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8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7 14:45

西安偷运黄金案见闻录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西安偷运黄金案见闻录

  1944年,我在西安西北文化日报任采访主任。某日,西安西关外飞机站
殷站长下大红帖招待记者,还专派吉普卡来接。会上大办筵席,对记者们大
吹一顿,又领着记者参观飞机场,要求记者报道飞机场地勤工作人员在抗战
军兴时刻所作的努力,以振奋士气。
  可是不到一个月后,听说殷站长因偷运黄金案被枪决了。社长李贻燕特
来编辑部打招呼,不准发关于殷站长被正法的消息。李贻燕,当时人们称之
为翼老,年已60开外,留日学生,同盟会老会员,其居室内挂有同孙中山先
生合照的褪了色的照片。抗战军兴以来,他身兼10余职,诸如陕西省党部副
主委兼宣传处长、新闻检查所主任、省参议会副议长、市参议会议长、抗敌
后援会副会长,力行中学校长,西北文化日报及西安晚报社长,西安市报业
同业公会理事长、西北师范学院党史讲师。等等写不完的要职,似乎是名作
家张天翼笔下的华葳先生的化身。他打招呼之后,任何报纸都不敢刊载这一
消息。只有民主同盟办的工商秦风联合报用4号字标题:“殷站长伏法”,
全文不过20字,已是“胆大包天”了,终于受到新闻检查所的警告。
  事隔几天,李贻燕特来找我:“你拿我名片去德泰祥钱庄找毛老板,就
说有什么消息,尽管交下,一定发表。”毛老板叫毛虞岑,西安的大财神,
有“西安的黄金荣”之称,他有一个“一毛不拔”的“美名儿”。凡属与“德”
字联在一起的店号如德记银楼、德华金店……都是他经营的,其网络远至洛
阳、成都、宝鸡、兰州、渭南。他和蒋纬国的丈人石凤翔有八拜之交,两人
合办大华面粉厂、大华纱厂,名盛一时。据说他理财得法,用人得力,特别
善于应酬省主席祝绍周,对祝则是万毛也拔,慷慨得很;对石凤翔更是有求
必应,因此他就能在西安工商界、政界翻云覆雨,捧他的人就应接不暇。他
的架子很大,不买新闻记者的帐,从来不接待记者。
  这时毛虞岑托石凤翔、祝绍周的福,也当上了省参议员,李贻燕又是副
议长。有了李的名片,毛虞岑破例接见了我,寒暄几句,立即从口袋取出一
个信封,双手恭恭敬敬地交给我:“这消息请主任呈交翼老。”
  我辞出后,看看信封是封口的,感到奇怪,但也不便私拆,由于一肚子
狐疑:既是交给记者的报道材料,为何要封口。因此我先找总编刘毅商量。
刘是延安鲁迅艺术学校来的,处事精干,我视之如师。
  刘说:“此中秘密,你还蒙在鼓里,殷站长为什么招待记者?从来不接
见记者的毛虞岑为什么突然接见记者?你真是个糊涂记者!殷站长偷运黄
金,传说这些黄金都是毛虞岑的,这信可能是托翼老‘辟谣’,企图推卸罪
责,既是托我报发表,我总编有权拆信。”
  不拆则已,一拆愕然!我和刘总都呆了,竟是两张支票,一张50万,一
张30万。(当时金价约5万元左右一两,约值15两黄金。)
  总编呵了一声而又笑着说:“毛虞岑手段真辣,50万是给翼老的,30
万是给你的,你成了敲竹杠记者了!”
  我大吃一惊,在一分钟内,总编给我连扣了两顶帽子,糊涂加竹杠记者。
我真莫名其妙,就追问根由。  
  总编说:“我也是道听途说,讲不清楚,等晚上发完稿,我俩去翼者家
中,他会和盘托出的。”    
  翼老是麻将迷,经常通宵夜战。见到我俩不速之客,心中有数,由他儿
子接力战,起身接待。
  翼老问我:“去德泰样怎么样,消息拿来了吗?”
  总编风趣地说:“拿来消息两条,一条50万,一条30万!”
  翼老失望地说:“怎么这一点,不行,明天你俩再去,叫姓毛的加码,
没有500万不行,偷运黄金100条,就拿出这么一点儿能混过我李某人!”
  总编正色问道:“请您老摊摊牌,到底怎么一回事,不说清楚,叫我俩
怎么下手,难道连我俩也不相信?!”
  下面是翼老的谈话:
  “毛虞岑发了一辈子横财,‘人无横财不富’,在他身上百分之百的应
验。他是河南人,年轻时在绿林出身的将领任应岐部下做过副官,掌管军需
后勤,任应岐失败后,他卷走大批军粮军款,在郑州开烟膏店起家,西安事
变前又和杨虎城某部下挂上钧,代运黄金、烟土,从西安、洛阳来回倒卖,
杨虎城失败后,他又将大批黄金、烟土私吞,腰缠万贯。抗战军兴后,洛阳
沦陷,他到西安坐庄开银号钱庄,又和石凤翔打得火热,拉上省主席祝绍周
和蒋介石的关系,从金融界一步登天钻进政界。特别是近一年来勾上西安空
军站殷站长(一说姓尹),利用空运从西安到成都偷运黄金,来回倒卖,盈
利二五分成,殷站长买通地勤人员,坐收渔利。起初每次只带10根左右,后
来胆子越来越大,从10条到20条、50条,上月竟一次带100条,也就是1000
两。飞机起飞时,驾驶员发现载重负荷指针超载,唯恐出事,停飞检查,于
是破获了这桩大案,这真是空军史上最大奇闻。有人传说是利用美军空中堡
垒B26,实际上这次利用的仍是中国空军军用飞机。
  毛虞岑办事精得很,他的成都德泰样金店负责人,早已买通成都空军站
地勤人员,发觉飞机停飞检查,立即电告毛虞岑,可毛虞岑早已与殷站长私
订攻守同盟,约定如一旦东窗事发,毛许诺从优抚恤其家属,殷许诺有罪一
肩挑,决不咬出毛来。正当毛托石凤翔、祝绍周设法为殷解危时,胡宗南立
即下令从速处决,说什么这是执行‘五权宪法’。”
  总编插问:“这与‘五权宪法’何干?”
  翼老讽笑说:“这是胡长官定出的军法新招,凡国民党高级党员犯军法,
执行‘三民主义’,即枪决时打三枪,前两枪打在身上,第三枪打在后脑;
凡国民党员高级将领犯军法,执行‘五权宪法’,即枪决时打五枪,前四枪
打在身上,第五枪打中后脑,这样叫犯罪者多承受几分钟痛苦,以示严惩。
这不去谈它,殷站长被枪决后,成都军法处虽没收全部黄金,但仍在追查这
黄金究竟出自谁手,因每根条子上的印记,均烙有德泰祥银楼字号。事发后
毛虞岑仍托石凤翔去重庆设法营救,愿再向
  国家捐献500根条子,表示赎罪,反正抗战需要钱,可以不了了之。因
此毛虞岑、祝主席都向我打招呼,要求新闻界不发消息。我是做到了,可是
他仍只拔这一点点毛,叫我怎么分给各报。”
  **上说:“我从德泰祥出来时,门口碰上西京日报和西安晚报的采访
主任进去,可能也是奉他们社长之命去敲竹杠的。”
  翼老八字胡一翘气愤地说:“这怎么叫敲竹杠?这是毛虞岑应该出的买
命钱,他发了那么多横财,何止千根条,万根条,现在叫他拿出100根条捐
助西安报界,也是合情合理的,在他仍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总编站起来,向翼老告别:“我们就是饿死,也是不去的,我看毛虞岑
的神通比您老广大得多,加码是不可能的。毛虞岑一毛不拔是有名的,今天
已拔出黄金15两,真是拔得他心痛肉痛的了。”讲完将两张支票交给翼老,
辞了出来。后来听说毛虞岑为抗战捐了500根大条,又给河南灾民捐了5000
袋面粉,遂化险为夷,为河南灾民所称道。
     彭古丁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889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