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64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0 19:42

揭秘张三丰《二》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揭秘张三丰《二》(2013-10-04 13:21:50)

二,《明史》方伎传之张三丰

清撰《明史》历经四任皇帝,虽几经修改,但基本是以康熙年间编纂为底本。康熙十七年曾诏征博学鸿儒,次年三月,试博学鸿儒一百四十三人于体仁阁,取一等二十人,二等三十二人,命纂修《明史》。这些一,二等博学鸿儒生活于明清之际,来源基本囊括清朝各省区域,熟于研读明朝掌故及各地方史野乘。如黄宗羲曾编《明文海》四百多卷,并著有《明史案》二百四十卷;其弟子万斯同,就被委派参加了《明史》的编撰。

从以上我们能够看出,对于《明史》《方伎传》中“张三丰”这样独特的各方传说人物,在编纂《明史》时是有着较为可靠查证线索条件的。也因此,对于《明史》中“张三丰”之结论,乃是集各个省域博学鸿儒一致参与得出的结论,《明史》“张三丰”之肯定结论就是:“或言三丰金时人,元初与刘秉忠同师,后学道于鹿邑之太清宫,然皆不可考。天顺三年,英宗赐诰,赠为通微显化真人,终莫测其存亡也”。

《明史》的张三丰这个结论及其最末句“终莫测其存亡也”。其实是在刻意明确张三丰其人,连其大致的生活朝代,在当时各方条件具备下却都无法考证确知。从而为后世考证产生正常的疑问,疑问就是在这样情况下,此《明史》中的张三丰“辽东懿州人”又从何说起?这就是此《明史》张三丰传中以极肯定语气下此结论的目的所在。目的就是以最末句来否定开篇“辽东懿州人”说法。因为一个连其人生死朝代这大范围时间都“皆不可考”话,那么其人之所谓出生或籍出某地也就必然是不可考的。可见《明史》传中陈述张三丰“辽东懿州人”是假话。而这个假话却又正儿八经的陈述,那就只能理解是使用“假语”“隐语”之原故。

古时“辽东懿州”所领辖地有豪州、同昌、顺安县,灵山县,义州,兴中府。结合张三丰真实身份是朱由梿到日本更名朱舜水。“辽东”即是隐意“人往东走了”,懿州所辖“同昌”隐“建昌”,且《石头记》中有“同昌公主”(第五回);顺安县,灵山县,义州,兴中府也都能牵强附会的隐意顺治难事。‘懿’州与‘抚’州二字则有近意。这就是《明史》编纂者将张三丰隐语“辽东懿州人”的原因所在。

当然《明史》中极肯定语气的结论,同样也是在否定《明史》编纂前后,各地方或有附载于地方府志或个人传记中的“张三丰”身事的先前记载。以此来揭示这些所谓先前记载不过是后人假托伪作而已。实际情况正是这样,“板桥郑”们在“张三峰”及“张三丰”被确信黄宗羲及《明史》将史载后,时间大约是1680年左右。便开始于各方各地假托前朝名人记载,以广泛流传“张三丰”之传说。而这些传说除开出生原籍人名稍有出入外,其神秘故事情节却没有任何矛盾而大致相同。为的就是这些流传彼此互相否定而又能够相互隐语印证一点。这一点就是明建昌延宁王朱由梿之真武事迹。“板桥郑”们固然也考虑到,若没有《明史》这样权威的认定,那么,“张三丰”之传说势必演变为死无对证。故此,在《明史》方伎传中,以鲜为不同于他传的语气方式予以明确结论。其真实目的就在于否定所有诸多流传中明言的张三丰之出生籍地。而所有这些明言的张三丰之出生籍地却又都能隐语集中于建昌朱由梿。

再看《明史》方伎传前序文:“明初,周颠、张三丰之属,踪迹秘幻,莫可测识,而震动天子,要非妄诞取宠者所可几。张中、袁珙,占验奇中。夫事有非常理所能拘者,浅见鲜闻不足道也。医与天文皆世业专官,亦本《周官》遗意。攻其术者,要必博极于古人之书,而会通其理,沈思独诣,参以考验,不为私智自用,乃足以名当世而为后学宗。今录其最异者,作《方伎传》。真人张氏,道家者流,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撮其大略附于篇。”

《明史》方伎传共有二十五人,而在序文这样重要篇段,仅述方伎传位列七,八,九,十者“周颠、张中、张三丰、袁珙”四人。且述“真人张氏,道家者流,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这句话,实在是意有所指的耐人寻味。何为“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一个传记略述中连生死朝代以及何方人氏都明确无法确证的人物,却又在序文重要位置下此结语,岂非咄咄怪事?而出现此咄咄怪事正是故意为之的,目的在于,只有知晓“张三丰”真实身份乃朱由梿之木杨城真武事迹,才能够体会编纂者此结语之用意。也才能够解释此所语“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实在是毫不为过。

因为正是朱由梿组织的木杨城战,才使得清廷有所收敛。使清廷清醒认识到,只是因为明遗间互相争斗才得以让其可乘。清廷只有诚善对待天下人,才能够稳固其统治。从此使得明遗得已被清廷更多的重用重视。这就是“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这句话真实意涵所在。除开此原因,还有何人何事能够担与此重?

与方伎传序文似不相匹配的是,张三丰传较之其他之篇幅要显得略少。实则《明史》方伎传中,列‘七,八,九,十,十一位’者“周颠、张中、张三丰、袁珙,子忠彻”五人传记,均是《明史》方伎传中杜撰之人名。此五人均是为在隐意旁证朱由梿之事。方伎传在前述“滑寿葛乾孙吕复倪维德周汉卿王履”六位传记后,以“自滑寿以下五人,皆生于元,至明初始卒。”之语捆结。意在提醒以下“周颠张中张三丰袁珙(子忠彻)”五位传记之人,亦有捆结之处。

周颠,建昌人,虽南昌永修彼时亦谓之建昌。张中,临川人。袁珙,原系南昌人,后徙居鄞乡。袁子忠彻。五人顺序中张三丰前二后二人均与江西“昌”有联结,意在隐意张三丰之籍属。此五人传记多隐意朱由梿,因是隐意,就不赘述。在朱氏所作《金瓶梅》中也有‘袁石公’序言,因此,“板桥郑”们将“周,张,袁”等姓氏均可隐语“朱”姓。则“袁子忠彻”千丝万缕地联上“张子忠彻”。而福建邵武之《张氏宗谱》中则有“张子冲,张子林,张子忠”系三兄弟记载。为着更明确地将“张子冲”与“张三丰”划上等号。“板桥郑”们即在以吕熊之名所著《仙女外史》中,明确叙述:“虽访不着建文帝,却访得个异人,姓张,乃龙虎山张道陵天师第二十七代嫡孙,名子冲,号涵虚羽士。疑便是张三丰。”

而《仙女外史》作者吕熊,“生卒年均不详。约清圣祖康熙十三年前后在世。康熙四十年,往见刘廷玑于江西学使任。四十一年,客于江西学使署。四十七年,陈弈禧补江西南安守,遇熊于淮南,延之修郡乘。其他事迹不详。熊平生学问,皆寄托于女仙外史一书。全书凡一百回,衍明唐赛儿妖异事”。显然吕熊乃是“板桥郑”化名之作。在《仙女外史》开篇即陈述题旨说:“女仙,唐赛儿也,就是月殿嫦娥降世,当燕王兵下南都之日,赛儿起兵勤王,尊奉建文皇帝位号二十馀年。而今叙他的事,有乖於正史,故曰《女仙外史》”。

前朝两百余年前之事,何能巨篇曰“史”?。《仙女外史》显然系隐语朱由梿木杨城事。此也是书中叙有“张子冲,疑便是张三丰”之原因所在。朱由梿世人传之仙去,自喻“娥皇女英”。自南明永历被杀也仍尊奉南明永历正朔至己身殁恰二十一年。

综上所述推论,《明史》张三丰传记载之目的,不在于明确张三丰之存亡年代及其籍属地,恰恰相反而是在于否定世传各地所有张三丰之存亡年代及籍属地。且明确真有其人“而世蒙恩泽,其事迹关当代典故。”。《明史》记载之最终目的就在于告知世人,此传记是隐语记载,确定张三丰其人需结合其他世传隐语传说。这就是《明史》记载张三丰传之目的所在。

在有关张三丰的出生地二十几种传说中,恰恰就有一种“羊城人”的鲜见说法。而前面文章已经知道,朱由梿道名朱云阳。曾在《星平会海》卷首序文的末属有两种署名,一为‘洪羊城汝川门人云阳朱命拜撰’,一为署名‘洪都羊城汝川门人云阳朱会龙拜撰’,这里“羊城”已经被推论证明是隐意建昌。而首说“羊城人”者乃见之万历年间江西泰和人郭子章所著《黔记》。郭子章所著《黔记》记载“张三丰,闽县人。”,“又云,羊城人。”。当然,此记载同样无法排除后世伪托之作的疑问。只是这样一个后世伪托之作,却恰恰可能为诸多隐语所指向而确定归属。这就是,郭子章《黔记》中“羊城人”这样一个鲜为说法其意义所在。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45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