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老屋
2492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1-29 13:12

老屋



浪迹天涯v 发表在 湘西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6-1.html


.




老 屋
我驾驶着小车在蜿蜒盘旋的村级公路上向着老屋的方向缓缓行驶,车朝前走路向后行,两旁的野草树木变换着不同的姿态,离老屋越来越近了,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和冲动,很快就要见到父母和老屋了。
车刚停下,女儿就向老屋飞跑过去,嘴里“爷爷奶奶”的喊个不停,咿呀学语的儿子也对着我和妻子看着,显得有些茫然而又有一些好奇,好像明白了我们似乎已经到家了,的确,我们已经来到了生我养我的老家了。
因为事先给父母通了电话,周末要回家看看老屋,所以一到家后稍做休息,我们一大家就开始吃午饭,正宗农家饭菜,儿时的锅巴饭和腊肉炒豆腐,今天这顿饭,女儿和妻子吃得格外的津津有味,仿佛是吃到了人间的山珍海味,天上的琼露玉液。
午饭后,我一个人到老屋前后左右转转,想把老屋看个真真切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花草丛中瓦砾之间找寻童年留下的痕迹。山坳里,树林间,小溪旁,一幢孤零零的老屋经历岁月的洗礼、时间的打磨,风雨的侵略,依然坚守方向,见证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把感情沉淀,把惆怅流转,把乡愁记录。
老屋是地道的木质瓦屋结构,我们村里最常见的建筑样式和建筑风格。据父亲说,老屋修建于解放前,是我的爷爷留给我的父亲、叔叔和姑妈三兄妹共同唯一的财产,到现在已经有八十多年了。老屋原来共四间,坐南朝北,三柱五拢二柱二的檐加起来是五柱七,在那个年代可以算得上是够气派了。房屋地基是由几百斤重的大石头打磨成石条用石灰泥土砌成,屋顶是用一角二分钱买来的青瓦叠盖,东西两头还修建了一间偏屋,专门用来给猪煮食或摆放镰刀、斧头、背篓、犁耙等家什,有时,来人来客比较多也做临时厨房。
俗语说:“男大当婚,成家立业。”在我刚刚有点模糊记忆时,我的父亲和二叔因为分家的事发生了争吵,直到现在我的心仍然在疼痛和流血。在农村,两兄弟成家后分家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也是一种传统习惯,分家前,为了公平起见我爷爷还请来了族长做见证人,按照习俗我父亲是老大自然居东边两间房屋,西边的两间归二叔,其他噶东嘎西的平分。然而,在分家那天,我婶娘的娘家生怕她的女儿吃亏就把七大姑八大姨都叫来,帮忙拆屋下瓦而且还指桑骂槐的,我母亲不是傻瓜当然能够听出话中话也来个指桑骂槐,就这样两家人大吵大闹,到了后来婶娘的娘家人一起动手将我母亲打伤,从打那时,我和弟弟就算当面遇见二叔和婶娘都没有叫一声,后来,一直到我考上了大学两家人又才和好。从此,四间老屋变成了两间,这剩下的两间老屋便成了我们一家人的安身立命之所了。
老屋东面是一条光滑滑亮晶晶的石板路,是我们寨子里的人进出做农活的一条重要通道;许多年前,父母在老屋的西边修建了一个牛栏喂养了三头牛,现在已经是牛去栏空了;老屋后面是一片繁茂的竹林,老屋前是一块大坪坝和一个鱼塘,坪坝用薄石板铺就,鱼塘干涸多年了如今成了菜园,在坪坝和菜园边缘栽种了许多树和花,像松树、桃树、梨树、杏树、杨柳、鸡冠花、菊花、仙人掌等,一年四季树木郁郁葱葱,花儿飘香。
我和弟弟在老屋出生和长大,也在老屋度过了快乐而又难忘的童年。春天,看草长莺飞;夏天,数会说话的星星;秋天,听蟋蟀弹琴油蛉吟唱;冬天,赏粉妆玉砌佳景。
小时候,我们家境不怎么好勉强能吃上饭,父母除了供我们两兄弟上学外每年还要给爷爷奶奶1000斤粮食,因而一年到头没有多少剩余钱米,别人家盖新屋,我们家依然住在这剩下的两间老屋里。为了给家里减少一点负担,我和弟弟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像割猪草、打材、放牛;有时,也和父母去山上采摘金银花、刮构皮树叶、挖三母跳,等积攒很多斤就拿到集市里卖掉。有一件事,至今依然占据着我的心灵,那大概是1989年秋季,家里实在没有办法为我和弟弟拿出150多元钱的学费,父母就去求一家亲戚借。父母好话讲了几箩筐,不但没有借到一分钱还被数落了一顿。我萌生了放弃学业的念头,但父母的一句话打消了我的念头,并一直激励着我,“只要你想读书,就是讨米也要供你们读”。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努力学习走出大山为父母为家庭争光,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1995年,那一年我还不到19岁便顺利的考取了吉首大学。
父亲是文化革命时期的高中生,是村里的“秀才”,因为识字,先是在生产队做会计,1985年在村小当民办教师,1996年湖南省落实政策才转为公办教师。父亲52岁那年被调入茨岩镇兴场片小任工会主席直到退休。
母亲是一个标本式的农民。她不但聪明能干勤劳苦做而且为人谦和乐于助人,是寨子上有名的“大好人”。母亲虽然没有读过书,但懂道理识大体,往上孝顺我爷爷奶奶,往下疼爱我们两兄弟。记得有一次,年幼的弟弟想吃镇上的油粑粑,母亲便把给自己买药的钱用去了一半。母亲也是一个性格倔强的人,年轻的时候肯骂人。如果寨子上的人“偷吃”我家的梨子、板栗、桃子,或者是哪家人的牛不小心吃了地里禾苗,母亲就会挨家挨户的问,假如没有人任主动认错,母亲就会破口大骂,从早上骂到中午从上寨骂到下寨方肯罢休,因而得罪了寨子上的不少人,都认为我母亲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而我总是认为母亲是对的。当然,这是寨子上其他的人所不能理解的。母亲 一生不曾脱离过劳动,所以到老身体都一直很结实。她勤劳的习惯也影响了我,把劳动当成生命的一部分,使我在生活和工作中从来没感到过劳累。
在我的印象中,父母很少笑过,有一次,我看见他们笑了,笑得开心而且天真。“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闻”,我清楚记得,那是1995年8月17日,当我拿到吉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整个寨子都沸腾了,人人夸我命好,说我父母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儿子,我看见父母真的笑了,逢人笑、做饭笑、干农活笑,甚至在睡梦中都能听到笑声。因为我是寨子上第一个考上大学的,所以开学前,父母为我举行了隆重的升学宴,上下两寨的人和远方的亲朋好友都前来道贺。
等我围着老屋转完一圈时,已经到了晚餐时间。也许是因为我也步入了中年吧,怀旧情感与日俱增,晚餐后,我找来了儿时的伙伴和他们追忆如烟如梦的往事,拉开破旧的抽屉翻阅连环画,打开相册欣赏一些小时候富有诗情画意的照片。那晚,母亲还给我说了一些寨子上的新鲜事:我的小堂叔善恒在广东打工发财了,修建了一幢五层楼的洋房子;聋子二哥的儿子去了株洲当了插门女婿;族伯善伟的小儿子考取了公务员在洛塔乡政府上班等等。
父母为了我们兄弟一生劳累,却无半点怨言。虽然现在家庭条件比以往好多了但仍然保持着艰苦朴素的农民本色。其实,我这次回老屋是想把父母接到城里住上个一年半载的,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时,总是以城里不好玩为借口推脱。我心里认为父母是听不惯城里的汽笛轰鸣,住不惯光亮的地板屋,不习惯用钱买来的吃喝拉撒;原来是舍不得他们曾经奋斗过的付出太多心血和汗水的老屋啊!我们做儿女的又怎么忍心不随他们的心愿呢。
老屋虽老,的确也有些过时了,然而一回想起摇尾巴的大黄狗、咯哒咯哒整天叫个不停的大母鸡、结满果实的桑葚树、黑不溜秋个儿高大的水牛,还有小时候给我们兄弟俩喂饭的爷爷奶奶,我又感觉到老屋的形象是那么崇高、伟岸,那么有磁性,像爷爷奶奶,像父亲母亲。她呵护我在人生道路上稳步前行,让我学会了坚持,懂得了为人处世,她将永远驻足在我心底。
不过,我和妻子已经商量好了,待儿女成家立业后,等到我们也老了的时候,我们也会像现在的父母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男耕女织的农人生活,种一点菜、养一些花、喂几头猪、放几只鸡鸭。两个老人互相搀扶着,一起欣赏田园美景,吃粗茶淡饭,喝陈年老酒,那样的晚年生活该有多么美妙啊!
第二天,我们一家人就要回城里了。
临行前,父母给我们送上鸡蛋、大米,菜籽油,还给一双儿女每人500元钱。车子启动了,两位老人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他们看不见车子我看不到他们。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我的眼睛陡然变得湿润仿佛又看到了两位老人还站立在那儿,是那么挺拔,那么坚定,是在憧憬,又是在等候。
白驹过隙,光阴流逝,老屋已渐行渐远。留给我的,是那一抹抹温馨的记忆,有着如水般的温软、甜美与静谧。
一路走来,眸子里,总是闪烁着晶莹。
老屋,生我养我地方,是温暖的港湾,是我心中的最爱,是我梦的方向。

作者:彭爱
单位:龙山县老年大学

.
.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8-11-29 14:17
好文好图!谢谢分享!!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23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