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2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4 13:54

雪窦寺与蒋介石一家的“佛缘”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闻探秘》
《民国春秋》编辑部



雪窦寺与蒋介石一家的“佛缘”

  在蒋介石的家乡浙江奉化溪口西北的雪窦山上有一座著名古刹,名曰雪
窦资圣禅寺,简称雪窦寺。因宋代仁宗皇帝梦游雪窦山,理宗皇帝御书“应
梦名山”而声名大噪,南宋时被定为“天下禅宗十刹之一”。民国时期,蒋
介石一家信佛,与雪窦寺结下了不解之缘,更使雪窦寺扬名海内外。近年来,
大批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台湾同胞前来游览、拜佛,常有人探问蒋介石一
家与佛教的关系,特别是与雪窦寺的关系。台湾有人称雪窦寺为“蒋氏家庙”,
对雪窦寺的修复给予很大关注,捐资数额居各地之首,四座佛殿有两座为台
湾僧尼所捐造。蒋介石一家与佛教,主要是雪窦寺究竟有哪些关系,现据奉
化志书记载和知情者口述,作如下介绍。  

       禅宗名刹

  雪窦寺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寺志记载:“晋时有尼结庐山顶,名瀑
布院。”唐会昌元年改建山麓。咸通年间毁于兵火,重建后改名瀑布观音院。
景福年间,寺院扩建,成为十方禅院。宋淳化三年(993),建藏经阁,四年
赐御书石刻两部。咸平二年(1000),宋真宗御赐资圣寺额,始称雪窦资圣
禅寺。绍兴二十七年(1158),又毁再建。至道元年(995),宋孝宗敕铸大
钟,“以警晨昏”。元至元二十五年(1289)复毁,越两年修复。明崇祯十
六年(1644),再毁于兵火,清顺治年间重建。“文革”期间又遭毁坏,仅
剩东厢房,1986年重建,现已基本完成,规模空前,扩建了山门,新添了弥
勒殿,还造了宾馆,成为海内外佛事交    
  往的一个热点。雪窦寺高僧辈出,自唐至清,住持禅师凡48人,其中法
眼宗5人,云门宗9人,曹洞宗8人,临济宗19人,未明宗派者7人。后周
广顺年间,智觉禅师来寺说法9载,著《宗镜录》百卷,宋乾兴年间的明觉
禅师,住持雪窦31年,所著《颂古集》、《洞庭语录》、《雪窦开堂录》等,
在掸学中声誉昭卓。绍兴年间的智鉴禅师,其法嗣天童寺如净禅师,为日本
曹洞宗祖师道元禅师的受业师,是以日本曹洞宗也尊雪窦寺为祖庭。淳年
间的师范禅师,曾应宋理宗之召,升座说法,帝垂帘而听,赐号佛鉴禅师。
元至元年间的炳同禅师、大德年间的无印禅师、明末清初的石奇禅师都多有
著述。民国年间的太虚大师曾应蒋介石之邀,在30年代主持寺事5年余。现
任方丈月照法师,是全国佛教协会理事。 
 
       果如弟子

  清光绪年间,舟山金塘岛人果如和尚(1854—1917)来雪窦寺担任住持。
光绪三十二年(1906),御赐玉印、玉佛、龙袍、袈裟、龙钵及经书数百函、
半副銮驾,果如专程往京城接受。返回溪口之日,寺里备办全副仪仗,下山
迎回,轰动一时。为了保管好这些御赐之物,果如重建了法堂藏楼,一时来
雪窦寺朝山进香的善男信女大增。    
  蒋介石的母亲王采玉,奉化西乡葛竹村人。该村远离县城50公里,原属
嵊县,民国20年划归奉化。她年轻时命运坎坷,初嫁奉化跸驻乡曹家地村,
婚后不久,接连亡夫丧父,夫家娘家均无恒产可守,生活窘困,没奈何在葛
竹村口的金竹庵带发修行,以茹素念经排遣孤寂岁月。正当她心灰意懒、前
程无望之际,有一相面之士路过庵堂,说她可生贵子,燃起了她一线希望,
于是经其堂兄说合,再嫁于溪口玉泰盐铺老板蒋肇聪(肃庵),果然否极泰
来,夫妻恩爱,次年即生下蒋介石。从此,她更加相信命运,全心皈依佛门,
经常到离家10公里的雪窦寺顶礼膜拜,最后拜方丈果如为师,在雪窦寺厢房
设有佛堂。蒋介石9岁丧父,少年时,受母亲薰陶,佛教在其脑子里烙印很
深,从小相信冥冥之中有佛在主宰一切,往往在遇到困难之时,企求借助佛
力摆脱窘境,求得光明。
  果如既然成了蒋母王采玉的师父,蒋介石当然尊之为师祖,上雪窦山都
要大礼参拜。果如早年在舟山金塘岛普济寺出家,在那时当过知客。1949年
5月,蒋介石乘军舰在金塘岛洋面停泊10余天,曾4次带着蒋经国、俞济时
等人登岛,走访普济寺,每次都焚香礼拜果如和尚塑像,并与该寺80余岁老
住持长谈,间果如生平事迹,索阅果如生前照片及遗墨梅桩等作品,嘱老住
持好好保藏,最后命俞济时给几元银元作茶资。事后,驻扎该岛的国民党部
队一○二师政工组长张盛吉出于好奇,查询老住持:“总统何以对果如佛像
如此虔诚崇拜?”老住持答曰:“蒋母皈依佛教,即拜果如为师,总统幼年
也在果如前常聆教益。”

       下野求签

  蒋介石信佛,既是由于其母耳濡目染的影响,也由于他求佛曾经有过“应
验”,即偶然巧合。
  1926年11月,北代军围攻南昌,总司令部设在离南昌约
  10公里的牛行车站附近。一天傍晚,蒋介石和参谋长白崇禧到附近的一
座灵帝庙求签。他抽出一支竹签请老和尚破解,询问战事胜败。和尚看后随
机应变解道:“阿弥陀佛,大吉大利,但要预防剪刀差,被切断后路。”蒋
介石听了很高兴,命副官江志航给老和尚200元纸币作为酬谢,回司令部后
立即调两个团,靠近司令部设防。第二天深夜,敌人果然从后面突袭司令部,
幸而事先有备,才避免了危险,还歼敌千余人。这一意外的胜利,使蒋介石
越加相信菩萨了。北伐军攻下南昌以后,又命军需处长俞飞鹏给和尚送去许
多钞票,以修缮关帝庙。
  1927年,蒋介石继续率兵北伐,徐州战役失利,引起朝野反对,只好被
迫下野。8月14日,他回到家乡溪口,第二天就往雪窦寺求签问卜。当时雪
窦寺的住持叫朗清,知道来意后,就回身入室,取出一本线装书,又捧出一
个圆木盘,盘子里摆着一叠纸卷子,叫蒋介石抽出一个小纸卷交给他。和尚
展开纸卷一看,见是“飞龙返渊,腾骧在望”八个字,笑咪咪地向蒋介石行
了一个合掌礼,开口说:“恭喜总司令,从此逢凶化吉了。今年流年丁卯,
犯天狗星,略有灾难,目前已将过去,后福无量,长则两年,短则一年,必
然祸消福来,那时总司令的地位要比现在更高,贵不可言。明年流年戊辰,
大顺。”朗清一席解签,把蒋介石说得心花怒放,高兴地说:“但愿如法师
所说,以后我当重修寺院,再塑金身。”抽签问卜之后,蒋介石决定搬到寺
里居住。不久,卫兵从家里取来了行李,还挑来一担炊具,跟来一名厨师。
蒋介石在寺里整整住了11天,领略禅机,期盼好运,还应方丈之邀,为雪窦
寺山门题了“四明第一山”五个大字,制匾挂于门首。

       捐资修路

  从溪口入山亭到雪窦寺,原来只有山径小路,曲折崎岖。这条小路不仅
是上山朝圣的必经之道,而且也是山区四方村民出入溪口的一条热线。当地
山民和香客来往颇感不便,但又无力拓建。蒋介石的发妻毛福梅,命运虽然
比她的婆婆略胜一筹,无衣食之虞,但她嫁到蒋家以后,不久即夫妻失和,
待经国生下,蒋介石接连纳妾,把她冷落一旁。这对年轻少妇打击之大可想
而知。怎样排遣这寂寥岁月?在当时的条件下,毛福梅与其他不少失宠的妇
女一样,投入了佛门的怀抱,也成了雪窦寺的常客。
  1913年,蒋家接连出事。一是蒋介石参加癸丑讨袁失败,被袁世凯的北
洋军阀政府通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二是刚及4岁的小经国出了天花,在
那时的医疗条件下,此病十分可怕。经国日夜吵闹,婆媳六神不安。无奈中,
他们只好求助菩萨,到处拜佛许愿。不久,终于化险为夷,蒋介石平安归来,
小经国天花痊愈,虽然面部留了几颗麻点,但毕竟保住了性命。事过境迁,
否极泰来,婆媳商议,如何还愿?最后议定,婆婆为溪口通向娘家葛竹村途
中的“休休亭”翻修加固,便行人歇脚喝茶,亭脚石柱上镌刻“民国两年蒋
门王氏喜助”以作纪念,媳妇则出资拓宽溪口入山亭至雪窦寺的山路,以方
便去雪窦寺朝山进香的信徒和经常往来的四乡山民。

       太虚讲经

  据太虚《自传·二十二》记载:“1927年9月9日,住溪口文昌阁(蒋
介石在镇上的别墅——笔者注)。翌日,中秋节晚上,在文昌阁为蒋氏夫妇
及张、吴略说心经大意,相与赏月。”这里的蒋氏夫妇是指蒋介石和毛福梅,
张是张治中、吴是吴忠信,均为蒋介石重要幕僚。
  太虚,俗姓吕,本名祜淦森,浙江桐乡人,民国时期著名佛学大师,时
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他钻研过天台宗、华严宗、法相宗、禅宗、律宗,
曾到过日、美、法、德、荷、比等国讲学。太虚在宁波天重、舟山普陀讲经
时,蒋介石曾陪同其母前去聆听,相互早已熟悉。1927年8月14日,蒋介
石第一次下野回乡,心烦意乱,想借佛经来安神定性。另外,他当时正在筹
划去日本向来美龄的母亲倪桂珍恳求将其女嫁于他,力争在赴日前办好与原
配毛福梅的离婚手续,但毛氏坚决不同意,为了排除毛氏心理上的阻力,想
借助太虚一臂之力,用佛经说服毛福梅。于是,发电恭请太虚来溪口一行。
太虚到达溪口后,蒋介石先陪他游览了溪口雪窦山风光,单独和他在雪窦寺
细谈了一整天,使太虚心领神会,了解意图,然后选择中秋之夜赏月讲经。
  那天晚上,太虚讲的是《心经》,全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唐三
藏奉诏翻译的本子。《心经》虽然只有短短260个字,但却是佛学中极深奥
的经典,毛福梅虽然会背,但难解其意,听说高僧为她讲解,欣然前往。太
虚从“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
空,空即是色,受相行识,亦复如是”讲起,讲到“是故空中无色,无受相
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
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天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
得故”,这么多的“空”和“无”,把毛福梅讲得如堕五里雾中。太虚讲心
经,在毛福梅的心灵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经过多方面工作,毛氏终于在《离
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太虚对此十分得意,曾赋诗云:“千古相知有明月,
一生难忘是中秋。”还赠蒋介石一首诗:“国家安危系,青山未是归。出曾
惊鬼侮,退当遗人讥。此日藏云豹,他年缚海豨。大雄能大忍,莫使素心违。”
劝蒋介石勇“出”莫“退”,奋力“缚海豨”,争取东山再起。
  太虚走后,蒋介石把《离婚协议书》送奉化县长徐之圭备案,算是办了
法律手续。接着,于9月23日离开溪口,28日在《申报》发表《蒋中正启
事》,宣布“毛氏发妻,早经仳离;姚陈二氏,本无契约”。当日,在宋子
文、张群陪同下,乘日轮“上海丸”赴日,到神户有马温泉向宋母求婚去了。

       增寿道场

  1936年农历九月十五日,是蒋介石的50虚岁生日,毛福梅与丈夫名虽
离婚,但旧情不忘,准备为他庆贺一番。姚冶诚也不甘落后,特地从苏州赶
到奉化,与大娘商讨祝寿事宜。当时,社会上正在搞“献机祝寿”,蒋介石
已到洛阳避寿去了。溪口怎样表示,两位夫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最后商定
去佛教天台宗的发祥地天台国清寺做一场水陆道场,为寿星消灾弭祸。
  毛、姚两夫人为酬谢僧人念经之劳,给寺内每个和尚斋僧衣一件,命外
甥宋泓生(蒋介石胞姐瑞春之子、蒋家丰镐房帐房)经管此事。和尚们鱼贯
而入,依次向佛像下面的蒋介石像下拜,口念“消灾延寿药师佛”,拜一个,
发一件,待按人头准备好的400件僧衣发完,还有一名小和尚说未领到。宋
泓生说他已领过一回,小和尚则赌咒发誓,声言未领。争执间,方丈闻声过
来,觉得有失寺院面子,便斥责小和尚。小和尚一气之下,竟投河自尽。
  毛福梅为祈福寿斋僧,结果反而丧了一条人命,心里很不好受。回家后,
时时提心吊胆,深怕祸事降临。事出偶然,不出三个月,震惊中外的西安事
变发生了。这一巧合,毛福梅认为是天台国清寺小和尚阴魂不散的缘故,她
天天在佛堂里祈祷: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只要经国阿爸能够平安
归来,福梅愿以身代……

       兴建祖庵

  1930年,就在蒋介石接受江长川牧师洗礼,皈依基督教的那一年,蒋介
石在家乡兴建了一所祖庵,名曰“摩诃殿”。摩诃是蒋家“始迁四明”的第
二代祖先。他本名宗霸,字必大,五代后梁时人。他慈善温谨,笃信佛教,
经常口诵“摩诃般若波罗蜜多”,故乡人称之为蒋摩诃。据延《四明志》
等书记载,当时布袋和尚(传说为弥勒佛化身)居于奉化岳林寺,蒋摩诃拜
他为师,跟他云游三年,晚年结庵鄞县小盘山,为小盘山弥陀寺的开山祖,
现弥陀寺和蒋摩诃的墓塔仍在。      
  蒋氏宗族信佛,去小盘山祭扫蒋摩诃的世代不绝,至蒋介石则更为虔诚。
在他当上民国元首后还曾三临墓地祭拜。据弥陀寺的慈舟和尚说:“1949年
4月,蒋介石离开家乡前,曾专程到弥陀寺拜佛,并祭奠蒋摩诃。当时的方
丈果澄和尚接待了他。陪蒋同来的有张群、俞济时、蒋经国。蒋介石命俞济
时送2000斤谷钱,10丈白布,托果澄看管祖坟,按时供祭。蒋介石一行当
晚还在附近的天童寺住宿一夜。”    
  蒋介石得志后,为便于就近拜祭,曾选择其故居附近的养松园原址造了       
一所摩诃殿,殿内立了一尊摩诃塑像。现该殿已按原样恢复,对中外游客开
放。    

     王舜祁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419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