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562个阅读者,1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 10:47

再见,亲爱的情人[推荐]



勇士ABCABC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陌生男人


十八岁那年,我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我至今记得初遇他的那天,天色灰蒙蒙的,整座城市似乎都被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糟糕的天气一如我那时的心境,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甚至看不见一丝光亮。

那天下午我约好了一位买家,将家里最后值钱的这辆车子开往约定的地点。

如果谈妥,当场就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车。

眼看就要抵达目的地了,我远远的瞧见前方有辆车子横放在路中央,几乎将原本就因为修路而变得狭窄的道路堵给住了。

我迫不得已停了车,探头出车窗,一眼便见一个男人正倚靠在那辆拦路的车子旁不停的抽着烟。

他身姿修长挺拔,做工精致的黑色燕尾服裹身,看起来矜贵优雅,愣是给这条漫天尘土的道路上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扬声喊:“先生,麻烦将车子开往路边靠一靠。”

那男人却像没有听到似的,纹丝不动。

我下车小跑到那个男人面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男人终于抬头看我,“赶时间?”

我说,“是。”

“去做什么?”

“卖车。”

男人看了眼我身后的车子,唇角勾起,“很缺钱?”

这个男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我忍不住红了脸,支吾着应了声。

他没再多问,上车将车子开到一旁。

天色越来越暗,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下雨,我没有多留,使着蹩脚的车技有惊无险的抵达了约定地点。

一位中年男人朝我走来,上下打量着我,“徐小姐?”

我点头,“您是韦先生?”

“我是,我是。”中年男人笑着,手攀上了我的肩头,“徐小姐果然很漂亮。”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倒退两步躲开他的手,“韦先生,您先看看车……”

“车有什么好看的。”韦先生打断我的话,手腕冷不防被他抓住,“让我好好看看徐小姐你!”

我大惊失色,“韦,先生,请你放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47
“嘶——”

衣领被蛮横的扯开,凉意侵袭,羞辱感就如狂风伴随着雨点卷席而来。

我拼尽力气的挣扎着,视线逐渐变得模糊,绝望从心底蔓延。

“啊!!!”

忽然一声惨烈的叫声从身后传来,我惊讶的回过头,便见刚才在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单手扣着韦先生的双手,铮亮的黑皮鞋正踩在了韦先生的背上。

我像是看到了救星般向他呼救,“先生,救救我。”

他眸色沉沉的看着我,“既然这么缺钱,不如陪我一夜,一百万,怎么样?”

我瞪大着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长得像出来卖的,自尊心作祟,我仰头冲他低吼:“先生您救了我我很感激,可我不是……不是您想的那种人!”

他淡声反问:“你不缺钱?”

我拢紧被撕坏的衣服,极其没底气的说:“不缺。”

他盯着我,矜贵的说着跟矜持半点儿都不沾边的话,“是卖给我,还是卖给他,自己选。”

我心下一紧,看了看被他踩在脚下那个秃了顶还鼓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不吭声了。

他递给我两把钥匙,报了一串地址,“先过去,洗干净等我。”

我低下头看着他的手,五指白皙纤细,节骨分明,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最漂亮的一只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48
关系结束


那个地址并不是什么豪华大酒店,而是一套私人公寓。

我没有趁机逃跑,我很清楚自己即便逃得过他,也逃不过那一百万。

二十多分钟过去,门被人推开。

我松开了紧握的双拳,才发现手心里满满的汗。

他压下来的时候似乎察觉到我在紧张,低低的笑了声,“第一次?”

我强迫自己稳下心神,“是。”

“我不会怜香惜玉,所以,忍着。”

……

一夜疯狂,次日我得偿所愿的拿到了那一百万。

原以为那夜之后再无交集,没想到那天过后的第六天我再次遇到了他。

在喧嚣破旧的街道上,他那辆名贵的跑车尤为显眼。

他滑下车窗,露出英俊的半张侧脸,“上车。”

我从未想过再遇他,更没想到他竟又将我带回了那套公寓。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根本算不得什么。

但他没再给我钱,而是再次给了我那套公寓的钥匙。

在那之后,一yè情变了质,我们这对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不问彼此的过去和现在,甚至不曾询问对方的名字。

这样的关系,一直保持到我大三那年。

那晚如同往常一般缠绵过后,他递了张支票给我,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比平时多了些我看不懂的东西,“明天起,我不会再来这套公寓。”

正式宣告结束,才是真正的结束。

我平静的接过支票,心中无悲无喜。

在遇见他之前,寸步难行的生活几乎磨光了我的菱角,我也早已过了做白日梦的年纪。

童话故事只适合存在于想象中,而我们都活在现实里。

……

我没再去那套公寓,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大四那年我拿着那个男人的钱出国读研,一去就是三年,直至半年前才回到这座城市。

这天做完一个小手术,我离开手术室回办公室时正好到下班时间,我和同事打了个招呼,换下白大褂,拿着包包走进了安全通道。

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音乐声在安静的楼道里格外的清晰。

我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喂——”

“安柠,快来救我!”

听着这道声音,我忽然有些头疼。

闺蜜傅烟雨是个富N代,既没钱又奇葩的富N代,为了备战双十一,这段时间瞒着家人在一家酒吧做兼职。

她喊我过去是因为端酒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女客人裙子,让我去赔钱。

来到她所说的那家酒吧,我刚推开门便见一抹身影便朝我扑了过来。

“嘤嘤嘤,安柠,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傅烟雨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我的身上,我懒得欣赏她那可以领奥斯卡奖的演技,替她赔了钱再三道了歉,连拖带拽将她拉出了包厢。

酒吧兼职一天三百块,傅烟雨做了六天工资共一千八,刚才弄脏客人的衣服赔了三千块钱。

不过傅烟雨没白做,因为钱是我替她赔的。

大概是知道我在生气,傅烟雨识趣的没有跟我说话,默不作声的跟在我身后。

我确实在生气,脑子里想着千万种凌迟傅烟雨方法,在走廊尽头转弯时一时不慎,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

“抱歉。”我第一时间道歉。

“没关系。”

清浅温润的声音恍若隔世般传入耳中,我浑身的血液霎时凝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48
第3章 忘了也罢


那一瞬我心里变化十分起伏,既希望是他又不希望是他。

当我抬起头看清男人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时,仅存的侥幸消失得无影无踪,心底一时间更是不识滋味。

他看起来和许多年前一样,依然英俊好看,依然矜贵优雅。

在我怔愣间,傅烟雨突然尖叫一声,跟见了鬼似的往我身后躲,手不停的扯着我的衣服。

没等我有所反应,男人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看向我身后的傅烟雨,清浅的声音在安静的走廊里格外清晰,“傅烟雨?”

傅烟雨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傅烟雨。”

他们认识!这个认知让我的心狠狠一紧,心底忽然害怕起来。

说到底那两年的事情并不光荣,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将我认出来,可是记得也好忘了也罢,那些事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再次提起,更不希望再有人知道。

“走吧。”我不敢再去看那个男人,拽着傅烟雨快步离开。

我总觉得那个男人在身后看着我们,心中某种忐忑不安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们踏出酒吧大门的那刻。

傅烟雨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吓死我了,还好安柠你跑得快。”

我声音有些发颤的问:“你认识他?”

傅烟雨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冲我笑得一脸狗腿,没有回答。

见她不愿说,我怕她看出什么,亦没有追问,拉着她就近找了家餐馆强迫她请客。

因为她,我半个月的工资没了,让她请我吃顿饭实在太应该了,半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吃完饭从餐馆出来,傅烟雨苦大仇深的瞪着我,“徐安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是怎样的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刚才我们吃掉了她一天的兼职工资。

一阵熟悉的铃声传来,我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出的熟悉的男声语气里夹着讨好,“安柠,我明晚不用值班,我去接你下班,你过来我家一起吃顿饭好不好?”

我的心忽然静了下来,“好。”

他憨笑了声,“我等下还要去执勤,明天见。”

“嗯,明天见。”

结束通话后,傅烟雨凑到我身旁,“你们家袁皓?”

袁皓是我回国后交往的男朋友,目前在镇上警察局工作。

认识袁皓是个意外。半年前我回国的那天在机场遭遇了小偷,被正好送去亲戚去机场的袁皓碰上,袁皓替我去追小偷,把我被抢的包包夺了回来。

归还包包后他没有半点儿当人民警察助人为乐不求回报的精神,硬是缠着我互加了微信。

再之后他时不时找我聊上一两句,一来二往的我们糊里糊涂的就在一起了。

……

缘分有的时候,真的是种很奇妙的东西。

第二天在我工作的地方,我再次遇到了那个男人。

下班时间,我刚走出住院部大楼,一抬头便见两个两抹高挑的身影迎面走来。

走在右边的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可不就是我昨天在酒吧撞到的那个男人。

我心头一惊,慌忙低下头,想要假装没看见直接走过去。

擦肩而过之际那个男人身旁的另一名男士突喊住了我,“徐医生下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49
第4章 换份工作


喊我的那名男士是我们院里口腔科的医生,也就是俗称的牙医。

上个月我因拔智齿去找过他一次,因为同在一家医院工作,几句话下来便算是认识了。

“嗯。”我停下脚步回过身,“顾医生,你不是下班了吗?”

我记得我们院里的口腔科朝八晚六,晚上是不用值班的。

顾云初笑了笑,“我回来拿点东西。”

我隐隐察觉到那个男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怕被他们看出异样,我紧紧压下心底的慌张,故作淡定的说,“顾医生,我先走了。”

顾云初点头,“好。”

我这才再次看向那个男人,轻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他亦冲我微微颔首,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从我身上一扫而过的目光仿若在看一个陌生人。

两次撞见他都没有认出我,我说不清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

走出好长的一段距离,我才发现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安柠!”

肩头忽然被人用力的拍了一下,我惊魂未定的抬起头。

袁皓皱着眉担忧的问:“怎么了?”

我轻呼了口气,“没什么。”

袁皓抱了抱我,没有再追问。

袁皓他先前并不在这个镇上工作,是后来才调派过来的,所以房子在隔壁镇上,从这里开车过去需要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我们去到时袁阿姨已经做好了饭菜端上桌面了,一顿饭下来气氛倒也不错。

吃完饭后,我帮着袁阿姨一起收拾碗筷。

当厨房只有我们两个人,袁阿姨笑容一敛,看着我的目光变得挑剔,语气也尖锐了几分,“我不知道我儿子看上你什么,如果你真的有心跟阿皓过,就换份工作吧。”

我目光平静的抬头看她,“阿姨不喜欢医生?”

袁阿姨冷眼瞥着我,“倒不是不喜欢。阿皓是警察,警察本来就是个不着家的职业,我不想你嫁来我们家后也天天加班不着家。为人媳妇,就该好好待在家里为丈夫持家孝敬父母。”

袁阿姨的意思很简单,要么换工作,要么跟她儿子分手,我明白。

可我是学医出来的,不当医生还能做什么。

而且让我辞工在家相夫教子,我自认做不到。

我无意跟未来婆婆争吵,还没等我想好该怎么接话,袁皓走了进来,这个话题就此作罢。

袁皓父亲早逝,从小被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的,无不良奢好,热情善良努力上进,还顾家贴心,平心而论确实是个适合当老公的人。

但我不确定他适不适合我,毕竟一辈子很长,需要磨合的东西太多。

晚上我照旧留宿,袁皓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的,他母亲住一间,我身为他女朋友自然和他同住主卧。

洗完澡后,我躺在袁皓的床上,袁皓自动自觉的从柜子里翻出被子枕头去睡地板。

用袁皓的话来说,他喜欢我,尊重我,所以我们的第一次要留到新婚夜。

可我哪里还有什么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早在十八岁那年,以一百万的高价卖掉了。


第5章 原来他姓宁


第二天早上,袁皓回局里之前先将我送去镇一甲医院上班。

我下了车正要往医院门口走,袁皓突然喊住了我。

他绕过车头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的眼神小心翼翼的,“安柠,昨晚我妈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原来昨晚厨房里的话他都听到了。

我看着他神色紧张不安的脸,轻轻点头。

袁皓终于露出了笑容,替我理了理我鬓边的碎发,轻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快去上班吧。”

“嗯,你路上小心。”

看着袁皓上车离开,我才转身往医院门口走。

踏进医院大门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从我身边擦过,我反应迅速的往旁边让了让。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抬头看了看那辆车……路虎揽胜,这车子放眼整个B市都尤为难见。

我没有多想,继续往住院部大楼走。

我是名妇产科医生,在六楼的妇产科住院部工作。

因为就职的这家一甲医院规模较小,住院部大楼的可用电梯也有限,我们这些医生护士每天都是从安全通道走楼梯上去,回自己的岗位值班。

“男朋友?”

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回过头,才发现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我的身后。

今天的他一身简简单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仍旧掩盖不住满身的矜贵之气。

看见他,我抓着包包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他这么问……刚才在医院外面看到袁皓了?

我听到自己说,“嗯,男朋友。”

他没有再说什么,那张过分俊俏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很快就越过我走在了前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他是走了,我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整个上午我都有些魂不守舍,小护士秦桑桑担忧的看着我,“徐医生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敛了敛心神,“我没事。”

作为医生,我必须时刻打起精神,更加不能将私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上,这是最基本的职业操守。

秦桑桑再三确定我是真的没事后,才拿着病例本离开。

……

住院部的三楼有个食堂,中午我们这些医生会轮流过去那里吃饭。

我和秦桑桑还有黎晓惠围着一张圆桌坐下,秦桑桑扯了扯我的袖子,指着某个方向小声的说,“徐医生你看那边那个白衬衫的,咱们院里的镇院之宝,脑外科的宁医生,全院最帅的男人!”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僵住。

是他!

他竟然是名医生!

甚至也在这家医院工作!

我压下心底的惊讶,想到刚才秦桑桑说的的话,认真的瞧了瞧他。

他那身不俗的相貌和气质,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尤为显眼,确实当得起“全院最帅”。

我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筷子。

原来,他姓宁。

黎晓惠也凑了过来,“很少见宁医生来食堂吃饭啊。”

我没参与她们的对话,默不作声的吃自己的饭。

“快看,宁医生和顾医生过来了!”

秦桑桑忽然激动得不停的推我,我差点儿把嘴里的饭喷了出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50
全院最帅的男人
顾云初拉着那个男人走了过来,笑吟吟的问:“我们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秦桑桑连忙站起身,“当然可以!顾医生,宁医生,请坐。”

他们落座后,顾云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坐在他身旁的那个男人,“说起来,徐医生和宁医生好像还不认识吧。徐医生,我身旁这位……”

我盯着碗里的白米饭,一时没忍住,接着顾云初的话小声的嘀咕出声,“咱们院里的镇院之宝,脑外科的宁医生,全院最帅的男人。”

霎时间,饭桌上寂静无声。

我慢悠悠的抬起头,恰好看到那个男人朝我望来,如黑曜石般的双眸中倒映着我没什么表情的脸,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噗嗤——”黎晓惠的喷笑声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寂静。

顾云初乐了,冲我竖起了大拇指,“徐医生好眼光。”

我看了眼身旁的秦桑桑,“是桑桑的眼光。”

秦桑桑红了脸,“徐医生!”

顾云初笑了一会儿,对他身旁的那个男人说,“子希,这位有眼光的漂亮女医生叫徐安柠,几个月前才到院里来的,现在在住院部六楼妇产科的工作。”

他的名字砸在我心底深处毫无预兆的漾开了涟漪,我拿着筷子的手颤了颤。

原来,他叫宁子希。

曾经做过最亲密的事情的我们,时过境迁竟从他人口中得知对方的名字,我心底一时百感交集。

不曾遇见该多好,不重遇该多好,不知道又该多好。

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我吃饱了,各位慢吃。”

“徐医生……”

身后秦桑桑还在喊着我,我一刻未停的离开了这个让我如沐锋芒的地方。

……

秦桑桑走进办公室,拉了张凳子在我身旁坐下,“你中午跑那么快做什么,难得顾医生和宁医生他们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我问:“和他们一起吃饭比较香?”

秦桑桑重重的点头,“当然,秀色可餐嘛。”

我懒得理她,继续翻看手里的病例本。

护士长走进来,一眼看见坐在我旁边的秦桑桑,立即拉了脸,“秦桑桑你没事做跟我过来!”

秦桑桑哭丧着脸,不情不愿的跟着护士长离开了办公室。

随后整个下午,我都在翻阅病例和查房中度过。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直到黎晓惠过来提醒我,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已经四点半了。

今晚轮到我值班,中间时间很短,回家吃完饭洗个澡就要过来。

我拿着包包走进安全通道,还没来得及下楼梯,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正从楼上下来。

宁子希看到我似乎也有些意外,脚步顿了顿。

我假装没有看到他,快步下楼。

快走到一楼时,身后那个男人突然喊住了我:“徐医生。”

楼道里十分安静,我没有装聋的机会,不得已停下脚步回过身,“宁医生,有事吗?”

宁子希走到我面前,温润如水却又淡漠疏离的双眸直直对上我的双眼,“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51
第7章 你要送我回去?
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脑子里霎时间一片空白。

我的心顷刻间提到了嗓子眼里,抓着包包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遇见他那年正逢我人生最是黑暗的时候,我们岂止是见过,还睡过。

可说到底那两年并不光彩,即便他真的还记得我,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个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罢了。

我松开了紧攥着的手,“或许吧。但我并没有见过宁医生。”

宁子希没有说什么,望着我的那双温润的眸子深邃难懂。

我被他看得心慌不已,手心里很快就湿濡一片。

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我飞快的对他说了句“再见”,低着头快步走出了楼道。

……

为了上班方便上班,我租下的那套公寓离医院不远,不塞车的情况下大概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我照常站在公交站等公交车,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只一眼,我便认出正是早上在医院门口差点儿擦到我的那辆车子,路虎揽胜。

车窗滑下,露出男人英俊的半张脸。

“上车。”

我没有动,怔怔的看着车内的男人。

恍惚间似回到了多年以前,在那条破旧的街道上,他将车子停在我面前让我上车。

当年便是上了他的车子,才会有后来那两年见不得光的同居生活。

才会有,我小腹上的这条疤痕……

宁子希偏头看着我,重复了一遍,“上车。”

我故作轻松的挑着眉问:“宁医生要送我回去?”

“嗯。”宁子希轻应了声,俊逸的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

我迟疑了片刻,拉开后座的车门,弯身坐了进去。

车内飘荡着淡淡的香气,那清幽的香味儿依然是我记忆深处的味道。

宁子希问:“住哪里?”

我轻声报了我公寓的地址。

车内一时间安安静静的,只不时有汽车的鸣笛声从外面传进来。

我扭头望向窗外时,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瞥见他将手机放在了手扶箱上。

那整齐的扣着扣子的衬衫袖口,就如他的人一般,一丝不苟。

我突然想起了初见他那天,他递钥匙给我的那只手,手指白皙修长,节骨分明。

这双漂亮的手,原来是拿手术刀的。

前方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红灯亮起,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

我下意识抬头,从后视镜中不偏不倚的对上了他投来的目光,吓得我赶紧移开目光。

静默片刻,宁子希突然问:“听说你刚从美国回来?”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如实回答:“实习期结束,拿到毕业证和医师资格证就回来了。”

“你学历不低,为什么选择来这家镇一甲医院。”

“这座小镇是我的故乡。

绿灯适时亮起,宁子希没有再问,我暗暗的松了口气。

几分钟后,车子在我公寓楼下停稳,我推开车门下车,“宁医生,多谢。”

宁子希轻轻颔首,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

我识趣的帮他关上车门,正要转身,他却突然开了口:“半个小时后下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51
第8章 情敌
没等我问为什么,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连续一个多月没休班,公寓里没储什么能吃的,我索性在楼下的商店里买了杯泡面。

烧水泡好泡面,洗完澡出来泡面已经软了,软绵绵的有些难吃,但至少比我自己下的面条要好吃些。

吃完泡面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拿起包包拎着垃圾下了楼。

这个点外头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路边的路灯陆陆续续的亮起,将整条街道都被照的昏黄昏黄的。

我随手将垃圾丢进石阶下的垃圾桶里,正要往前走,一抹身影忽然挡住了我的去路。

嗅着女人身上传来的那股浓郁的香水味儿,几乎不用看都能猜到是谁了。

苏云歌,袁皓的那个小青梅。

只可惜妾有心郎无意,连着袁阿姨也不喜欢她,她似乎就只能三天两头来我面前刷存在感。

为防止疯子咬人,我稍稍退开两步,“有事?”

苏云歌通红着双眼瞪着我,全然没有在袁皓面前的那副文静淑女模样,反倒像是直竖着刺的刺猬,冲着我吼:“是不是你跟袁皓说了什么,他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什么都没有跟袁皓说过,可我知道不论我说什么她都是不会相信,索性如她所愿大方承认,“嗯,是我让他不接你电话不理你的。”

“你!”苏云歌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我要去找袁皓,告发你这个坏女人。”

我随意的摆了摆手,“嗯,你去吧。”

苏云歌却没有动,依旧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我懒得再理她,正打算绕过她继续往前面走,一束刺眼的光芒迎面朝我们这个方向照了过来。

待车子靠近,我才瞧清了那辆车子。

是宁子希的车。

我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说半个小时,还真的是半个小时。

我往前走了两步,故作惊讶的问:“宁医生,你怎么来了?”

宁子希顿了顿,平静的目光从我身后的苏云歌身上扫过,淡声开口:“听说徐医生今晚值班,顺路。”

居然这么配合,我倒是有些惊讶了。

苏云歌打量着宁子希,眼底惊艳以及的跃跃欲试让我莫名的不悦,没等她开口询问,我迅速拉开车后座的门坐了进去,“麻烦宁医生了。”

宁子希意味不明的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

也不知道宁子希是不是故意的,车开时,我清楚的瞧见窗外卷起了薄薄的尘土,将苏云歌呛得咳嗽不止。

难见苏云歌这么狼狈,我那因为见到她而不怎么美丽的心情顿时美丽了不少。

上了宁子希的车,我就做好了被他问话的准备。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果不其然的听到宁子希问:“那个女人是你的朋友?”

“不是。”

“嗯?”

“情敌。”

“……”

回到医院,宁子希没有放我在外面下车,直接载着我进了医院里的停车场。

他找到车位停好车子,转过头目光紧锁着我,漆黑的双眸像是镀了层黑雾,“怕男朋友误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52
第9章 再有钱能比得上你?
我知道他是指刚才我在苏云歌面前,故意装作和他偶遇的事情。

被他盯得心头莫名一紧,我牵强的扯着唇笑了笑,“宁医生你多虑了。”

宁子希收回目光,推开车门下了车。

一起上楼梯时,走在前面的宁子希头也未回的问我:“你和傅烟雨是怎么认识的?”

我迟疑片刻,才说:“我和她是高中同学。”

我和傅烟雨高中同桌三年,关系十分不错,即便后来大学没有考到一块儿,甚至我出国读研,我和她的友谊都没有因为距离而冲淡。

他突然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正想问,他却仗着腿长快步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黎晓惠冲我挤眉弄眼,“你和宁医生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居然一起来上班。”

我说,“只是顺路。”

*

难得休班,我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直到肚子唱空城计,才依依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

袁皓今天要上班,傅烟雨忙兼职,都没空过来陪我。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我拿起手机随意扫了眼,没做理会。

前几天不知道是院里哪个医生牵头建了个微信私群,我和黎晓惠还有秦桑桑都被拉了进去,我闲暇时候会打开看上两眼,但从来没有在里面说过话。

肚子还在不停的抗议,我洗漱完换好衣服,拿起包包和钥匙出了门。

刚走楼下,一辆熟悉的车子在我面前停下。

后座的车窗滑下,顾云初的脑袋探了出来,“徐医生是出去吃饭吗,一起啊。”

我下意识往驾驶座看了眼,没有动。

最后在顾云初的再三催促下,慢吞吞的走过去拉开后座的门。

顾云初往另一边挪了挪,“子希说从这条路走肯定能看到你,还真的被他猜中了。”

我看向驾驶座上正专心开车的男人,轻唤了声:“宁医生。”

宁子希略略点头,没有吭声。

顾云初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现在不是上班时间,也不是在医院里,就别开口闭口医生不医生的了,让别人听到了会朝我们行注目礼的。”

我再次看向宁子希,恰好他也从透视镜里看向我。

四目相对那一瞬,我心头一惊,慌忙收回了目光,“我知道了。”

十几分钟后,我随着他们走进了一家装潢不错的饭馆。

顾云初把菜单递给我,“今天我请客,尽管点不要客气。”

我没有拒绝,“那好,下回我请。”

“能多和美女出来吃饭是我的荣幸。”顾云初笑着站了起来,“我去上个洗手间,你们先点。”

顾云初走后桌上就只剩下我和宁子希两个人,我拿起菜单看菜式,顺便借着菜单将自己的脸挡住。

一张长方桌,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几乎能感觉都到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顾云初最不缺的就是钱,不用替他省。”

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传来,我蓦地从菜单后抬起头看向他,那一瞬我很想冲他吼:顾云初再有钱也比不上你吧,随随便便就能花一百万买陌生女人一夜!

但我不能。我很没骨气的将脸藏回菜单后,视线移开那一刻,我瞧见宁子希双眸忽然转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 10:55
第10章 撬墙角
我暗暗懊恼自己沉不住气,心里跟着烦躁起来,满页的菜名再也看不进半个字,索性将菜单推到了宁子希面前,“我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你点吧。”

宁子希没有拒绝,接过菜单认真看了起来。

刚才那一瞬异样气氛,像是从未有过。

不一会儿,顾云初走了回来,“还没点好?”

我重复了一遍:“我没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你们点吧。”

顾云初笑嘻嘻的看着我,“听人说不挑食的姑娘都是好姑娘,以后要是谁娶了你可就有福气了。”

我也笑,“多谢,我也觉得我男朋友很有福气。”

话是这么说,可我却是认为认识袁皓才是我的福气。在我初回这座城市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就如冬日的暖阳一般照亮着我,是他让我这颗早已冰冷的心有了一丝温度。

顾云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安柠,你居然有男朋友了?”

他这反应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我年纪不小了,有男朋友很正常吧。”

“是挺正常。”顾云初面露惋惜,“只是有些惊讶而已。”

顾云初抬手搭上宁子希的肩膀,摇头叹气,“做我们这行的很难讨老婆,好不容易认识一个大美女,没想到竟然还是个有主的,我这心啊,拨凉拨凉的。”

我但笑不语,只当做玩笑话来听。

宁子希拿开顾云初的手,俊逸的面容上神色淡淡,“你要真喜欢,可以撬墙角。”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也不是没做过这种事。”

顾云初黑了脸,“还是不是兄弟了,有你这么埋汰我的?”

宁子希并不搭腔,曼斯条理的用热茶水清洗自己面前的碗筷。

我看了顾云初一眼,似真似假的说:“我这墙角有点儿沉,一般人撬不动。”

宁子希忽然抬眸看向我,轻轻的挑起眉梢。

顾云初一扫阴郁笑了起来,直到服务员将菜端上来才敛了笑声,“安柠,你男朋友也是我们院里的吗?”

“不是。”我摇头,“他是名警察。”

顾云初皱起眉头,“医生和警察,听起来不是什么好配置啊。”

我笑了笑,没有答话。

隐约察觉到宁子希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我身上,我权当不知道,认真吃饭。

饭后顾云初提议让我和他们一起去打保龄球,我拒绝了。

君子之交点到为止,我并不认为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出去玩。

和他们分开后,我直接回了公寓。

下午没什么事情可做,也没什么地方想去,篇幅有限,继续阅读微信搜索公众号“流沙书苑”关注后回复“再见,亲爱的情人”对于长期上班加班的我来说,睡懒觉才是我最感兴趣的事。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的,只知道自己身处梦中,却又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梦。

正要去探清究竟,一阵熟悉的铃声强势入耳。

我从梦中惊醒,伸手摸过手机看了眼,是傅烟雨打过来的。

“安柠,我下班了,一起出来吃饭啊。”

我拿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半,“不是说九点才下班?”

傅烟雨嘿嘿一笑,“我把老板炒了,提前下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02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