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乡村七棺
1356个阅读者,1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 08:11

[原创]乡村七棺



龙都情缘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
收到家里的来信,我沉默了良久。
  谢小梅的样子浮现在眼前,一周前她来县城,我们还见了一面。没想到短短一周的时间,她竟然就死了。
  我叫董鹏,初中毕业之后就离家打工,在镇上一家拉面馆当学徒,现在已经是大工了。虽然离家不过一百来公里,可我很少回家,太忙了。
  谢小梅自小跟我一起长大,是邻居又是同学,大家感情很好。她高中毕业之后去了省城纺织厂工作,前两天放假回家,特意在县城逗留半天来见我。
  大家聊起好多小时候的事情,还说让我找时间回去一趟,儿时的伙伴一起聚聚。
  我拿着信去找老板,说明了情况,老板还记得那爱笑的谢小梅,听说此噩耗也是很惋惜,痛快的答应给我几天假,让我回去。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就上了回村最后一班的客车,不知道老天是不是可怜如此年轻就死了的谢小梅,天一直都阴沉着,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车上的人很少,除了司机之外,加上我才三个人,另外两个人昏昏沉沉的。
  我也感觉心里憋闷,头倚着窗户看着外边发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昏暗快要黑下来的关系,这条回家的路感觉有点陌生。
  一路上路过的站口一个上下车的都没有,只有在快到我们家上河口村前的金山站车子停下,有个人下车,又上来一个老头。
  我一瞧,这不是我们村东头的老王二大爷吗!
  “二大爷,您老这是上哪去了,这边坐。”看到了乡亲,我这心情也好了不少。
  正下车的那人回过头,奇怪得看了我一眼。
  车子另外一个乘客扫了一圈车子,然后同样奇怪的看着我,见我看他,他立马低下头去。
  司机从后车镜里也在偷偷的看着我,奇奇怪怪的。
  二大爷打量了我半天,认出我来,哈哈大笑:“这不是老董家的大鹏吗,这多好几年没见你这娃子了,听说你在镇上都当大工了,怎么今天有空回来?”
  我叹口气,又想到了谢小梅:“小梅死了,我们是同学还一起长得,怎么也要回来送她最后一程。”
  见我心情不好,二大爷也叹气:“哎,小梅这女娃子命真不好。她啊,哎!”
  一开始,我还以为二大爷也是心疼小梅年纪轻轻就死了,可是又发现二大爷好像欲言又止的,难道小梅的死还有什么内情?
  “二大爷,您老别话说一半啊,小梅到底怎么死的,一周前我还跟她见面,好端端的啊?”我看着二大爷,想不明白小梅到底因为什么死的,家里的信上也没说。
  二大爷左右看了一下,好像很怕人听见的样子,压低了声音说:“小梅啊,死在了小孤山的后山。”
  “什么?”我惊讶的大叫,司机跟另外那个乘客全都皱眉看着我,我赶紧低头:“小孤山后山那里从来没人去,那可是通往……”
  我没有说下去,因为整个小河口村的人都知道小孤山通往哪里,而那里怪事不少,传说也不少。
  “谁说不是,小梅肯定是被鬼迷住了,是被鬼害死的。”说到鬼字的时候,二大爷表情怪怪的,脸色很苍白。
  我笑了,只是笑的很不自然:“二大爷您老别开玩笑了,那些传说都是吓唬小孩子的,这世上哪里有鬼啊!”
  我笑的很尴尬,身上却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谁知道,二大爷转过头瞪着我,很严肃的口吻对我说:“鹏娃子这话可不能乱说,这个世上有鬼的!”
  他说的斩钉截铁,一时间我倒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1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半响,我才干咳两声:“二大爷见过鬼?”
  他说的这样坚决,表情也不像是开玩笑。谁知道我这么说,他反而只是笑,笑的很古怪。
  到了小河口村,我跟二大爷下车,而车上那个乘客竟然没有下车。小河口村就是终点站了,他也不是我们村子的,我没有见过他。
  我跟二大爷刚下车,客车掉头就走了,开的速度很快。
  “真是奇怪。”我嘀咕了一句。
  二大爷望着远去的客车,重复了一句我说的话。
  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到村子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呢,我对二大爷说:“二大爷,我们快点走吧,不然得半夜到家。”
  “没事,我开了三蹦子停在不远处才坐车出去的,走,二大爷载你回去。”二大爷虽然年纪不小了,而身体还很硬朗。
  “这感情好啊,走。”有车子坐,总好过自己抹黑走山路。
  一路上跟二大爷闲聊,也不觉得无聊,时间过去的也快。
  二大爷与我家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在岔路口的时候二大爷停下来了:“鹏娃子,你在这下车走走几步就到了,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从岔路口往家走,慢点十几分钟也到了,我就拿着包跳下车:“好的二大爷,等忙完我去您家看你。”
  下了车,二大爷发动三蹦子走了,看他消失在黑夜里,我转身往家走。
  走了没多久就看到远处一家灯火通明,院子里人来人往,那里就是谢小梅的家。而我家就在她家的旁边,也亮着灯。
  “爸妈,老弟,我回来了。”我冲着院子喊道。
  很快内屋就有人出来,是我老弟董飞:“哥,你回来啦。”一边说一边开门。
  这小子又长高了不少,此时我爸妈也都走了出来,迎我进门大家寒暄起来。
  “你是为了谢小梅的事情回来的吧?”我爸叹口气,说道。
  说到谢小梅,整个村子的人都觉得很惋惜,多好的姑娘:“是啊,想回来送她一程。”
  “嗯,你们是同学还是邻居,一小长大应该送送,一会跟小飞去上柱香拜祭一下吧。”我母亲眼睛泛红的说道。
  我点点头,准备跟小飞去谢小梅家,母亲却拉住了我:“这么晚了,你是不是没吃饭,吃了饭再过去吧?”
  “妈要不说,我还真没觉得,真的有点饿了。要不是村东王大爷载我,恐怕现在我还在赶路呢!”我笑着说道。
  正准备去热饭的母亲,抽烟的父亲,还有看着我的弟弟全都怔住了。
  小飞奇怪的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的问我:“哪个,哪个二大爷啊?”
  我拍了他脑袋一把,笑骂:“你说哪个二大爷,就是住在村东头的老王家二大爷啊。”
  此话一出,父亲手上夹着的烟都掉在了桌子上,母亲吸了一口气倚在了门框上。
  “哥,你说你真的见到老王家二大爷了?”小飞死死的盯着我,盯得我有些心里发毛。
  我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好像这里边有什么事情。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我父亲没说话,我母亲则焦急的冲出房间,不多时拿出一些冥纸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妈,你这是干什么?”我一头的雾水,家里人今天也太奇怪了。
  小飞急促的说道:“哥,你好久没回家不知道,那村东头的王家二大爷上个月就去世了,怎么可能还载你回来。”
  “什么?”我长大了嘴巴,整个人都呆住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们一同坐车不说,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他明明就是活生生的二大爷,我怎么可能记错。
  而且如果不是,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家。
  “哥,这种事情还能瞎说吗,你该不会是……”话还没说完,老弟就被我爸的声音打断了。
  “先别说了,跟你妈去十字路口烧点纸念叨念叨去。”
  父亲这么说了,我也只好被母亲拉着往外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4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1:23
3.
我,母亲,老弟三个人来到村子河边的十字路口。
  母亲点燃了冥纸,念叨着:“他二大爷,知道您老人家喜欢我家鹏娃子,可您老人家已经去世,还请您不要找我家鹏娃子,这里给您烧纸了。”
  我还在蒙圈当中,心里怎么也想不明白。
  母亲念叨完,还让我磕头,为了让她安心我也只能照做了。
  烧完纸,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思索这件事,思量着要不要去老王家去看看。细想这一路上,我这心里又七上八下的。
  我还记得当时车上下车的人,车上的司机还有另外一名乘客看着我的古怪眼神,难不成真的有鬼?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二大爷那惨白的脸色,还有在车上跟我说谢小梅死的事情。当时我说这世上哪有鬼,他斩钉截铁说有。
  那岂不是说,他自己就是个鬼,所以他才那么肯定。
  不敢去想了,走到家门口,我也没心情吃饭,就跟小飞去了谢家。
  谢小梅的爸妈见到是我回来,又是触景生情伤感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流。我心里发酸,也禁不住掉眼泪。
  一周前还好端端有说有笑的人,现在却死了,真是世事无常。
  “鹏娃子,你能回来真的太好了,小梅自小就跟你关系好,你能来送她,她肯定很开心。”小梅的母亲说到这里又哭起来。
  我抿着嘴点头,来到灵堂,看着她的黑白照片,照片上她笑的那么开心,想到跟她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好像就在昨天。
  我点了三支香三拜之后插在香炉里:“小梅,我回来看你了。”说到这里我就说不下去了,心里憋得特别难受。
  拿了一些冥纸在瓷盆里烧,烧尽的纸灰飘了起来,好像一道柱子一样。我迷了眼,揉眼睛的时候,恍惚间好像看到谢小梅就站在我的面前。
  她脸色惨白,好在在哭。
  “我好冤,好冤啊,大难临头,谁都逃不掉的。”
  我耳朵里不知道怎么突然响起这个声音,当我想要看清楚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小梅的影子。
  飘散的纸灰也都不见了,这屋子里边又没风的,纸灰怎么能飘起这么高。
  见到这个场景,小梅母亲哭的更伤心了,一个劲说我能回来送小梅,小梅很高兴。
  明天小梅就要送去火化了,看着棺材内躺着的小梅,我禁不住伤心:“叔叔阿姨,我能留下来一起守灵吗?”
  小梅父母很吃惊的看着我。
  “咱们是邻居,我跟小梅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又是同学,也想尽点心意,陪她最后一程。”我说的很诚恳。
  “谢谢,谢谢。”小梅父母一个劲的说谢谢。
  正说话这回,院外又有人来了,我朝外看去,发现都是熟人。
  王斌,刘天,朱小虎,周琳琳,张娜五个人神情哀伤的进来。
  这些人都是我们一起长大的伙伴,小学,初中也都在一个学校,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听说我回来了,就赶过来见我。
  大家见面少不得又是一通哀伤,大家的眼睛都红红的,听说我要为小梅守灵,他们也都要留下来。
  小飞回家给我拿了一些吃的,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着好多小时候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晃就晚上十一点多了,来帮忙的人都走了,灵堂只剩下我们几个伙伴还有小梅的父母。
  “叔叔阿姨,这两天你们也都累了,这里我们来守,你们回去休息一下吧。明天还有好多事情需要你们忙,多少睡一会吧!”
  原本他们是不肯的,在我再三劝说下才进屋去休息了,灵堂就剩下我,王斌,刘天,朱小虎,周琳琳六个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夜晚起了风,我们也变得有点昏昏沉沉的,大家都没人说话默默的坐着。
  再我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一阵风从院子吹了进来,将屋子内的烛火一下子吹灭。我一个机灵的清醒过来,发现其他人好像都在打瞌睡了。
  看着漆黑的屋子,有点渗人。
  我拿起火柴想要点燃蜡烛,可火柴怎么也点不着。没办法我只好去搬了一个凳子,站在上边去看灯泡是否松动才不亮了。
  正在扭动灯泡,无意间瞄到棺材内,我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刚刚那一个瞬间,我好想感觉棺材内谢小梅的脸闪过一道绿光。
  我眨了眨眼睛再看,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https://m.jianyue2.com/cp/70.html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5:0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4.
 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灯泡扭动之后也没有亮,我只好下来。
  下来之后,点燃了供桌上的蜡烛,房间内多少亮堂了一点。看着近在咫尺的棺材,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种感觉非常的荒谬,我在想的是,棺材里边谢小梅的尸体可能不见了。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心里心惊肉跳的,感觉到了阵阵寒意。
  心里在害怕,可我的脚却不由自主的朝着棺材移动,绕过了供桌之后我距离棺材不到半米,如果不是光想昏暗,我的身高完全可以俯瞰到棺材内部的场景。
  我在害怕,双腿不听使唤的在颤抖,抖的非常厉害。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我不知道答案,只是颤抖着靠近棺材。
  “尸体呢,谢小梅的尸体呢?”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空空的棺材,也顾不上害怕直接伸手进去摸。
  摸到的只有硬邦邦的棺材板而已,尸体不翼而飞了。
  “你在干什么?”背后突然响起朱小虎的询问声。
  “啊!”我本来就在害怕,而且正聚精会神呢,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得跳起来。
  朱小虎怪异的看着我,笑道:“你干什么,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我骂道:“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见我表情不对劲,朱小虎皱眉:“到底怎么了?”
  我指着棺材内,没有说话,朱小虎更加疑惑了,顺着我的手看向棺材内,他的表情仿佛石化了一样。
  半响,朱小虎突然怪叫起来,身体连连的后退。
  其他人被他的叫声惊醒过来,全都奇怪的看着我跟他,几个人起身走过来询问到底怎么了。朱小虎也不说话,只是表情惊恐颤抖着手指着棺材。
  众人面面相觑,全都看向棺材内,这一看之下皆是大惊失色,两个女生更是捂着嘴巴尖叫起来。
  “小梅的尸体呢?”王斌问我,我摇头。
  这下大家脸色难看的不得了,明天就要出殡火化了,可是现在尸体竟然不见了。一具尸体凭空消失,这太诡异了,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害怕。
  小梅的父母给尖叫声吵醒了,来到灵堂询问到底怎么了,当他们看到空空如也的棺材,全都傻眼没反应。
  片刻之后,小梅的母亲哀嚎一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小梅的父亲看向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
  我们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虽然打瞌睡了,我也昏昏沉沉的,但肯定没有睡着。而且我敢肯定的是绝对没人进来,至于当时我看到小梅站在我面前的那件事我并没有说出来。
  “当时房间突然灯灭烛火也灭了,我以为是灯泡坏掉了,就想要去看看。灯泡也没亮,我就将蜡烛点燃,之后就发现小梅的尸身不见了。”我如实说道。
  小梅的母亲哭的更大声了,一个劲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出现这种事情。”
  小梅的父亲也是一个劲摇头叹息,大家都没了办法。
  两口子都觉得家里出现这种事情是家门不幸,而且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原本小梅的死就很离奇,现在尸体又突然消失不见,怎么想都觉得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可能是小梅母亲哭的太大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大家赶过来知道尸体不见,全都理论纷纷。
  我父亲在村里还是挺有话语权的,一直沉默不说话,小梅父亲哭丧着脸走到我父亲面前,询问道:“董哥,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老弟,我看这件事还是让村里的疯婆婆来看看吧!”我爸说道。
  疯婆婆我有印象,是个很奇怪的人,而且年岁很大了差不多得有八十岁了吧。我还记得小时候看到她,被她的样子吓到,而且她人看起来古古怪怪,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我们一群小孩小时候都很怕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09:28
人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09:28
5.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父亲让小梅父亲去找疯婆婆干什么,我很好奇。
  而且,我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怪怪的,大家有种言语不出的不安。我想要问我父亲,可是又觉得现在这种场合有点不太合适。
  我,王斌,朱小虎,刘天,周琳琳,张娜几个人退到院子的角落,大家神情都不太好。
  “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不会是闹鬼了吧?”王斌小声的说道。
  我皱眉看了他一眼:“别胡说,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好。”
  “我也知道,可是小梅的死本来就很奇怪,她大晚上去小孤山后山干什么,而且找到她尸体的地方就在小孤山与八棺山的路上。”
  八棺山,一个对于小河口村乃至周围几个村子都谈之色变的地方。从小没少听有关八棺山的传说,每一个都很离奇吓人。
  小时候,如果谁家小孩不听话,大人就说再不听话就把你丢到八棺山去,小孩保证不哭。这八棺山也算得上我们小时候的噩梦了,别说我们了,就连村子里边的大人都从来不去那里。
  “你说起这件事,我就纳闷了,小梅为什么要去那里?”我看着大家,我一直在镇上,他们却放假都在村子里,想来应该知道点什么的。
  结果大家全都摇头,对于这件事大家议论纷纷,可没人知道具体缘由。但说的最多的,就是小梅可能是被鬼引了去,结果丢了性命。
  要知道,八棺山那边半面山都是古时候的乱葬岗,参天大树下全都是一个个骨灰罐。
  “算了,大家也别猜测了,可现在尸体不见了可如何是好。”我有些焦急,人都死了结果还不得安生,尸体都丢了。
  人死都要入土为安,现在没尸体怎么入土,让小梅的父母怎么心里能过的去。到现在小梅的母亲还大哭不止,怎么劝都没用。
  闹出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各自回家了。明天的出殡肯定是不行了,原本我还想说大家是不是该去找寻小梅的尸体,但大人们好像全都忽略了这个问题,没有一个人提起。
  回去躺在炕上我辗转反侧,脑海一直在想我站在椅子上的时候,看到小梅站在我面前的情形。什么时候睡着的我都不知道,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怪异的梦。
  梦里,我站在一片全都是雾的地方,周围什么都看不到,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我到处的走,可除了雾还是雾,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我想要张口喊,却只能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没办法,我只能一个劲的走,仿佛感觉不到疲惫一样。走着走着,周围的雾气什么时候散去的都没有注意,当我发现的时候,发觉自己站在树林当中。
  好熟悉,这片树林我好想小时候来过。
  突然,我想起来这里是哪里了,这片树林是小孤山。正当我发呆的时候,我看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看她的背影,竟然是谢小梅。她回头看了我一眼,露出古怪的笑容,然后就朝前走。
  “等等,小梅。”我能发出声音了,可小梅好像没听到我喊她一样继续朝前走,我只好追了上去。
  她明明走的很慢,可是我追了半天依旧跟她保持着之前的距离,怎么也追不上。我急了,因为再往前走可就是八棺山了啊。
  越是焦急,越是追赶不上,好在快进入八棺山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个时候,我好想忘记了谢小梅已经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谢小梅站住之后,缓缓的转过身看着我,那样子很凄惨,她在冲着我笑。我想要追上去,可是她脸上立马露出焦急的神情,冲着我一个劲的摆手,好像在说不要过去一样。
  我的身体突然不能动了,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10:21
感谢大家关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22:0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6. 我眼睁睁看着小梅转身走进了八棺山中消失不见,我急的在原地直跺脚,可是就是移动不了。
  当彻底看不到谢小梅身影之后,我好想看到八棺山内有绿色的火光闪烁,还有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叫声。
  那声音非常的渗人,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与其说是动物的叫声不如说是人的嘶吼。
  我感到害怕,那声音太吓人了。而就在此时,一股阴冷的气息突然出现将我笼罩住,仿佛掉进了冰窖子一样。
  我冷的不行,感觉自己要冻死了,而就在此时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而外边已经放亮了。我感觉自己头发沉,想要起身却全身无力踉跄了一下趴在了炕上动弹不了。
  全身说不出的难受,想要叫人,可是声音沙哑发出的声音很小。我内心无比的震惊,害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几次努力的想要爬起来,但都失败了,我只能躺在炕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了,还是我弟见我这么晚还没有起来,进来看我才发现我的异样。
  他吓坏了,赶紧去找我爸妈。当我爸妈见到我的样子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我爸不由分说的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摸了摸我的腋下,神情变得很严肃。
  “快,去隔壁找疯婆婆来。”我爸冲着我弟弟喊道。
  我弟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快步的冲了出去,不多时就搀扶着疯婆婆走了进来。疯婆婆还跟我小时候见到的一样,身穿一声漆黑好像寿衣一样的衣服,眼神昏黄,一口大黄牙,手里拿着一个烟袋锅子。
  唯一的变化可能就是她的脸上皱纹更多了,而且很深很深。
  “疯婆婆,您老给看看,我家鹏娃子这是怎么了。”我爸赶紧搀扶着老太太走到我的炕沿边上。
  疯婆婆昏黄的眼睛眯缝着盯着我,我被她看的全身发毛,原本就很害怕现在更加的害怕了。
  足足盯了十几分钟,大家大气都不敢喘,只有我呼哧带喘的声音在屋子里。
  十几分钟后,疯婆婆抽了一口旱烟,然后对着我吹了一口烟,我闻了之后就没有了知觉睡了过去。
  之后的事情都是我弟后来告诉我的,当时我昏迷之后,我爸妈焦急的看着疯婆婆,可疯婆婆却一个劲的摇头,让我的家人更加的焦急。
  “疯婆婆,您老可是这十里八村最厉害的出马仙了,如果您救不了我家鹏娃子,那可如何是好啊!”我父亲好像瞬间苍老了许多。
  疯婆婆含糊不清的说:“我要回去好好想想,恐怕鹏娃子的病也不是那么简单,从此之后我们小河口村恐怕不太平咯!”
  大大的抽了一口旱烟,疯婆婆佝偻着身子,缓步的朝着门外走。
  见她这样,我爸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焦急等待疯婆婆给答复。这一下我大病不起,成天昏昏沉沉全身无力,根本起不来。
  一切的生活全都靠弟弟董飞照料,我爸妈每天都去找疯婆婆,可是疯婆婆只是说时机不到,时机到了自然就好了。
  这可难坏了我爸妈,心里担心却又没办法。
  谢小梅尸体的事情还没个着落,结果我又出了这种事情,整个村子的人全都人心惶惶,都感觉好像要有不好的事情降临在我们村子。
  王斌,刘天,朱小虎,周琳琳,张娜五个人也来看过我了,见我的样子都说我是不是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他们都是我的发小,做梦的事情我就没有瞒着他们,说了出来。
  这不说还好,一说他们全都吓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07:3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7. 
  “一定是了,准没错,董鹏肯定是梦到不干净的东西,被冲撞了。”王斌小时候就神神叨叨的,现在更是了。
  张娜哼了一声:“别胡说了,在说就算是真的,小梅的鬼魂怎么可能害董鹏呢。”
  “对啊,他们两个人小时候最好了,还是邻居,不可能的。”其他四个人也觉得这件事不靠谱。
  可是王斌还是坚持,反驳道:“谁说一定是小梅鬼魂害的,听董鹏的话,小梅的鬼魂是不让他追过去,好像还很焦急。而之后不是有种奇怪的寒意笼罩住他了吗,肯定是恶鬼。”
  我全身无力一直躺在床上本来就很烦躁了,他们的话让我心情更加的糟糕:“好了,都是一些没边的事,可能我只是重感冒而已。”
  见我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继续争执下去,陪我半天之后就都离开了。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倾盆暴雨就下了下来。
  这雨太大了,感觉就像是天漏了一个口子一样,水直接倒下来。雨真的很大,外边起了一层的水汽,白白的看不清楚,窗户上也都是水流,不过倒是凉快了不少。
  躺在炕上,我这两天一直都在思索从回到小河口村的一切,太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好像我从镇上回来的那一刻起就掉进了什么漩涡之中,已经跟整件事分割不开。
  我不知道在谢小梅灵堂看到的那一幕是眼花还是真实发生的。而且尸体丢失了,谢家乃至整个村子的人竟然都无动于衷,没有组织人手去找寻,这很奇怪。
  还有去世的二大爷,我莫名其妙做的梦,还有现在的一病不起,接连发生让我根本没办法思索出一个答案。
  老弟跟我说了疯婆婆的话,说我的病不用看,到时候自然就好了。
  这个到时候指的是什么时候呢,难道有一个特定的事件发生,我这病就自然而然好了?
  叹口气,外边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那雷声滚滚而来,发出的方向好像是八棺山那边。闪电不断的发生,照射的屋子忽明忽暗的。
  这暴雨已经下了一天了,再这么下下去,会不会发生洪水。小河口村临着清河,上游还有一个电厂的水坝,要是雨势太大涨水的话,村子真的有发生洪水的可能。
  虽然躺在炕上,可是脑袋里边总是乱糟糟的胡思乱想。我想要控制不去想这些让人糟心的事情,可根本就控制不住。
  整宿整宿的睡不着,翻来覆去,闹心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
  好不容易有了睡意,我却突然感觉全身不舒服,好像窗外有人窥视自己。我努力转头去看窗户,外边漆黑只能看到雨水顺着玻璃流淌下来。
  这感觉很奇怪,很真实的感觉外边有人偷偷的在看我。我不再去想,准备睡觉,刚闭眼就听到窗户外边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剐蹭窗户的玻璃。
  声音听的非常真切,我敢肯定外边有人。
  什么人这么大雨跑到我家外边窥视我,我装作睡着的样子,躲在被子里边偷偷的瞄窗户。屋子是黑的,看外边比较清楚一些。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我大惊失色,直接叫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谢小梅的脸就贴在玻璃上,正冲着我笑呢。
  她笑的很诡异,脸色惨白,长长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她的眼睛没神空洞,嘴唇无色,牙齿惨白。
  我弟住在我的隔壁,听见我的叫喊声冲了进来:“怎么了哥?”
  “外,外边,谢小梅在看着我!”我的声音都颤抖了。
  “什么?”我弟听到我的话,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11:12
中午吃饭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4 17:55
8.水上飘着的尸体
  
  我弟赶紧看向窗户外边,然后奇怪的看着我:“哥,什么都没有啊?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不,肯定不是梦,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谢小梅在窗户外边看着我。
  见我坚持,我弟弟又开门出去看了一下,什么都没有。
  “哥,你肯定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胡思乱想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弟弟帮我将被子塞好回去睡觉了。
  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我还怎么可能睡得着。一整个晚上我都在不时的看向窗户,看看谢小梅是否还在。
  一直到天蒙蒙亮后实在忍不住睡了过去,没睡多久就惊醒过来,因为梦中谢小梅的脸突然冲向外,在距离我的脸不到一厘米的时候,我惊醒了过来。
  “呼……呼!”我大口的喘着气,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抬起手去擦拭额头上的汗,惊喜的发现,虽然身体还不太能动,可是手臂有了许多力量,比之前好了很多。
  我心中大喜,也许疯婆婆说的到时候自然就会好,现在已经有了少许的好转,是不是她口中的到时候快了。
  早上,我弟来帮我洗脸刷牙擦拭身体。
  “这雨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刚刚听说清河的水位涨了很多,以前河边干旱的地方全都涨水了。”一般擦拭,我弟一边对我说。
  我点点头,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么大的雨而且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了,怎么可能不涨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5 09:19
 ……
  我们与隔壁村子大河口村就是以清河分界的,早年河上还有一条石桥。可是近两年石桥破损的很严重,还没有修复好,两个村子要想快速的通往,只能摆渡。
  好在临着河有很多的小船,一些人为了方便就用小船互通。
  雨势不减,大河口村的王猛要到小河口村自己姑姑家,下这么大的雨要是绕路的话更费劲了。他就跟村子里有船的邻居借了船,要划船过河。
  河水很湍急,王猛小心的摆渡,生怕一个不好翻船可就糟糕了。他好不容易划到河水中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他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上游飘下来,雨水太大,他看的不是太真切。他害怕是木头什么的被雨水冲到河里,要是撞到了小船太危险。他就加快了速度,可是那飘下来的东西反而一下子加速了。
  那东西越来越近,王猛的脸色从皱眉到惊恐。
  飘下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具尸体,尸体撞了他小船一下,如此近距离之下他才看清楚那尸体的长相不禁倒吸凉气。
  “这不是谢老哥家的女娃子的尸体吗?”谢小梅尸体丢失的消息早在附近村子传开了,王猛自然知道。
  而且他认识谢小梅的父亲,所以自然也知道谢小梅。
  这可不得了了,王猛用船桨想要将谢小梅的尸体捞上来。怎么说也是认识的,总不能放着不管让尸体飘走,这水这么急,如果冲走了可就捞不到了。
  顾不上忌讳了,王猛顶着暴雨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谢小梅的尸体捞上了小船,然后快速的划船到我们村。
  到了村子就飞奔去谢小梅家,我躺在床上只是听到谢小梅家那边突然乱哄哄起来。
  “弟,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喊我弟问道。
  董飞出去看了,回来激动的告诉我:“小梅姐的尸体找到了,是大河口村王猛叔从河里捞上来的,听说是从上游飘下来的。”
  董飞说到这里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也是长大了嘴巴,这尸体怎么好端端的出现在河里,还是从上游飘下来的。
  我记得,上游不就是小孤山那边吗?
  看来,谢小梅的死果然有些怪异,其中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5 14:13
“你快跟着去看看情况,回来告诉我。”我心里焦急万分,可是身体虽然见强了,但还是起不来。
  董飞点头,打着伞朝着河边狂奔而去。
  王斌等人得到消息之后也都赶了过去,我在炕上躺着心里干着急。
  谢小梅的尸体躺在船上,谢家的人去找了疯婆婆来,在这之前没人敢再动尸体。很快几个人搀扶着疯婆婆赶了过来,看到尸体之后原本就满脸的皱纹更深了。
  她点燃了烟袋锅子之后将烟雾吹在尸体上,尸体立即抽动起来,吓的周围人全都跳开了。疯婆婆将烟袋锅子扣在谢小梅的额头上,抖动的谢小梅立即不动了。
  疯婆婆忽然打了一个激灵,然后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好多话,可是没人能听懂。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人,更像是某种动物发出的。
  她颤颤悠悠的绕着谢小梅的尸体,不断的吐出烟雾喷在谢小梅的身上。当那种奇怪的语言消失之后,疯婆婆的声音也变回正常了:“行啦,将尸体抬回去吧,为了不再出现什么意外,明天立即将这娃子的尸体火化。”
  “是是!”谢小梅的爸妈哪里敢说不,立马找帮忙的人将尸体抬回了灵堂。
  将尸体安顿好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疯婆婆又用红色的朱砂在棺材变化画了很多图画,歪歪扭扭的也看不出是个什么。
  “好了,尸体焚烧之前肯定不会在有事了。”疯婆婆很肯定的说道,然后拿着谢小梅爸妈给的一只活着的大红公鸡走了。
  我弟回来之后将看到的告诉我,我感觉新奇无比,同时也叹口气。以我现在的身板,恐怕明天不能去送谢小梅了。
  傍晚的时候,雨势变得更大了,雷声滚滚而来,闪电也是一道接着一道,那样子感觉跟世界末日似的。
  谢小梅的父母虽然听疯婆婆说肯定没事了,还是不放心一直守在棺材旁边,生怕谢小梅的尸体再不见了。王斌他们去给谢小梅上了香之后又来看我了,大家自然谈起小梅的事情。大家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尸体凭空不见,又从上游飘下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5 18:3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6 09:03
这真的很难说,可我总感觉跟八棺山脱不了干系。”我想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对对,我也是这么觉得。清河上游不就挨着小孤山吗,而八棺山与小孤山挨着的。”王斌对此事耿耿于怀,一直都觉得谢小梅的是就是因为鬼怪作祟。
  而八棺山就是方圆百里闹鬼传说最多最厉害的地方,而且还是小梅死的地方,怎么能不让人联想到那些传说。
  朱小虎翻了翻眼睛,说:“你说,要不要我们去一趟八棺山看看?”
  大家全都长大了嘴巴惊讶的看着他,我也是,想不到他竟然说出这种提议来。张娜跟周琳琳全都摇头,直接反对:“不行,那里太危险了,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那我们去了肯定也会有危险的。”
  “就是,小梅的尸体已经找回来了,明天也要火化了,事情就这么过去不好吗!”
  朱小虎撇撇嘴:“我不过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你们那么认真干什么。”
  “小虎,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以后不要提了。”我瞪了他一眼,现在整个村子谈起这件事都是谈虎色变的。
  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了,被骂是小,恐怕少不了一顿胖揍。
  我们正在聊天呢,突然天空一道闪电照亮了整片天空,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声。
  大家都吓了一跳停止了说话,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轰鸣,而这个声音根本不像是打雷的声音。
  “我怎么觉得刚刚地面都震动了?”王斌看向其他人,好像在求证一样。
  “对对,我也感觉到了,不会是地震吧?”大家都慌了。
  声音很大,几个村子的人都听到了,正在家吃饭的村长突然愣住,手上的筷子一下子掉落,整个人停顿片刻后,飞奔出去也不顾大雨淋湿。
  当他来到河边看到远处场景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让周围的人赶紧去找疯婆婆。他的面色很凝重,埋藏在心底这么多年的事情恐怕要捂不住了。这件事处理不好,恐怕整个村子的人都难逃一死,他还记得很多年前他做的梦,梦里整个村子都血流成河。
  他绝对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而此时,八棺山内一处隐蔽的洞穴内,传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6 12:2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03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