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许可,90后知名时评写手,女性情感写手,

发表时间:2018-10-10 18:54

日本人又摘诺贝尔奖却满怀危机,值得我们兴奋吗?[原创][讨论]



墨黑纸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日本人又摘诺贝尔奖却满怀危机,值得我们兴奋吗?
撰文丨墨黑纸白

对诺贝尔奖的态度,我们和日本人是截然不同的,遥想当年的日帝国和清帝国,面对西方世界的碾压,也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和执行理念。

当年的结果如何,现在是一目了然的。至于现在的结果如何,在未来也并不是揣度不出来,这不需要太多的分析,这不是我们这里的人想要看到的分析。

危机感到底有多么的重要?

纸白君只对日本人自从2001年吹下那个50年30枚诺贝尔奖的牛后,到现在基本上一年一枚的效力,却依然保持危机感是比较好奇的。

危机感从何而来?相关信息显示:从2001到2018年,日本平均一年拿下一个,计划进行时间尚未过半,已经完成了超出目标二分之一的数量。

也有数据表明,日本近些年的科研发表数量呈下降趋势,被引用的数量也没有以前多。

从日本人的相关危机感中,有不少国人得出了一个兴奋的结论,即,日本科技上在将来必然被中国打败,其原因在于,中国的论文每年井喷式爆发云云。

譬如国内某报说的:“他们几乎都不是因为什么最新的科学发现而获奖的,而大多是因为他们在二三十年前的取得的研究成果!”

随后给出结论说:“我们中国人不必看日本拿这么多诺贝尔奖有什么焦虑和羡慕的,咱们在未来也会达到日本这种井喷式诺贝尔奖收割。”

当然也给出了前提,即:“因为只要我们的国家的经济和社会都保持稳定,能够让我们的科学家们在踏踏实实地,没有顾虑地进行他们对于科学的探索。”

也有人从日本人方面给出佐证:大学教育中,理工系教师在授业中普遍感到带日本学生吃力。而中国学生和他们自己一样都是“考试战争”中的“幸存者”,相对授业轻松不少。

特别是面对研究室枯燥繁多的数据记录与计算工作,大多数日本学生表现出厌畏情绪,中国学生更能沉浸其中。

对于上述这些无论来自日本人的危机感,还是来自于我们自己的自我感觉良好,抑或来自于所谓的从日本人那里得到的中国学生填鸭式教育更有竞争力。

纸白君只想说的是,没有一种文明是可以从真空中获取的。日本人的危机感是他们可以看到摸到的,而我们对他们所看到的危机感却转换成了自己的真空并很享受。

甚至还借用日本人的口吻,大夸咱们的学生们很享受填鸭式教育,强行抹灭科学来自于好奇心和自由的思想。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障碍,傲慢才是

不得不想起一个理论: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障碍,傲慢才是。从历史尤其是我们的历史来看,这个理论基本上印证了我们那段时间井喷式挨打的根源。

以至于我们现在盲目崇拜妄自尊大,似乎只有从这四个字里,我们才能找寻到安全感,也才能对不断进步的民族,尤其是曾经侵略过我们的民族一次次的进步,用自大心理去化解危机感。

这恰与日本用学习和不断的自强来化解来自西方的危机感相反,所以我们读不懂:“获得这项殊荣不过是他在满足自己好奇心的路上,顺便完成的一件事。”

这是他们的诺贝尔奖得主用诗句的方式,来告诫他们的孩子们,低学历、跨专业,从来不是日本科研者自暴自弃的借口。

而我们的态度则是跟这些都没有关系的,我们就无依据的认定,将来日本一定是被我们踩在脚下的,这尤为可怕,而且在曾经的清帝国也是这么认为的。

而在日本更多的诺贝尔得奖者的身上,所得出的结论则是:“日本的研究型大学更是学风开明、自由,不唯一两所高校为尊,每个学校都有独特的底蕴和优势。”

而我们这里所流行的是什么呢?某超级大学校长“经典”名言:“焦虑与质疑并不能创造价值。”不仅是弱小和无知,还有赤裸裸到极致的傲慢。

文明和文明之间的碰撞,我们不能否认一定会有战争的融合,那么就一定不能否认有一方是要被迫接受融合的,而傲慢则是沦为被迫接受方的必然元素。

比较好的是,人类社会正在规避这样的文明与文明之间的惨烈融合,但人性还是有必然的恶不能被彻底清除的,那么在此之前,任何一种文明还是要虚心前进的。

日本是通过什么来化解危机感的?

那么日本的危机感是如何化解的?在全民教育上,通过重视孩子们好奇心和创造精神进行化解,而这种重视是从一个孩子从幼年到老年的终身标记。

记得不错的话,日本前两年就已经开始了社会人回归大学再教育的国补策略,随时随地满足成年人的好奇心和创造精神,在需要重新学习的时候。

在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上,有一位华人被各方提起,尤其是咱们国内的人一些人提起的时候,再一次把诺贝尔奖的评价不公作为靶子进行鞭打。

比较有趣的是,当诺贝尔奖跟我们无关的时候,我们是鄙夷并批判它的,当与我们有关的时候,我们则是比谁都要热衷于去谈且也要批判一番的。

这个华人是陈列平,有人认为,日本科学家本庶佑虽然发现了PD-1抗体推开了肿瘤免疫研究的大门,但首先迈进大门意识到PD-1能用来对付癌症的却是陈列平。

于是很多人觉得“陈列平应共同获奖”并认为“诺贝尔奖委员会不公正”。那么陈列平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国内科研缺乏原创环境,很多科研人员都是在追踪热点研究,相关策略亦在鼓励跟进,这可能是方向性错误。”

再多的乐观主义,再多的自大主义,最终依然要是一场空的,我们欠缺的东西太多了,我们需要进步的方面太多了,但短时间内又很难被重视和弥补。

所以我们没有危机感可言,我们也就没有进取心可言,我们有那么庞大的,庞大到上万的高顶尖人才制造计划,但这个计划可能最终只能是一个计划……

2018—10—10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hzb726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84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