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18 14:00

历史小说汉武大帝(一):“金屋藏娇”一词的历史真实由来



辽宁人民出版社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刘荣(景帝长子,后因母栗姬失宠被废)作为长孙和太子,按例每月要赴长乐宫向太后请安数次。昨日,正是请安的日子。刘荣每次去长乐宫,总要带上河间王刘德。因为窦太后(汉景帝、刘嫖、刘武之母,好黄老之术,溺爱儿女亲族;常干预朝政)深通黄老之学,请安时常会问他一些学业上的问题,有学识宏富的刘德在身旁,可以随时帮衬,将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接过去,化解自己的尴尬。刘彘(即汉武帝刘彻。儿时名刘彘、故事发生时年方七岁。)虽然刚到太子宫两天,与这两位兄长的关系却处得很好。得知他们要去长乐宫,刘彘心里一动,母亲王娡(即王皇后,刘彘之母)说过长公主刘嫖(窦太后之女,汉景帝之姊,汉武帝之姑,陈阿娇之母;对窦太后、汉景帝有重要影响之人。)每日都要给窦太后请安,要联络她,这岂不是个机会?这样一想,他再也无心读书,缠着刘荣和刘德,说自己还从来没有去过长乐宫,央求他们带他去一次。刚巧,那日朝廷有重要公事,窦太傅被召往前殿议事,安排刘彘复习旧课。刘荣兄弟经不住他的厮缠,终于答应带他一起去。

三人乘坐安车进入长乐宫。向住在长信殿的太后请安后,刘荣、刘德留在殿内陪窦太后说话,刘彘则溜了出来,在长信殿外面的花园内闲逛,希望能够碰到长公主。

长信殿位于长乐宫的西南面,殿前是座栽满奇花异卉的巨大花坛,由“十”字形的甬路一分为四,远处则是浓荫密布的树丛,静静的没有声息。刘彘走进花坛中的甬道,百无聊赖地闲逛着。他看到地上有群蚂蚁,正在攻击一只走投无路的青虫。青虫在地上来回翻滚,扭动着身躯,极力想摆脱蚂蚁的攻击,但总有数只蚂蚁死死地叮咬在它身上,而身旁的蚂蚁则越聚越多,黑压压地有一小片。刘彘蹲下来,用小树枝拨动蚂蚁,青虫挣脱出包围,一曲一伸地
逃跑,但蚂蚁很快追上来,再次包围了它。在蚂蚁不停的叮咬下,青虫渐渐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蜷缩成一团。刘彘正打算再次帮助它,身后传来女人们嬉闹的声音。刘彘回过头,一大群女宫人正向这里走来,他原想避开,一眼看到大长公主和阿娇也在其中,便停住了脚步。

长乐宫长久以来一直是皇太后的住地,因在未央宫之东,也被称为东朝。长乐宫又是一个女人的世界,除去少数宦者外,在这里侍奉太后的大多为女性宫人,以及前朝先帝的嫔妃。这日,刘嫖带着阿娇向太后请安后,与不当值的宫人们到前殿观看织室新送来的一批衣料。看过之后,一群人边观赏宫内的园景,边说笑着走回长信殿。

“哟,来看看,这儿有位少年公子呢。”走在前面采花的宫人看到了他,扬起花儿招呼后面的人,刘彘一下子被围在了中间。被这么多粉面红唇、明眸皓齿的美人盯着看,刘彘有些心慌,面色赧然,头也低了下来。“看哪,少公子害羞呢!”周围的女人们嘻嘻哈哈地笑着,不时有人拍他的头,甚至摸他的脸。刘彘涨红着脸,生气地大嚷道:“不许碰我!”“哟,少公子的脾气还不小呢!”周围的女人们笑得更厉害了。“好了,放开他。”女人们给长公主让出一条路,她看着刘彘稚气未脱而英气勃勃的脸,觉得很面熟。“过来,孩子。你是……”她带他坐到花坛的石台上,拉着他的手问。

“我是胶东王刘彘。”长公主身上有股好闻的香气,刘彘冷静下来,回答得很沉着。

“哦?你娘是漪兰殿的王夫人,对不?”

“嗯。”刘彘点点头。

“你到长乐宫来做甚?”刘嫖要他坐在自己身旁,搂着他问。

“我随太子与河间王来的,给太后请安。太后和他们说话,我出来玩。”

“哦?就你自己?一个人玩?”刘嫖拍拍他的头,指着周围的女人们,打趣地问:“由她们陪你玩,好不?”

“不好。”刘彘摇摇头。

“过来,坐到姑姑这儿来,姑姑有话问你。”刘嫖教刘彘坐到自己膝上,

笑着问道:“阿彘今年几岁啦?”

“六岁。”

“六岁啦?阿彘想娶媳妇不?”

“想娶。”周围的妇人们都笑开了,有的甚至笑得前仰后合。刘彘看到阿娇也忍不住地笑了。

阿娇虽未成年,却亭亭玉立,如出水的芙蓉,别有一种清纯的气质。刘彘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她们好看不?”刘嫖指指面前的女人们,继续问道。“好看。”刘彘老实地点点头。“这个给阿彘做媳妇好不?”刘嫖指着先前采花的那个女人问道。

“不好。”

“那么这个呢?”刘嫖又指着另一个女人问他。

刘彘还是说不。刘嫖挨个问下去,刘彘都是说不。女人们看得有趣,发出一阵阵哄笑。

“看看!看看!咱们阿彘的眼光还真是不低呢!”刘嫖环顾四周,招手让阿娇过来。“这是最后一个,”她指着阿娇,笑着问刘彘:“阿娇好不?”

“好!”刘彘响亮地答道。他拉住阿娇的手,转身面对着刘嫖,容颜焕发地说:“若得娶阿娇做媳妇,吾当作金屋贮之。”周围的女人们全都大笑起来,

阿娇羞得满面绯红,甩开刘彘的手,藏到母亲的身后。刘嫖却没有笑,她盯着刘彘,又惊异,又喜欢,许久说不出话来。后来,刘荣等招呼刘彘回未央宫,刘嫖还搂着阿娇,望着远去的马车,直到它消失在树丛中。

听完长公主的叙述,王娡的惊异和欢喜,不亚于刘嫖,不过她将这种感受藏于内心,面色却平静了下来。“小孩子口无遮拦,冒犯了阿娇,还请大姊包涵。”

“小孩子的话才是真心话,有何冒犯可言?我告诉你句实在的话,你家阿彘我是看中了,阿娇我也问过,她愿意。你若应允,我们就定下这头娃娃亲,如何?”

“这当然好,我怎能不允。可是皇帝若真是代栗夫人(栗姬、汉景帝初为太子时即入东宫,长子刘荣最初被立为太子)提媒,这头亲事……皇帝万一不允又当如何?”王娡期期艾艾地道出自己的担心,她也实在对此有所疑虑。

“我们定亲在前,皇帝提媒在后,太后自会为我做主,谁又能奈我何?况且事前我并不知道天子要做这个大媒,等皇帝说给我时,木已成舟,栗姬悔之晚矣,就是要她尝尝后悔的滋味。”

刘嫖话说得很决绝,眉目间似尚有恨意。这是个轻易不能得罪的好记仇之人。王娡在心里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可刘荣毕竟是太子,阿娇错过这头亲事,岂不可惜?”王娡继续试探,她不再担心亲事会反复,只是想知道刘嫖会如何帮扶她们母子。

“刘荣的禀赋,哪里赶得上阿彘?这个太子的位子,我看他难坐长久。以她母亲的那种脾性,在皇帝那里能长宠不衰?我是不信的。”

“是呀。栗夫人是忒嫉妒、忒小心眼了。她最初拒绝这门亲事,听说就是因为妒恨大姊为皇帝引荐新人所致呢。”王娡觉察到这是个机会,可以把栗姬背后发泄的话透露给长公主,使她们的嫌怨更深,再无挽回的余地。长公主自会站在自己和阿彘一边,自己谋划的成算可就大得多了。

“哦?你还听说过什么?你那个叫什么的侍女不是与栗姬身边的人交好,可以无话不谈嘛。你一定听到过不少,说给我听听。”刘嫖双目灼灼,看定王娡,一副非要知道不可的样子。

“这……有些话实在难听,不听也罢,倒与她生气作甚,气坏了身子不值呢。”王娡欲擒故纵,息事宁人地说。

“不成。你这样说,我倒更要知道她说了些什么。你若不告诉我,我们亲家便没得做了!”刘嫖盯着王娡,面色肃然,话说得很重。

“大姊不要动怒,我说便是。”王娡赔着笑,把栗姬背后丑诋刘嫖的话语添油加醋地重复了一遍,把长公主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恶妇,我绝不与她甘休!我想要阿娇做太子妃,做皇后又待怎的,不成吗?后宫采女那么多,是朝廷的制度,皇帝岂是她所能独霸的!召幸谁,宠爱谁,是她能管得住的嘛!居然说我撩拨皇帝,说我不知羞耻,看来这个对头我与她是做定了!”

“是呀,她也忒傲慢了!不仅丑诋殿下,甚至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椒房殿的阿宝告诉大萍,她背后牢骚满腹,骂皇帝老来不自尊重。”王娡觉得火候已到,可以再加一把干柴了。

“哦?她真是这样说的?”刘嫖两眼发亮,兴奋起来。

“千真万确。”王娡将阿宝的话重述了一遍。

刘嫖拉住王娡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们既已结为亲家,底,我可以告诉给你。我只有阿娇一个女儿,当然要为她打算、安排。栗姬说得没错,我是想要女儿做太子妃,不过,不再是刘荣的太子妃,而是阿彘的太子妃。那个恶妇恃宠而骄,与我为敌,我定要她看看我的手段,知道我的厉害,叫她鸡飞蛋打一场空!”

王娡强抑住心中的喜悦,低首长揖道:“大姊如此抬举阿彘,我们真是蓬荜生辉,感激不尽。无论阿彘能否立为太子,娶到阿娇,都是他的福气。”“这件事我自会安排,你先莫声张。好了,时辰近午,我还要赶到长乐宫,将此事说与太后。日后我会带阿娇再来,拜见舅姑的。”

王娡将长公主送出院子,目送她乘坐肩舆离去,直到在视线中消失,才转身回殿。送行时她已看到永巷的宫人们三五成群地驻足观望,她知道,长公主驾临之事不用多久,就会传遍永巷和后宫。儿姁、栗姬、贾夫人,这些同样居心的女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作何反应?她不难想象。无论如何,她从绝处逢生,先她们一步胜出,这是谁也想不到的,当然也包括自己。而这,

竟是由于承明殿的那场斗殴,由于阿彘被罚往太子宫读书,才有了这样的机会。

这是命,这是天意啊!

她又想到刘彘,这孩子的聪明机智,竟完全超出自己平日对他的了解,真是不可思议。对自己的儿子,王娡有了陌生之感,其意志与心智似乎是她所难以控制的。想到这里,一丝隐隐现出的不安和忧虑,冲淡了她满心的欢喜之情。

本文选自《汉武大帝 汉宫春梦》作者刘忆江



《汉武大帝》系列长篇历史小说的头两部计约百余万字。《汉宫春梦》所叙为刘彻自被立为储君到即位为皇帝的成长过程。《飞龙在天》则全面展示汉武帝广揽人才,大兴儒学,北征匈奴,开通西域,封禅泰山等一系列恢弘的历史画卷,及这位文治武功在中国历史上独树一帜的皇帝,在其事业巅峰期的心路历程。



刘忆江先生现为自由撰稿人。2004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 2006年加入北京作家协会。著有近代历史人物传记《袁世凯评传》《曾国藩评传》《胡林翼评传》等,长篇历史小说《汉宫春梦》《畿辅龙蛇》。
刘忆江先生在创作历史小说前,能够努力钻研史料,尽力提出异于他人的创见。能够阅读跟当时有关的正史及其他杂著,力求充分展示当时的历史背景,所以他创作的小说贴近史实、细节真实、场面真切。读他写的历史小说,宛如在观赏一幅真实的历史画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6 10:1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91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