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8 15:23

历史小说汉武大帝(二):是谁帮助汉武大帝下定与匈奴开战的决心[原创]



辽宁人民出版社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接到匈归障遭袭的边报后,刘彻心中陡然火起,马上诏命三公九卿会议和战大计。众臣平日唯田蚡马首是瞻,田蚡不在,皆敛容屏息不作一声。主战者只有大行王恢一人。王恢为燕人,曾数为边吏,熟知胡事。他以为和亲数十年来,并不能约束匈奴,反而使胡人觉得朝廷软弱可欺,不反击,胡人势必得寸进尺。反对与匈奴开战者,占了朝臣中的绝大多数,以御史大夫韩安国的意见最有力量。他的理由是兵凶战危,无必胜之把握即不可轻易言战。匈奴地广人稀,迁徙不定,得其地不足以耕作,兼其众不足以强盛。胡人善于骑战,来若飙风,去若流电,居无常处。朝廷的马匹不足,速度先就输了一筹,难于捕捉其主力决战。若冒险深入,则有粮草中绝,后援不继的隐忧。

自高皇帝以来的列祖列宗,无不以天下苍生为重,力行和亲,以女子玉帛羁縻强胡,为中国求得一个太平的局面,足为后世效法。言外之意竟是他刘彻不遵祖制,不自量力了。刘彻虽不快,亦不得不承认韩安国的话有道理。是呀,马匹不足,反击匈奴又从何谈起?

然而这场争论,还是令他觉得几年来的措置,非但没有使自己在用人行政上收到如臂使指之效,反而凡事掣肘,使他的意志难于贯彻伸张。原有的守旧势力虽已消散殆尽,而田蚡等一批新贵,占据了朝廷的高位,左右着朝野的舆论,党同伐异,权移主上,已成为左右朝政的新势力。而太后,亦通过田蚡,暗中对朝局施加着影响。犹如面对着一张无形而又绵密的大网,诸事皆难于措手。人心惟微,帝心惟危,他真正理解了父皇所言,是君主都会有孤危的感受,真正是孤家寡人!打破这种局面还是要靠进用新人,以分而治之。不过,今后的用人行政他必得亲力亲为,断不能再假手他人,就是至亲也不成。

回到未央宫,斟酌再三,仍旧是计无所出。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令他焦躁,他无心批读新送上来的章奏,于是传召当值的郎官司马相如过来一谈。

“匈奴寡诺背信,连年侵扰我边郡,数日前偷袭匈归障,杀掠我数百吏民,是可忍,孰不可忍!南宫既死,朕已无牵挂,本想以之为契机,一举颠覆和亲的旧局。无奈我们的马匹不足,韩安国讲得有道理,没有马,难于制敌。和不愿,战又不能,长卿,这个局面下如何作为,朕想听听你的想法。”

司马相如沉吟了片刻,道:“小臣以为,朝廷既然准备不足,莫不如先将和亲之事拖一拖。陛下可先下一道敕书,责问匈奴为何背约攻掠我边塞,要来使带回去,看单于如何回答再作定夺。”刘彻起身踱步,沉思了片刻,转头看着司马相如道:“和亲先不谈,而责之以大义,堂堂正正,对头。你讲下去。”

“至于军事,则非臣所专……可臣看今日廷议中,王恢似未尽言。他既主战,必有他的道理,不过碍于重臣的权势,未敢深辩而已。陛下可召他独对,听听他的意见。”

得知是皇帝单独召对,王恢又紧张,又激动。稽首行礼后 , 屏息敛容,静候皇帝的问话。

“今日廷议,君一人主战。朕亦想战,可马匹不够,没有把握,孤注一掷的事情则朕所不取。韩大夫主张循先帝故事,与匈奴和亲以维持一时,有他的道理。这个局面下,君何以主战?直说无妨。”王恢略作思忖道:“大汉与匈奴,处于必战之势。既如此,则迟不如早。兵法云: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何谓必战之势?”

王恢取出一轴卷帛,展开后乃是一幅边塞山川形势图。他边比画,边为皇帝讲解。“陛下请看,这图中一南一北,有两道长城。南面的一道,西起临洮,北接河曲,是战国时秦昭襄王为防匈奴南下而筑,人称前秦故塞,也是目前大汉与匈奴的分界之处。

“北面这道长城,则是秦始皇兼并六国后,派将军蒙恬率大军三十万驱逐匈奴以后修建的,与赵燕两国的故长城相接,东向迤逦直入朝鲜。南北两道长城之间的这块土地,即匈奴所谓的河南地,秦始皇则名之为‘新秦中’。“河南地阔千里,水草丰茂,是极好的牧场,且其土质肥沃,易于开垦耕作。秦始皇即于此移民垦荒,并设置了三郡四十县,以之为关中屏障。可惜秦末战乱,胡人乘间再占河南地,牧马长城。中国无此屏障,则强邻逼处,势难苟安。孝文皇帝时,胡人大举进犯,前锋直逼甘泉,京师震动,数月戒严,原因即在于此。”

“陛下再看北面这道长城,建于大河之北,直抵阳山。阳山之北即匈奴之腹地,单于庭亦在此处。由此形势一目了然:河南地属我,则我有大河与两道边塞为屏障,胡人势难南下牧马。且逼近匈奴腹地,势成其肘腋之患,反之亦然。臣所谓必战之势,指的就是河南地势在必争的这种地位。谁占据了这里,即可制敌而不为敌所制。”

王恢兴奋起来,言辞辩给,滔滔不绝。

“匈奴失了河南地,其腹地仅阳山一道屏障,形势由安转危,朝廷则可相机攻逐之。匈奴势必将王廷迁移至漠北,失去了漠南这片膏腴之地,其国力必衰,久之,绝难再为患大汉。”

这番形势的分析,令刘彻大为折服,也坚定了他与匈奴开战的决心。可兴奋之余,马的问题依然存在。 诚如君言,汉家与匈奴不能两立。可朝议主和,且以祖制不宜为说,而马匹不足,又奈匈奴何?”

王恢胸有成竹,应声道:“礼乐之大法,五帝三王也不相沿袭,何况和亲乃先帝不得已之举,因时因事制宜而已。况且臣所言反击,非发兵塞外,而是诱敌深入,在自己的地盘上打。”

“诱敌深入?怎么说?”

“朝廷事先调集大军设伏,再将匈奴诱至塞内,关起门来打狗,我军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如此单于可擒,匈奴主力亦可一网打尽。”

刘彻摇头沉吟道:“匪夷所思。”随即又目光灼灼地看定王恢:“那军臣也是久经战阵之人,会那么乖乖地入彀?你拿甚诱他动心?”

“有了这个人,臣料定军臣一定会动心。”王恢从怀中取出一卷写满了字的细麻帛书,呈给皇帝。一望而知,帛书是用扯下的袍襟写就,内容杂乱,大意是愿意献计诱擒匈奴单于,以赎死罪。落款署名聂壹。”

“这聂壹是甚人?何以带信给你?”

“这个人是雁门郡的豪强,出身于驵侩 世家,生意做得很大,家财豪富。他既做边塞关市的牲畜买卖,也背着官府与匈奴阑出 交易,数月前被逮,下入狱中,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3 10:1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6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