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499个阅读者,31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4 13:48
第一百一十七章 欺骗陈华把票投给李素

十佳歌手比赛就在吴姿珊做报告后的第二次班会上进行,参赛者除了李素和陈华之外,还有几个喜欢音乐的爱好者参加。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没有男生参加,一群娘子军就这样上阵了,当我对林阳开玩笑说为什么不去参加,他说被我打击之后没有信心,以我看来,要是林阳去参加的话,肯定能拿个名次,我一直以为他很有表现欲,可是最近有点收敛,后来我想他也有什么秘密,上次看他开机时神秘的表情,我知道他保留着什么隐秘的东西,这只是我的猜测。

比赛的前一天晚上,陈华意外地打电话给我,她说想见我,我和她约个地方,她很快就下来了。见到我的时候,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心地跑过来抱着我,而是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动不动的,看到她这种表情,我慢慢地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她没有出声,突然在怀里哭了起来,我把她抱得更紧,只知道她的鼻子一抽一抽的,全身在颤抖着,我抚摩着她的秀发,渐渐地我开始抚摩她蛇一般,又滑又细的腰。

她推开了我,“你好坏,怎么都不理人家,你知道我要比赛了,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人家好需要你的支持和鼓励。你却一句话都没有对我说。”说完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用她的小拳头打在我的胸膛。她使不出一点力气。根本没有感觉到痛,我又一次把她的手拉过来,再一次搂住她,我把额头埋进她的秀发里,渐渐地我亲吻她的额头,“傻宝贝,我怎么会不担心你呢?我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你,不打电话给你只是不想你分心,我想你是最棒的,明天一定拿第一。”听完我的赞美,她停止了哭泣,依然偎依在我的怀里,开心地笑着,在她心里她认为我一直在支持着她,但她又怎么知道明天的唯一支持票却要给她的情敌李素,看着她绽放的笑容,我的心在发麻。

“人家不要你默默支持,要你用行动来说明。”她有开始撒娇。没有一点的虚假,很纯真的,和我交往这么久,她在我面前都是那么放得开,没有保留一点虚假的东西,她可以很自然地在我的面前撒娇,可以忍受我一时的不理睬,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内疚。

“黄荣,其实上次李素找我还有一些事,是关于你的,你要不要听?”我看到她哀伤的眼神,显然李素的介入,彻底地崩溃着她的心里支柱,早晚会发觉的,只是时候未到,但是没有想到是这个时候,今天的这次交流怕影响她明天的比赛,我害怕她继续问下去,怕她说下去,我也会崩溃的,原因只是以为陈华,看到她伤心,我会难过,看到她忧郁,我会发呆,看到她快乐,我会开心。

“我们不要提其他的,好吗?就让我一直想着你,好吗?”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离开了我的怀抱,显然不答应我的这个请求,不说出口决不罢休,我开始安慰她,但这次却起不了作用,一直认为只要我哄哄她,她就会开心,这次她很敏感,好像发觉到只要一提到这个问题,我都在回避。

“好了,我回答你就是了。”这次我用深情的眼神望着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4 13:48
第一百一十八章 谎言

望着她的双眸,显然很伤心,她也不想提起有关我和李素的事,很难开口,今天她鼓足了勇气对我说,她要聚集很大的能量和压力来问个清楚,也许爱情这东西就是这样,在猜测中往往迷失了爱情原来的方向,单纯地不让她受伤,到最后却把她伤得最深,我曾经反省过,林阳,无为也多次提醒过我,我总是敷衍着,也许没到最后的破灭无法解决问题,经历之后才知道当中的痛和苦,辛酸和无奈。

“她,......她上次跟我说,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这次她说话没有以前那么流利,而是断断续续的,显然这件事要她亲自提起,很难为她,我当时一震,不知道我要怎么好好地回答她的问题。再次拥抱陈华才能找到勇气去面对这一切,问完这个问题,她开始回避我的眼神,而我比她更尴尬,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提起另一个,心情别提有多糟,心里乱成麻,吱吱唔唔的,没能说出一句话,该来的还是要来的,真正面对才是我的选择,也怕这次对话而失去陈华,我们之间的误会虽然很小,因为感情的压力早造成了无形的隔离。

“怎么不说话,问题很难回答吗?”看我没有说话,再逼问我。只是口气很轻,这次她没有看我,自己在用鞋摩擦地板,手也开始不自觉地摆弄起来。我发现李素的举动和陈华有太多的相似,或许她们两个经常在一起,造成行为和举止上的雷同。

“没有呀,我只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她对你说了这些?她应该是胡说的吧。”我开始油腔滑调的,想打破一下气氛。说完变伸手去抚摩她的脸颊,用我的大拇指顺着她刚才的泪痕滑了下去,其余的四指饶过她的秀发开始抚摩她的耳根,这次她没有再推开我,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不一会儿,我开始感觉她的耳根开始发热,她的眼睫毛不停地跳动着,渐渐地,我的拇指开始抚摩她的的鼻子,轻轻地,贴住了她的嘴唇,就在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李素贴住我嘴唇的那一刻,为什么我会想起她,自己已经在克制着一切,但就是没有办法,开始犯贱,取舍的难度进一步诱惑我的心灵。

“她没跟你提起吗?没有对你表白吗?但是她上次为什么会对我说这些,黄荣,你好好回答我行不行,我真得不想让自己一直这样猜测下去,心里很难受,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和她有了一点小误会了,其实我对她还是有感情的,毕竟我们共度过最艰难的时光,我真得不想失去她这个好姐妹,心里很乱,最近我也没什么信心把歌唱好,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我无法承受太大的压力,只要你的心里有我就可以了。”这次她忍着泪说了这些话,接着举起了那毫无力气的右手,放在我的腕关节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4 13:48
第一百一十九章 花言巧语

“你不要想太多,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吧,看你很憔悴,现在不要说李素好吗?不管她有没有对你说这些话,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说完,便用左手把她拥在怀里,她侧着头埋在我的胸膛里,我心里很难受,为了不想她继续痛苦下去,我再次撒谎,我害怕失去她。可是她不知道就是在约会的同一天,李素已经向我表白,当时的她也是很忧郁,说话时眼神迷茫,但是比陈华更有活力,开口很直接,说话很洒脱,三言两语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温情的唇印将她浓浓的爱意传达得淋漓尽致。

“为什么你每次都给我同样的答案,难道我们之间真得出现了问题吗?要是我的问题,我会改正的,不想和你有什么误会了,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人难受,停不下一刻的不思念。你一消失,好空虚。”倒在我怀里,身体摩擦着我,胸口开始慢慢升温,她胸口紧紧贴着我,我开始体会到这种温暖感,和陈华第一次这么亲密的身体接触,上次的互吻虽然谈不上真正的激情,更在乎身体语言的交流,每次倒在怀里,我都会轻轻地抚摩着她的秀发,让她在我的怀里找到爱的感觉。

“你不要这样怪自己,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把你丢在一边,你听话好吗?明天比赛完之后我会天天陪着你,不会离开你半步,这次我说真的,每天都要陪你逛街。这样你满意了吧!”说完我的甜言蜜语,她嘟着嘴甜甜地笑了。

接着她也松开了手,她的小手伸向我的腹部,身体开始有了反应,我没有推开她而是将她搂的更紧,渐渐地她的胸口开始不能呼吸,开始颤抖,到最后起伏不定,慢慢地她开始发出了细细的shenyin声,在我耳边响起,是那么的清脆悦耳,她的头靠在我的左肩上,没多久她的手开始转向伸到我的后背,开始用力拉着我的衣服,显然是为了摆脱身体反应带来的冲击,当她的小腹贴进我下身,我再一次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电流刺激着我,腹股沟开始起了很大的变化,一股强所未有的电流从我的脊柱直冲到脑垂体,荷尔蒙大增。虽然我们俩都穿着衣服,那种感觉,无以言表。

当她进一步靠近的时候...诱惑开始了。
“不可以,我不可以这么做。”我推开了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4 13:48
第一百二十章 嬉戏追赶

“怎么了,你不爱我了吗?”她诧异地看着我,风情万种,第一次看到她有这种眼神,她在渴望着什么,害怕失去什么,总之有一大堆的矛盾在她的心里纠缠,我从她的深情双眸中看到了恐惧;为了安慰她我只是牵着她的手,也许是刚才的尴尬,她没有再次靠过来。
“不是的,你想太多了,只是觉得身体很疲惫,想回去休息。”我想摆脱这尴尬的局面,难道我还放不下李素吗?当她身体进一步靠近,我的头脑里出现了李素的面孔,她那深沉忧郁的眼神,同时也出现了她那短暂的笑容,转瞬电流刺激全身,我的头脑又回想起和李素身体亲密接触的那一刻,我还没有真正忘记她,一刻也忘不了哭泣时伤心的表情,再次邂逅她,拥她入怀的那种温暖感,我的头脑像放电影那样,把我和李素出现的场面重新回顾了一遍,虽然有点快速,却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怎么了,你很困吗?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早点回去吧!”这次她主动拉着我的手,没有任何的表情,显然对我刚才的反应很“生气”。她的上下嘴唇贴得紧紧的,把我的手捏得更紧。
“今天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看你好好表现了。”我用右手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讨厌。”接着她就点点头。低头的时候没看到她的表情,因为被秀发遮住了。
“我有你讨厌吗?今天你不是想吃了我吧,我被你吓了一跳。”我说完的时候她把头放得更低,显然是害羞了。
“不要再说了,还取笑人。”说着甩开我的手自己跑到前面去了,没有回头看我。看着她往前跑,我追了上去。
“被我追到了,我要你看看我的厉害。”说完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奋力往前追,刚开始她在前面尖叫着。
“不要呀!”渐渐地她跑得没有力气了......
“呵呵,看我怎么收拾你。”快追到她的时候我暗暗高兴。
“不要嘛!”最后她跑不动了,停下来休息。

我跑到她背后,也是喘着气,我这次决定给她一点颜色瞧瞧。在她的背后我伸出了双手,侧着她的腰部将她搂了过来,“看你还跑,说,下次还跑不跑。”我搂住她的那一刻她没有反抗,很情愿地让我贴进她的身体,渐渐地我的双手往她的腹部以上的部位滑去,她开始阻止我,我还是不松开,无法抵挡心中欲望的增长,更无法控制心中的欲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5
第一百二十一章 十佳歌手大赛

“你很坏,快放开人家。”她似乎要挣脱开,要逃离我的魔掌。
“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吗?怎么了,你害羞了。”没说完她的脸就红起来了。第一次看到她有这样的举动,比李素更惊人,爱一个人就要为他付出一切,包括肉体和灵魂;当爱情用肉体和刺激来诠释,欲望和诱惑才刚刚开始,肉体开始的时候,爱情也可能因此结束。

“你好讨厌!”她开始发嗲,神情好妩媚,可惜我没有正面看到,开始把脸靠在她的后背上,双手还是紧紧地搂着她的腰。
“我们回去吧,明天我还要比赛呢,你也不希望我进不了决赛吧。”
离开了我的怀抱,轻轻地摇晃着身体慢慢往前挪动着。
“好吧,今天我就饶了你,看你还敢有下次。”牵着手一起漫步。分开的时候我先是亲了亲她的嘴唇,接着还亲了她的鼻子,临走她笑着挥挥手,我对她明天的比赛给了肯定和支持,不知道到时候我会不会改变投票的主意,毕竟眼前的这位才是我要去爱的。

......昨晚的那一幕还在眼前......

“现在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XXX,她给我们带来的歌曲是XXX,大家掌声欢迎......”辅导员简单地介绍了评选的规定之后比赛就开始了。
前几个上台表演的同学清晰的嗓音回荡在教室的每个角落。此时我却没有心思听下去,因为我一直在矛盾着,在考虑着选票的归属问题,一个是我一见钟情而且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我无法忘怀但不忍心伤害的女人。左右为难,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已经在林阳面前答应了她的要求,看来今天的这一票只能给李素,“陈华,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在心里这样想着。

“现在有请李素,她的参赛曲目是《后来》,请大家欣赏。”辅导员的话刚一说完,我马上回过神,因为比赛唯一需要我关注的人物出现了,她走到讲台的那一刻把眼光往我这里一射,刚好我也看过去,我们的眼神对视了,但她没有停留太久,因为陈华就在旁边,停留太久,只会给我和陈华造成更大的误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5
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素PK陈华

李素上台的时候,没有马上清嗓唱歌,而是开始了一场精彩的开场白,但看得出在向我表白。“今天很高兴能站在这个小舞台上表达我的情感,今天我也想把这首歌送给我喜欢的人,我们之间有感觉,只是彼此不肯真正去面对罢了,想借今天的这首歌来表达我对他的深深情意。”说到最后的时候她再次把眼神往我这里注视过来,这时候我开始回避了。

“……”李素抿了嘴唇,开始唱了起来,正如林阳所说的,李素选择这首歌真的有她的目的,因为在短短的五分钟之内,她把一半的时间注视着我,她在演唱的时候也不再顾及陈华是不是注意到了,而是依旧那样的执着。

李素唱完之后,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看来今天她发挥得淋漓尽致。下来的时候她笑了鞠了躬。
“下一位,陈华。”她要上台的时候,我拉着她的手,我的眼神给她鼓励。

她上台之后我冲着她笑,她看到之后马上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表现得不是很好,突然停下来,或许是因为紧张吧,更有可能是刚才李素的举动影响到她,陈华在演唱的时候没有像李素那样一直望着我,而是平视前方,所以短短的几分钟过得很快。下台的时候陈华同样鞠了个躬。

“让你失望了。”回到座位的第一句,我苦笑着,安慰她,“放松一点,你不用那么紧张的,我相信你可以的。”因为以陈华这样的演唱功底进入决赛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名次的问题,正如古代的考试,中进士和前三甲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她刚才的表现要拿“状元”机会很渺茫。

“现在进行不记名的投票,大家拿出一张纸,把你们心目中的最佳歌手写出来,记得每个人只能推荐一票。希望大家能够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把平时的感情放到比赛来,毕竟这样对选手是不公平的,大家应该会明白我说的,好了,现在你们开始写,五分钟之后马上交上来。”辅导员一边说一边把参赛人员的名字写到黑板上,为了等下的投票统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关键一票,李素取得班级第一

辅导员的话刚一说完,大家低头开始写,而我显然是表情最紧张的一个,因为我还是没有决定要投给谁,更何况现在陈华就在旁边,我真的害怕她看到我写其他人的名字,毕竟她太相信我了,在爱情的动力下相信对方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在万分无奈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应不应该得到原谅呢?我猜疑着,但笔尖还是没有接触到纸张,心里乱乱的。

“黄荣,怎么了,我的名字有那么难写吗?呵呵,看你很紧张,怎么了。”她重复着,还把头靠了过来,心里一紧张把纸张收了起来,可能是条件反射吧,因为我的纸张上空白一片,“没有呀,我正打算写你的名字。”我马上应付到,她听到这样的话开心地笑了,离开了我的视线,我转过去看到她的纸张上赫然写着李素两个字,选手也有投票的权利,毕竟对自己的支持是最重要的,我知道她一直很在乎和李素的感情,她没有给自己肯定,反而把自己的支持票给了李素,看到她这样做,我真的很欣赏她,欣赏她的大度,她的宽容。可是我呢?我自己为她付出了多少?付出的只是太多的隐瞒和不真。

“文娱委员把大家的支持票收起来。”听到辅导员这么说,我马上提笔写了两个字,大家可想而知,我写的是谁,写完的时候我望了陈华,还好她没有看到。对不起了陈华,我的心里再一次叨念着。文娱委员走到我面前收票的时候,不经意地望了一下,突然惊了一下,差点把已经收起来的纸张全部丢掉,显然她也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因为在大家眼里我的支持票无疑是要给自己的女朋友陈华的,接过去的时候她脸色突变,因为我把折叠的纸张递给她,看到她毛细血管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黄荣,你上来写一下统计票。”辅导员开始叫我,我真不希望自己去面对这样的事实,看来今天我是逃脱不了面对现实的厄运。走上去慢吞吞的,好像是在等待着法官宣判我死刑,我苦着脸,我的脸望下去的时候,再一次看到文娱委员惊讶的眼神。

“李素,陈华,......”辅导员念着大家所写的支持票,我在黑板不断地添加着“正”字的比画,没多久我手心冒汗,我现在很紧张,每为她们两个加一笔,自己的喜悦也增加了一点,看到李素和陈华两人的选票不相上下,我的心乱成了麻,我真得很害怕到最后的差距只有一点点,我真得会过意不去,索性的话,她们两个差多一点,这样我的支持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一边想着,一边在讲台上走来走去,没多久我的额头开始冒汗,大家以为我来回走才这样,可是真正的原因是她们两个人的差距从头到尾都没有超过三票,我害怕到最后我的决定成为她们比赛胜负的关键。

“......李素......陈华......李素......”她们两个人的名字一直在重复着,到最后不想见到的局面终于发生了。
“李素,26票;陈华,25票;......”听到这样的结果我整个人都呆了,我知道我错了。
“好了,选票已经统计完了,今天取得第一名的就是李素同学,我们掌声鼓励一下,同时在我们班上前三名的同学将有机会进入学院参加决赛,我现在宣布一下进入决赛的选手,李素,陈华,XX。”为李素鼓掌的时候我没有用上力,因为我高兴不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陈华也投票给李素

之后在班会上,辅导员对比赛的过程和选手的表现进行了点评和总结,我人都是呆呆的。倒是陈华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很认真地听着。
“怎么了,不开心吗?我今天发挥得不好,有你的支持我就很高兴了。”看我没心思,她开始安慰我,因为在她的心里,我永远都是她的支持者。
“没有,我永远支持你,我相信决赛的时候你一定拿第一。”说完自己觉得鼻子酸酸的。

就在比赛的这一天晚上,自己在宿舍没呆多久,打算一个人出去走走,心情和先前的那样乱。这次决定一个人到操场散步,要合上门的时候,林阳问我去哪里,“出去走走。”我丢了一句话,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夜晚的操场静无一人,我把双手插到口袋里,走几步脚不停地踢地上的碎石头,直到脚跟隐隐作痛,没多久就觉得身体有点累,但更多的是身心的疲惫,今天的那一幕还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在为李素添加最后一笔的时候,我已经知道结果了,到底是不是我的错,我反复地问自己,可是陈华今天的决定也让我很吃惊,要是自己的决定票留给自己,至少可以和李素打个平手,这样的话我可以让我好过一点,自己在靠树旁的一个大石头上面坐了下来,也没有顾及石头是不是干净的,一屁股贴了下去。手开始乱拔地上的杂草。

“还在想今天的事。”转过去吓了一跳,林阳在后面拍着我的肩膀。
“你怎么跟来了,今天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怎么你今天的走路也没有声音。”
“我怕你想不开会做出傻事来。”他开始和我开玩笑。
“你才想不开,我只是心里有点烦才出来透透气的。”“对了,你说还有谁和我一样,这可是我第一次这样。”
“上次无为也是一样,走路没有声音,还是在半夜,我差点被吓得没了魂魄。”
“这个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警觉性太差,不能怪别人。”他又来这一招,在我的旁边半蹲着。“有没有怪我,是不是怪我唆使你这样做,可能我不应该在李素的面前插嘴,早知道上次来我家,不应该逼迫你,今天的结果我也没有想到,本以为冠军肯定是陈华,但没想到她今天发挥失常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五章 烟圈

“不关你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其实把票给她也是我一个人的决定,你的意志根本左右不了我的思想。”自己站了起来,而他还是半蹲着。

“哦,是吗?给李素是你的意思?难道你可以接受她。”
“你现在不要给我添麻烦了,我已经很烦了,暂时不提她好吗?”有时候觉得回避也是一种好方法。
“好了,不提了,反正你都是这样。”他已经站了起来,手往口袋里掏东西,没多久,掏出了一包名牌烟,拆开包装纸,抽出两根,自己点了一根,把另一根递给我,这也是第一次有人递烟给我。
“我不抽烟。”抗拒他的“好意”。
“我也不是很经常抽烟的,今天看你不高兴才给你的,你不知道抽烟有其他的作用吗?可以排除烦恼,无助的时候可以建议你抽一支烟。”他说了一大堆的狗屁理论。

“不要吹了,你吸烟为了我好,鬼话连篇,我只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没有去接他的烟。
“听过杰伦的《烟圈》吗?吸烟真的可以排除烦恼的,你试一下。”
“这次你给我的MP3好像没有这首歌,吸烟还有作用,你不要和我开玩笑了。”
“一口一口吞吐烟圈/....../我终于看穿了爱情它不就象点根烟 /随手放在嘴边/....../早一点看穿了爱情它不就像抽根烟/用来解闷消遣/......”他开始唱了JAY的《烟圈》。这次我没有阻止他唱下去,而是慢慢地沉寂在音乐的熏陶里。这次还好,听得懂他唱的。

“好男人是不应该抽烟的。”我又进一步逼近。
“今生你做不了好男人,看来今天这根烟你非抽不可。”
“为什么说我做不了好男人。”没为他的这句话生气,只是想讨个说法。好男人不应该在对待感情上拖泥带水的。基于这一点,我也觉得自己没那资格。
“没什么,只因为有两个女人同时喜欢上你。这种诱惑是任何好男人都受不了的,所以我敢肯定你今生做不了好男人。”给我打击最重的一次。

说完他把烟扔了过来,我的手不自觉地接住了。我接过烟,他为我点了火。我用力地吸了一口,嘴巴感觉涩涩的。像喝了苦茶一样。
“怎么这么苦,是不是假烟。”我开始埋怨到,我根本不知道吸烟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烟是什么味道。
“假烟?老大,看清楚,这可是本地区最有名的烟。”说完再掏出烟,让我看上面的厂商和商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六章 林阳传染了坏习惯

“反正你让我看了也没有用,我又不知道。”我扭过头不理睬他。
“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教你怎么吸。”说完便作出了一个很投入的表情,我跟着他学,“先吸一个气,然后把烟圈吐出来。”他慢慢说着。
“我问你,为什么今天陈华看起来好像很压抑,我看她唱歌极不自然,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吸了一口,把圈吹向我,我想反击他,也狠狠吸了一口,可是吸到一半就被呛着了,看来第一次抽烟真得很难受,为什么他说吸烟可以排除烦恼?
“昨晚我和她在一起,我一直陪着她,她昨天晚上还问我李素是不是向我表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我只好找个借口敷衍了,我怕影响她这次比赛,没想到还是不可避免,我坚信她一定用毅力支撑着,她一直很坚强。”
“这样也好,到这个时候是不应该提的,要是讲出来的话,真怕她受不了。”
“你知道她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吗?”我开始慢慢吸着烟。可是动作没有林阳好看。
“做了什么,快说啊,不要拐弯抹角了。”他开始急了。
“她紧紧地抱着我,把身体贴到我的……”我还没说完,他就开口了。
“去,这有什么,都是成年人了,你还怕什么,拥抱接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反正不过分都无所谓的。”林阳说着把烟头扔掉,我也一样,可是我的烟还没吸完,我甩了手把它扔到远处。

林阳的想法很潮流,也很前卫,接受新思想,对我而言,要经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和他的环境不同,乡村幽香飘逸的灵气感染了我,为一片净土奉献我的灵魂,成长在新旧时代交换的关键时代,没有继承父辈那一代为了将来而拼命修理“地球”,也没有吸收新一代前卫青年所具备的“疯狂”,也没有那种资本,在接受外来诱惑的时候,我需要用意志去控制着,真正成长要学会如何应付外来环境的变化,根据心理学的有关报道,每个人一出生,身体上就具备着“犯罪”的基因,而这种基因会随着人的成长渐渐地消失,因为人一旦有了思想,有了理性的东西存储于大脑中,这种基因就会自然消失,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受到的诱惑往往会诱发这种基因再次爆发,而且严重的就会走上犯罪的道路,用心理学的问题来解决有点让人难懂,但不可否认人性在引导人们行为的时候会受到这种影响。我在驾驭爱情的复杂情况下显得很无助,但头脑是清醒的,明智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七章 感激

“你的想法很特别,不该看的东西看多了。你对这种事很看得开。”我以一种嘲笑的口吻说了这一句,为了反击他刚才打击我的话。
“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口不遮拦了,看来你的头脑也不健康,老实说,你和陈华到底有没有那个......快说,有没有?怎么了,脸红了?”看他一步一步逼近,我只是在操场绕圈。不理睬他。
“你的思想才不健康呢?我可没你那么风流。”
“哦,是吗?你现在不是很风流,左边是李素,右边是陈华,一脚踏两船,难道这也不算吗?”
“你又在取笑我,还敢再提,看我的。”我弯腰下去提起一小碎石,很小的,我可不想闹出人命,向他砸去。
“好了,饶了我这次,我不说总可以了吧。你这个还真很小气,我说你两句就受不了,以后还怎么做大事。”他闪了一下,没有打中他。
“几点了,要不要回去。”不清楚为什么他急着上去,难道要去窥视女生,这是他永远不变的兴趣。
“才九点半,怎么了,这么早就要上去,是不是又想去窥视女生宿舍。”

和林阳交往这么久,也学会了他的那一套弄人的把戏。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知道我和林阳在一起是赤还是黑。对我而言,我有自己的主见,别人的建议根本左右不了我的思想,就说这次的十佳歌手比赛吧,给李素的那一票是我自己决定的,这是我欠她的,毕竟我也伤害过她,在滑冰场,她哭泣着告诉林阳和无为有关我和她的事,要一个女孩子提起这样的事,需要多大的勇气;再一次,我挨了无为重重的一拳,她在陈华面前为我说情,我很感激她,我投票给她算不算是在回报她,难道我在感激她?我对她只有感激吗?假如这算爱的话,我也弄不懂,爱的真正含义是什么呢?我解释给陈华听,到现在我自己也很迷茫。我对李素有爱吗?给她的那一票是我的冲动吗?真正的爱是不需要感激的,因为彼此没有拖欠,都是平等的主体,不存在谁要付出多一点,谁要承担多一点。我又一次迷茫在爱情问题的思考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八章 痛并快乐着

“这次是你先开火的,不要怪我无情。”他露出了猥亵的笑容。
“上去吧,我和你开玩笑的。”
“好的,就知道你没有这个胆,对了,黄荣,李素这次表现得很不错,你的功劳也很大,有没有看到她唱歌的时候一直在望着你,我想她的开场白是对你说的,瞎子都看得出来。你应该不会否认吧!不知道有没有被陈华看穿。”
“是她的表现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至于开场白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又不是她本人,我怎么知道她的意思,也许人家根本就不是这么想的。你也不要疑神疑鬼的。”我开始介意我对她的好,我渐渐地付出我的爱,我口是心非;同样也在回避我对她的好感,我不想和她有任何关系,情感纠缠反反复复,自己实在没有办法去应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慢慢地拖延着爱情的成长,试图去毁灭这段“情”。

林阳提起这次比赛,我很清楚这次我在其中的作用,因为在和陈华分开的一个礼拜里,我不仅仅和李素在一起,我还陪着她练歌,李素要唱的歌曲在林阳给我的MP3里,我只好夜夜陪着她,我对她说把MP3拿去自己一个人去练习,她不高兴了,嘟着嘴唇对我发脾气,边撒娇边拉着我,一定要我陪着她才高兴,我最受不了女人这样了,那种神情,那发嗲的时候露出的那种娇气,可爱又纯真。刚开始,她扯着我的衣服,当然她拉不动我,到最后她使出了绝招,跑到背后轻轻抓我的腰部,我受不了向她求饶,“去不去,还陪不陪我?”我转过身,她就和我饶圈子,到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这一周来我们每次都换地方,一会儿在操场走走,一会儿在小林子里逛逛,反正那几天李素很开心,唱得歌也很甜,唱到一半她就会偎依在我的怀里,有时候累了,就睡在我的膝盖上。她侧着身体头靠着,把耳朵贴在我的膝盖上,脸朝我的下巴看,一边看,一边笑,渐渐笑声变大了。
“怎么了,很好笑吗?”我用手抱着她的脖子,手腕靠着她的下巴,她的秀发压着我的另一支手。
“你发呆的样子好迷人。”说完自己开始傻笑。我没有回答她,想扶她起来,她开始反抗。
“说真得,我和陈华哪个更漂亮?我要你说实话。”这次她自己起来了,拉着我的手要我回答。
“一样漂亮。”
“我要你选一个,我都说了谁更漂亮的。”
“你比较可爱。”
“为什么你要饶话题,你好像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问题很难回答。”
“哦,是吗?你不喜欢陪我是不是。”
“没有,我不是在陪着你,你还不满足吗?小丫头,你的要求还挺多的。”
“我的歌唱得还好吗?”
“不错。”
“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有你陪着,我有动力。”
“那你要拿个好成绩来报答我。”
“那我要拿第一,你会不会支持呀!”
“我不是说了把票给你了。”
“会不会让你为难了。陈华呢?你不想她拿第一吗?......”我捂住了她的嘴唇没让她说下去。
......

“怎么了,黄荣,你走路也会发呆,在想什么?”林阳叫我,我只回答说没什么,有点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6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林阳的糗事

“没什么,在想一些事。可能是想多了,人有点困。”“对了,林阳,我希望你能参加三人篮球赛,无为那边我已经说好了,现在还差一个人,我看你没得选择了,不要摇头了,你不答应也不行了。”

一提到篮球的事他就摇头。其实他打的也很好,只是因为一件糗事对篮球产生恐惧,记得那次是我和无为、林阳在操场打球,我们三人玩淘汰赛,谁输的在旁边观看,当时在场的也有很多其他系的女生,女生爱瞪着打球的男生看,喜欢看着光着上身的男孩子在篮球场上厮杀,时不时也听到她们在下面尖叫着,看到漂亮的球进篮筐就会乱蹦乱跳。

篮球挑战赛,当时都是他们轮流换,我都是在场上打,也许打久了也累了,最后一场我败给了无为,轮到无为和林阳开始较量,他们两个林阳在身高上占优势,他人高可以拿篮板,无为不比他高,人比较灵活,常常把林阳搞得晕头转向。我在旁边看,当时在树下,一边喝着水,一边为他们两个呐喊。旁边还有一大堆的“美女”在观战,有脖子粗得跟绝食好几周的女人的腰部差不多,有腰部肥得跟口径半米长的水桶差不多,有大腿粗得跟电线杆似的。反正各种人都有,美女,恐龙,而我站在她们当中,无疑成了美女的“口中猎物”和恐龙的“攻击对象”。

当时林阳控球,转身上篮,假动作,非常棒,就算我这位高手也不经常用这样的动作,骗过无为之后,他高兴得要发疯,三步单手上篮,因为林阳人高,所以在弹跳力方面,在我们三个人当中是最高的,在腾空的那一刻,无为迅速回头,手一挥,不偏不好,抓住了林阳唯一能遮住下半身的篮球裤,嘶的一声音,裤子被无为扯下来了,光溜溜地。还好只有屁股爆光,要是前面爆光的话,那更是大丢人,破坏他帅哥的形象;我看到这样的画面,含在嘴里的水喷了出来,瞧了瞧站在旁边的女生,脸红了,不好意思的都转身,有的人假装在讲话眼睛还时不时转过去看,有的人眼神一直没有转移,狠狠盯着;林阳当时一急,拉了裤子马上带球走了,无为在后面追,好像要道歉,林阳拿球要砸人,也不敢靠近他。后来走到我旁边,我递水跟他,他问我这样会不会给他造成阴影,我只是笑着点点头。你说要是美女多一点,林阳也不会那么生气,可是当时恐龙在场的比例达到了80%,你说这对一个要面子而且帅气十足的大帅哥来说,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换了是我,我宁愿一头转墙死了算了,我把这句话告诉了林阳,他拖着我出了宿舍,揪着我的衣服把我拉到一个大理石的厚墙面前,我问他想干什么,他要我马上撞墙,玩笑开大了把朋友弄急了,自己也会遭殃的。

******

“你不会又想把我怎么样吧!”林阳一提起好像很害怕。
“不会吧,你曾经说我有阴影,我看是你吧。参加不参加我就等你一句话。上次的事算你倒霉,你怪不得别人,还是节哀顺便吧!”
“我说黄荣,你怎么变得比我还强了,现在也开始取笑人了,我看应该拜你为师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5 13:27
第一百三十章 林阳答应参加比赛

“哪里,哪里,我怎么敢和你比;谁不知道你已经是学院出了名的大人物,你看上次屁股曝光可是在场的“美女”都看得清清楚楚,当时看你尴尬的样子我真的好开心,怎么把帅哥挂在嘴边,我看你现在就是“衰哥”一个,倒霉透顶了。”我没有停止对林阳的“嘲笑”。
“你今天怎么了,要把我逼疯不成。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搞不好哪一天把你和你的地下情人发生的事告诉陈华,看她怎么“收拾”你,到时候你的情况会不会比我惨。”说完自己一个人加快脚步往宿舍走,走起路来跟赶死的一样,看他这么急,我自己小跑上去。
“谢谢你今天能陪我出来走走,心情放松了许多,刚才的事我都是和你开玩笑的,你是我哥们我拿你寻开心也是应该的,你说是不是?”
“有你这么戏弄哥们的吗?天天把兄弟挂在嘴边,可是第一个出卖哥们的就是你黄荣,我说得没错吧。还有不要跟我说谢谢,你不觉得你这样对我说很恶心吗?还是把这些好听的话说给你的心上人听吧!(这次他没提陈华,他也在慢慢使自己变得规矩,而我似乎也应该改变什么,好像他天生就是我的出气桶)”

“能告诉我为什么上次你要我把票给李素吗?搞不懂你是怎么想得,有时候劝我把实情告诉陈华,有时候却支持我去做一些违背原则的事,我越来越猜不透你了,有时候你比无为还怪,行为和举止也是一样的。”这个时候离宿舍已经很静了,宿舍的灯还没有关掉。

“我不是说了吗?那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当时她来我家,我也是为了给她惊喜才这样勉强说的,目的?我能有什么目的,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很复杂,你想事情怎么老是要转牛角尖。还有我要申明一点,以后有关你和她们的事我不想再理了,你自己想办法,不要到时候把我也扯进去,重申我自己的立场,我真得没给你任何意见,有时候胡乱说的,你也不要当真。感情的事其实很细腻的,你也不要急,慢慢来。当有一天你失去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什么是爱了,付出总有回报的。”
“你知道为什么上次你会曝光吗?你整天一大早摸人家屁股,害人家天天曝光,他上次是在回击你。”
“你又在饶话题,算了,算我刚才没说。”他说完,我沉默了好久。

我知道林阳嘴上这么说,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是我要好的兄弟,他可以为兄弟赴汤蹈火,对待感情他总是个强者,他常在我们面前说他很懂得女人心,包括那些已经在社会上“挣扎”很久的女人(他是在说阿雅吧),每次都是在他的提示下,我才有自己的行动,对待感情问题上他给了我很多的意见,他说爱一个人不需要任何的承诺,只要彼此的感觉和行动,再多的山盟海誓都是空话,甜言蜜语更经不起现实的考验,要彼此心灵相通只有好好付出行动,最让我佩服的是他说其实心爱的女人是应该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增加烦恼的;他说的很对,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苦恼,我对李素好也不是,不好也不是,我处于两难。正如天平的两端,有时候很难找到平衡。对她们两个,我对任何一方付出多一点就等于伤害着另一方,有时候连自己都无法找回自我。

“好了,今天你说得我会考虑的,毕竟我也是班级的成员,我有义务为班级争光的,千万不要想是因为你。”
“哦,知道了,你是个好学生嘛,为班级争光是你的义务。”说完我自己在偷偷地笑,我知道他也很为难,刚才这么说就好了,偏要搞这么多事出来。弄得大家心情都不好,生活就是这样才有节奏,才有趣味。
“最后听我说一句,遗失掉的感情有时候也是美好的,不要以为这是在放弃。只要我们有心,成功还是属于我们的。”说这话的时候我迷惑不解,感觉他的话好深奥,似乎话中有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3:27
只想吸引你 账户登录不了了,账号可以,回复这里的密码老是出错,用自己的手机号登录继续发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3:28
只想吸引你 账户登录不了了,账号可以,回复这里的密码老是出错,用自己的手机号登录继续发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4:03
第一百三十一章 阿雅吃安眠药

遗失也有美好,林阳说这句话时,我就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人傻傻的,但是和他相处这么久,感觉他在待人方面做的很好,我欣赏他的那句话,"爱人是需要呵护和疼爱的。"我在呵护陈华的同时,也在疼爱着李素,曾经我一直在承认着我对李素的情是兄妹的感情,我发现对她有一点点冲动,那是什么感觉,和她一起自己也会开心,看着她唱歌,我也会跟着她一起开心,她躺在我的膝盖上撒娇,我可以承受着,时不时地我会帮她指正歌曲中唱得不好的地方,去发现在她身上的优点,她娇媚,她可爱,她单纯,也很讨人喜欢。只是有时候会做出常人无法意料到的事,但是现在我不怕了,自从上次她在陈华面前为我说情,她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可怕"。渐渐地我忘记了对无为的承诺,我对他说我不会喜欢上李素,现在我很矛盾,要是他知道了,他会对我怎么样。到时候就不是一个拳头就能解决的了,正如林阳所说的,自己口口声声把他们当做兄弟,而自己却做了太多对不起兄弟的事。

"你所指的是不是阿雅姐,我说的没错吧.你看起来和我一样,不是很开心。"
"有点不开心,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但是今天你这样取笑我,我真得受不了,你知道吗?在这次歌唱比赛的这一周,我去找过她,还好当时她在家。"林阳说了一两句就停下来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要隐瞒着我,我真得很差劲,我怎么都没发现今天的他和往常不一样,平常要是我和他开再大的玩笑他都不会不高兴的,显然我在猜别人心事很难把握分寸。
"怎么不说下去,她现在还好吧。"

接着我听着林阳讲述去阿雅的大概过程。

"我到她家的时候,她家的门是开着的,我走进去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我,一个人出神地望着镜子(化妆用的大镜子,本来从里面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有人来访,但是阿雅竟然没发现),我知道她在发呆,脸色比我们上次看到得好了许多,也许真的是时间在起作用,明白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进去几分钟之后也没有出声,没多久我故意清了嗓音她才察觉到,知道我来了之后她倒是很客气,拿椅子让我坐下,之后还弄了一杯咖啡给我,她的手艺还不错,和名店咖啡馆煮得一样,在她去煮咖啡的时候我发现在我不远的地方有一张桌子,上面洒乱着一些药片,瓶口倒在桌子上,有几颗还留在瓶口,我走了过去拿起了那瓶子,无意看了一下,自己吓了一跳,是安眠药。当时我把洒在桌子上的药片放回到瓶子,她已经端着煮好的咖啡出来,看着我拿着瓶子,你倒是没什么惊讶,只是叫我过来喝咖啡。"
"你睡眠不好吗?"林阳问了一句,在热咖啡上吹了一口气,一只眼睛瞧着阿雅。
"没有,我最近睡得很好,只是有时候闭不上眼。"
"还在想玲玲吗?"林阳说这句话的时候阿雅没有回答。"你不应该吃那么多药,那对你没有用的,你应该试着去放弃一些东西,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折磨自己也不是办法,你年纪比我大,应该懂得这个简单的道理,听我一句,不要再继续吃药了,有时间你可以找我们的,下次我叫黄荣,李素,无为他们一起来,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再去滑冰,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忘记过去,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林阳的这些话仿佛是在教导自家的孩子,毫无做作,那么真实,从一开始他都很在意她,看到她不开心,他也跟着一起不开心。有时候他会像我今天这样,一个人跑出去,然后找一个安静的角落自己抽着闷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4:04
第一百三十二章 林阳献吻阿雅姐

听完了他在阿雅姐的经过之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一个人要学会如何去珍惜自己的生命,再多的苦难都有解决的办法,要是简单地对待的话,那真得很不值得,毕竟人活在世界上,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等待着我们去做。有时候无奈和空虚,有时候迷茫和颓废,但只要相信雨后就有彩虹,就一定可以挺过来的,再大的困难也可以应付的。

"后来她怎么样了?"我想知道更多关于阿雅姐的事。
"我在劝说的时候她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嘴唇贴着杯子,慢慢地喝着咖啡,眼睛只停留在一个地方,到最后我要离开时她说很困,她今天肯定也吃了安眠药,药性起作用了才会觉得身体很累,我扶着她进了卧室,帮她脱掉了一件外套,盖上被子自己就一个人回来,我走出她卧室的时候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并对她笑了一下,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只知道她的嘴角微微一动然后就不省人事......

突然林阳转了话题,"后天的作品大赛你准备得怎么样了,我们可是很期待你拿个大奖,好请我们吃个大餐.好久没吃麻辣鸡翅了,还有......(自己都差点流口水了)"我知道他这次有意饶开话题,毕竟我们提到阿雅都有伤心的回忆,这个时候我当然不可以对他说你在饶话题,而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他问的问题。
"你怎么敢肯定我可以拿大奖,到时候请不了你们也不要生气哦."
"你不要谦虚了,你写的文章肯定可以拿大奖的,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文笔,写感情是你的真本事.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不想参加,呵呵。"
被他这么一逗我也笑了.

我们两个进宿舍的门,我瞧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十点十六分,再过十多分钟就要熄灯了。一进宿舍,无为的表情不怎么好看。他正在用毛巾擦着脸,一看就知道是从水房刚回来,因为额头前有一些头发弄湿了,我进去的时候他开口说话,但是语气慢吞吞的。“黄荣,刚才李素打电话过来,说有事找你。叫你给她回个电话。”“恩。”我也是慢吞吞地丢出一句话,看到无为的表情里有很多的“怨恨”。我知道他心里在骂我,“口口声声说和李素没什么,现在还不知道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呢?”他一直很迟疑地望着我。

无为要是真的这么想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她没什么打电话给我,有的话也是帮忙陈华传话,可惜现在这种可能都不存在了,李素也是第一次正式以自己的身份打电话给我,难怪无为的表情这么怪,现在我和无为之间又隔着一层障碍,前不久,我还亲口在无为面前说我对李素的关心只是出于兄妹之间的情谊。我记得当时他还很信任我,说我人老实,肯定不会出卖兄弟的,他在我面前说出了暗恋李素的感受,他已经把我当作知心朋友来看待了,我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或许李素的一个电话,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电话就可以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我在无为面前向他保证过,我把李素当作妹妹来看待,而且当时铁了心说永远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但是现在......不知道我要怎么做了。一边去水房,一边在想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4:04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无法自拔

最近我对她们两个的比较越来越多,越来越有诱惑性。白天上课的时候,我都是和陈华在一起,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常常在一起讨论问题,上课实在听不下去,课程实在无聊,学了计算机应用的知识这么久,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在班级上,有一半人都是在发呆,有望蓝天白云的,有低头看脚指头的,有两脸直瞪黑板,最过分的就是林阳这种的,不上课也就算了,还公然在课堂看其他的东西,娱乐报,你说自己在下面一个人静静地看,老师也不怎么会发现,可他偏不,把整张都张开,就怕老师看不到;在老师的严肃教导下,林阳才有点收敛。但是依旧没带课本,要带的话常常也是一些杂志。

无聊的时候也去拿林阳的报纸看,陈华也会探着头过来和我一起看,我没有像林阳那么大胆,而是把报纸压在课本底下,当然是陈华的课本,我也是有不带书的习惯,渐渐地我觉得这样会影响陈华的学习,我会故意把报纸压在自己的手臂下,她就会跟我急,硬要我让她看,后来“拉”不过我就使出“杀手锏”,她开始往自己的小手吹气,然后把手伸到我的腋窝下,想让我就范,我会强忍着,她的力气越来越大。受不了只好听她的。记得有一次她不是从腋窝直接下手,而是在靠肚脐往后腰的位置摸了上来,当时我受不了这种刺激,更不能做太大的反抗动作,因为在课堂上老师很容易发现。当我把报纸往她桌子靠去的时候她很得意地笑了。

晚上无聊的时候,我没有陪着陈华,最近我一直在陪着李素唱歌,而陈华也没有和我联系,我为了让她发挥出更好的水平,一直用无言的行动支持着她,但是越是这样,反而她表现得越不自然;有时候我会傻傻地发愣,在想要是在这一周多的时候里,我一直陪在陈华的身边,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那班级第一非陈华莫属了,这一切都是我的假设,毕竟事实已经摆在眼前。由不得我再去做无谓的脑细胞牺牲;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李素得第一又有什么不好呢?这样可以给她带来更多的信心,对生活的信心,我看过她伤心哭泣的眼神,忧郁无奈时的表情,更明白了一个人要是心有所属,可以不顾一切地去追求;那种执着和永恒更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我从李素的身上找到了什么,找到一个人所应该有的真诚和纯洁,有那种永远不失自然可人的气质和朴实无华的外表。

陷入这种诱惑当中,我往往无法自拔,那种感受就像是自然万物无法离开日月星辰,都转星云,姻缘轮回,宿命纠缠,什么时候也和吴伟一样,变得很神经质,我渐渐地堕入情网,在两个女人之间徘徊,我没有能力去抵挡诱惑,更无法抵挡身心以及肉体的诱惑。迷茫,堕落;原始最初的本能和欲望再一次膨胀,身心疲惫时我只想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管是对是错都不再理会。就让它这样一直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有结果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8 14:04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恐惧李素的约

一起和林阳洗漱回来,时间花了五分钟,当我把毛巾放到架子上的时,电话响了,当时吴伟靠在桌子旁边,离电话最近,随手提起了电话。“喂,你哪位,要找谁?”,“你等一下。我帮你叫一下他。”
“黄荣,你的电话。”他不高兴地喊我接电话。我放下脸盆,来不及擦嘴,就过去接电话,无为马上从我旁边走开,躺在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
“你怎么一个晚上都不见人,去哪里了,我这是第二次打电话给你。”她首先打破沉静。
“我知道这是你第二次打给我,无为刚和我说了,我今天晚上和林阳出去走走,没呆在宿舍里,你当然找不到我了,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吗?”这个时候我不像往常那样一边打电话一边拉电话线,我记得上次的教训,一次电话掉线让我和陈华误会更多了,后来她解释说是身体不舒服才没有和我们一起去滑冰,后来还是她亲自拿出了药片我才相信她所说的。自己有时候很敏感;渐渐地我改掉了这种打电话的习惯。

“没事就不可以打电话给你吗?起码这也是我第二次正式打电话给你,你不会不理人家的,是不是?”她又开始来这套了,“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才出去了,是不是因为这次的......”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在为我对陈华的亏欠而内疚吗?
“没有,我和林阳出去玩,哪里有你说的那样,我心情好的很。”我口是心非。
“有没有后悔做那个决定?”
“什么?”我假装不知道。
“投票呀!你又在装蒜了,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说话?”
“没有呀,你也很努力,我也为你的成功而高兴!”
“那你真得没有后悔!”
“真的没有。”我再次隐瞒自己的内心。
“以后还会不会和我那样?”我觉得她今天说话怪怪的。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77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