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96个阅读者,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7 08:49

[原创]红颜一笑江山丽、君王一怒百万尸!



图鲁什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
  暗影岛的冬日,雪穿透冷灰色的云层,纷纷扬扬,扫过茫茫的冷杉树,铺天盖地而来。
  广袤苍凉的天地间,苍白一片,只有点缀的血色,平添上了惊艳的色彩。
  岛屿前方,五个大小不一的孩童跪在地上,红色的血顺着他们手中的利器,一点点滑落,染进白雪,散出浓郁的血腥味。
  他们已经跪了很久,只为了等待今日上岛的主人,能够带他们其中一个离开。
  从踏入暗影岛的那天起,他们没有了名字没有了过往,只为修炼成一把最锋利最听话的刀。三百六十个素不相识的孩童,经历的五年的筛选磨砺,到了今日的决斗,三十个精英互相残杀,最后独独剩下了他们五个人,占据了仅剩的名额。
  “哗……”
  岛屿前方的海岸,传来船只靠岸的声音。五个人低着头,身体因为刚才的杀伐喘的厉害,身体却不敢移动分毫。
  雪影半跪在地上,立于地面的剑刃,撑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五个人中,她身形最为弱小,更有一道恐怖的伤痕,从胸膛剥开,刺透了肺腑。她小心地喘息着,感觉胸膛里扩张的肺叶,被寒风一阵阵灌入,疼得她几乎要是去知觉昏死过去。敏锐的耳力,因为被鲜血浸泡,让她失去了往常的判断,直到一双金线的祥云黑色长靴烙进白雪,停在了她的面前,她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7 17:53
【5】 塞外的狂沙,乱了方向,如同劈天盖地砸下来的冰雹,疯了一般撞击在帐篷上。
  昏暗的煤油灯下,成靖远手里捧着厚厚的竹简。即使被劣质的烛烟熏的眼睛疼,也没有挪动半分的意思。
  缄默守在他的身边,永远像一个沉默的影子,安静又令人心安。
  他们二人被驱逐出了皇城,扔在了战乱频繁的塞外。因为当朝皇帝沉迷酒色,听信宦官,曾经国运昌隆的大城王朝,早已不似从前安稳。
  脱离了皇城,成靖远几乎疯了一般不分昼夜的研读书简,就好像要将曾经所有荒废的时间全都重新抓回来。
  夜深人静,一双手轻轻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成靖远顿住动作,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已经很晚了吗?”
  身后人轻轻点头,手掌未等落下,便被成靖远攥在了手里,“缄默,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去!我要让当初欺辱我们的人,付出代价!”
  缄默转身站到桌前,烛光里的光芒点亮她的眼眸,像升起的希翼。成靖远看着她的模样,只觉那一眼透进心里,让他忍不住起身将其搂进了怀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15:22
【7】缄默巡视回来的时候,遥遥看到就成靖远顶着烈日,站在山隘的高岩。金光镀在他的身上,写满威严的肃穆。
  几步轻功跃来,就看到不远处绝尘而去的快马,她知道,是京城那边来信了。
  “想知道消息?”见她目光久久不曾回来,成靖远随意问了一句。只是眼底,却凝结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冰霜。
  缄默重重点了点头,京城风声越来越紧,这些年他们在西北蛰伏,她应对暗杀,而成靖远则拉拢势力,终究在塞外撑起了独有的天地。
  “快了,我们快回去了,”成靖远细眯起眼睛,“三日后,我要去西北榕城。你随我一起吧。”
  缄默并不知道,这一次看似简单的旅途,终究将他们二人的关系,推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地。
  荒原雪夜,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血液在地面汇成了溪流。
  手中的剑刃,出现一道道细碎的痕迹。缄默拼了命地挡在成靖远的身前,她杀的人越多,体内的血液越沸腾。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不容许身后的人有事!
  成靖远站在她的身后,幽深的眸子里却没有丝毫慌乱。他就像这场闹剧的旁观者,至始至终没有半分反应。
  “嗞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0 17:09
 【9】炙热的温度烫过脖颈,缄默微缩了脖子,就听到身边人漾起的笑声。
  成靖远俯身,唇瓣再度吮住她的娇红。游走的双手,仿若在她的身上点燃了烈火,让她顿时不知道该逃向何处。
  慌乱之中,她抬眸就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眼睛。深不见底的眸光,似隐藏着某种东西。她察觉到一丝丝,却又如何都看不透彻。
  成靖远并不给她继续深究的机会,大掌触及她的腿间,惹得她禁不住张开了唇,理智顷刻间被搅成了一团。
  她的身体,随着他热烫的动作,肆意翻腾,渐渐开始回应起对方的渴望。心底升起了古怪的感觉,就好像她才是主动的那个人,恨不得将所有的温暖据为己有。
  下一秒,她倏地瞪大了眼睛,感觉身体里的最后一道防线被彻底击碎。强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哭了起来,那颗冰封的心,跟着被撞破,散了一地芳华。
  “不疼,乖……”
  成靖远染了情欲的声音,如同惑人的妖精,让她的欲望跟着浮浮沉沉,最后彻底融在了一起。
  两人碰触的火花,就好像无止境燃烧的燎原,不知道过了多久,缄默疲惫的身躯再也支撑不住,昏迷过去的时候,朦胧中她看到成靖远凑到跟前,一双眉眼中压抑着痛楚。
  “缄默,永远陪着我好不好……”
  她张了张嘴,常年不说话的嗓子,彻底失了声。眼角挂着泪痕,重重点了点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1 11:42
【12】“靖远哥哥!”
  千钧一发之际,一抹艳丽的身影忽地随风而来,竟如同坠入人间的神灵,直接推开了成靖远的身子。
  “噗!”
  血花绽放,那一刀狠狠砍在了来人的肩头,大半刀刃嵌入了骨头。
  缄默来不及多想,剑法急速刺去,将动手的杀手一剑贯穿心口。
  鲜血流淌额头,染红了她的眼眶。缄默仿若成了杀人机器,不顾身上流淌的血口,疯了一般绞杀着周围的杀手。
  场面的局势顷刻间发生了扭转,前来增援的榕城军队,将这一场混战彻底了结。
  持剑的手已经僵硬,缄默全然靠着惊人的精神力,在支撑着肉体的动作。
  剧烈的喘息着,她一步一步极为艰难的在人群中寻找成靖远的身影。随着目光终于聚焦在一起,她第一次在成靖远的身上看到了慌乱这种情绪。
  “滚开!都给我滚开!”
  怀中抱着昏迷的女子,成靖远怒吼着,向着远处的方向飞奔。
  血液汇成珠子关注微信公众号筑梦看书回复3008,飘散在空气中。
  缄默看着失魂落魄的成靖远,怔愣间,对方与她擦肩而过。狠狠撞过的肩膀,将支撑身体的信念彻底轰塌。
  踉跄了脚步,她的身躯直直地倒在了地上。混入血液的胸腔,疼得她几乎快要死掉。
  心中不停嘶喊着那个人的名字,可是虚无的空气中,她再也听不到那个人温润如水的声音……
  这样的伤势,已经许久不曾有过。她竭力支撑着神智,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只要闭上了这双眼,她就再也不会苏醒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15:30
【14】太阳东升西落,在牢房仅剩的窗口传递着时辰的流动。
  “缄默,我来接你回去了。”
  睡梦中才有的声线,骤然在空间中回荡。缄默不抱希望的转过头,心脏蓦地停止了跳动。
  成靖远一身银丝织锦华服,除了脸上带了些许病态的苍白,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受伤的迹象。
  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她撑着墙壁缓缓站起了身子。
  一路无话,只有车轮滚动的声音,吱吱呀呀响在耳边。
  缄默看着车帘外明媚的阳光,心中没有丝毫兴奋。目光静静地扫着来往的人群,肩膀蓦地被人抓痛。
  五指的指甲掐在血肉,痛得她不得已回头,双眉拧在了一起。
  “觉得内心有愧,所以不敢见我?”
  缄默不知话从何来,来不及摇头,成靖远的手猛的抓住了她的后颈。
  粗暴的动作下,唇瓣掠夺般啃在了她泛白的唇上。湿滑的津液混合交替,搅乱了缄默的神智。直到对方进入她的身体,仅剩的理智终于绷断,化作了一片柔情。
  直观的身体反应,极大的抚平了成靖远心中的狂躁。可是手上的力道并没有因此减轻,反而故意似的在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可见的痕迹。
  车厢外人来人往的喧嚣,将里面滋长的欲望彻底掩盖。
  整齐的贝齿摩过唇瓣,在上面狠狠咬下,流下两滴殷红的血液,“缄默,你逃不掉的。”
  马车行进的速度渐渐缓了下来,成靖远起身整理了衣衫,正襟危坐。
  缄默看着他的侧颜,丝毫猜不透身边人的心思,或许从那天夜里开始她就错的离谱。
  于彼此来说,他们或许曾是塞外相依为命的同伴。可是更多的时候,她扮演的角色都是服从命令,舍生取义的仆从,是她将自己摆错了位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33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