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897个阅读者,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7 08:53

[原创]爱你如珍,待我如纸!凉薄如斯!!



图鲁什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暴雨如注。
  宁贝熙抬起头,直视着眼前的市政府大厅,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眼睛。
  电话打不通,她不知道她能不能见到人,但她必须试试,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收起满脸的悲伤,宁贝熙迈开脚步走进了市政府大厅三楼。
  “我找苏书记。”
  作为省长的女儿,宁贝熙骨子里依然是骄傲的,此刻的她语气依然是不卑不亢。
  “请问你有预约吗?”
  宁贝熙摇了摇头,他根本就不接电话,不然她又怎会找到这里来。
  “不好意思,我们苏书记很忙,如果没有预约的话还是请回吧。”
  秘书言辞里拒绝的意思太明显。
  “麻烦你通传一声,就说我是宁贝熙。也许他会愿意见我……”
  宁贝熙,那不就是……
  秘书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下宁贝熙,眼里毫不掩饰的惊讶,还夹着同情。
  “苏太太,你等等,我去通传下。”
  听到秘书的称呼,宁贝熙苦笑起来,没错,她要见自己的丈夫,还要通过这种途径。
  而市政务三楼办公厅,苏佑辛眉头紧皱,他不想见到宁贝熙,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忘记所承受过的痛哭。
  宁家的人都该死,宁贝熙更不会例外。
  五年了,也是时候让宁家的人尝尝从天堂到地狱的滋味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7 08:5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而在外等候宁贝熙从未这么狼狈过,她是A省省长的女儿,之前她走到哪都能引来周围人羡慕的目光,而现在……
  父亲在一周前突然被检举贪污,双规入了狱,成为阶下囚,也让她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刹那间知道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连现在这个秘书看她的目光都是带着怜悯的。
  想到了来这里之前母亲在家泣不成声哭泣的模样……
  “熙熙,你爸爸肯定是被冤枉的,他当官这么多年从未收过贿赂,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你爸!”
  宁贝熙何尝不知道父亲是冤枉的,他这辈子最讨厌贪污,否则他做省长这么多年,他们一家三口也不会还住在最老式的筒子楼里。
  她再傻也知道爸爸是被别人算计了,妈妈的话只会让她更加无力。
  这几天来她拿着东西到处找人却根本没人愿意见她,这些年她如同一只豢养的孔雀般,整个心都围绕在如何取悦苏佑辛,能让他喜欢上自己,所以现在甚至连怎么求人都不知道。
  “熙熙,你能不能去问问佑辛有什么办法,他这两年升职很快,也许他能帮上忙。”
  看着妈妈哭红了的眼睛,爸爸入狱才一周,妈妈却如同老了十岁。
  只是去求苏佑辛……
  宁贝熙心中冷笑了起来,他是自己的丈夫,又是这两年A省省会城市最出色的政府后起之秀,若说眼下能帮到他们忙的,也就只有一个苏佑辛!
  可他们的婚姻不过就是名义上的,结婚五年了,苏佑辛碰都没有碰过她!
  她们家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如果苏佑辛愿意帮忙早就开口了,可他问都没问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7 17:52
(5)宁贝熙强忍着没让自己哭出来,声音也是格外的冷静。
  “宁贝熙,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省长的千金吗?你一无是处,要相貌没相貌要能力没能力,你有什么可以是让我苏佑辛答应的?”
  苏佑辛故意咬重一无是处几个字,鄙视的颜色毫不留情的在宁贝熙身上上下停留,他就是要她难堪,就是要让她知道她现在有多惨!
  宁贝熙脸色青一阵红一阵,苏佑辛说的没错,过去的人生里,她一直活在爸爸的保护下,连一分正经的工作都没有,所以现在她才会这么无能。
  父亲出事情到现在,以前的亲戚朋友都对她避之不及,如果她还以为整个世界都围着她转,那她未免也太天真了。
  “我可以跟你离婚,你不是一直想娶恩惠吗,我成全你们。”
  天知道宁贝熙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如同刀割一般,她爱苏佑辛几乎到了骨子里,哪怕这五年婚姻名存实亡,苏佑辛碰都没碰她一下,她都能忍下去,只要她能够留在他身边就好。
  然而现在……
  “恩惠?你还有胆子提恩惠,要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故意开车撞到恩惠,毁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逼着我娶了你,她怎么会一走这么多年都不肯回来!”
  苏佑辛冷笑起来,看向宁贝熙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杀死。
  “我没有开车子撞她,是她自己不小心撞上来的,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次你都是不肯相信我!”
  宁贝熙提高了声量,未防备之前暴怒的苏佑辛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胳膊用力的拽起。
  “说多少遍我都不会相信,你们宁家的人都是祸害,你毁了我的爱情毁了我的孩子,你爸爸更不是个好人!现在真是苍天有眼让他入狱!”
  “不是,我爸爸不是那样的人……”
  宁贝熙被拽的生疼,可还是要为爸爸辩解。
  爸爸这辈子都清正廉明,唯一做的一件动用关系的事情,便是逼着苏佑辛娶了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08:11
(6)这都是为了她这个不孝的女儿!
  “苏佑辛,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马上跟你离婚,我还你自由。”
  “离婚?”
  苏佑辛冷笑了起来。
  “宁贝熙,你以为你现在这个处境,我跟你离婚还需要你同意吗?”
  宁贝熙呆在那儿,当初是爸爸动用关系逼着苏佑辛娶了她,苏佑辛娶了她却不碰她,碍着爸爸的面子没有跟她离婚,但是现在爸爸已经入狱,他自然无所顾忌了。
  跟她离婚,不过是像踢开一个皮球而已。
  宁贝熙忍住眼泪,这一趟终究是来错了,她原本以为,这五年夫妻,苏佑辛对她总应该有点感情,但现在看来她是真错了。
  “跟我离婚,做我的情人。也许我会改变主意。”
  就在宁贝熙绝望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苏佑辛冷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她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眼里写着迷茫,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佑辛一步步朝着宁贝熙走过去,宁贝熙一步步往后退,她从未见过这幅眼睛发红的苏佑辛,直觉让她往门口走去,在触碰到门把的刹那,她松了口气,却瞬间手被按住,紧接着门把反锁的声音响了起来。
  高大的身影将宁贝熙小小的身子笼罩了起来,迎面而来的是男人的气息声还有喘气声。
  “你想干什么?”
  宁贝熙惊恐的问道。
  “干什么?马上你就知道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15:22
(7)苏佑辛声音刚落,宁贝熙身下的裙子就被撕成了两半,身子直接被压在门上,冰冷的木板咯的她腰疼,更要命的是身下传来的凉意。
  “苏佑辛,你放开我,你是不是疯了?”
  “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什么都可以吗?”
  苏佑辛脸上带着嘲笑。
  “求求你,放开我,放了我。”
  宁贝熙的眼泪流了下来,语气中满是哀求。
  宁贝熙用尽力气想要推开苏佑辛,几乎是立刻就被苏佑辛制服,苏佑辛腾出一只手将她双手束缚住,身子往前压住宁贝熙,让她无法动弹。
  “宁贝熙,你装什么装,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你不是一直像个怨妇一样怪我不肯碰你吗,今天我就成全你!”
  “不是,求你……”
  宁贝熙无助的抽泣,身子奋力挣扎着,想要逃出他的纠缠。
  “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说你什么都答应我的,现在装什么清纯!”
  确实是宁贝熙自己答应的,她没必要装清纯,实在是苏佑辛的眼神太过于恐怖,不过是将他当成一个泄欲工具。
  “既然卖身那就别一副清高的模样,你取悦了我,我才会有可能会帮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0 17:11
(9)苏佑辛冷沉着脸,宁贝熙呆滞惨淡的模样,不仅没有让他同情,反而让他心里多了一阵快感。
  “苏佑辛,你就是个禽兽!”
  宁贝熙终于缓过神来,对着苏佑辛怒骂了起来。
  “宁贝熙,你摆出这样贞洁烈妇的模样给谁看,你当初嫁给我不就是想让我上你,现在我终于如你所愿,你不值得高兴吗?”
  苏佑辛故意捡着最难听的话说给宁贝熙听,他了解宁贝熙,骨子里最为清高,根本就受不了这些污言秽语!
  “所以你会帮我?”
  宁贝熙麻木的坐了起来,爸爸还在监狱里,这个时候她不能得罪苏佑辛。
  “换上你的衣服滚吧。”
  苏佑辛懒得多看宁贝熙一眼,转过头冷淡的说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宁贝熙不顾自己此刻还赤裸裸的身体站了起来,她必须要让苏佑辛帮忙。
  “我不会帮你。”
  苏佑辛冷淡的说道。
  “苏佑辛,你刚刚明明……你到底想怎么样?”
  “宁贝熙,我刚刚说的是如果你取悦了我,我可能会帮你,但是很可惜你的技术实在太差,我很不满意,所以你让我如何帮你呢?”
  “你耍赖?”
  宁贝熙怒火中烧。
  “是又怎么样?”
  他依然冷漠。
  “我知道你恨我,你讨厌我就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1 11:43
(12)“妈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找佑辛,你先回家休息……你等我的消息!”
  宁贝熙心中一阵剧烈的疼痛,艰难的说道,事到如今她只有再一次去求苏佑辛,不管苏佑辛要什么,她都要做到。
  宁贝熙打了一晚上苏佑辛的电话都没人接,在市政府找了一圈也没见到人,只能回到苏家等待他回家。
  她在苏家门外坐了一晚上,天色大亮苏佑辛才回来,他看到宁贝熙立刻就皱起了眉头。
  宁贝熙站起身,话还未说出口,手机响了起来。
  “宁小姐,你母亲在监狱门口自杀了。”
  电话里传来的话语,她的手机瞬间掉在了地上。
  她疯了一般冲出马路,忘了要打车,不停的奔跑着。
  怎么可能,妈妈爬到了监狱的楼顶跳了下来。
  那是8层啊,摔下来会有多痛。
  “妈妈,你不会死的,妈妈……”
  血,全是血,关注微信公众号筑梦看书回复3011她的视线一片红色,地上蜿蜒着的血,弥漫了她的眼睛。
  撕心裂肺的疼痛。
  她甚至无法呼吸。
  然而宁贝熙一颗眼泪也没流下来,她哭不出来。
  她慢慢的蹲了下来,盯着白布下的身影,她不相信,不愿意相信。
  这白布下的人,一定不是她的妈妈。
  仿佛半个世纪过去了。
  宁贝熙颤抖的手终于掀开了白布,一直佯装假坚强的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妈,你别死,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你是在吓我的对不对!啊啊……”
  她将妈妈的脸抱在怀里,想要将她脸上的血迹擦干净,固执的伸出手不停地摇晃着妈妈,仿佛这样就可以将她喊醒,
  旁边的人再也看不下去了,将她拉开,她趴在地上,朝着地上的尸体努力的伸手,不停地哭喊着,直到嗓子嘶哑,眼泪流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09:33
14.
“毕竟夫妻一场,苏市委并不是无情之人,宁小姐作为苏太太,何不回去好好商量商量?”
  宁贝熙从律师所走出来时候,头还是蒙的。
  不甘受辱自杀的妈妈,还有真心想帮他的律师,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只要苏佑辛出手,绝对就可以帮到她。
  妈妈死了,苏佑辛不可能不知道,但他连面都没露一个
  宁贝熙忘了自己怎么走出律师事务所的,再次来到市政府大厅。
  前台小姐已经认出她并未拦着,苏佑宁的办公室关着,她敲了敲门,门里面很快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怎么是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道女声同时响了起来,外头工作人员投递过来好奇的目光,宁贝熙立刻就进入了办公室,将门随手带上。
  "这不是曾经的省长千金宁贝熙宁大小姐吗?怎么现在成这幅模样了?"
  郑恩熙挑衅讽刺的声音慢悠悠的响了起来,长长的指甲染着鲜红的颜色,看起来格外得触目惊心。
  "郑恩熙,你怎么会回来?"
  宁贝熙忽略掉郑恩熙话语里的讽刺,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点。
  "我怎么会回来,这么愚蠢的问题你也问的出来!当然是佑宁亲自去国外求我回来的。"
  郑恩熙的话彻底击碎了宁贝熙的最后一丝幻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11:49
15.原来他这几天不露面,是去国外接郑恩熙了,她还在心里为他找借口他是工作太忙,所以顾及不到她的家事。
  "说起来你还真是可悲,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嫁给佑宁又怎么样,现在你爸爸才刚倒台,你妈尸骨未寒,佑宁就要跟你离婚娶我了,宁贝熙,连我都替你寒心……"
  郑恩熙提高了声音,双手不停的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微斜着眼睛,盯着宁贝熙的眼神里尽是寒意。
  宁贝熙眼角中闪过一丝绝望,苏佑宁真的这么绝情,她丝毫不怀疑郑恩熙的话,不然怎么解释郑恩熙突然出现在这里。
  "郑恩熙,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与佑宁两情相悦,为什么却要误导我"
  宁贝熙终于问出了这三年她最不明白的问题,她也是在与苏佑宁结婚以后,才知道原来郑恩熙与他是恋人,而郑恩熙却让她以为苏佑宁对她同样有好感。
  不然就算爸爸动用关系她也不会这嫁给苏佑宁的!
  她更不明白的是,郑恩熙为什么怀了苏佑宁的孩子还撞上了她的车子,并且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一口咬定她是故意撞上她的,从而让苏佑宁如此讨厌她!
  "如果说我就是讨厌你呢?凭什么你就能是省长的千金,而我却只能在孤儿院长大,你不是爱佑宁吗,我就是要你求而不得,哪怕他娶了你却对你恨之入骨!"
  郑恩熙声音淡淡的,恶毒的语言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是没来由的让宁贝熙心里一寒。
  就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原因,郑恩熙连孩子都不要了?
  "你真是太歹毒了!佑宁他那么爱你,你连他的孩子都可以利用!"
  宁贝熙忍不住骂到。
  "一个孩子而已,我又不是你,结婚这么多年佑宁碰兜没碰你,宁贝熙,这个活寡你还守得习惯吗?"
  郑恩熙的话让宁贝熙神色一暗,苏佑宁连没碰过她都与郑恩熙说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21:02
(9)说起来苏佑宁的爸妈对她还算好,只是可惜婚后不久就双双出车祸身亡,她记得苏佑宁消沉了很久。
  而现在郑恩熙突然提起这件事情,难道苏佑宁爸妈的死不简单?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想不到你爸爸将你保护的这么好啊。"
  郑恩熙看着宁贝熙一副茫然的样子,心中的快感更强了,恐怕连宁兴华本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谁了。
  "郑恩熙你想说什么?"
  "我不过就是想告诉你,叔叔阿姨车祸后,佑宁费了一番心思查到了真相,原来他们的车祸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你爸爸设计的!你说佑宁现在怎么可能会救杀死自己父母的仇人!"
  "你胡说,我爸爸根本就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郑恩熙的话犹如一颗炸弹般,炸进了宁贝熙的心。
  怎么可能,她爸爸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有没有做不重要,最主要是佑宁查到了,所有的证据都证明是你爸爸做的!"
  "是你……是你对不对!你自己撞车掉了孩子陷害我,佑宁爸妈的车祸是不是你栽赃给我爸爸的!"
  宁贝熙脑子一片混乱,此刻看着郑恩熙的眼神则是格外得眼红。
  都是这个女人害得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3 08:25
19."佑宁,苏太太是想让你救救她爸爸,毕竟他也是你的岳父大人!"
  郑恩熙在旁边突然冷冷的开口。
  "他也配!"
  苏佑宁如今也不屑于伪装了,语气中同样毫不掩饰在提到宁兴华的时候一脸的厌恶。
  宁贝熙的心彻底凉了,郑恩熙的话她本来半信半疑,而苏佑宁的反应无疑是证明了一切。
  "我爸爸根本就没害死你爸妈,佑宁你不要听郑恩熙的话……"
  宁贝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了苏佑宁的旁边。
  "原来我爸妈被害死的你也知道!我还以为你蒙在骨子里……看来是我瞎了眼!"
  没想到宁贝熙的话让苏佑宁眼圈红了,心里怒火更加深了。
  他本以为宁贝熙撞伤郑恩熙已经是极限,却想不到她竟然还能如此歹毒。
  "佑宁我没有……"
  宁贝熙刚想分辨,脖子直接被苏佑宁掐住,力道之大让她无法呼吸。
  旁边的郑恩熙欣赏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唤着掐死她吧!
  就在宁贝熙以为自己真要窒息而亡的时候,苏佑宁却突然松了手,宁贝熙剧烈的喘着气,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滚!"
  苏佑宁对着宁贝熙怒吼道,这个女人他再也不想看到,否则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
  "佑宁我求求你,能不能救救我爸爸,他心脏病复发再不保外就医就真的会死在里面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3 11:13
20."佑宁我求求你,能不能救救我爸爸,他心脏病复发再不保外就医就真的会死在里面了!"
  宁贝熙顾不得脖子上的疼痛,律师的话历历在目,目前为止能救爸爸的只有苏佑宁了。
  自尊尊严算什么,妈妈已经死了,她不能再失去爸爸了,哪怕让她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你拿什么来求我?宁贝熙,你现在还能拿什么来求我?"
  苏佑宁一把甩开宁贝熙,居高临下的说到。
  "我跟你离婚,郑恩熙已经回来了……"
  郑恩熙面上一喜,苏佑宁却突然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她立刻低下了头。
  "恩熙你先回家里等我。"
  为什么?郑恩熙想问,苏佑宁这明显是想支开她,难道他不想跟宁贝熙离婚吗?
  而宁贝熙心中的凉意更加深刻,回家等她,这么说他们两个已经住在一起了吗?
  "那你早点回来,我做好饭等你。"
  郑恩熙心中不满,面上却未表现半分,温柔的说到。
  郑恩熙走之后,屋里气氛一下子降临到零点。
  苏佑宁走到办公桌前,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往桌子上一丢。
  "过来签字。"
  宁贝熙一愣,注视到苏佑宁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她错愕惨的走过去。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84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