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归队
53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10 14:07

归队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红军长征的故事》
解放军出版社 

  1936 年1 月,红六军团准备去会合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
  在石歼附近,敌人发觉了红军的意图,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重重阻击。经过了几天的转战,担负后卫任务的十八师五十二团被敌人切断了,和主力失掉联系,在敌群中东闯西杀。一天夜里,又转到走马坪北的虎脑山,在山下的一个小村庄里停下来。夭刚亮,领导上派熊晃把伤员送到几里外的老百姓家去隐蔽。
  熊晃安置好伤员往回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虎脑山上响起激烈的枪声。显然部队又和敌人打起来了,于是他急忙向虎脑山奔去。
  爬上山一看,糟了!部队已经撤走,漫山遍地都是敌人,四处搜索,嘴里不住地喊:“出来吧,缴枪饶命!" “再不出来就开枪啦!”当时他没顾得更多地考虑,赶忙钻进草丛,一动不动,心想;你喊吧,不来便罢,来了咱就拚。
  下午2 点左右,敌人吹起了集合号。看来他们什么也没搜到,只好灰溜溜地收兵了.但还有一些“守望队”,在山上游魂似地转悠着。
  入夜,战斗后的山林,寂静得可怕,他倒在地上,仰望着天上的繁星,思潮不停地翻滚。部队到哪里去了呢?这里是敌占区,人生地不熟,我孤单单的一个人,将来怎么办呢?越想路越窄。寒冷的夜风吹着树叶飒飒作响,更显得周围空旷荒晾,使人增添了无限的愁苫。也许是年纪还轻吧,那晚上他默默地流了许多泪,但也下定决心:要像首长教导的那样,“生是红军的人,死是红军的鬼,”他决心要活下去,要找到部队。
  在这里,老百姓是否能同情红军,他心里实在没有把握。他不敢下山,在山上整整蹲了4 天。4 天,把他饿得肚皮几乎贴到后脊梁上,浑身没劲,只要动一下,就头昏目眩,他认为非下山不可,有天大的困难,也要想法子去找部队,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他开始向山下观察,看到在山脚下一块小田里有个人在弯腰劳动,田坎上有个妇女和孩子像是在帮忙.将近黄昏的时候,他们走进田边上一所小茅草房子,看来是家贫苦农民。他决定晚上去找他们,碰碰运气。
  天黑定了,他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摸下山去。小房里透出昏暗的灯光,门没关,他轻轻地走进去。他们惊慌地从床上跳下来,畏惧地望着他,不知所措。他不敢暴露身份,说:“我是中央军,生病掉队了,找你们弄点饭吃。”他们没搭腔。他又说:“老板,不要怕,吃饭给钱!”说着他掏出一块安置伤员剩下的白洋。
  房子里的男人平静了些,把他上下打量好久,转身问:“还有饭吗?"
  “有点。”女的带着不解的神情回答。
  “莱呢?"
  “还剩点豆腐。”
  “拿来热热吧!”
  女的在火盆上把饭菜热了热,就端给他。几天没吃饭,把他饿惨了,一阵狼吞虎咽把饭菜吃个精光,像是有生以来也没吃过这么香甜的饭。
  “在你家住一夜行吗?”吃完饭他试探着间。
  “一会再说,你先抽口烟吧!”男的没直接回答,指着烟盘子(当地盛产鸦片,吸鸦片像吸早烟那样普遍)说。这可把他难住了,抽吧,从来没沾过这玩艺儿;不抽吧,由于王家烈的军队是有名的“双枪兵”,没一个不吸鸦片的,他这个国民党兵就装不成。实在逼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拿起烟枪吸了两口。可能是用劲太猛,呛得连声咳嗽,把烟灯也弄灭了。
  主人嘴角露出一丝宽慰的微笑,小声而又神秘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中央军你就得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看这个人很忠厚善良,就一五一十地把他的处境告诉了主人。然后他不安地、但又细心地观察主人的反应。主人听熊晃讲完笑了,带点自诩的口吻说:“我的眼力不错。你进门掏白洋,我就觉得不对头,中央军吃饭哪有给钱的?后来又看你不会吸鸦片,我就全明白了。你是红军,那没说的。别看你们只在这儿过了几趟,可帮我们出了几十年的怨气,打了上豪,分了东西,你们的心向着穷人。如今,你落在难中,我不能拢手瞧热闹。”
  真是绝路逢生。当时,他很感动,拉着主人的手说:“谢谢你……”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外面就传来鸡飞狗叫和粗野的咒骂声,“守望队’,又在搜山抓人了。
  他在草楼上挨了半个月。后来,“守望队”走了,但敌人已布下人马,几十里周围都有岗哨,一时还是出不了山去。为安全起见,他只好改名陈慧敏在这家住下来.
  离开了党,离开了红军,真像是离开了娘的孩子。再说这家的日子本来就够苦的,凭空添他这一个“食客,, ,就更加艰难了。他们常常背着他发愁。他很过意不去。他不止一次地要亲自去找部队,但房主说:“不知道红军在哪儿,我们不放你走。”
  当他最后下定决心要离开时,房主又热心地把他介绍到前村的一个裁缝家住下,并通过一些可靠的人继续打听红军的下落。
  一天,有人从龙溪镇上回来告诉他,镇上贴出了敌人的布告,说红军要来了。听了这话,他高兴极了,立即跑到龙溪镇去打听。镇上动荡不安。一个白匪军官在凶恶地骂着一个老头子.
  “老不死的家伙,砍几根竹子修碉堡你不高兴,贺龙来了要你的脑袋J ' '
  这是个机会,他凑上去说:“老总,看你急的,共产党还远呢!"
  “你知道个屁,今晚就能到这里!”敌军官说完,把老头推个跟头,拖着竹子走了。
  部队就在身边,他说不清心情是怎样激动。当天晚上,他就和裁缝分手了。大约走了二十几里路,就看到了自己的队伍,他终于回到了部队。
一27 –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86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