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4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12-8 10:14

[原创]《红狮传》第八章:声援车夫



明_笑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红狮传》第八章:声援车夫

上个世纪20年代初,长沙街狭路窄,东通西不通,南通北不通,多为死街闭巷,路上驶过的有人力车、板车、东洋车,罕有汽车。

1918年,长沙人力车工人曾举行过罢工,但是没有取得胜利。当时,长沙人力车工人在千人以上,有自己的行会。行会的权力操纵在车主和封建把头手中,有许多严厉的封建行规,违反行规就要受到处罚。再加上车租高,兵差多,人力车工人生活痛苦到了极点。1922年10月,毛润之和中共湘区委派夏明翰领导长沙人力车工人组织工会,开展罢工斗争。

11月初一天,毛润之约夏明翰在望麓园一家小吃店聚会,还叫来了17岁多的小狮弟陈树湘,毛润之对夏明翰说:“你一个读书人样子,领导罢工要有个帮手。陈树湘小狮弟牛高马大,真不愧为陈家垅壮士,他在长沙泥木工人罢工中表现不错,你可带他做助手。”夏明翰遵照毛泽东的意见,和陈树湘一样身穿旧布褂,外罩一件人力车夫马甲背心,脚穿笋壳草鞋,深入人力车夫中,同他们一起坐茶馆,拖车子,访贫问苦,很快和他们交上了朋友。

一天,夏明翰和陈树湘拉人力车在街边一家大酒店旁接客,碰到一位肥翁和一位瘦太太, 肥翁的肥臀塞满了夏明翰的人力车,使夏明翰拉得很吃力,走得很慢,陈树湘也只好拉着坐下瘦太太的人力车慢慢跟着。可是,两辆人力车拉到一栋豪宅时,瘦太太不急于下车,似乎要等肥翁扶她下车。肥翁挪脚下车很笨很慢,夏明翰忙上前扶他一把,却不料他脚一触地,摸出一个钱子儿顺手一丢,急慌慌过来扶瘦太太下车。

陈树湘一见钱子儿滚地几米远,气冲脑门,拉着人力车便往回跑。肥翁无可奈何,只好又坐上夏明翰的人力车在后追赶。两辆人力车复停离开的那家大酒店,肥翁急下车要找陈树湘算帐,陈树湘忽翘起车把,像要倾翻人力车,吓得瘦太太尖声呼喊。陈树湘大声对肥翁说道:“你必须再付一次车费,否则……”他边说边上下晃动车把,瘦太太也随车晃动叫得更厉害。肥翁一见,急忙再掏出一个钱子儿递给夏明翰。陈树湘便放稳人力车让肥翁扶瘦太太下车,同时问肥翁:“你不想再回家啦?”见肥翁不答应,他便与夏明翰一同拉着空车慢慢走开。

又一天,夏明翰和陈树湘将人力车停在路边等客,忽走来四个叼烟街头混混分别挤上两车。陈树湘说道:“两人坐一车,要加倍收钱,否则我们不拉。”

其中一个混混回答:“好说!走吧!”

夏明翰和陈树湘好不客易拉客到指定地方,四个混混却抬脚走人,分文不给。陈树湘一见白拉蛮横客,上前揪住一溜客,甩手扇了一耳光。四个混混一齐围上前,不到一分钟都被陈树湘打倒在地。他们爬起想溜,又被陈树湘踢翻躺地。四个混混只好掏钱付费认栽才被陈树湘放走。夏明翰一见陈树湘功夫超群,笑问道:“小兄弟,你手脚这样厉害,能否教我几手?”

陈树湘笑答:“夏哥,你想学真功夫,那可比拉黄包车更苦更累啊!”

夏明翰说道:“拉黄包车又苦又累倒不可怕,就怕辛辛苦苦白拉车啊!”

第二天上午,夏明翰和陈树湘拉黄包车送客到湘江客运码头后,停车歇脚等下船上岸客。却不料走来两个彪形大汉要收停车费。夏明翰问:“你们是船运公司的?还是专门收税的?”

一大汉答道:“老子是专门收钱的!”说着挥拳打来,但忽然被陈树湘反扭住胳膊说:“老子是专门管收黑钱的。”大汉痛得大喊大叫,另一大汉迅速扑向陈树湘,却被陈树湘飞起一腿踢得仰倒躺地。倒地大汉爬起飞逃,被扭胳膊大汉止嚎哀求放手,陈树湘笑推一把,大汉滚地两米远方爬起逃走。但二人刚歇息一阵,两逃汉忽又带来六个大汉围住两辆黄包车。夏明翰正不知如何是好,陈树湘已闪电般展开拳脚,只见:



狮弟闪腾鞋扬尘,

狮身飞跃悬半空;

狮拳急落如骤雨,

狮腿劲扫似旋风。



凶汉碰拳脸鼻青,

脸肿发酵嘴变形;

恶汉触腿腰骨软,

四脚朝天倒栽葱!



陈树湘飞腾跳跃片刻,围车八条汉子全躺地睡倒。陈树湘笑问:“你们今天是想下河喂鱼?还是愿跪地磕头?”八条睡汉一条条慢慢爬起,一个接一个磕头,然后都不回头跑离江边码头。

夏明翰和陈树湘拉黄包车近一月认识了很多人力车工人,便开始同负责搞工人运动的罗学瓒一起举办人力车工人夜校,进行宣传教育和组织工作。夜校采用的课本是李六如编写的《平民读本》,内容包括日常生活问题、简单的社会文化科学知识和国内外时事等等。文字通俗浅显,易学易记。但人力车工人报名参加扫盲夜校读书的很少。为此,夏明翰、陈树湘和罗学瓒三人几乎每天都登门串户作动员,或在车站码头找人力车工人谈心,帮忙解决一些特殊困难。

一个傍晚,夏明翰、陈树湘急匆匆地穿过一排低矮的简易房,在一间摇摇欲坠的破棚子外站住了。这是人力车工人李福根的家。他已经两天没有上夜校了,夏明翰、陈树湘就专程来看他。还没进门,就听到一阵撕人肺腑的痛哭声。夏明翰、陈树湘赶紧推门进去,只见:一张破木板搭成的床上,李福根直挺挺地躺着,他的妻子和几个孩子,在他身边呼天喊地地嚎啕着 。整个房间,破烂不堪,一片凄惨,令人心碎。 夏明翰和陈树湘走过去,叫了一声“李大嫂”,自己的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珠子,滚了下来。李大嫂抬起泪脸,一下扑了过来,像是见了亲兄弟一般,抓着夏明翰的手臂,连哭带诉,仿佛要把一肚子的苦水全倒出来。原来:李福根因交不起一个月的黄包车租金,不仅被租车行老板收走了黄包车,还被打成重伤,已淹淹一息,危在旦夕。陈树湘立刻背起李福根,同夏明翰一道将李福根送进了医院。二人替李福根缴了住院费,叮嘱李大嫂看护好李福根,便在夜校和熟识的人力车工人中募捐救济。与此同时,夏明翰和陈树湘串联李福根所属租车行的所有人力车工人一同罢工。罢工当天,夏明翰便向收车行老板提出三条要求:一. 打人凶手必须向李福根赔罪道歉。二、车行老板必须替李福根缴纳全部医疗费。三. 车行老板必须继续让李福根租车,并要免除三个月租金作补偿。

谁知:车行老板一见夏明翰和陈树湘都不是本行租车夫,不但不答应夏明翰所提要求,还立刻唤出五个凶恶打手挥拳打人。陈树湘一见,立即接拳应召,劈头砸脸,斩手扫腿。片刻功夫,五个凶汉全部倒地不能动弹。陈树湘又一把揪住车行老板问:“谁是打伤李福根的凶手?”车行老板被眼前一幕吓得两腿筛糠,战战惊惊忙叫倒地的两个打手赶快磕头谢罪。陈树湘又大声问道:“你答不答应刚才所提三条要求?你不答应现在就跟老子一起去郊外坟地。”车行老板一听,连忙求饶道:“好汉息怒,我完全答应你们刚说的要求,我马上拿钱给李福根治伤。”说完,车行老板速叫帐房先生拿出三十块大洋暂付李福根的医疗费。陈树湘见夏明翰接过大洋,立即松手放开车行老板,又揪住两个打人凶手说:“你这两条凶狗,现在必须跟我去医院向李福根磕头谢罪。否则,我叫你俩个马上变成瘸腿狗。”说完,便揪着两个打手和夏明翰离开租车行。

1923年春节过后,长沙各人力车公司的老板未与工人商量,擅自加租,使生活贫困到极点的人力车工人雪上加霜。深受资本家压迫、剥削的人力车夫为了生存,多半忍气吞声,少数人力车夫通过送礼求情,一再要求资方降低租金,都遭到资本家的拒绝。为此,人力车夫与资本家关系十分紧张。毛润之和中共湘区委了解这些情况后,又增派林育英同夏明翰、陈树湘一起领导长沙人力车工人组织工会,加强开展罢工斗争。林育英先在长沙望麓园织布厂找到一份掩护身份的技师工作。他很快和夏明翰、陈树湘一起决定组织发动一场人力车工人大罢工。但在当时,全国工人运动因二七大罢工遭到镇压,处于低潮阶段。而长沙人力车工人总共不到两千人,且分散在各租车行,再加上人力车工人历来都是单人单行干活挣钱,集体行动意识非常淡薄,远不如工厂产业工人或泥木工人那样易召集到一块。故要发动组织大规模长沙人力车夫罢工几乎不可能,要争取罢工胜利更加困难。

正当林育英和夏明翰一愁莫展之际,陈树湘忽问道:“城郊菜农可不可以冒充人力车夫参加城内人力车夫的罢工?”

林育英笑道:“菜农进城参加罢工,全国都闻所未闻,但不知你能召集多少菜农进城?”

陈树湘回答:“我现在要马上召集七八百菜农问题不大,但要马上召集一两千菜农还有点困难。”

夏明翰一听,高兴地说:“长沙人力车工人大罢工,如果有七八百菜农助威,我们就只需动员长沙一半左右的人力车夫参与罢工,便能震慑长沙所有车行老板。”

原来,陈树湘自从开始协助毛润之、夏明翰、贺恕等人开办工人夜校以来,非常积极地联系动员城郊各村菜农青年参加。他不仅几乎全部将陈家垅五十多名同姓兄弟拉入工人夜校,还将长沙河东几十个菜农村的大部分青年拉进了就近工人夜校。长沙周围菜农多是逃荒逃租跑来的种田农民,多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一听有免费读书的好事,无不鼓励年轻子女读夜校,故菜农青年争相报名参加夜校读书比许多年轻工人更热情。又因为陈树湘和陈江英是长沙所有夜校教课老师中仅有的两名可代课的菜农青年,故在读夜校菜农青年中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深受崇拜。

陈树湘说道:“长沙菜农进城卖菜,穿的衣裤破旧除了比街上乞丐强一点,就只能与穿得同样破烂的人力车夫相比。因此,菜农只要套一件人力车夫常穿的马甲背心,谁也看不出真假。”

林育英听完说道:“陈兄弟的想法非常好,我看行得通。因此,从现在开始,我和明翰可负责动员城里人力车夫参加罢工,并想法去借用旧的人力车夫马甲。陈兄弟则要全面负责郊外菜农进城援助人力车夫罢工。”

5月3日,参加游行示威的八百余名人力车工人和七百余名菜农青年迅速集合起来。在人力车夫的一致推举下,林育英担任了这次游行示威的总指挥。按照预定计划,林育英、夏明翰和陈树湘带着游行示威队伍来到湖南实业所门口请愿。队伍一停下,陈树湘领着人力车工人和菜农青年高呼口号:“人力车夫要吃饭,饿扁肚子怎能干?”“老板不减租,我们不罢休!”

实业所的官吏们十分惊慌,躲在里面不敢出来。有一家大车行的老板却突然领着三百多名流氓打手跑来实业所“保驾”。 陈树湘一见送上砧板的肉,立刻指挥七百多菜农青年蜂涌围上前挥拳痛打,其他八百多人力车夫一见也不甘落后加入混战,短兵相接搏斗一阵,流氓打手们逃得精光,唯独留下大车行老板作了“俘虏”。 实业所所长见事态越来越严重,慌忙出来与总指挥林育英和夏明翰谈判,最终接受了减租和其他附加条件。

陈树湘见实业所答应满足人力车工人复工的条件,便大声问扣押的大车行老板是否也答应工人复工的条件?大车行老板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唯恐再挨揍,连连点头说:“一定答应!一定答应!只要大家愿回车行继续拉车,我一定执行你们提出的减租条件。”

林育英和夏明翰见罢工取得了胜利,便示意陈树湘放了大车行老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10 10:1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07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