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2 14:58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2 20:39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3 09:31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3 12:37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3 17:23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4 09:07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4 12:14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4 16:59
陈浩微微一笑:“这有啥?在我们那个年代里,这东西装汽车上拉走就行了。”

“汽车?你……真是从六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马秀英还是不信。

“当然,我们那个年代啊,发达得很,不但有汽车,还有飞机跟轮船,人们全都住在高楼大厦里,那些楼跟山一样高,人们买东西也不出门,全用支付宝跟微信,人人有手机……。”

“哇,你们那个年代的人,那么幸福?”马秀英惊呆了。

“那当然,如果有机会回去,我领你坐飞机,坐火车……。”陈浩得意洋洋说。

“好!陈浩哥你太好了,人家……喜欢你。”马秀英说完,猛地在他的脸上亲一口,然后红着脸背起空竹篓跑了,燕子一样蹦蹦跳跳。

陈浩吓一跳,心说:不好!朱重八未婚的老婆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这他娘的该咋办?

千万不能跟她好,要不然就会改写历史,天知道会发生啥后果?

两个人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马老婆儿已经等不及了。

发现两个孩子回来,累了一身大汗,她才长长吁口气。

“你俩哪儿去了?麦子呢?割回来没?有没有被人看到?”

马秀英赶紧解释:“二娘,麦子没收回来,弄回来一头大灰熊行不行?”

女孩说着,指了指陈浩身后的大熊。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5 09:13
“苍天!你们俩……遇到了熊瞎子?”马老婆儿大吃一惊。

“是啊,好在有惊无险,是陈浩哥救了我。”

马二娘仔细一瞅,这头大灰熊真大,剥皮以后可以弄三百多斤净肉,足足能吃大半年。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别说肉了,好多地方草根和树皮都被剥下来吃光了。

天上忽然掉下来这么大一坨肉,真是上苍有眼……。

于是她上下瞅瞅陈浩问:“这灰熊……真是被你打死的?”

“嗯……婶子,放心吧,有我在,咱们一家就饿不着……。”陈浩满怀信心道。

“哎呀!乖娃娃啊,好娃娃……你可真是救命的活菩萨,好后生啊……。”马二娘竟然一反常态,亲自过来帮着陈浩捶背,那样子下、贱极了。

“婶儿,你关上门,咱把熊剥了吧,肉留下,熊皮晒干留着冬天当褥子铺,保证暖和。”

“太好了,我去关门,秀英你去烧火,把你妹子玉环叫出来帮忙……。”马老婆儿立刻屁颠颠将门闩锁死了。

整整一个白天,陈浩终于将灰熊的皮剥了,烤成肉干,放进地窖里储存了起来,作为存粮。

晚上,马秀英躺在炕上咋着都睡不着,小心肝也扑通扑通乱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5 09:32
于是她上下瞅瞅陈浩问:“这灰熊……真是被你打死的?”

“嗯……婶子,放心吧,有我在,咱们一家就饿不着……。”陈浩满怀信心道。

“哎呀!乖娃娃啊,好娃娃……你可真是救命的活菩萨,好后生啊……。”马二娘竟然一反常态,亲自过来帮着陈浩捶背,那样子下、贱极了。

“婶儿,你关上门,咱把熊剥了吧,肉留下,熊皮晒干留着冬天当褥子铺,保证暖和。”

“太好了,我去关门,秀英你去烧火,把你妹子玉环叫出来帮忙……。”马老婆儿立刻屁颠颠将门闩锁死了。

整整一个白天,陈浩终于将灰熊的皮剥了,烤成肉干,放进地窖里储存了起来,作为存粮。

晚上,马秀英躺在炕上咋着都睡不着,小心肝也扑通扑通乱跳。

想着早上发生的一切,她的胸口像两座火山一样,随时可能飞出炙热的岩浆。

陈浩是上天赐给她的男人,也是传说中的缘分,这一次说啥都不能放手。

她很想嫁给陈浩做媳妇,跟他一起生娃,过日子。

女孩家脸皮薄,这事儿可不能自己去说,于是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陈浩那么好,被别的女人抢走就麻烦了,必须快手拿下。

于是,马姑娘不睡了,干脆起来进去了二娘的屋子。

她说:“二娘啊,俗话说女大当嫁,男大当娶,哪有一辈子不出门的老闺女?俺十八了,也该找个婆家了,将来好伺候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5 12:23
马二娘正在做针线活儿,停下手问道:“你想说啥吧?”

马秀英开门见山道:“俺相中了陈浩哥,要嫁给他做媳妇,这事儿必须要抓紧,不然等他被红巾军发现,被鞑子皇帝看到,还不让人抓走做壮丁?到那时后悔就晚了……。”

马二娘顿了顿,知道闺女想汉子了,情窦初开。

按照大元律法,女人年满十五岁必须找婆家,超过十六岁不嫁人,赋税加一倍。

全国最稀缺的就是人口,女人那么早嫁人,就是为了繁衍人口,历朝历代都是如此。

现在马姑娘的婚事竟然拖到了十八岁,是一直没有碰到合适的。

所谓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她的眼目高,挑来挑去就把自己挑成了剩女。

不能再拖了,于是马二娘点点头,一拍膝盖说:“中!娘这就给你去提亲……。”

“哎呀二娘,你真是太好了,你就是我的亲娘……!”马秀英赶紧拍二娘的马屁。

老婆子马不停蹄下炕穿鞋,乐颠颠跑进了窝棚里。

陈浩还没睡,赶紧站起来打招呼:“婶儿,您有啥事儿?”

马二娘欲言又止,咬咬牙只能厚着脸皮说:“后生,我不管你从哪儿来的,反正你没家没业了,既然到俺家,那就是缘分,我把闺女嫁给你算了,也好了却一桩心事。”

陈浩吓一跳,赶紧问:“哪一个?秀英还是玉环?”

马二娘说:“当然是秀英,姐姐没出嫁,那轮得到妹妹?你拾掇一下,准备成亲吧。”

“啊!婶子,那可不行!!”陈浩差点吓蒙,心说:我咋能娶朱重八的老婆做媳妇?秀英将来是要做皇后的。

让未来的皇后伺候我?这他娘的不乱套了吗?

那知道马二娘眼睛一瞪:“不乐意也由不得你!要嘛娶我家秀英做媳妇,要嘛当牲口使唤,白天拾掇庄稼,晚上当驴拉磨,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

老婆儿说完,竟然一拍屁、股走了,只剩下陈浩一个人在柴房里发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5 17:16
马二娘刚走,陈浩立刻着急忙活收拾东西,他产生了离开马家村的念头。

不走不行了,自己是未来人,早晚要回到未来去,在大元朝结婚生子,不坑了人家姑娘嘛?

再说我娶了马秀英,朱重八咋办?

那小子不能跟秀英成亲,历史将来被改写,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不能做千古的罪人啊?

于是,陈浩二话不说收拾了背包,带上所有的行李连夜出门,走出了马秀英的家,离开了马家村。

一口气走出二十多里,他竟然迷路了……。

上次穿越过来,他掉进了附近一个水塘里,对这一代的环境不熟悉,根本找不到出山的路。

转悠过来再转悠过去,又回到了起点,一直转悠到天明,也没走出元宝山的范围。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女人的呼喊声:“陈浩哥——!陈浩哥……!”

回头一瞅,陈浩就吓一哆嗦,原来马秀英追了过来。

于是他撒丫子就跑,马姑娘撩开一双大脚就追,很快追上了。

马秀英跟拎小鸡一样,抓上了他的脖领子怒道:“你往哪儿跑?给我回来!”

“妹子,你放过我好不好?”陈浩赶紧求饶。

“你要去哪儿?”马秀英气喘吁吁问:

“出山!离开马家村,想办法穿越到21世纪……我要回家。”

马秀英力大无穷,跟猛张飞似得,顺手把他扥了回来,说:“你给我站住!为啥要走?本姑娘瞧上你了,哪儿也不准去!老老实实回家做我的男人……!”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6 10:02
陈浩苦笑一声说:“你抢女婿啊?咱俩不能成亲。”

“为啥啊?”

“因为你是大脚马皇后,将来要嫁给皇帝做老婆,我跟皇帝的媳妇成亲是造孽!穿越不回去,被小朱知道,是要砍头的!”陈浩没办法,只好跟她解释。

马秀英说:“鬼扯!你咋知道我将来要做皇后?”

“历史书上都写了。”

“那我男人叫啥名字?”

“他姓朱,叫朱重八……。”

马秀英说:“扯淡!让我嫁给一头猪?你还娶条狗嘞……!是不是嫌我长得丑?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陈浩说:“不是,你长得可俊了,跟电影明星一样。”

“那你为啥不娶我?今天不回去也由不得你,不然姑奶奶就动粗了……。”马姑娘说着,牵驴子似得,拎着耳朵把他给拎了回来,差点把陈浩扯成猪八戒。

此刻,天光已经大亮,太阳也升了起来,发出万道霞光,漫山遍野郁郁葱葱,元宝山上开满了各种鲜花,红的,白的,黑的,黄的,粉的,姹紫嫣红,远远望去分外灿烂。

陈浩被马姑娘拉得趔趔趄趄,叫苦不迭。

哪知道刚刚走进马家村,又出事儿了,山村里乱成了一锅粥……。

马秀英是半夜起来发现陈浩不见的,她去给男人送被子,担心他着凉,表示关心。

同时,也想问问他同意不同意做上门女婿,觉得俩人是天生的一对。

走进柴棚就看到屋子里空空如也,男人的行李不见了,马姑娘一跺脚:“冤家啊,你竟然跑了!瞧我咋着收拾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6 21:11
于是,秀英姑娘马不停蹄顺着山路追击了过去。

她刚出门不久,村里的地保就带人来了,进去了马家。

所谓的地保,相当于现代的村长,专门为朝廷征兵,收税,选秀女,并且维护地方治安。

这次,县衙的新命令又下来了,要求每个村至少征兵十人,征粮二十担,选秀女一名。

马家村的地保是个混蛋,名字叫马有财,三十多岁,长得精瘦,嘴唇上长两撇小胡子,跟耗子差不多。

县衙的人一到,他立刻耀武扬威起来,开始挨家挨户征粮,抓壮丁。

马家村已经没有粮食了,男人们也走光了,忙活一早上,马有财一粒粮食没收到,一个壮丁也没抓到。

好在村里女人多,选秀女的任务可以完成,于是他眼珠一转,两撇耗子胡须一翘,猛地想到了马秀英姐妹俩。

在马家村,马秀英姐妹是首屈一指的村花,亮瞎了不少男人的眼睛。

特别是马太公的二闺女玉环,长得更是俊俏,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腰赛笔管,跟画上的仙女一样。

于是,马有财大手一挥,领着十多个衙差呼呼啦啦进去了马太公的家。

马老婆儿已经起炕了,猛地发现这么多人进来,她吓了一哆嗦。

但因为人家是衙门的人,不能得罪,她只好点头哈腰招呼:“马保长,您咋来了?”

“马二娘,我们是来征粮的,把你家里的粮食拿出来吧?”马有财得意洋洋说。

马二娘尴尬一笑:“这年头,哪儿还有粮食?没有!几天前不是刚征过吗?”

马有财说:“几天前你也刚吃过饭,难道今天就不吃了?现在朝廷正在对付红巾军,缺人缺粮,你家没男丁,只能多缴税,到底有没有?”

马二娘白他一眼道:“要粮没有,要命一条!有本事你拿去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7 09:13
马有财一听就火了,怒道:“我劝你老实点,别跟朝廷作对,不然一律按照造反对待!”

马老婆儿把胸一挺:“没有就是没有!你们天天来刮地皮,有多少粮食也不够你们刮的!”

“我不信!搜!!”马有财说完,抬手一挥,七八个衙役就动手了。

他们先是搜了马家的北屋,然后是西屋,最后是厨房,粮仓跟厕所。

厨房的锅碗瓢盆被弄得稀里哗啦掉一地,粪堆都刨开了,老鼠洞都没放过,仍旧没找到一粒粮食。

所谓民不与官斗,小胳膊别不过大、腿,马老婆儿没敢动,她的二闺女玉环也缩在娘的怀里吓得不敢吱声。

玉环姑娘是个矜持的丫头,平时话很少,胆子也小,大气都不敢出。

八个衙差啥都没搜到,摊摊手表示毫无办法,马有财抬头看到玉环姑娘的小脸蛋,他嘿嘿一笑。

“最近皇上要选秀,只要是十三岁以上的未婚少女,都被纳入选秀的名额,你家玉环被选中了,跟我们走吧……。”马有财说着,竟然来拉马二姑娘的手。

“娘!我不要,不要做秀女啊!”玉环吓坏了,浑身直颤抖。

“你干啥?干啥?!光天化日竟然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马二娘紧紧抱着闺女,好像一只母鸡在保护自己的鸡崽。

马有财怒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皇帝老子能瞧上她,是你们马家的福气,不答应就是造反!!”

马老婆儿死死抓着玉环不撒手,马有财争不过,冲几个衙役大喝一声:“愣着干啥?抢啊!”

一声令下,衙役们全都一扑而上,拉胳膊的拉胳膊,拽腿的拽腿,把马二姑娘扛起来就走。

马老婆儿摔倒了,在后面呼天喊地:“没天理了!没王法了!鞑子衙门要抢人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7 20:06
老婆子竭力嚎啕,希望有人出来帮忙,可半个村子的人都怕惹祸上身,没有一个敢出来,纷纷门户紧闭,看到这伙人跟见到毒马蜂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眼瞅着妹妹要被人抢走,马秀英正好拎着陈浩的耳朵走进村口。

她听到了二娘的哭嚎,还有二妹的尖叫。

马姑娘脚一跺,胸一挺,松开陈浩,卷起袖子扑了过来,瞬间跟那些衙役打在了一处。

马秀英可不是一般人,她长得俊俏,性格却极其彪悍。

看到妹妹被人欺负,一下子激起了心里的愤怒。

她豁出去了,啥她奶奶的王法?去他娘的官府?姑奶奶才不尿!抢我妹子,老娘跟你们拼了!

于是她一扑而上,首先抓住马有财的手腕子,吭哧就是一口,两排小钢牙在地保的手臂上合拢。

“啊——!”马有财一声惨叫,手腕子被女人咬出了血。

没等他明白过来,马秀英已经杀进人群,揪耳朵,挖眼睛,扯头发,抠鼻孔……眨眼的时间八个衙役被她打得七荤八素,无法招架。

很快,妹妹被她从人群里抢过来,瞬间保护在身后。

八个衙役一瞅不妙,竟然有人造反,呛啷啷拉出长刀,直奔女人就砍。

马秀英就是力气大,根本不会武功,八个大男人联手攻击,她不可能是对手。

眼瞅着女人性命不保,将要命丧当场,这时候陈浩不得不出手了。

就在其中一个衙役的长刀距离马秀英的额头只有不到三公分的时候,陈浩的一只脚到了。

第一脚狠狠踹在了那衙役的手腕子上,长刀嗖地被踹飞,咔嚓一声钉在了一棵树上,刀柄足足刺进树干半尺多深。

陈浩的身影刚刚落地,接下来就是连环飞脚,每一脚踹中的都是衙役们手里的长刀。

转瞬间,八个衙役手里的刀子全部整整齐齐钉在了树干上。

陈浩的身影没停,双拳急挥,一阵乱拳打出,八个衙役全部被放倒,一个个躺在地上哎呀哎呀怪叫,纷纷呼喊饶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8 09:16
陈浩眼睛一瞪:“还不快滚?!再敢欺男霸女,老子要你们的命!”

八个衙役一听,知道遇到了高手,立刻爬起来抱头鼠窜,眨眼不见了踪影。

马有财也吓得一溜烟跑了,冲进自己的家门,上了门闩。

马二娘从家里追出来,发现陈浩打跑了朝廷的人,觉得惹下了大祸,扑通!她冲男人跪了下去。

“公子!救命啊,救命……!!”

陈浩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赶紧搀扶她:“婶儿,你这是咋了?”

马二娘说:“后生啊,你打了朝廷的人,就是谋反,要株连九族的!我们一家人犯的都是死罪啊,咋办?”

陈浩恍然大悟,这个年代是没有王法可讲的,衙门就是法,衙役就是法,打了衙役的屁、股,就等于打了朝廷的脸面,要以谋反论处。

也就是说他太鲁莽,那些衙役回去衙门也饶不过他,一定会安排更多的人来,将马家抄家灭门!

马秀英赶紧劝慰老母:“二娘,你别怕,第一个打衙役的不是陈浩哥,是我!我去衙门领罪!”

“你……你个丫头懂个屁!你是女人,能保得住咱一家人的命?”马老婆儿的意思很明显,打算要陈浩站出来顶罪。

陈浩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哈哈一声笑了:“婶儿,你别怕,我有本事打他们,就一定有本事摆平这件事,你们放心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8 14:51
“你用啥摆平?”马老婆儿问。

陈浩说:“我自有办法,刚才那个小胡子,可是咱们村的地保?”

“是啊,他叫马有财,当今的县令是他远房的表叔。”马老婆儿回答。

陈浩说:“好!我就去找他,保证咱们家平安无事!”说完,他大步流星直奔马有财家而来。

此刻的马有财正躺在炕上运气,他挨了打,手上被马秀英咬得鲜血淋漓,钻心地痛,愤愤不平。

“死丫头!你属狗的啊?竟然咬人,那牙齿也忒厉害了……!”马有财痛得只抽冷气,心里却洋洋得意。

其实他瞧上马家姐妹很久了,马秀英长得美,花儿一样。她妹妹马玉环更是秀丽端庄,那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

这么漂亮的两朵花,天天在他眼皮底下晃悠,都要馋死人了。

老子一定要把这姐妹俩娶过来做填房,天天跟她们睡觉……还不乐死个人?

正发愁找不到理由提婚,这下好,她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如利用这件事要挟,达成目的,辣手摧掉姐妹花,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想到这儿,马有财的嘴角裂出一股狞笑,感到手腕子也不那么痛了。

正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外面的屋门响了。

砰砰砰:“家里有人吗?”陈浩在外面喊。

“谁呀?”马有财赶紧站起来开门。

“我,陈浩……刚才打你的那位。”

马有财这才明白,是刚才保护马家姐妹的那个大个子。

“你有啥事儿?”马有财问。

“有财叔,我给你送礼来了。”陈浩忽悠道。

“嘿嘿……请进。”一听说是送礼,马有财赶紧笑嘻嘻打开了房门。

这孙子不但是个色鬼,还是个财迷,一手抓银子一手抓女人。他还以为陈浩打算把马家姐妹亲自送上门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8 19:32
执拗,房门打开,陈浩的身体鱼贯而入。

马有财问:“后生,你是谁?哪儿来的?”

他的话一点都不多余,这是一个地保的职责。

战乱年间的乡下,一旦村里来了生人,必须要向上申报,天知道你是不是叛军,是不是反贼?

来历不明的一律要拿下,交给衙门去审讯。

陈浩当然明白这些,于是开始忽悠他:“叔,我是秀英的表哥啊,山外来的,走亲戚的,刚才真是对不起了,不得已才出手的,我来跟你赔礼道歉的。”

马有财鼻子哼了一声:“你以为说两句软话就完了?做梦!马秀英打了衙差,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朝廷是要抄家的!”

陈浩说:“所以我来求你啊,你们是邻居啊,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大家乡里乡亲的,何必逼人太甚?你就高抬贵手,饶过她们吧。”

陈浩是个局外人,跟这个朝廷没关系,但也不想眼瞅着马家姐妹遭殃,这不是他的作风。

马有财小胡子一翘怒道:“想我放过她们也行,但他们必须答应一个条件。”

“啥条件?”陈浩问。

“你回去告诉马老婆儿,让她两个闺女梳洗打扮一下,五天以后一起嫁给我,做我的填房,这件事就算了。如果不答应,我立刻禀明表叔,让朝廷派兵过来,杀她满门!”

陈浩一听啥都明白了,感情这孙子是瞧上了马家的姊妹花。

嫁你娘个腿!弄死你个王八蛋!他的怒火窜天而起,恨不得当场掐死他!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9 09:30
他的怒火还是向下压了压说:“叔啊,干嘛做这么绝?你跟马家难道不是本家?”

马有财说:“不是,虽然都姓马,可根本扯不上关系。”

“你何必欺负人家孤儿寡母啊?大家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老子就是欺负她们了,你能咋着?”

陈浩一听气往上涌,猛地伸出手,打算抓向马有财的脖子,将他的脖筋扭断。

凭他的功夫,杀死一个无赖是分分钟的事儿,为民除害算了。

可右手抬起的瞬间,他还是将怒火压了又压。

不能啊,杀人简单,可马有财死了以后呢?岂不是为秀英母女制造更大的麻烦?

陈浩微微一笑计上心来:“如果我们有粮食,用粮食抵消她们母女的罪责,是不是可以?”

“啥?粮食?你手里有粮食?”马有财一听,两只眼睛发出了绿光,跟饿狼一样。

现在,马家庄最缺少的就是粮食,好多人家已经几年没有粮食充饥了。

上次马秀英招待陈浩,拿出的蔬菜跟红薯,已经是马家唯一的存粮了。

粮食激发着每个人的神经,呼唤着所有人的渴望,填补着一代人的空虚。

陈浩说:“对!我有粮食,三百斤熊肉献给朝廷,能不能抵消她们的罪责?”

“熊肉在哪儿?拿出来我瞧瞧?”马有财问,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341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