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7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0 19:45

揭秘张三丰《三》



yztydq 发表在 江西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1-1.html


揭秘张三丰《三》 (2013-10-06 18:07)

邵武《张氏宗谱》意在佐证“张三丰”真身朱由梿
邵武《张氏宗谱》记载修于清末,民国初重修。从刻印版本能够看出,版刻工艺精致,谱牒内容清晰,记载结构亦极细致严谨。《张氏宗谱》档次显然有别于一般族谱,显示出此非比一般,确系真品无疑。只是这样一件宗谱却出自一个僻静小山间,而又未闻该族近代辈出何许闻人。此于宗谱实是疑问。
其实,知道宗谱中“张子冲”即是江西建昌(今南城县)明延宁王朱由梿真实身份,以及其后人“板桥郑”们的作为,就不会对此僻静山村宗谱何以制作如此精良会有困惑了。此《张氏宗谱》之所以世代隐藏僻静山村,正是此宗谱修撰初衷之所在。目的就在于避免外在信息侵蚀,从而保持此谱修撰之原貌,以备后世查阅佐证。而所需被佐证的正是此宗谱中“张子冲”的真实身份朱由梿。佐证“板桥郑”们广为世传的“张三丰”实乃明延宁王朱由梿,是此《张氏宗谱》的目的所在。因为持有此谱者,是朱由梿后裔。这就是张三丰虽然名传天下数百年,亦即便邵武地方官修府志予于记载,而近在咫尺的本乡甚至是本族许多人都未能知晓的原因所在。因为考虑到有开谱可能导致扩散问题,初修撰者再口述些形象不佳之典故警讯后人,则本族少有知晓张子冲仙人者也就讳言启齿了。这样就能达成完好的保持宗谱初撰时原貌的目的。当然,此《张氏宗谱》中所佐证的信息,因为木杨城战事缘故,一如朱由梿其他隐语信息一样,使用了隐语。也就是宗谱是真实无伪造之虞,但其中内容实为隐意。
那么为什么这里会有朱由梿后人呢?这是因为明延宁王朱由梿在逃离建昌后曾经长期居此地。回看历史1645年六七月间,江西建昌被清军占据。建昌明益王府人逃亡。而延宁郡王朱由梿在1644年崇祯自缢京城失陷即有开始准备后路。再看江西经建昌往福建独有三个关隘通道。南丰县建宁县之甘家隘与黎川县光泽县之杉关相较黄土隘而言要为平坦些,进入闽境离水路也近,更为大部官军重视。而经黎川熊村与邵武金坑之黄土隘进入闽境山路则更为崎岖险峻,官军相对会少,适宜掩藏。且金坑至黎川路程快则不过一两日时间,黎川与建昌水路极近。方便作为后方隐蔽基地。因此,在朱由梿逃离建昌后,即退往行走山间,这点在前文解释《石头记》中有隐语叙述。现在从此宗谱看,朱由梿正是行走于此一带赣闽山区,而其家眷也就被安排隐居于邵武金坑和平一带。这个从宗谱记载里可以解读出。这就是为什么邵武金坑和平一带会留下朱由梿后人的原因。关于这个论断,还可以从朱由梿曾孙吴敬梓的《移家赋》里得到佐证。吴敬梓的《移家赋》述“绍绝学于关闽,问心源于邹鲁”,这个“绝学”当是指武学。也即,朱由梿确乎在此修炼武学,继而在木杨城战一展真武神姿。

了解了以上情况,我们再看《张氏宗谱》已介绍内容所隐含信息与朱由梿隐意洽和的情况。
1,:宗谱记载该族源流:“该支张氏族系汉张良之后,居河南省清河,故以清河为郡。传至隋代迁广东省曲江,隋末世乱,父子携家眷并家兵数百并姻亲毕氏,先居江西抚州,后徙居福建邵武五台山后称道峰山,后又居和平万寿山后称下神桥天目山。故称清河之苗裔,曲江之源流。”
隐意:“清河之苗裔,曲江之源流”。清河于开皇六年(586)年改武城县名为清河县,历史上多次发生举世闻名事件,故有“风云之邦”称谓。“曲江”隐语不(直通)顺之江,即指清顺治皇帝遭遇建昌旴江木杨城战。“苗裔”说法则意味深长,在吴敬梓《儒林外史》中有“苗裔战斗情节”。“父子携家眷并家兵数百并姻亲毕氏”,可见此族家业非比寻常,特附注的“毕氏”即隐指清顺治皇帝。在建昌有座毕姑山,清南城籍寓居金陵人宁楷曾作《毕姑山记》被建昌府志收录。再明言自江西抚州迁徙。而宗谱中“邵武五台山后称道峰山”的称谓则叫人匪夷所思。因为“五台山”名是由古老结晶岩构成,北部切割深峻,五峰耸立,峰顶平坦如台,故称“五台”。此名用现在话讲就是有一定地理标志意义,是因为有着特定地形特征才会致有此名,而邵武道峰山根本不具此特征。这也是宗谱记载“五台山后称道峰山”之原因所在。而五台山在朱由梿隐语系统内是有特定含义的。“天目山”则是流传张三丰乃天目人的又一疑云旁证。

2,:《张氏宗谱》中“初修宗谱旧序”述:“前代谱册于元末明初累遭兵燹,谱谍已成蠢简残编,幸先辈遗有手录,未经梨枣,至源旺公重录成本流传。”道明修谱源由。查该宗谱“源旺公”为字序中的第十二代,生于明万历己亥年[万历二十七年,1599]。
宗谱“正字名派”列载字序 :“涧福曾京柏,玄六亿汝永,立源仕日明,礼行让惟传,忠恩光长远,家道有义方,文章启华国,益世日自荣昌”共四十字派。
隐意:这里字序中的第十二代“源旺公”重录成本,有特定隐意。“源旺公”即是隐意朱由梿。朱由梿是朱元璋第十二世孙。石头记中有人物十二正册。不知是否有查看之误,这里字派中实有四十一字,有两个“日”字,以该宗谱本就使用隐意旁证作用而言,宗谱绝无印错可能。若是双“日”则可隐指“元阳”朱由梿(字元育,号云阳),也可隐指不共天日。
“源旺公”生于1599年,而朱由梿(舜水)生于1600年逝于1682年。看似记载对不上年份,实则恰恰符合朱由梿几乎所有信息全赖隐语之故,此为“长一岁”意。与陈王廷生于1600年殁于1680年,意为“短两岁”。而明史则名定“张三丰”。在这三份最具考证内家太极拳源流证据里,合为长短,有旁证长短不齐之意。此有洽和“浙中三毛”毛奇龄,毛先舒,毛际可之意。毛先舒,毛际可二人当为杜撰,毛奇龄为朱由梿子化名,毛奇龄又与杜撰之毛万龄名合称“江东二毛”。记载中“江东二毛”其年龄大小无法分别。“张三丰”与“张三峰”似与其洽和。这也是造成“江东二毛”乱象疑云之缘故。即“江东二毛”“浙中三毛”意在引导“张三丰”多个用名解。

3,:宗谱中关于张子冲篇下记载:“子冲,绍定公长子,生於宋景定甲子五年[1264]。公后去红尘,於翠云庵修炼,数载突然白日升天,脱凡于旧市圩尾神仙桥。至大元至正甲辰敕封三封忠孝神仙。妣黄氏生於宋咸熙丙寅二年,殁失考,葬井裹窠。生子一。”
其妻生于咸熙丙寅二年,应是刻印之错,是咸淳二年,咸淳元年[1265年]为乙丑,咸淳二年为丙寅 [1266年]。(邵武考略语)
隐意:为着将张子冲与张三丰明确联系起来,此即直接明言“三封”。同样的流传“武阳峰,翠云峰,留仙峰”这三个山名很容易联想隐意朱由梿,则与“张三峰”易直接联系。再加吕熊所著的《女仙外史》:“虽访不着建文帝,却访得个异人,姓张,乃龙虎山张道陵天师第二十七代嫡孙,名子冲,号涵虚羽士。疑便是张三丰。”也是同理。至于为什么宗谱不直接写明张三丰,一是为防范风险。二是张三丰本也只是化名,若确记于宗谱则有丧失隐语旁证之虞。
“妣黄氏生於宋咸熙丙寅二年”非刻印错误。“咸熙”这个年号实际不存在。从字形看“熙”与“淳”刻字不易混淆。前述此宗谱乃重要隐语旁证作用,故而在书写“张子冲”条时,必然仔细查验,断无书写错误可能。“咸熙”不存在之年号,一则隐语此张子冲妻本不存在。二则“咸熙”隐语“无清熙”。在《石头记》中王熙凤实指清顺治皇帝。

4,:家谱中记载着:“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第五世”和与之对应的:“八二—绍定—子冲—五十—涧公”。并详细载有:“绍定公大常迁居四十二都坑池而立家焉,市街董家坪壬山丙向生三子:子冲、子林、子忠。”还载有:“绍定公长子生于宋景定甲子五年,子冲公之子生于宋景炎戊寅年,殁于元贞丙申年三月十一日申时。”
隐语:绍定公隐语朱由梿之父朱常迁(加三点水),以“大常迁居”和之对应。“子冲、子林、子忠”隐语似林冲武艺。张子冲生于宋景定甲子五年(1264年),子冲公之子“五十”生于宋景炎戊寅年(1278年)而假若说其妻生于咸熙丙寅二年,是刻印之错,而为咸淳丙寅二年[1266年)话,则张子冲生子时其夫妻二人分别只有十五虚岁和十三虚岁。这么小之年龄实在不合乎常情。张子冲生子“五十”时年龄十五岁当隐语《石头记》十五人名册。而子冲公子“五十”殁于元贞丙申年(1996年)三月十一日申时。”其一隐意殁于猴年猴时。二则隐意顺治十八年。

因为此宗谱的内容显得严谨细致,为使得后人不至弄假成真,而失去隐意旁证作用。故此在宗谱中又于特殊条文故意矛盾叙述。为的就是显示需要隐语作用。同样的道理,在《张氏宗谱》故里,武阳峰山上明朝的摩崖石刻:“南宋绍兴四年(1135年)张子冲在翠云庵念经。”的记载与宗谱张子冲出生时间矛盾,也是为着宗谱制造矛盾疑云。其目的与“板桥郑”们流传的朱由梿其他隐语手法相一贯。那就是让这些广为流传隐语之间既彼此互相矛盾又共同指向朱由梿一点。
在《张家族谱》中记载,张子冲年轻时被县令以异人械押京师。这样的情节与洪洞大槐树流传的《女英起解》隐指朱由梿相似。和平北胜寺即隐指木杨城胜战。武阳峰山上的摩崖石刻:南宋绍兴四年(1135年)张子冲在翠云庵念经。 以及子冲公母亲墓志碑碑文等都应该具有隐语意义。
在离《张氏宗谱》和平磡下村不远的邵武金坑乡,有一名曰“风雨桥”亭,建于溪北侧陆地。是一座旱桥亭,当属罕有,实“旱”字隐语朱由梿(云阳)。金坑乡有一九级厅建筑,规模宏大,厅内的两根大梁柱是用槠树挖空中心而成。为什么要把好好木料掏空呢,这在当地是一个谜。确实明显地这样做法显得毫无道理,必然隐有深意,实际上这栋建筑正是与朱由梿有关,显然系其后人所为。两根“槠树”挖空中心寓意“去掉‘言’和‘又’”,去掉‘言’即不能言也即“隐语”意思;两根树木即隐意“又又”谐音“由梿”。在朱由梿隐语系统中树木均指“朱”。因此两根“槠树”挖空中心隐意就是“隐语朱由梿”。

由于朱由梿(张三丰)木杨城战的真武事迹,其后人“板桥郑”及其他各方文人流传其真武之事极为众多。但各地具有实质传说佐证者,当以朱由梿(张三丰)居住地福建邵武和建昌以及武当山为最。《太和山志》记载“武当”的含义源于“非真武不足当之”,意谓武当乃中国道教敬奉的“玄天真武大帝”(亦称真武帝)的发迹圣地。而何以谓“非真武不足当之”?街市之内固然非是,两军对垒者胜负往来亦不足算,只有力量对比悬殊,以单人之力,于两军阵中重伤对方主帅皇帝于千军万马中,这才可谓“真武”。这样历史情形除开朱由梿(张三丰)外,可谓旷古未有,这就是“非真武不足当之”的含义所在。福建邵武则确是朱由梿(张三丰)十余年修炼真武绝学之所在。
注:《张氏宗谱》资料来源刘立身 叶芬 柯永荣《张三丰福建*邵武考略》一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10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