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武侠生活
1183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26 01:19

武侠生活



paipaipaiba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沧海桑田,风云变幻。一道星光缓缓穿透了夜幕。

  年仅23岁的21世纪科学院总工程师凤弛正在完成他伟大设计的最后几个难关。他是人世间百年罕见的电脑奇才,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科学院总工程师。同时,他又是一个正宗的武侠迷,对武侠小说爱不释手。此时他所设计的,就是一个高科技的武侠游戏,能把游戏者的身体分子化,完全融入他所设计的前人所写的武侠小说的江湖中。换句话说,就是能让游戏者亲身生活在古代的武侠生活里。

  这项伟大的工程就要完成了。凤弛兴奋不已。

  「凤哥,来喝杯咖啡吧。」凤弛的得力助手——才女郗琳小姐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进来。

  「谢谢!」凤弛没有回头,接过咖啡一口喝下,继续着手中的创作。

  「凤哥,你看我今天漂亮吗?」郗琳娇笑着说。

  「恩。很漂亮」他淡淡的说。其实他根本没有看郗琳一眼。

  「你的眼中,只有武侠小说里的黄蓉,小龙女什么的吧。连瞧都不瞧我一眼。」郗琳撅嘴说。

  「恩……恩……」凤弛敲着电脑,继续无视身边这位长发飘飘,俊目修眉的年轻美女。

  唉……郗琳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对面那张清冷俊秀,灵气翩翩又不失男性傲骨英风的脸庞……

  「怎么回事?郗琳。我……我头晕……」凤弛的身影忽然一晃,吃惊的对身边的俏佳人说。

  「是吗?也许是刚才喝的咖啡有问题吧。」郗琳沉默许久,忽然微微一笑。

  「咖啡?!」凤弛大吃一惊「你,给我下了药?」

  「不错!是我的杰作!」郗琳冷冷的说。

  「这是为了什么?」他已经浑身麻痹,意识有些不清楚了。

  「因为,我才貌双全,喜欢你这么长时间,你居然无视我的存在。心里老是想着你的那些武侠美女。我决不能容忍男人漠视我。你是我所见过的男人里最出色的一个,但你也不能!我要让你明白,得罪一个女人,比你在战场得罪十万大军还要可怕!」郗琳一字一句的说。

  「你!!郗琳,你究竟要干什么?」凤弛挣扎着说。

  「没什么,我要把你化做分子,送入你钻研的伟大成果——众多的武侠美女身边。让你体会到江湖美女的风采。你设计的游戏,就由你来品尝吧。不过我会更改一些你设计的程序,我会从新设计那些美人的脾气,也一样会控制你的举动,到时候,你会成为女人的奴隶,不会再像你在现实中出类拔萃。」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凤弛愤怒的质问。

  「什么意思?哈哈!」郗琳娇笑一声,「譬如说,王语嫣强迫你跪在她面前,让你舔她的脚指头。同时像对条狗一样用手和脚玩弄你的**,你是不是很舒服呀?」

  「你敢!你这个……」凤弛差点气炸了胸膛。

  「我不敢吗?」郗琳慢慢的说到。一边缓缓脱下了精巧的白色皮凉鞋。露出两条穿着肉色透明长筒袜的纤细迷人美腿的玉足来。

  郗琳轻轻的抱起张冷颦。把他放在了分子融化台上。

  「郗琳!你不要乱来呀!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凤弛焦急惊恐的喊到。

  「住嘴!你这个无视我的家伙,你要为此付出代价!」郗琳愤怒的说。弯身
从左脚撸下一只长筒袜塞进了他的嘴里。

  「呜呜」凤弛悲愤的叫着,却已经发不出声音。

  「怎么样?本小姐刚穿过的长筒袜味道好不好?这种美味你很享受吧。」郗琳妩媚的笑到。「你不是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大才子,大工程师吗?现在怎么嘴里
叼着一个女孩的长袜?是不是很香呀?」郗琳耻笑他,同时将另一只穿着长袜的小脚重重地踩在了凤弛的嘴和鼻子上。

  「好好闻闻,你郗大小姐的脚香不香。」郗琳微笑着,用脚指头拨拉着脚下男人的舌头,并用另外两个脚趾堵住了他的鼻孔。

  「呜呜呜呜呜呜~~~~~~」凤弛喘不上气来。嘴被漂亮女助手的长筒丝袜堵住。不得不拼命用鼻孔吸着脚上的气息。可随着她越踩越重,他还是渐渐的要窒息。

  「没想到呀,我们杰出的凤才子现在在拼命闻我脚上的味道,哈哈!」美人微微一笑,风情完种。而凤弛听了这句嘲笑,羞愤的几乎要死。

  冷笑中,郗琳缓缓解开了凤弛的裤链。纤纤小手抚摩着脚下男孩硕大无比的阴茎。「呦。想不到你的**这么大啊。你是凭着这个看不起我吗?」郗琳笑着问口里含着她的丝袜,鼻子踩在她脚下的男孩。手中忽然使劲一攥。

  「呜……」凤弛嘴里叼着她的长筒袜,说不出话。疼的一阵闷哼。

  「哼,知道本小姐厉害了吧。记着,以后,你将饱受你梦中的武林美人的侮辱。你的屈辱地狱之行,这才是刚刚开始!」

  纤纤细手一阵疯狂的套弄。

  在凤弛的下身狂喷白色液体的同时。郗琳按下了融化台上身体分子化的按钮。

  「呜!」凤弛狂乱的呻吟着。身体渐渐消失。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去。

  昏昏沉沉,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凤弛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幽静的小树林里……

  朦胧中,他想起了自己漂亮的女助手郗琳对他做的令他倍感耻辱的事,一想到自己的嘴里居然塞进了女人的长袜,还差点被她的脚活活憋死窒息,他就怒火中烧。愤怒中,他一拳打向身边的一棵巨树。

  轰隆!巨树应声而倒。

  凤弛大吃一惊,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力量!?他惊疑不定,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张写满字的白纸,他颤抖着拿了起来,轻轻读到:「凤帅哥,你已被我送到你创造的武侠世界里。因为你是这个伟大设计的创造者,我特别给你的身体输入了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和凤舞九天轻功这三项武林绝技。祝福你在遨游江湖时开心快乐。不知当初人中之龙凤,不把任何女孩看在眼里的凤弛凤少爷,会不会被江湖中的诸多美女竞相争夺,玩弄于美女脚下,惨遭轮奸。哈哈!江湖路漫漫,勤珍重。郗琳敬上。另外告诉你,你的三项武林绝技并不能完全运用如心,只是时有时无,小心,莫怪未先明言。」

  这这这……难道我真的已经不在自己的现实时代了!凤弛浑身发抖。一阵冷风吹过,身上感到丝丝凉意。他低头往身上一看,几乎昏到。自己居然赤身裸体,衣物早在穿越分子空间时灰飞湮灭。这可如何是好!!!

  「苗女采蘑深林中,一笑红云愿君逢。谁家哥弟心有灵,抱我姐妹春房中。」远方忽然飘来一阵艳辣的歌声。接着两个苗家打扮的古装女子欢快的走入林中。

  「这里的蘑菇又大又鲜啊。我们采回去给教主烧一道好菜。」两个苗女欢笑着说。

  「啊!!」忽然两人一起惊叫,她们看见了光着身子的凤弛失魂落魄的站在林中。

  「呀!!!」凤弛也是大吃一惊,顿时臊的满脸通红,慌忙伸手掩住了自己的下身。

  「哈哈。」苗女吃惊过后,忽然一起放荡的大笑起来。

  「妹妹,想不到这里居然有只男公狗,居然光着屁股,露着**,你说可笑不可笑。?」

  「是啊,姐姐。看这小子灰头土脸脏西西的,不过那话儿可是大的出奇啊,真想握在手中好好的攥一攥呀。」

  「只是攥一攥吗?你就不想骑他一骑吗?」

  「当然想了,难道你不想吗?」两个苗女咯咯笑到。

  直把凤弛听的怒火升腾,这两个无耻的女子,把他当作男妓鸭子吗?真是毫无廉耻!

  他愤怒的用手指着两个苗女,喊到「两个不要脸的家伙,快快给我住口!」

  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手指刚指向两人,就见两道白光闪电般激射而出,直入两女的胸膛,她们哼都未哼一声,缓缓倒下……

  凤弛大吃一惊,顾不得遮掩胯下的肉棒,冲上前一看,两女身上都穿了一个手指般粗细的圆孔,均以毙命。

  「六脉神剑!!!」凤弛惊叫一声,想起了郗琳留下的书信,眼中不禁一黑。完了。自己真的被女助手暗算遣送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千真万确。

  「何人伤我教婢女?」一个威严庄重,却又无比柔软妩媚的声音响起。凤弛一怔,回身看去,却见一蓝衫苗家女子俏丽动人的站在身后,她的皮肤极白,汉人中少有其比。两片嘴唇嫣红明媚,性感无比,脸如春花,身若柳枝。

  「好一个漂亮的苗女!」凤弛暗暗赞叹。可是,随即他惊奇的发现,这位苗女的手中握着8条铁链,链头各栓着一个男的。8个男的乖乖的跪在苗女的脚边,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凤弛正惊奇间,就听苗女一声轻喝「去!」那8个凶神恶煞般强壮的男人一起向凤弛扑来。凤弛大吃一惊,转身欲逃。哪知脚尖刚一点地,身子忽然冲天而起,高高在上。凤舞九天!果然是绝世轻功。

  当凤弛的身影落下时,8个男人又一起扑来。只见凤少爷左腿一区,右掌划个圆圈,左掌呼的一声,降龙十八掌击出,谁与争锋?!8个男子瞬间倒下。

  凤弛心中头疼不已,他不想莫名其妙的打架,于是转身向那位气质高贵的苗女说「在下并无敌意,请姑娘放过。」那位苗女沉思片刻,用娇柔动听的声音说道「小女不敢为难阁下,但请屈尊向您身后的人解释一下如何?」

  哦?凤弛闻听,回头一顾,哪有什么人在?正要再次询问苗女。忽觉腰间微微一麻,已被暗器射中。他心中一惊,糟糕。只听苗女纵声娇笑「武功虽然不错,但一点江湖阅历没有的毛小子。碰到我蓝凤凰,还不乖乖喝本教主的洗脚水!」

  「蓝凤凰?你就是《笑傲江湖》里的蓝凤凰!!!」凤弛失声叫到。

  「不错,本姑娘就是五毒教主,你伤本教主门下。会生不如死。」

                ……

  五毒教教会的密室,身无寸缕凤弛被点几处穴道,浑身酥麻的扔在了地上。蓝凤凰赤着一双雪白的小脚走了进来。一只脚伸到他裆下。

  「你要干什么?」凤弛惊慌的说。「干什么?摸摸你的那玩意有多大呀?怎么?摸你这条男狗,本姑娘还要用手吗?」

  「狗?你才是……」他话未说完。蓝凤凰用脚尖夹住他胯下的长枪一用力,肉棒几乎断在她的脚下。

  「啊!!!!!」他巨疼难忍。蓝凤凰妩媚一笑,毫不理会,雪白的小脚在他身下轻轻一挑,将他的身子翻转过来,变成仰卧在地的姿势。

  「嘻嘻」望着凤弛硕大无比的鸡吧,蓝凤凰一阵娇笑「好壮哦!」她弯下身去,轻轻的把这件宝贝捂在两只白嫩的手掌之间。

  「妖女不知羞耻!」凤弛羞愤的骂到,堂堂男儿的鸡吧,此时就像个玩具般被一个女人揉来揉去。他愤怒的几乎要吐血。

  「只是我不知羞耻吗?那么你的这根东西为什么越来越涨,越来越挺呢?」蓝凤凰微笑着说。

  「你……」他刚要出口喝骂。但忽然发觉,跨下宝物被她薄薄的手掌夹住,感受到对方掌心的细腻温滑和丝丝暖意,那肉棒已在不知不觉中昂然挺立如毒蛇。

  「怎么样?你还说我羞耻吗?看看你自己,还不是喜欢自己的鸡吧被女人玩弄吗?」蓝凤凰放浪的说。凤弛听了,羞愧的只想自尽!可偏偏全身无法动弹,只能忍受自己的大肉棒被站在身前的女子像玩拨火棍般揉来揉去。

  「你的**是人间奇物,看在这件宝贝份上,我给你个饶命的机会,好好用你的宝贝伺候本姑娘,或许能放你一条生路……」

  「呸,妖女休想!」不等蓝凤凰说完,凤弛就一口骂回。可他的鸡吧却同时被她的小手揉的越来越硬,越来越涨的难受。

  「好,那你就等着生不如死的滋味吧!」蓝凤凰忽然脸色一变,抓起凤弛的头,玉手轻轻一捏他的下巴,他不禁把嘴张开。

  「来,尝尝甜不甜?」蓝凤凰妩媚一笑「呸!」忽然一口香痰吐入凤弛的嘴中。

  「啊!!!!」他一阵恶心,直想呕吐。可蓝凤凰一按他的喉头,他就只能咕的一声将对方的痰乖乖咽下。接着蓝凤凰又接连吐进好几口清黄色的痰进去。

  「怎么样?女人的痰好不好喝?」蓝凤凰嘲笑到。见他怒目而视,毫不屈服的样子。一声冷笑「看来光喝香痰你不解渴,本姑娘就再赏你点玉液好了。」

  缓缓的,蓝凤凰除下了紧遮到大腿的布衣长裤,接着左腿立地,右腿朝天踢起,将一条兰花亵裤轻轻从翘起的右脚踢落。看到蓝凤凰金鸡独立脱衣式的妩媚,凤弛一时目瞪口呆。下身一丝不挂的苗家美女,身条是那样健美动人。虽然她的身上汗毛微重,但毫不损及她的性感迷人,尤其是其桃花洞口处那片芳草萋萋的神秘三角洲,看上去是那样令人口干舌燥……

  在凤弛的目瞪口呆中,蓝凤凰缓缓的蹲下身子,将两条大腿之间的裂缝对准了他的脸部。「小子。你到底服不服本姑娘了?」

  「不服。」凤弛催动自己定力,不为所动。

  「好小子,有种!」

  哗!~~~ 一声水响。只见一条金黄色的细水柱瞬间从蓝凤凰腿间的玉缝中流出,汩汩的流进他的嘴里,鼻子。和满脸。一股尿臊味直冲鼻腔和腹中,凤弛难受之极。

  末了蓝凤凰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羞臊欲死。「大鸡吧小伙,没想到你居然能喝下女人的尿。怎么样?告诉我什么感觉呀?是不是很香甜呀?」

  凤弛悲愤的说「妖女,快将本少爷杀了,士可杀不可辱,我宁死不服。」

  「哈哈哈。」蓝凤凰一阵娇笑「可杀不可辱?这么说刚才你并不觉得是侮辱了。你很喜欢被女人玩弄**和喝我的尿了!」

  「我……」凤弛臊的说不出话来。好久才道「反正我宁死不服」

  「好。咱们就试试。你要真的有这骨气,本教主就放了你。」说完。蓝凤凰一屁股跨坐在凤弛的脸上,两瓣鲜红的阴唇紧紧糊住了他的嘴和鼻子,再使劲一夹,凤弛几乎窒息。

  更毒的一招还在最后。叫做「玉手折棍」。只见蓝凤凰再次伸出芊芊玉手,握住了那根巨大的肉棒,微微一笑。

  忽然间,那两只春葱般的小手猛的疯狂上下套动起来。单调的节奏,也毫无方向变化。就是丝毫不缓的疯狂活塞运动……就见凤弛猛的身子一弓,拼命挣扎,可一来被点穴,二来脸上牢牢压着对方雪白还带有尿味的屁股。实在是动弹不得。

  也不知蓝凤凰套动了多久,终于,只见凤弛两条大腿一阵颤抖,一股白色的液体从肉棒中狂射而出……

  但蓝凤凰丝毫没有停止片刻,仍然继续疯狂的重复着她的动作……

  「呜!!!」一声闷哼。凤弛再次泻了。可这种射精哪有丝毫快感可言。果然是毒辣的摧男绝技——玉手折棍!

  可是蓝凤凰依然没有停止……就见凤弛的那个硕大鸡吧被她疯狂玩弄的软了又硬,硬了又谢。也不知一共泻了多少回了。终于,凤弛忍不住了。

  「求求您,饶了我吧。我服了您了……」蓝凤凰的屁股底下到底还是发出了求饶的声音。

  在蓝凤凰得意的挪开屁股后。两道屈辱凄惨的眼泪幽幽的从凤弛凤少爷的眼中清晰流出……

  凤弛终于被蓝凤凰的「淫威」所折服。那一手「玉手折棍」的摧男绝技令他痛不欲生。跨下宝物几乎被蓝凤凰纤纤小手生生废掉。他再也不敢倔强违抗蓝凤凰,虽然他的内心决没有屈服。

  「小刀。过来」蓝凤凰懒洋洋的喊着他。小刀是蓝凤凰给他起的绰号,蓝凤凰已经把他看作自己的奴隶,奴隶的名字当然也要主人来起了。凤弛的名字从此听不到了。

  「是,主人。」小刀急忙来到蓝凤凰身边。

  「跪下,接着。」蓝凤凰吩咐。

  「是……」小刀眼中充满怨恨的目光,缓缓跪下,把头向后面仰起。

  哗~~~~~~一道尿水冲向小刀的嘴里。

  「全部喝掉,一滴不许剩。否则休怪本教主玉手无情。」蓝凤凰威严妩媚的说道。

  小刀一震,吓的心胆俱裂。身子一晃,几滴尿水落在地上。

  「混蛋!」蓝凤凰大怒,一脚踢在小刀的脸上。「敢浪费本姑娘的圣水,你不想活了?」

  「您……您别生气……」小刀战战兢兢的说「我马上全部舔干净。」说完,他慌忙俯下身子,小心的用舌头去舔地上的尿。

  「好乖的小狗,这还差不多。」蓝凤凰微微一笑。伸出小脚,夹住小刀的**。轻轻晃动。

  「啊!」小刀又羞又臊,可偏偏下身的宝贝不争气的越涨越大,一发不可收拾。

  「哦~~~~~~~~~~~ 」他痛苦的长叫一声,再次泻了……

  「起来,和我出一趟远门。」蓝凤凰笑着用脚趾拨拉着小刀已软下去的宝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6 01:20
「是,我们去哪里呢?」小刀痛苦兴奋交织的说。

  「去华山,我要找个贱人复仇,她夺取了我最仰慕的男人。」蓝凤凰冷冷的说,眼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华山七十二险,天下驰名!

  山麓上,蓝凤凰带着小刀缓缓而行。

  「你还是个处男,没有想到。」蓝凤凰娇笑着。

  「恩……」小刀羞愤的说,不敢有丝毫愤怒的表示,他被蓝凤凰点了几处大穴,浑身功力施展不出。

  「那么,也许今天你就要告别你的处男生活了。」蓝凤凰缓缓的说「一会不要说话,一切听我的,如果你想要命的话。」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来到了华山玉女峰。

  「令狐大哥,小妹来访。怎不出见故人?」蓝凤凰潜运内力,长吟出声。

  「今朝有酒今朝罪,良宵难忘干一杯。」长笑声中,一个青年男子手拿酒壶,腰悬长剑,挽着一位俏丽佳人,走出小屋。

  「令狐冲!任盈盈!!」小刀险些惊呼出来。只见对面男子玉面薄唇,朗眉星目。女子轻衫俏影,艳丽无极,端庄不可方物。

  「令狐大哥,圣姑,小妹协同本教弟子小刀拜见。」蓝凤凰拉着小刀一起拜倒。

  「大妹子,快快起来。」令狐冲和任盈盈急忙上前扶起。

  「大妹子,你终于来看我们了。你令狐大哥可想你了」任盈盈拉着蓝凤凰,亲热的说。

  「来来来,大妹子,小兄弟,来我屋中。待我设酒给你们接风。」令狐冲热情将两人让进屋中。

  「这是华山名酿,珍藏数年,我们一醉方休。」令狐冲给蓝凤凰和小刀斟酒。

  「大哥,小妹来拜,特地从云南带来了极品好酒,大哥不先尝尝?」蓝凤凰说。

  「好啊,大妹子好意,敢不心领?」令狐冲豪爽一笑。

  蓝凤凰也给令狐冲夫妇的杯中倒满自己带来得美酒,四人举杯一饮而尽。

  「大妹子,好酒!真有劲。」令狐冲失声叫到。

  蓝凤凰微微一笑,笑容中划过一丝诡异。

  「冲哥,我……我头晕。」任盈盈忽然说道。

  「怎么,是蓝大妹子的酒太醇吧。」令狐冲一惊,身子也是一晃。

  忽然间,两人同时晕倒。

  「哈哈哈哈。喝了五毒教神仙缚手倒。你们能不晕!」蓝凤凰得意的狂笑…


  昏昏沉沉中,令狐冲悠悠醒来。惊骇的发现他浑身光溜溜的,同时使不出一点气力。神仙缚手倒果然厉害。

  「大哥醒了?」蓝凤凰笑着走进来。手轻轻的抚摩着令狐冲的脸庞。

  「大妹子,你这是干什么,快拿解药来。」令狐冲燥怒的说。

  「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蓝凤凰一直仰慕爱恋你吗?」蓝凤凰微微冷笑,手缓缓移到令狐冲的下身。

  「盈盈呢?你把她怎么样了?」令狐冲挣扎着问。

  「不要提那个贱人!」蓝凤凰忽然愤怒的叫到。「就是那个贱人夺走了你的心,你一会就等着看她被我的手下奸晕吧!」

  「你!!!」令狐冲惊怒交集。

  蓝凤凰不再说话,忽然将头俯下,一口将令狐冲的阳具叼在嘴里。

  「啊!」令狐冲直感一阵躁热从小腹传来。「大妹子,不要啊!」

  「不要?眼前可由不得你了。」蓝凤凰两手轻轻揉着令狐冲的两个睾丸,小巧的舌头对着龟头的马眼一阵狂舔。接着一通狠吸。

  「啊!!!」令狐冲难受的大叫。

  蓝凤凰毫不理会。继续运用自己娴熟的舌功,一阵调弄。

  「嗷~~~ 」令狐冲狂叫着泻了。

  蓝凤凰将精液一滴不落的接在嘴里,抬头吻住了令狐冲的嘴,「来,大哥,我们一起喝」

  令狐冲虽然一百个不愿意,怎奈浑身无丝毫力气。

  就见蓝凤凰翻身骑在自己身上,玉穴对准了阳具,猛的坐下。

  「怎么样?大哥,被小妹当马骑的滋味如何?」蓝凤凰一边狂笑,一边疯狂的上下摆动身体。

  「求求你大妹子,不要啊。」令狐冲哀求到。

  「那是不可能的!」蓝凤凰继续自己的疯狂,毫不理会。就见她的身影上下起伏,令狐冲真的好象她跨下的一匹公马一样,只能任凭她骑着。许久后,两人同时一声尖叫,一泻如注。

  「来,大哥,给我舔干净。」蓝凤凰妩媚的将自己的屁股移到令狐冲的脸前。

  「你休想!」

  「休想?好,那么你可不止是被我强奸,我可要在你嘴里解手了。你很想喝小妹的大小便是吗?」蓝凤凰咯咯一笑。

  啊!令狐冲几乎气的半死,可又毫无办法。只好伸出舌头,去舔蓝凤凰那芳草萋萋的秒处。

  「啊!好舒服!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想着大哥的舌头舔我,终于实现了!」蓝凤凰兴奋的喊着。

  她跨下的令狐冲悲愤填膺,几欲昏死……

  令狐冲惨遭蓝凤凰强奸,几乎昏死。

  与此同时,另一个房间中,任盈盈正缓缓醒来。

  头脑一阵发晕,自己是怎么了?任盈盈昏昏沉沉的想。

  咦?嘴里是什么东西?任盈盈疑惑不解,眼睛一时没适应光线。又硬又粗,好象一根长香蕉呀。口渴难忍,她忍不住对嘴里的香蕉一阵吸吮。

  「啊!好舒服。」身边忽然想起一个男人的稚嫩声音。

  啊??!任盈盈大吃一惊,那不是香蕉!!!!!

  渐渐适应光线的双眼中,任盈盈惊恐的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赤裸的男子,下身一条硕大无比的阳具正被自己含在嘴里,慢慢吮吸……

  任盈盈惊叫一声,吐出嘴里的「香蕉」,翻身想要起来,身子却微微一麻,一点力气使不出来。

  现在她已经能完全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蓝凤凰带来的小刀。自己……自己居然刚才用嘴含住他的那话儿,还一阵吮吸,任盈盈臊的险些昏过去。幸好她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衣服,没有被扒光。

  「任大小姐,不要着急,你的衣服马上就会没有的。」小刀果然聪明灵气,居然看穿了她的心思。

  「你们要干什么?冲哥呢?」任盈盈果然夫妻情深,先问自己的夫君所在。

  小刀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清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你这个混蛋!说呀,冲哥他……啊!!!」任盈盈一句话尚未说完,就见小刀伸手探到了她两条玉腿之间,手紧紧按住了她的桃园密穴,虽然还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但堂堂日月神教的圣姑任大小姐怎会想到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捂在自己的私处。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似乎感觉到对方手上传来得丝丝热力。

  「把手拿开!」任盈盈羞愤的喝道。

  嚓~~~~~~~ 一声丝帛破裂的脆响。任盈盈下身的丝绸长裤已被扯去了一大块。

  「啊!!!」任盈盈一声惊叫。

  嚓嚓嚓~~~ 又是几下猛扯。任盈盈身上的长衫已被尽数撕掉。一件湖兰色的内裤也被拽下。露出了白如雪,黑若漆的亭亭玉户。

  「不要哇!」任盈盈惊羞交集的喊到。

  小刀似乎没有听到,他缓缓伸手,撩起了她身上仅余的半条红肚兜,将任盈盈那一对迷人足以傲视的玉乳捧在掌中,缓缓玩弄。手指不时的碰触那对雪白馒头上的鲜艳红枣。

  啊!!!任大小姐当年叱咤江湖,万人景仰,几时受过这种戏辱!她两眼一黑,就要咬舌自尽。

  「任大小姐,你要是自尽,休怪我对你的冲郎辣手无情。」蓝凤凰抱着令狐冲缓缓走进。

  「冲哥!」任盈盈大叫一声。却见到令狐冲浑身赤裸,一脸怨愤憔悴的被蓝凤凰抱着,嘴里塞着蓝凤凰的内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任大小姐。」蓝凤凰冷冷的说。「如果你自尽,或是不听我的话。我也不做别的,只在你冲郎的这里来上轻轻一刀。

  「你!!」看到蓝凤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夹住自己丈夫数次进入自己身体的宝贝,任盈盈一阵愤怒和羞涩。

  「不答应是吗?」蓝凤凰微微手指一用力。呜~~~~~~~ 叼着蓝凤凰内裤的令狐冲嘴里疼的闷哼一声。

  「你别乱来!」任盈盈惊叫一声。

  「那你是答应了?很好!」蓝凤凰得意的一笑「照我说的做,否则你冲哥的宝贝可是不保。」

  任盈盈悲切的低下头去。

  「小刀,刚才任大小姐在对你干什么?」

  「回主人,任大小姐刚才把奴才的**当成了香蕉,使劲的吮吸。」小刀恭恭敬敬的说,

  「哦?不错,任大小姐,再表演一便。」蓝凤凰的手轻轻的抚摩着令狐冲的下身。

  我!任盈盈羞愤的几乎吐血,刚才自己确实含住了小刀的阳具吮吸

  看到蓝凤凰的小手不断在丈夫的那里比画,任盈盈把心一横。

  她缓缓跪在小刀面前,颤抖着双手,拿起了对方硕大的宝贝,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小刀,日月神教任大小姐的手此时在摸你的宝贝。爽不爽?」

  「主人,爽极了。」

  在两人的轰笑声中,任盈盈终于又将小刀的**含进了嘴里。

  「任大小姐,摆动你的头。」蓝凤凰妩媚的说。

  任盈盈幽怨的看了她和丈夫一眼,屈辱的摇动头部,一头漆黑如同飞瀑的长发飘扬摆动,小刀看的神驰目眩,简直如花似梦一般!

  在任盈盈不断摆动的头部和小小香舌的刺激下,小刀忽然急射而出。

  「喝下去,不许吐。」蓝凤凰冷喝一声。

  任盈盈只好将对方射在自己嘴里的精液粘粘的全部喝下。

  小屋中,任大小姐一丝不挂,跪在地上,嘴角流着男人的精液。这是一道多么艳丽的景色!

  「小刀,干正事吧。」蓝凤凰吩咐。

  「是,」小刀应道

  他弯身抬起身下美丽的任大小姐的两条如玉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嘿的一声,小刀硕大无比的阳具已经挺入任盈盈神圣无比的玉户中。

  「啊!!」随着小刀疯狂的抽动。任盈盈一起一落的不断惨叫。渐渐的意乱情迷。

  嗷~~~~~~~~随着任盈盈一声凄厉的大叫。一股阴精狂泻而出。

  任盈盈如同一滩泥一样摊倒在地上。

  「小刀,想不想玩玩别的花样。譬如后门什么的?」蓝凤凰诡笑到。

  「啊??」任盈盈大吃一惊。后门?难道她们连自己的屁眼也要蹂躏?

  小刀更不多说,将任盈盈的身子翻转过来,屁股向着自己。

  他伸手摸了摸任大小姐两瓣浅褐色的菊花瓣,柔软舒适。

  呜呜~~「不要碰那里呀」任盈盈哭到。自己的屁眼就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碰过,今天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抚摩。任盈盈只决羞愤要死

  小刀见对方的菊蕾似乎很紧,灵机一动。深手从任盈盈的阴户里摸了点刚才流出的淫水。再吐上一口吐沫,抹在任盈盈两片雪白屁股的中间。

  呼!小刀毒蛇寻穴,终于直捣后门而入。

  「疼啊~~~~~~!!!」任盈盈一声惨叫。

  令狐冲在边上看的怒目喷火,睚眦具裂。偏偏毫无办法,嘴里塞着蓝凤凰的内裤,连叫都叫不出来。

  「啊,好紧呀!真舒服!」小刀兴奋的喊到。后门的滋味果然不同凡响。

  「何况是堂堂任大小姐的后门。」蓝凤凰笑着补充。

  「你们……」任盈盈羞愤的想死去。

  忽然。任盈盈的身子一动。「停一下!」她大喊到「不行啊,要出来了!」

  「哦?什么要出来啊?任大小姐。」

  「……」任盈盈脸上一阵羞涩,说不出话来。

  「既然不说,小刀你继续。」

  「是」小刀继续向任盈盈的后门一阵猛攻。

  「啊……不行,停止,要出来了。是大便,是大便要出来了啊!」

  任盈盈终于抵受不住,疯狂的大叫。

  小刀不禁一楞,没想到任大小姐的嘴里,居然吐出大便这两个字。

  「哈哈哈!」蓝凤凰一阵狂笑。「没想到呀。你现在很想大便吗?那就求我啊。」

  「求求你,让他停止吧。」任盈盈强忍着肛门的冲动说。

  「好,小刀停止。任大小姐,你就在这里拉吧。」

  「这里?!这里怎么行?」任盈盈脑子里还有残存的理智,堂堂圣姑,怎么能在人前大便!何况眼前有别的男人,更何况自己的丈夫也在呀。

  「你不愿意,好,小刀继续。」

  「不不!我……我愿意。」任盈盈终于低下高傲的俏脸,倍感羞辱的说道。

  被小刀放在地上,屁眼冲着众人的目光。

  「啊!」任盈盈一声大吼!两片菊瓣猛的一翻。

  就见一道黄褐色的液体和固体混合物激射而出。

  「好臭啊,任大小姐」蓝凤凰咯咯娇笑。

  「没想到,高贵不可一世的圣姑任大小姐,居然被我的手下干出了大便。更没想到如此美女拉出的屎居然这么臭!」

  蓝凤凰奚落到,俯身亲了亲令狐冲的脸,手里玩弄着他的**。

  「大哥你说是不是呢?」

  任盈盈再也忍受不了眼前的屈辱,想到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下,拉出了大便。任盈盈两眼一黑,咕咚晕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6 10:0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88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