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370个阅读者,2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26 11:39
  第三章 “灰色”的光芒(26)

  到了2001年,俄罗斯空军的理论就成了这样的:在未来战争中,一旦发现敌空袭征候,应立即对敌方实施“先发制人、突然毁灭性的打击”,即使遭到敌突然空袭,也应在阻滞敌空中进攻后,迅速发起坚决的反击。这几乎就是杜黑的原话。

  现代空中战争的实践是对以杜黑为代表的传统空中战争理论的极大丰富和发展。在当前和未来一个历史阶段,空中力量在实施军事威慑和实战中,是决定性的力量。空中战场是夺取制信息权、作战指挥控制、投放火力的主要空间,是远距离机动的主要空间。而空中力量不只是指空军,而是以空军为主的,包括陆军航空兵、海军舰基和陆基航空兵、各种发射平台的导弹兵以及空降兵,从对空作战的意义上还包括陆基和舰基防空兵。因此未来作战是联合化,而这种联合又趋向于空中化。

  1909年杜黑就设想过仅靠空军从空中完全地结束战争,1999年,这一设想在科索沃得以完美实现。现在看来,杜黑以他超前的战略思维,十分肯定地为空中力量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进行了基本的战略定位。

  1921年他就认为:战争的演进曲线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点上中断了连续,突然急剧转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促成这一转折的主要因素是空中武器。它不再是革新,它是革命。

  90年中,战争的曲线在一战这个平面的点上急转直上之后再没有回落。在影响20世纪军事历史的重大战役中,这条曲线的轨迹是这样的——

  一战,空中力量开始显示战略作用,导致在战争末期世界上第一支独立空军的建立和空中战争理论的萌生;二战中大规模运用空中力量的实践,促使空中战争论快速发展。朝鲜战争、越南战争、马岛战争的实践,促使独立空军普遍建立,空中战争论再获长足进步。90年代空中战争论进入极盛阶段。1991年伊拉克接受联合国关于从科威特无条件撤军的决议;1995年波黑塞族接受联合国的有关决议;1999年南联盟接受北约关于从自己领土科索沃撤军并允许北约维和部队进入科索沃。不管这些战争结果的政治意义如何,从军事上说,停战协议都是进攻一方从空中“炸”出来的。

  20世纪下半叶以来,各种功能的人造卫星和航天飞机等投入军事应用,拓展了立体作战的新领域。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都说明,空中作战正在演变为空天一体战。可以预见,未来空军的发展,在力量结构上将日益显示出空天一体的趋势,天基力量的比重将会逐渐加大;空中作战将逐渐演变为空天一体战,天战的比重将逐渐增大。

  第三章 “灰色”的光芒(27)

  时代在前进,战争曲线还在进一步向着更高的方向延伸。

  1967年,曾任美国空军军事学院院长的唐纳德森.弗里泽尔说:杜黑是位有远见的人。他了解空军在新时期的极端重要性。虽然他的观点还没有全部被历史所证实,但是,在这个热核力量和洲际运载工具时代正在前进之际,他的战略观点肯定是值得当今内世界领袖们注意的。

  1979年月18日,邓小平在听取航空工业部汇报时说:将来打起仗来,没有空军是不行的,没有制空权是不行的。…….今后作战,陆海空军,首先要有强大的空军。要取得制空权。否则,什么仗都打不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杜黑的理论越到后来越显出他对世界空军的影响好象没有尽头。随着战争离地面越来越远,离天空越来越近,杜黑理论的光芒也越来越耀眼和真切了。

  和他留给世界的《制空权》理论比起来,真正值得各国军人继承的遗产是他的顽强不屈的探索真理的精神。对于杜黑个人来讲,冲破传统战争的迷雾远不及冲破传统势力的偏见更加艰难。杜黑的一生多灾多难。为了宣传和坚持自己的理论,他被停职,被勒令退出现役,甚至被军队上层投入监狱。但他一直没有屈服过,更没有停止过。他以一个优秀军人的品质,和高度的国家使命感,不仅为他的国家,也为世界军事理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杜黑的后半生一直在为他创立的空中理论“鼓吹”。1929年11月,已临生命黄昏的杜黑仍然大声疾呼:“让我们集中我们的力量于空中吧!因为我深信,胜负将决定于空中。”

  三个月后,61岁的杜黑在罗马辞世。

  七十年过去了,世界进行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血腥厮杀,但几乎每一仗都让人们看到杜黑的身影。杜黑的理论充满着真知灼见,但和人类迄今一切伟大的理论一样,它也不是完美的。他创立的学说,宛如悬挂在历史天空上的月亮,时而圆美透亮,时而残缺不全,但它始终高悬着,很多的时候,它差不多已经使全世界都确信不疑,但似乎又有许多的问号无法拉直。直到今天,在全球军界,杜黑的《制空权》仍是一个争论不息的话题。但只要还有飞机和空军在,杜黑就是不朽的。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杜黑,那么他的贡献是创新,缺点是夸大。

  创新是一切理论的灵魂。他说:“死抱着过去陈旧的东西不放对未来没有什么教益,因为未来跟过去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同。对未来必须从一个新的角度探索。”

  第三章 “灰色”的光芒(28)

  “胜利只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才去适应的人微笑。在这个战争样式迅速变化的时代,谁敢走新路,谁就能取得新战争手段克服旧的带来的无可估量的利益。”

  这些话,是对历史说的,又好象是对未来说的。

  邓小平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思想僵化,他的生机就停止了。

  美国空军就特别强调创新。今天的国务卿鲍威尔在他还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时就大声疾呼:现在是那些有远见卓识的人帮助他们国家的时候了。军队要整顿以迎接挑战,在适当的地方,该扩大的时候扩大,该缩减的时候缩减。要有冒险精神,要由不怕惹火烧身的人来进行。

  杜黑告诉20世纪的话,20世纪的战争史也告诉了我们:胜利总是向那些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当我们和战争一起向21世纪走去的时候,我们能看到杜黑曾经看到过的胜利的微笑吗?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5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