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风暴
5261个阅读者,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0-31 11:30

风暴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上部在革命的日子里

第 一 章


一九二六年四月末,四川宜宾。
“高重章,火车马上就要开了。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到广州了。到那时,你就能帮助刘团长的革命军了。”
“王兴,我走了。你一定要小心,现在宜宾的反动派正在城里大肆抓捕革命人士和共产党人。”
“我会的。高重章,你一定要在新成立的广东国民革命军陈换章师长和刘团长那里发挥我们共产党的积极作用,卫国为民。看来,国民革命军的成立,接下来,就要对那些只知道混战,无能卖国的旧军阀发起进攻了。”
“你放心吧,我一定全身心投入到大革命中去。”
然后,高重章又问王兴:“今后,你将怎么办?”
“继续教书。”王兴明白高重章的意思。中共地下党员王兴,以教书为掩护,积极地发展学校里的进步学生,为党培养忠诚于党的革命事业的干部,为今后开始的中国革命做好后备人才的准备。
“好,我上车了。”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一定要跟我来信。”
“我一定会的。”
然后,高重章就提着一个红皮箱上了火车,几分钟后,火车就南下,向着革命风暴汹涌的南方广州开去。
根据党的指示,高重章去广东国民革命军12师进行工作,他的任务是:把这一支国民革命军变成由中国共产党领导队伍,因为,自从孙中山逝世后的国民党,
渐渐改变了颜色。
大家知道的人物如:蒋介石、汪精卫等,虽然是拥护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与共产党合作,但是,他们的心思谁知道呢?据历史记载:一九二六年是中国革命汹涌,局势混沌不清的时代……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还要看他们是不是愿意和工农相结合!
毛泽东
王兴老师送走了高重章,心里盼望他能以共产党的使命为重托,在广州的国民革命军中为党培养今后适合于我党进行革命事业的后备将才。他觉得,尽管目前的革命风暴处于沉寂中,但是,它会来临的。想到这里,王兴走出了宜宾火车
站,到了古旧的街上,看到街上有来往穿戴的阔气的先生,还有洒了香水头发的太太,还有穿得破烂,脸上是脏的,脸色苍白的可怜乞丐,就心里非常愤然!中国人民深受军阀的混战之苦,外国列强的盘剥,封建势力的压榨已经苦不堪
言,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这种水深火热苦难的日子要持续好久呢?十多分钟后,仗义心地厚道的王兴回到了师范专科学校。
“王老师,你去哪里了?”一个男老师在侧边是一个大球场,在后面是八九排教室,在东边过去些是两间教职员宿舍的平房门边,这男老师看到王兴走上石梯,就招呼道。
“我到街上去了一下,回来了。”
“没有买点什么吗?”
王兴没有回答,就回自己的宿舍去。
现在是:一九二六年四月底。
中国处于大部分是封闭国不平封建势力猖狂的地区,而南方的广州城成了革命风暴的中心。一年前,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并建业了国民革命军,一股新的强有力的风暴将吹遍古老沉睡的中国大地,一一一让中国成为未来的没有压迫没
有人剥削人的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中国共产党正在以这样伟大理想开始他们与国民党的合作,将进行北伐,坚决铲除消灭那些使中国动乱不堪的,混战了二十年的自私凶恶霸道的旧军阀。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正在进行合作,具有统一中
国目的理念的国民党和共产党会带跟未来的中国怎样的新世界呢!由于局势混沌,一切都不可预料……
送走了自己最好的挚友。王兴回去了,还是按照师范学校既定形式教书生活。
三天后的一个黄昏,已经燃尽最后一抹火红夕阳暗沉下去了,有些热的夜晚来了。以教书为掩护的共产党员王兴看到自己院子西侧发黑的平房顶上的夕阳沉下去了。他这时,对这样春末的美好夜晚不关心,而是认真地听听院子外面的小
巷,没有人走动,这里白天就少人,是那样清静,现在温润的夜晚来了,来往于小巷的人少得可怜!这时,他对自己的三个进步、21和22岁的学生陈永奎、赵平、王彦波说:
“等一会,地下党的人要来开会。你们三个跟我先在房里等着。”
“嗯,先生。”
然后,王兴就和三个进步学生进房去了。
22岁的长得非常英气,有一米八,魁梧,非常英俊的王彦波,他和陈永奎和赵平都是王先生发展起来的进步学生。他们信仰共产主义,都树立了一个为了将来中国没有人压迫人,没有外国列强盘剥,人人都过上美好生活的日子的信念。
当天黑尽后,近20点,来了三个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同志,他们三个学生知道,随着最近中国国内有了由国民党和共产党成立的联合统一战线,还有共产党人积极唤醒民众的举动,在中国广东已经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一年来,据说
,要为中国建立真正的民主和平的国家而奋斗。不久前,他们从报上知道广州成立了国民革命军,最近将向湖南湖北那里的反动军阀发起进攻,要一举消灭那里的旧军阀,平定中国的消息而热血沸腾。他们感到了一份使命感,因为,他
们知道,今天早上王先生送走的高先生,就是到广东帮助革命军的,伟大的北伐事业将要开始了,所以,这几天来,三个进步学生非常的兴奋!
这时,在黑糊糊的外面夜色里,先后来了三个有35、6岁的人,他们进去后,王彦波就只好到门边来放哨。一会,他们开会了。
“同志们,目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是非常的紧迫的。前年(1924年)广东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去年(1925年)成立了国民革命军,准备进行北伐,把反动的军阀坚决消灭掉,这样,中国革命的形势就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时候!”中共宜宾地
下党市委书记韩柄成同志说,他的桌边是宜宾的几个分区的领导同志,他们是:周学礼、胡健、严栋国。
“老韩,我们该做些什么呢?”长的魁伟的周学礼问。
“目前来看,革命形势正在发展,广东的北伐军过不了多久,将由南向北进发,看来,代表着正义力量的国民革命军将彻底铲除反动头顶的军阀的时机来临了。“
“这真是太好了!”
“我们要积极支持革命军的行动,支持北伐的伟大事业,唤醒沉睡的全国民众,支援北伐军。”
王兴说。
“老王,我们离广州太远了,你说我们怎么做?”胡建问。
“我想了一下,利用现在是黑夜,我们说干就干,马上出去贴出革命传单,让宜宾的人民看了传单后,能唤起他们的民族热情。”
“老王,你这个建议好!”老韩称赞说。他又说,“党组织决定,后天在宜宾的钟鼓楼进行游行演讲。”
“可是,这样来看,那些反动警察就要来镇压!”
“他们有能力镇压,他们能阻挡得了革命的人民要求自由民主的愿望吗!”老韩说,他又说,“好了,我们的会议就开到这里。”
“行。”
然后,几个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就从王兴的家散去了。
当他们一走,
王兴就喊来两个学生:
“赵平,你来弄墨。”
“嗯。”
“陈永奎,你快去准备浆糊。”
“嗯。”
等他俩去做事后,王兴就拿来了毛笔和纸,摊在一张大桌子上。过了一会,赵平把墨磨好了。
王兴写了不少的传单:
中国共产党万岁!
打倒反动透顶的旧军阀!
支援北伐!
国民革命军万岁!
支持广东革命政府!
……
大约一个小时后,传单写好了。王兴决定自己亲自上街去贴。
“先生,你不能去。”22岁的长得英气、身材魁梧、正直有为的王彦波说。
“不,在这个时候,我更应该上。”
“先生,我们三个就行了。”王彦波说。
“走。”王兴坚定地说。
三个学生就只好跟着自己先生出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6 10:0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3-22 09:49
第二章


宜宾五月末的夏夜,带有些微微的热。城里的人们睡得早些,当然,那些富人例外。
王兴带着三个进步学生:陈永奎、赵平、王彦波带着传单和浆糊走到非常的清静的小街和巷道,到了位于宜宾繁华中心的闹市区钟鼓楼。这里是各种不同的人来往的地方,就是夜里,都还是热闹,那么,更是适合张贴传单的地方,因为,会被很多人看见的,这对共产党唤醒劳苦大众的觉悟是很有帮助的。
看到就要到钟鼓楼,走在小巷里的王兴对他们说:
“我们就在这里贴传单。”
王彦波问:“老师,我们还可以到广场上贴。”
“不用了。这里在白天,照常能看见,照常能唤起人民的革命觉悟。”
然后,王先生又说:“王彦波。”
“先生。”
“你到街口看着,有没有人,或巡捕来,好喊我们一声。”
“嗯。”然后,王彦波就走到黑越越的街口,这里能看到出去的、在对面一些房楼门窗里发出的在黑黑夜色里如块状星星般的灯火。
看到王彦波在街口放哨了。王兴说:
“我来刷浆糊,赵平,永奎,你们来贴。”
“好的,老师。”
“我们开始吧。”
然后,王先生拿着一个小捅,在黑乎乎的墙上刷上浆糊,陈永奎就贴上一张传单,
上面写道:
打倒封建军阀!
然后,他们又贴上了两张标语,上面写到:
打倒外国列强!!
打倒封建军阀!
声援北伐军!
……
他们在一些街道上贴上这些革命的共产党的标语。
“先生,我想在钟鼓楼上的墙上贴上这些标语。”勇敢的王彦波说。
“那里随时有一些军警在那里巡查,就不用去。“
“先生,我们不怕。”三个进步青年说。
“我们的标语都在这闹市区,人民会大看见的。”王兴说。
“先生,你就同意我们去吧?”王彦波请求。
王兴先生觉得他们的革命纪律性高,就说:”这样吧。让王彦波跟我去。陈永奎,赵平,你们先回我家去。”
“行,先生。”
然后,陈永奎和赵平就离开了他俩,回先生家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5-24 11:58
第四章



告别了王兴,高重章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革命风潮热烈的广州。后来,成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一营的军事参谋长。在这个营里,有很多的共产党人,我们需要作出介绍:
一营一连连长曹渊,28岁,共产党员。一连副连长王前海,28岁。一排排长王家波27岁,一排副排长郑奇海26岁,一班长严运有。二连长张家国,29岁,二连一排长赵俊凯,二连一班长肖虎。
刚成为一营参谋的高重章,听国民革命军的刘团长说再过三四天,革命军将向湖南进发,对旧军阀进行攻击,要坚决消灭让人民民不聊生,使中国处于年年内战,不安的军阀。他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帮助那里的张发奎,把控制着
湖南,湖北的吴佩乎打掉,好利于北伐军在以后的北伐战事上有一个胜利之本。
“高参谋,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即将就要向湖南进发了。“曹连长对高参谋长说。
“这样,更好。对北伐,还有一些时候。”高参谋说。
“是呀。我们在加紧进行最后的军事训练。”曹连长那正直勇敢忠诚的方脸对着高参谋说,他说时,习惯性把他右手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放在上面。摸了摸他有点鼓胀的肚皮。
“现在战士们气势怎样?”
“他们情绪高涨。正等着出发这天到来。”一连连长共产党员曹渊回答,他身材魁梧,一根酱色的宽皮带紧系在他鼓鼓的肚皮上,他非常的坚毅而善良,是一个为民为国家的好连长,
“好。“
这时,一个北伐军战士走了进来,向和高重章说话的自己连长敬了一个军礼:
“报告,参谋长!连长!”
“今天下午,还要训练吗?”
长的非常英俊而正直的连长曹源说:“当然,还的继续。”
“连长,昨天大家训练到天黑。”
“这还不够。过不了好久,我们国民革命军就要出广东消灭反动的旧军阀了,把自己的军事的技术练好,是非常有必要的。”目光明亮的,说到这话时,曹连长方脸显得还严格,模样厚道的他坚持说。
然后,战士就回身走了出去,曹连长说:”高参谋,我就去操场了。”
"我跟你一起去。曹连长,你还可以顺便把我介绍跟战士们。”
“好呀。”
说完,两人就出去了。
四。
这时,在一块校场上。国民革命军一营一连在进行几天后就要进行北伐前的不多的军事训练。此时,战士们在训练刺杀。一连副连长王前海,共产党员,长得身体环厚,如山一样壮实。他身边站着一排排长王家波,26岁,具有东北男子
高大的身材,他目光要机敏些,显得温和;而王前海副连长样子要严厉的多。这时,他走到在训练刺杀的在战士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5-24 12:01
第三章


然后,王彦波和王兴先生往黑乎乎的广场走去,一时也没有看见人。
这时,他非常警惕地看着黑黑的广场,没有人走过,也没有看见警察的影子,认为是马上贴传单的时候。就马上对身旁的王彦波说:

“小王,我们开始吧。”

“嗯,先生。”

然后,两人在黑融融的夜色里的钟鼓楼,挨近广场的石柱,较远处的有点灯辉的门窗下的楼下的墙上,分别贴了这些标语,这一时间,用了近一个小时。

看到标语贴完了,王彦波多高兴的。

“先生,我们贴完了。”

“走,回去。”

两人也幸运,在贴传单的过程中,没有遇到巡捕、警察,也许是半夜吧。后来,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里去。

回来后的王兴老师也睡不着。他知道,到了明天,就会有大量的民众看见这些传单,这样,他们就知道现在的中国国情。那些反动军警,外国列强就会心慌,他们再也不能为所欲为地盘剥中国人民了。同时,王兴明白,这些军阀和帝国列强会想法对付他们这些革命人士的。

他明显感到,这以后的活动,将是这些反动势力对他们下手的时候。

不管他们,不管有多危险,我一定要以一个共产党人的名,唤醒民众。想到这里,王兴就慢慢地睡着……


……

中国在清朝以来,遭到了西方列强的频繁侵略。十分阴毒、异常狡猾的英国,从1845年起,对中国发动了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860年他们和法国一起侵略中国。这一群看似道貌岸然,所谓的有教养的人尽然像万恶土匪海盗,流氓三次对位于北京西郊的圆明园进行了极度无耻的抢劫。

英国全权代表詹姆斯,布鲁斯以清朝政府把巴夏里抓来关了为借口,下令再对圆明园进行烧毁,把没有抢劫完的珍宝全部疯抢干净,把圆明园烧毁。害怕得罪多个外国列强的清朝政府,擅长对国内运动进行残酷灭杀,而对极度卑劣成性的英国,全部答应对方的条件,然而,英国,这个看上去非常温文尔雅,文明的国家,实际上,是一个道德有问题的,恶毒从不觉得愧疚的国家是绝不放过中国的,

两个非常凶坏,恶劣的流氓侵华司令一一一额尔金,格兰特,十分厚颜无耻地声陈,是中国政府抓了他们的公使,对他们的人不好,喊把圆明园烧毁。而擅长贼喊做贼的英国人和公使一直在一起,暗算善良、厚道的中国人。

从那时起,西方列强把中国看成是一块肥肉,个个都想来咬一口,所以每年都有国家侵略中国。这都是**的清政府造成的。他们向**一样的清政府索要几十万两的白银。英国政府这个在文明外衣下的国家,实际上是最恶毒的强盗,让清政府把香港割让他们,把自己都严厉禁止的鸦片烟,全部弄到中国,企图让中国人精神上受到麻皮,永远失去反抗的能力,

时候到了20世纪。西方力强不敢在中国派兵长期占领,就在中国设立租界,企图长期从中国获得更大利益。20世纪开始,中国的军阀混战,而这样的一个中国的现状:比如,年年内战,弄到人民生死不定,一个疲弱的中国正是符合这些外国列强的心愿,
但是,依然在梦中的中国,需要有一种力量来唤醒,那就是共产党。

国民党和共产党组成了革命的联合战线。国民党在广东成立了国民革命政府,立志打倒军阀,和驱除外国列强在中国的租界。现在是1926年近五月,王兴的挚友高重章,受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一名团长的邀请,去了广州。我们将分别描写,北伐军征战军阀的战事,主要描写在宜宾的王兴的革命故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6-27 11:25
五最后的国民革命军训练


在战士们一步一爬中,然后,有个别战士动作走形。王副连长一双大眼盯着在操练的战士,眼睛都不转。
然后,他说:“要狠,要有力,不要做做样子!”
王波排长没有说话,双手扣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他们练习了五六分钟了。
王副连长听到了身后那边走来的脚步声,就侧过脸,看到是才来的参谋长高重章和曹连长走来了。
就走向前,到他俩跟前。
“参谋长!连长!“他说,并向两位指挥官敬了一个军礼。
“王副连长,”显得非常英俊而正直的曹连长说:“他们训练得怎样了?”
“根据你和参谋长的指示,他们情绪高涨,训练不错!“
“很好!”性情直爽的,一双眼睛又亮又黑,性感的鼻子,一部黝黑的胡子,肚皮上紧系着一根酱色的宽皮带,非常英武的曹连长说。
然后,他俩就看着战士们操练,觉得多振奋的!。
然后,王副连长喊了两个战士进行对练刺杀。过一会,王副连长一下就不满意。
“你俩在做些什么,我已经跟你们说了,这里不再是训练场,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你看看你们,还在不当回事!”他大声说,一张脸极为不满意。
他说到这里,就马上改变了主意,喊道:
“这样,你们两个对着我上,来真的。“
“是,副连长。”
“来!“长得壮实,一个方脸的,一脸严厉的王前海副连长喊道。
然后,两个战士拿着木棒,向着他进攻。两下就被王副连长打倒在地。王副连长非常不满意地把嘴里的口水往地上一吐,喊道:
”这怎么行!还有四天,我们国民革命军,八军就要向湖南先行了,你们还这样没有状态,等着吧,你们就等着被敌人刺死,你们不想活了吗!?”
“副连长,我们想。”
“那就拿出本事来,向我刺来!“
“好。”
然后。两个战士还是被打倒了,这次,王副连长满意些了。他说:“这次不行,但还要继续练。”
看到自己副连长要温和些的脸,两个战士就回到队里,要继续和战士们练习。
长得壮实的,心地仁厚的一班长严运有,就走出来,要把两个战士扶起来,王副连长喊道:
“不要扶他们!”
“副连长,这个为什么?”
“你看见那个人,被打倒了,是被人扶起来的,让他俩自己站起来。”
王副连长站在那里严肃喊道。
然后两个战士就起来。
“快继续向我进攻。”王副连长喊道。
两个战士在那里气色颓唐。王副连长大喊:“站着干什么,快跟老子进攻!”
两个战士就跑上来,被副连长几下,打倒在地。
就听到副连长喊道:“笨蛋!”
两个是国民革命军战士才鼓起勇气,拿上木棒。跑上来,一会,被王副连长打倒、王副连不满意,他喊道:
“你们要继续练习,还有几天就出发了,你们这样的拼刺技术怎么能跟吴佩吴佩孚的兵比,好了,继续练,晚上吃了饭,又练!”
然后,战士们就再次训练刺杀技术。
……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17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