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1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11 19:48

大维德瓶“至正型”元青花是清初板桥郑伪作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大维德瓶“至正型”元青花是清初板桥郑伪作(2014-05-29)

  大维德瓶元青花一支铭文的62个原字是:信州路玉山縣順城鄉德教里荊塘社奉聖第子張文進喜捨香炉花瓶一付祈保合家清吉子女平安
  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謹記 (另一支:至正十一年四月吉日捨)
  星源祖殿胡淨一元帥打供。

  英国大维德基金会另外藏有明朝弘治九年铭文的青花缠枝纹象耳瓶,瓶高61.1厘米,外口72字铭文为:江西饶州府浮梁县里仁都程家巷信士弟子程彪喜舍香炉花瓶叁件壹付,送到北京顺天府关王庙,永远供养,专保全家清吉买卖享通。弘治九年五月初十吉日信士弟子程存二造。

  元青花大维德瓶铭文为画师所写,那么如此高超画师其文识写这些铭文应该没有困难。但是大维德瓶的铭文可以说到现在没人能够看懂。对照弘治那通俗易懂铭文,显然不知所云。

  1,大维德瓶铭文这几个字“捨,一付,合”依照此画师水准,不应该出现该繁不繁,该简不简问题。

  2,铭文中“德”字不清晰,从字体轮廓看,不像“德”字,特别是一瓶非常像“佛”字。“第”字也有意如此模糊。

  3,绝大多数人都把铭文中“張文進”当作人名,这正是铭文隐语明面误导之处。正确断句是“奉圣第子張文”,有“奉圣旨”意思。

  4,只有在第3点情况下,“谨记”才符合铭文通顺。“谨记”意思是表示把对方的话一定认真记住。

  5,此对瓶龙的四爪画法不同正常龙的三四五爪画法,明显的每只龙脚像利刀般的一只龙趾倒耷拉在龙己身肘上。有自伤残之嫌。此种画法虽非此仅见,另见一二龙纹荷叶盖瓶。

  6,此瓶不具备元青花特有钴料特征。

  从木杨城战隐语系统来看,铭文内容及画面是完全符合系统密语的。“程存二”与“胡净一”也有对应印证之意。只是不知道怎么都到达维德一处了。

  日本馆藏“昭君出塞图”罐,该罐所绘九人,从能够看到的主要五人画面看,独绘有一人手部且极其清晰。即便罐名主角昭君手握琵琶,也不见绘有手指。所绘一人手部,一只手手指清晰的握住骑马缰绳,另一只手用布包裹手且带系腕部画面极度清晰,而托鹰鹫。布包裹手托鹰鹫再带系手腕,这样养鹰鹫玩法应该算是画蛇添足,欲盖弥彰之仅见吧。

  根据《明史·陈友谅传》记载:“至正十一年九月,陷蕲水及黄州路,败元威顺王宽彻不花。遂即蕲水为都,称皇帝,国号天完,建元治平,以普胜为太师。未几,陷饶、信。”那么元青花大维德瓶的“至正十一年四月良辰謹記”也就可以理解成“天完元年”即“天子完蛋年”。这样大维德瓶的意思就比较通俗易懂了。
  根据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在落马桥元末青花窑址结论,认定所谓大维德瓶“至正型元青花”大部分与落马桥窑址青花特征一致,即大维德瓶“至正型元青花”大部分均出于此处,解决了以往元青花烧造的窑址未被发现问题,而且认定落马桥隔河以北的湖田青花窑址是国内以及东南亚出土小件盘碗元青花的窑址地。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根据两遗址出土青花特征认定,湖田青花窑址青花是元朝浮梁局所造。而落马桥窑址青花即“大维德瓶至正型元青花”则出于陈友谅时期。即否定了是元朝浮梁局或明洪武时期所造。

  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考古认定落马桥窑址青花非元朝浮梁局或明洪武时期所造是正确的。但是猜测可能是陈友谅时期所造却明显欠缺证据。也忽略了元青花烧造数量较少(从已有数量看)和烧造质量突变的问题。而湖田青花窑址青花瓷器和落马桥窑址青花瓷器特征不可能同时同一时间共同存在这是确认的。

  在与落马桥青花窑址即所谓“至正型元青花”的有着完全相同特征的瓷片中,收藏爱好者张庆玉先生恰恰收集到小批量的同型“火照”(测试釉料和瓷土成功的数据)。而“火照”这样东西在以往其实是比较陌生的,不论是在官窑器烧造或民窑中它都是稀少而非必须的。特别是对一个长期存在的窑口,它的测试数据完全都是在批量烧造中改进完成,对官窑而言,同样是如此,而根本无需多此一举。

  但是,现在却发现有多达百枚以上,且集中于一个时期一个品种的“火照”。而偌大的景德镇瓷场,历经千年几多的品种官窑器,且并没有发现多少“火照”。这是说明什么?

  这些“火照”恰恰是“板桥郑”留下的“板桥郑型”青花的确凿证据。看这些“火照”都写有文字。而且有一些个八思巴文和波斯文。

  火照中“杭州好药”字迹,明显是隐指测试“浙料”,而浙料恰恰史载创用于明末清初。这与元青花时间相悖。另有“试泥”,“试土”字迹。试想一个大几百年的窑场,有何需要试验瓷泥土?以往的经验呢?正常的窑口品种小变化自然可在批量烧造中完成。

  而八思巴文和波斯文的几片出现,认为是所谓这些语种技术人员的存在,更是不可能,假设若有,也是同一“火照”多种文字。

  这些外文的存在,其意义恰恰在于提醒,这些火照不仅仅是秘密测试釉料和瓷土数据,它们的存在是说明这些“火照”文字有着特殊隐意。隐意就是“火照”是“板桥郑”们隐秘精仿元末明初清花瓷器而测试数据的。

  高安的窖藏“元青花”更是隐意说明了“板桥郑”所为。高安的六只梅瓶每只瓶盖分别写有“礼,乐,书,数,射,御”六字。而瓶底却仅存一瓶底写“书”,其他各瓶竟然是因为年代久远不清。而在其他更早宋代出土墨写瓷底环境差于窖藏情况下,也一般墨写字迹很是清晰。这难道不蹊跷?其实,独存“书”字正是“板桥郑”们有意提醒南城县上塘镇楼下挽门厅所藏石棺之书的。这六字本身也是“蛛丝马迹”地在隐意。当然“蛛丝马迹”这个词语也是“板桥郑”首创的。

  板桥郑们为了将木杨城战史实流传在瓷器这一国粹中,不得不高精仿元末明初瓷器特征。当然,他们本身就具备了时代的最高文史和收藏水准。对各时期的特征了如指掌,假托明代各著名金石收藏书籍,几乎均出自他们之手,包括曹昭《格古要论》。这些书籍除开“板桥郑”们需要特定的佐证一些伪作外,其余收藏学识都是他们的心血经验之谈。为的就是能够将这些知识流传而不至遗失。

  大器“元青花”板桥郑造,可以解释围绕在元青花上的一切主要问题。从这一点,也能够证明“板桥郑”造的唯一性。为什么国内几为窖藏?因为板桥郑不可能将其藏入清墓中,失去高精仿之意义。而藏在窖中再佐与元时其他特征瓷器,能够让人珍藏而得已保存。大器物精作更能够让人注意珍惜。

  国内独不见一只大盘,是因为先前《蒲松龄一文》已经说过“盘”隐意“朱由梿,朱舜水”,他已经离开国内。主要出现于西亚,是因为清初海禁,如此大量精美瓷器不方便海运,而通过陆路将它们保存于国外留存,作为惊世证据。板桥郑们坚信世间精美一定会得已保留发现真谛。

  可以说,西亚所藏元青花打盘器绝多数是板桥郑所作,真正元代器物当不过几件而已。至于器物间特征分别,那就只能烦劳鉴定专家了。

  板桥郑们精心制作的这些青花瓷器无疑是青花瓷器中的最精品。这是因为参与制作该批瓷器者的各环节都是当时杰出技师自由创作发挥而成。可说是空前绝后。

  大维德瓶“板桥郑型”青花通过找寻到过去麻仓土的废弃少量剩余地,使得其制品在胎质上与元末明初麻仓土瓷器的特征完全一致。瓷器制作环节多,只有在木杨城战后,瓷场短暂的松弛情况下,板桥郑们必须加紧试制,这就是批量火照出现原因。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10:1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50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