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5 20:05

“打破沙罐问到底”:日军为什么要在这里投放细菌战剂?投放了哪些细菌战剂



唐华元999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打破沙罐问到底”:日军为什么要在这里投放细菌战剂?投放了哪些细菌战剂?

  唐华元

  住村反复调研

  不搞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急于求成,下去几个钟头、访问几个人就去见报上网;而是解剖麻雀,反复查问,“打破沙罐问到底”。
  其中明星村我到了5次,有一次我一人住在知情老人家2晚3天,由老人带路,步行走遍全村应去调查的老人家中、战壕和被毁屋场的遗迹遗物、
  被害者的墓地,都一一进行拍摄录音,并填具表格。
  不少老农被查问2-5遍,不少战地、现场、纪念地察看过2-3次。
  80-90岁的5名老人就是在那个时候不幸感染病菌的,70多年来他们的腿上一直残留着明显的伤疤。据他们回忆:当时村里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
  都得了烂腿病,打“半日”的更多,200多人当时就死了。
  89岁的谈艺皇老人说:当年日军驻扎在筻口的西游村,与驻守在镇上的国民党部队隔河相对,距离谈家屋六七里。谈家屋位于日军向新墙河进攻
  的火线上,附近山上挖有国民党守军的战壕,日军的密缉队、国民党的便衣队经常来这里刺探情报,日军多次在这里打掳,枪杀无辜,奸淫妇女。
  后来,日军想在这里办维持会,但多次受到国民党军队的干扰,老百姓也不配合,结果没有办成。于是,日军便对这里进行了残酷的报复。
  88岁的谈仲秋老人就是当年的受害者。他卷起右边裤管,小腿上露出了一大块斑驳的皮肤,中间还有一个显眼的肉白色的疤痕。“当时溃烂了,
  流脓,伤口有一寸多深,右腿麻木不能行动。用草药敷了10多年才诊好。”他回忆说:十六七岁时的1943年农历七月,天气很热,正是打禾的时候。
  一天上午他出去,看见一架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日军飞机,飞得很低,在村子上空盘旋了一圈,还喷出一股白色的雾气。后来村子里就有许多人
  “打半日”(患疟疾病),接着就是小腿出现奇痒、溃烂、流脓,小腿大面积变黑等情况。谈仲秋接着说:“我打了十几天摆子,好不容易挨过来了。
  但小腿好了烂,烂了好,脓疤深入骨头,极为疼痛。脚好后,没有力气干农活,于是父亲送我学裁缝。”他说,整个屋场绝大部分人出现了打摆子的
  症状,时冷时热,人不由自主地痉挛,还有许多人挺不住了就死了。
  几位老人掰着手指算:当时死掉的人还有谈如清、谈孔耀、谈型端、谈宜先、谈瑞明、谈方氏、谈任氏等。有幸活下来的人大多有后遗症,大部分人小
  腿溃烂,几年时间才治愈。有一个叫谈次祥的人,脚烂了30多年没有治愈,只得到市二人民医院将右脚锯掉,最终还是死了。
  前述出生于岳阳筻口的湖南师大生物系副教授杨继华,在《风雨人生》一书中就提到,日军在这里发射“一次细菌弹,伤寒病就死了80多人”①
  由此可知,是日军用飞机或从地面投放细菌战剂,使这里的无辜百姓患上了疟疾病、炭疽病等传染病,还有疑似的痢疾、伤寒,有的是同时染上疟疾、
  炭疽等病,从而造成平民百姓的大量伤亡。此外,应该还有抗战军队的感染,但未能找到相关资料。
  于是,我制作了调查表格,在随后两个月的时间内,我又多次赴此寻访。经调查取证和查阅相关资料,我们认定侵华日军关东军731部队和南京荣字1644
  细菌部队使用疟疾、炭疽和伤寒、霍乱等细菌战剂,在包括明星村谈家屋在内的岳阳新墙河沿岸地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明星村有不少人就是因为
  得了疟疾和炭疽等而死亡。疟疾这种急病虽然是一种常见的疾病,以前在岳阳一带也曾流行过,但发病如此迅猛异常、人数如此之多却是空前的,老人说
  祖宗三代都冇见过。可悲的是,他们死的原因长期以来都没有弄清。细菌专家认为,这次发现是除了731部队部分老兵的证言和中外历史档案记载之外,侵
  华日军当年在湖南、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又一有力证据。

  (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8 09:16
  经调查取证和查阅相关资料,我们认定侵华日军关东军731部队和南京荣字1644
  细菌部队使用疟疾、炭疽和伤寒、霍乱等细菌战剂,在包括明星村谈家屋在内的岳阳新墙河沿岸地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细菌战
  可悲的是,他们死的原因长期以来都没有弄清。细菌专家认为,这次发现是侵华日军当年在湖南、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又一有力证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31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