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1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11 19:56

《东京梦华录》作者孟元老是蒲松龄化名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东京梦华录》作者孟元老是蒲松龄化名(2014-06-28 13:45:07)

  《东京梦华录》因为有作者自署“幽兰居士孟元老序”,自然的此书作者是孟元老。但是,人们除开依据此序文知晓孟元老其人一二外。其他任何史籍不见记载其丁点情况。因此,至今这位号幽兰居士名孟元老者,生卒生平无考。其实,人们对孟元老者至今生平无考是正常的,因为,孟元老是化名,《东京梦华录》的真实作者是蒲松龄。前面知道,蒲松龄是《石头记》作者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之子。孟元老正是蒲松龄为《东京梦华录》所起的化名。也因此,关于《东京梦华录》有关的人物记述也均是使用了隐语(密语)。



  那么,怎么知道孟元老是蒲松龄之化名呢?

  让我们先看给《东京梦华录》一书作跋的南宋赵师侠,又名赵师使,生卒年不详。字介之,号坦庵,宋太祖子燕王赵德昭七世孙,居于新淦(今江西新干)。《坦庵词》载作者为宋赵师使撰。饶宗颐先生《词籍考》卷四:“其跋孟元老《梦华录》云:”余侍先大父,亲承謦咳,校之此录,多有合者,今甲子一周,故老沦没,因镌木以广之。淳熙丁未(1187)十月,浚仪赵师侠介之书于坦庵。”



  关于赵师侠(赵师使)其人,有陈振孙的《直斋书录解题》载《坦庵长短句》一卷,称赵师侠撰。陈振孙,浙江安吉人,字伯玉,号直斋。藏书家、目录学家。南宋嘉定间(1217~1224)任江西南城县令。



  从这里,我们看到,现在能够查证最早将《东京梦华录》一书雕刻印刷的就是赵师侠其人。而赵师侠又名赵师使,赵宋王室后裔,生卒以及生平却不详。但依据隐语解析推理,则其有关情况完全是在隐和蒲松龄之事。前面已经知道《水浒传》作者施耐庵是蒲松龄化名。而赵师侠又名赵师使,号坦庵,正是完全隐意施耐庵,《水浒传》恰乎可以称为“侠史”。而假借陈振孙任江西南城县令则意在准确隐语其地籍。因此,从赵师侠本身无考的人物其主要情况均洽和隐语蒲松龄(施耐庵),可以看出,“赵师侠”完全是蒲松龄的又一个化名。



  那么,蒲松龄既然化名赵师侠作跋,其目的显而易见,他绝不可能为一本宋代风土书籍去化名作跋。唯一情况就是,他化名题跋的《东京梦华录》,也正是他化名而作。



  再看明代李濂在《汴京遗迹志·跋东京梦华录后》一文中说:“元老不知何人,观是录纂述之笔,亦非长于文学者……元老自序自徽宗崇宁二年癸未入京师,至靖康元年丙午避兵南徙,盖寓京师者二十有三年,故纪载时事极为详备。但是时艮岳已成,梁台上方寺塔俱在,而录内无一言及之,不知何也。”

  明代胡震亨针对《东京梦华录》一文说:“但大内所载殿阁楼观,仅仅十一,无论诸宫,只如政和新宫,自延福、穆清己下,尚余四十余殿,而艮岳于时最称雄丽,何可略也?”



  明代李濂和胡震亨的记述当然是熟知蒲松龄者假托,而正是依靠这样的假托,来直接提示点明“艮岳于时最称雄丽,何可略也?”这个关键性问题。因为一个既然是熟知宫廷情况作者,且又是编写东京瑰丽繁华风貌的书籍,那么对于时为东京最称雄丽的“艮岳”则绝无可能不着墨触及。这就是蒲松龄假托宋孟元老所作《东京梦华录》实为写作明益藩王建昌繁华风貌的隐藏矛盾漏洞所在。



  当然除开以上《东京梦华录》隐语作者孟元老是蒲松龄化名外,《东京梦华录》书中内容更是将一个关键点与木杨城战和蒲松龄(施耐庵)直接联系起来。

  看《东京梦华录》书中“幽兰居士东京梦华录卷之十”这段: 远近禁卫.全装铁骑.数万围绕大内.是夜内殿仪卫之外.又有裹锦縁小帽.锦络缝寛衫兵士.各执银裹头黒漆杖子.谓之“喝探”.兵士十余人作一队.聚首而立.凡十数队.各一名喝曰.“是与不是.”众曰.“是.”又曰.“是甚人.”众曰.“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更互喝叫不停.或如鶏叫.



  因为《水浒传》中“高俅”职位人物是作者蒲松龄(施耐庵)杜撰之人,历史上并无其人,《宋史》没有太尉级高俅传记就是最好说明。因此,将蒲松龄(施耐庵)杜撰人物高俅书于《东京梦华录》中,则说明《东京梦华录》只可能作于《水浒传》之后。



  高俅是不是杜撰人物,从《东京梦华录》这段对话中也可以看出端倪。

  一是明面看这段对话逻辑混乱,正常来讲,喝探应该问“是甚人”,而后是众曰“殿前都指挥使高俅”。绝对没有先问“是与不是”,众曰,“是”,再问“是甚人”的道理。这样的对话根本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之所以这样看似逻辑混乱的对话,其实正是告知隐含着隐语。因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这样对话就非常明白了。那就是只有人们都知道明确发生某件事情后,对事情后续的进展关切打探话,通常就会省略前导语句,比如见面就说“怎么样”“是不是”。问答者均心知肚明。在没有事情发生的情况下,“喝探”是不可能这样问话的。因此《东京梦华录》的喝探这个问话就是在隐语“木杨城战顺治重伤事”。“喝探”即是隐意“打探”。在打探核对清楚后,又故意问是谁,通过众曰,来告诉隐意的事主正是“殿前都指挥使高俅.”。在《蒲松龄》研究文中,吾人讲过宋江即是隐意“清廷”,而“高俅”正是隐意清廷皇帝顺治。《水浒传》逻辑架构一如《石头记》。

  二是从众曰:“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更互喝叫不停.或如鶏叫。这段也可以看出高俅真实隐意身份。试想,在皇帝驾宿的地方,“殿前都指挥使高俅.”更互喝叫不停.或如鶏叫。这个做派若非皇帝何人胆敢如此享有。



  另外在已经论证是板桥郑化名的金圣叹评《水浒》里,金圣叹也说明:“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是乱自下作也;不写一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而“乱自上作”词意明面看自然也是可包含皇帝这样一种意思。



  而书中的一些人名俚语如“没困驼.风僧哥”也是易于与《石头记》《水浒传》人物以及独具特色的地方方言联系。

  为了能使后人更方便地将《东京梦华录》作者孟元老与隐语蒲松龄联系起来,蒲松龄还流传有《历字文》、《帝京景物选略》、《聊斋俚曲集》、《日用俗字》、《农桑经》、《婚嫁全书》,《观象玩占》等杂著。这其中正是不乏地方风土人情文集。从而便宜联想推理。

  蒲松龄(施耐庵)的《水浒传》自序末有署名“东都施耐庵序”,这个署名“东都”的目的也就是为着与《东京梦华录》一书洽和的原故。否则,“东都”这样的一个署名就不合乎常理。



  从以上有关《东京梦华录》的史籍记载,均隐语洽和与蒲松龄关联,因此完全可以确定《东京梦华录》的作者是蒲松龄,生平事迹无考者孟元老署名乃是蒲松龄化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12 10:1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21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