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7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9 15:44

一场“抽签”从军的闹剧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一场“抽签”从军的闹剧

  1944年底到1945年初,在抗战时期陪都重庆,国民党发动了一场大后
方十万知识青年志愿从军运动。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三青团书记
长张治中早在1944年8月间就接到蒋介石手谕,要利用美援装备,组建12
个师的青年军,发动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知识青年踊跃报名。
  然而。这场颇有声势的“从军运动”,却事与愿违,在国民党中央党部
内部演出了一场“抽签”从军的闹剧。
  当时,作为中央党部秘书长的吴铁城,奉命发动报名,他首先要求中央
党部各部会青年党务工作人员积极报名,以资号召,但是搞了几个月,几乎
没有一个人报名。吴铁城很难堪,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报名抽签”,中
者从军。规定了凡是年在36岁以下的,都要报名。这样,引起了各部会青年
党务工作人员的强烈不满。笔者当时在中央党史会工作,刚好36岁,党史会
及龄者16人。主任委员张继召集会议,会上并没有一个人报名。会后在主管
人事的周永成策划下,把一张开会签到纸作为“志愿”报名名单呈报了上去,
当时的《中央日报》对此作了宣传报道。于是,会议参加者一致否认,在中
央党史会内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我发动大家联名向“总裁”申明没有志愿报
名,开会签名单不能作报名依据。不仅中央党史会,其他各单位青年党务工
作人员也群起反对,中央组织部闹得也很凶。吴铁城难以自圆其说,于是又
想出了要蒋介石亲自到会训话,以达到动员青年党务工作人员报名的目的。
  1945年3月19日,我接到通知参加中央纪念周,我是搞速记工作的,
参加中央纪念周记录是常事,并不在意。奇怪的是,这无纪念周和往常大不
一样,中央纪念周参加者原是党政军高级官员,而这一次排队依次入场的都
是青年,更出乎意料的是不让我担任记录,还通知我和其他的9人(党史会、
组织部各5人)站在第一排的位置上,这是不寻常的。
  蒋介石亲自主持这次纪念周,在行礼如仪,读“总理遗嘱”后,蒋开始
训话。他脸色严肃,讲了1小时之久,讲到最后,声色俱厉地要大家回去报
名从军。
  纪念周结束,蒋介石站着不动,没有离开。重庆国民政府礼堂本来很小,
后面的人不知道蒋没有退席,一哄而散,争相离开会场。蒋介石见此情景厉
声斥责:不许乱跑。我们10人被指定站在原地不动,有一些元老如吴铁城、
张继、陈果夫等也都在场。蒋介石开始对我们10人训话,讲了5分钟,最后
说:“你们自己不去从军,还煽动别人,这是破坏从军运动,今天我以总裁
名义对你们军法从事。”会场上肃静无声,显得十分紧张。突然,有人高喊:
“总裁,我有话要说……”蒋介石一听火冒三丈,脸涨得通红,大叫:“宪
兵带下去。”原来,党史会同人中有两人只因反对抽签做法讲了公道话,也
叫来“听训”。其中一位是年已40的许处长,另一位则是年过花甲,曾跟孙
中山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同盟会员姜老先生,就是刚才高叫有话要说的那一
位。于是他也被列入“破坏从军”罪的名单。陈果夫、吴铁城看到这情况,
扶着蒋介石出去上车,我们被带到了国民政府一间屋子里。
  吴铁城原意是想对青年党务工作人员训一顿,杀鸡儆猴,把10个人拎出
来做做样子,想不到弄得假戏真做,蒋介石竟然要“军法从事”。消息传出,
整个中央党部人心惶惶。同情我们的,不断把消息传到小屋子里来,一会说,
形势紧张,你们要被送去陆军监狱;一会又说问题不大。还有人来告诉我们
看见吴铁城请军法执行总监部总监何成濬到中央党部,吴铁城送何出门,连
声说“拜托拜托”,何成濬说“交给我办好了”。我们听后心情仍然忐忑不
安,因为“破坏从军”这顶帽子,毕竟不是儿戏啊!      
  天快黑时,一辆汽车把我们送到两路口桂花园,车停后只见许多人围了        
上来,他们都是中央党部所属各单位的青年,出于对我们的关心和同情,特
地赶来慰问我们。桂花园是军法执行总监部的总监办公室,在两路口北面山
坡下,古老的两进厅房,显得阴森森的。我们被带进去时,昏暗中看见何成
.F立在办公室门口,望着我们。我们被安置在一间很大的好像是办公室的屋
子里。尚未坐定,就叫我们到楼下吃饭,5个人一桌倒有4个菜,我们奇怪
了,难道这像牢房的囚饭吗?事情也许不是那么严重。      
  第二天下午,10人被带去见总监,大家又忧又喜,忧的是可能要提审了,      
喜的是总监亲自传见,也许问题要解决了。出去时,大家有意要我走在前面,      
大家都知道何成濬认识我。以前党史会要何成濬写辛亥革命回忆录,是他口
述我记录整理的。我曾多次在他家里吃饭。我分明记得他家里办公桌上有一
尊金光灿灿的佛像,还有一个小香炉,这怕是他“执行军法”的忏悔吧!
  我们被带到办公室,见室内布置很简单,一张办公桌和几张凳子,何成       
.F坐在办公桌边,要我坐在他旁边。一开始就对大家说:总裁总是这样的,
你们是党员,不曾从军,既不是军人,怎么送到我这里来呢?既然来了就当
住旅馆吧。又说:从军也没有什么不好,多点经历嘛。那次谈得很多,将近
一个小时,还提到有位师长叫余程万,在长沙战役打了败仗,委员长几次下
令枪毙他,我没有杀他。现在,委员长不是又叫他上前线戴罪立功吗?他笑
笑伸一个小指头,你们这点点真是小事。听到这里,我们才如释重负。临走
时,他交代副官说,允许别人前来探望。他还吩咐副官把秘书办公室腾出给
我们住,安排好伙食等等。这倒有点真像住旅馆了。      
  第五天,副官进来点了3个人的名,说是总监叫去他那里,3个人都是
党史会的,除姜、许两人外,我也在内。一到办公室,见张继正坐在那里,
后来知道张继是来领回姜、许两人的。我也在被领人员之列,恐怕这与我曾
与何相识不无关系。        
  事情至此还没有了结,还得向蒋介石交差,接着,中央党部呈报蒋介石       
说:8个人已“志愿”要求从军,案子已经结束。于是,我们8人被指定于4
月12日到了驻江津的青年军202师606团,象征性地过了20天的军旅生活。
     居正修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91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