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17 00:01

[原创]有谁知道,大脚马皇后竟然有个情人,还差点给朱重八戴了绿帽子。



紫岸文化传媒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元至正八年,元宝山下的马家村。

马老太公的两个闺女都还没有出嫁。

特别是大闺女马秀英,已经十八岁了,仍旧待字闺中。

继母马二娘找媒人前前后后为闺女说了四个婆家,相过四次亲,可一次也没有成功。

第一个跟马姑娘相亲的是个瘸子,那男人比她大两岁,因为在战场上受了伤,被红巾军砍断一条腿,所以退役回了家。

当马秀英跟着二娘走进那瘸子家的时候,男人只看她一眼,脑袋就摇得跟个拨浪鼓似得。

他说:“你家丫头脚太大!样子不美,心不灵手不巧,身材不苗条!赶紧领走吧!”

马秀英一听勃然大怒:“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腿瘸吧,眼也瞎?滚你个犊子!你相不中我,我还相不中你嘞!”

没等那瘸子明白过来,马秀英抬腿给他一脚,瘸子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另一条腿也差点被她踹残废。

然后女人气呼呼走了,一双大脚踩在地上四平八稳。

第一次相亲,马秀英吃了大脚的亏。

在那个以缠足为美的年代里,男人喜欢的是女人的三寸金莲,大脚女人是很难找到婆家的。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助威记录

九指妖魔 +1
好看,支持一下!!
2018-12-08 11:29:35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7 00:05
第二个跟马姑娘相亲的,是隔壁王家村的一个青年,断了一条胳膊。

那男人的胳膊也是跟红巾军作战的时候被砍掉的,刚刚退役回来不到三个月。

他不但是个独臂,还感染了严重的肺痨。

当马姑娘坐在他对面的时候,肺痨鬼说一句喘三喘,一个劲地直咳嗽。

那唾沫跟下雨一样,眨眼喷了马姑娘一头一脸,肺管子差点咳出来。

马秀英在哪儿坐了半柱香的时间,也没问清楚那男人多大,姓啥叫啥,鼻子眼睛就被浇迷糊了。

她是被男人给喷出来的,走出家门以后,全身的衣服都被肺痨鬼的口水喷湿了,差点没被淹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7 18:11
第三个跟马姑娘相亲的,是县衙里的一个刽子手。

那刽子手做了十五年的屠夫,长得膀大腰圆,胡子拉碴,一身的肥肉,样子如同凶神恶煞。

只要是县衙里的死刑犯,全都有他操刀砍头,死在他刀下的罪犯不计其数。

刽子手的老婆刚死不久,正待续弦,一眼就相中了马秀英。

相亲这天,刽子手穿戴一新,马姑娘刚刚走进屋子,他的哈喇子就流出去半尺多长。

他两根檩条一样的手臂瞬间将马秀英抱在怀里,嘴巴一张,喷出一股口臭,跟三年没刷过的茅坑差不多。

“美人儿,我稀罕你啊……咱俩成亲吧!”没等马姑娘反应过来,他的大嘴叉子就过来亲她的脸,好比一头捕获了猎物的熊瞎子,

马姑娘吓得一声尖叫:“你干啥!无赖!”咣!抬手就是一耳刮子。

偏赶上马秀英的力气大了点,一巴掌下去,肥胖的屠夫被她打得眼冒金星,在地上滴溜溜转了七八个圈儿。

站定以后,晃悠半天脑袋,他愣是没分出东南西北来。

马姑娘受了委屈,哭哭啼啼跑了,一路走一路撒着泪滴……。

屠夫站定以后,眨巴眨巴眼问马二娘:“你闺女咋了?”

马二娘说:“你呀,太猴急了……没进洞房嘞,亲啥亲?活该讨不到媳妇!”

马二娘说完,也拂袖而去,觉得这个女婿不合适,忒他娘的粗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7 21:06
经历了三次相亲的失败,马秀英心灰意冷,哭着问:“二娘,天下的好男人都死哪儿去了?为啥找个好男人,比找个会下蛋的公鸡都难?”

二娘叹口气说:“那儿还有好男人啊?好男人不是被抓壮丁送去打仗,就是徭役去了,剩下的都是残废,有个残废男人过日子……已经不错了。”

的确,此刻的大元王朝已经走向了统治的末日,变得风雨飘摇。

几年前,据听说有人在黄河滩上挖出一个石人,石人的背后刻了一只人眼。

自从那个石人出现以后,民间就有了歌谣,纷纷传唱: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于是,好多活不下去的老百姓揭竿而起,短短数月之内就成立了一支几万人的红巾军。

大元朝为了平定红巾作乱,开始招募大量的乡勇,只要是好胳膊好腿的男人,全都被抓走了。

甚至一些轻微的残疾人,只要不痴不傻,也被抓起来修筑工事,押运粮草去了。

于是,山村里只剩下了一大群女人跟孩子,好多女人变成了寡妇。

这个时候男人可是宝贝,所有的人家全都开始哄抢,就怕闺女嫁不出去,找不到婆家。

马秀英正好生在这样一个战乱的年代,注定了婚姻的坎坷。

那些因为残废而退役的男人,多少人家的好姑娘都挑不过来,谁还瞧得上一双大脚性格粗鲁的马秀英?

她被这个时代淘汰了……。

可马秀英不服气,绝不相信命运的安排,她发誓,非要找个称心的如意郎君不可。

终于,第四次机会来了。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8 09:44
最后一个跟她相亲的,是距离马家村二十多里小镇上的一个捕快。

那捕快二十出头,长得眉清目秀,体格健壮,个子不高不低,一双虎眼炯炯有神,一笑脸上俩酒窝。

马秀英羞答答抬起头,眼睛跟那捕快四目相对的时候,立刻羞红了脸。

这让她想起了传说中的美男,此人貌比潘安,颜如宋玉,天生的富贵相,她立刻产生了爱慕之情。

二娘在旁边拉拉她的衣襟问:“这个如何?相中了没?”

马姑娘抬手捂了脸说:“儿女的婚事全凭父母做主,二娘说行,俺没意见……。”

说完,马姑娘站起来跑了,这次是羞愧地逃走。

闺女丢下这句话,马二娘就知道丫头乐意了,马上开始跟小捕快谈论婚嫁的事宜。

那捕快也没意见,立刻跟马二娘写了婚书,下了聘礼。

眼瞅着大事将成,马二娘将婚帖揣在了袖口里,忽然,外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不好了!红巾军来了!快逃命啊!!”

起初是一个人在喊,接下来是半个村子的人一起喊,所有的人全都慌乱起来,收拾东西逃走,整个小镇顷刻间乱成了一锅粥。

小捕快一瞅不妙,立刻拔出刀冲上大街,准备跟红巾军作战。

哪知道刚刚出去,一阵乱箭射过来,眨眼把他射成了刺猬。

小捕快就那么不明不白死了,临死连马姑娘的手也没有牵过。

此刻,红巾军已经进了村子,他们跟鞑子兵一样,也是来抓壮丁的,补充自己的兵源。

他们不但抓人,也抢粮食,抢女人。

一时间,小镇里弄得人心惶惶,鸡飞狗跳,人们纷纷躲藏,眨眼的时间大街上空空如也。

马二娘跟马秀英发现不妙,拔腿就跑,准备马不停蹄返回马家村。

可没跑出去多远,她俩就被头戴红巾的士兵发现了,几个士兵将手里的长矛一挥:“哪儿跑!站住!”直奔马秀英母女的身影就追。

马秀英感到大祸临头,心说:不好!这次要做山大王的压寨夫人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8 16:29
自从红巾军作乱以来,元朝的官吏已经将揭竿而起的农民起义军妖魔化了。

为了统治的需要,他们开始利用官府对管辖下的百姓进行洗脑。

他们说红巾军是妖魔,不但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还吃人,吃小孩儿也吃女人。

被洗脑以后的老百姓对红巾军产生了畏惧,所以看到他们就跑。

马秀英跟她的继母老娘没见过世面,人云亦云,看到吃人的妖魔,当然也要撒丫子逃走。

可惜二娘的脚太小,根本跑不快,马秀英是一双大脚,将母亲拉得趔趔趄趄。

两个人一口气跑出去老远,进去了村外野地里的乡间小路。

二娘气喘吁吁说:“闺女,你走吧,一个人逃命去,我是个老婆子,他们也不能咋着我?”

马秀英是个孝女,亲生母亲生下她不久就难产死掉了,是二娘含辛茹苦将她养大。

关键时刻,她咋能丢下二娘一个人走?

“娘,你别怕,闺女背你走,咱娘儿俩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回去!”说完,马秀英瞬间将二娘背起来,脚步如飞。

她的一双大脚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天生就是用来逃命的。

可她毕竟是女人,没有那些男人的腿脚快,眨眼的时间二十多个红巾军就把她们包围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8 20:21
“小丫头!别跑!长得怪水灵的,跟爷爷到营里成亲如何?”

“是啊小姑娘,陪着小爷喝两杯呗……。”

“谁家的丫头,好大的脚!不过小脸蛋还是蛮俊的。”

“哈哈哈……。”

那些红巾军一个个嬉皮笑脸,步步紧逼,很快把这娘儿俩逼到了一块岩石的后头。

其中一个嬉皮笑脸,竟然来摸她的脸蛋。

马秀英一瞅就急了,瞬间将二娘放在地上,胸口一挺挥起了双拳:“回去摸你妹去!摸你老娘去,讨打!”

马姑娘可不是好惹的,不但脚大,也有力气,干庄稼活儿的出身,一巴掌糊过来,正中一个士兵的腮帮子。

那士兵眼前一懵,半边槽牙就被打飞了。

这一下可惹了祸,其他的士兵轰地飞扑而上,要把她抓起来。

马秀英一边尖叫一边还击,几个红巾军竟然被她打得不敢上前。

眼瞅着女人没了力气,马上要束手就擒。正在这时候,忽然,头顶上传来一声喝叫:“你们这群狗曰的!欺负一个小丫头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爷爷过两招!”

说话间,半空中跳下一个青年大汉,那青年一头短发,身上穿了奇形怪状的衣服,只一闪就站在了马秀英的前面,将她保护在了身后。

二十个红巾军发现来了救兵,转而开始攻击那青年,一根根长矛直奔他的前胸跟肚子刺来。

青年不慌不忙,一顿拳脚过去,最前面的几个士兵先被打趴下了。

紧接着,他拳头如风双脚如雨,好比虎入狼群,叮叮当当一顿胖揍,红巾军就被打趴下一半。

剩下的一瞅不妙,领头的吹了一声口哨:“兄弟们!走了!这小子不好对付……回营了!”

地上的那些人纷纷爬起来,好比一只只中箭的兔子,尥蹶子跑了,瞬间走得无影无踪。

青年没有追赶,反而拍拍手骂声:“不自量力!想不到古代的人这么不禁揍……!姑娘,你没事儿吧?”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9 09:55
马秀英懵了,这才仔细观察眼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美,鼻子下面有张嘴,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个子不高不低,身材不胖不瘦。站在哪儿英姿飒爽。

这一刻,马秀英的心迷醉了,好一个风度翩翩的小俊男,要是能讨回家做女婿,该多好啊?

她立刻对男人产生了爱慕之情。

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答谢,赶紧弯腰行礼:“多谢壮士搭救,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小女子一定重谢……。”

本来马秀英想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干脆以身相许好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就算自己再喜欢眼前的男人,也不能这么直白?毕竟是个姑娘。

青年冲她拱拱手说:“我叫陈浩!是被一个雷给劈过来的,你叫啥名字?”

马姑娘说:“我叫马秀英,前面马家庄的人,如果公子不嫌弃,就去我家坐一坐,喝口茶,我跟二娘要好好谢谢你。”

陈浩闻听吓一跳,赶紧问:“你叫啥?!马秀英?现在是啥年代?”

“元至正八年啊,公子难道不知道?”

陈浩一跺脚:“糟糕!妗子个腿!奶奶个脚!这玩笑开大了,老子竟然穿越到了元末明初,难道你就是……大脚马皇后?”

陈浩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明白咋回事儿,一个雷劈过来,竟然穿越到了大元朝。

而且第一个碰到的,就是朱重八没过门的媳妇马秀英。

老天爷!到底怎么了?你打个雷,再把我给劈回去吧……!

发现陈浩发呆,马秀英说:“公子,去我家做客,你意下如何?”

马二娘也过来说:“是啊后生,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很方便的。”

陈浩摸摸脑袋,只能无可奈何答应:“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我没地方去了,就住你家吧……。”

马秀英跟二娘是下午把这位素不相识的救命恩人请回家的。

进门以后,立刻摆开宴席招待他,马秀英亲自下厨房做了几个菜。

马家已经没有男人了,马秀英的父亲马公因为前段时间杀了人,躲避官府的追捕,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从前,马家是非常有钱的,属于书香门第,可传到马秀英这一辈子,早就变得衰落,已经跟普通的穷人没什么两样。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9 12:15
饭不是啥好饭,炒了一盘青菜,一碟萝卜,主食是红薯。

兵荒马乱的年代,能吃上这种东西填饱肚子,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山外那些村子,好多人吃不饱,全家去逃荒,有的地方还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

一共四个人,马家的二小姐也从闺房里出来用餐,女孩子十五六岁的样子,低着头,陈浩没看清楚她的长相。

眼前的男人衣冠楚楚,一表人才,马秀英一边吃饭,一边偷偷用眼瞄,越看越喜欢。

情不自禁,她的脸蛋羞得通红,鼻涕泡都出来了。

马二娘不住地为陈浩夹菜,还打听他的身世。

“后生,你从哪儿来啊?”

陈浩说:“六百年后的未来。”

“啥?六百年后的未来?那你是咋过来的?”

陈浩说:“我被一个雷劈过来的,婶儿,你信不信?”

马二娘根本不信,笑着说:“娃娃真会讲笑话,你是不是没爹没娘,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陈浩说:“是!”

“既然没地方住,你就住我家吧,正好家里缺个男人……。”

马二娘之所以要把陈浩留下,完全是相中了他有力气。

地里的庄稼该收了,正好缺个劳力,住下当牛使唤呗……累死你个傻小子。

“谢谢婶儿,你真是个好人。”陈浩一听乐坏了,赶紧站起来作揖。

马二娘想欠身搀扶他,可因为回家的半路上呛了风,肚子有点发胀,屁、股一撅,忍不住放了个屁:“噗嗤!咕——!”

她那个屁明显是经过处理的,十分压抑,支离破碎,绕梁三日,经久不绝,回味无穷……。

老婆儿很尴尬,抬手在马秀英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怒道:“恁大个姑娘,客人面前不能矜持点……?”

马姑娘一听不干了,立刻放下碗筷跟二娘吵:“这屁明明是你放的,你诬陷我?谁放谁知道……!”

一句话不要紧,马二娘立刻羞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9 16:39
吃过饭,天已经黑了,到了休息的时间。

马家的房子不多,堂屋是马二娘跟马老太公的卧室,西厢房是马秀英跟妹妹马玉环的闺房,除此以外只剩下了一间柴房。

老婆儿就把陈浩安排进了柴房里。

马秀英很不乐意地说:“娘,他救过咱们的命,让客人住柴房里,不好吧?”

马二娘眨巴一下眼,立刻明白了闺女的心事:“你说咋办?是不是想跟他睡一块?不害臊……!”

“可人家毕竟是客啊?”马姑娘心疼陈浩,担心他夜里着凉。

“咋?瞧你那意思,想帮他捂被窝?不知廉耻!这男人有毛病,你没看出来?”

“哪儿有毛病?”马姑娘问。

马二娘抬手指指自己的脑袋说:“他脑袋进水了,要嘛就是被驴子踹了,正常人谁会说自己是六百年后的未来人?天知道他是哪儿跑来的疯子?”

老婆儿就是把陈浩当疯子,因为这人不但衣服奇怪,头发奇怪,说话也奇怪。

一定是哪家精神病院的大门没关好,刚逃出来的……。

“娘,你真的要把他留下,帮咱干活儿?”

老婆儿说:“是啊,当牲口养就是了,比驴子强吧?白天让他收割,晚上拉磨,省草又省料,赚大发了……。”说完她诡秘一笑,跟占了多大便宜似得。

马秀英没办法,只好抱起一床新被窝进去柴房,帮着男孩铺床叠被。

深夜,陈浩躺在柴房里睡不着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仍旧闪现在眼前。

他的职业是个特种兵,专门执行特殊任务,一身的功夫,枪法超群。

他工作的地点是大海上一座无名的小岛,直到现在为止,他仍旧找不到那座小岛的准确位置。

因为每次执行任务,全都是直升机过来接送。

直升机是封闭的,执行任务的时候是蒙着眼睛登机,任务完毕也是蒙着眼睛下机,而对路上的一切全然不知。

那座岛上有专业特工训练的所有装备,有训练场,武器库,餐厅和休息室。

他十八岁参军,在那个索然无味的小岛上苦苦呆了五年,日子特别单调,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

五年的时间,他至少执行过三十次任务,没有一次失败的记录,并且凭着超人的智慧跟机敏坐上了特种部队队长的宝座。

他是特战队里的神话,所有队员里的超人,深受战友们的爱戴和尊敬。

他跟超人的唯一区别就是外面没有穿裤头,而是把裤头穿在了里面。

命运的转变,是从最后一次执行任务开始的……。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0 09:1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0 09:52
那天,他带着自己的队友追捕一个国际逃犯,上去了一艘超级货轮。

就在他们马上对逃犯实施抓捕的时候,忽然,一场毁灭性的灾难从天而降。

大船驶进深海,遇到了风暴,船身颠簸得很厉害,左摇右晃。

外面的波浪声震耳欲聋,拍打在船舷上轰轰作响,而且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好多人掉进了水里,陈浩手忙脚乱,立刻取消了行动,带着所有的队员开始救人。

就在他将一个落水的小女孩救起,准备寻找救生圈时,忽然,咔嚓——!一个惊雷在半空中炸响,身体瞬间被凌厉的闪电劈中了。

紧接着,一团数十米高的巨浪排山倒海一般向他怒卷而来,他瞬间啥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过来,他就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竟然是元朝末年……。

给他的第一个感觉是:窝草!老子好命苦,竟然华丽丽穿越了。

第二个感觉是:该怎么回去?这玩笑开大了……。

还好他携带的装备没有丢失,身后的背包还在。

目前,他有防弹背心一套,手机一部,可惜进水了,已经无法开机,跟未来彻底失去了联系……各种长短枪支七把,子弹四百多发……。

自己的队友不见了,现代化的文明也不见了,整个世界观彻底发生了扭曲……。

“啊——!”陈浩从睡梦中惊醒,一个咕噜爬起,抬手擦擦汗,意识还停留在被闪电劈中的一瞬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0 12:33
“懒猪!起床了,鸡叫了还不起?不干活没人让你白吃饭!还不赶紧下地?!!”外面响起了马老婆儿的吆喝声,陈浩这才明白自己仍旧在马秀英家的柴棚里。

外面的太阳没升起,鸡已经叫了,马二娘跟周扒皮似得,使唤长工下地了。

陈浩走出柴棚的时候,马秀英已经起来了,女孩儿挎上背篓说:“陈浩哥,咱走呗?”

“去哪儿?”

“下地割麦啊,麦子已经熟透了,不然没粮食充饥……。”马秀英说完,已经跨出了院门,陈浩没办法,只好跟在后头。

“为啥起这么早?天还没亮呢?”陈浩问。

“嘘……你小点声,别让邻居们听见。”马秀英将手指放在嘴边神秘地说道。

“咋了嘛?”

“咱们去偷偷割麦,地是偷偷种的,被人发现就糟了,一定会有人过来抢……。”马秀英蹑手蹑脚小心翼翼。

“为啥啊?”陈浩又问。

马秀英一边走一边跟他解释:“现在哪儿都在战乱,粮食比金子都贵,谁家有粮食,就会有人过来抢,鞑子兵抢一拨,红巾军抢一拨,山贼抢一拨,村里饿红眼的人也会过来抢……。”

“那这庄稼是怎么种的?”陈浩奇怪地问。

“前年我就发现山后有块闲地,土地肥沃,十分隐蔽,于是就跟二娘偷偷开垦了出来,就连我妹妹玉环都不知道……。”

“喔……。”陈浩这才明白马家村山民的日子有多么艰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0 19:19
时逢战乱,民不聊生,每个人都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庄稼种出来也收不到家。

就算收到家,附近的鞑子兵跟红巾军还有山贼也会进村掠夺,所以大多数人干脆不种了。

好多人饿极了就背井离乡去讨饭,出去的再也没回来……。

时间距离天明还早,哪儿都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陈浩抬手看看表,才凌晨两点多,距离太阳出来至少还有三个小时。

山路崎岖,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元宝山的深处。

这个地方之所以称作元宝山,是因为附近的山岭连起来两头高,中间低,远远看去好像一个大元宝放在那儿,元宝山也由此得名。

只可惜名字好听,整座大山里没人有元宝,早就穷得一贫如洗。

来到一块错综复杂的半山腰,借着月光,陈浩终于瞅到了一块不大的麦田。

麦子已经熟透了,黄澄澄铺了一地。

马秀英将背篓放下,冲男孩红着脸一笑:“我去办点私事儿,你别跟过来偷看,不然,戳瞎你的双眼!!”

女孩说完,冲进了旁边茂密的草丛里,解开腰带慢慢蹲了下去……。

陈浩正在模棱两可的时候,忽然,草丛里传来一阵哗哗地流水声,犹如美妙动听的交响乐……。

他立刻明白了,原来朱重八没过门的媳妇慌慌忙忙冲进草地,是为了嘘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0 21:47
陈浩的脸腾地红了,走也不是退也不是,

马姑娘真的很美,最多十八岁,淡淡梨花面,点点小樱桃,袅袅身影动,飘飘下凌霄……。

两个酒窝溜溜圆,水汪汪一双好看的眼,两道柳眉弯又弯,十根手指尖又尖,白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鲜,红扑扑水灵灵那么耐看,好似嫦娥下了凡,男人见了都眼馋。

就是一双脚太大,跟簸箕一样。

陈浩想不到大脚马皇后竟然如此俊俏,还当着他的面嘘嘘……差一点就心动了。

于是他马上躲在一块石头背后,尽量不去听,不去看。

偷看朱重八的老婆嘘嘘,那孙子当了皇帝还不收拾我?

史书记载,朱重八是非常小气的,心胸狭窄。

于是,陈浩嘴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打算等秀英姑娘解手完毕再收割。

可就在他刚刚躲在石头背后的那一刻,忽然出事儿了,另一个危险再次袭来。

原来,元宝山上的一头大灰熊已经跟踪他俩很久了。

战乱年间,不但人饿得要死,山上的狗熊也食不果腹,半夜三更出来偷偷觅食。

忽然瞅到一男一女两人年轻人闯进自己的领地,大灰熊乐坏了,心说:妈的!好一顿美餐,咬你个桃花朵朵开……。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09:39
傻乎乎的马秀英蹲在那儿使劲,双拳紧握,气运丹田,一股混元之气向下游走,后面就传来一阵噼里啪啦声。

女孩没有丝毫防备,大狗熊就出手了。

它忽然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击过来,只一闪就冲马姑娘撞了过去。

马秀英正在全神贯注,大灰熊一脑袋从草丛里拱出来,根本就是身不由己,叽里咕噜打了好几个滚。

马姑娘扭转身,猛地瞅到是一头大灰熊,三魂七魄顿时吓掉了两魂六魂。

暗夜里黑乎乎一大团,非常渗人,两只灯笼一样的熊眼烁烁放光。

大灰熊呲牙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嗷呜!”一声嚎叫,半空中就响起一声炸雷。

“娘啊!救命啊!陈浩哥!熊!有熊啊……!”马秀英第一个想起的是陈浩,眼睛里闪出了恐惧跟绝望。

陈浩的身体也打个冷战,浑身一凛,嘴巴上的狗尾巴草掉在了地上。

他的两只眼同样瞪大了,暗叫一声:不好!马姑娘有危险……。

出于一个特战队员的本能,他身不由己扑过来,第一时间就把马秀英保护在身后,挡在了大灰熊的前面。

他的心马上缩成一团,额头上的冷汗也滴滴答答流下了,身体微微哈了下去,做出一副拼命的架势。

元宝山上的大灰熊非常强壮,足足有四五百斤重,一身的毛发乱糟糟的。

陈浩凌厉的眼光跟灰熊坠子一样的眼光骤然相撞,他的心里瞬间闪出一股莫名的胆寒。

这家伙太强壮了,普通人会被它立刻撕成八瓣,而且灰熊是天生的摔跤高手,万夫莫敌。

陈浩虽说接受过严格的训练,可他从来没有跟熊较量过,不知道有几分胜算?

说不定很快就会被这东西咬成碎片,拖得尸骨无存。

自己可以死,但马姑娘不能受伤,身为军人,保护百姓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于是,陈浩只能将身体微微前倾,慢慢从小腿上拉出匕首,横在了胸前。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11:56
“陈浩哥!咋办?咋办啊?!”马秀英在他身后喊开了,颤抖不已。

“别动!千万别动!找机会跑!不要管我!!”陈浩冲马秀英吩咐一声,他并神凝气,眼睛里瞬间闪出一股杀气。

马姑娘已经吓得腿软了,站都站不起来。

大灰熊毫不畏惧,两条前蹄猛地抬起,用力在自己的胸口上拍了拍。那意思:哪儿来的野小子?别影响老子的好事儿,要不然吞了你?

然后它一步一步向陈浩逼近,陈浩的脚步丝毫不乱,拉着马秀英一步一步后退。

“嗷!嗷嗷呜!”灰熊不住嚎叫,声音震耳欲聋,四周的山壁呼呼啦啦向下掉土。

它终于一点点将这对男女逼到了山崖的下面,退无可退。

陈浩知道只能放手一搏了,要不然等待他俩的就是死亡。

于是他眼睛一瞪,右脚在石壁上点了一下,整个身体连同匕首一起弹射了出去。

他的动作比黑熊更快,只一下匕首就刺进了灰熊的胸口位置。

距离太近了,威力也巨大,这一刀刺进灰熊的肚子足足半尺多深,半个拳头也全部没入。

人的身体跟熊身一闪而过,陈浩一个跟头栽出去老远,手里的匕首血糊糊的,大熊的肚子被挑开一条半尺多长的口子。

“嗷!嗷嗷!”灰熊的惨叫声更加雄壮,白花花的肠子滚滚流了一地,眼睛里的凶光也更加凌厉。

马秀英蹲在那儿傻了眼,呆呆发愣,女孩不但忘记了逃走,也大小便失控,脑袋里一片空白。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16:28
“陈浩哥,小心啊!”她为陈浩捏了一把汗。

“别管我,快跑!往山上跑,千万别下坡,快啊!!”

“喔喔……。”这时候的马秀英才想起来逃命,于是提起裤子撒丫子就跑,可紧跑几步却又停下了,根本就是恋恋不舍。

“陈浩哥,我跑了你咋办?”

陈浩怒骂一声:“滚啊!不想活了?快滚!”他继续跟灰熊对峙,站定身体,冲灰熊招招手,眼光里充满了蔑视。

他在吸引熊的注意力,不让它伤害女孩。

灰熊觉得受到了侮辱,它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都不怕,却被一个野小子刺一刀,顿时气得暴跳如雷。

受了伤的熊会更加残忍,这东西再次扬天发出了一声凄厉地惨嚎,根本顾不得马秀英,反而抬起前爪,将流出来的肠子卷成一团,呼呼啦啦塞回了肚子里。

然后,灰熊猛然飞扑,冲陈浩左右各抽了两掌。

第一掌打的是他的脑袋,陈浩眼疾手快,摇头晃脑躲开了。

第二掌拍向的是他的右肋,陈浩身子一扭,同样避开了。

最后,灰熊双掌齐发,瞬间将他裹在身下,人跟熊的身体就缠在了一起。

刹那间,黑影裹上了白影,白影托上了黑影,一人一熊在草丛里翻滚,这边滚到那边,那边又滚到这边,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两个身体压在石头上,石头呼呼啦啦作响,滚在草丛里,一人高的蒿草都被压得倒伏了,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飞沙走石……。

不知道翻滚多久,人跟熊都不动弹了,空气在那一刻凝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1 20:46
“啊!陈浩哥!陈浩哥!!”马秀英干脆不跑了,反而转身回来扑向了陈浩。

她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从灰熊的尸体下把陈浩拉出来。

马姑娘发现他浑身是血,衣服都被熊爪子扯碎了,那把匕首端端正正刺在大灰熊的心脏位置。

熊已经一命呜呼,陈浩也是昏迷不醒。

“陈浩哥,你咋了嘛?别吓我了,求求你别死啊……!”马秀英抱着男人的身体痛哭起来。

情急之下她想起一招人工呼吸,连忙弯下身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樱桃小口含上了陈浩的嘴巴。

就在四片嘴唇碰触的瞬间,马姑娘觉得浑身一震,好比通上高压电,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立刻面红耳赤起来。

陈浩在她怀里却噗嗤一声笑了:“知道我为啥让你往山上跑吗?因为上坡的时候是熊赶人,它很吃力,你逃掉的机会很大。下坡的时候熊会把身子缩成一团滚下去,它的速度比你快多了,所以你绝对跑不掉……”

说完,他还在她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

马秀英大吃一惊,半天才明白过来,立刻恼羞成怒,抬手打他一拳:“死鬼!原来你是装的,吓死人家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2 09:42
陈浩真是装的,身上穿了防弹背心,熊根本伤不到他。

搏斗正酣的时候,他的匕首准确无误刺在了那畜生的心脏上,灰熊踢腾两下也就不动弹了。

他之所以躺下装死,是想瞅瞅自己死了马秀英有啥反应?

想不到这丫头还很在乎他,竟然流下了眼泪。

马姑娘的嘴巴贴着他的耳根,紧紧抱着他,陈浩感受到了从她身上传来的热量,又鼓又胀,浑身痒痒得难受,于是一骨碌爬了起来。

他收拾一下情绪说:“咱走吧,回家吧……。”

马秀英说:“走个屁!麦子还没割呢。”

陈浩说:“一头大狗熊,抵得上一千斤粮食,你还贪心不足?不赶紧运回家,村里人见了一定会跟你抢……。”

马秀英点点头说:“好吧,那你等等,俺去小河边洗洗裤子……刚才一害怕,他娘的又吓尿了……。”

陈浩这才发现女人的裤子真的湿了,而且刚才解完,她PP都没擦。

别看马秀英的脾气烈,跟梁山好汉似得,遇到大灰熊照样吓得大小便失控。

女孩将裤子脱下,靠近山泉洗干净,晾干以后才穿在了身上。

这时候,东天边已经闪出一抹微明,陈浩也砍了一些树枝,做了一个简单的荆篱。

狗熊太重,足足四五百斤,根本扛不回去,只能靠荆芭拖回家。

“陈浩哥,你真聪明!”看到那个荆芭,马秀英赞叹不已。

有男人真好,刚才不是他,自己就被灰熊吃掉了。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156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