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1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3 14:26

蒋家王朝的“内廷”——侍从室(下)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侍从室与特务情报活动

  蒋介石为了巩固其独裁统治,一向重视情报业务和发展特工组织。早在
内战期间,蒋就苦心经营了CC和复兴社两大特务组织。侍从室改组以后,蒋
又通过侍从室把这两个特务组织直接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两个特务组织送给
蒋的密报文件,按其内容性质,由侍一、侍二两处分别处理。即:关于“中
统局”的情报,直接封送给侍二处第四组处理;关于“军统局”的一般情报,
如对蒋军军官的贪污腐化和私生活等项的密报,均用戴笠的名义分类列表,
封送给侍一处第二组处理。其它涉及到政治、经济方面的情报,则由戴笠先
送侍二处,经陈布雷以及第四组组长陈方阅后,会同侍一处研究处理。如国
民党政府于1937年12月从南京撤退到武汉后,蒋介石就安排去四川的退路,
当时四川各派军阀勾心斗角,政局动荡不定。蒋介石就通过戴笠的特务组织
搜集四川军阀内部的情报,以便采取措施控制川局。1938年3月中旬,侍从
室一、二两处根据戴笠的汇报情况,整理了一份四川军阀活动情况的调查材
料,其内容包括各派军阀之分析及其动向,各军政首领对蒋的态度与企图等,
成了蒋制订对策的重要依据。    
  侍从室特务情报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是对国民党高级官员的政治动向
进行监视。国民党的上层,是一个尔虞我诈、争权守利的角逐场所。蒋介石
与他的部属,即使是对他的嫡党嫡系,也无绝对信任可言,常常要通过侍从
室的情报活动进行监视和控制。 1940年初,陈布雷即在侍二处第四组秘密
设立“经济情报组”,利用经济情报人员,对那些被认为不甚可靠的高级官
员或封疆大吏进行监视。例如,陈布雷和张治中虽同属蒋的嫡党,但由于张
治中政治态度比较进步,曾数次访问延安,同中共领导人较为接近,因此被
陈布雷视为“不放心的人物”,加以提防。1943年6月,被陈设法安插在三
青团中央团部任财务组长的魏锡熙,奉陈的秘密指示,对当时任三青团中央
干事会书记长的张治中进行监视。陈要求把张在三青团的政治性经费开支,
以及各项专款和私人机密费等情报,及时报送经济情报组。魏锡熙接受任务
后,曾积极活动,多方搜集材料。密将发展三青团组织,建立各地青年馆,
召开三青团全国代表大会等经费预算、工作计划、开支情况及张的特支费等
情报,及时报送经济情报组,以供陈布雷了解张治中在三青团的政治动向。
抗战胜利后不久,新疆伊犁、塔城、阿山三区爆发了民族武装革命,蒋任命
张治中为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省政府主席,并授其处理新疆问题全权。此时,
陈又密瞩随张赴新疆担任省政府会计长的魏锡熙一如既往,随时报送有关张
的政治性的经济情报。魏先后将统一新疆全省币制、三区民族军粮饷、张治
中视察伊犁和南疆的开支、张治中赠送各民族头目的犒赏以及他的机密费等
情报,详细报送经济情报组,直到1947年9月张治中离开新疆时止。陈布雷
虽然是张治中在侍从室期间“最好的一位朋友”,但他作为侍从室二处主任,
还是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任用亲信与恩威并施

  侍从室既然是蒋家王朝的内廷,那么,蒋介石对内廷臣僚的任用,当然
要极端注重了。特别是侍二组和侍四组这样的核心幕僚机构,其工作人员都
是蒋亲自挑选。他首先考虑的是,此人是否为黄埔军校出身,或是否在统治
集团中服务年限深久;更重要的是还要看什么人保荐。然后,还要凭他自己
的经验,召见来人,亲自观察,特别注意来人的仪表精神,他认为满意,才
做最后决定。用蒋自己的话来说:“确信万无一失者方可任用!”所谓“万
无一失”,就是对蒋忠心耿耿,绝对可靠,此外都是次要的。即使道德败坏,
声名狼藉,蒋也在所不计。两次担任侍一处主任的钱大钧便是一例。此人一
贯好色贪财,多次贪污渎职。在担任蒋的保定行营主任以后,更是一味荒淫
享乐,在北平、保定两处均置有最豪华的私宅。他特别贪爱钱财,常以馈送
河北各将领为由,开支特别费,仅此一项即贪污1O余万元。保定行营的一些
人将“钱大钩”三字颠倒,将“钧”改为“钩”,讽之为“钩大钱”。蒋介
石对钱的为人并非不知,但侍从室改组时,还是任命钱为侍一处主任。原因
就在于他是蒋的嫡系,善于投蒋所好,俯首听命。
  蒋介石对其侍从室人员不但严格挑选,而且精心驾驭。对比侍一处和侍
二处骨干人员的任免情况,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显著差别:侍一处人员更替频
繁,一般任期1至2年,最短的只有3个月。而侍二处人员比较稳定,特别
是侍二处主任陈布雷“十年一贯制”,从未更换。个中秘密,不难猜测:在
那狼烟四起的年代,侍一处主管军事,对内联系军委会内各部会,对外联系
各战区发布蒋的军令,因此,一处的主管不但必须是亲信,而且不能有常员,
否则,就会有人籍此培植自己的势力,而蒋就有被越殂代庖、给人架空的危
险。所以,一处主任之职经常变动,就是必然的了。
  蒋介石驾驭侍从室的另一手是恩威并施。恩,就是不但在侍从室任职期
间给以优厚的待遇,而且离开侍从室的时候,凭蒋的一句话,就可以提升一、
两级任用,表示蒋对其内廷臣仆的特殊恩宠,使他们对蒋感恩图报。威,就
是对其部下严加督责,使其尽职尽忠,不使稍有懈怠。有一次,工兵学校请
蒋颁示训词,钱大钧命人拟就,呈蒋审阅,蒋见文字草率幼稚,大为不满,
援笔批曰:“此等文字,尚不够中学生程度,何得率为转呈!”另一次,某
战区送上一大厚本作战计划,当时任侍一处主任的张治中马上签了字,呈了
上去。蒋却在后面批了一大段话,大意说:“这样一厚本给我看,究竟你们
是我的参谋,还是我是你们的参谋?”对张治中的“疏忽”将了一军。蒋是
经常以“威”的一手督责下属为他勤勉服务的。

揣摩迎合——侍从室办事之要诀

  幕僚们谁不知道,蒋介石肚子里对人、对事是有一本细帐的,总是把嫡
系视作亲信,杂牌目为异己。幕僚们处理请托之前,总是首先要弄清请托者
与蒋的亲疏关系,然后分别处置。遇有弄不清某些人与蒋的关系,或蒋喜怒
不定、难以捉摸时,就干脆不拟初步意见,用“呈核”二字,听蒋自行裁决。
蒋自会独出心裁,凭自己的意志处理一切。
  蒋审阅文件有一个习惯,经常批一“阅”字。有时用红蓝铅笔,有时用
毛笔,字迹潦草时,竟把“阅”字画成弯弯曲曲,恰似蠕动着的蚯蚓一般,
后面向来是不签名的,看惯了的人,一望而知是蒋的亲笔。然而同是蒋的亲
笔,幕僚们却能揣摩出不同的涵义。最普通的情况是一“阅”字了之,归档
存查;一种情况是蒋从中采取部分意见,另外下达“手令”或“指示”,这
样的“阅”字,意味着把文件暂时撂过一边。另一种情况是既不肯定,也不
否定,还在思考,但蒋又故弄玄虚,使人高深莫测,也批一“阅”字。有时
蒋想起来,还向侍从室管档案的人索取重阅,又在上面画上一个爬虫符号。
这许多不同涵义的“阅”字,蒋的幕僚们是善于鉴别的,并能根据不同情况
进行不同处置。如,蒋最不喜欢听人家对他批评的意见,即使是为维护其统
治地位的逆耳忠言,蒋也是不爱听的。1941年6月,冯玉祥在重庆给蒋写过
一封信,向蒋痛陈当前军政积弊,言颇直切,一共用了35张八行信纸,当时
侍二组参谋人员为蒋作了详细提要,并附原信,送蒋核阅,蒋看毕,只批一
“阅”字。于是幕僚们明白,这封信的命运只是“留中”了。
  蒋有时嘴上这样讲,其实心里对于究竟应当怎样办,并未拿定主意。政
治协商会议开会期间,国统区反对蒋介石独裁统治的学潮风起云涌,西南联
大学生走在前面,其它地区学生纷纷响应。蒋曾下令解散西南联大,遣返学
生回籍,由昆明驻军办理。并命陈布雷召集一个小组,主持处理各项问题。
深察蒋介石之心的陈布雷揣度:“蒋是否真的要解散联大,值得进一步研究。”
陈布雷认为,学潮是受共产党鼓动的,若解散联大,则将授共产党鼓动各地
学潮的借口,不是处理问题的上策。于是电告蒋介石,西南联大问题正设法
疏导,请暂缓解散。鉴于联大问题症结,“是在少数职业学生与亲共教授的
煽动与裹胁,而其扩大则由于多数正派教授之冷漠不理”,他们订出下列“疏
导办法”:暗示各教授,最高当局有解散学校及军事接管的筹划,为学校前
途计,大家都要挺身而出疏导学生;通知驻昆明部队,作接管学校的准备;……
如此软硬兼施,多方配合,陈布雷果然瓦解了这次学潮。
  有时蒋嘴上是这样讲,心里想的却是那样办。有一次,侍从室的一个股
长慌忙来见张洽中说:“委员长觉得黄山的防空洞太开大了,问是何人办的,
有人说是我叫军政部办的。委员长说,这还了得!谁叫他开这样大的防空洞?
太浪费,非办他不可!——请主任代我在委员长面前求求情。”精明如张治
中者,岂不知蒋对其部下的这番忠心是很赏识的,处分云云,不过是蒋故作
姿态,沽名钓誉而已。于是,张治中就写了一张条子送给蒋,大意是说:委
员长爱惜人力、物力,是应该的,不过侍从人员对于领袖的安全负有责任,
在这点上,似可予以原谅,免予处分。蒋果然批了一个“阅”字了事。
  侍从室的幕僚们都熟悉,蒋是个爱发脾气的人。在他动怒时说的话,不
必过于认真。他们奉行的对策是:气头上不要硬顶,事过后我行我素。蒋曾
指着他的文武官吏们厉声说:“你们不要当着‘委员长,是一个字纸篓,什
么事都拿给我看,你们一点责任都不肯负担,那不是对待长官及对待自己的
办法,有失政府设官分职的本意!”然而他的下级懂得规律,等待蒋的脾气
发泄完了,还是按老章程办事。有一次蒋出去,看到4个人坐一辆军用三轮
车,内有一人是穿便服的,蒋勃然大怒,即命“把那个人抓来!”侍从副官
奉命去办了,回来报告经过。蒋即批示:“将那个搭三轮车的人枪毙!”副
官把那张批示送张治中看,张在原批后面,加上一批:“此人有无死罪,应
交军法执行总监部依法审讯。”若问张治中何以竟敢如此大胆,原来也是因
他摸透了蒋的脾气,他给军法总监的电话就透露了其中奥秘:“这不过委员
长认为一辆三轮车不能坐4个人,搭车的又是普通人,一时动了气,并非了
不得的事,顶多问问,关几天也就够了。”后来事情果然如此了结。  
  1945年11月底以前,侍从室3个处全部撤销了。侍从室原先的一套业
务,按其性质分别编入国民政府(以后改称“总统府”)参军、文官两处的
机构之内,成立了军务、政务两局。 
   
       吴雨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036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