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87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8 09:05

[原创]《红狮传》第七章:兄弟聚会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红狮传》第七章:兄弟聚会

1922年10月5日上午,长沙泥木工会主任任树德等人前往毛润之在长沙清水塘的住处,研究泥木工人罢工问题。毛润之当即指派陈树湘去宝南街泥木工会总部,找泥匠大哥陈树金和木匠二哥陈树银紧急组织一支罢工工人纠察队。

毛润之认为罢工时机已完全成熟,可以提出罢工口号。大家都同意毛润之提出的立即宣布罢工的意见。10月5日夜,泥木工会的主要干部一致议决了六项办法:一、宣布于10月6日全体罢工,由工会提出增加工资等要求:一定要改日工资为银元三角四分。二、推定组织罢工纠察队,负责维持秩序。三、通电全国,求伸公道。四、散发传单于城内外,述明真相。五、向省议会请愿。六、非达到圆满结果决不中止。并通过了泥木工人的罢工宣言。

罢工第一天震动了长沙全城,一切公私房屋的修建都停工了,连省长公署、第一司令部、外交署等庆祝“双十节”的牌楼也札不成了。罢工的第二天,陈树湘和大哥陈树金、二哥陈树银带领泥木工人纠察队员整队游行,他们高举“坚持罢工”、“请求各界援助”的旗帜,通告全市泥木工人,遵守工会统一命令,不要自由行动。罢工第三天,陈树湘又帮泥木工会与湖北、江西、江苏各行业帮会联络,以取得他们的同盟互助。

罢工到第十一天,各机关、学校公私住宅来函催工的更多了,并且都承认三角四分的工价。于是,长沙泥木工会向长沙县署发出警告:如果县知事周瀛干不尽快答应泥木工人增资要求,将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到县署请愿。这时一部分绅商出来调停,折衷为每天三角钱。这使泥木工人十分愤慨,都表示坚决反对。10月21日下午,陈家三兄弟协助泥木工会召集了两千多人在教育坪(今开福区四方坪)开大会,罢工代表纷纷在会上表示:与其父母妻子一同饿死,不如誓死罢工到底, 一定要长沙县知事周瀛干用书面明白承认工人仅够衣食之每日三角四分工价的要求。

大会召开时, 陈树湘和大哥陈树金、二哥陈树银带领三百多名罢工纠察队员守护在会场周围, 很快发现有两百多地痞流氓手持木棍铁棒向教育坪走来。陈树湘连忙叫大哥陈树金带一百多罢工纠察队员继续守护会场,他和二哥陈树银带其余两百多纠察队员手拿砌刀或斧头从两翼向偷袭者包抄过去。双方走近,对方依仗棍棒较长,疯狂冲来。陈树湘一声忽哨,纠察队员一齐突摔纸团,便见:

团团石灰抛洒空,

笼罩棍棒凶徒群;

白发白眉白脸孔,

无人再敢张眼睁。



转身逃跑脚不停,

抱头鼠蹿似发疯;

鬼哭狼嚎怨腿短,

慌不择路朝后冲。



纠察队员们大胜而归,纷纷称赞队长陈树湘发明的秘密武器——石灰弹。

但10月22日,长沙县署贴出布告,禁止请愿,否则依法惩办,并将泥木工人任树德等十六个代表的名字写上,指明他们是工人中的“暴徒”分子。布告贴出的第二天上午八点,长沙泥木工会便集合六千多名泥木工人浩浩荡荡向长沙县衙门进发。工人们手挽手,队伍前面用竹杆打着一面白布横幅,上面写着“泥木工人请愿大会”,另外还举着一面长牌子,写着:“硬要三角四分,不达目的不离衙门。”虽然,这一天大雨滂沱,但游行的工人们仍显得精神抖擞。陈家三兄弟率三百多名纠察队员走在游行队伍前列,一路高呼口号,声响如雷。毛润之这天亲自来参加了,他穿上一件对禁衣,插在游行的纠察队伍中间。他每见走在最前面的陈家三兄弟,都在心中赞佩不止,甚感宽慰。

罢工泥木工人队伍到了长沙县署后,看见县署的正门中间摆了一张方桌,桌上放着两条条凳,上面插着纸套护符的杀无赦“大令”。 陈树湘冲上前一脚踢翻方桌,纸符便成了滚地的鬼符。陈树金和陈树银率领纠察队员们接着冲到长沙阎王殿大门前,正门有一排持枪鬼兵守卫,不让罢工工人进去。于是,全体罢工工人齐集在县署门前坪上齐呼口号:“要饭吃! 要衣穿! 要增工钱!” 陈树湘派纠察队员五十多人在周围把守,不准闲人进出, 严防再有地痞流氓干扰捣乱 。任树德等十六个罢工代表分两批入衙内见长沙县知事周瀛干。周瀛干态度仍强硬,并横蛮地说:“你们的工钱够吃。”代表们就和他算细账,辨理由, 把他驳得哑口无言。他听见外面罢工泥木工人不断高呼口号,借口要出恭,吓得进内衙再不肯出来。

第一批代表出来报告交涉无结果,第二批代表又进去交涉。等了好一阵,代表们还不见出来。毛润之这时从人群中跳到坪中的大圆花坛上,向大家大声说道:“我们泥木工人因日工钱少得可怜,不能过日子,不能娶妻子, 不能养孩子,才请求政府每日增加几个钱子。可是,周瀛干把我们第一批进去讲理交涉的代表赶出来了,又把我们第二批进去继续交涉的代表们扣押不放了; 他是在耍阴谋,想把我们内外隔绝,等一会再没有消息,我们就要一起冲进去找周瀛干讲理救人。” 陈树湘一听,也立即跳到圆花坛上, 站在毛润之身边高声领着罢工工人呼喊口号:“硬要三角四分!”“不达目的不离衙门!”“宁肯饿死不复工!”

过了一阵,衙门里面仍无动静。于是,陈家三兄弟同罢工工人们边喊口号,边一齐往衙门里冲。守卫的士兵用刺刀对着工人,被陈家三兄弟推倒几名拿枪横阻鬼兵,所有守门士兵慌忙退入衙内关紧大门……

到下午四五点钟时,周瀛干请省督赵恒惕总司令派来一连兵,将罢工工人站坪团团包围起来。工人们的情绪更躁动、更紧张了。这时,毛润之插在队伍里面,鼓励大家坚持下去,绝不屈服。陈树声便领着罢工工人继续喊口号。他带了个口哨,每吹一声,他便领工人们齐喊一句,连吹连喊,罢工工人斗志更加高涨,更加昂扬。这时有增援衙门的鬼兵发觉毛润之是领头的,便派出十几个鬼兵来捉拿他。陈树湘见状,便和大哥陈树金、二哥陈树银率领前面敢打敢冲的三百多纠察队员向走来捉人的鬼兵围拢过去,迫使捉人鬼兵不敢触碰怒火人墙,连连后退。这时的情形真是:



众人拾柴火焰高,

冲天怒火熊熊烧;

乌云遮顶难压火,

暴雨倾盆也白浇。



鬼殿门前声如雷,

鬼兵缩颈怕挨刀;

黑瓦墙脚被震晃,

鬼吏抽空钻厕逃。



第二批代表坐在长沙县知事的会客厅堂内,逼迫周瀛干接受条件。周瀛干不甘俯首认输,偷偷打电话给省督军赵恒惕,请示可否将为首的代表抓起来?并说枪毙了为首的代表,罢工工人就会吓退的。但赵恒惕没忘记前些时日杀黄爱、庞人铨以至难收场的教训,他没有答应周。周瀛干于是放下电话,走到大门外厉声对领呼口号的陈树湘说: “你再在县署门口大呼小叫,会立刻把你抓起来关进大牢,甚至砍你的头。”

陈树湘狮吼般回答:“你今天若敢动我一小指头,我立刻把你的狗头揪下来当夜壶。你今天若不答应谈判工人代表的要求,我立刻把你的阎王殿砸得片瓦不留!”

周瀛干一听,吓得心惊胆战溜回会客厅堂。

晚上八点钟,省督军赵恒惕派一个参谋来“调停”,他对衙门前罢工工人们说:“省长答应三天内解决,你们暂且回去吧!”

“冒得三角四分不离衙门!”陈家三兄弟领着工人们一齐这样喊。

请愿坚持到午夜,省督军赵恒惕打来电话,答应第二天下午召集公团会议,请罢工工人代表出席,共同商议解决办法。毛润之和泥木工会代表们商量,同意了这个办法。陈家三兄弟便带领全体罢工工人整队离开长沙县署门前大坪,这时已是24日早晨3点钟了。

24日下午2时,,扮着工人模样的毛润之亲自当首席代表,率领陈树湘和任树德等12个工人代表去省政务厅坐催公团会议。在谈判时,毛润之手里拿着赵恒惕的“省宪法”, 利用上面的条文与省政务厅长吴景鸿进行辨论。毛润之代表工人说话,讲得头头是道,句句有理,驳得省政务厅长吴景鸿哑口无言,理屈词穷。吴景鸿便问:“先生贵姓?你是不是工人?”毛润之回答:“我是工人推举的代表,你无权盘问我是来自何方?如果要审查履历,最好改日再谈。今天我以泥木工人代表的资格,要求政府立即解决长沙泥木工人的增资问题。”

陈树湘补充回答:“他是我大哥,我还有两个工人哥哥,你要不要去我家做客才答应罢工要求?”

吴见毛陈二人都很高大魁梧,只是说话一文一武,软硬不吃,便不敢深究追问。谈判三小时之后,仍没有结果。毛润之于是对吴景鸿说:“今天若没有结果,长沙两万多泥木工人将全体来省署请愿。我们继续谈判的条件就不仅是要每天工价三角四分,而是要根据省宪法争取‘营业自由’。也就是说,现在的日工价是三角四分,将来情形如有变化,泥木工人要再加日工钱,政府也不得干涉。”

陈树湘跟着大声说道:“我们泥木工人今天要不到三角四分,明天就要六角八分;后天,我们便要省府所有人都拿不到一分。”

毛润之和几位长沙泥木工会代表坚持谈判到晚上八点钟,吴景鸿终于只好应允:由泥木两行具一呈文,请求营业自由,但要经政府批准。毛润之便当场将代表们与吴景鸿的谈话记录下来,等吴看过签名后,陈树湘便催吴声明长沙县署“告示”无效,可给长沙泥木工人“营业自由”。于是,毛润之将会谈记录带回教育坪向罢工工人报告,之后便写呈文,交吴景鸿批准。

10月25日上午,仍由毛润之率领陈树湘和任树德等工人代表到省政务厅,催吴景鸿将“呈文”批准。“呈文” 特别指出:此次请愿要求营业自由,是根据“省宪法第十七条陈诉疾苦”, 现在总司令部以次各机关各学校各住宅,纷纷致函承认三角四分工价,请求开工,独长沙县知事,坚持不决,实属违反省宪,阻抑工情……

“呈文” 批准后,代表们又回到教育坪中向工人群众报告:罢工最后胜利已经完全争取到了!顿时,汇集的两万多长沙泥木工人欢声雷动,一齐高呼:“营业自由万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随后又整队上街游行欢庆罢工胜利,游到长沙县公署时, 陈树湘和大哥陈树金、二哥陈树银率一些罢工工人纠察队员冲到县衙门的大厅内大放鞭炮,并高呼罢工胜利万岁!

庆祝罢工胜利游行结束后,陈家三兄弟结伴走到坡子街。泥匠大哥陈树金买了两瓶好酒,木匠二哥陈树银买了一条长沙火腿,陈树湘则到火宫殿买了几十块臭香豆腐干,三兄弟一路欢笑畅谈回到小吴门外陈家垅家里。当日午时庆宴,三兄弟滔滔不绝向父亲陈步贵和老伯陈世富及陈江英讲述罢工经历与情形,令全家欢喜不已。但平日特爱抢着讲话的陈江英没问什么?她只是睁大眼睛静静地听着。饭后,陈江英匆忙出门。陈树湘追出想挽留她一会,陈江英说道:“湘弟,我现在做秘密交通工作天天都忙不赢,以后再没闲工夫陪你逛街了。”她说完,急急走出陈家垅。陈树湘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呆若木鸡茫然了好半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0 10:2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62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