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02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0 19:39

揭秘张三丰《—》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揭秘张三丰《—》(2013-10-02 18:46:35)

太极拳运动风靡于世,但太极拳究竟何人首创,各方史记文志乃至族谱记载说法不一。不仅太极拳首创存在武当“张三丰”与温县“陈王廷”之争。而且此二人的身世也都迷雾重重,不甚清晰。张三丰其人生平事迹更是虚虚实实,一如神话传说。在公开可信文史记载中,“张三丰”是记叙的最早内家拳首创者。而“陈王廷”则是依据独自的宗谱记载首创太极拳。但“陈王廷”创太极拳又受王宗岳传之记载和传说的否定,新近又受唐村李姓族谱记载之质疑。在唐村李姓族谱真实性确定的情况下,“陈王廷”独创太极拳的陈氏族谱记载有了更多的疑惑。其实,关于太极拳的这一切迷雾都是前人迫不得已而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让这些记载彼此否定而又来互相印证另一个事实。制造这一切所有迷雾者正是郑板桥所说的扬州“板桥郑”。知道了“板桥郑”所为,也就知道“板桥郑”是使用的隐语来记叙,太极拳的首创者正是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张三丰”和“陈王廷”正是其后人“板桥郑”根据朱由梿真武事实为其所起之化名。目的就在于各方广泛隐语流传印证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的真实武功历程。

为彻底解开这个迷团,我们先且将“张三丰”和“陈王廷”二者分开解析。关于张三丰的各方文字记载比较多,这些记载除开人物名称和出生地稍有不同外,对“张三丰”生平事迹记载都大至相同,没有冲突,可以确定这些各方记载所记述的是同一人。各方记载其不同名称主要有“张三峰”,“张三仹”,“张子冲”,本名通,字君宝,又邋遢张仙人。而有关张三丰的出生地说法,有说辽东懿州人,宝鸡人,辽阳人,闽县人,羊城人,金陵人等。

由于这些记载在人物身世的名称和出生地的主要情况出现明显矛盾,因此这些记载“张三丰”名称和出生地主要情况的文史,在可信度方面必须依赖其记叙者的可信情况来进行分析。又由于所有这些众多记载中,按照记载的时间顺序除开黄宗羲的《王征南墓志铭》,《明史·张三丰》具有确定的真实作者,以及福建邵武发现的《张子冲宗谱》外,其余早于黄氏及《明史》记载均不能排除后世伪作。故解析“张三丰”其人必以此二者文史为主,其余各方记载只具参考价值。而福建邵武发现之《张子冲宗谱》其确定的可信度又独立于其他文史之外。下面逐一解析黄宗羲的《王征南墓志铭》,《明史·张三丰》以及邵武发现的《张子冲宗谱》。看这些记载中与明延宁王朱由梿之确定的关系。

一, 黄宗羲的《王征南墓志铭》中王征南乃杜撰人物
研究张三丰太极拳源流者,必以黄宗羲的《王征南墓志铭》作为重要参考文献。然而一直以来,人们不知道《王征南墓志铭》中之王征南乃杜撰人物,其人物生平事迹是依照南明张煌言人物部分身世而加与虚构的。此墓志铭文流传唯一目的,是在于记叙流传化名“张三峰”之人物,即明延宁王朱由梿的武功事迹。而前文已经知道张煌言的真实身份是朱由梿之侄孙朱和玺。

看《王征南墓志铭》一文,以下几处不合情理之处:

1,此文乃“高辰四状其行。求予志之。余遂叙之於此”。那么,高辰四其何许人?其与王征南及黄宗羲,是什么关系,根本无从知晓。在黄宗羲史载文友中不见高辰四其人,显然黄宗羲能作此文是因为先前“因许叙其源流”。从《铭》文可知,王征南与黄宗羲兄弟极相熟,而五十三岁殁的王征南尚有一子“祖德”,若求黄宗羲撰写其父墓志铭,何须假手他人,此于情理不通。

2,以黄宗羲这样的哲史大儒之品性,以及黄本身著述文案真史之经历,断然不愿虚假陈述或未经验证的一件“庶几有考”之重要源流文章。但是此文却是“高辰四状其行。求予志之。余遂叙之於此。”而出现这样情况“岂诺时意之所及乎”。这其实是黄宗羲隐晦告知,此内家拳源流考文非一手资料。此中有虚假陈述情况。

3,为了说明此文有虚假陈述,《铭》文最后还用‘双关语’明确告白,“水浅山老。孤坟孰保。视此铭章。庶几有考”。意思就是,一旦水落石出,王征南孤坟不保。为什么说水落石出后王征南就孤坟不保?正是因为王征南此人名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也就是王征南乃一杜撰人物。其生平事迹是以张煌言部分为素材原型的。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说明该文“水浅山老。孤坟孰保。视此铭章。庶几有考”此句意思。因为考证王征南的内家武功源流事迹与其孤坟保与不保没有关系。其武功源流事迹只能够依赖可靠的文字记载。而全文最末这句也实为《王征南墓志铭》为“假语”之点睛之笔。

那么,既然说《王征南墓志铭》中王征南此人物为杜撰人名,是什么原因会使得黄宗羲这个思哲文史大儒,甘弃求真求实之风,欣然著作虚假之事且言“庶几有考”?缘由就在于为使得当时某些史实不被湮灭,黄宗羲不得不使用“假话”(同石头记假语)著作,以资旁证当时某些重要的史实。而这些史实若不使用“假话”记叙,是根本无法明言的,这样话当时一些重要史实就会有完全被湮灭之危险。这就是黄宗羲迫不得已参与“假言”著述的原因。

能够促使黄宗羲这样的哲史大家“假言”著述,必然是一起重大史事。事实正是如此。黄宗羲本人就是被洪门奉为“五始祖”之一。此《铭》文所旁证的,正是洪门始祖朱由梿组织实施的木杨城战之武功事迹。由于木杨城战在当时根本不能明言。朱舜水(朱由梿)曾诗曰“遗书搜孔壁,仙路隔秦封”。故而将朱由梿之真武事实用假语记叙流传于后世。再由于假语不同于明言可以使用真凭实据,这才起用黄宗羲这样的哲史大家来“假言”著述,凭藉的正是黄宗羲的品行信誉来作史实旁证。此文旁证是“因许叙其源流”,唯一目的就是:明确此文是文史上首次讲述“张三峰”其名其人首创内家拳法,“张三峰”是化名。其人只需结合其他文史记载之隐语传说,自然可以确定为明延宁王朱由梿。文中“张三峰”之传人包括王征南均为杜撰或化名。

关于朱由梿就是“张三峰”的真实身份在吴敬梓的《移家赋》中隐述,“家有逸民之号,人传导引之方。东华遗表,阆苑翻觞,落次仲之翮,逐箫史之凰[布衣公无疾而终,人传仙去]。”,“逐箫史之凰”指‘布衣公’真武之事迹,其影响乃至逝后“人传仙去”。《移家赋》中的‘布衣公’正是朱由梿,从这记叙中也可以看出‘布衣公’具备传说中“张三峰”之道学完全资格。

再看文中王征南简历与张煌言(明益王朱和玺)洽合情况。“征南名来咸。姓王氏。征南其字也。自奉化来鄞。祖宗周。父宰元。母陈氏。世居城东之车桥。至征南而徙同嶴。少时隶卢海道若腾。海道较艺给粮。征南尝兼数人。直指行部。征南七矢破的。补临山把总。钱忠介公建□以中军统营事。屡立战功。授都督佥事副总兵官。事败。犹与华兵部勾致岛人。药书往复。兵部受祸。雠首未悬。征南终身菜食。以明此志。识者哀之。”

名‘来咸’隐意‘去清淡’。明益王朱和玺(张煌言)于浙江长期抗清自是可称‘王征南’。‘祖宗周

父宰元,母陈氏’。吴敬梓在《移家赋》中亦言“吾之宗周贵裔”。《张煌言传》中“时以兵事急,令兼试射,煌言三发皆中”,而文中“征南七矢破的。补临山把总”。这真可谓兄弟两,一为十之三,一为十之七。各方记叙时而正话隐叙,时而反述。王征南“钱忠介公建□以中军统营事,屡立战功。授都督佥事副总兵官。事败。犹与华兵部勾致岛人。药书往复。兵部受祸。”等重要职事更是与史载《张煌言传》近似。

从以上推论可以确定,王征南乃杜撰人物,其人物生平事迹是仿南明张煌言人物部分身世虚构。此墓志铭文流传之目的,在于明确这是文史上首次讲述“张三峰”其名其人首创内家拳法,而“张三峰”化名乃人物,其真实身份只需结合“板桥郑”其他文史记载之隐语传说,就可以确定为明延宁王朱由梿。“因许叙其源流”是作者黄宗羲明确应允之事,这才是此文冠名墓志铭重点所在。也是此篇墓志铭在开篇使用较长篇幅较为详细述说源流的原因。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0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