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17:38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8 20:15
生在这样一个乱世,不是他没本事,是自然条件太恶劣了。

明年,他有信心把山村建设的更美好。

于是,陈浩开始召集七姐妹,跟大家开会。

他说:“妹妹们,是陈浩没本事啊,没让大家过上幸福的生活,大家各自逃命去吧。”

七个女孩都哭了,芍药跟茉莉已经泣不成声:“陈浩哥,咱……真的要走?”

陈浩说:“是,不走不行,庄稼被蝗虫祸害尽了,不走,只能饿死……。”

“那你说,咱们能去哪儿啊?”

“山西,我劝你们都去山西。”

“为啥要去山西啊?”芍药跟茉莉一起问。

陈浩说:“我也不知道,总之,你们去了,就一定能活命。”

“那咱们啥时候再相见?俺会想你的,要不然咱一起走吧。”

陈浩说:“不能一起走,要分开走,这样活下去的希望才大,我跟你们相约,明年的春天,在这儿相会,以后,我还是你们的队长,咱们还要建设马家村……。”

姑娘们没办法,只好跟他摆手:“陈浩哥哥,再见,明年相约,记住了……”

“拜拜,一路保重……。”

就这样,女子别动队创立起来不到三个月,就彻底散了,几个女孩各奔东西,开始投亲靠友。

因为每个人都要活命,大家不能扎在一堆饿死啊?

所有的乡亲们都开始出走,一家家关门上锁,不得不离开生他们,养他们的这块土地。

陈浩带着马二娘跟玉环还有徐幺妹也走了,是最后一波。

离开家以前,马二娘又回头瞅了瞅辛勤修建的房子,真是恋恋不舍。

陈浩说:“娘,走吧,没啥舍不得的,已经家徒四壁了。”

马二娘深深叹口气,徐幺妹跟玉环搀扶了她,一步一回头。

陈浩之所以要去山西,是因为他知道山西富裕,人口多,经济比较繁荣。

因为山西还没有经历过战争,也没有经历过天灾。

十多年以后,朱重八建立大明天下,那时候,中原被战火燃烧得寸草不生,好多村子已经渺无人烟了。

有的地方几百里都看不到一条人影,大量的田地被荒芜,无人耕种。

为了让人口均衡,国家的经济快速复苏,他不得不大量迁民,从山西跟秦岭一带,往中原调集人口。

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山西省洪洞县,老槐树底下迁民的故事。

那时候,马二娘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婿有独到的眼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9 09:20
离开家以后,他们一路向西,马二娘拄一根讨饭棍,徐幺妹跟玉环继续搀扶着她。

他们跟很多人一样,加入了浩浩荡荡的讨饭大军。

陈浩的心里觉得愧疚,身为21世纪穿越过来的高技术人才,他也不得不被现在的困难逼入绝境。

讨饭的太多了,一路走来,不但有江淮的,山东的,还有河南的,河北的……。

这些人都是往山西而去,不是家里遭遇旱灾,就是蝗灾,又或者粮食被鞑子兵和红巾军抢光了,实在活不下去才沦为了乞丐。

狭窄的道路上乌压压都是人,跟赶集上会一样。

灾民从各个小路上汇集到大路上,好比滔滔的河水连绵不绝。

推车的,挑担的,拉儿的,携女的……有的年轻人推了独轮车,车上坐着白发苍苍的老人。有的男人挑了木桶,这头木桶里是行李,那头木桶里是娃娃。

有的人,干脆背了被窝,拉扯着娃娃,走在初冬的山道上。

人群所到之处就是寸草不生,半路上所有绿色的东西,能吃的草根和树皮,都被灾民们争先恐后剥光吃净了,却依然食不果腹。

十月的风很冷很冷,冰冷彻骨,跟刀子一样,吹着那么多单薄的身体。

有的人走不动,干脆就倒下,再也没爬起来。

一路走过,哪儿都是死尸,跟谷个子似得东倒西歪。附近的亲属只能瞧着亲人的尸体叹息,连弯腰埋葬他们的力气都没有了。

讨饭的大军绵延延几百里,这头到潼关了,那头还没有走出江浙跟安徽。

玉环,徐幺妹还有马二娘都饿坏了,摇摇欲坠,无法支持身体的重负,马老婆儿一路上不断呼喊:“饿啊,陈浩,乖儿子啊,给娘弄点吃的吧?”

陈浩瞅瞅身后的干粮袋,早就一粒粮食也没有了。

于是他只好说:“娘,不能这样啊,咱们不能跟着大队走,要不然只能饿死。”

“那你说……咋办嘞?”马老婆儿问。

“咱们走小路,走小路或许能弄点吃的,还能碰到人家。”

“那好,咱就走小路,听你的……。”

于是,四个人只好离开大队,踏上了附近的山间小路。

这次出来,陈浩没带啥武器,只有那把小型冲锋枪,一把铁弓,一把弹弓,身穿防弹背心,仅此而已。

而且早就跟其他的六姐妹走散了,他设计的铁弓,手枪,还有其它装备,也没来得及收回来。

但陈浩没后悔,觉得这样挺好,六姐妹身怀绝技,又有武器防身,半路上一定能弄到吃的,还可以不被人欺负。

山间的小路非常凄凉,微风一吹,呜呜啦啦作响,好像鬼哭狼嚎,要摄走人的灵魂。

饥饿是一把钢刀,一柄利箭,当它骤然在人的体内爆发时,好像已经刨开了你的肚子,将你的心肝脾胃所有的肠子全部拉出体外,纷纷割断,斩做千块万块。

又好像万箭窜身,击打你的四肢跟灵魂,让人产生目眩,肚子里翻江倒海。

人的力气会彻底耗尽,营养被掏空,三魂七魄一起出窍,剩下的只是一具没用的躯壳。

死神随时在向你召唤,要把你拉进无尽的地狱继续煎熬。

这种情况下,一旦跌到就再也爬不起来,几天以后,躯壳也会被蛇虫鼠蚁啃个干净。

所以,陈浩一路上都让三个女人坚持,坚持,再坚持。

徐幺妹怒道:“你坚持一个我瞧瞧?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站着说话不腰疼!”

两个女孩子早就摇摇欲坠了,瘦骨嶙峋,眼窝深陷,陈浩走路也直打晃晃。

可他不能倒下,因为他是一家人的精神支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9 13:16
玉环说:“幺妹,你就别埋怨相公了,他也好几天水米没黏牙了。”

徐幺妹说:“他有本事,能搞到吃的,因为陈浩不是一般人,你不是有本事嘛?弄点肉来吃吃。”

陈浩说:“想吃肉啊?好!我身上有,你过来咬啊。”

徐幺妹二话不说,抓起他的手腕子吭哧就是一口,陈浩就发出一声惨叫。

然后幺妹咯咯咯笑了,说:“这是你让我咬的,我还没见过这么犯贱的人。”

玉环有气无力道:“老公,你俩别开玩笑了,赶紧找点吃的吧,瞧,咱娘都不行了。”

马二娘真的不行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脚步机械地运动,都翻白眼了。

这是严重的影响不良,低血糖。

陈浩转身瞧瞧四周寸草不生的土地,又瞧瞧湛蓝的天空。

他说:“如果这时候有只鸟飞过就好了,老子一定射死它,我现在可以吞下一头大象。”

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半空中传来几声长鸣:“啾!啾!”两只苍鹰从半空中飞过。

那是两只大雕,非常健壮,扑闪着翅膀在盘旋。

路上饿死的人太多,大雕嗅到了尸体的味道,准备下来吃人肉。

徐幺妹立刻说:“哥,你看!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两只鸟弄下来?”

陈浩说:“我试试看。”说完,他摘下了后背上的铁弓,装上了箭头。

杠杆轻轻一拉,一把铁弓就被他拉成了满月,然后向着半空中两只大雕瞄准。

扳机一扣,嗖!箭头疾飞而出,不偏不倚,正好一箭双雕,两只大雕同时被击中。

然后,它们一个俯冲,从半空中落下,掉在了地上。

“好耶!陈浩哥你真棒!”幺妹立刻扑过去,将两只大雕捡起,发现很肥,足足有六七十斤。

这两只大雕够他们半个月的口粮了。

陈浩发现天色晚了,附近没人,立刻将三个女的安排在了一块凹进去的山洞底下,然后找水,将两只大雕拔毛,挖出内脏。

回到山坳的下面,徐幺妹跟玉环已经烧起了一堆炭火。

鸟肉被分割,在火上烧烤起来,大家一个劲地流口水。

没等肉彻底烧熟,他们就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幺妹跟玉环一边吃一边点头:“真好吃,陈浩哥,你的本事真好。”

陈浩只是说:“小意思,放心,我不会让大家饿死的。”

玉环说:“可惜了,老公,你射死一只就行了,为啥两只一起射死?太残忍了。”

陈浩说:“你吃起它们来更残忍……这对雕是夫妻,它们是有感情的动物,如果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不会独活,会殉情自杀的。”

“啊!真的?那咱们真是太残忍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射它们了。”玉环深有感触地说。

不过她吃起来还是蛮香甜的,一口也没少吃。

陈浩说:“飞禽尚且如此,人的感情更是这样,所以,做夫妻的要向这两只雕学习,生死相随,永不分离。”

玉环一听感动极了,女孩流下了眼泪,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说:“老公,俺以后也不跟你分开,好吗?咱俩厮守一辈子,直到天荒地老!”

陈浩摸了摸她的小脸蛋说:“好!生死相随,永不分离,沧海桑田,永不变心!”

瞧着他俩相亲相爱的样子,徐幺妹的脸再次红了,她转身离开。

马二娘却乐得合不拢嘴,闺女跟女婿感情好,她这个做老人的当然高兴了。

半夜,玉环跟马二娘睡着了,陈浩轻轻爬起来,发现徐幺妹还没回来,于是很担心。

他赶紧站起来悄悄寻找,最后在三里地以外的小河边找到了她。

当时,徐幺妹正在那儿哭,一个人擦眼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9 17:47
记号记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9 19:43
陈浩问:“幺妹,你咋了?”

女孩赶紧说:“没事,想我的爹娘了。”

陈浩问:“跟了我,你有没有后悔过?”

幺妹说:“没有,当初跟你是我自愿的,哥,你坐。”

她腾出一点地方,陈浩就坐在了她的旁边。

“幺妹,如果你想那帮兄弟,就走吧,去找他们。”陈浩建议道。

“不,跟了你,你就是我的家,你去哪儿,我只能去哪儿。”

“妹子,委屈你了,哥无能,让你挨饿了。”陈浩不好意思说。

幺妹摇摇头:“没事,你已经尽力了,哥,我冷,你抱抱我,行不行?抱抱就不冷了……。”

女孩子乞求地看着他,让陈浩无法拒绝。

幺妹穿得很单薄,冬天来了,她瑟瑟发抖,样子楚楚可怜。

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哥哥帮着妹妹取暖,应该的。

于是,陈浩就抱紧她,用自己的身体帮着妹妹取暖。

扎进男孩怀里的一瞬间,幺妹陶醉了,痴迷了,觉得陈浩的肩膀很温暖,她还舍不得撒开了。

“哥,你真好,可惜啊可惜……。”

“可惜啥?”

“可惜你已经跟玉环嫂子成亲了,如果我早一点碰到你,该多好啊。”幺妹的声音又轻又细,长长的头发在男人的胸口上摩擦。

她贪恋这副胸膛,贪恋他的温度,好想做他的女人。

当初她解散义勇寨,义无反顾跟他,就是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他。

陈浩当然明白女孩的心,于是将她越抱越紧,但心里没有杂念,完全是哥哥抱妹妹的那种。

俩人足足抱了一个时辰,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陈浩说:“暖和了没?咱走吧……。”

幺妹说:“再抱一会儿……。”

陈浩说:“别了,天快亮了,让玉环看到不好,她可是个大醋坛子。”

幺妹只好点点头:“嗯,那咱走吧。”

于是,两个人站起来,一起走向了三里以外的营地。

哪知道刚刚进去,他俩就大吃一惊,篝火已经熄灭,旁边的玉环跟马二娘却消失无踪……。

“啊!玉环!二娘!咋回事儿?咋回事儿啊?”陈浩焦急地问。

“她俩刚才不是在这儿嘛?人嘞?”幺妹也问。

“是不是一起……方便去了。”

“那好,咱俩一起找,你向东,我向西。”幺妹提议道。

于是,他俩赶紧分开,一起寻找,一串串喊声在山谷里响起。

“娘!老婆!”

“玉环嫂!二娘!你们去了哪儿啊?”

可他俩一起找好久,也没有发现玉环跟马二娘的下落,天亮以后,他俩又在篝火边相聚。

“幺妹,找到没有?”陈浩问。

“没有啊,你呢?”幺妹反问。

“也没找到,她俩……不会让狼给叼走了吧?”陈浩着急忙活问。

于是,两个人四只眼一起在地上搜查。

不看不要紧,一看失了魂,陈浩忽然尖叫一声:“不好!他们一定被人给弄走了,玉环!娘!我对不起你们啊……。”

他跪在地上竟然嚎啕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0:46
陈浩是21世纪的特种兵,破获过不少国际大案,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洞悉力和观察力。

仔细一瞅,就知道他离开的两个小时里,火堆旁发生了啥事儿。

其实他们一家四口,早就被一群人盯上了,那群人应该是当兵的。

而且很可能是一群残兵败将,是被烤肉的香气吸引过来的。

旁边有长矛落地的痕迹,山石上有人坐过的痕迹。

地上的脚印是一群男人留下的,杂乱无章。

多余的雕肉也不见了,一定被那群残兵败将抢吃光了。

那时候,他不在现场,玉环母女应该是被这群人劫持了。

他们不但抢光了所有的食物,还把玉环母女弄走,不知道弄哪儿去了。

这是陈浩穿越过来第一次痛哭,跪在地上懊恼不止。

他根本不应该离开,也不该跟幺妹在小河边多停留两个小时。

媳妇跟丈母娘都没了,这可咋办?

徐幺妹问:“哥,应该找她们回来,你说,咱们去哪儿找?”

陈浩站起来擦擦泪说:“往西,那群人也一定劫持着玉环跟二娘向西去了。”

“好,俺听你的,咱俩一起找,找不到嫂子跟二娘,决不罢休!”

于是,两个人不敢停留,只能整装待发了。

他们一起顺着山道,再次跟那些难民汇合,一个人一个人打听。

可那些难民纷纷摇头,说从来没见过一个好看的姑娘跟老婆儿,也没见有当兵的混杂进来。

于是陈浩疯了,一路奔跑急急追赶,一口气追出去一百多里,还是没有看到玉环母女的身影。

一家人就那么走散了,陈浩的心彻底崩溃。

他紧闭嘴唇一言不发,脖子上的青筋都暴凸起来。

没有了玉环,他生不如死,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能保护,活着干啥?死了算了。

愧疚跟自责让他食不甘味,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

跟玉环分开七八天以后,他就病倒了,身体乏力,摇摇欲坠。

“哥,你坚持,坚持下去啊,可别犯傻……。”徐幺妹没办法,只好搀扶着他走。

再后来,女孩子就背着他走。

走来走去,又跟那些灾民走散了,他俩进去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

此刻,已经进去十一月,天上下起了大雪。

起初是零零星星,再后来是鹅毛大雪,大雪纷纷扬扬,染白了大树,染白了山头,也染白了整个世界。

幺妹背着陈浩在雪窝里潜行,一步又一步。

整个世界上的人好像死绝了,山坳里空旷无比,一条人影也看不到。

幺妹就那么背着陈浩,在树林里走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走出去。

最后,她竟然发现自己迷路了,绕了一圈,又绕回到了起点。

半夜,山谷里传来野狼的嚎叫声:“呜呜……嗷呜!!”

女孩子吓坏了,立刻把陈浩放在一颗大树下,摇晃他的身体:“哥,你醒醒,醒醒啊,我怕,怕啊,好像有狼!”

陈浩已经昏迷,嘴巴里说着胡话,嘴唇干裂,轻轻默念着两个女孩的名字:“秀英……秀英你别走啊……玉环……玉环别怕,我来保护你。”

一路上,她呼唤秀英的名字328次,呼唤玉环的名字329次。

幺妹知道秀英是玉环的姐姐,当初为了躲避鞑子兵的追捕,不甘受辱,跳下断崖死掉了。

她也知道陈浩当初真正喜欢的是马秀英。

于是她说:“哥,你别睡啊,天冷,睡过去就醒不过来了,求求你了……。”

陈浩浑身发烫,额头上能烧开一壶水,牙关打颤,身体痉挛。

饥饿,灾荒,跟家人的离散彻底击垮了他的意志。

他不是战无不胜的,同样是血肉之躯,有着人的感情。

自从穿越过来,是马二娘跟玉环给了他一个家,成为了他最牵挂的人,从此以后不再孤单。

他舍不得她们……。

徐幺妹真的没有办法,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再烧下去,陈浩哥就烧死了。

必须为他取暖。

于是,女孩儿顾不得羞耻,撕拉将自己的衣服扯开了,用洁白炽热的胸膛来帮着他捂暖。

她将陈浩抱得死死的,反正这身子是他的,早给晚给都是给,豁出去算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2:48
厉害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14:00
她就那么抱着他,让他的下巴搭在自己的肩膀上,雪白的胸口跟炽热的胸膛紧紧相贴,男人的哈气一串串在她的身后飘荡。

不知道过多久,忽然,一双双绿色的眼睛从四周冒起,渐渐向着他俩靠近。

一条条狼影从四面八方赶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可惜徐幺妹还不知道。

终于,一条狼冲女孩子发动了进攻……从她的背后扑了上去……。

此刻的陈浩正在做梦,迷茫中他梦到了一扇门。

那扇门是白色的,和谐而又安静,仿佛通向天堂的路。

他一直冲着门的方向走啊走,终于将门推开了。

眼前出现一具苗条的身影,一个姑娘站在门那边冲他在笑,竟然是马秀英。

陈浩立刻扑过去牵上了马秀英的手,问:“姐,你咋在这儿?这是哪儿?”

秀英却说:“这不是天堂,是地狱,前面就是奈何桥,我发过誓,咱俩相约到百年,那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我死了,跳进悬崖下面就死了,一直在等你,等着你跟我一起喝孟婆汤,过奈何桥。”

陈浩高兴极了,一点也不怕,说:“地狱咋了?天堂咋了?只要跟你在一块,哪儿都不怕……。”

说完,他就把秀英姑娘抱紧了,亲她的嘴,吻她的唇。

马秀英也抱上了他,说:“陈浩你真好,咱俩一起投胎,下辈子做夫妻。”

两个人抱啊抱,亲啊亲,不知道亲多久,抱多久,忽然,马姑娘推开了他,脸色大变,焦急地呼喊:“陈浩!你醒醒,醒醒啊,狼!有狼要吃你了……再不醒就没命了!”

被女孩一推,他跌倒在地上,再次睁开眼,才发现是南柯一梦。

刚刚睁开眼,他就吓得浑身一抖,瞳孔收缩。

原来这儿是一片原始森林,他跟幺妹被困在了树林里。

此刻,已经有一条狼扑向了幺妹,将女孩子扑倒了。

幺妹一声大叫:“哥!救命啊!”

那条狼却呲牙咧嘴,一下子咬在了女孩的腿上,根本不松口,出出溜溜将女孩的身体拉出去老远。

热血,顺着徐幺妹的腿汩汩流出,看样子,这条狼非要在她雪白的腿上叼下一块肉不可。

瞧着女孩濒临绝望的眼神,陈浩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大喝一声:“欺负我妹妹,找死!!”

抬腿一点旁边的大树,他的身体好比一根利箭,直奔那条狼弹射了过去。

弹射的过程中,他的右手已经伸向小腿,瞬间将一把军刺握在了手里。

一秒钟的时间,人到,刀到,刀气到,噗嗤!军刺不偏不倚,正好刺在了狼的肚子上。

威力太大了,利刃竟然从狼这边的肚子进去,从那边冒出了尖儿。

“吱!呜呜呜!”这条狼受到剧痛立刻躲闪,在地上叽里咕噜打了好几个滚儿,终于松开了徐幺妹的腿。

陈浩哪儿肯放他走?看到幺妹的腿被咬成这样,不由得怒火中烧。

身子一翻,他就冲狼扑了过去,张开嘴巴也咬它。

这条狼本来就受了伤,不能活命,又被一个疯子似得野兽攻击,吓得连连败退。

陈浩的嘴巴咬在了狼脖子上,只是扯掉它一块皮毛,嘴巴上的狼毛在寒风里飘舞。

这条狼是跑了,可其它的狼却一起冲他怒吼:“嗷嗷嗷!呜呜嗷呜!!”

陈浩一个鹞子翻身,单腿跪在地上,左手撑住身体,右手握着血淋淋的军刺,

他将幺妹保护在身后,不让一条狼靠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0 20:26
“来呀!有本事就上来,只要敢上,老子保证你们一个也走不掉!!”

说完,他的身体猛烈一转,半空中转体720度,右手持刀,左手从腰里掏出了那把小型的冲锋枪。

突突突一梭子下去,前面的几条狼纷纷倒地。

狼们受到粹然一击,知道这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这孙子竟然比狼王还厉害,不好惹!撒丫子扯呼吧。

于是,所有的狼身体一转,夹起尾巴就跑,嗖嗖嗖不见了踪影。

刚才那条中刀的狼跟中弹的狼跑不了多远,已经活不成了。

可陈浩懒得追它们,救人要紧。

于是,他立刻扑向倒在血泊里的徐幺妹。

“幺妹!你咋样了?痛不痛,痛不痛啊?”陈浩都要吓死了。

幺妹却笑了:“哥,你终于醒了,真好!”说完,女孩子身体一软,晕死了过去。

“妹!别怕,别怕啊,哥来帮你治伤……。”陈浩啥也不顾了,立刻将女孩的身体抱在怀里,冲到了一颗大树的下面。

他让幺妹的后背靠在树干上,赶紧检查她的伤势。

仔细一瞅,幺妹的伤口很不雅,狼咬的位置竟然是她的大……腿。

狼也够聪明的,女孩子哪儿的肉最多,最嫩,它倒是会挑地方。

目前已经顾不得羞耻了,陈浩一边安慰她,一边咝咝啦啦扯了自己的上衣,当做布条,将女孩的腿、根位置缠紧了。

这样,狼毒就不会随着血液往上窜。

然后他将幺妹的裤子扯开,女孩子的洁白如玉就展现出来。

腿的两侧各有两个牙印,足足半寸多深,血流不止。

陈浩立刻低下头,用嘴巴在伤口上吸起了毒血。

吸半天,直到幺妹哪儿的黑血变成鲜红色,这才帮着她消毒。

消毒很简单,身上有子弹,拿出子弹,咬掉弹头,将火药倾倒在伤口上。

然后,陈浩点着打火机,慢慢向着伤口靠近。

轰地一声,一团火光冒起,火药燃烧起来,徐幺妹就浑身发癫发颤,剧烈抖动起来。

女孩只喊一句:“啊!好痛啊!痛死了!”向后一倒,又晕死了过去。

陈浩这才帮着她把裤子合拢,用布条全部缠紧。

徐幺妹醒过来的时候,陈浩已经帮她把伤口处理完毕。

女孩子见状,羞得不敢抬头见人,自己哪儿……一定被他看到了。

抽搐好久,她才羞答答说:“哥,谢谢你。”

陈浩说:“应该我谢谢你,你是为了保护我,才被狼咬的,我欠你一条命。”

“哥,我的腿受伤了,不能走路,咋办?”女孩又问。

“好办,一路上都是你背着我,这次我背你!”说完,他把徐幺妹背了起来,让女孩趴在自己后背上,大步流星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10:23
陈浩的精神恢复了,徐幺妹帮他捂暖,再加上跟狼搏斗,吓出一身冷汗,伤寒竟然好了。

他也有药,随身带在怀里,吃几粒药片体力就逐渐恢复。

男人背着女人继续在雪地上行走,徐幺妹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蜜而又温馨。

玉环离开真好,这时候陈浩哥是她的了,她可以独占他的肩膀,他的身体。

幺妹的脑子里甚至闪出一种昧心的想法,如果玉环饿死,或者被过路的残兵杀死,那就更好了。

这样就永远可以占据陈浩……永远不跟他分开,让他背一辈子。

“哥,你累不累?”幺妹在他肩膀上问。

“不累,就是饿。”陈浩说。

“那咱们找到落脚的地方,赶紧弄东西吃。”

“好……。”

“哥,为啥我走进树林里会迷路?我的方向感没事啊。”幺妹问。

“因为你在雪地里,没有找到参照物。有了参照物才不会迷路。而且因为人类常年使用右手,所以左脑比右脑发达,右腿也比左腿长一点,走着走着,就容易转圈圈,所以会迷路……。”

“哥,在密林跟雪地里行走,咋着找参照物?”幺妹又问。

“白天看树,死树的年轮南边比北面稀疏宽大。也可以看树冠,树冠稠密的一方为南方,枝叶短小的一方是北方,因为树冠是向着太阳的位置生长的。

夜晚看星星,先找北斗星,再找北极星。”

“北极星在哪儿?”女孩又问。

“我指给你看,那七颗星星,连起来像一把勺子,勺子对应的那颗星星就是北极星了,找到它,我们向着右边走,就是西边了……。”

陈浩知道徐幺妹是古人,没上过小学,更加不懂得天文学,只能一点点教会她。

“哥,你懂得可真多,我好崇拜你……。”幺妹将脑袋又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感受他肩膀的温暖和宽阔。

“这些都是最基本的知识,以后咱们女子别动队会用得上。”

“嗯,好,等到明年,咱们跟六姐妹汇合,我一定教她们……。”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谈,说起话来就不冷了,也不饿了,心情也会好很多。

陈浩背着女孩,心里一直在嘀咕。

刚才那个梦里,他跟马秀英亲了,也吻了。醒过来嘴唇麻麻的,一定被人真的亲过。

难道是幺妹,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占便宜……?这丫头,真会趁人之危。

刚才疗伤,他还看了她不该看的地方。

古代女孩都是很封建的,男人瞧见女孩的身体,女的只能以身相许,她……不会讹上我吧?

可他不想问,担心她害羞,只能装聋作哑。

两个人走啊走,熬啊熬,足足向前走出去五十多里,一直走到天亮,终于出现了人家。

前面有个茅草房,一股炊烟袅袅升起,于是,陈浩的脚步就加快了。

哪知道走到跟前一瞅,立刻大吃一惊。

那些袅袅升起的竟然不是炊烟,而是房子被点着升起的浓烟。

房子被一群鞑子兵包围了,院子里躺着好几具尸体,有女人也有孩子,雪地都被染红了。

兵器的撞击声叮当作响,至少三十个鞑子兵将一个青年包围,正在拼命砍杀。

那个青年三十岁左右,毫无惧色,但是却身受重伤,节节败退。

如果猜测不错,地上的死尸应该是青年的家人,鞑子兵发现附近有人家,过来抢粮食,遭到了反抗。

青年的身手不错,虽然身受重伤,却依然奋力拼搏,嘴巴下有一缕好看的胡子,浑身是血。

眼瞅着他被几十个鞑子兵围困在当中,马上要被乱枪刺死,陈浩正好赶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12:13
记号记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14:03
“哎呀哥!有鞑子兵,咋办啊?”徐幺妹问。

“妹妹别怕,你先在这儿休息,我去看看……。”陈浩说完,将幺妹放在地上,大步流星直奔那座房子冲了过去。

此刻,那青年已经汗流浃背,渐渐不支,眼睛一闭打算等死。

陈浩大喝一声:“住手!放下武器!不准欺负人!!”

说话间,他已经从半山坡跃下,猛然站在了小胡子的面前。

鞑子兵眼瞅着就要取胜,纷纷吓一跳,怒道:“小子,你是谁?”

“我是过路的,你们怎么能杀人呢?这些人是不是你们杀的?”陈浩问。

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嘿嘿一笑:“是又怎么样?他们家是反贼,老子要把他抓捕归案!”

“抓人也不能杀人啊?你们这是滥用职权!”陈浩开始跟他们讲理。

“滥用职权?做反贼是要诛九族的,老子就是杀人了,你又能怎么样?”那人挺横,也一脸的横肉。

“岂有此理!今天我要教训你们一下……。”陈浩气坏了。

他才不管什么鞑子兵和红巾军,谁欺负老百姓,他就揍谁。。

“小子,你那儿来的?劝你少管闲事!别不自量力,不然连你一块抓!”

陈浩说:“行啊,那咱们过过招,你们一起上!”

此刻的他虽然几天没吃东西,可对付几十个鞑子兵不是问题。

首先他有枪,其次,身穿防弹背心,这些人想伤也伤不到他。

军官冷冷一笑:“就凭你?找死!弟兄们,杀死他!”

一声令下,四周的鞑子兵就一扑而上,打算把陈浩就地正法。

那陈浩就不客气了,打呗!

于是,他抡起拳头奋勇而上。杀进了人群。

鞑子兵真不是他的对手,只见陈浩拳头飞舞,双脚飞踢,鞑子兵挨上他就倒地,一个个哎呀哎呀惨叫。

他不想杀人,用的是大小擒拿,攻击的就是这些人的腿弯和手臂的关节。

虽然这些元军穿了厚厚的铠甲,可关节的位置却不能保护。

从这头打到那头,二十多个鞑子兵就被撂倒了。

当官的一瞅来者不善,知道这小子有两下子,立刻大喝一声:“弟兄们,走!回营了!”

没受伤的几个先跑了,后边的几个爬得慢了点,被那青年上去一刀一个,结果了性命。

“喂!大哥别呀……!”陈浩想阻拦他,可青年根本不听,接连杀死了四五个伤兵。

眼瞅着元军走远,青年猛地转过头来,冲陈浩扑通跪了下去:“多谢壮士救命!大恩没齿难忘。”

陈浩赶紧搀扶他说:“刚才我已经把他们打趴下了,你干嘛要杀死他们?”

青年说:“可他们杀死了我的亲人,眉儿!蕙娘!我对不起你们啊……呜呜呜。”

这人竟然哭了,一下子扑向地上的死尸,将一具孩子跟女人的尸体抱在了怀里。

“大哥,他们是……?”

“眉儿是我的女儿,蕙娘是我的妻子!他们全都被鞑子兵杀死了,我跟他们不共戴天!啊——!”这人竟然朝天发出一声狂笑。

“大哥,你也不必伤心,死者已矣,存者偷生,还是把她们埋掉吧。”

这人赶紧站起来擦擦眼泪,拿起一把锄头刨坑去了。

陈浩仔细瞅了瞅,地上的死尸足足七八具,两个老人,还有三男二女。

不用问,两个老人是青年的父母,三个男人,应该是这人的兄弟,那两个女的,就是他的妻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17:54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19:56
小胡子在房子的旁边深深挖了七个坑,陈浩帮他将七具尸体深深掩埋了。

然后他扑通跪在了坟墓的前面磕头,说:“爹!娘!弟弟,女儿,蕙娘啊!我一定帮着你们报仇,不诛灭鞑子兵,誓不为人!”

陈浩跟徐幺妹站在旁边,心里也不是滋味。

鞑子兵真的很残忍,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反叛。

国不知有民,而民亦不知有国。朝廷对老百姓不好,老百姓就不买他们的账。

“大哥,你别哭了,要化悲痛为力量。”陈浩没办法,只能劝。

最后,青年擦干了眼泪,站起来说:“这位兄弟,不是你,今天我就死定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大恩人。请进屋里谈,我要好好招待你们。”

陈浩跟徐幺妹只好跟他进了屋子。

这户人家有一间北屋,东西各有两个厢房,东厢房已经被烧了,西厢房和北屋完好无损。

陈浩进去,发现这家人的摆设不错,应该是个小地主。

屋子里有长桌,书架,还有一张古琴,看样子是个文化人,到处充满了书卷气。

青年先让他俩休息,然后赶紧忙活做饭。

饭菜端上来,陈浩跟幺妹已经饿坏了,立刻狼吞虎咽。

吃饱喝足,打俩饱嗝,陈浩松了松裤腰带问:“大哥,你到底犯了啥罪?他们要这样对你?”

这人却说:“我是明教的,在他们眼里明教就是反贼!各位吃饱喝足,还是赶紧离开的好,那些鞑子兵虽然走了,可他们会带更多人来,不然你俩会跟我一起陪葬。”

陈浩问:“为啥你不走?”

“放心,一会儿我就会离开,还会把这房子烧了。”

“那大哥准备去哪里?”

“不知道,暂时想去投奔徐寿辉,找个落脚的地方,天下这么大,总有我的安身之所……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这时候,小胡子才想起问他俩的名字。

陈浩拱拱手道:“我叫陈浩,安徽来的,这是我妹妹,她叫幺妹。”

“在下陈友谅,感谢二位的救命之恩,一会儿离开,家里的粮食你们随便拿,能拿多少拿多少。”

“等会儿,你叫啥?陈友谅?”陈浩闻听再次吃了一惊。

“是啊,难道小兄弟认识我?”男人问。

陈浩心说:妈的!我咋跑陈友谅他家里来了?本来要去山西的,打算从河南穿过去,可没想到徐幺妹背着他早就迷失方向,竟然走进了湖北的境地。

陈友谅这孙子还没出道?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啊?

“你今年……三十岁?”陈浩问

“是,整整三十岁。”

“这个地方竟然是……湖北的丐阳?”

“是啊,正是湖北的丐阳,小兄弟,你可神了。”陈友谅迷惑不解,想不到陈浩竟然认识自己。

不用问,那一定是明教的兄弟了。想当初陈友谅在明教,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这次他是回家探亲,被鞑子兵的密探给盯上了,才招来的杀身之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10:18
陈浩苦苦笑了,这个世界真是小,所有的人都齐了。

他跟朱重八结拜过兄弟,跟张士诚结拜过兄弟,还跟刘基成为了好朋友,目前竟然碰到了陈友谅。

这些人都是元末明初叱咤风云的人物,不久,他们将领导一批批农民武装,为大元朝敲响丧钟,彻底颠覆天下。

陈浩不知道是惊是喜,同时,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这些人都是他的好朋友,万一他们将来自相残杀,自己被夹在中间可该咋办?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陈浩只能说:“友谅大哥,咱们还是收拾一下东西,离开吧?”

陈友谅点点头道:“好!从此以后我就没有家了,我的家……就是天下!!”

三个人立刻收拾行李,离开了这座茅屋。

离开之前,陈友谅点着一把火,将整个家烧为了灰烬,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陈浩在丐阳碰到陈友谅完全是巧合。

当初从元宝山出来,他们就走错了方向,奔向了河南的南部。

这年代没有地图,他想从河南南边穿过去,直奔那边的山西。

结果撵着逃荒的大军,一口气来到了湖北。

陈友谅带他俩很好,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顾。

这孙子很有钱,挥金如土,身上的钱怎么花都花不完。

陈浩跟徐幺妹不再挨饿,也不用再讨饭,是一路住店过来的。

他们顺着汉水一路向西北,走荆门,过襄阳,穿州过府,而且一路上陈友谅都牵着陈浩的手,一口一个兄弟叫着。

他说:“咱俩都姓陈,没准五百年前是一家呢,一笔写不出两个陈字,干脆结拜兄弟算了。”

陈浩吓一跳,史书上记载,陈友谅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心胸狭窄,心狠手辣,卑鄙无耻。

万一将来这小子翻脸不认人咋办?

来到襄阳城外的一片密林里,陈友谅竟然停止脚步,扑通跪在了地上,说:“陈浩兄弟,你不跟我结拜兄弟,我就不走了!跪死在这儿。”

陈浩犹豫良久,终于跪下了下去,跟他撮土为香,当场义结金兰。

“好,我认你这个兄弟,以后同生死,共患难,不离不弃!”

陈友谅立刻大喜:“我今年三十岁,你二十四,以后就是你大哥了,谁欺负我兄弟,我就跟谁拼命!”

陈浩也说:“以后,我就是你亲弟,谁欺负我大哥,我同样跟他拼命!”

“好耶!你们俩以后就是亲兄弟了,真好!”徐幺妹在旁边拍手鼓掌。

陈友谅站起来,抓住了陈浩的手:“弟,咱们进城痛饮几杯,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陈浩说:“好,不醉不归……。”

于是,三个人一起挽手进城,找到一家小酒馆,喝了个酩酊大醉。

陈浩第一次觉得陈友谅这个人不错,豪爽,大度,英雄气概,义薄云天,功夫还不错。

他很疑惑,为啥历史书上把他介绍得那么坏?

后来一想明白了,历史书上的东西不一定全是真的。

从明朝建立初期,一直到21世纪,中间过去了接近六百年。

陈友谅是朱重八最大的敌人,谁掌权,当然要把自己的对手贬低,同时也要侮辱他的人格。

也就是说,明史是朱重八让人写的,他当然要贬低陈友谅了。

看来朱重八那小子也不是啥好鸟。

这一晚陈浩喝醉了,陈友谅喝醉了,徐幺妹也喝了不少。

走出酒馆,三个人开始找地方住宿,因为逃难的人太多,所有的车马店都被住满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却只剩下了一间房。

三个人一合计,只有一间房,咋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13:43
陈浩说:“女子优先,给幺妹住,我陪着大哥在外面说话。”

陈友谅却呵呵一笑:“那不行,你是我弟,在外面冻一夜,伤风了咋办?我有责任照顾你。”

“那大哥的意思?”

“你跟幺妹住客房,我一个人在廊檐下就行了。”陈友谅拍拍胸口道。

陈浩说:“大哥,不行!你冻坏了咋办?现在可是冰天雪地,襄阳城也下雪了,不然咱们三个人都住客房,将就一下?”

陈友谅立刻摇头:“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我不能跟幺妹住一起,不然会有人说闲话的,你们是兄妹,不用避嫌,我不行的……。”

“可是大哥……?”陈浩还想解释,可已经被陈友谅推进了屋子里。

徐幺妹进来,点着了油灯,说:“哥,想不到友谅大哥这么好,真是条汉子。”

陈浩说:“他是当之无愧的大英雄,我给他送条被子,可别着凉了。”

说完,他果然拿一条被子,帮着陈友谅送到了廊檐的下面。

陈友谅大吃一惊:“弟弟,你咋出来了?快进去,外面冷。”

陈浩说:“大哥,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陈友谅却摇摇头:“没事,进去吧,照顾好幺妹,我知道你们不是亲兄妹,她很喜欢你。”

“啊!大哥,你咋看出来的?”陈浩纳闷地问。

“你哥哥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好好珍惜她……。”说完,陈友谅又把陈浩推进了屋子。

这家客栈的条件不错,里面烧了火炕,特别温暖。

因为陈浩的被子给了陈友谅,所以炕上只剩下了一条棉被。

徐幺妹二话不说,三两下扯掉外衣,出溜了进去。

陈浩只能苦着脸坐在油灯前的板凳上。

“傻愣着干啥?进来啊,不怕冻坏了?”徐幺妹瞅瞅他,心疼地问。

“孤男寡女,我咋能跟你同床共枕呢?”陈浩红着脸说。

“你心里有鬼?”徐幺妹问。

“没有,我是君子,君子坦荡荡。”陈浩回答。

“既然没鬼,那你怕啥?我都不怕!佛家有云,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心中没鬼,就啥都不用怕,盖一条被子……暖和。”女孩子脸蛋红红说。

陈浩是很想跟徐幺妹钻一条被窝的,可又担心女孩子的名节。

虽说烧了火炕,可屋子里依然很冷,今年,襄阳城里外的雪非常大,天寒地冻。

徐幺妹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扯上男人,将他拉进了被窝里。

她一下抱上他的腰说:“就当照顾我行不行?抱上你,我就暖和了……。”

陈浩的心在突突跳,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可还是跟徐幺妹粘合在了一起。

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上帝的玩笑?

他竭力在挣扎,说:“不行!咱俩不能在一块,玉环知道会不高兴的。”

徐幺妹立刻将他抱得死死的,不让他动弹:“你还是心里有鬼,就是抱抱,啥都不做,咋就对不起她了?”

“可……咱俩这样,跟夫妻没两样了。”

“这有啥,你心里不想不就行了?”女孩说完,抱着他闭上眼。

陈浩感受到了女孩身体的鼓胀,也感受到了从徐幺妹身上传来的温暖。

两个人都没有脱衣服,就那么抱着,相互用身体捂暖。

男人的呼吸跟女人的呼吸都不均匀,忽高忽低,此起彼伏。

两颗心也在砰砰乱跳,身体的热血都在狂涌。

女孩的体香在屋子里散发,辐射到棉被上,侵染了这里的每一寸空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14:36
陈浩第一次发现徐幺妹很美,毕竟是大家闺秀,受过高等的教育。

她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睫毛很长,两腮桃红,是瓜子脸,下巴也很尖。

全身上下透过一种成熟的气息,让人着迷。

她的腰也很细,铁锨把儿一样,一只手就能攥住,眉宇间透过的是一股英姿豪气。

这股豪气,是她父母双亡以后才产生的,是对大元朝的愤恨,也是对父母死亡的不公。

她真的很可怜,父母双亡,无家可归,孤身闯荡江湖,真的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

自己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帮她取暖又有何妨?

睡梦里,徐幺妹一直在说梦话,一会儿冷汗淋漓,一会儿尖叫,一会儿又哭。

她梦到了父母被砍头的惨象,父亲的头颅被人拽着辫子,刽子手的刀一划而过,爹娘的鲜血就飞出去老远。

菜市场上哪儿都是血,还有人用粘了血的馒头,回家给人治病。

所以她一边哭,一边打颤,将陈浩越抱越紧。

“幺妹!别哭,别哭啊,你醒醒……?”陈浩赶紧晃醒了她。

“陈浩哥,我好怕,好怕啊!我看到爹娘被人杀死了,好惨啊……呜呜呜。”幺妹抱上他哭得更厉害了。

“不哭不哭!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跟你一起把鞑子兵赶出关外,咱不哭,啊?”陈浩一边安慰她,一边帮着她擦眼泪。

“陈浩哥,幺妹没有亲人了,好可怜的,你能不能照顾我一辈子?”女孩的眼里含着泪花问。

“会!你就是我亲妹,我当然要照顾你一辈子。”

“不,俺不做你亲妹,要做你媳妇,干脆,你把俺的身子拿走吧……。”徐幺妹说着,就要脱衣服,拉开自己的裙带。

可陈浩却赶紧阻止了她:“别!幺妹你这是干啥?我有媳妇了……。”

“我不怕,我给你做小,反正这辈子就跟着你了……。”女孩竟然不听,上衣已经拉开,显出了雪白的肩膀。

陈浩赶紧帮她合拢衣服,要从炕上跳下来。

“陈浩哥你别走!我一个人害怕!”女孩上去又抱上了他的腰。

“幺妹!如果你想保持咱们从前的关系,就矜持一点,不然……还是走吧,找你的那帮兄弟去。”陈浩没办法,只好下起了逐客令。

“我不走!我就要跟你在一块,照顾你,帮你生娃……要不然这辈子死不瞑目!”她把脑袋贴在他的肩膀上又哭了。

“好!我答应你,但不是现在,等赶走鞑子兵怎么样?你也不想父母大仇未报就成亲吧?”陈浩了解这丫头的倔强,只好糊弄她。

“你说的是真的?赶走鞑子兵以后,就接受我?”幺妹一听喜出望外。

“是,我保证……。”陈浩答应道。

“太好了,陈浩哥你真好!”徐幺妹说着,将他抱得更紧了,贴得也更紧了。

陈浩暗暗叫苦:这叫他娘的啥事儿?咋大明朝的女孩一个个比21世纪的女孩还脑残?

有耐心就让她等吧,大元朝被覆灭,那是五年以后的事儿。

说不定在这五年里,他会找到返回21世纪的办法,等到鞑子兵被赶出关外,自己早回21世纪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3 14:32
徐幺妹就是个脑残,南北都分不清,按说,从宿州出来,一路向西,穿过河南可以直接到达运城。

可那丫头竟然不认识路,只知道跟着灾民乱窜,一路南下,背着昏迷的陈浩竟然穿过河南去了湖北。

然后再从湖北辗转山西,多走了近千里的路。

没文化真可怕,这都赶上两万五千里长征了?你咋不去周游世界嘞?

徐幺妹也觉得委屈,她错把山西听成了陕西,还怪陈浩没说清楚。

再说,那时候都饿晕了,只知道跟着灾民凑热闹,天知道走到了哪儿?南辕北辙也不是啥稀罕事儿。

可陈浩却气个半死,别管咋说,一个半月以后,他们还是来到了太原。

太原的灾民更多,哪儿都熙熙攘攘,到处是蓬头垢面的叫花子。

陈浩正在跟人打听,忽然,一个女人猛地扑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臂:“陈浩!你真的是陈浩?太好了……!”

这女人惊喜非常,陈浩仔细一瞅,竟然是丁香。

“啊!嫂子,咋是你?想不到你已经到了这儿。”

“是啊兄弟,咱们团聚了,团聚了!哈哈哈……。”看到陈浩,丁香都乐疯了。

陈浩发现丁香嫂混得并不好,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头发蓬松,脸上乌黑乌黑的,不仔细瞅根本认不出来,完全是个女叫花子。

“嫂子,再见到你真好,玉环跟我娘呢?有没有和你在一起?其他六姐妹呢?”

丁香说:“玉环和二娘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没见过她们啊?不过六姐妹倒是都来了这儿。”

“你说啥?六姐妹都来了?我娘跟玉环还没到?”陈浩大吃一惊。

“是啊,你等着,我一吹哨子,他们全都会过来。”丁香说完,果然拿起脖子上的哨子,放在嘴巴上吹了起来。

“嘘……嘘嘘……!”

这些哨子都是陈浩用木头雕出来的,非常响亮,是他跟七姐妹传递信号的工具。

毕竟这年头没有无线电设备,也没有手机跟对讲机。

果然,哨子一响,附近的六姐妹听到了,一起冲了过来。

“队长!又看到你了,真好!幺妹姐——!”六姐妹一起靠近,同时扎进了陈浩的怀里。

一路上,是六姐妹保护着马家村的山民走进山西的,陈浩交给她们的功夫还有哪些武器派上了用场,山民们没有被欺负,也没有被抢劫。

“芍药!茉莉,桂花,巧梅,小玲,金凤……再次见到你们,太好了!!”陈浩和徐幺妹瞬间跟她们抱在了一块。

乡亲重逢,悲喜交加,大家全都哭了。

陈友谅在旁边十分纳闷,问:“兄弟,这些女眷是……?”

“我妹妹,还有我嫂子……都是我的乡亲啊。”陈浩激动地说。

陈友谅惊讶不已:“弟,你这么多妹妹?真是艳福不浅啊……。”

也难怪他惊讶,陈浩在马家村人缘太好了,女人都想嫁给他。

她们一个个抱上他,竭力黏糊,把陈友谅都看呆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3 20:20
“好!咱们大家重逢真是太好了,我请你们吃饭,大家一起来……!”陈浩还真不客气,拉上七姐妹,去了附近的一家餐馆。

餐馆很简陋,饭菜却很香,这次花费当然是陈友谅掏钱。

餐桌上,大家非常激动,也很兴奋,陈友谅的眼睛一下子盯上了丁香嫂。

丁香也洗了脸,变得干净了,甩开一头的长发,特别迷人。

她好像梁山好汉似得,跟陈浩对饮。

“陈浩,你不够意思,这位大兄弟是谁啊?给介绍一下。”女人主动问。

“喔,对不起,这是我结拜的大哥……陈友谅啊,给大家介绍一下,以后都跟着我叫大哥……。”

“大哥!!”所有的女孩一起呼喊,声音震天,草棚子差点被掀飞。

陈友谅听得如醉如迷,竟然红了脸:“好!想不到我一下子认识这么多妹妹,真好!我先干了,各位妹妹随意。”

嘴巴里喝着酒,他心里非常生气。陈浩这小子真是左拥右抱,一男两膀,坐拥三妻四妾,使唤五奴六婢,同占七八九女,十分快乐啊。

再瞧瞧自己,老婆刚死,孩子也没了,孤家寡人,甚是冷落。

是兄弟的话,你分给我一两个女娃也好嘛。

陈浩立刻跟他介绍其他女孩:“大哥,这位是丁香嫂,不用介绍了,这位是芍药,茉莉,桂花,巧梅,小玲,金凤,都是我的好妹妹,也是我别动队的成员。”

“别动队?是个啥?”陈友谅迷惑不解问。

“别问了,以后你就知道了,咱们喝酒,喝酒……。”说完,陈浩举起大杯一饮而尽。

吃过饭,该找地方住了,因为人满为患,他们根本找不到旅店歇脚,就是附近的山神庙,也被乞丐们占满了。

于是,他们全都在郊外的树林里席地而坐,燃起了一堆篝火。

女孩们都困乏了,夜风很冷,倒在地上就睡着了。

陈友谅很不放心,问:“弟,女孩子们这样,着凉了咋办?”

陈浩却说:“没事儿,她们全都经过严格的训练,这点苦都受不了,就不配做别动队的队员。”

“你的意思,她们是……女兵?”

“没错,而且不是一般的女兵,她们是我亲手训练出来的特种女兵……。”陈浩高深莫测道。

“女人也能上战场?”陈友谅又吃一惊。

“对!在我们那个时代,女孩不但能上战场,而且比男兵还厉害,很有战斗力的。”

“你们那个时代……啥意思?你不是元朝人?”陈友谅更加迷惑不解了。

“一句话跟你说不清楚!以后再说。”陈浩闭嘴了,根本解释不清。就算说出来,估计陈友谅也不信。

半夜,天气很寒冷,可那些女孩子没一个打哆嗦的,体格真的很好。

陈友谅睡不着了,觉得陈浩越来越神秘。

这小子不简单,一身的功夫,脑子好使,将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如果为我所用,对我的宏图霸业一定会有帮助。

这才是他竭力要跟陈浩结拜兄弟的原因。

总之,他认准了陈浩,要这小子帮着他卖命,共图天下。

时间进入四更,陈友谅忽然有了尿意,想起来如厕。

于是,他翻起身渐渐离开人群,想走得远一点。

一个大男人半夜撒尿,被那些女孩子看到,多不雅啊?

一口气走出五十多米,走进一片草丛,他才停下解开裤子,准备放水。

哪知道一泡尿刚刚飙出,忽然不好了,草丛里猛地传来一声惊叫:“啊!死小子你干啥?”

陈友谅吓一跳,只能将半泡尿生生给憋了回去。

他竟然发现,原来丁香嫂也正在草丛里方便,女人是蹲着的,他根本没看见。

这半泡尿全都淋到了丁香的身上,还冲她一头一脸。

丁香嫂砸吧砸吧嘴,感到有点咸……。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8721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