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49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8 21:46

不念过往,不等时光[推荐]



勇士ABCABC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这女人是你们的了

  “不,不是我!”安凝衣不蔽体的跪在傅君墨面前,面色惨白,眼底带着祈求,“君墨,我求求你,信我,真不是我……”

  “信你?”傅君墨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惶恐的安凝,“信你什么?信你设计车祸害死我母亲?信你为了和我结婚不折手段?还是信你找人轮番欺辱欣然?!”

  全身上下的细胞好似在瞬间凝结,安凝瘫软的跪坐在地上,黑瞳里浸着满是绝望,“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安凝的这句话瞬间点燃了傅君墨心底所有的怒火,他猛地掐住她的脖子,面色是前所未有的狠戾!

  “就是因为我太信你,才会被你这么愚弄!”傅君墨手下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你对欣然下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是我唯一的妹妹?!你是不是要把我身边的人都害死完了,你才甘心?!”

  “没有……我没有……”

  她已经不知道对傅君墨说过多少遍了,那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他不能将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全安在她的身上。

  可他不信,就如同这一次一样,他不信她!

  何不如……就这么死了吧,死了也好,一了百了……多好……

  至少,至少这样,她是死在她深爱着的人手里的……

  “想就这么死了?”傅君墨冷硬的嗓音兀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安凝被他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在欣然没有醒过来之前,我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就死掉?”

  嗓子剧烈的疼痛让安凝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她无力的趴在地上,惨烈的呼吸着。

  “把人都叫进来。”傅君墨冷漠的开口,他站在一侧冷眼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安凝。

  浑身无力的安凝兀然一惊,她慌乱找了一块儿床单想要遮住自己,可她刚有所举动,傅君墨却是先她一步的将床单踩在了脚下。

  “你不是喜欢男人吗?”

  傅君墨的话让安凝猛然一颤!

  毫无血丝的面色愈发的苍白,她那就么趴在地上,单手紧握着他的裤脚,“不,不可以……君墨,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我什么都没做,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她满是颤抖的哀求着,可终究……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徒然。

  傅君墨嫌恶的将她从自己的身边踢开,那一脚极重,踢的安凝险些背过气去。

  曾经的傅君墨何时如此对待过她?曾经的他是那般的小心翼翼,是那般的爱她……

  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所有的故作坚强在顷刻间崩塌。

  安凝剧烈的咳嗽着,“哈哈哈,哈哈哈……”她突然笑了起来,她就那么趴在地上大声笑着。

  只是笑声后紧跟着的是应接不暇的泪珠……

  假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傅总,人都带过来了。”话音落下的同时,套房里骤然多了十几个男人。

  凌乱的步伐声无一不敲打在安凝的心上,可她犹如失去了灵魂一般的趴在那里哭笑着。

  十几个男人进来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可在他们看到那衣不蔽体的趴在地上的女人后,他们便明白了他们接下来是要做什么了。

  “这女人,是你们的了。”傅君墨就站在人群里,冷眼看着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狠狠的颤抖着的身影,“怎么玩随你们,只要别把人玩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47
第2章 真相

  “傅君墨……”安凝强撑着心底最后的一丝希望,她抬头,目光紧锁着他,“你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断定了我的罪名……是吗?”

  傅君墨眼底一片冰冷,脚步却是后退了一步,冷漠的对身后的那些人说道,“如果你们不想玩的话,我可以换人。”

  一句话,彻底将安凝压死。

  她擦掉眼底的泪水,望着傅君墨,声音嘶哑的不像话,“傅君墨,我们完了。”

  有那么一瞬间,心尖上传来一阵尖锐的疼。

  很细微,甚至是转瞬即逝,可是这种感觉让傅君墨眉头紧蹙,心底烦躁不已。

  尤其是在看到安凝眼底的那一片空洞时,他竟有种自己做了什么弥天大错的事情一样。

  简直可笑!

  他傅君墨从未错过,她安凝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安凝眼睁睁的看着傅君墨转身,看着他逐渐从自己视线里消失,直到听到一声关门上锁的声音……

  傅君墨把房间锁了起来……他竟然把房子给锁了起来……

  安凝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她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错在爱上了这个无心的男人,错在爱上这个是非不分的男人。

  套房里的男人们相互看了看,随即视线便落在了犹如是去了灵魂般的安凝身上,直到第一个男人朝她扑去——

  “滚开!”安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将扑上来的男人推开,随即爬到角落里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她没有大喊没有尖叫,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她……那个曾经温柔的和她说这辈子都会深爱她的男人早就已经不见了。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好,别做什么无畏的反抗!否则,接下来有你好受的!”一道恶狠狠的声音兀然响起。

  安凝害怕的全身发抖,她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眼泪不争气的不断的落着,“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

  “不要?老子多久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了,开来给我摸摸……”

  “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没听那大老板说吗,只要不让人死了就行,随我们怎么玩儿,这女人可比之前我们玩儿的那女人爽多了。”

  咔嚓声,紧锁着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原本心如死灰的安凝霍地睁眼,眼底带着的是前所未有的光亮。

  可在她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的瞬间,眼底的光亮在顷刻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自嘲。

  他不爱你,安凝,他……恨你,又怎么会回来?

  “怎么,看到我是不是很失望?”顾温雅踩着一双血红的高跟鞋,优雅的走进这污秽不堪的房间。

  刚欲对安凝动手的男人停了下来,他朝站在门口的人打着招呼,“顾小姐,你这是要加入我们?”

  顾温雅好似和他们十分熟悉,她娇笑不已,“讨厌,前天你们玩儿的我都下不了-床的事儿还没找你们算账,还想玩儿?”

  霍地,安凝猛地看向一脸娇笑的顾温雅,“你——”

  “很震惊?啊……那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顾温雅含笑的看着安凝,“之前强了欣然的也是他们,而他们……是我的人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47
第3章 凌辱

  那所有的一切……都有了解释。

  “你是不是在想把这事情告诉君墨?”顾温雅嗤笑出声,她犹如无骨似的靠在一男人身上,“你觉得,他是会信你,还是信我?”

  安凝就那么看着顾温雅和别的男人调情,看着她亲吻那男人,甚至……

  “顾温雅……”安凝嘶哑出声,“人在做,天在看,你终有一天,会遭报应。”

  “报应?我顾温雅最不怕的就是报应!”顾温雅拿出手机,当着安凝的面儿拨通了傅君墨的手机。

  而此时顾温雅就搂在那男人,身子在他身上蹭着,而另外两人甚至还在……

  很快,手机那天的傅君墨接通了电话,“雅雅,怎么了?”

  那是安凝很久没有听到过的温柔至极的嗓音,那是曾专属于她的……柔情。

  顾温雅享受着男人对她的揉抚,一边轻声柔和的开口,“君墨,我现在很想你,很想很想。”

  “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

  心底的痛疼让安凝险些呼吸不过来,她想要尖声大喊,想要告诉傅君墨现在的顾温雅都在做什么,可她还没张口,她便被人捂住了嘴,压在她身上的人的动作也愈发的剧烈了起来,她所有的尖叫以及呐喊全被堵住。

  “好,人家等你,你要快点哦。”音落,顾温雅挂掉电话,居高临下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安凝,“看到了吗,这个男人现在爱的人是我。”

  顾温雅推了推还缠着她的男人,“行了行了,这个女人就够你们玩儿的了,过两天我再满足你们,我可不能让我的男人等久了。”

  音落,她朝男人扔了一包东西,“记得把这个给她吃了,让她也尝尝……滋味儿。”

  安凝来不及挣扎,她被强行灌了一嘴的药片,看着男人们扭曲的笑容,心底的绝望让她连眼泪都留不下一滴。

  直到都灌了进去,直到她不再挣扎,男人们反而退到了一边,他们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主动找上他们,求着他们!

  可安凝什么都没做,即便是身子再难受,无论多燥热,她都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仅仅只是将自己蜷缩在角落,无助的颤抖。

  “老大……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个女人……”有人忍不住,想动手了。

  之前和顾温雅调情的男人面色一狠,“这还真是个贱女人!去,把人给我拉过来,老子第一个——”

  安凝神色惊恐的看着向自己一步步逼近的男人,沙哑的尖叫声在屋内响起:“求求你们,我求你们放了我——!!不要碰我,啊——!不要碰我!”

 “放了你?”男人笑的恶心,“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我肯定放了你。”

  音落,男人伸手就要去抓安凝——!

  “啊——!!”是男人惊痛的痛呼声!

  安凝张口狠狠的咬住男人的手,口中满是血腥味,眼神慌乱无措,更多的却是痛苦和不安。

  “贱人!”男人甩手就是一巴掌,“敬酒不吃吃罚酒!把她给我扒了!”

  一直等着这句话的人们顿时兴起,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哪里会放过,在看到她的时候,就恨不能立马好好尝尝她的味道了,现在——

  安凝退无可退,她蜷缩在角落里想要从这里跑走,可她刚起身,就被人一把拖住,而后传来的是一片让她心血翻涌的笑声:“想跑哪儿去?只要你乖乖的,我们还能让你舒服舒服,否则,让你好看!”

  是啊,她还能跑哪儿去,她现在,还能跑哪儿去?

  家人没了。

  傅君墨也不要她了。

  她……没人要了。

  没人要她了……

  就在她绝望的挣扎时——

  砰——!!

  紧闭着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51
第4章 你真可怜!

“谁敢打扰老子——”剩下的话全部卡在了嗓子眼,站在门口的是傅君墨。

  “傅总……您,怎么来了?”

  看到蜷缩在角落里不住颤抖的身影,傅君墨心底一沉。

  看向那几个男人的眼神不由一冷,“下药了?”

  男人心底一寒。

  “全部,滚!”傅君墨冷硬道。

  男人们不敢多停留一步,不过顷刻间,全部消失不见。

  屋子里瞬间安静了。

  除了安凝急促的喘息声以外,再无其他。

  而当傅君墨刚刚靠近安凝,原本一直蜷缩着的安凝骤然抬头,她现在的意识已经不清楚,她甚至不知道此时站在她面前的人是谁,可他身上的味道却让她放下了身上所有的防备……

  当她攀附上他,缠着他时,傅君墨骤然深吸了口气,随后打横抱起她,大踏步朝室内的那张床上走去—— 

  这一夜,两人抵死缠绵。

  当安凝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了。

  她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儿完好的皮肤,全身上下青紫的厉害,尤其是下身……简直惨不忍睹。

  疼,全身上下都剧烈的疼着。

  尤其是那个不能言说的地方,疼痛的让她连动弹一下都会让她倒抽一口凉气。

  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一个,或许……她就算是疼死在这里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砰——!

  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随即冲进来一人。

  那人在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安凝后,犹如疯了一般的玩朝她殴打过去,“安凝!我傅欣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啊!!”

  原本就浑身疼痛的安凝因为傅欣然举动而痛的面色惨白,她现在就连动一下就浑身疼的厉害,甚至连呼吸都是疼的……

  可她什么都没做,任由傅欣然对她拳打脚踢,任由她对自己大喊大骂,她已经不想再解释了,他们都不信她,,没有人信她。

  然而安凝的不言语却是彻底的激怒了傅欣然,她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些男人,想到他们她就浑身颤抖。

  怒意无法控制,她抬手就扇了安凝一巴掌!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会杀了你!杀了你!”

  安凝好似被傅欣然打醒了一样,她空洞无神的眼睛幽幽的看着她,眼底没有一滴眼泪,她甚至还笑了起来。

  她幽幽的笑着,眼底却是一片绝望,“为什么?你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不爱我的人而已,我又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如果说我错了,是,我错在不该爱上傅君墨,我不该爱——”

  碰的一声巨响,傅君墨一脚踢在房门上,眸底是前所未有的滔天怒火!

  “君墨?”顾温雅就站在傅君墨身侧,她惊讶的看着浑身怒火的傅君墨,“你这是怎么了?”

  傅君墨却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他错开顾温雅,而后大踏步的朝着安凝走去。

  顾温雅一怔,而在她看到虚弱不堪的安凝时,眼底涌上一抹恶毒!

  该死的安凝!她迟早一天会让她从傅君墨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看到走进来的傅君墨,傅欣然一把抓住他,指着安凝说,“哥,是她,就是她!我听到他们说了,他们说是安凝安排的,他们还说……”

  他们还说了什么?那些人都说了什么?

  傅欣然的头传来阵阵疼痛,脑海里有太多的声音在告诉她,她之所有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安凝,全都是因为安凝她才落到这个地步!

  心底的怒火让她丧失了理智,她上前一把抓住安凝的头发,“都是因为你!贱人贱人!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啊!”

  “啊……”安凝本能的喊叫出声,她艰难的想要抵抗,可她全身太疼了,她想要喊傅君墨,让他救救她,不是她做的,这些都不是她做的……

  “好了!”傅君墨猛地喝止出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57
第5章 离婚

 傅欣然很想继续,可看到傅君墨开口了,她也不敢再继续做什么,只能在收手的时候抓了安凝一下。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安凝的手背上已是一片划痕。

  “还打算继续装蒜?”傅君墨冷声问安凝。

  安凝的头皮痛的她整个人都麻木了,她抬起自己满是青紫的胳膊,指着顾温雅,答非所问,“你很爱她,是不是?”

  傅君墨因为她的举动而将顾温雅严严实实的挡在自己身后,他警告意味极重的看着安凝,“还想把手段用在雅雅身上?安凝,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果然,很爱啊。

  原本早就已经知道了的答案,却是在亲耳听到后,身心疮痍。

  安凝痛的浑身都在颤抖,她紧咬着唇,一字一顿的说着,“我什么都没做过,不论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承认我所做过的事情……”

  她看了一眼站在傅君墨身后挑衅的笑着的顾温雅,“那些事情到底都是谁做的,谁心里清楚……”

  啪——!!

  一记耳光毫不留情的直接落在安凝脸上!

  傅君墨的这一记耳光扇的极重,不过片刻时间,安凝的嘴里已是一片血色。

  “你要是再敢这么诋毁温雅,下一次可就不是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安凝怔愣的眼底满是震惊,更多的却是破碎的不堪。

  她捂着红肿的脸颊,破碎的嗓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你……打我?”

  傅君墨为了顾温雅,打她,亲手,打她!

  “打你?如果要是可以,我恨不能直接杀了你!”傅君墨眼底闪过一抹狠戾,语气更是冰冷到极致。

  顾温雅心底嗤笑,安凝也就只有这点儿手段了。

  她连忙跑上前,搂住傅君墨,娇声的说着,“君墨,我们不生气,安凝,安凝这也是因为在气头上,她实在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拉出来做挡箭牌了……你也别怪她,她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不可以等她身子好了后再说……”

  “你怎么就这么傻?没听到她刚才在说什么吗?也就只有你还会为她说话了!”傅君墨眉头微蹙,他很是心疼看着自己怀里的顾温雅,语带责备。

  安凝没有听到傅君墨后面所说的话,她看着他温柔似水的安抚顾温雅,看着他说自己恶毒,甚至……眼底满是厌恶和嫌弃。

  他不爱她。

  那她……这么紧紧的抓着他,又是为了什么?

  既然不爱她,当初又为什么要给她以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

  到头来,不过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被褥下的手兀然紧握成拳,安凝望着那一对相拥着的情侣,近乎用尽全身力气,一字一顿的说:

  “傅君墨,我们离婚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58
第6章 怀孕
  安凝就好似害怕傅君墨没有听清一样,她紧紧的蜷缩成一团,竭尽全力的又说了一遍,“傅君墨,我们离婚。”

  傅君墨却是面色冷硬的看着安凝,而垂在身侧的手却是紧握成拳。

  “离婚?你又想玩儿什么花招?!”

  原来,她在他心里只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

  “傅君墨,我累了,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

  她会走的远远的,不论生死,他们以后各自天涯。

  “做梦!”傅君墨猛然喝道,“想这么轻易的就离开我远走高飞过逍遥自在的日子?安凝,这世界上没这等好事儿!我说过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安凝望着傅君墨,她轻声问他,“现在的我,和生不如死,又有什么区别?”

  她放下捂在脸上的手,掀开杯子,当着傅君墨的面儿脱下了病号服,将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暴露在他眼前。

  “看到了吗?”安凝这一次并没有去看傅君墨,而是看着傅欣然,眼底空洞,“……我遭受到了比你还惨百倍的事情,你满意了吗?”

  傅欣然看到安凝一身伤痕时,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她确是知道一点安凝的事情,可她不知道,不知道安凝会被整的这么惨。

  “安凝!”傅君墨的怒气好似已经达到了顶点,“你怎么就这么不知廉耻?!你别忘了我对你的警告,你要是——!”

  “我们离婚,只要我们离婚了,我发誓我不会再出现在你们任何人面前,你自然也就不用再担心我会对她们下手了,不是吗?”

  “不可能!想跑,不可能!”

  音落,傅君墨冷硬着一张脸,转身直接离开!

  而原本还因为安凝提出离婚的事情而兴奋不已的顾温雅此时却是气的恨不得生吃了安凝!

  “你等着!”音落,顾温雅追着傅君墨就去了。

  她必须,必须让他尽快把这个婚给离了!

  ……

  两个月后。

  安凝怀孕了。

  孩子不是傅君墨的。

  当她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大笑到哭。

  她竟然……怀孕了。

  她竟然在那场炼狱了,怀孕了!

  医生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安凝,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资料表,眼前的这人的确是结婚了,可是为什么他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喜悦?反而是无尽的……绝望?

  “安女士……”医生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

  “打掉。”安凝紧捏着拳头,嗓子干涩的厉害,可她依旧一字一顿的对医生说道,“请帮我,送走他。”

  “安女士,你的身体现在的确是不怎么好,可只要好好的静养,养育孩子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

  “不,我不要!不要!”她怎么能要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会时刻提醒她当初非人的遭遇,她如何可以去爱这个孩子?

  既然如此,那……那还不如让他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好好好,别激动,我们慢慢的说。”医生对安凝做了一个安抚性的手势,“你能告诉我……”

  “请尽快给我安排手术。”安凝的掌心已是一片血渍,可她好似根本就感觉不到疼一样,面色镇定如常。

  医生看起来还是有些为难,“你要不要……回去和你的家人商量一下?这……”

  家人?

  她早就没家人了。

  曾经傅君墨是她唯一的家人,可现在,没有了,她什么都没有了。

  “死了。”安凝的嗓音冷到了极致,“我现在只有我自己。”

  “我怎么不知道我死了?”医生办公室里兀然响起傅君墨的声音,他就站在安凝的身后,墨瞳里满是冰冷。

  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夫人!”管家连忙跟着跑出去,他不能让夫人有个好歹,如若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他,他……

  安凝太急了,她太怕被管家再捉回去了,慌乱的她从楼梯上摔落,而后,直接从二楼上滚下——!!

  !!!!

  疼,全身上下都在疼,可是她不能停……

  管家被吓得险些背过气去,在他看到安凝笨重的从地上爬起来后,心脏骤然落地。

  还好,还好……

  “你又在闹什么?”寂静一片的大厅里,骤然响起傅君墨冷硬无比的嗓音。

  安凝兀然抬头。

  傅君墨就在餐桌旁,他眼底一片冷漠,眉头紧蹙。

  她摇摇晃晃的起身,一步一晃的朝着傅君墨走着。

  管家刚欲上前,却在看到傅君墨的面色后,停下了所有的举动。

  安凝每走一步,身上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再忍忍,再忍忍好不好?

  下一辈子,下一辈子你再来做我的孩子好不好?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

  傅君墨压下心底的烦躁,他现在恨不能直接掐住眼前这个女人的脖子,让她停下来,别走都走了!

  “阿墨,我……”她张口,嘴唇苍白,泪流满面,声音小的近乎听不见。

  傅君墨有瞬间的失神。

  就在他晃神的瞬间,安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推开他,一把抢过餐桌上的水果刀!!

  不过是刹那,傅君墨双目龟裂,“安凝!你敢!!”

  可她没有丝毫犹豫,面色狠绝的扬起手中的水果刀,而后——

  猛地扎进自己的肚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58
第8章 你为什么要害我!
  孩子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当安凝在医院醒过来知道这个消息后,她疯了一般的捶打着自己的腹部,缝合的针线崩裂,顷刻间,白色的床单上满是艳丽的血色。

  护士被安凝吓着了,她尖叫着让安凝不要这么做。

  可安凝好似没听到一样,她泪流满面、疯狂地捶打着自己隆起的肚子,绝望的哭喊:“你为什么不走!为什么还不走!你走啊!走啊!”

  “还想继续闹下去?”傅君墨兀然出现在病房,他站在门口,冷眼看着犹如疯癫了的安凝。

  安凝霍然抬头,紧紧的盯着傅君墨,眼眸赤红:“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傅君墨眉头一拧。

  “我早就说过了,不是我!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做的!可是你为什么不信?!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她声嘶力竭,满脸绝望,完全不顾接下来的后果,“是顾温雅,所有的一切都是顾温雅啊——”

  一巴掌毫不留情的直接落在安凝脸上!

  “我警告过你的!”傅君墨低沉的嗓音里满是警告,他一把捏住唇角满是血色的安凝,“既然你如此不长记性,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不长记性的后果!”

  音落,他一把将安凝甩在地上,随即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喂,是我。把安家那座老宅给我平了!里面的所有的东西,全给我砸了!”

  “不,不……”安凝不顾自己满身是血,她拖着疲软的身子爬到傅君墨面前,她无力的抱着他的小腿,“你不能这么做……傅君墨,你不可以……”

  那是家人给她留下的唯一念想了!那是她心灵上最后的寄托!

  傅君墨嫌恶的抽自己的腿,后退两步,“你可以再继续折腾,如果你肚子里的那个种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会让你知道彻底触怒我的代价!”

  他走到门口,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他回头,看着瘫软的趴在地上的安凝,“我记得,你父母的墓地是在林园?”

  “傅君墨——!”安凝咬碎了牙,她满口血腥,满目绝望,“我为什么会爱你,为什么会爱你!!”

  安凝凄厉的喊叫声让傅君墨心底骤然一紧,他压下心底的不适,随后大踏步离去。

  傅君墨前脚才走,知道安凝醒过来的傅欣然后脚就跟着过来了。

  只是和她一起来的,还有顾温雅。

  “哟,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满身都是血啊?”顾温雅故作惊诧,明知故问的看着安凝红肿的脸颊。

  安凝并没去看顾温雅,她死死的盯着傅欣然,几近用尽全身力气,“你说,你亲眼看到是我让人轮了你,是你亲眼看到我开车撞了伯母……”

  傅欣然原本是来看安凝的凄惨程度的,可在看到她浑身是血,满脸戾气的看着自己后,她反而怔在了原地,甚至就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一句。

  “傅欣然!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害我?!”

  顾温雅嗤笑,“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如果要不是你,伯母也不会死,欣然更不会——!”

  安凝却似没听到顾温雅的嗤笑一样,她那双充血的眸子紧锁在傅欣然身上,“如果我死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傅欣然被吓得连连后退,脑海里那一张张嫌恶的嘴脸全都跑了出来,他们说了的,他们说……他们说,他们之所以会那么做,全都是因为安凝,是安凝给了他们钱,是安凝……

  安凝扶着一侧的床弦站起,她浑身是血,面色煞白,“傅欣然,你记住我今天的样子,你好好的记住!”

  傅欣然步步后退。

  她怕她。

  她竟然在怕安凝!

  可明明是她害的她,她安凝凭什么还能如此理直气壮?!

  ——快来,这可是傅家的千金小姐,也不知道上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听说还是个雏儿啊,肯定紧的让人爽上天。

  ——要不是……我们也不会尝到这样的女人啊,还有钱拿,为了进傅家,那女人还真是费尽了心思。

  顾温雅见傅欣然的面色不对,她连忙拉着人离开。

  傅欣然现在还有用,她不能让她出现任何问题。

  至于安凝,她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1:58
第9章 我后悔了!
  从那日傅君墨离开后,他便再也没出现过。

  安凝不知天日的被关在这座冰冷的病房里,她近乎僵直的躺在病床上,不再做任何多余的举动。

  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让父母死后都不得安宁。

  距离预产期越近,安凝却越发的不安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什么,直到她被推进产房,生下孩子后,她才知道自己的不安到底是因为什么。

  傅君墨根本就没打算让孩子活下去!

  他之所以要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只是因为他想要那孩子的命!他要拿那孩子的心脏去做匹配!

  不,不可以!

  安凝不顾身体剧烈的疼痛,她发了疯似的往病房外跑着。

  ——知道君墨为什么要让你生下那孩子吗?因为我之前生下的那个孩子有心脏病啊,他啊,需要心脏呢。

  顾温雅得意笑声还在她的脑海里回响着。

  ——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君墨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无所谓了,君墨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呢。

  ——啊对了,我再告诉你一句,那孩子其实……根本就没有心脏病,我是骗他的。

  砰——!

  虚弱不堪的她狠狠的摔倒在地!

  剧烈的疼痛让她一时竟无法站起,周围的人看到这也都忍不住抽了口凉气。

  有人刚欲上前时,傅君墨出现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冷眼的看着趴在地上面色惨白的安凝。

  “想死,就直说。”傅君墨的嗓音中不见丝毫情绪,就连那双漆黑的眸子中,也不见丝毫怜惜。

  安凝霍地抬头,看到傅君墨的刹那,她忍着身上剧烈的疼痛,朝他一点点的爬去——

  直到拽住他的裤脚。

  她紧紧的攥着,好似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我求你,求你……放过他……他是无辜的……你放过……”

  那终究是她身上掉下来了的肉,她是怀胎十月的孩子!

  傅君墨眉头紧蹙,他想要将腿抽回,可安凝死命的攥着,犹如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放开!”他语气厌恶。

  “……我求求你……”她痛的近乎哽咽,“放过他吧,所有的一切,我都认,你要报复,就报复我……”

  “死了。”他看起来很烦躁,他冰冷的抽回自己的腿,说着剜心的话。

  所有的一切好似静止了般。

  “……你骗我……”她嘶哑的说着,那双赤红的眸子紧锁着他,想要从他的表情里找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欺骗她的信息,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孩子……死了?

  刚来到这个世界,就……死了吗?

  不,不会的,傅君墨就是想要那孩子的心脏,他只是想要那孩子的心脏,所以故意……故意……

  安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傅君墨紧缩的眉头下,双膝跪在他面前。

  她努力的支撑着自己,气若游丝,“我……错了。”

  砰的一声——

  她的额头重重的磕在冰冷的石板上。

  “……我不该爱你……我认了,你放过他……放过他……”

  强烈的眩晕让她险些倒在地上,她紧紧的抠着地板,十指鲜血之流……

  痛。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

  可心脏却是最痛的……

  砰——

  又是一声响。

  鲜血淋淋的额头重新接触在地面上,她犹如解脱一般的说着,“……傅君墨,我后悔了……”

  悔不当初,不该爱你。

  而她不知道的是,当傅君墨看到她那么磕在地上,再没起来后,眼底的淡漠以及冰冷在顷刻间消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慌乱以及……无措。

  “……安凝,不准睡!你,不准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8 22:00
第10章 哥,我全想起来了——
  顾温雅是亲眼看到稳重如山的傅君墨抱起浑身是血的安凝疯了一样的往急救室跑的模样,中途就连她被他撞开,他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脸上的慌乱和眼底的无措被她看的一清二楚。

  就在刚才,她刚刚知道之前安凝那贱人根本就没有被轮,上她的人是傅君墨!

  甚至就连她刚刚生下的那个孩子也是傅君墨的种!

  顾温雅捏紧了手里的手机,心里的不安让她再也忍不住,跑到医院的角落里给那久不联系的人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哟,我们的顾小姐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又痒了,想让我给你止痒啊?”

  手机那头的人刚接通电话,就传来男人轻浮暧昧的声音。

  “你告诉我,你那边的人,有没有记忆恢复的?”顾温雅的声音很小,就好似生怕被什么人听到一样。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顾温雅自然是相信他的,否则她现在也不可能爬到如今的位置。

  只是,傅君墨这明明就是对安凝还有情!

  “你要知道,我的催眠至今为止还没人可破,放心吧。”男人的声音很是暧昧,“我们也那么久没见面了,你什么时候过来让我……嗯?”

  “我下面可是想你想的紧啊。”

  顾温雅在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就直接挂了电话,只要傅君墨的记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那她也就没有别的什么好怕的了。

  只是……

  傅君墨现在的态度让她很不安,她必须,必须要让安凝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她必须死!

  顾温雅重新拿起手机,给之前的那一帮人打了电话过去,“喂,龙哥啊,今晚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喝一杯啊?讨厌,人家想你了嘛……是啊,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想你呢……那好,就今晚见啊。”

  顾温雅收起手机,眼底划过一抹狠毒之意。

  在离开前,她特意看了看四周,在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后,方才整理了一下衣物,转身离去。

  只是,她并没看到,就在她离开之后,她身后的那堵墙后,傅欣然惨白着一张脸从那里走了出来。

  傅欣然只是想要来找顾温雅的,却没想到会听到这些……

  她的大脑乱极了,脑海里更是有一片尖叫声响起,头痛欲裂的让她直想撞墙。

  有什么不对……顾温雅,这个顾温雅,和她记忆中的并不是一个人……

  傅欣然慌乱的离开,她要查清楚,所有的事情,她都会逐一去查!

  ……

  安凝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当她醒来,看到一脸怒意的傅君墨后,她就知道,她还没死成。

  “你还真是不知悔改!”傅君墨一把抓起刚苏醒过来的安凝,他的力道就好似要掐死她一样,“你为什么还要叫人去凌辱温雅?!昨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吧?为了套住我,你竟然下血本!安凝,你果然该死!我就不该对你心软!”

  安凝连多余的挣扎都没有,那双平静无波的眼底只剩一片荒芜。

  啪——!

  傅君墨一把将安凝扔在床上。

  “进来。”傅君墨的嗓音中满是冰冷之意。

  安凝以为自己已经心死了,可在看到那群站在她面前赤裸着身体的男人们后,她竟还会恐慌。

  “我会让你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傅君墨退到一侧,没有丝毫犹豫,冷漠而无情,“上了她。”

  面对步步向自己逼来的男人们,她就那么蜷缩在床头的角落里,空洞无神的眸子落在傅君墨身上。

  她的嗓音低弱的几不可听,可他却好似听的一清二楚。

  “傅君墨,我恨你。”

  她把他彻底的从自己的心底挖出去了。

  因为爱他,她遍体鳞伤、万劫不复,她……后悔了。

  在第一个男人强硬的撕扯开她的衣服,压上她的时候,她没有挣扎,只是那双毫无生机的眸子就那么安静的落在傅君墨身上,她紧锁着他的眼睛,唇角勾笑,重复着那三个字……

  我恨你……

  傅君墨,我恨你!

  从始至终,傅君墨都在一侧的沙发里坐着,他无情的看着安凝被那些男人凌辱,眼底却翻涌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

  垂放在沙发上的手紧握成拳,只有他知道自己此时到底在想什么,可他却微信搜索公众号“流沙书苑”回复“不念过往”继续阅读不允许自己做多余的举动,他已经对不起温雅一次了,不能再因为这个贱人而放温雅受委屈!

  他没有错,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全都是她——

  砰——!!!

  房间的门被猛地撞开!

  傅君墨抬头,看到一身狼狈的傅欣然时,他霍然起身!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

  “哥!哥——”傅欣然看到傅君墨的瞬间,眼泪再也止不住的蜂拥而出,“不是她,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32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