蔽安全,因此说‘匿于外祖杨家,改随母姓’。1659年木杨城之战后,明益王建昌已属危险之地,此时间接近南明永历1662年灭亡时间,因此,迁转姓蒲。而始祖仍为璋(隐朱元璋)。

综合以上推论,可以确证《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实为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近亲,蒲松龄隐姓埋名后所取,出生及原籍地为江西南城县,从年龄及其熟知《石头记》情况看,当为朱由梿之子,曹雪芹之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30 20:19
《水浒传》《三国演义》作者施耐庵以及罗贯中是蒲松龄之化名(2014-01-23 15:26:27)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历史上对其人身世研究向来争议颇大,因为有关其生平事迹见世材料极少,且记载的材料亦也多有矛盾之处,民国胡适和鲁迅就提出过“托名说”。至今在现有所见生平材料中,关于其籍出地主要有兴化和苏州以及吴兴三种说法,现将这三种说法佐证资料罗列如下:
(1)吴兴说乃是因为施家宗祠里曾有一副对联:“吴兴绵世泽,楚水封明湮”。
(2)苏州说则有咸丰四年(1854年)陈广德所撰《施氏谱序》:“吾兴氏族,苏迁为多,白驹场施氏耐庵先生生于明洪武初由苏迁兴化,复由兴化徙居白驹场。其第二世处士君,扬一鹤先生曾为作墓志铭。及于施氏之自苏施家桥来迁,即场之田庐复名以施家桥……清咸丰四年岁次甲寅处署后二日赐进士出身浩授奉直大夫户部主事加一级陈广德顿首拜撰。”
和咸丰五年,施耐庵的第十四世孙施峻峰在《施氏宗祠建立纪述》中写道:“吾族始祖耐庵公,明初自苏迁兴,后徙白驹场。由一本而支分派别,传衍至今,五百余年矣……”。
(3)兴化说则有《兴化县续志》收入的明初王道生撰《施耐庵墓志》之记载。
《施耐庵墓志》:
公讳子安,字耐庵,生于元贞丙申岁,为至顺辛未进士。曾官钱塘二载,以不合当道权贵,弃官归里,闭门著述,追溯旧闻,郁郁不得志,赍恨以终。公之事略,余虽不得详,尚可缕述;公之面目,余虽不得亲见,仅想望其颜色。盖公殁于明洪武庚戌岁,享年七十有五,届时余尚垂髫,及长,得识其门人罗贯中于闽,同寓逆旅,夜间炧烛畅谈先生轶事,有可歌可泣者,不禁相与慨然。先生之著作,有《志余》、《三国演义》、《隋唐志传》、《三遂平妖传》、《江湖豪客传》即《水浒》。每成一稿,必与门人校对,以正亥鱼,其得力于弟子罗贯中者为尤多。呜呼!英雄生乱世,则虽有清河之识,亦不得不赍志以终,此其所为千古幽人逸士聚一室而痛哭流涕者也。先生家淮安,与余墙一间,惜余生太晚,未亲教益,每引为恨事。去岁其后述元(文昱之字),迁其祖墓而葬于兴化之大营焉,距白驹镇可十八里,因之,余得与流连四日,问其家世,讳不肯道,问其志,则又唏嘘叹惋;问其祖,与罗贯中所述略同。呜呼!国家多事,志士不能展所负,以鹰犬奴隶待之,将遁世名高。何况元乱大作,小人当道之世哉!先生之身世可谓不幸矣。而先生虽遭逢困顿,而不肯卑躬屈节,启口以求一荐。遂闭门著书,以延岁月,先生之立志,可谓纯洁矣。因作墓志,以附施氏之谱末焉。
以及载于《施氏族谱》的明景泰四年(1455年)淮南杨新撰《故处士施公墓志铭》:“处士施公,讳让,字以谦。鼻祖世居扬之兴化,后徙海陵白驹,本望族也。先公耐庵,元至顺辛未进士,高尚不仕。国初,征书下至,坚辞不出。隐居著《水浒》自遣。积德累行,乡邻以贤德称。生以谦,少有操志。……景泰四年岁次癸酉二月乙卯十有五日壬寅立。淮南一鹤道人杨新撰,里人顾蘩书,陈景哲篡盖”。
1978年施让墓附近出土的《处士施廷佐墓志铭》砖,墓铭中提到施廷佐的高祖叫施元德,曾祖彦端(即施耐庵)“会元季兵起,播浙,(遂)家之。及世平,怀故居兴化,(还)白驹,生祖以谦。……”

以上就是有关施耐庵主要生平资料,在这些资料中主要是以王道生撰《施耐庵墓志》最为详细。而在王道生撰《施耐庵墓志》中有“为至顺辛未进士。曾官钱塘二载”这样一个重要履历。李骞先生的《谁是“水浒传”作者》一文,根据《元史》记载,查证这个履历是无中生有,因为该年并无开科考试以及钱塘(杭州)地方志没有其履任记载,而杭州方志历来对极小官吏都有零星记载。对于墓志铭特别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这样一位人物的墓志铭,出现这样重要漏洞,显然不应该。因为此漏洞谎言显然是可与各方史志容易对证的,从而使谎言水落石出。但墓志铭作者明知道谎言会水落石出,却依然书于开篇重要位置。唯一解释只能说是故意为之,其目的就是引发后世研究者注意。事实正是如此,此篇墓志铭正是“板桥郑”所为。是研究施耐庵的重要文章。其内容有真,又多有假语。

根据此《施耐庵墓志铭》文,以及记载于其他的相关信息,与蒲松龄的生平记载相联系,可以确定《水浒传》的作者就是《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施耐庵是蒲松龄化名,《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是蒲松龄又一化名。
“施耐庵”名字寓意是“给心中一点慰藉”,“罗贯中”寓意是“天罗地网笼罩中华”即“乌云笼罩中华”。“水浒传”意思是“水旱地传”即“清与明延宁王传”(邵武金坑乡“又称昼锦乡”独有“旱桥”一座也即寓此意)。“施耐庵”名字好理解,因为蒲松龄是明延宁王朱由梿儿子。而作《水浒传》显然不能够使用日常之名。使用“罗贯中”这一化名,原因就在于前述的蒲松龄极不情愿却又不得已要创作《水浒传》后半部分。因为后半部分思想完全违背其意愿又不得已创作,所以就使用了这个与当时时局寓意吻合的另一化名,以示和前半部分《水浒传》之化名“施耐庵”区隔开来。事实就是这样,也很好理解,换作任何一个人也都会如此作为,而不至于人格分裂。
至于“罗贯中”就是“施耐庵”的证明,在王道生撰的《施耐庵墓志》中已经明确说明“先生之著作,有《志余》、《三国演义》、《隋唐志传》、《三遂平妖传》、《江湖豪客传》即《水浒》”其中《志余》》、《三遂平妖传》就是隐意方便与《聊斋志异》相联系。另外,《水浒传》书中也有暗示提醒,四十二回开头诗“遇宿逢高先降■,宋江元是‘大罗仙’”以及四十八回结尾“空中伸出拿云手,救出“天罗地网人”。因为《水浒传》书中宋江即是隐意清廷,书中隐线是将朱由梿木杨城战之故事人物情节隐写于书中,非常明显,全书一百二十回均由蒲松龄化名施耐庵罗贯中所作,其中将木杨城战融于全书包括后半部分之细节不是第二人可以替代的,这个暂且不表,后面再述。
而创作《三国演义》主要目的一则是在于掩饰《水浒传》后部分“罗贯中”之化名。二则创作《三国演义》“褒刘贬曹”也可以为《水浒传》书流传作陪衬掩护。《施耐庵墓志》记载罗贯中绕开“徽苏”两印刷中心至闽,也是为着暗示联系闽赣之原故。这些就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罗贯中”之谜云的原因所在。也能解释“板桥郑”化名金圣叹一边说罗贯中是狗尾续貂,一边又说得到“贯华(贯中)堂”古本的故作疑云。

在了解了以上情况后,我们再看蒲松龄与所有施耐庵记载资料及《水浒传》信息之联系。
施耐庵名施子安,耐庵是字,又名施彦端。“彦端”隐意:彦(颜)端(始,元),即“彦端”隐意“颜元”,“颜元”前述已知即曹雪芹为蒲松龄之兄。施耐庵之子“施让,字以谦”隐意“(礼)让(恭)谦”即李塨,而李塨前述已知乃是“颜元曹雪芹”之子。在《施氏长门谱》中记载十二世另一“施子安”而不避讳该宗谱始祖“施子安”,在宗族家法时代,显然不可思议。实是为突出强化“施子安”名,从而与蒲松龄的《王子安》篇联系起来。《施耐庵墓志》中“为至顺辛未进士,曾官钱塘二载”乃是隐语施耐庵参加了1659年木杨城战,两年后1660年顺治去逝。与此对应蒲松龄较为详细的年谱记载,顺治十五年(1658年),初应童生试,以县、府、道三第一进学,受知山东学政施闰章(隐豫章王门施)赏识。施耐庵享年七十五岁,而蒲松龄享年为七十六虚岁,差别仅虚实岁而言。各种有关施耐庵的资料都提到“白驹场”,“白驹场”就是隐意“木杨城战场”。而吴兴说的施家宗祠里对联:“吴兴绵世泽,楚水封明湮”则很明确地说明了可称“吴楚”之地理位置。
再看贯华堂所藏《水浒传》东都施耐庵序,不论此序是否出自施耐庵,但文中段落却明显地隐意和蒲松龄联系起来。这篇序文,粗看似啦家常般罗嗦,云里雾里的听不着调门。但正是在这看似没啥内容里面,却隐藏了极深的与蒲松龄及《水浒传》中内容之联系。
看序文此段“舍下执炊爨,理盘槅者,仅老婢四人。其凡畜童子大小十有余人,便于驰走迎送,传接简帖也。舍下童婢稍闲,便课其缚帚织席。缚帚所以扫地,织席供吾友坐也。吾友毕来,当得十有六人。然而毕来之日为少。非甚风雨,而尽不来之日亦少,大率日以六七人来为尝矣。吾友来,亦不便饮酒。欲饮则饮,欲止先止,各随其心。”
内容中“大小十有余人稍闲,便课其缚帚织席”。而之所以稍歇便课其缚帚织席,却又郑重说明仅仅是为了“缚帚所以扫地,织席供吾友坐也。”而“吾友毕来,当得十有六人”。这样说来,根本于理不通,除非“大小十有余人稍闲,便课其缚帚织席”是为了卖帚席,否则,何须“大小十有余人稍闲,便课其缚帚织席。”这段话显然是为着与蒲松龄《聊斋志异》名篇《促织》相联系。
再看“吾友毕来,当得十有六人。然而毕来之日为少。非甚风雨,而尽不来之日亦少,大率日以六七人来为尝矣。”根本是语句错乱。而这样的错乱病句完全是为了突出这个“毕”字。“毕”字是完结意思,为了提醒此中“毕”字,全序文另叙有“诸事爨甫毕”,“吾友既皆绣谈通阔之士”语句。因为“毕”字前文已述木杨城战建昌有座“毕姑山”。而蒲松龄则在“毕际有”家坐管三十年。水浒传中七十六回及一百零五回双方对战共有三个“毕胜”都无所踪,三人一姓名也只此特例。这个若非作者或极亲近所为,断然不可能出现巧合。为了说明这个问题蒲松龄友中记载有“友毕盛钰、毕盛统”。

再看蒲松龄详细生平,《聊斋志异》是在他40岁左右已基本完成,即便此后不断有所增补和修改,但“运笔如风”正值壮年的朱由梿之子怎么可能不再有力作。从时间看,生平年谱恰恰是为合理联想提供充足写作时间。
为着隐语说明写作了《水浒传》,蒲松龄特作“大圣乐·闱中越幅被黜,蒙毕八兄关情慰藉,感而有作”词:
“得意疾书,回头大错,此况何如。觉千瓢、冷汗沾衣,一缕魂飞出舍,痛痒全无。痴坐经时总是梦,念当局、从来不讳输。所堪恨者,莺花渐去,灯火仍辜。 嗒然垂首归去,何以见、江东父老乎?问前身何孽,人已彻骨,天尚含糊。闷里倾樽,愁中对月,欲击碎王家玉唾壶。无聊处,感关情良友,为我欷歔。”
“越幅”就是写作空了页,恰恰是隐意《水浒传》“施耐庵,罗贯中”上下篇。词中“念当局、从来不讳输。”更是明显双关语。而“痛痒全无”隐意是“痛,病了不能角斗,痒,羊角哀”也不存在了。就是意气风发,精神爽朗。“灯火仍辜”隐意“《水浒》文章仍然有所辜负”。其记载特有“共灯火”和“共笔砚”经历。
著作《省身录》《怀刑录》名隐意与《水浒传》“生辰纲”对应。
 《山市 》怪名则与“曾头市”即“(兽头)虎市”对应。
《鼓笛慢》“鼓的慢”与“鼓上蚤”“鼓的早”对应。
以上这些蒲松龄生平信息与施耐庵《水浒传》信息的隐意洽和,只是作者刻意点明,以备后世对证的明确记载。而在《水浒传》书中,隐意记载和朱由梿木杨城战事迹隐意系统洽和者更是甚多。比如《水浒传》开篇好汉王进即是隐意朱由梿,开篇用十九个“子母”“母子”词来说明并非写错,而是刻意为之。实“子母”乃指“子女”,“母子”乃指“女子”,而前面已述在朱由梿木杨城战隐语系统里,“女子”乃指坏人,所以《水浒传》开篇即用十几个“子母”来与之洽和。这也算是《水浒传》的出身标志了。

从以上论述,无可辩驳的表明蒲松龄就是《水浒传》《三国演义》的作者,施耐庵和罗贯中是蒲松龄化名。相信这样一个缜密的筹划,必然会有无可置疑的史料流传于世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 18:51
[原创]公开曹雪芹(万云龙)墓珍藏地逻辑推理精准位置
87575 次点击
411 个回复老子大国民 于 2014/4/15 10:13:5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吾人出于阳光保护“木杨城战”珍贵文化遗存之目的,现正式公开曹雪芹(万云龙)墓珍藏地精准位置,希冀能够达成阳光保护之结果。

依吾人之“木杨城战招致清初最大文史案”系列研究文,已推知《石头记》现署名作者曹雪芹即是洪门内人称“万云龙”大哥者,原名朱慈烛。“木杨城战”正是由其父明末建昌(今南城县)延宁王朱由梿所组织的,伏击清第一位皇帝顺治所统帅的清军的战役。清初皇帝顺治正是在这场战斗中身负重伤,一年多后去世。明延宁王朱由梿写《石头记》的主旨就是隐意告诉世人这个当时不能明言的抗清辉煌战绩。而此战绩也被由朱由梿所创建的洪门组织内部颂为经典,名曰“木杨城战”。

吾人再依据南城县上唐镇一清代所造房屋“李梧冈公祠”所藏门联信息,推理出《石头记》原稿来到并隐藏于南城县上塘镇。“李梧冈公祠”所藏信息乃是镌于一幅石刻门联,曰“启后有基,仓庾书楼环左右,承先不远,龙门鹿洞溯芳徽”。

在吾人正欲破解《姚大羔本》时,发现《姚大羔本》所载“西鲁故事”所隐含信息。“西鲁故事”在洪门多种版本会簿均有流传,一向被洪门内以及历代研究学界视为神话故事,天书,无人能看懂。而正是这天书般的故事中隐含着最为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木杨城战”文化遗存的准确地。而这个重要信息就是“万大哥云(魂)上九霄而去,尸首葬在高溪庙三层楼脚下粪箕湖子山午向。”这么一句话。显然,这是一句隐语而不可能是明面语言。经吾人破译,此地恰好正是上塘镇。

这样,在吾人事先推理出《石头记》曹雪芹即是万云龙后,发现《石头记》原稿隐藏地与洪门万大哥骨灰埋葬地正好实现完全交集。再次证明隐语逻辑推理之准确。

吾人依据洪门流传诗句,先前已推论南城县汾水村乃洪门所流传两京总部之一,继而依据周春林先生《品读南城》所述,南城县汾水村内有一无其名神庙,即知此神庙正是洪门所传“高溪庙”。当然此庙又绝对不能明言为“高溪庙”,这恰是隐意作用之所在。“楼脚下”则应对上塘镇楼下自然村,在吾人先前论述汾水村乃洪门总部时,即已说明汾水附近“楼下”地名是与《石头记》有联系的特殊地名,而实际楼下村恰处于汾水村和上塘镇中间位置。“粪箕湖”则对应一鱼塘,即只要村边有鱼塘即符合隐语。

在吾人破译推理后当即赴南城县向当地文化局部门报告,在随同当地文化保护专家前往实地时,路经上塘镇看到“东湖小学”之名称,即又感推理之正确。即隐语“鱼塘”是对应“湖”的。

在到达实地调查中,村口边果然有一口鱼塘名“九姑娘塘”,村座落之山名“后垄山”,村内最早只建造有五栋清代房屋,依次分别名曰“立本厅”,“三层厅”,“挽门厅”,“东头厅”,“新屋厅”。且前三栋是先建造,后两栋是之后建造,所有这些称谓经村内老人证实乃清朝祖辈流传下来。

在调查知悉这些称谓后,吾人即知晓其完全属于《石头记》隐语系统。也知晓过往推理之一路正确。“立本厅”谐音“日本”意之朱舜水在日本,又有“木立”之意。“三层厅”暗合“三层楼”,“挽门厅”自是不言而喻。显然,这里就是上塘镇那副石门联和洪门万云龙墓所暗合指向之地。特别是“挽门厅”这样一个让人感觉哀伤之称谓却称谓房屋之名,自然是有深意。

因为,“三层厅”是唯一与外部流传密语指向明合之处,这里就自然成为观察重点,果然,在“三层厅”发现了一对木雕图案,这对木雕图案乃五栋建筑剩余建筑物中唯一木雕图案,应该说在始建筑五栋中也是唯一。这对木雕图案正是吾人从《石头记》和万云龙墓一贯隐语推理的确凿物证。

这对木雕图案位于木造房屋两侧壁,雕刻于房屋侧壁主横方梁的一根段柱上,段柱底部支撑在方梁上,离地面约三米,段柱高约一点七米,近旁是房屋侧壁中部的房屋主房柱。这对木雕乃用阴刻于段柱底部,图案是标准挽幛型,整个挽幛内为阴刻面,底至段柱底,高约三十五厘米,寛则刚好段柱半圆面。在挽幛阴刻面内再阳雕一束谷穗图案,谷穗根部刻成短直钉耙型状。阴面内阳刻谷穗高度几与挽幛同高。由于吾人当时是老式小屏手机,拍照性能差而没有拍摄,很是遗憾,当然地方专家是都有拍摄提取的。

“三层厅”这样一个唯独的木雕印刻挽幛图案,一个不祥和喜庆木雕图雕刻于不是显著位置,而且又应对旁边“挽门厅”名所主含之意。自然是有建筑的特别含义。

由于吾人是在破译《姚大羔本》时,即前往报告,当时并没有推论知晓“木杨城战”滔滔之状,也还未推论知晓吴敬梓乃朱由梿曾孙以及吴敬梓所藏隐语。只依据当时推论情况和实地调查所得信息,还无法精确推知,这是吾人遗憾之处。也只能说是上天之意吧。

依据当时信息,吾人确定了墓珍藏点在“三层厅”或“挽门厅”的“东头厅”的位置。而当时吾人确一直倾向于“三层厅”,实为误认“立本厅”东头神龛是“三层厅”神龛。

在之后,吾人终于从搜寻吴敬梓诗句中得到准确隐语信息,那就是吴敬梓的《减字木兰花》,“闺中人逝,取冷中庭伤往事。买得厨娘,消尽衣边荀令香。”,结合老建筑中原有“上书房,下书房”隐意“上熟(厨)房,下书房”。确定墓珍藏点位于挽门厅厨房位置。空间约十二平方米。
吴敬梓《挽王宓草》诗:“白鬓负人望,今见玉棺成。高隐五十载,画苑推耆英。箧贮宣和谱,图藏佛菻形。”则说明了当时墓珍藏的状况。
因此,依据吾人以上逻辑推理,完全确定《石头记》原稿和万云龙墓珍藏点精准位置就是在南城县上塘镇楼下自然村挽门厅之厨房地下。吾人愿意无条件担保此责。


福建邵武 李卫明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 18:55
公开国家真史11095册《永乐大典》正本精准珍藏地 (2018-09-17 15:35:51)

由于邪恶犯罪组织团伙盗用冒用权力,暗中阻挠木杨城战历史文化遗产和国家真史《永乐大典》的发掘保护。邪恶犯罪组织团伙早已自行窃知《永乐大典》珍藏之处,并多次暗中威胁我损毁《永乐大典》,出于阳光保护国家真史11095册《永乐大典》的目的,现正式公开国家真史《永乐大典》的珍藏之地。
国家真史《永乐大典》珍藏于江西省南城县武冈山聚星塔下山体内。为三合土石室,千真万确。我对这个结论无条件负任何法律责任。
南城县上塘镇楼下自然村挽门厅厨房地下木杨城战历史文化遗产与聚星塔下《永乐大典》为因果关系。地面发现大量大规格标准三合土石块,此为楼下自然村有珍贵文化遗存的确凿证据,发掘保护楼下自然村挽门厅厨房地下木杨城战历史文化遗产有助于《永乐大典》的发掘保护。楼下自然村挽门厅厨房地下木杨城战历史文化遗产为三层棺石室,浇书摊饭筑于1734年,价值堪比《永乐大典》,《永乐大典》珍藏在其40年前。
聚星塔虽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其价值与塔下国家真史《永乐大典》不可同日而语。聚星塔的重要作用就是保护《永乐大典》,可拆卸重建。与其他任何文物不同,国家真史《永乐大典》的唯一价值在于早日重见光明,供世人研读。

2018年9月17日首发表于邵武李卫明博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1 20:14
木杨城战招致清代最大文史案(兰陵笑笑生篇)(2013-08-27 20:02:01)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作者,只粗看第一回,加此书卷首序言。‘东吴弄珠客题’序言中有“石公”或“袁石公”劝导语,明确告知是秽书牢骚之作,意为提醒不理解隐语,实不可读。
另‘欣欣子’序: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离兽耳。余友人褚孝秀偕一少年同赴歌舞之筵,衍至《霸王夜宴》,少年垂涎曰:‘男儿何可不如此!’,褚孝秀曰:‘也只为这乌江设此一著耳’。同座闻之,叹为有道之言。若有人得此意,方许他读《金瓶梅》也。”
这序言说得很明确了,只有知道《霸王夜宴》‘也只为这乌江设此一著耳’这句话意思,才能敢读《金瓶梅》,否则确是毒害至深。那么,几百年来,除了作者及其亲密几人,后世的人又有谁能知晓其意呢?此句话的意思是:《金瓶梅》也只为旴江设此一著耳。为什么说‘只为旴江’,因为在旴江江面上曾发生过木杨城斩杀皇帝之战。‘乌’指‘黑暗’,‘旴’乃‘日出之始’取‘光明’之意。这也是为什么广昌县与南城南丰两县为‘旴江’与‘盱江’之争的原因所在。也就是在清中后期起,《广昌县志》不同于《建昌府志》而采用历史上曾有之‘旴江’名。实为隐意纪念朱由梿即‘朱元育’。
因此,只看这句话即已知晓,兰陵笑笑生是化名,作者是《石头记》朱由梿的近亲,‘金瓶梅’为‘清拼朱’之意思。所谓崇祯刻版本,实为避清廷障眼法。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60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