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62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1 15:44

蒋介石三次“引退”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以退为进,初次“引退”

  1927年8月14日,南京和上海等地的报纸赫然刊出蒋介石“下野”的
消息。这位权倾沪宁、煊赫一时的“总司令”,刚遨游上海回到南京不久,
为什么在戎马倥偬之际,突然“卸甲”呢?正当人们议论纷纷时,8月16日
上海《申报》刊出《蒋中正下野之经过》一一,系记者采访“总参议”张岳
军的谈话,说“此次最近战事,一方对北,一方虑及武汉。奉之对冯,宁之
对鲁,汉之对宁,适成犄角之势。故蒋自前线归来,默察大势,内省诸躬,
为党之团结及政府前途计,决心下野”。张的一席之谈,无非想为蒋介石的
下野作一番辩解。但也难免道出了一些真情。
  1927年七八月间的形势确实对蒋介石有些不利:这年4月14日,蒋介
石另立中国国民党中央,18 日在南京又成立国民政府,与武汉汪精卫为首的
国民政府分庭抗礼。5月,蒋介  
  石调集军队过江北伐,与冯玉祥会盟徐州。就在这时,汪精卫在武汉通
电表示要蒋介石“下野”,否则将予军事讨伐。6月23日,唐生智在汉口召
集军事会议,决定举兵东下进窥南京。27日,蒋介石急忙下令从徐州前线抽
调主力分别到皖赣一线和浙江一线防堵武汉的“东征军”,致使徐州前线兵
力空虚。直系军阀孙传芳和山东张宗昌联合,率直鲁联军组织反攻,夺回徐
州。蒋介石亲到徐州前线督战,仍频频失利,大军沿津浦线往南溃退,旬日
之间两淮尽失。而唐生智又以“东征军总指挥”名义,连续通电要蒋介石“下
野”。政局就如张岳军所说“适成犄角之势”,对蒋介石很是不利。
  8月6日,蒋介石从津浦路前线回到南京,随即搬到东郊汤山别墅,和
何应钦、陈布雷等一班人商量对策。蒋介石的客厅里整日气氛沉闷,在一次
又一次分析北、西两线形势后,何应钦和陈布雷等都认为,要摆脱困境,关
键要看掌握百里江防的李宗仁和白崇禧的态度。如果李、白态度暧昧,则“总
司令”别无他路,唯有“下野”。蒋介石经数天的优虑后,沮丧地说:速电
在芜湖的李宗仁到汤山来,同时嘱陈布雷赶紧拟就一张“引退”文告。
  8月11日,李宗仁从芜湖回到南京,“就掉转车头,向汤山疾驰而去”。
据《李宗仁回忆录》说:一见面,蒋就对李说,“这次徐州战役,没有听你
的话,吃了大亏,我现在决心下野了!”
  李闻言,吃惊他说:“胜败兵家常事,为什么要下野呢?”
  蒋仍摇头说:“你不知道内幕,情形复杂得很。”
  蒋介石叫李宗仁到南京的目的不是商讨军事,是摸李的底;李知道蒋在
摸底,所以一面劝蒋不可下野,一面说:“现在津浦线上,我军已溃不成军,
局势十分紧张。敌人已逼近蚌埠,旦夕之间即可到达浦口,威胁首都,武汉
方面又派兵东进。……”蒋介石一听李的言下之意,确是有点“暧昧”,随
即拿出一张拟好的文告交给李宗仁。李宗仁拿了文告后即下楼和何应钦等一
班人见面。这时何应钦、李宗仁、陈布雷、戴传贤、陈铭枢等许多文臣武将
又紧张地议论开了,议题逐渐从蒋的去留问题转到对文告内容的推敲。12
日,蒋介石在汤山召集党、政、军要员会议,嘱把文告电达武汉汪精卫,上
海胡汉民等,并把军、政大权交何应钦、李宗仁等负责。蒋即于当晚7时乘
火车去上海,次日转去奉化,身边仅带12个卫士。

  蒋介石的“下野”文告洋洋千余言,一面表露其北伐和清党之“大功”,
一面把武汉政权与之对立之责任推在中国共产党和鲍罗廷身上。文告最后
说:“中正复有何求,今既疚戾于一身,即应自劾而归去,解除职权,以谢
天下。”因文告预先拟就,所署日期是8月8日。
  蒋介石一下野,武汉方面就失去了“东征”之口舌。当“下野”文告电
达武汉后,汪精卫于15日“有十万火急电,由九江拍至南京,请李宗仁、何
应钦、白崇禧等速到九江会议”。8月22日,李宗仁等代表南京方面与武汉
方面的汪精卫、谭延闿、孙科等在九江庐山会议,双方取得妥协,缓住了唐
生智的“东征军”。李宗仁回到南京后,与何应钦、白崇禧等于8月26日至
30日的五天时间内,在龙潭全歼孙传芳渡江的11个师,扭转了危局。9月间,
宁汉沪三方代表在南京开会,联合组成了一个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
改组了南京“国民政府”。接着,桂系又联合西山会议派迫汪精卫“下野”。
10月,李宗仁挥师西进,将唐生智部击溃,唐部10多万军队尽为桂系收编。
  正当桂系势力在南京、武汉日益膨胀之际,蒋介石从溪口到了日本,与
日本政界人士广泛接触,尤其与日本首相田中义一进行长时间“恳谈”,取
得“谅解”“11月10日,蒋介石从日本回到上海,恰逢汪精卫从广州到上
海联络组织力量,遂抓住时机串通一气,互相支持,相约同时复职。12月3
日,蒋介石支持汪精卫反对南京“特别委员会”,汪精卫力推蒋介石复职。
北方的冯玉祥和阎锡山想对张作霖作战,也主张蒋复职。何应钦则要蒋出来
“主持军事”。这样,预备会议顺利通过了蒋介石复职的议题,并决定由蒋
来负责筹备二届四中全会,南京的“特别委员会”当即解体,胡汉民、孙科
等一班人被迫“出洋”。12月11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广州起义爆发,桂
系借机攻击汪精卫等对广州起义负有责任,蒋介石鉴于复职的目的已经达
到,立即参与劾汪。汪精卫也被逐“出洋”。蒋介石于1月4日从上海抵达
南京“主持大计”,9日正式通电就“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接着又担任
了军事委员会主席、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等拥有实权的职务。

   内外交迫,再次“引退”

  1930年胡汉民出任立法院长,蒋介石未经立法院通过,与日本签订了《关
税协定》,因而胡对蒋不满。蒋又擅自公布《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胡更
不满。1931年初,蒋介石坚持要召开“国民会议”,另制《训政约法》,胡
汉民认为“总理之建国大纲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宣言中之对内政纲,较
任何约法都完备,无需再作出钦定式之约法”。蒋听此言甚为恼火。2月26
日,他派人给胡汉民送去一个请柬,约28日于总司令部晚餐。28日晚胡开
完会到达司令部,不见有宴,只见首都警察厅长吴思豫一人坐在那里。不久
蒋介石出来相见,两人发生争执,蒋即下令将胡汉民软禁,后送去汤山。
  胡案发生后,国民党内部矛盾尖锐起来,粤派要人纷纷离开南京去广州,
有孙科、古应芬、王宠惠、刘纪文等。汪精卫和邹鲁乘机活动指责蒋介石。4
月30日,邓泽如、林森、肖佛成、古应芬囚监委正式提出“弹劾”案,要蒋
介石“下野”。蒋被迫向中央监委“自请查办”。在两广方面,陈济棠、陈
策、李宗仁、张发奎等相继通电响应,要蒋介石在48小时内“下野”。而南
京方面以何应钦为首,发出“忠告陈济棠”之通电,进行对抗。5月27日,
汪精卫、孙科、邹鲁等于广州成立“中国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非常会议”,
发表宣言,指责南京之“党部为个人势力所劫持,实无存在之价值”。当晚
又在广州另立“国民政府”。28日,在广东省政府二楼举行“国民政府”成
立典礼,又在燕塘阅兵,分别组成“国民革命军第一、第四两个集团军,陈
济棠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双方剑拔弩张。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南京的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以及各中等学
校学生纷纷集会、游行示威,通电全国,要求蒋介石出兵抗日。9月28日,
学生冒雨到丁家桥国民党中央党部请愿,蒋介石被迫出来“接见”。 11月
24日,全国各地到南京请愿的学生5千多人到中央党部请愿,蒋介石对他们
说:“如三个月内不出兵,砍蒋某之头,以谢国人。”学生们不信他的话次
日在国民政府的大门前悬挂一口大钟,不时敲打,以示警告。蒋介石被迫“手
书”答应学生“抗日”。    
  在学生要求抗日的同时,各省响应东北马占山的抗日运动,纷纷指责蒋
介石,要求出兵抗日。蒋介石内外交困,终于“软”了下来。蒋先派陈铭枢
携亲笔信去上海说项,又派蔡元培、张继陪陈去香港与粤方会晤。9月28日
和29日,粤方之汪精卫、孙科等与陈铭枢等会谈于香港,议定由蒋介石先发
一通电,“为时局危机引咎,并声明议定统一政府办法时,即行下野”。接
着双方在广州退思园开会,粤方坚持“须蒋先下野而后开和平会议”。蒋方
代表向南京请示,蒋复电表示只要粤方要人到南京,当即“通电下野”。10
月初陈铭枢返沪,由陈任京沪卫戍总司令兼淤沪警备司令,调十九路军进驻
沪宁卫戍,保证粤方要人安全。10月24日,粤方要人与蒋介石在上海戈登
路伍朝枢宅举行会议,前后开了七次,经过反复讨价还价,于11 月7日达
成协议,改组国民党中央党部及南京国民政府,俟改组后,广州国民政府当
即取消。12月15日,蒋介石在各方压力之下被迫宣布下野,辞去国民政府
主席、行政院院长及陆海空军总司令等职。26日,南京国民政府改组为合议
制,由林森任国民政府主席,孙科为行政院院长,张继为立法院院长,伍朝
枢为司法院院长,戴传贤为考试院院长,于右任为监察院院长。蒋介石虽然
下野,仍是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常委。蒋在下野前已布置亲信,控制了军队
等要害部门。        
  蒋介石下野后,国民党内部各派系争权攘利并未停止下来,在广州出现
了“国民党中央党部西南执行部”和“西南政务委员会”等机构。陈济棠倡
议“西南五省大团结”,何成濬又发起“九省联防”,张学良、阎锡山、冯
玉祥等也在筹划“北方六省大联合”。国民党四分五裂。1932年1月4日,
孙科迫于形势,辞去行政院院长职务,南京政权出现危机,亲蒋派乘机提出
“请蒋介石到南京主持中央政治会议”之动议,当即得到通过。2月21日,
蒋介石回到南京。3月6日被推举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兼军事参谋部参
谋长。

   三次“引退”,全盘失败

  1948年底,东北、华北全境解放,华中、华东的长江以北地区均为解放
军占领,蒋家玉朝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蒋介石不但为中国人民所唾弃,连
美国政府也对他不满。    
  早在1948年10月,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就向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建议,
“劝告蒋委员长退休”,让有前途的其他国民党领袖人物上台执政。11月16
日孙科接任行政院长,美国大使司徒雷登遣其亲信傅径波去见孙科,表示美
国之态度,“欲实现国共和议,非蒋介石去职不可”。美国的态度使蒋介石
非常着急,他立即派夫人宋美龄飞往美国访晤美国总统杜鲁门,要求“支持”。      
但未得结果。12月24日,拥兵50万的“华中剿总司令”白崇禧在武汉通电
提出“国共双方立即停止军事行动”和蒋介石“下野”等要求;紧接着李宗
仁与甘乃光等又提出五项和议主张:1.蒋介石下野;2.释放政治犯;3.言论
集会自由;4.两军各后撤30里;5.划上海为特别市,作为和谈地点。接着河
南、湖南、湖北、广西四省相继通电主和,并要蒋介石下野。除夕日,蒋介
石邀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征询意见,除谷正纲等少数几人外,其余一致认为
蒋是和谈的主要障碍,应当去职。蒋介石深知这不仅是同僚们的意见,就是
美国政府也对他打问号了。遂于1949年1月1日发表《元旦文告》,说“只
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
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则个人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
国民公意是从”。1949年1月8日,    
  蒋介石嘱外交部长吴铁城以《和谈决议》通知美、英、苏、法四国驻华       
大使,请其协助完成和谈,均遭拒绝。9日,蒋介石一面派张群、黄绍竑去
武汉和长沙,听取白崇禧和程潜的意见,一面调整南方各省之党政军要员,
安排后路。18日,任命陈诚为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彭孟缉
为副总司令。19日任命朱绍良为福建省政府主席,方天为江西省政府主席,
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张群为重庆绥靖主任,余汉谋为广州绥靖主任,        
薛岳为广东省政府主席,蒋经国为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主任。蒋介石既不能打
下去,又没有“和谈”之可能,只得于1月21日“引退”。1月21日下午4
时,蒋介石乘飞机到杭州,次日到溪口。蒋经国在他写的回忆录《风雨中的
宁静》一书中说:“父亲引退,离开南京,临行时候,曾到紫金山国父陵寝
谒别。当天晚上到达杭州,就住在览桥空军军官学校,那时父亲的心情当然
显得十分沉重。”
     陆仰渊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30 18:17
见过天天骂人民愚昧有奴性,需要他训政教化的,会受到人民支持的吗,他自身就看不起人民,不相信人民,怎么可能会组织人民,动员人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974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