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10 11:21

此人得知关于新四军的一个消息,为何气得当场晕倒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俗话说:人不能在同一地方两次跌倒。在战争年代,两军交锋,也极少出现一方主帅连续两次中了对方同一计策的现象。然而,凡事总有例外,在国共交战史上,偏偏就有这么一位自作聪明的国民党将领,连续两次被新四军干部的声东击西之计戏耍。

  1945年9月,沉浸在抗战胜利喜悦中的新四军7师接到中央指示:撤离皖江根据地,转移待命。

  为了安全、妥善的转移,7师领导经过充分研究,命令马长炎领导下的和含支队,除了保证和含地区干部安全转移外,还要掩护7师军政机关安全转移和沿江支队渡江。

  这是一个政治风云多变的年代。国共两党的高层正在重庆进行和平谈判,而国民党在华北、华中挑起的反共战争却不断出现;另一方则以大局为重,主动地让出了南方好几块抗日根据地,但国民党却百般阻挠北撤,企图一口吃掉这些军队。

  在皖江,国民党新桂系第7军副军长漆道征,率171、138两个整编师以及10纵队、2支队、保安第5、6、7三个团,约20000多兵力,在新四军的2师和7师之间即巢湖周围,设置据点,并不断向周边延伸,企图对7师的北撤,进行堵截。


  漆道征是国民党安徽第五行政公署的军政指挥部指挥,掌握着这一地区国民党的军政大权。过去,他曾多次对新四军的2师、7师挑起过磨擦,这次又率大批部队来皖布防,可说是来者不善。

  和含地区,是抗战时期新四军7师连结2师、军部的战略走廊,除日常的交通联络任务由这里完成外,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也都是通过这条交通线来进行的。

  这次北撤,途经和含,直达淮南,应该说是7师的一种选择。而漆道征对皖江地区情况熟悉,他必定对这条线路加强防务。因此北撤行动选择这条线路危险性极大。

  针对这种情况,7师领导决定从巢湖北上。巢湖北岸,原是日伪严密控制的地区,过去虽然也是新四军2师、7师的一条地下交通线,但很少使用。现在日军已经投降,虽然国民党当局命令他们就地“维持治安”,但他们已经失去战斗力,对新四军北撤,估计不会有多大威胁。

  9月中旬的一天,马长炎主持召开了支队营以上的干部会议。经过充分的讨论后,他们决定以计取胜。

  为了引诱漆道征作出7师要从和含北撤的错误判断,必须大造声势,因而马长炎命令吴瑞生率部打回江全去;时生和王荣森各率一支部队沿乌江向江浦打去;何国斌率部打回含巢;命令夏长胜率部打回南义、娘娘庙。主力则埋伏在裕溪口附近,根据敌情变化,伺机出击。


  五支部队,星夜出发,进入了原和含、江全地区。他们一方面刷标语、散传单以及召开群众大会,大造北撤的舆论;另一方面切断公路交通,攻打敌人据点,做着为“北撤”扫除障碍的工作。

  漆道征侦得和含支队五支部队的行动,便更加坚信了他对7师要从和含北撤的判断,他洋洋得意地对部下说:“马长炎兵分五路,倾巢出动打回和含,就是为他们的师部北撤,开辟道路,我们一定要使他的计划不能得逞。”

  他马上命令所属171师两个团和二支队保安团的全部,由巢湖周围,向淮南铁路沿线急进;命令原在肥东设防的138师,进入全椒,沿滁河设防,企图凭借淮南铁路和滁河两道防线,阻截7师北撤。

  为了进一步调动漆道征部,马长炎又派出一支部队,由裕溪口向北,直插香泉、八大禁一带,筹集渡河器材,准备粮食,使漆道征更加相信自己判断的正确。

  正当漆道征陶醉于自己的准确判断,梦想一举阻截7师成功之际,新四军7师党委,抓住时机,组织军、政机关干部,在3师16旅的护卫下,按照事先的布置,组织了大批民船,隐蔽地从巢湖南岸启航,顺利地渡过巢湖,采取强行军的办法,通过日伪占领地区,抵达淮南。

  10月8日,新四军军部向中共中央报告:“7师部队,北渡巢湖,至今尚顺利,第一批6团,已安抵淮南路西。”

  马长炎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高兴,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感到肩上的担子轻了一大半。

  而漆道征知道这一消息后,气得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地在自己的头上打了一拳说:“马长炎啊马长炎,你居然敢这么捉弄老子!”

  掩护7师师部北撤的任务完成了,马长炎立即命令各支部队分头隐蔽撤回,仍然集中在雍家镇、裕溪口一带,封锁住长江渡口,阻止国民党军进入沿江地区,掩护沿江支队迅速北渡过江,与和含支队会合。


  两支部队会合后如何北撤?问题又摆在马长炎的面前。

  从巢湖北上,通道已经打通,渡船也准备妥当,当然是最好的北撤路线,问题是怕漆道征的阻截。

  为了摆脱漆道征的纠缠,马长炎又一次使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调整部队,摆出了由和含北上的姿态。他将部队集中,按战斗序列,经和含向北开进。

  漆道征暗想:马长炎的根据地在和含,走和含北上,地理人事都有利,再说,“声东击西”只能用一次,他断言,马长炎部不会再绕道走巢湖了。于是,命令所属部队,加强防务,一定要在和含活捉马长炎,全歼和含支队。

  他哪里知道,马长炎率领部队,向北虚晃一枪以后,便立即命令部队,掉头南下,后队改作前队,跑步前进,急奔巢湖南岸,与事先隐蔽在这里的沿江支队,一同登上民船,扬帆北渡。

  待漆道征知道以后,率部匆匆赶到湖边时,马长炎部队的帆船,已经靠近北岸了。他呆立在巢湖岸边,想起自己居然连续两次中了马长炎的声东击西之策,竟气得两眼一翻,晕倒在地。这可不是网络时代的“我晕”,而是真晕了!

  这段经历从此成为漆道征心中无论如何跨不过去的一道坎,被他视为一辈子的奇耻大辱。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10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