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大地的箫声
1786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8 15:04

大地的箫声



xiaoheiyu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龙 兮

  一夜秋风,吹散了漫天的暑气,也吹黄了漫山的绿林。风声掠耳,如泣如诉,如埙如笛。庄子说:这是大地的箫声。

  在这样的秋夜,那怅然若失的旋律,那空蒙缈远的节奏,那悱恻懊悒的人生命运,那难以释怀的家国萦情,从大地的箫声里缓缓溢出,如柳烟一样弥漫在月下的江岸,亦如大彻大悟后的灵魂低语。此情此景,让我的目光情不自禁地穿越时空,去仰望历史深处那些伟岸的背影。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一个出身皇胄的楚国贵族,一个旷世未有的古代才子,因为妄议朝政而被流放。然而在悲苦的流放途中,他关注的不是自己多舛的命运,而是那个已把他抛弃的国家的前途。“岂余身之殚殃兮,恐皇舆之败绩。”“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那三百七十三行《离骚》,就像这大地的箫声一样,震撼着后世吟诵者的灵魂。

  中国的文化史,除了诗之外就是史了,而被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自然就是史中的一座高山了。然而,垒起这座高山的竟然是一个受了宫刑、身残处秽的男子。他在《报任安书》中自称:“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但他在写完《史记》后,为自己也写了一篇《太史公自序》。他在文中感言道:“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足,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而《史记》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又何尝不是一组大地的箫声呢?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一个绝意仕途、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清高之士在归隐田园之后的自我安慰。但是,他是真的不想做官呢,还是受不了官场那种辱没人格的戾气?如果他真的不想做官,他还读那么多书干什么,还写了那么多诗展露自己的才华,而且还在作一种“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的期待。也许,这是另外一种格律的大地箫声。

  中国的文化史,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被这些诗与史浸润着的。这种浸润,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无所不及,以至于我们今天读中国文化史,都能强烈地感受它的旋律与节奏。因此,随便从哪个朝代读起,都能够读到这些诗与史的雄浑与高亢。但是,每次读后,我的心头都不免隐隐作痛,都不禁会想起那些作者凄切的命运。而他们的命运,就如这秋风吹出的箫声,空远而凄迷,荒凉而孤寂。

  因此,大地的箫声是那些俯仰天地的文人在低吟,在泣诉。他们头顶着寥落的星辰,独守着一弯瘦月,而他们的生命中,最为伤感的是命运之秋的萧萧落叶。这样的文人,他们或穷途潦倒,或隐迹市井,或独行于天涯,或苟活于草莽。在这样的时候,大地的箫声,就成了他们生命中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一节愁肠。

  可以想象,他们中有很多人才华横溢却报国无门,仕途无路,心中的一腔忧患与热血,只能化作满纸的悲泪与哀怨。在如此命运多难的时候,大地的箫声仿佛又成了他们仰天长啸的喉咙。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众多古代的文人依然泪洒莽原,声恸山川,依然在蓄势待发,渴望为脚下这片热土付出自己毕生的才情。可是他们大都又不愿卑躬屈膝,不愿乞求,不愿在俗世中苟全一己的性命,他们宁可把一腔才情废于荒野,烂于泥沼,也不会为了点滴的荣辱而出卖自己高傲的灵魂。在这样的孤傲中,大地的箫声也就成了他们人格与精神的象征。

  因此,在屈原的流放之地,在司马迁的受刑之处,在陶渊明的隐迹之所,夜阑更深时,他们独自在月下饮酒,石上听风,面对烟波浩淼的故国河山,任灵魂被秋风吹成飘然于山川大地间的绵绵音韵。

  很多年了,我一听到这样大地的箫声,立即就会被它清远而低回的旋律所捕获,所牵引。远远地静心聆听,那大地的箫声,像是在招魂,又像是在远别。更多的时候又觉得,那大地的箫声,像是黄河在咆哮,侧耳一听,又像是泰山在怒吼……




----------------------------------------------
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60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