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2 21:26
这伙人正是元宝山上的山贼,来报复陈浩的。

三个月前,张士诚贩卖私盐路过马家村,跟山贼一场混战,是陈浩帮他脱了险。

当时,陈浩手里的锄头砸伤了几个山贼,将一个人的右腿打断,激起了山寨首领深深的愤怒。

这群山贼全都窝在一个硕大的山洞里,首领是个女孩子,还不到二十岁。

出道以来,她从没有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于是决定报复。

既然报复,当然要得到回报,女山贼瞅到了马家村漫山遍野的粮食。

山贼也很缺粮,在这个时候,为了填饱肚子,粮食比金子都贵。

她很想带人冲下山,将庄稼抢劫一空,可粮食还没有成熟,暂时无法下手。

眼瞅着陈浩到山外的县衙去搬救兵,女山贼急眼了,于是立刻安排人行动,把他的媳妇绑了。

决不让陈浩把粮食交给官府,要不然姑奶奶就弄死你媳妇。

几个山贼潜伏进马家小院,玉环睡得正香,很容易就把她打晕了。

然后拿条麻袋,往女孩的脑门上一套,背上就走。

事情巧得很,偏赶上马老婆儿半夜起来撒尿。

马二娘走出房门,要去厕所,路过二闺女的房门,正好跟四个劫匪撞个迎面。

“啊!你们干啥?干啥?来人啊!救命啊——!有贼偷东西了,抢俺闺女了……!”老太太竟然呼喊起来。

山贼们一瞅不妙,上去就是一脚,当!踹在了老婆儿的肚子上。

马二娘没留神,扑通坐在地上,叫唤得更起劲了。

本来山贼想给她一刀,杀死她算了,可这时候四周的山民被惊醒了。

那些女人们一听说陈浩的家里招了贼,全都气愤填膺,衣服也不穿,光着身子钻出棉被,抄起武器直奔这边就跑。

几个月的时间,陈浩在马家村威望特别高。

不但帮着大家种植粮食,挖野菜,采水果,储备物资,张士诚上次送给他的麦子,大米跟私盐,他也毫不保留分发给了大家。

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竟然欺负我们的男神,奶奶的,拼了!拼了!

工作组的三十多个女人一马当先,纷纷抄起笤帚,铁锨,棍棒跟锄头,一窝蜂地冲过来,直奔山贼就打。

山贼们一瞅慌了,拔腿就跑,将麻袋放在马背上,挥马一鞭子跑了。

女人们两条腿根本撵不上四条腿的马,于是只能把马老婆儿搀扶起来。

“婶子,咋了?你家到底丢了啥?”

马老婆儿说:“不知道,我刚出来,就看见他们从玉环的房里出来。难道他们来抢……玉环?哎呀不好,闺女啊……。”

这个时候,老太太才明白过来,立刻跳起来颠着一双小脚冲进了闺女的屋子。

不看不要紧,一看失了魂,屋子里哪儿还有姑娘的身影?丫头竟然被人掳走了。

“哎呀!俺的妮儿啊……心尖尖啊,乖蛋蛋啊……。”马老婆儿扑通坐在地上哭了。

她抹着腿儿扬天嚎啕:“这是做了哪门子孽啊?丫头被人抢走了,那些天杀的山贼,一定会欺负她啊……没法活了,呜呼呼呼……啊呵呵呵……。”

四周的邻居们全都手足无措,不知道咋办?

大家只有等着陈浩回来想办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09:51
此刻的陈浩还不知道家里出了事儿,他住在了县城的衙门里。

钱大宝对他毕恭毕敬,笑脸相迎。

陈浩跟他说明了来意。

“钱知县,我是来还你粮食的,三个月前,我跟你借了三千斤粮食,现在我要还你三倍,也就是九千斤。

但是这九千斤粮食,必须要当做马家村山民的赋税,明年我还会如数上缴。

你也要派兵保护我们收割,要不然一定会有山贼来抢。你不帮我,咱们一起喝西北风……!”

钱知县一听,乐得屁颠颠浑身的肥肉直颤,脸上笑开了一朵牡丹花。

其实那三千斤粮食,他根本没打算要。

陈浩的身份把他吓得不轻。

天知道这孙子哪儿掉下来的?一身的武功,身手不凡,还是特种部队里出来的。

特种部队是个啥,他至今也不敢打听,还以为是朝廷的机密。

大元的丞相脱脱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手底下人才济济,到底弄了几个秘密组织,王八蛋才明白。

但是他知道脱脱手下大部分的将士都是很勇敢的,身手不凡,一直在为朝廷执行秘密任务。

别说三千斤粮食,就是陈浩跟他老婆洞房,他也不敢放个屁。

所以,钱知县唯唯若若道:“上差,你说咋着就咋着,要人要钱全都听你使唤,你要多少人保护那些庄稼?”

“你县衙里有多少个衙役?”陈浩问。

“三十来个吧。”钱知县回答。

陈浩道:“我全要了,你让他们套上三十辆马车,拉粮食去吧。”

“没问题,我立刻安排人,明天咱就出发。”钱知县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那些衙役上班以后,一个不留,果然纷纷套上车,被老钱安排到马家村收割粮食去了。

陈浩是非常聪明的,一半是为了搬兵,一半也是为了找忙工。

要知道,马家村那么多庄稼,靠那些女人,老人跟孩子们收割,还不累死?

放着县城的衙役不用,就是脑残……。

累死你们这帮龟孙子王八蛋……!谁让你们平时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横行霸道?

三十辆大马车浩浩荡荡,在陈浩的指挥下穿越六十多里山道,果然来到了马家村。

刚刚走进村子,马老婆儿就扑过来,抱上姑爷的腿嚎啕大哭。

“娃!浩儿啊,可了不得了,玉环出事儿了……。”

“娘,咋了嘛?别着急,站起来慢慢说。”陈浩预感到了不妙。

“娃啊,你夜儿个头前刚走,半夜就有山贼杀上了门,他们把玉环绑走了,不知道弄到了哪儿……。”

“娘,你说啥?”轰隆!陈浩的脑袋上打起一道闪电,感到天旋地转。

玉环可是自己的媳妇,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也不能保护,还活着干啥?

找根面条上吊算了……。

一定是元宝山上那帮狗曰的山贼,要报复老子。

小爷今天不灭了你们,我誓不为人!

陈浩急了,眼睛一瞪冲那些衙役分吩咐道:“弟兄们,跟我来!”

呼啦!三十个衙役站成了两排,威风凛凛整整齐齐,分别立正,稍息,向前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1:46
陈浩回到屋子,从炕底下拉出了自己所有的装备。

这些装备是他从21世纪穿越的时候带过来的,里面有救命的药材,武器,还有防弹背心。

他将一身的行头穿在身上,立刻恢复了特战队长的威风霸气。

脖子上挂了望远镜,小腿上是军用匕首,手枪上好了子弹,剩下的弹夹全部别在了腰里。

再次走出房间的时候,那些衙役们纷纷吓一跳。

他们根本没见过这样的装束,一个个嘴巴张开,莫名其妙。

陈浩冲大家说:“弟兄们,粮食先不收割,我陈浩的媳妇被人绑走了,大家帮我救出来,如何?”

“没问题!老大放心!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衙役们纷纷回答。

来的时候钱知县已经交代过了,所有人必须无条件听从陈浩的指挥。

他说往东,都不能往西,他说打狗,谁也不能逮鸡,他说鸡蛋是树上结的,你们全都说那是带把滴……。

如果惹得上差不高兴,回家打板子伺候。

陈浩冲冠一怒为红颜,带上三十个衙役上去了元宝山。

正好是中午,太阳特别毒辣,几个衙役里有向导,知道那群山贼隐藏的地点。

其实从前,县里也安排人对那些山贼进行过围剿,但多次都没有成功。

现在,朝廷已经顾不得他们了,真正对付的,是淮西一带郭子兴的红巾军。

目前的大元朝风雨飘摇,全国各地已经不知道涌现出了多少义军。

听说还有白莲教跟明教在东边活动,元朝大军四面受敌,根本就是手忙脚乱。

一小股山贼在他们的眼里,屁都算不上,根本没有大碍。

陈浩在衙役向导的带领下,一口气走出去六七十里,终于看到一座山寨。

那山寨的寨门上写着三个字……义勇寨。

上面的山贼有一百多个,自己一共才带来三十个衙役,而且还是酒囊饭袋。

强攻是不行的,于是陈浩有点发愁。

最后,他脑筋一转,计上心来,命令那些衙役,每人扛一根树枝,在寨门前不远处的树林里呼喊,奔走,尘土扬起越高越好。

嗓门大的,扯开嗓子呼喊,喊不动的,就用兵器敲石头,动静越大越好。

衙役们不知道他想干啥,只能照办,于是纷纷钻进了不远处的树林子里。

陈浩则整理一下衣服,一步三摇走近了义勇寨的大门。

来到门口,他冲上面的人呼喊:“告诉你们当家的,陈浩来了!把我媳妇放出来,要不然,老子一把火烧了你们的鸟窝!!”

上面的山贼看到了陈浩,也看到不远处的树林里尘土飞扬,喊声震天,兵器的撞击声叮叮当当作响,他们吓一跳。

早已经有人进去报告了寨主。

女寨主一听,说:“糟了,难道陈浩调来了朝廷的兵马?这可咋办?”

“寨主!到底见不见?”喽啰问。

“废话!当然要见,不见他,他还以为姑奶奶怕了她!!”女寨主气愤愤怒道。

“好的,我这就请他进来。”

“告诉他,只准他一个人进,如果多一个人进来,乱箭射杀!!”

“得令!”喽啰一听走了,来到寨门口,登上了木楼。

“下面的人可是陈浩?”喽啰问。

“正是你爷爷!”陈浩回答。

“我们寨主说了,只准你一个人进来,多进来一个,乱箭射杀!!”

陈浩说:“放心!老子一个人,单挑你们一群!打开寨门!”

上面的绳索一响,寨门果然慢慢放了下来。

陈浩不慌不忙,右手轻轻握紧了怀里的枪,一步一步向着大门靠近,终于消失在了义勇寨的里面……。

他是有备而来,左边那把是无声手枪,里面有五十多发子弹,右边是一把小型冲锋枪,威力巨大。

他们放出玉环,这件事就算了。

敢跟老子叫板,奶奶个熊!一梭子下去,让你们全军覆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4:31
起初,陈浩是很想大战一场的,为了玉环,他甘愿跟任何人拼命。

可刚进去就傻了眼,心里忍不住想笑,这山寨也太简陋了。

与其说是山贼们的巢穴,不如说是个贫民窟。

寨门是木头做的,放下来后面是个山洞的入口。

洞不大,但容纳上百人不是问题,里面的光线不好,好多人在忙碌。

烧火的,煮饭的,劈柴的,打铁的,磨面的,还有抱着孩子喂奶的女人。

这分明是一群穷人,被朝廷的赋税,征兵跟徭役逼得走投无路,跑到这儿避难的穷苦人。

一个个破衣烂衫,形容枯槁,面有饥色。

他们的武器也很简陋,只有十几把弓,十多把长矛,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

为首的竟然是个女孩子,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很细白,柳眉大眼,鼻子高挺,小嘴巴特别俏皮,看上去就是个娃娃,而且对他怒目而视。

发现陈浩进来,四周的人全停止了手里的活儿,一起站起来怒视着他,慢慢向着女首领靠拢。

所有的男人瞬间把女首领保护了,一个个剑拔弩张,对他充满了敌意,眼睛里冒出仇恨的赤焰。

陈浩捂着肚子,竭力忍着笑,眼光柔和了,杀气没有了,态度也和善了很多,他还犯不着跟一群穷人怄气。

“下站何人?”女孩子坐在一块石头上,冷冰冰问道。

“我是陈浩啊,马家村的。”

“你来作甚?”女孩又问。

“喂!小姐姐,是你请我来的啊?”陈浩回答。

“放屁!那个请你来的?”女孩柳眉一竖,小嘴一噘,样子可爱极了。

这哪儿是山寨首领,分明是小孩子过家家嘛?

“你绑架了我老婆,我能不来救她吗?小姐姐,高抬贵手,放了我娘子呗?”陈浩不想跟她动怒,只能好言相劝。

“呸!那个是你的小姐姐?表脸!”这个称呼竟然激怒了她,女山贼竟然张口就骂。

陈浩说:“小姑娘,咱讲点理行不行?有啥火儿冲我发。你抓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娃算哪门子好汉?

这样,你放了我的玉环,想要啥我全答应你好不好?就是要我断手断脚,要我的命,本帅哥绝不含糊……!”

他一边说,一边冲女首领上下打量,她还真是一个美女呢。脖子很长,皮肤很白,腰身仟细,身上没有补丁,从前应该是大家闺秀。

这年头,大家闺秀也被逼得当山贼了,时代的悲哀啊。

“那我问你,你从哪儿来的?”女孩又问。

“我说我从六百年后的未来过来的,你信吗?”

“不信!你到底啥身份,到马家村干啥?”

“你问我啊?我他么去问谁?王八蛋才喜欢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不被一个雷劈过来的吗?”

“听说你是朝廷的人?而且是大宰相脱脱的手下?你的任务是什么?”女山贼翘着二郎腿,一副不削的样子。

“大姐!我是朝廷的人不假,可不是这个朝廷的,我的那个朝廷在六百年后?跟这个朝廷没关系。”陈浩跟她还解释不清了。

“那你到底是谁?为啥打伤我的兄弟?”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你能告诉我嘛?”

“少废话!想我放了你娘子也行,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请讲!”

“你们马家村的庄稼要收割了,我要你的粮食……五万斤!以后每年你给我五万斤粮食!”

陈浩呵呵一笑:“你胃口不小!如果我不给呢?”

“那姑奶奶就带人踏平你的马家村,杀你全家!”姑娘咬牙切齿,眼睛瞪得更圆了。

陈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不知道你有啥本事,想要踏平我的马家村?就你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儿,还跟我动手?小心风大,给吹跑了……你这么好看,吹到我怀里,我是铁定不会还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7:14
陈浩笑了,就是在激她。

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把她给逼过来,当场拿住,就不愁救不出玉环。

而且他有十足的把握三五招之内将她擒获。

果然,他的话击中了姑娘的要害,这个年代的女孩最怕被人调戏。

小姑娘大骂一声:“无赖!油嘴滑舌!姑奶奶教训你一下!吃我一拳!”

说完,女山贼竟然从石头上飞身而起,半空中打个盘旋,泰山压顶,直奔陈浩的脑袋接连踢了三脚。

陈浩瞅得清清楚楚,这丫头没有裹足,脚却不大,飞扑过来威力无穷。

第一脚踩的是他的头顶,陈浩脑袋一摆躲开了。

第二脚踹的是他的面门,陈浩抬手阻挡了,姑娘的飞脚踹在了他的手臂上。

第三脚,奔向的是他的前胸,陈浩猛抬右手,上去抓住了她的脚脖子。

抬手一翻,只一招就把她抱在了怀里,头朝下,然后奋力一摔,小姑娘就变成了风车,被他呼呼抡了十多个圈儿。

女山贼的身体从他的后背上绕过,脖子上绕过,胸口跟肚子上绕过。一个人的身体竟然被他抡得眼花缭乱,泼水不进。

最后,他把她放在地上,女山贼就晕了,头晕目眩,半天找不到北在哪儿。

四周的山贼一瞅吓坏了,赶紧上去搀扶:“老大!你怎么样了?有事没事?”

女山贼站定,晃荡了三晃荡,没有明白咋回事,陈浩猛地飞出一爪,嗖!将她拉进了怀里。

手掌立刻化拳为爪,轻轻扣在了她的脖子上。

此刻,只要他稍一用力,眼前女山贼的脖子就会被她拧成两段。

“别动!动一动要你的命!”

“你……!你混蛋!无赖!不按常理出牌!”女山贼吓傻了。

陈浩说:“打架讲究的是稳准狠!你这花拳绣腿的,就别出来丢人了!”

“你……无耻!坏蛋!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小姑娘竟然哭了,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小小年纪,不好好念书,混得哪门子古惑仔?竟然学人家做老大!今天我代替你父母教训你一下!打你的屁、股!”陈浩说完,抡起左手,啪嗒!竟然真的在女山贼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放手!要不然我生气了!”女孩继续对他怒目而视,一个劲地挣扎。

可根本挣不脱,陈浩的手好比老虎钳,将她的脖子锁死了。

“不服气啊?再打两下!”啪!啪!他又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感觉不错,柔软,紧绷,弹性十足,陈浩还拍上瘾了……。

“你……欺负人家!大坏蛋!”女孩子竟然真的哭了,大眼睛一眨巴,两行泪珠吧嗒吧嗒滚落而下。

猛地看到她的眼泪,陈浩的心里咯噔一下,十分不舍,手爪微微松开了。

他自己也不明白咋回事儿,赶紧劝解:“别哭别哭!我跟你闹着玩的!你咋还哭上了?”

“你欺负人家?”女山贼抽泣一声说。

“我哪儿欺负你了?是你先动手的……。”

“总之,你不是好人,就是个大坏蛋!”

“好吧,那你说,我咋着才能成为你心目中的好人?你咋着才能放了我媳妇?”

女孩说:“你先松开我……。”

陈浩没办法,只好松开了她。

哪知道刚刚松开就上当了,眼前的女山贼忽然翻脸,抬手打了他一拳。

陈浩根本没防备,想不到她翻脸比翻书还快。

一拳打过来,他没在意,也没躲闪,觉得被一个女孩子攻击,根本没有多大的威力。

但是拳头击上他才感到不妙,胸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剧痛。

那姑娘的指缝里竟然握了一枚坠子,那坠子又尖又细,分明是一把纳鞋底用的针坠子。

针坠子不偏不倚,正好戳在他胸前的衣服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19:30
陈浩猛然眉头一瞅,抬手捂了胸口,慢慢蹲下,表情变得很痛苦:“你……你竟然使诈?你才是……大坏蛋!”

“咯咯咯……。”漂亮的女山贼笑了,前仰后合,声音跟银铃一样好听。

“小时候我娘就告诉我,女人是善变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容易善变!小子,你上当了吧?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来人!把他给我捆了!”

女山贼忽然翻脸,一声命令,瞬间过来四个彪形大汉,把陈浩按在地上,拿一条麻绳将他捆结实了。

陈浩发出一声苦笑:“小丫头,你太狡猾了……。”

女山贼说:“错!是你太妇人之仁,狭路相逢,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陈浩恨不得伸出大拇指,夸赞一声:有理!

可他的手臂被捆绑,根本抬不起来。

女山贼又是一笑:“来人!把他跟那个叫玉环的丫头捆在一起,让他俩做一对苦命鸳鸯,洗吧洗吧,蒸了吃,煎了吃,炸了吃,烤了吃,煮了吃……竟然打我屁、股,老娘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

女山贼差点没气死,谁让你手贱,打姑奶奶的后面?

陈浩吓一跳,知道这年头粮食短缺,好多地方都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

有的老百姓不忍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就易子而食,跟别人家的孩子换着吃。

有的人出来逃荒,饿极了,实在找不到吃的,就把那些饿死的尸体用来充饥,同类相残。

有的人眼睛吃得发红,嗅到同类的味道就特别兴奋,跟僵尸差不多。

在饥饿和自然灾害面前,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变成了野兽。

难道这群人平时竟然吃人肉?糟糕!老子成唐僧了……。

陈浩暗暗叫苦不迭,但他没有屈服。

四个健壮的大汉把他拎起来,推进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山洞。

进去以后,他猛然瞅到了玉环,媳妇也在山洞里,同样被人捆绑了。

“哎呀相公!你咋来了?”玉环大吃一惊。

“老婆!我来救你的……。”陈浩说。

“老公!你咋恁傻,恁傻啊?这群人没有人性的,呜呜呜……。”玉环哭了,脑袋扎进了丈夫的怀里。

“不哭不哭……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出去,相信我,啊?”他只能劝玉环,用脸蛋蹭去了妻子面颊上的泪滴。

“你来了就好了!大不了咱俩一起死!能跟你死在一起,是俺的福气!”玉环抽泣一声说。

眼瞧着四个大汉离开,山洞里空无一人,陈浩将嘴巴凑在了玉环的耳朵边:“死什么死?不被他们捆起来,我咋能见到你?”

“你……没有被他们打伤?”玉环问。

陈浩的双臂一晃荡,捆绑他的那根绳子竟然从身上应声而落。

他一下将玉环抱在怀里说:“这个年代,想伤害我陈浩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更何况一个丫头片子……。”

其实陈浩根本没受伤,他的身上穿了防弹背心,别说一根针,子弹都打不透。

他在忽悠那个女山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3 21:45
继续看,今天更新不少,楼主继续保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09:43
玉环立刻兴奋起来,说:“老公,你可真厉害……!”

陈浩将手指放在嘴边,冲妻子嘘了一声,让她小点声,然后将绳子胡乱搭在自己身上,假装没有松开的样子。

玉环问:“老公,既然没受伤,咱们逃吧,赶紧回家去。”

陈浩说:“不行啊,咱俩暂时不能走。”

“为啥啊?”

“我是来跟山贼谈判的,就这样离开,他们还会到山下去抢粮食的,咱们半年的收成就没了。”

“那你的意思?”

“我想劝他们投降,跟着咱们一起下山收割粮食,不再占山为王做山贼。以后,咱们再也不用担心匪患了。”

“啊!那他们会听你的?”玉环眨巴一下眼睛问。

陈浩微微一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是等,等着那女山贼过来,我说服她。不能把她说服,我就把她……睡服!!”陈浩拿定了主意,一定把这帮穷人劝下山。

就算他们今年不抢马家村的粮食,那么明年呢?后年呢?大后年呢?

他们总要吃饭吧?早晚会成为山村的祸害。

饿极了的人才会去做山贼,吃得饱穿得暖,龟孙子才乐意被朝廷通缉?

只有把他们弄下山,给他们土地,让大家吃饱饭,才能安居乐业。

陈浩觉得,封建制度之所以可恶,就是因为贫富差距太大,财产分布不均,农民没有土地,填不饱肚子才造反的。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于是两口子等啊等,从下午一直等到黄昏。

晚饭的时候,女山贼终于来了,还端来了饭菜。

小丫头将稀饭往陈浩的面前一摔,只说出一个字:“吃!”

陈浩晃晃肩膀问:“你绑着我,怎么吃?”

“瞧你那意思,还想我喂你?”女山贼生气地问。

“那太好了,谢谢……。”陈浩对她嬉皮笑脸说。

“想得美!爱吃吃,不想吃,饿死你算了!”女孩气呼呼怒道。

“我两手被捆绑,咋着吃啊?”

“跟狗一样,趴着吃!!”她使劲瞪他一眼,觉得他就是个赖皮。

世界上咋有这么无赖的人?竟然打本姑娘的……屁、股。

现在屁、股上还麻麻的。

陈浩没办法,只好弯下腰,跟狗一样舔着吃,嘴巴里吧唧吧唧作响。

饭菜不好,就是普通的米粥,很稀,里面的米粒屈指可数,能照出人的影子。

感情山贼也没有余粮,怪不得21世纪的三桶油天天喊亏。

很快,陈浩吃完了,砸吧砸吧嘴问:“你们是不是想杀死我,然后吃我的肉?”

女山贼说:“是!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陈浩点点头解释道:“既然要吃我,为啥还喂我食物?”

女孩说:“你饿瘦了,掉膘,吃起来就不香了。”

“喔,原来如此,奉劝你想清楚再吃,其实我的肉一点都不好吃,感染了猪流感,是酸的,除非你正在……怀孕。”

“你!”啪!女山贼恼羞成怒,抬手就给他一巴掌。

这小子忒坏了,竟然诅咒自己怀孕,哪个妈生的?我还是个姑娘好不好……?

不知道为啥,她越是生气,越是气得脸蛋绯红,陈浩就越兴奋。

他特别喜欢看她生气的样子,可爱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11:58
“对了,你叫啥名字?”陈浩挨一巴掌,没有感到疼,反而跟她套近乎。

“管你屁事!”姑娘的脸蛋红红的,不敢跟他的眼光对视。

“你吃了我,我总要记住你的名字吧?要不然到阎王爷哪儿,我不知道被谁杀的,多冤枉啊?”陈浩嬉皮笑脸又问。

他就是在逗她。

“我叫幺妹,你满意了吧?”

“妖……魅?你一定是个狐狸精,怪不得长这么美。”陈浩感叹一声。

“呸!你才是狐狸精呢,你全家都是狐狸精……!”女山贼完全曲解了他的意思。

在21世纪,说一个女孩子长得像狐狸精,那是在夸赞她长得美,绝不是贬义词。

可幺妹不懂,还以为陈浩在骂她。

“对了幺妹,你为啥要做山贼?”陈浩又问。

“还不是你们那个朝廷?杀我全家,逼死了我爹娘,本姑娘才落草为寇的?我跟你们不共戴天!我呸!!”幺妹竟然急了,嘴巴跟喷壶差不多,喷了陈浩一头一脸,好像在为他洗澡。

其实陈浩一瞅就知道幺妹是个苦命的女孩子。

这些天他也听说了,元宝山上的女匪首从前是个大家闺秀,是前任知府的女儿。

那个知府姓徐,心眼很好,清正廉明,难得的好官。

两年前,因为红巾军造反,天下战火不断,好多地方的灾民全都涌到了这一带。

满大街要饭的,粮食根本不够吃,眼瞅着那些灾民要饿死街头,徐知府的心跟刀子剜一样疼痛。

思量再三,他只有牙齿一咬,脚一跺,命令所有的衙役:“开仓放粮!”

他已经顾不得跟上级请示了,解救灾民于水火,是一个知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山高皇帝远,等到奏折递上去,六部的人批下来,最少要两个月。

两个月,那些灾民早就饿死几批了。

可没有朝廷的批文,擅自开仓放粮,是要杀头的。

徐知府是冒着杀头的危险,才救下了那批难民。

果然,官仓打开施粥放粮,灾民们得救了,可徐知府却被朝廷降罪下来,满门抄斩。

就这样,幺妹的爹娘都被抓进监狱问罪,秋后处决了。

那天,还好有几十个衙役冒着生命危险,杀开一条血路,将小姐救了出来,逃出了知府衙门。

可那些衙役们释放重犯,也犯下了大罪,被朝廷追捕。

于是他们只好带着家人一起背井离乡,逃进元宝山,做了山贼。

眨眼两年过去,衙役们感念徐知府的恩德,就推举幺妹做了首领。

他们只打劫来往的商人,有时候也抢官粮。对于马家村的山民,一般很少伤害。

可这次不同,陈浩一口气种了七八百亩庄稼,丰收在望,太馋人了。

更何况那小子上次还伤害了她几个兄弟,徐幺妹当然不会放过他了。

陈浩说:“幺妹,我知道你是忠良之后,非常敬佩你,可一直做山贼,也不是长久之策啊。要不这样,你跟我走吧,下山……我给你们田地,大家一起过日子,从今天起,你们就是马家村的一份子了。”

按照他的想法,徐幺妹一定会感激涕零,说不定会磕头谢恩。

但这次陈浩却算错了,女孩子抬手又给他一巴掌,怒道:“你少假惺惺!你们鞑子兵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害人精!

竟然欺骗本姑娘下山,是不是想抓住我,跟你的主子去邀功啊?”

这丫头不傻,鬼精鬼精的。

小姑娘练过武术,功夫不错,普通的男人三五个走不到她跟前。

可跟陈浩这种训练有素的特种兵比起来,她就是花拳绣腿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14:45
陈浩说:“我不是鞑子兵派来的,请你相信我!我跟大元朝没有关系。”

“放屁!可大家都说,你跟钱知县是好朋友,那个坏蛋对你毕恭毕敬,你还有朝廷派遣的文书。”

“那个文书是骗人的!我从六百年前带过来的,你咋不信啊?”陈浩有一百张嘴还解释不清了。

“我信你个屁!总之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要不然,哼哼!我一定炖了你,煮了你,烤了你,蒸了你……。”

“好吧,我要怎么你才相信?”陈浩没办法,只能服软。

“你外面带来了多少人马?尘烟滚滚,瞧样子不下五六百!是不是想灭了我的义勇寨?”徐幺妹问。

“没有,也就三十来个人,那些灰尘,是我让他们用树枝来回拖动,吓唬你们的……。”

“你……真是狡猾!总之,不给我们粮食,我就杀了你……。”徐幺妹苦笑了,想不到陈浩比她想像得还要狡猾。

“好吧,我答应给你们五万斤粮食,但你们一定要跟我下山……。”

“我凭什么相信你?”女孩子问。

“你先放我们走!十天以后,庄稼收到家,我通知你们来运粮食。粮食不到,我甘愿负荆请罪,到时候是杀是刮,是死是活,我任你处置……。”陈浩开始跟小姑娘讲条件了。

他是真诚的,这帮人毕竟不是十恶之徒,也是普通的受苦百姓。

是百姓就有活下去的权利,就应该得到食物。

“我还是不信!!”女孩子说。

陈浩想了想:“要不然这样,我给你一把枪,枪里有二十发子弹,半个月以后,五万斤粮食不到,你就毙了我……。”

“枪?可我不会用,咋办?”徐幺妹又问。

“我教你啊……你这样,先拉枪栓,再开保险……三点一线瞄准目标,最后扣扳机……。”陈浩双臂一甩,绳子就脱手了。

然后他将那把手枪递给了幺妹,还教会她使用的办法。

徐幺妹看着手里这个黑乎乎的铁家伙,按照陈浩说的,扳机轻轻一扣,啪!一团火花从枪口处冒出,石头上一个瓦罐瞬间被击得粉碎。

女孩子惊呆了,做梦也想不到眼前的年轻人会拥有这么厉害的火器。

这算是定情信物吗?

她也吓坏了,说:“这么厉害?你为啥要送给我?”

陈浩说:“让你自卫啊……用来保护自己,算是我对你的承诺。”

幺妹抓着那个奇怪的武器翻来覆去看,越看越喜欢。

最后她点点头:“好!你要是骗我,我就用这东西打穿你的屁、股。”

陈浩点点头:“行!这东西不是送你的,是借给你的,粮食运到,你跟我下山,一定要还给我。”

幺妹却小嘴巴一撅怒道:“想得美!你送给我,就是我的!不准拿回去,要不然我就翻脸……!”

陈浩心说:你抢劫啊?

他感到了后悔,觉得自己太鲁莽,竟然脑残,送给她一把枪。

回头崩了自己的脚面咋办?

于是他又吩咐:“这东西不到危险关头,千万别用,伤到自己就不好了。”

幺妹说:“知道了……还不带着你老婆赶紧滚?等着让我蒸你,煮你,烤你,煎你啊……?”

陈浩一听,知道小丫头心软了,要放他俩走。

于是,他拉起玉环出了山洞,直奔寨门的外面走去。

走上山道的时候,他吁口气:“不战而屈人之兵,一把手枪换一个老婆,这笔买卖做得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16:58
陈浩走出山洞老远,徐幺妹才想起一个严重地问题。

自己没有给陈浩解开绳子,他是怎么弄开的……?

看样子,这小子的功夫真不错。

算了,反正已经答应放他走了……。

女孩子欢喜地握着手里的枪,左瞄右瞄,爱不释手……。

她已经喜欢上了陈浩,这男人英俊,潇洒,勇敢,聪明,一个人敢独闯义勇寨,有胆有识,有勇有谋。

可惜啊,他成亲了,要不然姑奶奶一定嫁给他。

这把枪是一个陌生男人第一次送给她的珍贵礼物,她紧紧握在胸前,仔细抚摸,好像在摸陈浩的脸。

想着想着,脸蛋就更红了,羞愧地低下了头。

陈浩之所以送给徐幺妹一把枪,原因有两点。

第一,当然是信守自己的承诺,粮食不到,他甘愿受罚,让她的心里踏实。

至少在收割的这段时间里,她不会再派人进村子捣乱。

第二,徐姑娘是忠良之后,官府一直在拿她,有把枪防身,安全系数就会提高很多。

反正那些鞑子兵不是好人,杀人放火,大多数都该死。

再说枪里只有二十发子弹,小女孩贪玩,子弹打没就成了烧火棍。不会造成多大的危险。

就这样,陈浩放心地走了,拉着妻子下了山寨的土坡。

来到外面,玉环就打他一拳,说:“老公,你坏!”

陈浩莫名其妙问:“我咋了嘛?”

玉环说:“你为啥乱送人东西?咱俩成亲这么久,你一次东西也没送过我。”

喔,原来老婆吃醋了,小嘴巴噘起,能拴住两头毛驴子。

“那你想要啥?”陈浩问。

玉环说:“俺也要枪,跟幺妹一模一样的,俺也要自卫。”

陈浩一愣:“女孩子家家的,你玩得哪门子枪?打到自己咋办?不行不行!”

玉环一听不乐意了,抱着他的肩膀直晃荡:“老公!人家就要嘛,就要嘛,求求你了,我知道你炕底下的木匣子里还有好几把,送我一支呗……?”

陈浩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立刻拒绝:“不行!太危险了。”

玉环竟然生气了,上去拎了他的耳朵,威胁道:“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把你的耳朵扯成风筝。”

陈浩赶紧求饶:“不行!想玩的话,咱俩圆房的时候我让你好好玩,你不知道,我的身上还有一把枪,比那个更厉害……。”

“啊?”玉环一听红了脸,立刻明白老公说的那把枪是什么意思了。

她眼睛一瞪更生气了:“你竟然耍我?瞧我咋着收拾你?”

玉环说完,竟然来哈他的痒,用手来捞男人的咯吱窝。

陈浩一阵酸麻,赶紧求饶:“媳妇饶命,马(麻)死了,羊(痒)死了……。”

一对小夫妻就那么在山道上嬉闹起来,你追我赶……。

他俩的感情越来越深了,已经开始热恋了。

只可惜女孩的年龄太小,陈浩也在等,等着她年满十八的那天。

到时候,就能做真正的夫妻了,同床共枕,朝夕相处,男欢女爱,雨露滋润,不能自拔……。

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穿越到大明朝只能认命。

21世纪已经彻底跟他切断了关系,他成为了真正的古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19:25
天色已经黑了,树林里那三十个捕快差点没累死。

他们已经拖着树枝在密林里转悠了一个下午,各个累得跟孙子差不多,满头大汗,灰头土脸。

远远看到陈浩跟玉环回来,他们这才一起集合。

陈浩带着他们下了山。

回到家,马老婆儿瞧见女儿安然无事,心也放下了。

一场虚惊就这么结束,接下来就是等待收割了。

秋天的天气依然很炎热,俗话说,立了秋,把扇丢。七月末就已经进去了秋天,可天空却依然像下了火。

正是有了这样的好天气,有了肥水的灌溉,地里的庄稼才能按时成熟。

陈浩的手里拿着镰刀,身后是山里的女人们,旁边是那三十个捕快。

所有的人全提着镰刀,脸上显出了焦灼之色。

一阵干热风吹过,地里的谷穗就变得焦黄,那些豆子的叶儿也卷了起来。

不远处的高粱迎风舞动,传来了嘎巴嘎巴地脆响。

陈浩看看天,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大手一挥:“乡亲们!收割了,冲啊!!”

一声令下,轰地一声,所有的山民就一扑而上。

她们好像勇猛的战士要攻克敌人的堡垒,奋勇扑击。

眨眼的时间,漫山遍野都是镰刀飞舞,谷子被一片片放倒。高粱的穗子也一片片被割走。

豆子地里忙忙碌碌,到处是人们忙碌的身影。

多少年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粮食了?好多人乐得泪如雨下。

健壮的男人跟女人拼命收割,老太太跟老头子就抡起木叉装车。

大山里不缺独轮车,没有独轮车的,就肩背手抬。

山路上到处是穿梭的人群,一大群孩子们也来帮忙,嘻嘻哈哈帮着大人捡拾遗漏的庄稼。

几个从战场上退役的残废人不能下地,就帮着大家烧水,送饭。

所有人干得都是热火朝天,短短一天的时间不到,庄稼就收割了五分之一。

收割回来的庄稼,被放在村头的空地上晾晒。

谷子干透,人们就装进口袋堆积起来,豆子晾干以后要经过捶打。至于高粱,也要经过脱粒。

大山里近百个劳力,七百多亩地是十天以后收割完毕的,也是十天以后被脱粒的。

庄稼经过脱粒,纷纷过秤,最后的总数目出来,全村人一起惊叹。

短短三个月,马家村的粮食产量竟然达到了每亩五百多斤。

七百多亩地,足足收获了三十八万斤的粮食。

核算到每个人的头上,竟然有三千多斤。

这是马家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丰收。几个老人激动不已,竟然抓着陈浩的手跪了下去。

“后生啊,你可真能!你是我们大家的救星啊……。”

陈浩赶紧搀扶几个老人,说:“大爷大娘,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些粮食,并不全属于我们啊。

我答应了钱知县,要给他一万斤的粮食,毕竟粮种是从衙门里借来的。

我还答应了元宝山上的徐姑娘,给她五万斤粮食,不能瞧着他们饿死。

但是我保证,以后每年咱们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入,填饱肚子不是问题。”

几个老人立刻站起来说:“种地缴租纳粮天经地义!当然要给!至于徐姑娘,我们也要帮助,老实说,我们全都受过徐知府的大恩,应该知恩图报!”

陈浩说:“好!那就把这一万斤粮食让衙役们拉走吧,把给徐姑娘的也扣出来,剩下的,大家分了吧。”

陈浩说话算话,多给了那些衙役不少的粮食。

毕竟这些人帮着大家忙里忙外也不容易,就当是雇佣长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4 21:24
扣出来的五万斤,他让丁香装上独轮车,分批给元宝山上的那些山贼送了过去。

马二娘家也分到了不少粮食,足足九千多斤。老婆子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吃食,都要乐疯了。

可陈浩的心情却一直不好。

没错,元宝山上的山贼被他摆平了。可鞑子兵那边呢?红巾军那边呢?

如果马家村有粮食的消息被传出去,一定会给山民带来灭顶之灾。

人若是饿极了,嗅到粮食的味儿都会发疯。

这两批人还算好对付,关键是山外的那些灾民。

如果灾民们知道马家村粮食充足,同样会过来抢。

这个时候,山外灾民的数量可不下几十万啊?

所以,陈浩忧心忡忡,茶饭不思。

他不知道这次大丰收给马家村人带来的是希望,还是遭难?

庄稼收割完毕的第五天,陈浩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亲自上了一次元宝山。

因为徐幺妹已经答应他了,拿到五万斤粮食,就会下山。

他也答应分地给他们,没有地,可以开荒。

现在,是女孩子承诺誓言的时候,他来接徐幺妹下山。

可是当他走进义勇寨以后,却发现山寨里空空如也,一个人也不见了。

山洞还在,洞里的篝火却熄灭了,所有的人全不知去向。

于是陈浩就很生气,觉得徐幺妹说话不算话,一定背着他逃走跑了。

哎……这丫头啊,真是言而无信。

正在他感到失望的时候,忽然,头顶上响起一声娇呼:“陈浩哥,你终于来了。”

陈浩吃了一惊,赶紧抬头观看,只见头顶的一根横木上坐着一个女孩,正是徐幺妹。

徐幺妹的左手抓一柄长剑,右手里还握着他送给她的那把无声手枪。

陈浩微微一笑,问:“人呢?你的弟兄们呢?哪儿去了?”

幺妹坐在横梁上咯咯一笑,还是跟银铃一样:“解散了,我打发他们走了……。”

“啊?为啥啊?”陈浩奇怪地问。

“女人们有吃的了,就各回各家了,男人们找张士诚去了,跟他一起贩私盐,做生意。”女孩笑眯眯回答。

“那你嘞?为啥不走?还留在这儿干啥?”陈浩问。

“我答应过你啊,要跟你一起下山的,跟你一起种田,填饱肚子……。”

“就你一个人?”

“嗯!怎么样?白白的大姑娘送给你,要不要?”

陈浩赶紧说:“要!只要你不嫌弃跟着我受苦,以后就是我的妹子!”

幺妹的小嘴巴却再次噘了起来,说:“我才不跟你做妹子嘞。”

“那你想跟我做啥?难不成让我叫你……姐?”陈浩问。

“给你做娘子吧,跟玉环妹妹一起伺候你,咋样?”这丫头竟然一点都不害羞,张嘴就要以身相许。

陈浩说:“行啊,你可别后悔。”

哪知道幺妹的脸一红,却呸了他一口:“呸!你倒不客气,跟你闹着玩的,你想娶,我还不想嫁嘞。”

“那你跟着我做啥?”陈浩又问。

幺妹说:“那就暂时做你妹妹吧,警告你,哥哥是不能欺负妹子的,要不然,我就一枪崩了你!”

女孩子说完,从横梁上飘然落下,上去牵住了他的手,将他扯出了山洞。

“呵呵,我也是开玩笑的……。”陈浩立刻跟触电似得,那道电流从手臂上传来,顷刻间流遍了全身。

女孩的手又柔又软又滑溜,他还舍不得撒开了,满鼻子都是清香。

幺妹回头又瞅瞅自己苦心经营的义勇寨,眼神里充满了不舍。

恋恋不舍看了最后一眼,她终于转身拉着陈浩下了山。

她就这样跟义勇寨诀别了,跟着陈浩开始了新的生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5 10:00
从这一天开始,陈浩有妹妹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马家村,徐姑娘见到了马二娘和玉环。

老婆子瞅到她首先一愣:“呀,这是哪儿来的俊丫头啊?跟天仙一样。”

陈浩立刻解释:“娘,她就是元宝山上的徐姑娘啊,当年徐知府家的千金。”

“啥?娃,你竟然把女山贼领回了家?”马老婆儿闻听大吃一惊。

这可不是小事情,窝藏朝廷钦犯是要杀头的,弄不好全家都要问斩。

她搞不清女婿为啥要这样做。

“嘘……娘,你小点声儿,别让人听见。”陈浩赶紧阻止丈母娘再说下去,担心她瞎嚷嚷。

马家村的人不认识徐幺妹,现在兵荒马乱的,朝廷也顾不上她,所有的兵力都用来对付红巾军了。

他决定把她留下来,好好照顾。

马老婆儿赶紧说:“娃,你到底弄啥嘞?”

陈浩说:“娘,徐姑娘是好人啊,她把山寨解散了,以后再也不会带人骚扰村子了,目前孤独一人,我不想瞧着她流离失所无家可归,想她住咱家……再说她已经是我妹妹了,我要照顾她。”

马老婆儿说:“那万一朝廷追查下来咋办?”

“娘,你放心,没人认识她,以后有人问起来,你说她是玉环的表姐就行了。”

马二娘摸不着头脑,只好点点头:“引来麻烦,我可无法收拾局面。”

她妥协了,这就等于答应了。于是陈浩赶紧保证:“你放心,有麻烦我来顶,绝不会连累娘跟玉环。”

马老婆儿这才叹口气,任由徐姑娘住了进来。

目前家里有陈浩做主,别管咋说他是男人,唯一的顶梁柱子,离开陈浩,她们娘俩就活不下去。

就这样,徐姑娘跟陈浩一家人住在了一起,玉环竟然显得很高兴,立刻帮着徐幺妹收拾东西,打扫屋子,整理床铺。

一个单身女人,住在哪儿好呢?

起初,玉环想让幺妹跟娘住在一个屋,可一眼瞅到母亲爱答不理极不耐烦的样子,她怯弱了。

于是,她只有把姐姐马秀英睡过的柴房收拾出来,让幺妹住在那儿。

一边收拾,女孩一边说:“幺妹姐,对不起了,家里条件差,让你住这儿,真的不好意思。”

徐幺妹微微一笑道:“无妨!能遮风挡雨就行,其实这儿比我们义勇寨好多了。”

“姐,以后咱俩就是姐妹了,要不然晚上一块住吧?”玉环客气道。

“噗嗤!我跟你一块住,那陈浩哥咋办?岂不是要一个人暖冷被窝?”幺妹狡黠一笑,打趣地问。

“没事,就一晚上,俺想跟你说说话,聊聊天,咱俩亲近一下。”

幺妹说:“好啊,今儿晚上咱俩钻一个被筒子,好好唠嗑。”

“走!我带你做饭去,一会儿开吃。”收拾完,玉环竟然上去扯了她的手,俩人一起进了厨房。

徐幺妹住进陈浩家的第一天,就跟玉环成为了好朋友。她俩不但无话不谈,还好得跟亲姐妹一样。

果然,晚上吃过饭,玉环不跟陈浩睡一个屋了,而是把被窝搬进了柴房,跟幺妹躺在了一起。

陈浩也没在乎,走了更好,省得每晚一个小美女睡在旁边,整夜整夜心慌意乱的,焦灼不已,眼不见也就心不烦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5 12:10
陈浩真招人待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5 14:07
发现玉环进来,幺妹赶紧给她腾地方,往旁边挪了挪。

反正秋天,还没入冬,哪儿都不冷,俩人肩并肩坐在一起嘻嘻哈哈。

前半夜,她俩一起点着煤油灯纳鞋底子,纺花,拐线绳子,干得不亦乐乎。

玉环发现幺妹的手工活儿做得很好,不亏是大家闺秀,手工刺绣,缝补衣服都很在行,纺花也是手到擒来。

她还会剪窗花,一张红纸被她摆过来弄过去,眨眼就变成了各种好看的窗花。

幺妹将那些窗花贴在柴棚的窗户纸上,墙上,整个小屋就显得特别温馨。

想不到她看上去虎生生的,跟梁山好汉差不多,心思竟然如此的细腻。

于是玉环问:“幺妹,喊了你半天姐,咱俩到底谁大?”

幺妹一愣,说:“当然是我了,我十八,你才十六,对吧?”

玉环说:“是,我年龄小,可辈分大啊,你是陈浩的妹子,我是他妻子,这样算来,你应该叫我嫂子才对。”

徐幺妹闻听竟然哑然失笑,说:“对对对,我的确应该叫你嫂子,小嫂子!!”她甜甜呼喊了一声。

“哎……。”玉环也不害羞,大大方方答应一声。

接下来俩人笑得更欢了。

“以后我就是你亲嫂子了,你是我亲妹子,好不好?”玉环问。

“好!”幺妹点点头,立刻明白了。

玉环之所以把辈分论得这么清楚,是在警告她。

那意思,以后你只能做俺老公的妹妹,妹妹是不能挑逗哥哥的,你最好老实点。

如果你俩勾三搭四,暗送秋波,黏五搞六,我这做嫂子的就不客气了。

玉环是很聪明的,乡下的女人啥都没有,男人是她的唯一,也是她的所有。

谁跟她抢男人,她跟谁拼命,姐妹也不行!

幺妹苦笑一声:看来以后只能跟陈浩兄妹相称了,要不然玉环就会吃了她。

很快,天色晚了,到了睡觉的时间,两个女孩同时打个哈欠,然后放炕睡觉。

秋天了,凉爽了,她俩的棉被都是掖得紧紧的。

幺妹忽闪两下大眼问:“嫂子,你跟俺陈浩哥……成亲半年了吧?”

“嗯……。”玉环回答。

“那你……现在一定不是闺女了?”幺妹又问。

一句话不要紧,玉环的脸红了:“你……问这个做啥?”

幺妹往她的身边蹭了蹭,诡秘地问:“嫂,那你告诉我,做女人是啥滋味?”

玉环一愣:“你……啥意思?”

“俺的意思,一个女孩,从闺女变成女人,你第一晚痛不痛?难受不难受?舒服不舒服?”

“啊?”玉环一听显得更加娇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只能回答:“不告诉你……。”

她越是不说,幺妹越是感到神奇,越是不让她睡,晃她的肩膀,还苦苦哀求:“嫂子,我的好嫂子,你就说说呗,给妹子传授一下经验,求求你了……。”

玉环不耐烦地白她一眼:“俺咋知道?闺女变成女人,就那种感觉呗……。”

“痛不痛?难受不难受,你倒是说啊……?”幺妹有点迫不及待。

玉环的脸更加红了,没法跟她解释。

因为自己目前还是闺女,没有和陈浩圆房,没有经验,跟她说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5 17:05
玉环好可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5 19:44
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好命苦,至今不知道陈浩不和她圆房的原因。

说自己年龄小,可能是理由,因为老公目前喜欢的不一定是她,应该是跳崖死去的姐姐秀英。

姐姐死去的那天,就把陈浩的心带走了。

所以,玉环的眼泪下来了,抽泣一声。

幺妹瞅到她掉眼泪,竟然吓一跳,赶紧赔礼道歉:“嫂子别哭,别哭。是不是陈浩哥欺负你了?我去找他算账。”

玉环说:“他欺负我就好了,我天天盼着他欺负,可人家就是不欺负。”

“啊?你的意思,你俩成亲半年,他……还没碰过你?”幺妹瞪大了眼睛。

玉环赶紧改口,担心幺妹笑话她,扯谎道:“碰……倒是碰了。”

“那你还哭啥?”

“好吧,俺告诉你,成亲的第一晚是痛,是难受,是酸麻,是痛不欲生,是生不如死……所以俺才哭,你满意了吧?”

她不得不扯谎,目前整个马家村的人都知道她成了陈浩的妻子,男人做了上门姑爷。

被他们知道自己还是闺女,不笑掉大牙才怪?

幺妹立刻大吃一惊说:“娘啊,原来成亲这么恐怖啊?算了,我这辈子不嫁人了,痛死咋办?”

玉环说:“男人是很恐怖的,劝你想清楚点,没事别招惹他们。”

幺妹说:“好,嫂子,那你告诉我,你跟陈浩哥每晚钻不钻……被窝?”

“废话!两口子嘛,当然钻了。”

“在一个被筒子里睡觉?”

“嗯……。”玉环只能答应,既然要骗,她干脆就骗到底,骗到自己也相信为止。

“那你俩……抱在一块睡吗?”幺妹又问。

“废话!两口子嘛,当然抱在一起睡。”

“那他亲不亲你?摸不摸你?”徐幺妹的问题更加得寸进尺了,反正这里没别人,就是女人跟女人之间的私房话。

“废话!两口子嘛,当然亲了,也摸了……。”

“那……逮不逮?”徐幺妹又问,她的呼气竟然急促起来。

“逮……。”玉环接着骗她。

徐幺妹忽然说:“我不信……除非,你让我撩一下……。”说完,她竟然咯咯笑着把手伸过来,穿进玉环的棉被,要摸她的胸。

玉环猛地吓一跳,赶紧躲闪,惊恐地问道:“你干啥?走开!好你个徐幺妹,一定是想汉子了,你没羞,没羞……。”

徐幺妹的笑声更厉害了,双手没停,继续在她的身上捞,一边捞一边道:“你说的我不信,让我检查一下,快点!!”

玉环被她撩得急了,恼羞成怒,猛地坐起来抱着被子缩到墙角,眼睛一瞪怒道:“住手!死丫头,你再这样,我就翻脸了……!”

发现嫂子生气,幺妹的脸也红了,解释道:“瞧你,跟你耍嘞,你这人咋不禁逗?”

玉环说:“没这样逗的,想知道嫁汉子啥感觉,你赶紧嫁人不就行了?娶个汉子,随便耍。”

徐幺妹叹口气:“这不没经验,来你这儿取经嘛?可惜找不到合适的男人嫁。”

“放心,总有一个男人,会在合适的地方等着你。”

“谁?阎王爷啊?”

“别闹了,别闹了,睡觉……。”玉环这才重新又躺下,将被窝掖得紧紧的,一点缝隙都不留。

这一晚,她彻夜难眠,就怕这个新来的大姑子对她不怀好意,一直在提防。

徐幺妹也没睡着,一个劲地唉声叹气,觉得十分遗憾:陈浩哥啊,你为啥最先认识的不是我?

看来咱俩是有缘无份啊……。

玉环跟徐幺妹只是在柴棚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就把棉被搬回了自己的房间,跟老公住在了一起。

她怕了,担心幺妹再拿她取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6 10:07
徐幺妹住在玉环的家里很幸福。

最起码一日三餐有了着落。

她白天跟着陈浩和玉环一家人下地干活,挖野菜,采摘山果,晚上就住在窝棚里休息,日子过得倒也清闲。

就在他们逍遥自在,乐不思蜀的时候,踏天的大祸却再次降临,打乱了元宝山的宁静。

起初的灾祸,是有几个难民引起的。

秋天过去,天气刚刚入冬,山外忽然来了几个灾民,到马家村来讨饭。

几个乞丐最先去了丁香家,女人施舍了一些米粥给他们。

然后是张孀妇家,李孀妇家,周孀妇家,接下来是马二娘家。

山里人热情好客,见不得穷苦人可怜,纷纷施舍食物给他们。

这一下可惹下了麻烦,几个乞丐立刻奔走相告,引来了更多的乞丐。

他们逢人就说马家村有粮食,到哪儿能要到吃的,不但有米粥,高粱饭,还能吃到大米白面。

灾荒年间,人们对粮食是比较敏感的,所以一哄而上,几百上千的人全拥到了元宝山的脚下,呼呼啦啦跪满了山坡。

“给点吃的吧,可怜可怜我们吧……。”

“大爷大娘,叔叔婶婶,行行好吧……。”

“救救我们的孩子吧,求求你们了……。”

一两个山民还好对付,忽然来了几百上千人,立刻引起马家村群众一阵慌乱。

村里的孀妇跟孩子们一起关门上锁,不让那些乞丐进来。

可家家户户总要吃饭吧?哪家的炊烟一起,乞丐们就涌向哪家。

锅里的饭还没熟透,孀妇们一家人还没舀饭,那些灾民就破门而入,进去以后二话不说,展开了哄抢。

有人抢了碗筷去舀,有人夺过舀水的瓢去盛,滚烫的饭粒进去嘴巴,好多人被烫得喉咙都肿了,倒在地上捂着脖子嚎叫。

被抢的不止一家,丁香家跟陈浩家也被抢了。

饿极的灾民全都变成了野兽,还动手打人,打了人不算,接下来翻遍所有人家的粮仓,搜索粮食。

只要是吃的东西,他们来者不拒,逮啥抢啥。

一时间马家村乱了套,难民爆起,熙熙攘攘,搅成了一锅粥。

马二娘跟玉环被他们推得趔趔趄趄,摔了一跤,陈浩赶紧上去搀扶丈母娘跟妻子,一边阻拦一边喊:“大家别抢!别抢啊,人人有份!”

徐幺妹一瞅不妙,拉出宝剑要跟灾民们搏斗,可陈浩却瞬间抓住了她的剑柄,怒道:“你干啥?不准跟灾民动手!”

徐幺妹说:“哥!不能纵容他们,要不然咱们就活不下去了!”

陈浩瞧着疯狂的灾民问:“你瞧瞧,她们除了女人就是孩子,一个个破衣烂衫,形容枯槁,都是老弱妇孺,你怎么下得去手?”

“那你说咋办?”

陈浩说:“还能咋办?告诉丁香,开仓放粮!把村民的粮食全部集中起来,施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灾民们来到马家村不走,也不能轰他们离开啊?

就算交手也是寡不敌众,他们已经失去了人性。

“可咱们的粮食也不多啊,吃完了咋办?”徐幺妹问。

“走一步看一步,我会想办法弄到粮食的,过了这一关再说。”

“好吧……。”徐幺妹没办法,只好去找丁香。

她俩迅速把村子里工作组的三十多个女人组织起来,终于开仓放粮了。

家家户户的粮食被贡献出来,村口的老柳树下支起了大铁锅,埋锅造饭。

马家村的人开始维持秩序,不让那些人捣乱,轮番喝粥。

眨眼的时间,马家村再次沸腾起来,灾民们的数量越来越多。

起初是三五百人,后来是七八百人,最后增加到了两千,三千,五千,一万多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6 12:03
记号,记号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587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