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2046个阅读者,53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8 16:08
第七十九章 第一次约李素(1)

“李素,是我呀,黄荣。”
“我很吃惊,你今天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没有,我现在在学校门口,你能不能下来,我想和你说说话,今天心情很乱。”

为什么这次心情不好第一个想要见的人是李素而不是陈华,或许这就是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她真正的原因,她的身上有一些闪亮的优点,乐观,活泼,那是我要努力争取做到的。

“那我们在哪里见面呢?不要在校门口好不好,我们换个地方。”她在为自己担心还是在为我担心,我们的见面开始变得偷偷摸摸,这成为我们之间的一种习惯;我答应了她,要她在附近的“怡香亭”,一个很优雅的地方,地方不是很大,但是环境却很好,绿色草坪,花香扑鼻。

“好的,我马上下来。”挂了电话先到那边等她,我坐在亭子的石凳,双手抱在一起一直碰着自己的额头,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玲玲的画面,天真活泼的她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有时候命运怎么会这样弄人呢?

没多久李素就来了,她没有像陈华第一次下来那样慢吞吞的,穿得也很随便,这也是她吸引我的一个地方,她个性随和,不会刻意地打扮,陈华也不会。她来的时候在我对面的位置坐下,我并没有察觉到,我还在想着和阿雅姐的谈话,到底要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我很苦恼。

“怎么了,我来了你都不打招呼,那为什么还叫我来呢?”她拉了我的手,我开始回神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注意到,我找你有点事。”我一直在挣扎着要不要告诉她。“你怎么这么快,我刚坐下来不久,你不会是跑着过来的吧。”

“我喜欢随随便便的,这你也知道的,还有呀!你也不要老是在自己脸上贴金,我只是急着想见你而已。不要以为你很了不起。”说完噘着嘴唇。但没有放开我的手,我看到她没有带银质光环,但是指甲还是五彩缤纷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8 16:08
第八十章 第一次约李素(2)

这句话,这个动作是那么的熟悉。她回答的话和陈华是那么的相似,初次和陈华约会时,当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迟,她说不能随随便便下来,今天李素给我的答案,却是她喜欢随随便便,我常常做一些无聊的比较。才发现就是这些不经意的比较,才开始诱惑我,她们的言语,她们的动作,但诱惑我更多的是从她们内心绽放出如玫瑰花娇媚的气质。

“你想什么那么入迷,你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着她站了起来走过来,在我靠右的位置坐着,她又开始拉着我的手,看我的表情很苦恼,她开始安慰我。

在我思想斗争了半分钟之后,我突然落下了眼泪,滴在李素的手上。我把头侧在她的右肩上,她很吃惊我的举动,她很快就适应了,也许她经常做不可思议的举动,在接受外来怪异举动的时候也不会在意。她拍着我的后背问我怎么了。当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哭泣的时候,看得出他很无助。也很落魄。

“要是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今天我的肩膀借给用一用。”
“玲玲她死了,今天她出车祸了。”我还是说了出来。
“黄荣,是真的吗?我今天还和她在玩游戏呢?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对李素说了整件事的经过,还没听完,她已泪如雨下。

“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不让她跑出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我用力地拍着石桌。
“好了,不要再责怪自己了,我们回去吧!”
“等等,让我静一会儿。”
“好的。”她还是陪着我。

在分开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和林阳一样的话,“回去吧,不要想太多。”我依旧是点点头。

到宿舍门口,我擦了一下泪痕,进去之后看无为和刘斌都瞪着我,而林阳却望着窗外,这次不是窥视女生宿舍,或许他在思考着什么东西,我看到了大家的表情,我猜是林阳已经把整件事都告诉他们了,在那个晚上我们都没有提到有关阿雅姐和玲玲的事。

晚上去洗漱的时候,林阳对我说他妈妈明天要来学校。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来,是不是来看他,他只是笑笑,说明天来了不就知道了。我一直期待明天能够到来,但是度过这个夜晚却是那么的漫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9 23:34
第七十九章 第一次约李素(1)

“李素,是我呀,黄荣。”
“我很吃惊,你今天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没有,我现在在学校门口,你能不能下来,我想和你说说话,今天心情很乱。”

为什么这次心情不好第一个想要见的人是李素而不是陈华,或许这就是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她真正的原因,她的身上有一些闪亮的优点,乐观,活泼,那是我要努力争取做到的。

“那我们在哪里见面呢?不要在校门口好不好,我们换个地方。”她在为自己担心还是在为我担心,我们的见面开始变得偷偷摸摸,这成为我们之间的一种习惯;我答应了她,要她在附近的“怡香亭”,一个很优雅的地方,地方不是很大,但是环境却很好,绿色草坪,花香扑鼻。

“好的,我马上下来。”挂了电话先到那边等她,我坐在亭子的石凳,双手抱在一起一直碰着自己的额头,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玲玲的画面,天真活泼的她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有时候命运怎么会这样弄人呢?

没多久李素就来了,她没有像陈华第一次下来那样慢吞吞的,穿得也很随便,这也是她吸引我的一个地方,她个性随和,不会刻意地打扮,陈华也不会。她来的时候在我对面的位置坐下,我并没有察觉到,我还在想着和阿雅姐的谈话,到底要不要让她知道这件事,我很苦恼。

“怎么了,我来了你都不打招呼,那为什么还叫我来呢?”她拉了我的手,我开始回神了。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注意到,我找你有点事。”我一直在挣扎着要不要告诉她。“你怎么这么快,我刚坐下来不久,你不会是跑着过来的吧。”

“我喜欢随随便便的,这你也知道的,还有呀!你也不要老是在自己脸上贴金,我只是急着想见你而已。不要以为你很了不起。”说完噘着嘴唇。但没有放开我的手,我看到她没有带银质光环,但是指甲还是五彩缤纷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9 23:34
第八十章 第一次约李素(2)

这句话,这个动作是那么的熟悉。她回答的话和陈华是那么的相似,初次和陈华约会时,当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迟,她说不能随随便便下来,今天李素给我的答案,却是她喜欢随随便便,我常常做一些无聊的比较。才发现就是这些不经意的比较,才开始诱惑我,她们的言语,她们的动作,但诱惑我更多的是从她们内心绽放出如玫瑰花娇媚的气质。

“你想什么那么入迷,你从来都没有主动找过我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着她站了起来走过来,在我靠右的位置坐着,她又开始拉着我的手,看我的表情很苦恼,她开始安慰我。

在我思想斗争了半分钟之后,我突然落下了眼泪,滴在李素的手上。我把头侧在她的右肩上,她很吃惊我的举动,她很快就适应了,也许她经常做不可思议的举动,在接受外来怪异举动的时候也不会在意。她拍着我的后背问我怎么了。当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哭泣的时候,看得出他很无助。也很落魄。

“要是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吧,今天我的肩膀借给用一用。”
“玲玲她死了,今天她出车祸了。”我还是说了出来。
“黄荣,是真的吗?我今天还和她在玩游戏呢?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对李素说了整件事的经过,还没听完,她已泪如雨下。

“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不让她跑出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我用力地拍着石桌。
“好了,不要再责怪自己了,我们回去吧!”
“等等,让我静一会儿。”
“好的。”她还是陪着我。

在分开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和林阳一样的话,“回去吧,不要想太多。”我依旧是点点头。

到宿舍门口,我擦了一下泪痕,进去之后看无为和刘斌都瞪着我,而林阳却望着窗外,这次不是窥视女生宿舍,或许他在思考着什么东西,我看到了大家的表情,我猜是林阳已经把整件事都告诉他们了,在那个晚上我们都没有提到有关阿雅姐和玲玲的事。

晚上去洗漱的时候,林阳对我说他妈妈明天要来学校。我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来,是不是来看他,他只是笑笑,说明天来了不就知道了。我一直期待明天能够到来,但是度过这个夜晚却是那么的漫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1
第八十一章 依恋(1)

熄灯之后我把枕头抱在胸前,背还是靠在墙边,两眼望着漆黑的夜晚,我的老毛病又开始犯了,这次倒不是想玲玲的事,因为这件事我开始想念家,想念家里的一切。记得余秋雨老前辈在他的一篇文章,他说,“我常常梦到自己回到了老家的那个小屋,仿佛自己到了那里一样,抚摸着自家的墙壁,就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肉体一样,是那么的清晰,自然”。

我也会刻意去体会这种感受,我闭上双眼,开始脑海里出现家的轮廓,虽然眼前是灰蒙蒙的一片,有了初步的画面,经历二十年风雨洗礼的老家从远处望去显得那么破旧,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孕育了我的思想,回想我的童年,回想起在这里经历过的一切;渐渐地,我感觉到自己慢慢踏上了这片土地,推开家门,那里的东西还是依旧放在原来的位置,始终不变,渐渐地我的灵魂开始飘向家中的各个角落。每次想家都会用这种方式来回想这一切。她一直让我牵挂着,我开始担心有一天我会失去她,因为她一直很忧郁,很苦恼。她生活得很压抑。

我收起枕头放到床头,自己慢慢爬下床铺,拿起自己的日记开始遐想;后来我也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想想这也是受到姐的感染,同样喜欢用文字表达经历过的感情往事,有悲伤有欢喜,有思考、也有悔悟。我开始回忆她的一切.

她虽然只大我一岁,但是却比我懂事多了,她喜欢干净,爱整理房间。打扫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每天她都会很早起来,把全家大大小小的角落打扫一遍,我常问她什么原因,她说这样的家才会温馨,才会快乐,我渐渐也受到她的感染,开始喜欢整理东西,整理抽屉,东西倒出来整理,又放进去,排序整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1
第八十二章 依恋(2)

姐喜欢写日记,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们俩个在一起写作业,没多久我们就做完了作业,我拿出课本复习明天的课程,姐姐却拿出一本精致的笔记本,她开始写着,时不时嘴边泛出笑容。时不时很压抑。
“姐姐,你想什么呢?你看起来很开心。”
“傻弟弟,姐姐这是在写日记,知道姐姐为什么要写日记吗?”
“不知道。”我摇摇头。后来姐姐跟我讲了一些和日记有关的话题。

姐姐自述:写日记只能代表当天的心情,只能代表这一天最快乐的事或是最难受的事,日记是心灵的温泉,心灵的小站,给予我依靠的一个角落,欢声笑语,痛苦或难受,都是日记所明白所清楚的,日记的秘密永远是最真心最真诚的话。

后来我才知道写日记有这种作用,也许是因为神秘吧,我每次过去想看姐姐所写的东西,她都不让我看。渐渐地我对姐姐的日记产生了好奇,我一直想知道姐姐的心事,我一直没有机会看到她写的,因为她总是会把本子锁起来。

不清楚是哪一天,我在家里打扫,在垃圾桶看到几张很漂亮的纸张,当时很高兴,我知道这是姐姐用来写日记用的纸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先前太多的好奇一直刺激着我要看这些,当时我把扫把放在一边,自己坐在凳子上看了起来。看完之后我落下了热泪。

看着第一封的时候我的手一直在发抖,眼泪落到了纸上。

星期三 晴
“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去参加中考,我没有给自己一个机会,现在工作也算有点累,有点疲劳,但这也愿不得谁,生活就是这样,但能生活在这种温馨的环境中,疼爱中,已经很快乐了,就算再累也值得,既然我选择了工作作为生活的支点,就应该用现实去填平心中的沟沟坎坎,就像我爸爸所说的,“人活到老,累到老,人活到老,想到老。”有时候我会幻想到如果人能够不为了挣钱而放弃快乐那该有多好,有的人为了钱简直到了不可想像的地步,甚至出卖自己的亲人,好友,难道这真的是钱的由来吗?太可怕了,我的人生快乐不是因为钱。”

星期四 晴
“我的傻弟弟他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非常有信心的人,以前我和他(荣)每一天都会吵架还会逗嘴,还有‘打骂’,以前不懂事的我们尽让爸爸妈妈担心,而现在我们可不同了,既让爸爸妈妈放心,又不会让爸爸妈妈担心,有时候我会注意去了解荣的,我觉得荣关心我比我关心荣还要多,还要深,反正在我的心中,荣是我最疼爱的人,我需要的生活就是一个平淡日子,一份平常心情,我哥,我弟,还有我一直都被幸福关爱着,就像火围住了。可我的心事,荣懂得最多,我的学习,我的情感,他都明白,荣也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弟弟荣这个人也真‘笨’,一直有女孩子喜欢他,他都不知道,真够傻,荣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面对,或许是这样!”

星期五 晴
“爸爸妈妈,我多次想向你说心里话,我心里对你们的感情,对你们的思念是那么得深,我知道你们为了这个家,日夜劳累,你们的辛苦,我看得见,你们这样辛苦只为了这个家庭,做个完整的家庭,你们爱我,我知道你们从未打过我,而连骂也没有几句,我觉得我世界上最开心的人,我有最幸福的家庭,家庭给予了我无限的生活,生命给我带来了成长,爸爸妈妈,女儿也是这样深深爱你们,你们一天天皱纹增多,我一天天心里增痛。”

当时看完那些日记我瘫在地上,我开始发现姐的内心世界,她是深深爱着这个家,也深深爱着我......我慢慢地断开了这些回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1
第八十三章 依恋(3)

回想起这些,我心里会觉得很伤痛,这些想法往往在不经意间闪烁,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从她的日记中我知道她当初很不情愿,独自承受着来自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想起她都会有一种愧疚感。

爸在我离家去读书的那一天对姐姐说,“女孩子书不要读得太多,有一点文化就可以了,也不是爸爸不让你念书,你也知道现在家里的状况不允许你这样的,还是找点事做,为家里分一点负担吧.....”还没听完爸爸讲的话姐姐就跑了出去,这也是姐姐第一次有这样的举动,她从来都是很听爸爸的话,但是那次不一样;我跟着出去,没多久看到她在附近的一条小河边坐着发呆,我走过去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她拿起地上的小石块往水里扔,我也跟着她一起扔,后来我们一起玩起了打水瓢。后来她也渐渐笑了,但是姐勉强装出的笑容在十分了解她的弟弟看来是那么得不自然。这个时候我也强装一个笑容,不知道姐姐是不是发现我有不自然。“傻弟弟,你笑得好勉强,记得你要好好读书,知道吗?不要辜负姐姐的希望。”“你不是也和我一样笑得很勉强,呵呵,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外面一片漆黑,我还是在回想,我不会错过黑夜带来的灵感,想了很久,开始提笔遐想,后来取名《梦里的家》:

在家的时候想出去闯闯
在外的时候想回家看看
矛盾的心理重复交替着
思念撞击着我的大脑

偶尔我会做个梦
仿佛自己的灵魂飘到了家里
抚摩着自家的墙壁
宛如自己的肉体
那么自然
那么清晰(一直很欣赏这句话)

一切的一切都是平淡无奇
思念的欲望总是那么短暂
转瞬般地冲击中枢神经
电击四周的神经
回神时 眼眶已湿
流下眼颊的是两丝“绵绵”的回忆

我说父母的皱纹是为子女而刻
父母的白头发是为子女而留

我是离家的一只燕子
飘向我的天空
我是离港的一只孤舟
驶向我的大海
我是离树的一片孤叶
落向我的大地

而我知道温暖的家是我的永恒的大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四章 心灵孤灯(1)

写完的时候自己伸个懒腰,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深夜一点半,夜静得吓人,周围的空气很凝重,什么声音都没有,只能听到手表滴滴答答的声音。写完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困倦,今晚我想得太多了,还是依旧的那个习惯,喜欢把写完的东西收起来,夹在自己的日记里,渐渐地一本一百多页的日记就快要写满了,每次拿起本子的时候总是觉得沉甸甸的,那种心情可以用一名家画的两幅画面来表达。

第一幅,在烈日下,一农夫在田间劳作,戴着用草编的斗笠,面朝黄土,背朝天,举着锄头默默耕耘,衣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额头的汗水都已经形成了水珠,有规律地往农田里掉。但是农夫却没有擦额头的汗水,锄头一直没有停过。

第二幅,同样是一烈日,一农夫,但这是一年后的情景;经过一年辛苦劳作,农夫站着农田里,这个时候不是在耕耘,而是望着丰硕的果实,脸上露出了笑容,虽然还是烈日当头,还是站在田间,但却是不一样的心情。

我的心情大概和上面所描述的一样吧,农夫一年辛苦下来所得到的丰收果实和我一年积累下来所得到的片片回忆是那么的相似;但是更让我高兴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在这两幅的转化过程,这个过程也是图画中看不到的,也许有过经历的人就会知道,我所写的就像是在重复着这两张画面过渡阶段,里面的辛酸也许只有自己才会知道,相信投入感情就有回报。后来自己也给日记本取一个名字:《心灵孤灯》。

打算起身去睡觉,突然有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感觉不像是人的手,好像老鹰的爪子,经过ISO9001国际认证,绝对是国家特级保护动物老鹰的爪子,当时我自己吓怕了,坐在椅子上不敢动,脸也不敢往后看,我开始猜测是不是我们宿舍的人,想来想去,还是不知道是谁的,后来我把疑问放在了无为身上,因为他这个平时很怪,常常会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歪理学说;想想他受到迷信邪说的影响,会不会是“鬼上身”,难道是在“梦游”,一想到这里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自己是个无神论者,有时候也会受到外界的影响,我开始胡思乱想;梦游的人走路没有声音,据说不可以去吵醒患有梦游症的人,要不然梦游者会发疯发狂,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些我都害怕极了,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最关键的是梦游的人杀人是不犯法的,当时我吓得一直冒冷汗。任由他的爪子放在肩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五章 心灵孤灯(2)

“这么晚你还不睡呀,在写什么。”过了半分钟之后总算听到声音了,开始放心下来了,转身看过去,果然和我意料的一点也没错,正是无为,当时的他头发蓬乱,眼睛还没有睁开,迷迷糊糊的,一只手在揉着他的眼睛,一只手还是放在我的肩上。
“你不要人不人鬼不鬼的好不好,你刚才差点吓死我,我以为是鬼呢?”说完我就甩开了他的手,我很别扭别人的爪子放在我的肩上。特别是像无为这样古怪的人。
“你不是相信世界上没有鬼吗?那还吓成这样,看来你很害怕哦。”
“那你为什么走路都没有声音,都没有听到有脚步声,不要把自己弄得跟鬼一样,好好做人。”
“我哪里有呀,是你自己太投入写东西没有发觉而已。”
“那为什么刚才把手放在我肩上动也不动的,你至少也应该出声!”
“我走路你都没有听到,想看看你还有什么反应呢?所以就把手放到你的肩上看你会不会察觉到,你知道吗?你刚才一动不动的,我以为你不知道,原来是你被我吓倒了,呵呵。”
“哦 ,是这样的吗?我刚才以为你梦游了。”
“你他妈的才有梦游症呢?”
“那你起来做什么?都快两点了。”我最应该问的一个问题。
“我要上WC呀,你也知道人有三急!”
“你天天想那种事,早晚会肾亏的。”我开始反击他,谁叫他刚才骂我。我要他所说的话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哪里有想那些,我今天水喝多了,一直急着跑厕所。怎么都是你在问。现在该我说了吧,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还有你在写什么东西,能让我看看吗?”说着就要过来看我所写的。
“没写什么,只是无聊就随便写一点。”他出现的这种表情和我当初想看姐姐的日记一样,我说没什么好看就敷衍过去了。
“还有谁像你这样无聊半夜起来写东西的,我看你比我还要古怪。”“是不是因为今天的事,大家都知道你们不是有心的,你不应该想太多的,和你说在这么多都忘记了上WC了。”说完就提着裤子跑了出去。

他回来的时候我正要到自己的床铺去睡觉,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口问了他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李素,我看出来了。从你上次对我挥了那一拳以后我就知道了,是不是?”
“快点睡觉吧,已经很晚了,明天早上还要开班会,其他的事以后再说了。”第一次听到无为也会说敷衍的话,他说完之后表情马上变了,不像我太会敷衍了,应付事情我总是脸不改色。
“好吧,以后我再问你,那我睡了,晚安。”
“晚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六章 衣服被扔

这一夜自己睡得很安稳,躺下床铺,抖了抖三个月没洗的被单,夜色太暗,不知道有没有灰尘掉下来。要是在月圆之夜抖衣服还可能看到点点斑斑掉下来,睡觉的时候脸对着窗户外面,看得很清楚。

衣服都不是很经常换,被单更是不用说了,衣服就是换了,也要放上一两天才会拿去洗,大概你会说我这么懒吧,哪有,我这个还算好的,在我们宿舍,无为和林阳更懒,衣服都是放上一个礼拜,反正衣服还没有放到发臭,他们是不会拿去洗的。

当然我们宿舍也有讲卫生的人,就是刘斌,他每两三天就换衣服,换了之后马上拿去洗,就连大学里没看见有人洗的被单,他几乎也是一两个礼拜洗一次,在大家眼里他就是一个典型的好男人,毕竟在现在的大学里这么勤快的人已经不多了,我们都很佩服他,他说来自农村的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子,听到这里我常常很惭愧,同样来自农村却没有养成作为农村人该有的习惯。我在为懒惰找借口呢?走自己的路,让你们随便说吧。

当然讲卫生的人很讨厌不爱干净的人,他会把我们放很久没有洗的衣服扔到垃圾桶里,我们都没有怨言,他都是为我们好,到后来变成了监督我们养成良好卫生习惯的重要人物,最后他还做了统计:我,被扔三次,第一次,打完篮球后的湿篮球服,第二次,垃圾店买的一件短体恤,太短了,泡在水里,没拿出来,第三次,一条超厚的牛仔裤,太大,懒得洗;而林阳和无为每次都被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七章 早起的林阳

也许今天想得太多,身体很容易疲劳,没多久自己就睡着了。一眨眼的时间,天就开始亮了,这也是睡得最舒服的一个晚上。早上头两节没有课,第三节开班会。这个时候太阳已经照到无为的屁股了,只看到林阳一个人起来。我们很奇怪林阳今天起得比刘斌还早。

无为睡在靠窗户的那一边,每次出太阳的时候照到的都是他的屁股,可以这么说,当世界的第一道曙光来临的时候,无为的屁股已经曝光了。正因为如此,有时候林阳早上起来的时候都会去摸无为的屁股,是不是很变态,无为吓着了问他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连我也不放过。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呀!”后来他的答案让我们都狂笑了好一阵,他说摸无为的屁股就是为了测量今天的温度,热的话就说明温度有点高,冷的话就说明温度没什么高。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屁股可以当做温度计,这将会是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

大学的生活就是这样,大家一般都是在上课前十分钟起床,然后匆匆忙忙去水房洗漱,那种场面没看到的一定不相信,跟杀猪场没什么区别,混乱不堪,人多但是水龙头少的可怜,大家你挤我我挤你,身体频频接触,屁股擦屁股,有的人早上刚起来还习惯光着上身,每次洗漱完了以后看到光着上身的人回来时乳房都是红肿的,不知道情况的人一定认为是刚刚遭受残酷的虐待。还有就是有的人刷牙的时候漱口跟猪的吼声差不多,远远的地方都可以听到,吼一声跟轻微的地震差不多,据说有人吓得从床铺上掉下来,还好在下铺,要不然后果就严重了。

“今天你怎么起得比我还早!是不是有什么事。”看着林阳起来,刘斌马上翻身起来。
“今天不是要开班会吗?所以我早一点起来了。”

开班会关他什么屁事,在我的印象里他好像没几次去参加班会,我们三个一起骂他变态。刘斌最小声,他是在我们两个的威胁下才同意一起骂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八章 吴姿珊来学校

林阳跑到我床铺前面说,上次对我说了什么。一边说一边要拉我的被单,我当时吓着了,我可不想一大早就曝光,我一脸的疑问,觉得他今天说话怎么怪怪的,最后我还多骂了他一句神经病。
“你再想想,我昨天晚上才讲的,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我开始搜索记忆,情节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我和他出现的场面,最后画面定格在昨天晚上,我想起在昨天晚上和他一起洗漱的时候他曾提起他妈妈要来的事,当时他很神秘,没说什么原因,我心情也很糟糕也没有问他。

“难道是你妈妈要来我们学校?不会吧,我们开班会跟你妈什么关系。应该不是这件事。”
“呵呵,黄荣,你记忆真得很好,也很聪明,一猜就中了。”说着,他踩着自己的床铺爬到我的床头来,扑通一声屁股坐在我的枕头上,我马上推开了他,把我的枕头拿开,我不想他的屁股玷污了我的枕头,要是沾上一点东西,说不定什么时候感染病毒都不知道。

“我们开班会关你他妈什么事。”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等下你们就知道了,你们快点起来吧!”

林阳跳了下去。那动作跟中国的跳水队一样,落地很稳,但是声音很大,正如跳水时的水花很大。没过多久,楼下宿舍跑上来一个人一直在我们的宿舍门口骂。显然是林阳刚才那标准的一跳吵醒了楼下睡觉的同学。我们在里面一直没有出声,到后来他骂得喉咙发炎自然就会下去的。

“你请吃早餐我们两个马上起来。”无为为了敲诈一顿早餐,把我们也拖进去,但是我们何尝不是这么想的。
“好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今天非要我们早起。
“我要吃四个馒头,三根油条.....”无为马上滚起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绑皮带。不是自己的钱,他点的东西猪八戒都要吃好几顿呢?
“随你了。”林阳没有惊讶就答应了。

吃完早餐后,林阳拉着我们要到班级,无为吃得太饱他拉不住。当时的他挺着大大的肚子,我估计要是让他捡一个东西,他都没有办法弯腰下去。林阳没有办法,只好和刘斌先到班级去了,留下我和无为,大家可不要认为我也那么能吃,以为我也走不动了是不是,那你就大错特错,本人也是追求时尚前卫,加入瘦身一族,记住,不是绝食玩命的那种,追求适度瘦身,而我没有跟着他们去班级是因为我还有问题要问无为,是有关无为和李素之间的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2
第八十九章 无为恋上李素

“等等我,无为。”我叫了一声,他转过头,身体跟不倒翁一样,摇摇晃晃的。
“什么事?”
“找你聊聊,你慢一点。”好奇怪他吃得那么多走得还那么快。还是自己弱不禁风,走得慢。

自己小跑上去,还是老习惯,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自认为对朋友应该要有亲密的动作。
“昨天问你的问题,现在可以回答了吗?我想知道你有什么想法?”我放慢了脚步,他也是,把手伸到口袋里。
“什么事?说清楚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在装傻,要是这样的话,看来他敷衍的功夫比我还好。我也只能勉强排在第二。记得第一次我敷衍林阳时,自己的脸还是火辣辣的。今天看到他面不改色,显然功夫练到家了。

“你是不是爱着李素,要是兄弟的话就说实话。”我开门见山了,不想和他绕圈子了。
“我,我...我和她只是结拜的好兄妹,你不要想歪了。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这么老练的他说话也这么口吃,或许是我的问题太直接了,他来不及反应过来吧。

“真的吗?你对她没有感觉吗?那为什么上次你的反应那么激烈。出手还那么重,你不知道当时你的表情有多恐怖吗?简直要一拳打死我。难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吗?是不是喜欢她。”
“你能不能小声一点,没看到这边很多人。”
他望了望四周,来来往往的学生,害怕有我们班的同学在身边,马上捂住了我的嘴巴。这个时候他很奇怪地搭着我的肩膀。从他怪异的举止说明他心里有鬼。看来他喜欢李素一点也不假。

“你心虚了吧。我早就知道了,你也不要再隐瞒了。告诉我实情吧。我把自己的手收回,刚无为把手放到我肩上,发现全身是那么的不自在,难怪我每次和别人搭肩的时候他们很反感,现在总算知道了。

“那我告诉你实情,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告诉其他人。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他露出了很神秘的表情。
“好的,我不告诉别人,要不我们拉钩做证。”说完我正要拉他的小拇指。
“我们不是小孩子了,还玩这个。好了,我告诉你算了,我相信你,我看你这个人挺老实,也很重感情。应该不会出卖兄弟的。”其实林阳早发现无为喜欢李素了,只是无为没有发现而已,可以这么说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一直很佩服林阳这位感情高手。

“我洗耳恭听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 14:13
第九十章 你到底爱着谁(1)

“开学不久,我就开始暗恋李素,她真得很可爱,也是我见过的女孩子里最清纯的一个,她笑起来很甜,个性很活泼,脾气很好,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我和她结拜为兄妹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其实我想和她交往,说来很奇怪,她很豪放,没有在意我和他交往,但她并不知道我的心意。黄荣,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真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对李素的感觉和我对陈华的感觉一样,我站在旁边静静听着他慢慢陈述,这种感觉曾经是那么的熟悉,当时我也是这样,一开始我们第一次碰面,我开始暗恋着陈华,和无为一样我也经历了很长的思想压力。到现在我才得到一点安慰。当他说李素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时,我自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开始回想她哭泣的样子,当时的她别提有多伤心,多心痛。而平时她装出一副很开朗很乐观的样子,至少在无为看来她就是,而我明白李素的内心世界,她很苦恼,她很失望,她一直没有放弃过,没有任何念头能够阻挡她追求自己的幸福和自己的所爱。

当无为问我他是不是很傻时,我也是常常这样,爱上一个人,你会慢慢变傻,变得和**差不多,常常会想很傻的问题,除了和你心仪的人在一起之外,什么事都不会去想,仿佛你活着就是为了她。这是经历恋爱阶段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早看出来你喜欢她了,这很好,喜欢就要去争取,我支持你,我也相信她一定会接受你的。”
“我怕她不接受我。什么事都不怕失败,就是在感情我才会这样。”
“相信自己,说不定还会发生一段精彩浪漫的姐弟恋呢?”
“不说这个了,黄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不要拐弯抹角了。我会老实回答你的?”
“你是不是也喜欢李素,陈华和李素你到底爱着谁?能给我一个答案吗?上次在滑冰场你们的关系很亲密,还有为什么她会成为你的女朋友?”我很惊讶他问这个问题,一提到这些我都变得不知所措。
“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把他当妹妹。”
“真的吗?她好像一直很喜欢你,不是吗?上次在滑冰场我都看出来了。”
“反正我和她之间的事一时也讲不清楚,我向你保证,我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在一起。这样的回答你应该满意了吧!”
“好了,我知道了,我相信你说得是真心话;不说了,也快开班会了,一起上去吧。”说完我们一起上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7
第九十一章 你到底爱着谁(2)

去班级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着无为刚才问我的问题,陈华和李素她们两个我到底爱着谁,对于李素那根本算不上是爱情,只能是友情,或许我一直在欺骗自己,我在逃避着什么,不敢真正面对感情是我最大的弱点,每当我的脑海里出现她的影子,我都会以这个作为借口,一个人不可以将感情同时分开两个人,毕竟真诚的爱只可以给所爱的人,但不经意间感情也会发生偏转,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开始害怕这一刻的到来。

我无法预料这一刻突然袭来,我要承受多大的心理负担,当爱用终结生命来诠释,它的结局将是惨痛的,也是无法弥补的。李素是一个单纯而且可爱的女孩,这一点我和无为的观点是一样的;她的性格我最了解,她太脆弱了,我不敢正面拒绝她对我的好,每次她的鲁莽举动我都不会在意,会忍受一个人对自己这样,这样会使友情变质。我没有一点的厌烦感。我会一直迁就着她,这种对待感情的态度让我犹豫不决。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他已经深爱着李素,我对李素的关爱要停止了,不能再给大家带来麻烦,渐渐地我开始放弃了,放弃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友情,友情转化为爱情的那一刻,措手不及。林阳所说的,对待感情要当机立断,不能拖泥带水,第一次这么冷静地思考关于感情的问题。

到班级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我们聊得太久也太投入了。到门口的时候,我们习惯性地停了下来,开班会迟到是要喊报告,突然一声报告会吓死多少在死亡边线挣扎的脑细胞;每次迟到都不会喊报告,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老师看到我们都会很生气,为了不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偷偷从后门进去,真不凑巧,老师转身的时候发现了,愤怒的老师会直接大吼一声,然后扔粉笔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7
第九十二章 班会

无为走到教室门口,他习惯地停了下来,而我也是一样,先站在门口,无为因为上次“无为”风波更加谨慎,这次他站在门口,往教室里面扫射过去,看了一下林阳,确定他没有在睡觉,也没有在想女人,他喊了一声报告,不是很大声,否则学校低级的椅子又要遭殃了,这次我和以往不同,我做出了喊报告的口型,其实根本就没喊,是无为的声音压下了。

“都什么时候,现在才来,不是通知今天要开班会吗?都十点十五分了,每次都是你们这几个,拖拖拉拉的,太不像话了。什么时候你们才可以认识到这一点,真没有时间观念。”说完了这些就叫我们进去了,这次我开始破例,不走后门,和无为一起进去。

到陈华的旁边坐下,她双眼看着我,没有任何的表情,是在担心,可能是怕我受委屈吧,刚才辅导员的话怕我受不了,我坐下去的时候也回视她,笑了一下,她放心了,开始认真地听辅导员开班会。

“同学们,大家到学校也已经三个月多了,相信大家也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我想你们父母花这么多钱不是让你们来玩的,他们希望你们学有所成,将来有好的前途,但我现在发现了很多问题,一部分人还是整天无所事事,有一天你们走上社会就会知道能学习是多么难得的。好了,这些废话我也不想多说了,如果你们是想在这里混几年拿个文凭,还是认真学好知识为社会做贡献,这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能给你们的建议就这么多了。”底下鸦雀无声。

“今天开班会还有其他的事。当然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那我就先说坏消息了,就是再过一个月多就要进行考核了,这是你们开学以来的第一次考试,学校非常重视,我希望大家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要是你们其中有谁有四门科目不及格就要被开除,现在可是把丑话说在前了,不要以为我是开玩笑,希望大家在课余的时间好好复习,我也不希望在第一年就看到有人被学校开除,到时候谁也没办法救你,只能靠自己,所以你们还是认真一点。现在说一下好消息吧,学院为了丰富大家的课余校园生活,决定举行三项活动;第一就是举行校园十佳歌手的评选,第二就是举行半小时三人篮球赛;第三就是进行大学生优秀文学作品展;要参加的同学到文娱,体育,科代表那里报名。好了最后说一件事,就是开完班会以后我们马上到教学楼12楼集合,是学院开的报告会,是关于始终保持党的先进性的报告,我希望大家都能准时参加,好了,现在散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7
第九十三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很奇怪,今天辅导员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要是平时,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坐在椅子上发呆,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说是认真学习,估计会被一大堆人打死,太多的希望在转眼间破灭了,我只是在发泄心中的不快,时常还夹杂着点厌烦的情绪。

三个月来,打给陈华的电话无数个,打给李素只有一个,给家里的电话也是只有一个,其实我一直很忌讳提到家,只能把爱深藏在心底,最放不下的就她,这其中有她的苦,也有不快乐和哀伤,我无法原谅自己,开始变得很叛逆,变得很有个性。渐渐地,我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的梦想也渐渐离去,曾经的那些美好回忆仿佛在一瞬间破灭,一种无法预想的思想开始在内心成长。

“黄荣,你怎么还不走,到上面开会了。你怎么老是在发呆呀!最近在想什么老是心神不宁的。”陈华揪了一下我的右衣领,看来我发呆了很长时间。我和陈华是最后两个离开教室的。

学校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学校的楼层比较高,在别的学校看不到有超过6层的楼房,而我们的学校最低就是7层,而教学楼高达12层,也许楼层高是壮观了一点,但是让我们从一层走到十二层那是要人命的,学校里多了一样和其他学校不同的,那就是电梯,但是电梯是不允许学生用的,只给老师和学院领导用的,还好我们已经在六楼了,可以不用那么辛苦;有时候也有人偷偷乘电梯上来,后来被扣了学分,还有记过处分,我们一直不敢乘电梯上去;到最后学校的电梯成为我们最想去的,也是最向往的地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7
第九十四章 林阳妈妈的报告会

我们快速到顶楼十二楼集合,领导们刚刚好从电梯出来,我们上气不接下气,他们出电梯,面带笑容,看到一大堆的同学来欢迎他们,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但像这样的会议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大家对涉及到政治理论的问题,都毫无兴趣可言,我们几个是一起进去的,由于人比较多,也比较拥挤,到会场,我们几个也分开了,起初还拉着陈华的手,没过多久陈华就松开了。

进去的时候,林阳对我说来做报告的就是他妈妈,我吓了一跳,难怪他今天一直说班会和他妈妈有关,原来是这样子。他又说他妈妈在家呆不住,就让他老爸在教育局找个职务让她做,吴姿珊先前在部队也是搞宣传工作,很容易就调到了教育局,今天来我们学院做报告也是教育局下达的命令。

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林阳模糊地描述了大概的情况。林阳还加了一句,“今天是我妈做报告,你给我一个面子,认真听,好吗?”我这才明白他今天早上为什么这么早起来,还有请我们吃早餐的的目的,看来他一直也很有心机,这一点很像林傲添,这也许遗传吧,可我遗传了父母什么呢?父母勤劳,不怕苦,善良,为子女可以牺牲一切,用他们的皱纹和白发证明了一切,证明对子女的爱来自永恒不变的关心和呵护;这些优良传统,却没有遗传给我。我特立独行,不安逸现状,想改变命运。

后来我点头答应林阳,认真听报告,条件是下午借他的MP3用用,看他爽口答应了,我决定今天做到最好的表现,正襟危坐,要是平时,我根本不带耳朵来听这种报告,不是看网络小说就是听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8
第九十五章 众里寻他

入座的时候我和陈华坐在一起,在我的背后就是李素,我往她那里看了一下,她却转向别的地方,我对她笑了一下,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她没有注意,这个时候林阳正向我挥手,我看到了会计系的小美在他旁边,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林阳一直有美女缘,英俊帅气的外表让他都受到美女们的关注。

林阳对我说,他喜欢阿雅姐,他应该有办法去对待小美,他处理感情方面还有一套;我开始用目光寻找无为和刘斌,没多久,就看到刘斌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看着书,显然大家对这样的报告会很厌烦,不管是学习好的还是差的,大家的心态是一样的,一样感到无聊,整个会场都是嘈杂声,欢笑声,打闹声。

我依然还在寻找无为的位置,找了好久依然不见他的影子,难道他回去了吗?不会吧,他刚才还和林阳在一起,一定会留住无为。要是平时开这种会议有很多人会找一大堆的借口来敷衍,不是拉肚子就是重感冒,刚开始辅导员还会允许请假,但是最后越来越严重了,只好强迫大家都要去,每一件事情做到绝境都有一种代价,最后没办法只好用学分来压住大家,在大学里不像初高中那种看学习成绩来评价一个人,开始用平时的表现来衡量了一个人,这是大学比较民主的地方;大家很重视修学分,虽然学分不是很多,要认真修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平常大家一刻都没有放松,到最后学分成为了辅导员“镇压”学生的法宝。

“你在找谁呀,快开会了,你还是坐下来吧!”陈华一边拉着我的手,要我坐下来,当时我的下肢是微屈的,上半身也是,很像一支拉到一半的弓箭。坐下来的时候习惯性看了一下椅子,毕竟这样的会议也不经常开,椅子粘上灰尘也是难免的。

“坐下来吧,不要看了,我帮你擦过了,很干净的。”说着用手摸了一下,然后把手翻过来,看不到一点的灰尘,说完便把我按在椅子上。然后开始笑了,她是一个体贴的好女孩。

我坐下去的时候看到了无为,我以为他会在很远的地方,没想到他就坐在李素的右后方,我看过去的时候他没有发现我,他一直把目光停留在李素身上,这种眼神是那么的熟悉,他也是坐在她往右四十五度的位置,曾经的我也是那么的痴情。

“大家静一静,今天我们学院很高兴请来了教育局的副主任吴女士为大家做报告,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吴女士。”说话的是我们的学院副领导李副院长,名叫李艳,可惜外表没有她名字漂亮。其实她是李素的亲戚,李素来学校的时候,她的家人要李副院长帮忙照顾一下,她也很守诺言,李素刚来,她也很照顾她,她打算把学院分配的房间让出一个小空间给李素住,被李素回绝了,她最后还是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她说想体验集体的感觉,没有打算一个人住;后来李艳也没有再勉强她。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不喜欢住在亲戚那里,她说她喜欢有人陪着,喜欢和同学聊聊天,开开玩笑,这样才可以活得很快乐;说着她回忆起和陈华在一起的日子,说着的时候她一脸的笑容,当时她们两个同时在X X 一中读书,在同学的眼里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是典型的“好姐妹”,最后她说很高兴有陈华这样的好朋友,但是现在...(她停顿了几秒)我安慰她说不要太担心,你们只是出了一点小矛盾,我希望你们能够这样一直好下去,她动了动嘴唇,点头笑了。其实解决问题的关键都不是她们,只是我,我是她们两个人心里的障碍,她们开始抛弃亲情,抛弃姐妹情。后来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 08:18
第九十六章 陈华走神谈李素

李艳刚说完话,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看到了林阳拍得最大声,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听报告,要是平时的话,不是看娱乐报纸,就是听MP3,今天是自己的妈妈来做这次学校的报告,他格外认真;刚才听林阳说他妈妈在教育局当上了职务,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没有想到已经升到了副主任,看来林傲添确实是个精明而且能干的人,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前几天还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现在已经是副主任了,我想教育局这次有“五指山”(吴姿珊)和“美猴王”(林傲添)坐阵,可想而知,教育事业会蒸蒸日上的。

掌声完毕,吴女士就开始为我们演讲报告,主题是与时俱进,保持党的先进性;她讲得很认真也很有条理性,这也是我第一次认真听报告,也许只是为了应付林阳的要求罢了。这个时候陈华却没什么心情听报告,我看她一会儿弄指甲,一会儿瞪桌子,坐在她旁边我看得很清楚,显然她今天没什么心情听这个报告,我也开始心不在焉,一个人的情绪可以互相传染,特别是自己喜欢的人,我没有去打扰她,只是默默地看着她,她还是低着头弄她的指甲。我的眼光只是在主席台和她之间转换。

突然她开口问我。我当时在想下午要去下载什么好听的歌。

“黄荣,我想问你一些事情,你要好好回答我,可以吗?”她开始拉着我的手,没有用她的指甲弄我的手,而是用她的小手在我的手上轻拍。
“你问吧,我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我可以完整地回答你。”很担心也很害怕她的提问,我怕她问到我和李素的事,但是事情总是要发生的,终究是不可以避免的。
“上次李素有找过你,是吗?”我看她动了动眼睫毛,眼睛有一种渴望的神情,她希望我能老实地回答她,毕竟我们之间因为李素的存在,还是有一点小小的误会。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12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