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68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11 17:22

你是茅洞桥咯罢!“茅洞桥的辨识度”之二



xiaoheiyu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陆亚利

  少时对茅洞桥的印象模糊,只知道那块地方的姓氏有点特别。后来结识过一些茅洞桥人,以全、封、甘、谢、肖等几大姓氏人士居多。

  遇到姓全的人,我们通常都会不假思索:“你老家肯定是茅洞桥咯罢!”那时县里、公社蹲点干部,有好些姓全、读高中又遇到许多“裕宏昌”字辈的同学,接触多了,知道全姓“先德裕宏昌,孝有成家庆”的字辈。

  幸会姓封的同乡,都会疑惑地问:“你应该是茅洞桥咯人?”不敢确定,是因为封姓虽是茅洞桥的大姓,但迁移至衡阳近郊的较多。记得三塘烟竹塘附近有个封家町,二塘蒸水河边有个封家洲,我有两位小学老师姓封。本生产队的晒谷坪就叫封家岭,岭北有东山庵,本家屋场在东南。据老辈说,岭西的确曾是封姓屋场,不知何时封姓人迁走。认识的封姓乡邻、老师、同学、同事,多为“昌期嘉”字辈,后来查知有“景运应昌期,嘉谟传孝友”等字辈。

  若遇甘姓老乡,脱口而出问:“你是茅洞桥人。”本乡有甘姓自茅洞桥迁入,村小旁的铁路道班有甘姓养路工人,认识的甘姓同乡同事,多为“功昭”两字辈。日后认识甘姓人士多了,进而知道有“继宗功昭,典谟祖德”等字辈。

  茅洞桥这几大姓氏家族,家风淳朴,勤耕苦读,人才辈出。过去皆有气势宏大的宗祠,近年复建,赓续家训,崇宗祀祖,慎终追远。

  一县之域几大姓氏,竟然有如此之高的辨识度,我以为并非仅仅因其姓氏不常见,而在于家族迁徙流变中,耕读文化的血脉深深融入茅洞桥的缘故。

  湘语方言五彩纷呈,“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老衡阳东南西北四乡的边远地方,杂糅周边县的方言,话语跟衡阳盆地中心区域有差异。这种差异,老家人称之为“尾子”。乡音难改,“尾子”藏不了掖不住。茅洞桥西南与老祁阳县接壤,乡民说话带有而今祁东话的“尾子”。一群衡阳人在说话,凭着特有的“尾子”,便识出谁是茅洞桥人。

  茅洞桥话的声母与标准衡阳话基本一致,但有好几个韵母不相同。“ao”韵与“uo”“o”韵互换,“茅洞桥”发音似标准衡阳话“mólóngjió”(莫龙爵),“好”字发音便像“hō”,“草药”念作“cuōyó”,“好高”听似“hōgō~”(火锅)。大部分“en”“eng”韵和“an”“ang”“ai”韵变作“e”或“o”韵,“衡阳”说为“héyáng”(核阳),“省”读似“sē”,“等”念为“dē”,“冷”说成“lē”,“肯”读作“kē”,“般”发音“bē”(阴平高声调),“忙”念为“mó”,“房”念为 “fó”,“菜”读为“cé”(阳平中升调),“代”念“děi”。“ian”韵变为“ie”韵,“边”念“biē”(阴平高声调),“点”念“diē”。“uan”韵变“ue”韵,“元”念“yué”,“团”读“dué”。

  相比衡阳城区话,茅洞桥话的有些词语带装饰性尾音,如“快”念成“快~”。特别是语尾助词“了”, 装饰性发音为“liō~”, 最具典型性。带装饰音的语句,听起来有拖腔。城区话说“上街去”、“恰(吃)饭哒”,直白干脆,茅洞桥话说成“xiǎng gēi~ké~”“qiāfǎn liō~”,犹如湘语长沙话,有音乐般的韵律感。上高中时,听带茅洞桥腔的老师讲课,起初感到别扭,听惯了觉得似行云流水,舒缓而又亲切。

  不知何故,茅洞桥话竟然有儿化音,这在南方方言里不多见。稍稍留心,发现茅洞桥儿化音以“子变韵”居多,譬如帽子、车子、杯子,念作帽儿、车儿、杯儿,似京腔京韵,影响其口音的祁东话,反倒儿化音不多。我甚至妄自推定,茅洞桥各大姓氏,自北方至江西,几经迁徙过程中,笃定固守了北方话的特性,一如对先祖文化礼俗的传承。

  走遍大江南北,听闻变韵、儿化、带拖腔的衡阳话,毋庸置疑,说话的是茅洞桥人。




----------------------------------------------
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0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